香港禮賓府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坐标22°16′43.19″N 114°09′26.70″E / 22.2786639°N 114.1574167°E / 22.2786639; 114.1574167

香港禮賓府
Government House
HK Government House 2005.jpg
香港禮賓府
概要
建築風格 新文艺复兴建筑与日本-新古典主义建筑风格
市鎮 香港島中环
國家  香港
現今租賃者 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梁振英
起造日期 1851年(162年前) (1851)
設計建设團隊
託建人 英治時期香港政府
所有者 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
地主 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
建築師 急庇利

香港禮賓府Government House)位於香港香港島中環上亞厘畢道,是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的官方官邸,亦是香港政府舉行官方場合的場所。於殖民地時期,稱為總督府(又稱港督府督憲府督轅),為香港總督的官邸,於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後成為香港行政長官的官邸。禮賓府有逾163年的歷史,見證著香港歷史的發展,被列為香港法定古蹟

歷史[编辑]

1868年時的香港總督府
1891年後的香港總督府
20世紀初的總督府相片
1945年香港總督府遠景
禮賓府的日式屋頂

第二次世界大戰前[编辑]

香港禮賓府前身為總督府,1841年英國佔領香港島後,將花園道上亞厘畢道己連拿利的山坡劃為政府山,在此建立殖民地的行政中心。港督府位於上亞厘畢道,地理位置優越,前方遠眺維多利亞港,俯瞰中區景致;下達政府總署聖約翰座堂,旁為域多利軍營,後有動植物公園,佈局反映英國人的管治與生活模式。總督府由第2任測量總署署長卡拉弗利設計,於1851年10月啟動工程,歷時4年至1855年竣工,耗資14,940英鎊。除了首3任香港總督外,其餘25位均有在總督府內居住。總督府另一個主要功能是接待貴賓政要。初期接待的都是英國王室外籍重要人士,至第7任香港總督堅尼地上任後,才開始容許華人商人參與總督府的活動。

最初總督府只有一座以新古典主義建築風格興建而成的主樓,竣工後歷任香港總督一直有對該建築進行加建和修改。第二次世界大戰前最大的工程是擴建東翼,當時總督府由於舉行活動日多,香港總督德輔決定加建東翼,由設計到建成歷時僅3年,於1891年啟用。東翼主要用作社交活動場地,即今之宴會廳。東翼面積與主建築相若,由有蓋樓梯相連,上層為宴會廳,下層為飯廳。1930年代,總督府日漸殘舊,香港總督貝璐建議於馬己仙峽道寶雲山山頂另外興建新總督府,但是因為經濟問題及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而被擱置。

日治時期[编辑]

香港日治時期期間,香港總督磯谷廉介沒有入住總督府,但是仍然以此作為督憲府,並且作出了大規模更改興建。更改興建設劃由年26歲的日本建築師藤村清一負責,主要加建了中央日式塔樓,加建於原有兩座建築之間,把兩座建築物連接起來;屋頂改為日式瓦頂及修改石柱牆飾,淡化建築物的歐陸風味;內部裝設日式趟門和榻榻米台,並且加設了茶室;改建工程於1944年完成。此改動使到總督府變成一座具東洋特色的府第,成為了現時的模樣。1945年,日本宣佈無條件投降,於同年9月16日簽署投降書的儀式,舉行地點正是總督府。簽署儀式所用的長桌,現時於香港歷史博物館展覽。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编辑]

由於日本人進行過維修工作,是故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總督府繼續用作總督之官邸。香港總督楊慕琦於1946年遷回官邸,將日式裝置拆除,並且將其改為興建成為4間睡房和浴室,惟日式塔樓及日式瓦頂因為工程難度及實際需要而獲得保留。香港總督葛量洪則在房間牆壁上鑲嵌飾板,加裝壁爐,增加興建露台及安裝獨立空氣調節等,於主樓門廊入口添置一對石獅子。香港總督麥理浩則為港督府進行大規模翻新,更換屋頂,宴會廳首次安裝了中央空氣調節系統,花園建設腰形泳池;擴充員工宿舍,並且加建風格與主樓相配的管家宿舍。香港總督戴麟趾尤德衛奕信彭定康亦為港督府的設計作出了改動。

香港主權移交後[编辑]

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原來打算將港督府更改名稱為特首府,作為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的官邸,但是根據傳說,由於擔心英國在府內留下間諜裝置,因此首任香港行政長官董建華拒絕以此作為官邸。最初,香港政府稱之為前港督府,後來經過政府專家討論後,建議將建築物更名為「紫蘆」,取意自建築物上呈深紫啡色的屋頂。後來由於此名稱與香港的一些已經存在的建築物重疊,加上香港社會普遍不認同,使得此建議最終不獲採用,而更改名稱為現稱。

2005年3月10日,董建華辭職,接任的曾蔭權宣佈將以禮賓府為官邸,並且耗資1,450萬港元維修,包括改良電力電訊網絡影音系統,以及建造一座錦鯉池。行政長官專用書室及辦公室則安裝了防彈玻璃,以強化保安及防止泄密[1]。2006年1月12日,曾蔭權伉儷正式遷進禮賓府,於1月16日起,行政長官及行政長官辦公室政府總部遷至禮賓府辦公,回復英國殖民地時期的安排。2011年年底,行政長官辦公室遷往位於添馬艦新落成的行政長官辦公室

2012年6月,候任行政長官梁振英本來希望日後繼續居住在其山頂大宅,惟與警務處討論以山頂大宅作為官邸的保安要求時,警察提出改動山頂大宅間隔,亦會派人長駐官邸,以保護其本人及家屬。於是梁振英聽從警察建議,於同年10月29日正式遷進禮賓府[2]。梁振英曾經表明,上任後無考慮將禮賓府正名為行政長官官邸[3]。至於由前任行政長官曾蔭權遺留下來的錦鋰池,梁振英就決定不作改動,而當中所飼養的錦鋰均健在。梁振英只開闢了一幅小草地為耕地,作為種植用途[4]

建築[编辑]

這座建築最初由第2任測量總署署長急庇利設計及監督興建,工程於1851年10月開始,歷時4年,第4任香港總督寶靈成為首位主人,當時總督府主樓為一座兩層高的建築物。由於總督府不敷應用,香港總督德輔於1890年決定加建兩層高、內有大型宴會廳的附翼用作社交場所。工程自1890年2月起,歷時1年。日治時期,香港總督磯谷廉介命令工程師藤村清一將總督府修復及改建兼容和洋風格,當中最曯目的是加建了一座日式塔樓。改建後,室內的佈局未改變,只是部份房間改為日式,並且設有小型茶室,工程於1944年初完成。[5]

用途[编辑]

香港禮賓府每年定期開放予市民參觀。

官式[编辑]

禮賓府除了作為行政長官官邸外,亦是香港政府以官方儀式會見、接待及宴請國家元首皇室政要重要人物的場所。香港主權移交後,多位政要包括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俄羅斯總統梅德韋傑夫美國總統克林頓英國首相貝理雅加拿大總理夏柏法國總統希拉克等等都曾經到訪禮賓府。

香港政府的一些重要儀式亦在禮賓府舉行,例如每年的授勳儀式及香港代表隊參與奧林匹克運動會的授旗儀式等。1999年,香港政府與迪士尼公司宣佈興建香港迪士尼樂園的發佈會亦於禮賓府舉行。

外借[编辑]

1990年代中期起,禮賓府接受其他組織或者機構借用場地的申請,其中最早的是由香港電台在港督府舉行音樂會。當時禮賓府每月均預留3個星期五供予慈善非牟利或者公共團體申請借用,舉辦對公眾有益的活動,而這些活動必須符合禮賓府的獨特地位。2006年,行政長官搬進禮賓府居住及辦公,行政長官辦公室大部分職員亦遷進禮賓府辦公。基於保安及運作需要,行政長官入住禮賓府後,不再外借。

開放日[编辑]

1990年代起,禮賓府舉行開放日,最初為每年一次,後來一度增加至每年6次,其中一次在三、四月間府內杜鵑花盛開時間。然而,並非整座禮賓府均作開放。開放日的門券收益多數作捐作慈善用途。現時禮賓府每年開放兩次,香港市民可以免費自由入場,具體開放時間及細節一般會在開放日前一週通過政府網站及香港傳媒發放,禮賓府網站亦會展示有關資料。

其他[编辑]

此外,禮賓府亦是香港最常見的遊行示威地點之一,尤其是過去作為港督府時,很多遊行示威活動都會以港督府作為終點站。一般而言,遊行隊伍由天星碼頭或者皇后像廣場開始,至港督府的下亞厘畢道的側門止,並且在處發表聲明,而香港警察則會派員在此接收請願信件。然而,行政長官董建華執政期間,由於他並不在禮賓府居住,因此遊行隊伍多更改為以政府總部為終點站。

六七暴動期間,香港左派曾經在港督府周圍示威,並且在府外張貼大字報、高喊反對殖民地政權的口號,是該年代香港人的集體回憶之一。

隨著位於添馬艦行政長官辦公室於2011年8月8日竣工啟用,行政長官辦公室亦遷離禮賓府。

傳說[编辑]

地底秘道[编辑]

關於禮賓府的建築,民間一直流傳傳說,其中最著名的是指前港督府設有一條秘密的地下通道可妣連接至中環政府總部匯豐銀行總行、甚至位於添馬艦的英軍基地

直至2009年,一個由香港電台製作的電視節目播映後,並且透過翻查文獻資料,證實秘道的確存在。經查證後,前港督府的確設有一條地下通道通往下亞厘畢道政府總部附近,通道至少長310米,闊由1點2米至3點4米不等,高約兩米,並且設有照明系統;出口位於下亞厘畢道旁,與政府總部相隔一路之遙,作用為保護官員出入和儲存機密檔案。通道出口現時由兩道鐵門封上,只能夠以鑰匙從內向外打開,防止有人從秘道潛入前港督府。[6]

事實上,此為一條於第二次世界大戰時用作防空的地洞,於1940年11月興建,通往當時的布政司署。通道入口原設計在禮賓府花園,惟時任香港總督羅富國對此設計不滿意,遂將地道入口改往地牢的一間儲物室內。香港日佔時期香港政府曾經與英國政府商討防空警報策略,提及延長秘道接通政府總部地庫,惟最終因資金不足而擱置。1960年代末期,香港政府建議將秘道延伸,打通港督府與政府總部,最終亦因為造價昂貴而擱置。

此外,曾經出任政務官的社民連前秘書長季詩傑表示,政府總部東翼最底層設有座地牢,用作一般自然災害恐怖襲擊的指揮總部,平日政府鮮有使用,地牢正正可以通往秘密通道,直達禮賓府。另外,通道入口位於禮賓府宴會廳附近的一條樓梯,同時可以通往匯豐銀行,方便香港總督在戰爭時緊急提款。[7]

遮打名畫尋寶[编辑]

立法局行政局非官守議員、著名商人遮打爵士收藏了一批極具價值的畫作及瓷器,該批私人珍藏在他去世後捐贈予香港政府,大部分的畫作擺放在港督府內。1941年,在香港淪陷前夕,港府計劃將部分遮打藏品匿藏。1941年12月8日,港督副官巴蒂史密斯上校(Captain Batty-Smith)秘密約見負責藏品修復工作的匈牙利專家馮·科布扎(von Kobza-nagy)及工務司署的托馬斯·哈蒙(Thomas Harmon),負責匿藏該批畫作。有檔案資料顯示,貴重的畫作被卸去畫框,經處理過後再放進密封的錫罐內,並埋在港督府的花園裡。不過,負責匿藏畫作的巴蒂史密斯、馮·科布扎及哈蒙三人在日據時期相繼去世,畫作的確實位置成為秘密。戰後為追尋這批畫作,政府在1945年及1976年數度進行發掘工作。至1979年,適值港督府大肆修葺,港督府裡裡外外、地庫,以至附近的地道及防空洞都被徹底搜尋過,部分舊建築構件亦被拆除,依然未能尋回名畫。

中英風水鬥法[编辑]

1990年代香港正為過渡期間,中英兩國曾經進行風水鬥法,中方在中環興建外形呈尖角狀的香港中银大厦,其中一個角尖正對港督府。港督府就此聘請風水專家查看風水,最後決定在港督府花園面向中國銀行大廈的方向種值柳樹擋刹。此外,亦有傳聞當年興建港督府時有關部門曾經聘請風水專家指點,選擇在背靠山脈面向海港的現址興建。在曾蔭權上任行政長官後,興建錦鯉魚池被指出是化解中國銀行大廈所製造的剎氣。

相片[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