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明會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道明會
Ordo Praedicatorum
Seal of the Dominican Order.png
简称 OP
口號 Laudare, Benedicere, Praedicare
创立时间 1216年12月22日
性质 獻身生活會
总部 意大利羅馬 聖撒比納聖殿
會員數 5,826(包括4,355神職人員)[1]
创始人 聖道明
總會長 Bruno Cadoré
隸屬 天主教
網站 op.org

道明會拉丁语Ordo Dominicanorum),又譯為多明我会,正式名稱為“宣道兄弟会”(拉丁语Ordo Praedicatorum,簡稱O.P.)是天主教托钵修会的主要派别之一。会士均披黑色斗篷,因此被称为“黑衣修士”,以区别于方济会的“灰衣修士”和聖衣會的“白衣修士”。道明会強調圣母玛利亚亲授之《玫瑰经》,并加以推广,現今已是天主教徒最普遍传诵之经文。

歷史進程[编辑]

道明會的歷史可大約分為三個時期:

  • 中世紀的奠基至十六世紀初
  • 現代至法國大革命;
  • 當代至今

中世紀[编辑]

1215年西班牙人道明·古斯曼(Domingo de Guzman)创于法国南部的普卢叶(Prouille 或譯普義)。他自己本身是個博學多識的聖職人員,當時奉派到法國東南部的普羅旺斯去對付卡特里派作反宣傳。在他去之前,已經有好幾批人前往該地處理這個異端問題,但都沒有成功。聖道明發現無法成功的原因在於前往的人本身,當處理者帶著過多複雜又鋪張的宗教禮儀跟權威的方式,處理民間百姓所面對的問題時,民眾與處理者格格不入。在這過程當中,他體會到必須培養一些能向人民講道、受過良好教育的聖職人員的需要,必須建立一種更簡單、與初代教會使徒類似的體制,故成立道明會,特別訓練能言善辯的教師與傳教士。

道明會同時是中世紀托缽僧第二個大團體,他們自稱為主的看守犬,立志走遍歐洲去撲滅異端與無知。[2] [3] 注重讲道与神哲学,故名宣道兄弟会 (Ordo Prædicatorum,缩写为 O.P.)。

道明會於一二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及一二一七年一月被教宗何諾三世於Religiosam Vitam 及Nos Attendentes 內書面批准成立。一二一七年一月二十一日何諾三世發表Gratiarum Omnium Largitori 詔書[4]確認會祖聖道明之追隨者作為一獻身研讀及獲授權宣講的修會,在此之前宣講之權力僅限於地方教長。[5]

修會會規以奧斯定會規(法语:La règle de Saint-Augustin)為基礎,會規接近奧斯定會方濟各會,也有設立女修會和世俗教徒的第三會,主要是在城市的中上階層傳教。拥有著名学者大阿尔伯特托马斯·阿奎那。受教宗委派,主持宗教裁判所,參與鎮壓卡特里派。道明會特別提倡學術討論,傳播經院哲學,獎勵學術研究。當時在歐洲的許多大學裡,都有該會會士任教。[6]

改革至法國大革命[编辑]

這時期初有不少傑出之會士為傳教而勇創新世界和新大陸,例如Bartolomé de Las Casas (c.1484-1566),他因目睹美洲的原住民(即印第安人)被西班牙之殖民統治者所施之殘酷折磨和種族滅絕而感到悲痛和忿慨,Bartolomé 神父後來因他致力捍衛美洲原住民的人權及文化而成名。

雖然沒有成功,但踏遍幾乎所有葡萄牙王國在亞洲殖民地的 Gaspar da Cruz (c.1520–1570) 或許是最早在柬埔寨宣講基督福音的傳教士,他之後在廣州的傳教也因受限制而沒有成功,最後回到葡萄牙,在一五六九至一五七零年間出版了一本關於中國的書[7]

這個時期跨越宗教改革法國大革命前後約三個世紀。基督新教誓反教的出現及發展使修會六、七個會省及數百個會院倒閉,但新大陸的發現使修會的發展有一個新的活動空間及機會。

修會於十八世紀多次嘗試改革,但多徒勞無功,及後法國大革命摧毀了在法國的所有會省,修會趋于衰弱。

十九世紀至今[编辑]

道明會當代史始於在舊世界和新世界的幾個國家革命摧毁修會後在不同會省之復興,其時約為十九世紀之初。

分支[编辑]

道明會大家庭包括聖職會士、輔理修士、修女、俗世會的成員以及兄弟會的神父和平信徒。詳見基礎會憲第九條。[8]

格言[编辑]

  • Laudare, Benedicere, Praedicare
    讚美,感恩,宣講--節錄自道明會彌撒經文
  • Veritas
    真理
  • Contemplare et Contemplata Aliis Tradere[9]
    默觀所得,分享與人--詳見聖多瑪斯神學大全》第二集第二部179-188題[10]

在华传教[编辑]

1631年1月2日或3日,西班牙背景的道明会梵高·高奇神父(Ange Cocchi)从西班牙殖民地菲律宾抵达中国福建北部的福安,正式开始对中國传教,在顶头村得到大批信徒,并建造了教堂。高奇神父于1633年去世,接替他的是充满激情、毫不妥协的黎玉范神父(Juan Bautista Morales或Jean—Baptiste Moralès, 1597-1664)。1645年黎玉范特意赶到罗马向教廷报告,指责葡萄牙背景的耶稣会宽容中国信徒祭祖、尊孔,引发了旷日持久的中國礼仪之争

1650年,来自福建的中国教徒罗文藻在马尼拉就加入道明会。后来他在1674年被教皇克雷芒特十世委任为南京代牧区宗座代牧。

1696年,在閩成立獨立的監牧區。在该省的傳教中心有:福安頂頭穆陽羅源福寧福州廈門延平等地。信徒不仅人数众多,而且十分虔诚。

1707年,罗马教廷将福建传教区交给道明会,耶稣会撤离福州。

道明會在華語區的活動范围一直局限于台灣以及福建地區。在福建曾经建立了福州厦门福宁霞浦)、建瓯汀州等教区。位于福州仓山区泛船浦规模宏大的主教座堂也称为福州圣多明我主教座堂

羅文藻(出生已無考,約1611至1616年間於福建省福安縣羅家巷村出生,1691年2月27日,清康熙三十年辛未正月三十,逝世於江蘇南京)是天主教首位中國籍神父和主教。明末清初人,字汝鼎,號我存。拉丁名為Gregorio Lopez。1633年同會傳教士黎玉范神父(P.Juan B.Morales)和方濟會利安當神父(Antonio de Santa Maria Caballero,OFM,1602-1669)到福安,當時羅文藻已是教會的望教者了。也就是約1633至1634期間,利安當神父給羅文藻付了洗。為了紀念其修會省名「聖額我略省」,便以「額我略」作了羅文藻的聖名。當時羅約18歲到24歲間。之後羅追隨利作傳道員,赴南京受阻,又返回福建。1636年隨利到台灣宣教,1637年6月20日與雅蘭達(P.Gaspar Alenda)和馬若望(P.Juan de San Marcos)兩神父從福建出發前往北京,在那裡湯若望有意動他們到朝鮮傳教,但正逢當時北京教難,3人被押解回福安,還在寧德被扣留23天,最後被充軍到澳門。1639年中國各省發生教難,羅隨利安當轉往菲律賓馬尼拉。經歷過明朝滅亡,清軍入關的戰亂,1650年羅在馬尼拉加入道明會。後至1652年其間往返於中國和菲律賓協助教務,並在馬尼拉聖多瑪斯學院攻讀神學、哲學。1654年5月29日至6月30日陸續領受了剪髮禮、四小品、五品和六品,並於同年7月4日由馬尼拉的鮑布來德主教祝聖為司鐸。翌年,返回福建老家。 1664年(清康熙三年)楊光先發動教難,翌年,全國數十位西洋傳教士受禁於廣州,只有羅文藻神父一人行動自由。因此1665年後3年間羅文藻獨撐掌起了全國的教務,行走於福建、浙江、江西、廣東、山西、河北、山東、江蘇、安徽、湖南、四川諸省。授洗成年人約五千,功績卓著。由當時的安南、澳門、菲律賓等各地主教、神父上書教宗,推薦羅文藻為主教。1673年7月30日教廷傳信部開了次關於中國的特別會議,其內容就是決定關於羅文藻、額我略是否應當列為宗座代牧。同年10月2日又舉行另一次會議,最後的決議為請求教宗任命中國籍道明會士羅額我略為主教,委派其為直接屬於聖座的代牧。1674年1月4日教宗克勉十世委任羅文藻為南京代牧,兼掌河北、河南、陝西、山東、山西以及朝鮮半島的教務。 並送主教胸配十字架、主教權戒以示對羅神父之愛護。 在委任之初,羅神父謙辭,以至於1677年初原定是該去暹羅接受祝聖的時候,卻寄推辭信給中國和暹羅主教托其轉呈教宗。但由於航路阻隔,上述主教們的回信始終無法到福安。但最終辭呈未獲得教廷的批准,但祝聖因受種種原因變得越來越艱難。1679年教宗諾森十一世再次表明聖座的旨意,此時羅神父已接受委任,但又因教宗的任命狀遲遲不到而再延誤。1685年方濟會的伊大任主教(Bernardinus della Chiesa)來華,同年的4月8日羅神父於廣州獲得祝聖。

已知與之相關的機構[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會長為二零一六年七月博洛尼亞的總會議所為之會務報告 The relatio on the state of the Order to the General Chapter of Bologna in July 2016 by Brother Bruno Cadoré o.p.
  2. ^ 陶理,《基督教兩千年史》,李伯明、林牧野合譯, (香港:海天書樓,2001),271。
  3. ^ 梁家麟,《基督教會史略-改變教會的十人十事》,(香港:更新資源(香港)有限公司,1998),158-159。
  4. ^ 道明會。何謂禧年? (2015) http://www.op.org/en/jubilee/what-is-the-jubilee [Accessed 21 Feb, 2016]
  5. ^ J.-P. Renard, La formation et la désignation des prédicateurs au debut de l'Ordre des Prêcheurs, Freiburg, 1977.
  6. ^ 雷士理 編著,《基督教圖文百科1000問》,(中國:陝西師範大學出版社,2008),233-234。
  7. ^ Lach, Donald F., Asia in the making of Europe, Volume I, Book Two,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742–743, 1965 
  8. ^ http://www.op.org/sites/www.op.org/files/public/documents/fichier/lcoenglish2012.pdf
  9. ^ http://dhspriory.org/thomas/summa/SS.html#TOC13
  10. ^ http://summatheologiae.studium-piusx.org/index.html

延伸閱讀[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


其他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