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香港工作委员会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中共香港工作委员会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中共中央香港工作委员会
其他牌子 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特别行政区联络办公室

Danghui R.svg

主要官员
书记 张晓明
机构概况
业务上级机构 中央港澳工作协调小组
组织上级机构 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
机构类型 中共中央派出机构
行政级别 正部级
联络方式
总部
 实际地址 香港西營盤干諾道西160號
官方外网首页 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特别行政区联络办公室
影像资料

HK SYP OCMFAPRC 1.jpg

中共中央香港工作委员会(简称中央香港工委),是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香港的派出机构,与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特别行政区联络办公室(香港中联办)一个机构两块牌子[1][2]

沿革[编辑]

广东省级党的领导机关时期[编辑]

1921年,中国共产党上海建党后,同年8月便派人来到香港,发展了香港第一位中共党员苏兆征。自此,中共在香港不断发展[3]

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上海发动四一二政变。1927年4月15日,李济深古应芬钱大钧等在广东发动四一五政变。1927年4月17日,中国共产党广东区委员会(中共广东区委)秘书长赖玉润(赖先声)召集在广州的中共广东区委成员穆青杨殷冯菊坡罗绮园周文雍吴毅等人召开紧急会议,决定区委机关暂从广州撤往香港(此后的中共广东区委、中共广东省委一直设在香港);在广州另行成立中共广州市委,吴毅任书记。中共广东区委迁至香港后,中共中央常委于1927年5月20日讨论了广州党的工作和组织问题,决定由彭湃、穆青、黄平、赖玉润、阮啸仙等人组成中国共产党广东省委员会(中共广东省委),陈延年不再返回广东工作。1927年五六月间,留在广东的原中共广东区委成员在香港成立中共广东特委,由穆青、赖玉润主持工作[4]

中共八七会议后,遵照中共中央指示,张太雷、黄平于1927年8月19日到达香港,8月20日张太雷主持召开中共广东省委会议,传达八七会议精神,通过了《拥护中央紧急会议之决议》。1927年10月15日,中共广东省委和中共中央南方局在香港举行联席会议,组成了新的中共广东省委和中共中央南方局[4]

1927年8月1日,中共举行南昌起义。起义军在广东失败后,贺龙叶挺刘伯承、彭湃、周恩来、林伯渠吴玉章聂荣臻谭平山等人离开部队抵达香港,部分人参加了中共广东省委会议后继续转移。1927年12月11日,中共举行广州起义。起义失败后,少数起义人员抵达香港,随后转移[4]

1927年底,中国共产党香港市委员会(中共香港市委)成立,受中共广东省委领导。1927年11月,中共广东省委从广州抽调工人党员来香港培训,每期10天。1927年12月20日,李立三被中共中央派抵香港,当日召开会议,决定以张善铭代理中共广东省委书记,李立三作为中央巡视员指导中共广东省委工作[4]

1928年1月1日到5日,中共广东省委在香港举行全体会议,总结广州起义失败的教训。1928年2月20日,中共广东省委常委黄谦因被人告密而遭香港便衣警探跟踪,导致中共广东省委机关暴露,邓中夏、黄谦、罗登贤、王强亚四人被捕。这是省委机关第一次遭破坏。不久除黄谦外,邓中夏等人被营救出狱。1928年6月18日到7月11日,中共六大苏联莫斯科举行,选出新一届中央领导机构。中共广东省委书记由李源代任。为贯彻中共六大精神,1928年11月16日至24日中共广东省委在香港举行第二次扩大会议[4]

1928年12月,中共广东省委成立香港训练委员会,由中共广东省委宣传部以及中共香港东区区委、九龙区委的宣传员组成,主要任务是制订训练计划,编印学习材料,开展训练工作。1929年初到3月,中共广东省委在香港连续举办5期训练班,学习中共六大及省委第二次扩大会议文件,总结工作经验,研究工作方法。中共党组织还编印出版了各类党内刊物及理论小册子,供党员干部学习,其中包括中共香港市委的《香港工人》、香港海员支部的《中国海员》等等[4]

1927年秋,中共中央南方局和中共广东省委发布《交通处工作条例》,在香港设立南方局总交通处,在澳门设立广属交通处,并在各地设分处。香港是中共广东党组织领导机关活动的中心,中共广东省委逐步建成了以香港为中心,分布于广东省各地的地下交通网。中共中央与在香港的中共广东省委主要经海上通道进行。1930年秋冬间,经中共中央南方局、中共广东省委帮助,中共中央开辟了一条自上海经香港、汕头、青溪(大埔)、永定进入江西中央苏区的数千里秘密交通线,以传送中共中央与中央苏区之间的往来文件,护送干部进入中央苏区,缓解中央苏区的物资匮乏。另外,中共广东省委还帮助中共中央开辟了从上海经香港、广州、韶关南雄信丰进入中央苏区的“粤赣线”等地下交通线。中共广东省委还协助中共中央建立了中央驻香港特科机关[4]

1931年1月7日,中共六届四中全会上海召开,在共产国际代表米夫支持下,王明以“执行国际路线”、“反对立三路线”、“反对调和主义”为口号,提出一系列“左”的观点。1931年1月14日至18日,中共广东省委组织部、宣传部、交通部、秘书处、电台等十余个机关及中央驻香港特科机关、中共香港市委机关陆续遭到破坏,中共广东省委书记卢永炽、宣传部长林道义、农委书记兼组织部副部长陈舜仪、军委书记杨剑英、香港市委书记张家骥等50余人被捕,仅组织部长李富春幸免。中共广东省委机关遭到此次破坏后,李富春组织了以他为书记的中国共产党广东省临时委员会(中共广东临时省委)。1931年3月20日,根据中共中央决定,成立了李富春任书记的中国共产党两广省临时委员会(中共两广临时省委)。中央派章汉夫(谢启泰)、凯丰分任中共两广临时省委常委、共青团两广省委书记。1931年3月29日,正式成立中国共产党两广省委员会(中共两广省委),李富春任书记[4]

1931年5月,蔡和森被中共中央派到香港,接替李富春担任中共两广省委书记。同年6月和12月,中共两广省委两次遭破坏,两任省委书记蔡和森、章汉夫被捕。蔡和森被营救出狱,调回中共中央宣传部任职[4]

1932年3月16日,中共两广省委常委、省委驻香港特派员廖亦通(廖多汶)被捕叛变,中共两广省委再度遭严重破坏。共青团两广省委机关及中共香港市委机关受到牵连也同时遭破坏。中央巡视员翁泽生(翁定川)、中共两广省委书记陆更夫、省委秘书长王兰英(王文灿)等20余人陆续被捕。1932年5月初,中共两广省委常委潘洪波到上海向中共中央汇报情况,后在同年六七月间建立中国共产党两广临时工作委员会(中共两广临时工委),9月27日正式建立中国共产党两广工作委员会(中共两广工委),都由潘洪波任书记[4]

1929年8月1日,中共香港党组织按照中共广东省委指示,举行工人示威。1930年上半年,白区工人运动有所恢复。在香港,先后有铁厂、糖房、码头等行业工人反对工头的斗争,海员工人反对开除工人并要求加薪的斗争。1929年8月,在中共领导的香港工人代表会的组织下,香港建筑业工人举行同盟罢工,要求加薪并改善待遇,5万工人参与罢工。随后香港的电器、汽车、电车、印刷等行业工人也罢工。但因白色恐怖加剧,到1932年5月,香港仅剩下40余名中共党员,中共香港市委被撤销,改设为香港、九龙两个区委[4]

1932年12月,中共两广工委及中共香港市委计划组织广州起义五周年系列纪念活动。港英政府对此早有防备。纪念日前数天,共青团香港市委书记兼共青团两广工委宣传部长容敬良被捕。1932年12月13日,因于叛徒出卖,中共两广工委书记潘洪波被捕,很快叛变。随后中共、共青团两广工委及中共香港市委均被破坏,中共两广工委组织部长陈允才、常委陈均华共青团中央特派员陈婓琴,共青团两广工委代理书记刘志远(刘来)等20余人被捕。中共两广工委被破坏后,中共、共青团两广工委和中共香港市委部分负责人组成中国共产党两广临时工作委员会(中共两广临时工委),1933年下半年起由陈应同担任书记[4]

1934年3月,林德隆返回香港。1934年3月21日,林德隆在中共两广临时工委会议上传达了中共六届五中全会精神和中央对广东工作的指示。遵照中共中央决定,中共两广临时工委改组为中国共产党香港工作委员会(中共香港工委),林德隆任书记,陈光任宣传部长,巫坤任组织部长。会议还决定派郑怀昌等人赴中共中央学习。1934年8月,郑怀昌自中央学习回到香港后接任中共香港工委书记。1934年9月,中共香港工委决定在九一八事变3周年开展抗日宣传。活动引发港英政府注意。1934年9月17日,智仁勇学校(中共香港工委活动地点)被大批警探包围,中共香港工委宣传部长陈光被捕。中共香港工委机关遭破坏,郑怀昌、林德隆等被捕。郑怀昌随后被引渡到广州遭处决,陈光被驱逐出境赴越南,林德隆出狱后脱党。自此,中共广东省级党的领导机关停止活动[4]

无领导机关时期[编辑]

此后香港、广州等地仍有已失去组织关系的中共党员自发发动工人斗争。1935年7月,香港一些失去组织关系的中共党员以及原赤色工会会员,在海员及洋务工人中以“余闲乐社”为基础成立了“余闲乐社”总社,通过慈善和娱乐活动组织海员工人开展抗日救亡活动。“余闲乐社”在各远洋船及香港、九龙等地设众多分社,到1937年社员已达1.7万多人,并同上海的海员总工会建立了联系。中共广东地方党组织自1934年9月中共香港工委机关遭破坏后,基本停止活动,但仍有少数基层党组织与中国工农红军游击队在琼崖、东江、粤北山区活动[4]

自1935年夏,在中国抗日救亡运动的浪潮中,香港、广州等地的中共党员日益活跃,何思敬在广州指导成立“突进社”,王均予在广州组织中国青年同盟。1935年,在临时中央下属的特科任职的宣侠父在香港任中华民族革命同盟(简称“大同盟”)不管部部长。当时在大同盟工作的中共党员还有梅龚彬陈羲舟苏惠金城姚铎林望中陈子谷陈辛人郑德邱东平林蒂等人。1935年,宣侠父在香港成立中国共产党华南工作委员会(中共华南工委)并任书记。1934年及1935年,中共党员李守纯陈勉恕先后到高明第三小学任教,陈勉恕以高明“力社”开展抗日救亡活动。1935年秋,中共党员周楠(原中共香港市委组织干事)、石辟澜唐章等人在香港联络中小学教师和工人成立“香港救国会”。1935年12月,北平学生在中共领导下举行一二·九运动,在省港两地促成了抗日救亡运动高潮,并扩展至广东省内其他地区,在中共影响下以香港、广州为中心相继成立了许多抗日救亡团体[4]

南临委时期[编辑]

1936年初,中共中央北方局书记兼中共河北省委书记高文华派中共河北省委委员、中华全国总工会华北办事处主任薛尚实,来香港开展华南地区的工作。薛尚实于1936年春节前后抵达香港,与中共党员宣侠父、梅龚彬、陈羲舟取得联系,后经宣侠父介绍与苏惠、姚铎等人接上关系。1936年1月13日广州荔枝湾惨案后,何思敬抵达香港,与薛尚实结识,薛尚实还陆续结识了谭平山李章达李伯球等人,并通过何思敬结识了广州“突进社”负责人张直心,于1936年3月吸收张直心加入中国共产党,并要张直心扩大“突进社”使其成为中共外围组织。经薛尚实同意,张直心还在中国国民党军队中秘密发展中共党员。在此基础上成立了中共中山大学支部,张直心任书记,吴超炯负责组织,杜埃负责宣传[4]

1936年夏,全国各界救国联合会成立后,何思敬、李章达、陈汝棠等人在香港成立了由何思敬主持的全国各界救国联合会华南区总部(简称“南总”)。吴有恒连贯饶彰风等中共党员成为“南总”成员。在薛尚实推动下,“南总”与“香港救国会”联合开展抗日救亡活动[4]

1936年9月,薛尚实向中共中央北方局报告,要求成立中国共产党南方临时工作委员会(简称南临委)。随后,薛尚实,从广西梧州调来莫西凡,从广东调来饶彰风与在香港的姚铎、苏惠等人组成南临委机关,薛尚实任负责人。1936年11月,南临委机关刊物《大路》出版,饶彰风任主编。1936年底,南临委与中共中央北方局一度失联。后薛尚实经陈寿康到上海寻到中共中央驻上海办事处负责人潘汉年,在上海成立了联络机关,并与延安的中共中央直接建立联系。1937年5月,中共中央派张云逸云广英到香港工作[4]

1936年11月,南临委决定成立中国共产党香港市工作委员会(中共香港市工委),吴有恒任书记。港、澳地区党组织乃归中共香港市工委领导。到1937年下半年,共建立18个支部,党员100多人[4]

1936年初,中山大学学生曾生因遭通缉而逃到香港,担任日本“皇后”号轮船海员,参加了曾寿隆等人创办的“余闲乐社”。1936年10月,曾生被南临委派到香港海员中工作。1936年12月,南临委决定成立中国共产党香港海员工作委员会(中共香港海员工委),丘金任书记,曾生负责组织。到1937年下半年,中共香港海员工委在香港海员中建立4个党支部,党员32人[4]

1937年初,南临委在香港成立文化特委,领导香港《珠江日报》、《香港日报》、《大众日报》、《工业商报》、《民族战线》、《超然》等报刊的中共党组织及党员的活动,并负责联系广东、广西、福建等省文教方面活动。文化特委还同香港的华南通讯社、广西的民众通讯社、汕头的岭东通讯社、新加坡的通讯社建立联系。1937年初,南临委、香港海员工委分别派党员到惠阳建立中共基层组织[4]

抗战时期[编辑]

1937年七七事变后,南临委于7月8日以“华南情报号外”通报情况。7月13日又以全国各界救国联合会华南区总部的名义发出《华北抗战宣传大纲》。8月15日,在中共领导下,香港60余个海员团体联合成立香港海员工会,宣布海员抗日救国十大纲领。此后香港洋务、煤炭、五金、印刷等行业工会陆续成立,发表时局宣言。香港海员多次举办拒运去日本物资的罢工,5000多人参加。香港的青年学生救亡团体开展了宣传、募捐和义卖[5]

1937年8月22日到2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扩大会议,通过《中共中央关于目前形势与党的任务的决定》。中共香港党组织根据中共中央的指示,撤销了中共南方临时工作委员会,成立中国共产党南方工作委员会(简称“南委”),张文彬(张纯清)任书记,饶彰风任宣传委员,薛尚实任组织委员。南委机关设在香港(1938年2月迁到广州),隶属中共中央领导(1937年12月后由中共中央长江局领导)。《大路》仍为南委机关刊物,饶彰风任主编。南委负责领导广东、广西、香港、澳门贵州云南昆明等地党组织。同时,中共香港市工委改为中国共产党香港市委员会(中共香港市委),书记吴有恒。1938年1月,改组中共香港海员工委,书记曾生。1938年3月,香港党员增至470人,其中工人占60%[5]。1937年9月中共中央派张文彬来广东,于1937年10月正式组成了南委[4]

1937年12月,中共中央派廖承志潘汉年到香港筹建八路军办事处。经周恩来同英国驻华大使卡尔商议及香港总督批准,八路军香港办事处于1938年1月成立,廖承志任办事处主任[5]

1938年4月18日,根据中共中央和中共中央长江局批准建立中共广东省委的指示,中共南方工作委员会干部扩大会议在广州召开,宣布撤销南委,选举产生中共广东省委。张文彬为省委书记,薛尚实(后为李大林)为组织部长,饶彰风为宣传部长,古大存为统战部长,梁广为职工工作委员会书记,尹林平为军委书记,麦蒲费(后为吴华)为青委书记,张越霞为妇委书记[5]

1938年6月,宋庆龄在香港成立保卫中国同盟。8月13日,广东全省开展“八一三”抗日救亡献金运动。抗日献金运动波及全港,献金百万,被誉为“无产阶级领导富人献金救国”,“大大提高了党的信仰与群众的情绪”[5]

1938年10月13日,日军登陆大亚湾次日,中共中央电示中共广东省委和八路军香港办事处,要求在东江日占区后方开辟游击区。廖承志乃召集曾生、吴有恒等人开会,决定由曾生、谢鹤筹周伯明等人率中共党员和积极分子到惠阳县组织抗日武装[5]

1938年10月18日,日军即将攻占广州时,中共广东省委召开紧急会议。会后,尹林平到东江,李大林到西江,梁广到香港,加强领导各地党组织及抗日活动。10月20日,成立中共西南特委,罗范群任书记,下辖新会开平台山阳江恩平鹤山阳春高明等县党组织。10月24日,在香港成立中共东南特委,梁广任书记,下辖番禺中山南海惠阳顺德东莞宝安、广州、香港、澳门等地党组织[5]

1938年,在香港设立了中国共产党香港统战工作委员会,负责对华侨、港澳同胞等的抗日统战工作。八路军香港办事处创办了《华侨通讯》,保卫中国同盟创办了《保卫中国同盟新闻通讯》,在香港、东南亚及欧美各国发行,产生很大反响。在中共党组织支持下,港澳地区成立了许多抗日救亡团体[5]

抗日战争爆发后,港英政府对民众运动的限制有松动,香港民众爱国热情高涨。同时,中共香港党组织在统一战线工作中,力求争取“大量吸收文化界的左倾分子入党和有计划的培养和领导非党的文化工作干部”,以便适应文化人来港,使“香港由商业城市逐步转变成文化城市”。中共党组织还有计划地将大批内地知名文化人士转移至香港。此后周恩来就“如何对待文化战线上的朋友”的问题对廖承志作了指示。这时重庆中国国民党方面也认识到香港的价值,向香港派出人员并建立各种社团[5]

1941年1月皖南事变后,周恩来认为中共在香港建立全国性乃至国际性的文化宣传阵地的时机已到。周恩来致电廖承志,要求在香港建立宣传据点,创办报纸在香港及东南亚等地发行。为此,廖承志经与邹韬奋夏衍范长江金仲华乔冠华张明养杨潮胡仲持等人商议,决定创办《华商报》,邓文田任总经理兼督印,邓文钊、范长江任副总经理,范长江主持日常工作,政治上由廖承志领导。夏衍、张友渔、邹韬奋、胡绳等参与该报工作。该报的基调为“主张团结、民主、抗战”,但同《新华日报》有所区别。1941年4月8日,《华商报》创刊。此后中共党组织又支持创办或者复办了邹韬奋主编的《大众生活》、茅盾主编的《笔谈》、端木蕻良主编的《时代文学》、梁漱溟负责的《光明报》等[5]

1941年3月24日,廖承志、潘汉年等致电中共中央书记处及周恩来,建议成立党的统战文化委员会。1941年5月初,经中共中央同意,中国共产党香港文化工作委员会(简称“香港文委”)成立,由廖承志、夏衍、潘汉年、胡绳、张友渔组成。在香港文委领导下,成立了由宋庆龄任名誉会长、颜惠庆任会长的中苏文化协会,乔冠华、胡一声吴全衡等人主办的香港中国通讯社,张一麐许地山主持的新闻学会及世界语协会,司徒慧敏等人主持的旅港剧人协会,丁聪等人主办的新美术社等[5]

1941年夏,苏德战争爆发,日军继续南进。文协香港分会(香港文委的外围组织)呼吁中国、苏联美国、英国联合,开展反德、反日文化运动。许地山、茅盾等人发表《中国文艺作家给欧美文化界的一封信》,夏衍、戈宝权、廖沫沙、黄药眠叶以群于伶宋之的胡风章泯等人发表《致世界作家书》,号召组织“反法西斯作家同盟”[5]

1941年12月8日,日军进攻港九,中共中央急电周恩来、廖承志,要求保护旅港文化人士及民主人士安全撤离至东江抗日游击区。中共中央南方局及周恩来于12月9日电八路军香港办事处及东江抗日游击队领导,要求他们执行中共中央指示,不惜代价、不怕牺牲,营救滞留港九的知名人士和国际友人。尤其要保证宋庆龄、何香凝柳亚子、邹韬奋、梁漱溟等人安全撤离[5]

日军进攻港九前夕,中共中央南方局南方工作委员会正在香港开会,张文彬、尹林平、梁广、杨康华等人都在香港。南方局派至香港工作的李少石、潘汉年、刘少文也都在香港。遵照中共中央、南方局及周恩来关于营救工作的指示,张文彬、廖承志、尹林平等人先后在香港、宝安、惠阳召集中共香港党组织会议、中共广东党组织会议、东江抗日游击队领导人会议,部署营救工作。中共党组织派出港九武工队员及交通员,将需营救者转移到秘密住址。从1942年1月5日晚开始,在武工队护送下,文化界人士和民主人士分批自香港岛偷渡过海,抵达九龙港九大队交通站。此次被营救有何香凝柳亚子茅盾邹韬奋夏衍胡绳戈宝权张友渔黎澍沈志远乔冠华刘清扬胡风千家驹萨空了范长江廖沫沙司徒慧敏蔡楚生丁聪叶浅予章泯金山张明养宋之的梁漱溟高士其等文化界人士和民主人士及中共干部,还有国民党海军少将陈策第七战区司令长官余汉谋的夫人上官贤德等十余多人。同时中共还帮近百名英国官兵、各国侨民撤离了香港[5]

早在1941年9月,中共中央南方局南方工作委员会便致电中共中央:“为了促进国际反法西斯统一战线的建立,在港可以提出保护香港的口号,号召中、苏、英、美联合,展开反德抗日运动。”港英当局于1941年10月底派高级军官到八路军香港办事处要求建立合作关系,共同应对日军进攻。为此廖承志致电中共中央称:“英远东军司令部驻港人员经过私人关系,于昨日找我们,要求琼崖冯白驹部与他们合作。”尹林平、周伯明等人同港英当局代表商谈了港英当局向东江游击队提供武器装备等问题[5]。当时经中共中央批准,八路军驻香港办事处主任廖承志,以及夏衍乔冠华与港督杨慕琦派出的代表輔政司詹遜澳大利亚籍英国记者贝特兰英语JamesBertram秘密会谈,商议共同保卫香港事宜[6]。但港英当局态度犹豫,轻信日本特使在华盛顿的游说,以为香港能保太平,又在谈判中提出了一些中共方面无法接受的要求,所以谈判未能达成协议[5][6]。在战争一触即发的形势下,中共广东党组织和东江抗日游击队负责人决定,一旦日军进攻港九,即派精干部队进驻新界,在港九开展抗日游击战[5]

1941年12月日军进攻香港时,中共中央南方局南方工作委员会、中共香港党组织及东江抗日游击队紧急部署,动员香港工人、市民参战,并按预案派出精干部队挺进港九。抗日游击队在港九以短枪为主要武器,用奇袭、伏击打击日伪,惩办汉奸。1942年2月间,在港九活动的多支抗日武工队合编为港九大队蔡国梁任大队长,陈达明任政治委员。1943年12月东江纵队成立后,港九大队直接由东江纵队司令部领导。港九大队在港九地区逐步建成了大队、中队、群众三级情报网。港九大队的海上武装在秘密大营救中建立,初称护航队,完成大营救任务后开到龙船湾的渔村,1942年6月扩为港九大队海上中队,陈志贤任队长[5]

与此同时,中共也试图营救被日军俘虏的外国人。但被关在集中营的香港警務處處長俞允時认为战争将迅速结束,担心越狱有危险,下令不准任何人参加中共组织的越狱行动,致使大多数人不敢出逃[6]。1942年2月至4月,中共广东党组织和抗日游击队营救了港英警察司的汤姆逊和波利斯屈特夫人,英军战地医院的赖特,英军海军军官摩利上尉、都格拉斯中尉、戴维斯中尉、汤姆生中尉、夏斯特中尉,英军陆军军官祁德尊中尉、怀特中尉、比斯尔中尉,香港义勇军的波吉生,以及英军士兵格尔拉夏、霍友斯等人。他们多数由港九游击队用船护送过大鹏湾,转惠州韶关送至大后方。经获救的英军军官赖特、祁德尊等人建议,由英国国防部批准,于1942年7月在桂林成立英军服务团,赖特任指挥官,祁德尊任惠州前方办事处主任。自此,东江游击队与英军服务团合作营救盟军官兵并交换军事情报[5]。1943年8月,英军服务团单方断绝与东江游击队联系。但东江游击队仍继续营救英方人员,并给英军服务团以工作上的援助[6]

据不完全统计,在香港沦陷后一年内,中共营救出英国人19人,印度人26人,其中包括港府和汇丰银行的高级职员、军官、义勇军及其他人员。在此一年中,中共仅为营救英国人和印度人就耗费5万多元港币。港英当局原曾答应中共每救出一人,除提供全部营救费用外,另给2000元港币奖励金,但此后一直没有兑现。后来中共与英军服务团合作,英方才提供1000元港币慰劳金和3万元国币,但这些款项尚不够工作人员的生活费开支[6]

为加强营救盟国人士工作,广东人民抗日游击总队在港九大队成立国际工作小组,由何明黄作梅谭干林展等人组成,黄作梅任组长。1942年8月起,该小组成员与东江游击队其他成员从集中营等处营救出大批英军官兵和各国侨民。1944年2月11日,美国空军中尉克尔驾机轰炸香港启德机场时,因座机遭击中而带伤跳伞。游击队及时营救了降落在九龙山区的克尔,避开日军半个月搜查,将他送到桂林美军航空队基地。1944年5月26日和1945年1月16日,广东人民抗日游击总队先后营救了美军飞行员[5]。在日军占领香港后的3年中,东江游击队共营救英国人42人,印度人54人,以及美国挪威丹麦俄国菲律宾等国人员上百人[6]

上述营救活动引起美军注意。遵照中共中央指示,东江纵队设置联络处,袁庚任处长,主管广东沿海及珠江三角洲日占区情报工作,并与盟军联络和交换情报。情报站的组织北到广州,南到香港,东到潮汕地区,西到珠江东岸,覆盖整个东江地区。后来日军攻占粤北、西江,情报站又扩展至北江西江地区。港九大队还将情报工作做到日占区要害地点。工作人员发展至200余人。东江纵队向美军提供了大量有关香港、广东日军的情报[5]

1945年春,美国海军计划登陆广东。日军急调驻武汉长沙间的波雷一二九师团南下。东江纵队及时向美军提供了波雷一二九师团动向的情报。美方来电称赞,后美军又来电称:“华盛顿对于发现一二九师团及其消息致以祝贺。”美方赞扬东江纵队联络处“是美军在中国东南最重要的情报站”[5]

1940年,中共中央南方局南方工作委员会成立。1942年五六月间,发生“南委事件”,中共中央南方局南方工作委员会遭中国国民党破坏,廖承志、张文彬等被捕。连贯奉中共中央南方局之命,进入东江抗日游击区。1942年12月,中共中央南方局指示成立以尹林平为书记的中国共产党广东省临时工作委员会(简称中共广东省临委),尹林平、连贯梁广任委员。1943年1月,临委在东江成立。在广州外围以及广州、香港、澳门、广州湾四大城市采取单线形式活动。梁广分工负责敌后城市领导工作,经常来往香港、广州间[7][8]

1945年4月到6月,中共七大在延安召开。参加中共七大的香港代表团成员有吴有恒何潮周材周小鼎钟明等人。1945年7月6日到22日,根据中共中央指示,广东省临委在罗浮山举行干部扩大会议,通过了尹林平所作报告。根据3月初中共中央指示,会议决定撤销中共广东省临委以及东江军政工作委员会,成立中国共产党广东区委员会(简称“广东区委”),统一领导广东党务、政权、军事工作,尹林平任广东区委书记。广东区委管辖东江、粤中、粤北、西江、广州、香港、潮梅、闽西南、南路地区的中共党组织,并且负责指导琼崖特委工作,广东区委机关设在罗浮山[5]

内战时期[编辑]

抗日战争期间,中共领导的东江游击队在香港、九龙、新界地区开展了城市与农村相结合的抗日游击战争,占领了九龙、新界部分区域。1945年8月10日至11日,八路军延安总部以总司令朱德的名义连续发出7道命令,命令华北、华中和华南各解放区的中共军队迅速前进,收缴日伪武装,并准备收复部分大中城市及进军中国东北。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投降。同日,朱德总司令下令给侵华日军统帅冈村宁次:“在广东的日军,应由你指定在广州的代表,至华南抗日纵队东莞地区,接受曾生将军的命令。”收到延安总部8月10日24时的命令后,东江纵队于8月11日8时40分发出《紧急命令》。8月14日广东区党委又发出《对目前时局的紧急指示》。鉴于国民党军队已向粤北和江北(东江北部)解放区进攻,东江纵队决定以江南(东江南部)的惠(阳)东(莞)宝(安)和港九地区作为受降主要地区。在不到半个月内,基本解放了上述地区。在宝安县,8月20日收复深圳镇,8月24日成立了深圳特别市并任命了市长;23日收复沙头角镇;随后迫使县城南头镇的日伪军投降。在港九新界地区,8月19日解放大屿山全岛,25日进驻长洲岛,随后收复了大埔西贡元朗粉岭等地,还接收了个别仓库,并接受了零星日伪军的投降。此时日伪军龟缩在香港和九龙市区,周围陆地和海岛几乎全被东江纵队占领[6]

此时,国民党方面重庆国民政府正加紧同英国争夺香港,寻机收复香港。1945年8月11日,周恩来为中央拟电致广东区党委,要求在贯彻延安总部广播命令的同时,在华南应根据具体情况行动,“港九、汕头、广州等大城市不要勉强去打,但可能取得武装时,必须取之。”但8月2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紧急决定派毛泽东、周恩来、王若飞赴重庆同国民党举行重庆谈判,为此中共中央向各地党委发出一系列工作指示,其中决定放弃收复大城市,但要求各地党委立即派人进入大中城市开展各项工作[6]

按照中共中央指示,广东区党委于1945年9月16日作出长期斗争的工作部署,决定一方面坚持斗争并保存武装力量及党的干部,另一方面准备将来开展民主合法斗争。广东区党委决定派干部回各大中城市开展城市工作,1945年9月起陆续派大批干部进入香港。城市工作分为秘密的和半公开的两个工作系统,分别由区党委委员梁广黄康及连贯、饶彰风负责,以香港为活动中心,并向海外华侨、港澳同胞宣传中共的统一战线等政策。不久,广东区党委和东江纵队领导机关迁至惠阳县大鹏半岛,后经中共中央同意,1946年1月15日及2月5日,广东区党委和东江纵队领导机关分别迁入香港[9][6]

1945年9月初到10月中旬,广东区党委派谭天度作为中共代表,在香港岛同港督代表会谈,谭天度奉命提出:(1)承认中共在港合法地位,同意中共在港建立半公开工作机构;(2)允许中共方面人员在港九居住、往来、从业自由及募捐;(3)同意中共在港出版日报及刊物;(4)同意并帮助中共方面在港设立秘密电台;(5)在中共武装撤出后,英方应保护中共非武装人员和伤病员的安全;(6)中共在大鹏湾的海面部队,因要保护商旅安全,应准予延缓撤出时间;(7)准予港九人民有武装自己和维持社会治安的权利;(8)组织战后救济会,赈济灾民;(9)非经中共方面同意,英军不得进入中共控制地区等。英方全部同意了上述要求,仅在细节上提出一些修改意见。谭天度乃据中共中央指示精神向英方承诺,中共今后不在港九地区从事非法活动,东江纵队港九独立大队近期将全部撤出[6]

此次会谈后,广东区党委宣传部部长饶彰风以港九独立大队大队长和大队政委的名义起草了《东江纵队港九独立大队撤退港九新界宣言》,宣布该部一周内将全部撤出香港地区,并油印成传单于9月28日在港九各处散发。当时香港治安混乱,驻港英军兵力不足,港英当局因怕引狼入室而不敢请国民党军队协助维持治安,所以港督代表提出希望港九独立大队暂缓撤出,帮助维持治安、组织港九民众成立自卫武装和筹建警察后备力量等。谭天度经请示后同意港九大队在港续驻5个月,经费由港方负责。为协调工作并示好,驻港英军最高负责人菲士廷曾提出会见东江纵队司令员曾生和副司令员王作尧。在此期间,应驻港英军邀请,东江纵队司令部还派出袁庚黄作梅到九龙半岛酒店与驻港英军夏悫海军少将商谈港九独立大队推迟撤退及双方军队合作事宜[6]。1945年9月下旬,广东区党委派东江纵队联络处长袁庚到香港,同驻港英军代表谈判,驻港英军主动要求港九大队协助维持香港治安,袁庚则提出在香港设办事处,以便获得合法身份、出版报刊,“利用港九英国法律进行华南民主活动”[9]

中共中央致电广东区党委指示“立即派出干部前往香港、广州占领宣传阵地”。广东区党委乃派宣传部长饶彰风、东纵前进报社社长杨奇等人到香港工作。同时,广东区党委决定将城市工作部改成城市工作委员会(简称“城委”),由梁广、连贯、饶彰风负责。广东区党委决定“凡能回城市的干部,都派到城市去。”广州、香港等地的城市工作在广东区党委领导下很快展开[9]。1945年10月间,广东区党委将谈判结果陆续电报中央称,对我方条件,“港方表示完全同意,并对我数年来坚持斗争之精神及成绩,深表钦佩感谢。”随后中央批准了华南党组织在港活动方案。谈判结束后,谭天度被中共留在香港从事上层统战工作,任中共港粤工委(后改称香港工委)统战委员会委员,港英政府则任命他为渔政司官员,以便他在港从事渔民及华侨工作[6]

1945年9月,东江纵队300多名伤病员分住进大埔康乐村等英军医院。根据谈判协议,由英军负责中共方面伤病员在医院治疗期间一切费用及人身安全。10月,国民党新一军到香港时曾想劫走该批伤病员,被英军以应“遵守红十字会精神”而阻止。后来在军调谈判期间,国民党又想“接收”这批伤病员,但未果[6]

国民党方面在广州接受日军投降后,中国民众和舆论强烈要求收复港澳,广东省参议会还发表收复港澳宣言。10月下旬,国民党方面广州地区受降主官第二方面军司令张发奎派参谋处处长李汉冲为代表、上校参议骆来添为译员来香港,与陆军司令菲士廷英语Francis Festing谈判,以图寻机收复香港。但达成的协议仅为途经香港的国民党军队应遵守的规则等。此时国民党军纪败坏,驻港国军在香港违法乱纪,强用国币,并先后发生抢劫商店、殴伤警察致死、汽车撞死人等大案,但港英方面均不敢处理[6]

1945年10月,中共在香港成立中国共产党港九工作委员会(中共港九工委),书记冯粲,成员黄施民潘柱李沛群等人。1945年11月13日,在香港创办广东区党委机关报《正报》,社长杨奇。随后饶彰风与中共中央南方局廖沫沙等人经三个月筹备,于1946年1月4日复办《华商报》(该报原在廖承志领导下于1941年4月在香港创办,同年12月因太平洋战争香港沦陷停刊),邓文钊任总经理,饶彰风任副总经理(代表中共主持工作),刘思慕任总编辑,廖沫沙任副总编辑。1946年1月,在香港注册成立新民主出版社,总经理先后由饶彰风、萨空了担任,出版了许多马列主义著作、毛泽东著作及社会科学文献[9]

1945年9月,中共中央制定了“向北发展,向南防御”的全国战略。据此,中共中央同意让出广东省等八省根据地,并将应整编的部队北撤。为此中共中央派南方工委书记方方回广东负责工作。方方临行前,刘少奇延安接见方方、苏惠,指出南方党组织应作长期斗争,不能北撤的干部就撤到殖民地,到香港、南洋、海外活动。中央还同意“必要时要丢掉枪支保存干部”。中共中央要求广东党组织在香港站稳,开展港粤地区及海外工作。1946年6月,中共中央南京局决定,在香港成立半公开机构中国共产党港粤工作委员会(中共港粤工委),负责港粤地区文化、宣传、侨运、经济、统战、外事等工作。中共港粤工委由尹林平、连贯、饶彰风、廖沫沙、左洪涛组成,广东区党委书记尹林平兼中共港粤工委书记,广东区党委委员连贯、饶彰风及从事宣传、文化、统战、侨运等工作的人员均转入该工委工作。中共港粤工委和属秘密系统的广东区党委均直属中共中央南京局,1947年3月后改为直属中共中央。港粤工委的组织不公开,对外以已公开身份活动。中共港粤工委成立后,饶彰风负责文化宣传教育工作,左洪涛负责统战工作,连贯负责华侨工作,廖沫沙、章泯司马文森等人负责报纸、杂志、戏剧、电影等工作,苏惠负责妇女工作[9][6][10]

1946年6月26日,全面内战爆发。1946年7月,中共中央派方方来香港任中共中央代表,领导华南地区中共党组织工作。方方抵达前,其妻苏惠于1946年5月先期到香港,在尹林平、梁广等协助下,在香港尖沙咀弥敦道一座楼房内建起以家庭为掩护的领导机关。尹林平、余慧夫妇也在香港铜锣湾建起党的机关。尹林平还派杜襟南等人在香港设电台,以同中共中央保持联系。1946年7月初,方方到达香港,对外称经北平军调部批准来香港养病[9]

1946年9月,周恩来电令中共港粤工委负责人赴上海接受任务。1946年9月底,中共港粤工委派连贯抵上海。1946年10月11日,中国国民党军队占领察哈尔省省会张家口。1946年11月15日,国民党单方面召开制宪国民大会,国共彻底破裂。1946年11月19日,周恩来率中共代表团撤离南京返延安。自此,“香港成为(中共)唯一可以公开活动的地方”。撤离南京前,周恩来于1946年10月29日致电中共中央转方方、尹林平并中共港粤工委,指出“目前香港已成为南京、上海的二线,而香港本身也要建立三线工作”。在这前后,周恩来及中共中央南京局派章汉夫许涤新乔冠华龚澎夏衍邵荃麟林默涵方卓芬冯乃超等人到香港,会同饶彰风、廖沫沙、黄文俞、杨奇、李超等人加强中共在香港的文化、统战、宣传等工作。成立了报刊工作委员会,章汉夫任书记,所办刊物包括《华商报》(1946年1月4日在香港复刊)、《经济导报》、《正报》(广东区党委机关报,1945年11月13日在香港创刊)、《今日中国》英文半月刊、《群众》周刊等。1945年底,成立新华南通讯社。随后由乔冠华、肖贤发组建新华社香港分社,乔冠华任社长。许涤新等人开展经济工作,为中共党组织筹集经费[9][6]

1947年1月,中共中央决定在香港成立中共中央分局。1947年5月,中共中央发电报指示:由方方、尹林平等人组成中共中央香港分局。中央还决定,在香港分局下设三种平行组织:(1)中国共产党香港工作委员会(中共香港工委):1947年6月由港粤工委改称,章汉夫任书记,连贯任副书记。中共香港工委下设统战工作委员会、文化工作委员会、财经工作委员会、群众工作委员会、报刊工作委员会、青年组、妇女组、新华社香港分社、组织部。根据中央指示,中共香港工委作为半公开机构,掩护香港分局、城委的秘密活动。(2)中国共产党香港城市工作委员会(又称港粤城委):由广东区党委城委改称,梁广任书记,管辖广州、香港、澳门湛江桂林柳州等华南大中城市的中共地下党组织。(3)各地区党委:负责各小城市和农村工作。各地在香港设联络站,派驻联络员、政治交通员,同香港分局联系。香港成为中共在华南地区的指挥中心[9][6][10]

中共党组织在香港与民主人士、文化教育界人士合作办报、办学,创办的达德学院1946年10月10日开业。还与民主党派领导人定期开座谈会,由中共及民主党派领导人轮流主持,分别在李济深、连贯、沈钧儒等人住宅举行。这一时期,中共在香港建立并打开了同各民主党派的关系,争取了各民主党派影响下的中间群众,建立了同各民主党派合作的多个据点,经争取建立了同港英政府的非正式公开关系[9]

中共党组织还加强了对南洋华侨的工作。夏衍在新加坡根据中共香港工委的意见开展“为香港进步文化事业筹款”运动,经胡愈之主持的《南侨日报》宣传,南洋华侨为香港《华商报》等报刊筹集三万多加元。后来香港分局又派饶彰风到新加坡设新华社办事处[9]

1946年9月1日,中共创办的香港劳工子弟学校开学,该校获港英政府劳工司、教育司及社会的广泛支持。在达德学院创办前后,香岛培侨汉华等中学陆续开学。1949年2月,香港工委财经委创办的建中工商专科学校开学。这些学校为第二次国共内战时期的游击区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的接管工作培训了大批干部。内战期间,中共中央香港分局还在港九地区举办过二十多期各类学习班,为华南和西南地区培训省、地、县级干部数百人。在此期间,中共中央上海局也将多期学习班转到香港举办,刘晓方方钱瑛刘长胜许涤新等领导亲自授课。1947年,香港爆发自1925年省港大罢工以来的特大工潮,香港城委根据中共中央城市工作部指示,领导工人取得了罢工胜利。通过此次大罢工,中共取代了国民党在香港工会中的主导地位[6]

1948年5月5日,在香港的各民主党派领导人和知名人士通电全国,并联名致电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公开响应中共中央“五一口号”。遵照中共中央指示,香港分局及香港工委积极领导新政协运动,宣传“五一口号”。1948年6月13日,中共中央电示中共中央上海局、中共中央香港分局及潘汉年,就召开新政治协商会议的时地、召集人、代表名额、人民代表会议召集时间及如何召集等事征询各民主党派、人民团体代表及社会贤达意见。1948年6月30日,方方、潘汉年、连贯等在香港邀李济深、沈钧儒、谭平山、马叙伦王绍鏊郭沫若茅盾等人座谈。8月9日,中共中央致电方方并香港分局“为邀请与欢迎港沪及南洋民主人士及文化界朋友来解放区筹划安全的道路”,指定潘汉年、夏衍、连贯负责起草并协商出名单电告中央。沈钧儒等五人先期抵达东北解放区后,中共中央去电征询他们的意见并转告香港分局。香港分局拟出一份被邀请人名单。香港分局还通过何香凝动员李济深;并托庄希泉到新加坡请陈嘉庚经香港北上[9]

护送民主人士北上的工作由中共中央城市工作部(后改为中共中央统战部)领导,由周恩来亲自部署,中共中央香港分局具体组织护送,中共中央上海局、中共中央东北局中共中央华东局配合。1948年8月2日,周恩来致电大连钱之光,要他以解放区救济总署特派员名义赴香港,会同方方、章汉夫、潘汉年、连贯、夏衍等人商议接在香港的民主人士北上事宜[9]

1947年3月前后,上海、南京等地大批中共党员和民主人士转移至香港,香港成为当时中共统一战线活动的中心。为此,中共中央派钱之光到香港“发展海外经济关系”、“主持海外及内地经营”。这也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发展对外经贸作了准备。钱之光到香港后,探索开辟香港至大连的海上通道。不久他派王华生朝鲜罗津苏联货船到香港探航线,打通大连至香港间双向海上货运航线。接到中共中央任务后,钱之光同香港分局、香港工委分四批将在香港的民主党派人士等送达大连、安东(今丹东)、天津等地,到北平出席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9]

在中共发动下,部分港商冲破国民党阻力,开展同北方中共解放区的易货贸易,药品、胶鞋等大批军用物资被运往解放区,解放区产品也打开了海外销路。中共在香港和南洋等地的募款、衣被等也不断被送到华南游击区。内战后期,国民党军政官员在内地的不少重大起义也是在香港策动完成。其间,中共还发动滞港的原国民党中国航空公司中央航空公司两航事件)、资源委员会招商局九龙关等25个经济机构起义,随后接收了这些机构的资产,绝大部分员工也转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服务[6]

1949年5月,中共中央决定改组中共香港工委,先后由乔冠华、饶彰风任书记。改组后的中共香港工委继续护送民主人士北上。1948年8月到1949年9月,香港分局及香港工委20多次组织护送350多名民主人士北上参加新政协;加上中共干部,总共1000多人[9][10]

1949年4月,经中共中央同意,香港工委领导成员调整。4月26日,中共中央调潘汉年、夏衍、许涤新赴北平转上海参与接管工作。中央认为,在渡江战役后的形势下,香港工委的活动范围与作用已缩小。5月15日决定再次改组香港工委,缩小机构[10]。1949年8月,依中共中央指示,香港工委的乔冠华、龚澎、邵荃麟、林默涵等人离港北上[9]。10月,饶彰风调回广州,中共中央决定将中共香港工委更名为中国共产党香港临时工作委员会(中共香港临时工委)[9]。书记张铁生(不久黄作梅接任工委书记),委员张铁生、黄作梅、吴荻舟[11]。至此,香港分局(1949年4月8日改称中共中央华南分局)及香港工委完成了中共中央部署的护送任务[9]

1949年5月25日,中共中央华南分局从香港迁到粤东解放区。华南分局书记方方率华南分局机关人员自香港经潮汕地区,于1949年8月28日抵达梅县[9]

共和国时期[编辑]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中共方面与英国政府有个密约,中共在香港不公开成立共产党组织,以交换港英政府禁止国民党在香港活动。因有该密约,所以中共香港临时工委在香港实际处于地下状态[11]

1949年10月28日,叶剑英和方方听取了香港临时工委负责人有关香港各界开展劳军运动情况的汇报。1949年10月31日,香港临时工委致电叶剑英、方方,报告了港英政府对新成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的态度。1949年11月18日,叶剑英主持了中共中央华南分局召开的香港问题讨论会。1950年1月3日,叶剑英、方方致电中共中央统战部,同意结束香港工委、新华社香港分社、《大公报》、《文汇报》等的宣传工作,可暂时组织一宣传工作委员会,与中共中央华南分局宣传部联系,取得中共中央华南分局的领导[11]

1950年1月5日,英国正式宣布于次日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1月10日,叶剑英、方方等致电中共中央,留港国家财产的处理建议。1月18日,中共中央致电叶剑英、方方、张铁生,提出对接管香港国民党方面机构的意见。5月24日,叶剑英及华南分局向中共中央报告了中共香港市委3月、4月的工作[11]

英国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后,新华社香港分社升格为中华人民共和国驻香港官方代表机构,新华社香港分社社长、副社长,不公开的职位为中共香港工委书记、副书记,为中共在香港机构最高实际领导[11]。另外,新华社香港分社社长黄作梅继张铁生之后任中共香港工作小组组长,他于1955年因“克什米尔公主号事件”遇难,中共香港工作小组由吴荻舟负责[12][13]

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美国随即派兵。港英政府自朝鲜战争爆发后分为两派,以军方为代表的一派主张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强硬,以商人为代表的一派主张用软的手段同中华人民共和国周旋。8月23日,叶剑英主持召开华南分局香港工作会议,听取中共香港工委报告香港政治情况以及今后方针,讨论了朝鲜战争爆发后港澳动态,以及香港地下工作的方针等问题[11]

1949年10月14日攻占广州后,中国人民解放军根据毛泽东、周恩来“暂时不动香港”的决策,未跨过罗湖桥。但是后来中共中央一度布置了五年解放香港的方针。1951年春,中央提出对港政策八字方针“长期打算,充分利用”。1958年,中央设立中央外事小组陈毅任组长,国务院设立国务院外事办公室,陈毅任主任。1958年至1959年几次工作会议上,陈毅多次阐明长期方针的意义,表示香港有三大作用:自由港作用——吸收外汇,发展外贸;跳板作用——掩护人员的出入,打破敌对势力封锁;信息渠道作用——香港是东西方了解的必经之地。此后中央直到文革期间一直坚持该方针[12]

1952年,华南分局重组香港工作机关,将澳门工作并入,改称中国共产党港澳工作委员会(中共港澳工委),隶属华南分局,仍设于广州[11]。1955年7月1日,中共中央华南分局改为中共广东省委。中共港澳工委由中共广东省委领导。1956年,中共广东省委成立了中国共产党海外工作委员会,半年后并入中共港澳工委,同时中共香港工作小组撤销。中共广东省委下辖的港澳工委起初在广州办公[12]。1956年5月,毛泽东到广州后,在听取中共广东省委书记陶铸的汇报后提出,要找负责港澳方面工作的领导谈谈,陶铸马上通知了海外工委书记林李明和港澳工委书记饶彰风、副书记黄施民,港澳工委指定负责港澳具体工作的黄施民向毛泽东作口头汇报[14]。1956年5月毛泽东在广州先后召开20次会议,并作为国家领导人首次提出利用外资[15]。当时他批评“对香港利用不够”[16]。1957年,中央认为港澳工委应设在香港,1958年派梁威林祁峰先后来港任新华社香港分社正副社长,梁威林是港澳工委书记,祁峰是常委,吴荻舟也是常委之一。港澳工委未推进香港前,贸易、文化、银行、航运等是分线管理,1958年后各线负责人参加工委作为常委,在香港实行集体领导[12]

中共港澳工委从广州迁至香港后,其宣传阵营仍然分成电影、新闻、出版三条战线,中共对香港文化的影响也更加直接,在香港形成了左、右翼阵营对垒的局面[17]。从中共香港工作小组时期,中共在港就设有出版支部、电影支部和新闻支部。教育支部的关系在城工委。吴荻舟负责中共香港工作小组期间,他仅负责同教育界上层保持联系,如培侨中学杜伯奎(杜伯奎回广州后是吴康民),香岛中学卢动汉华中学张泉林(张泉林回广州后是黄启立),中业中学成庆生等。在周恩来的长期方针下达前,香港的工作一度出现“左”的情况,比如电影创作上反映阶级斗争,新闻方面开展社会主义宣传,教育方面一度考虑用国内课本,群众工作方面开办读书会学习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理论等。最后发展到1952年1月10日司马文森齐闻韶马国亮刘琼舒适杨华沈寂狄梵、卢动9人,以及随后的白沉蒋伟被港英驱逐出境[12]

出版支部最早由陈祖霖负责,陈祖霖回北京后是蓝真负责。1956年唐泽霖调香港后,整个出版线工作便由吴荻舟移交唐泽霖,由唐泽霖联系蓝真。出版方面有新民主出版社、三联书店,以及“灰色”的学生书店等[12]

电影支部最早由司马文森负责,1952年1月他被港英政府驱逐出境后由齐闻韶负责,齐闻韶回上海后从工商统战方面调来廖一原任电影支部书记。1957年起调来的钟瑞鸣和吴荻舟夫人张佩华调入电影线,廖、钟、张组成电影支部,廖任支部书记。钟在长城制片公司工作,张在南方影业公司工作[12]

新闻支部最早由李冲负责,后由金尧如负责[12]

除通过电影、新闻和出版支部开展统战工作外,其他工作由中共香港工作小组、工委直接开展,比如招商局起义、两航起义云南起义西藏和平解放等等[12]

叶剑英主政华南期间,直接领导港澳工委的工作,直到他1954年调离。任内他贯彻了中央对港澳“维持现状,暂不收回”的方针,开展统一战线工作,与港澳当局高层及港澳知名人士保持沟通。在他的领导下,中共港澳工委等部门合作,1949年11月实现“两航起义”,1950年1月实现“招商局起义”。同时,广东利用港澳,打破了西方国家在经济上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禁运,积极开展对外贸易,对广东经济恢复发展与支援抗美援朝都发挥了很大作用[11]

1978年5月,从国务院侨务办公室分拆成立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中共港澳工委不再由中共广东省委领导,改由中央直接领导。

改革开放初期,中共港澳工委在推动对外开放工作中发挥了独特作用。例如1981年5月27日至6月14日,国务院在北京召开广东、福建两省和经济特区工作会议,与会的有广东、福建两省和经济特区的负责人,国务院有关部委和直属机构、港澳工委的负责人,会议由国务院副总理谷牧主持,检查总结贯彻执行中发〔1979〕50号、中发〔1980〕41号文件的情况和经验,讨论广东、福建两省对外经济活动实行特殊政策、灵活措施及设置经济特区的问题,研究提出了落实措施[18]

随着改革开放,自1988年起,一些地区和部门派赴港澳地区培训考察的团组和人员增加,其中很多事实上是公费旅游。为遏制这一现象,1988年12月17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转发中央外事工作领导小组《关于进一步压缩因公临时出国团组的若干措施》的通知(中办发〔1988〕14号),要求不得突破港澳工委下达给沿海十二省、区、市因公赴港澳人次控制指标[19]。1989年6月4日,《国务院办公厅关于严格控制赴港澳地区培训考察的通知》(国办发〔1989〕27号)要求,“各地区、各部门确需派赴港澳地区考察的团组和人员,均须事先征得港澳工委的同意,否则一律不得派出。”[20]

1987年,中共十三大召开,港澳地区的中共十三大代表仍旧归入广东省代表团,除了许家屯(中共港澳工委书记、新华社香港分社社长)、乔宗淮(新华社香港分社副社长)外,中新社还报道了毛钧年(新华社香港分社副社长、香港基本法咨询委员会秘书长)、陈凤英(新华社香港分社社长助理)为代表[3]。当时的中共港澳工委(对外名义上是“新华社香港分社”)机关驻香港,在澳门设分工委。此后每届中国共产党全国代表大会都有在香港、澳门的党员作为代表参加[21]

1991年9月,中共中央决定将中共港澳工委分拆成立中国共产党香港工作委员会和中国共产党澳门工作委员会[22]。1992年1月前,正式撤销中共港澳工委,分别成立中共中央直接领导的中国共产党香港工作委员会(中共香港工委)[23]中国共产党澳门工作委员会(中共澳门工委)。两个工委不属于中共中央直属机关[24]。在1995年至2002年间,两个工委分别改为中共中央香港工作委员会(中央香港工委)、中共中央澳门工作委员会(中央澳门工委),作为中共中央派出机构,列入中共中央直属机关序列[25][26][27]。中共香港工委(后为中央香港工委)与新华社香港分社实行一个机构两块牌子。2000年1月设立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特别行政区联络办公室后,改与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特别行政区联络办公室实行一个机构两块牌子。中共中央香港工委书记为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特别行政区联络办公室主任[28][1]

2012年中共十八大召开前,中共中央香港工委和中共中央澳门工委首次成为独立选举单位,其中中共中央香港工委选出16名在香港的中共十八大代表[3][29]

2015年1月20日,中央政法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香港工委和澳门工委”首次在中央会议的报道中出现[30]

历任领导[编辑]

中国共产党港粤工作委员会(1946年6月—1947年5月)
书记
委员
中国共产党香港工作委员会(1947年6月—1949年10月)
书记
  • 章汉夫(1947年6月—1948年8月)
  • 夏衍许涤新乔冠华负总责(1948年9月—11月,其间章汉夫、连贯先后奉命到中央汇报工作)
  • 夏衍(1949年4月—1949年)
  • 乔冠华(1949年5月—8月)
  • 饶彰风(1949年8月—1949年10月)[10]
副书记
常务委员
  • 章汉夫(1947年6月—1948年)
  • 连贯(1947年6月—1948年)
  • 夏衍(?—1949年)
  • 许涤新(?—1949年)
  • 乔冠华(?—1949年)
  • 潘汉年(1949年—1949年)
  • 邵荃麟(1949年—1949年)
  • 饶彰风(1949年—1949年)[10]
委员
  • 章汉夫(1947年6月—1947年)
  • 连贯(?—1947年5月)
  • 夏衍(?—1949年)
  • 许涤新(?—1949年)
  • 乔冠华(?—1949年)
  • 博×(?—1949年)
  • 龚澎(?—1949年)
  • 刘宁一(?—1949年)
  • 冯乃超(?—1949年)
  • 廖沫沙(?—1949年)
  • 饶彰风(?—?;1949年—1949年10月)
  • 苏惠(?—1949年)
  • 胡绳(?—1949年)
  • 张铁生(?—1949年)
  • 肖贤发(?—1949年)
  • 潘汉年(1949年—1949年)
  • 邵荃麟(1949年—1949年)
  • 林槟(1949年—1949年)
  • 张唯一(1949年—1949年)[10]
候补委员
中国共产党香港临时工作委员会、中国共产党香港工作委员会(1949年10月—1952年)
书记
中共香港工作小组(1949年—1956年)
组长
中国共产党港澳工作委员会
书记
  • 饶彰风(?—1958年)[14]
  • 梁威林(1958年4月—1977年12月,新华社香港分社社长)[12][31]
  • 王匡(1978年7月—1983年5月,新华社香港分社第一社长)[32][33]
  • 许家屯(1983年6月—1990年1月,新华社香港分社社长)
副书记
中国共产党香港工作委员会
书记
  • 周南(1992年9月—1997年7月,新华社香港分社社长)[34]
副书记
  • [[]](—)
中共中央香港工作委员会
书记
  • 姜恩柱(1997年7月—1999年12月,新华社香港分社社长;2000年1月—2002年8月,香港中联办主任)
  • 高祀仁(2002年8月—2009年5月,香港中联办主任)
  • 彭清华(2009年5月—2012年12月,香港中联办主任)
  • 张晓明(2012年12月—2017年9月,香港中联办主任)[1]
  • 王志民(2017年9月—,香港中联办主任)
副书记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1.2 广东省当选的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名单. 广东人大网. 2016-02-29. 
  2. ^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 中国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GB/T 4657-2009 中央党政机关、人民团体及其他机构代码. 中国标准出版社. 2009年. 
  3. ^ 3.0 3.1 3.2 十八大香港党代表诞生记,凤凰周刊2012年第35期
  4. ^ 4.00 4.01 4.02 4.03 4.04 4.05 4.06 4.07 4.08 4.09 4.10 4.11 4.12 4.13 4.14 4.15 4.16 4.17 4.18 4.19 4.20 4.21 潘琦,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中共在香港的发展,党史博览2014(5)
  5. ^ 5.00 5.01 5.02 5.03 5.04 5.05 5.06 5.07 5.08 5.09 5.10 5.11 5.12 5.13 5.14 5.15 5.16 5.17 5.18 5.19 5.20 5.21 5.22 潘琦,中共在香港领导的抗日救亡运动,党史博览2014(12)
  6. ^ 6.00 6.01 6.02 6.03 6.04 6.05 6.06 6.07 6.08 6.09 6.10 6.11 6.12 6.13 6.14 6.15 6.16 6.17 6.18 谭天度. 抗战胜利时我与港督代表的一次谈判. 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2014-05-28. 
  7. ^ 广州文史资料专辑第三十三辑:广州百年大事记. 广东人民出版社. 1984年. 一九四三年 
  8. ^ 朱伟杰,肝胆相照交友从容机智斗敌(下)——连贯在香港澳门的革命传奇,炎黄世界2009年第1期
  9. ^ 9.00 9.01 9.02 9.03 9.04 9.05 9.06 9.07 9.08 9.09 9.10 9.11 9.12 9.13 9.14 9.15 9.16 9.17 潘琦,解放战争时期中共在香港的活动,党史博览2015(2)
  10.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中国共产党组织史资料 第四卷 全国解放战争时期(1945.8—1949.9) 第三编 地方组织机构 第一一九章 中共港粤工委—中共香港工委—中共香港临时工委及统群组织 第一节 党的组织.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史网. [2017-11-25]. 
  11. ^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叶剑英情系港澳. 广东叶剑英研究会. 2017-06-23. 
  12. ^ 12.00 12.01 12.02 12.03 12.04 12.05 12.06 12.07 12.08 12.09 12.10 12.11 12.12 《芦荡小舟的故事》第五章 香江岁月7 文化战线. 搜狐. 2017-08-01. 
  13. ^ 13.0 13.1 13.2 黄作梅.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2017-11-26]. 
  14. ^ 14.0 14.1 14.2 黄穗生、李悦华. 建国后,毛泽东八次视察广州. 广州文史. 2008-09-17. 
  15. ^ 毛泽东在穗首提“利用外资” 寻访伟人广州足迹. 中国网. [2017-10-14]. 
  16. ^ 黄文放. 中国对香港恢复行使主权的决策历程与执行. 香港浸会大学林思齐东西学术交流研究所. 1997年: 34. 
  17. ^ 慕容羽军,林适存在香港的文学活动,文学评论(香港)2期(2009年4月)
  18. ^ 刘向东 等. 对外开放是怎样起始的. 中共青岛市委党史研究室. 2010-02-08. 
  19. ^ 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转发中央外事工作领导小组《关于进一步压缩因公临时出国团组的若干措施》的通知. 问法网. 1988-12-17. 
  20. ^ 国务院办公厅关于严格控制赴港澳地区培训考察的通知.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办公厅. 2012-02-20. 
  21. ^ 觀察:中央政法會議最該關注的三個“2”. 大公報. 2015-01-21. 
  22. ^ 中国共产党组织史资料 第七卷 第一编 中国共产党中央组织机构 第二章 中共中央工作机构.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史网. [2017-11-26]. 
  23. ^ 北京市政协副主席黄承祥. 人民网. 2005-06-07. 
  24. ^ 国家技术监督局.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GB-T4657-1995 中央党政机关、人民团体及其他机构名称代码. 1995年. 
  25. ^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GB-T4657-2002 中央党政机关、人民团体及其他机构代码. 中国标准出版社. 2002年. 
  26. ^ 北京市平谷区宣传部长江涛:总书记上网说明宣传不能板着面孔.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2008-07-29. 
  27. ^ 关于孙锋等同志拟提拔任用的公示. 河源市人民政府. 2012-03-22. 
  28. ^ 2007年. 广东省情网. 2011-08-23. 
  29. ^ 中共十八大换届技术分析. 凤凰周刊2012年第25期. 孙荣飞. 
  30. ^ 孟建柱:切实提高政法机关服务大局的能力和水平. 凤凰网. 2015-01-21. 
  31. ^ 揭秘八任广东省政协主席:陈绍基曾为警界典范. 新浪. 2015-03-18. 
  32. ^ 许力以,风风雨雨 日夜兼程(上)——回忆王匡在国家出版局一年的日子,出版发行研究2009年01期
  33. ^ 新中国杰出的出版家——王匡. 东莞日报. 2014-01-03. 
  34. ^ 李纲,邓小平与香港问题的成功解决——外交部原副部长周南访谈录,党的文献2007(4):26-31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