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鼓文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石鼓文第一鼓:車工·吾車篇
避暑山庄十面石鼓文

石鼓文处于承前启后的时期,承秦国书风,为小篆先声。石鼓文刻于十座花岗岩石上,因石墩形似鼓,故称为“石鼓”。石鼓文与金文有较大差别,具有明显的动感,是中国现存最早的刻石文字。

现存的石鼓文来自于唐朝收集的十石鼓[1],上面刻有文字。现存最早的拓片是宋朝流传下来的[1],当时认为是描述周穆王出猎的场面,后来的考古考证认为是秦穆公时代的作品,有的字已经残缺不全。当时由于尚没有发现甲骨文,所以被认为是中国最古老的文字。康熙曾经复制了十面石鼓,补刻文字,放在承德避暑山庄的宫殿后面。

溯源[编辑]

石鼓文亦称“猎碣”或“雍邑刻石”,唐代初出土于天兴三畴原(今陕西省宝鸡市凤翔三畴原),唐代诗人韩愈曾作《石鼓歌》,其中有“周纲凌迟四海沸,宣王愤起挥天戈”的诗句。可见,在唐代普遍认为石鼓文出于周代。至宋代,欧阳修认为石鼓文为周宣王时期史籀所作。近代罗振玉《石鼓文考释》和马叙伦《石鼓文疏记》将石鼓文的历史缩短到了战国,认为是秦文公时期出现的。郭沫若又考证石鼓文的制作年代为秦襄公八年。

流转[编辑]

石鼓文历史上曾辗转流离。唐末至五代,战乱频繁,十面石鼓散于民间,到宋代时又集齐,为宋徽宗于大观二年(1108年)迁至汴京国学。后又为人掳走。元代时再次记起收于北京文庙。至近代抗日战争时期,故宫博物院院长马衡等将石鼓迁到江南躲避战乱,抗战胜利后又运回北京。

另外乾隆五十五年(1790年),乾隆帝曾令人仿刻十鼓,置于太学。

拓本與僞作[编辑]

石鼓文拓本有天一閣宋拓,咸豐十年(1860)毀於兵燹。阮元曾於嘉慶二年(1797)、嘉慶十一年(1806)分別重刻於杭州揚州府學。

另有民國初年突然現世的所謂明代安國藏「十鼓齋」宋代拓本十種,其中先鋒本、中權本、後勁本最爲精善。民國十年(1921)經河井荃廬掌眼,爲三井財閥三井高堅購得,收藏於聽冰閣(今三井美術館)。郭沫若在日本看到三種拓本照片,據此發表著作《石鼓文研究》。近一個世紀以來關於石鼓文的文字學、書法研習也多基於先鋒本、中權本、後勁本的影印版。二十世紀九十年代日本二玄社「原色法帖」系列亦曾彩色影印。

據馬成名考證[2],所謂安國舊藏宋拓本係民國上海藝苑真賞社主人秦文錦僞造。證據包括:倪瓚浦源安國等人題跋內容矛盾、時間錯亂,存在從其他文書集字現象;安國收藏印與其他傳世收藏品鈐印無任何交叉;石花不自然;翻刻筆畫交代不清,與傳世原石拓本牴牾;當年作僞廢棄不用本現世,僞印易位;秦氏後人聲稱祖父曾坦言作僞售予日本人。

中國嘉德2018年秋季拍賣會出現安思遠舊藏元明間石鼓文拓本[3],其「黃帛」二字間無缺損,證明此處有缺損的日藏先鋒本、中權本、後勁本皆是僞作[4]上海圖書館2019年舉辦「石鼓文善本新春大展」,亦取消展出所謂宋拓本[5][6]

书体特征[编辑]

石鼓文上承西周金文,下启秦代小篆,与先秦时期的大篆又有所不同,可以说是大篆与小篆之间的一种书体。其笔法方正、均衡,布局紧凑,笔法圆阔,极为周致。为历代习篆书家所喜爱。

石鼓文的传承[编辑]

石鼓文对后世的书法与绘画艺术有着非常重大的影响,不少杰出的书画家如:杨沂孙、吴大澄、吴昌硕、朱宣咸、熊国英、曹宇、王福庵等都长期研究石鼓文艺术,并将其作为自己书法艺术的重要养分,进而融入进自己的《石鼓文》书法,朱宣咸(作)绘画艺术之中。

参考資料[编辑]

  1. ^ 1.0 1.1 故宫博物院珍宝馆馆藏说明
  2. ^ 馬成名. 《關於明朝安國「十鼓齋」收藏宋拓〈石鼓文〉之我見》. 典藏古美術. 2020, (333期). 
  3. ^ 安思远藏善本碑帖十一种. 
  4. ^ 上海圖書館 《觀止講堂》:仲威講碑帖 第九講 近百年來最有趣的碑帖故事——重新認識《石鼓文》
  5. ^ “墨彩斑斓石鼓齐鸣——石鼓文善本新春大展”开幕. 
  6. ^ 上海图书馆首次发布阅读季,推出“石鼓文善本新春大展”. 

參考書目[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