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文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合文,又稱合書,指把二字或以上的漢詞濃縮成一個漢字書寫單位(一個方塊字字元)的文字形式,涉及構字部件的置換、重用,或左右相合、或上下相合、或三字相合,多數不借筆,也有少數是借筆,甚至會減省部分,而讀音有可能利用組合文字的聲母韻母結合、或仍保留原本的多音節讀法。

解說[编辑]

合文是一種「合體字」,然而並非所有合體字都是合文。「合體字」是一種相對於「獨體字」的概念,所謂「獨體為文,合體為」,所有由超過一個單獨部件構成的漢字都可以稱為「合體字」,而合文的最大特色是單字元多音節,這特點是一般合體字所無的。

相對於「合字」的概念,「合文」是一個關於漢字的概念,早在商代已被大量使用,而「合字」的概念,隨了適用於「合文」外,也適用於漢語以外的二合字母,是個大小概念的問題。

歷史及現況[编辑]

合文是古文字共見的現象,合文最早見於商代文字,在甲骨文裡,合文的應用非常普遍,到了西周姬發諡號武王」寫成的合文「」字也常見於青銅器銘文。

宋代起流行把一些寓意吉祥的詞句合書成一字,寫在斗方(通常只有部件的置換拼合和重用,沒有部件的減省)。這種合文通常應用於節慶時作為一種祥瑞的張貼飾品、賞玩用的花錢,或作為一種文字遊戲,並不應用在寫作中。

用於春貼的「招財進寶」合書,並不用於寫作。涉及借筆、減省部件。
草泥马”合文
网友创造的合文:Duang

近代圖書館學杜定友(1898年-1967年)曾於1924年創「圕」字來代替「圖書館」一詞(讀音:ㄊㄨㄢ/tuān),於當時中日學術文化界也曾流行一時。至今臺灣教育部仍有「金圕獎」,以表揚優良圖書館。1926年,日本雜誌《圕》以「圕」字命名,杜定友對《圕》第一期所有文章中「圕」字的使用情況加以統計,統計結果是──該刊用「圕」字436次,如用舊例「圖書館」則須用1308字。

類似情況發生在1953年的中國,一名結構學家蔡方蔭,在教學時時常使用到「混凝土」此詞彙,大量書寫時極為費時。因此他將「混凝土」簡寫為「人工石」,甚至進一步的將「人工石」合併書寫為「砼」,發音則依據「仝」字發為「(注音):ㄊㄨㄥ(二聲)、(拼音):tóng」

中國引入外國的計量單位時,曾造了一些計量用漢字,如「瓩」「兛」「浬」「嗧」等。日語也有類似者,如「粁」、「竓」、「糎」等字 ,但很多現已罕用。另外也有同字不同義者,例如「瓩」在中文是指千,但日文指千

而另一個重要的合文範疇,就是化學漢字,尤其化合物的表示更為多元,如「碳氫化合物」,取「碳」字的「火」以及「氫」字的「巠」組合成「烴」字,其發音為「(注音):ㄊㄧㄥ、(拼音):tīng」,即是取「碳」字的聲母以及「氫」字的韻母。相同概念例如「羰」等。其中某些化學漢字甚至包含了意思,如「烷」「烯」「炔」不僅包含了碳氫化合物的意義,還包含了「完整」「稀少」「缺乏」的意思及發音。

弊端[编辑]

從上述的統計看來,這種文字形式似乎節省了很多字元,用起來好像經濟得多,可是,由於漢語分析語,「圖書館」這三個語素分拆開來,可以跟其他漢字組合成很多不同漢詞。翻翻詞典,用上「圖」字、「書」字或「館」字來構成的詞條很多,表達能力很強。但「圕」字不是語素,沒有再組合的能力,不能用於表達別的意義。這麼一來,如果我們要為每一個漢詞做一個新字,跟用有限漢字組成無限漢詞的方法比較起來,長遠下去,合文這種文字形式就顯得很不經濟。

用例[编辑]

合文是古文字共見的現象,唯甲骨文特別多。兩字合文的方式有兩種,一種是左右相合,如:

  • 大甲 祖丁 祖乙 十五 七月 等等;

一種是上下相合,如:

  • 十牢 小牢 五十 二百 八月 等等。

若是三字合文,則或先上下相合,或左右右相合,然後再與第三字相合,如:

  • 十二月 十三月 七十人 中母己 辛亥貞 翌日庚 上下 等等。

方言[编辑]

Biángbiáng面的“biang”字

有部分應用於方言裡的合文,發展成單音節字而被保留和廣泛應用,比如說「甭」原是北方方言「不用」的合文,後連讀成béng一個音節;「覅」原是吳語「勿要」的合文,後連讀成fiào(國際音標:[viɔ])一個音節。又如潮州話中「」是「不是」的合文,後連讀「唔」(m6)和「是」(si6)成mi6;「𠁞」、「𠀾」、「𣍐」是「不会」、「勿會」的合文,後連讀「唔」(m6)和「會」(oi6)成bhoi6;「」、「」是「不畏」、「勿畏」的合文,後連讀「唔」(m6)和「畏」(uin6)成mui3

參見[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