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聯邦儲備系統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已重新導向自 聯儲局
跳到: 導覽搜尋
聯邦儲備系統
Federal Reserve System
聯儲徽章 聯儲旗幟
聯儲徽章 聯儲旗幟
總部 美國華盛頓特區愛扣斯大廈
成立 1913年12月23日​(103年前)​(1913-12-23
主席 珍納特·耶倫
管理主體 美利堅合眾國
貨幣 美元
ISO 4217貨幣代碼 USD
存款準備金比率 0至10%
基本借貸利率 0.15%至1.25%[1]
利率目標 0.5%至0.75%[1]
基本存款利率 0.25%
超額準備金利率?
網站 www.FederalReserve.gov

聯邦儲備系統英語:Federal Reserve System,簡稱Fed美聯儲聯準會)是美國中央銀行體系,依據美國國會通過的1913年《聯邦準備法案》而創設,以避免再度發生類似1907年的銀行危機。整個系統包括聯邦準備系統理事會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聯邦準備銀行、約三千家會員銀行、及3個諮詢委員會(Advisory Councils)。

歷史[編輯]

愛扣斯大廈(總部大樓)南側

美國最早具有中央銀行職能的機構是1791年批准的美國第一銀行美國第二銀行。1837年至1862年間的「自由銀行時代」美國並沒有正式的中央銀行,而自1862年至1913年間,一個私營的國家銀行系統(J.P摩根公司)行使著這項功能。 美聯儲是由美國國會在通過歐文-格拉斯法案Owen-Glass Act,又稱聯邦儲備法案)的基礎上建立的,由伍德羅·韋爾遜總統於1913年12月23日簽字。

角色及責任[編輯]

美聯儲旗幟

美聯儲的主要任務是:

  • 在沒有金/貨幣本位下製造貨幣
  • 管理及規範銀行業
  • 通過買入及售出美國國債來執行貨幣政策
  • 維持一個堅挺的支付系統
    • 美聯儲不能發行美國國債

其他任務包括:

  • 經濟教育
  • 社會超越,例如保持最高就業率
  • 經濟研究,例如統計待業率

體系結構[編輯]

組織機構圖

美聯儲的組織結構設計是全世界最複雜的,這是因為其制度設計的初衷是為了使美聯儲能夠保持一定獨立性,不為個別集團控制,能夠相對公正地代表各個地區的利益集團的利益。

美聯儲1913年遵照「聯邦儲備法案」建立,後者「建立了一個新的中央銀行系統用以增加國家金融系統的靈活性和實力」。這個立法提供了一個包括十二個地區性儲備銀行和七個成員的管理委員會的系統。儲備銀行1914年11月開始營業。國會製造美聯儲紙幣並以彈性貨幣補給供應整個國家。紙幣發行給儲備銀行並後續傳輸到其它銀行機構且與社會需要保持一致。

美聯儲由以下幾個部分組成:

聯邦儲備委員會[編輯]

基本結構:

  • 由七名委員組成,其成員由美國總統提名,參議院批准。為了防止總統操控聯儲,委員任期長達14年,且原則上不允許連任,然而在實際操作中,聯儲委員經常在任期滿之前就自動辭職,並由總統再次提名、參議院批准而獲得實際連任。
  • 七名委員中,由總統任命一名主席,主席任期四年,可以連任。一旦某屆主席被免職,他必須同時退出七人委員會,這樣規定是為了避免前任主席出於政治考量或私人利益而憑藉自己在聯儲中的影響力架空新任主席。

基本職權:

  • 全權決定成員商業銀行的「存款準備金率」;
  • 對12家聯儲分行提出的「貼現率」加以審核,並全權決定是否批准;
  • 向每家聯儲分行委派三名丙類(Class C)董事,參與分行決策;
  • 七名委員是公開市場委員會的常任委員;由於公開市場委員會只有12名委員,故此該七名委員的意見對公開市場委員會的決策有決定性影響。

現任美國聯邦儲備管理委員會委員為:

  • 主席  珍納特·耶倫Janet L. Yellen),主席任期至2018年10月4日。於2010年10月接受提名,委員任期至2024年1月31日;
  • 副主席 斯坦利·費希爾Stanley Fischer),副主席任期至2018年6月12日。於2014年5月28日接受提名,委員任期至2020年1月31日;
  • 委員  丹尼爾·塔魯洛Daniel K. Tarullo),於2009年1月28日接受提名,委員任期至2022年1月31日;
  • 委員  哲羅姆·鮑威爾Jerome H. Powell),前一任期於2012年5月25日接受提名。2014年6月16日接受再提名,委員任期至2028年1月31日。
  • 委員  莉奧·布蘭納德Lael Brainard),於2014年6月16日接受提名,委員任期至2026年1月31日。
  • 委員  空席
  • 委員  空席

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編輯]

如前所述,公開市場委員會由12名委員組成,7名聯儲委員和紐約聯邦儲備銀行行長佔8個席位,另外4個席位則由其餘11家聯邦儲備銀行的行長輪流擔任。公開市場委員會決議和執行公開市場操作,是聯儲體系中最重要的部門,每年要開八次會議,每六周一次。

2016年的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委員為:

候補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委員為:

聯邦儲備銀行分行(Federal Reserve District Bank)[編輯]

聯邦儲備區域
12個地區聯邦儲備銀行分佈圖

美國設有12個聯邦儲備區。每區各有一個聯邦儲備銀行,並可在本儲備區的其它城市設立分支機構。

12個聯邦儲備區對應的聯邦儲備銀行的所在城市,分別為:波士頓紐約費城克利夫蘭里士滿亞特蘭大芝加哥聖路易斯明尼阿波利斯堪薩斯城達拉斯三藩市

資產最多的三家分別為紐約、芝加哥、三藩市聯邦儲備銀行。其合計資產占聯邦儲備體系資產的50%以上。紐約聯邦儲備銀行的資產占聯邦儲備體系資產的30%以上,成為最重要的聯邦儲備銀行。(至2005年底)[2]

聯邦儲備銀行是准公共機構。在儲備區內,具備聯邦儲備體系成員資格的私人商業銀行,可以購買所在儲備區聯邦儲備銀行的股票。法律規定其收益不得高於年率6%。

設9個董事席位。其中,6席由本儲備區的聯邦儲備體系成員銀行選舉產生,3席由聯邦儲備理事會任命。董事會任命行長及其他官員。

其董事分為三類。由成員銀行選舉的6位中,3位是職業銀行家,另3位是來自工業、勞工界、農業或消費部門的著名人士。理事會任命的3位代表公眾利益,不可是銀行官員、僱員或股東。以此保證董事會能夠代表美國各界公眾的利益。[3]

主要職責:支票清算;發行貨幣;收回破損貨幣;管理和發放本儲備區內銀行的貼現貸款;評估有關銀行合併和擴展業務的申請;充當工商界與聯邦儲備體系之間的中介;檢查銀行持股公司和州註冊的成員銀行;搜集地方商業狀況數據;組織經濟學家研究與貨幣政策有關的課題。

成員銀行[編輯]

所有國民銀行(National Banks,在通貨監理署註冊的商業銀行),都必須是美聯儲的成員銀行。而在各州註冊的商業銀行則可以選擇加入。

國會於1980年通過《存款機構放鬆管制和貨幣控制法》。使美國的存款機構在1987年後都必須在聯邦儲備銀行存款,作為準備金。相應地,所有存款機構都享有美聯儲提供的貼現貸款和支票清算等各種便利。[4]

政府影響[編輯]

作為美國的中央銀行,美聯儲從美國國會獲得權利。它被看作是獨立的中央銀行因其決議無需獲得美國總統或者立法機關的任何高層的批准,它不接受美國國會的撥款,其成員任期也跨越多屆總統及國會任期。其財政獨立是由其巨大的盈利保證的,主要歸功於其對政府公債的所有權。它每年向政府返還幾十億元。當然,美聯儲服從於美國國會的監督,後者定期觀察其活動並通過法令來改變其職能。同時,美聯儲必須在政府建立的經濟和金融政策的總體框架下工作。但是美國國會審計單位GAO對Fed 的審計是有限的,很多部分依然不在GAO審計之列,2012年8月Fed 開始公佈的每季財報依然未經過審計。

利率[編輯]

自1954年來聯邦基金利率圖解

聯邦基金利率是美聯儲執行其貨幣政策的重要手段,其它次要手段包括調整商業銀行存款準備金率公開市場操作和調整貼現率等。聯邦基金利率是一個銀行互相支付過夜借款利息的利率,其交替影響著最低貸款利率,通常最低貸款利率高於聯邦基金利率大約3個百分點。最低貸款利率是銀行向其最好客戶提供貸款的利率。

低利率通過降低借貸成本來刺激經濟活性,使顧客和企業採購和建設更加輕鬆。高利率通過增加借貸成本來放慢經濟發展。(詳見貨幣政策

美聯儲通常每次調整聯邦基金利率0.25或0.50個百分點。從2001年初到2003年中,美聯儲13次降低利率,從6.25%一直到1.00%,以應付不景氣。2002年11月,利率被降至1.75,許多利率都低於通貨膨脹率。2003年6月25日,聯邦基金利率被降至1.00%,自1958年來的最低值,當時的過夜利率平均為0.68%。從2004年6月末開始,美聯儲開始提升目標利率以回應對過於活躍的經濟帶來的日益增長的通貨膨脹的可能的關心。例如2004年12月,利率隨着一系列的微小提升而到了2.25%。

貨幣發放和部分準備金銀行制度[編輯]

貨幣發放:通過商業和中心銀行規範經濟體的貨幣發放。

部分準備金銀行制度:銀行只保留部分存款以滿足支出,而將其餘的借出獲取利息收益用以支付存款人利息及使銀行所有者獲取收益的常見銀行實踐。

批評[編輯]

對美聯儲的總體上的批評包括對中央銀行系統本身的批判,例如其對銀行業的聯盟操作及發行貨幣的壟斷。對其具體的批判包括其非法獲利及引發通貨膨脹

爭議[編輯]

美聯儲紐約銀行是美聯儲系統的實際控制者,它在1914年5月19日向貨幣審計署Comptrollerofthe Currency)報備的文件上記錄着股份發行總數為203,053股,其中:洛克菲勒庫恩雷波公司所控制下的紐約城市國家銀行National City Bank of New York),即花旗銀行前身,擁有最多的股份,持有300,00股;JP摩根第一國家銀行First National Bank)擁有15,000股;當這兩家公司在1955年合併成花旗銀行後,它擁有美聯儲紐約銀行近四分之一的股份。 保羅‧沃伯格紐約國家商業銀行National Bankof Commerceof New York City)擁有21,000股;羅斯柴爾德家族擔任董事的漢諾威銀行Hanover Bank)擁有10,200股;大通銀行Chase National Bank)擁有6,000股;漢華銀行Chemical Bank)擁有6,000股;這六家銀行共持有40%š„美聯儲紐約銀行股份,到1983年,他們總共擁有53š„%股份。經過調整後,他們的持股比例是:花旗銀行15%Œ大通曼哈頓14%Œ摩根信託Morgan Guaranty Trust)9%Œ漢諾威製造Manufacturers Hanover)7%Œ漢華銀行Chemical Bank)8€‚%。

美聯儲紐約銀行註冊資本金為一億四千叄百萬美元,上述這些銀行究竟是否支付了這筆錢仍然是個謎。有些歷史學家認為他們只付了一半現金,另一些歷史學家則認為他們根本沒出任何現金,而僅僅是用支票支付,而在他們自己所擁有的美聯儲的賬戶上只是幾個數字的變動而已,美聯儲的運作其實就是「以紙張做抵押發行紙張」。難怪有的歷史學家譏諷聯邦儲備銀行系統既不是聯邦,又沒有儲備,也不是銀行。

1978年6月15日,美國參議院政府事務委員會(Government Affairs)發佈了美國主要公司的利益互鎖問題的報告,該報告顯示,上述銀行在美國130家最主要公司裏擁有470個董事位置,平均每個主要公司裏有3.6個董事位置屬於銀行家們。

其中,花旗銀行控制了97個董事席位;JP摩根公司控制了99個;漢華銀行控制了96個;大通曼哈頓控制了89個;漢諾威銀行控制了89個。

1914年9月3日,紐約時報在美聯儲出售股份的時候,公佈了主要銀行的股份構成:紐約城市國家銀行發行了250,000股票,占士.洛克菲勒擁有47,498股;JP摩根公司14,500股;威廉‧洛克菲勒10,000股;約翰‧洛克菲勒1,750股

紐約國家商業銀行發行了250,000股票,佐治‧碧加擁有10,000股;JP摩根公司7,800股;瑪麗‧哈里曼5,650股;保羅‧沃伯格3,000股;雅各布‧謝夫1,000股,小JP摩根1,000股。 大通銀行佐治‧碧加擁有13,408股。漢諾威銀行占士.洛克菲勒擁有4,000股;威廉‧洛克菲勒1,540股。

指控[編輯]

  • 美國總統伍德羅·韋爾遜:「一個偉大的工業國家被信用系統牢牢的控制著,這個信用系統高度的集中,這個國家的發展和我們所有的(經濟)活動完全掌握在少數人手中。我們已經陷於最糟糕的統治之下,一種世界上最完全、最徹底的控制。政府不再有自由的意見,不再擁有司法定罪權,不再是那個多數選民選擇的政府,而是在極少數擁有支配權的人意見和強迫之下(運作)的政府。這個國家的很多工商業人士都畏懼著某種東西。他們知道這種看不見的權力是如此的有組織、如此的悄然無形、如此的無孔不入、如此的互鎖在一起、如此的徹底和全面,以至於他們不敢公開去譴責這種權力![5]
  • 參議員貝利·高華德:「絕大多數美國人並不真正理解國際放貸者的運作方式。美聯儲的賬目從來就沒有被審計過。它完全運作在國會控制的範圍之外,它操縱着美國的信用(供應)[6]。」(1979年1月1日,《問心無愧:美國參議員的個人和政治回憶錄》第282頁)
  • 眾議員查理斯·林德柏格英語Charles August Lindbergh:「為了製造高價格,美聯儲只需要降低利率,來擴張信用和造就一個繁榮的股市。 當工商業已經習慣了這樣的利率環境之後,美聯儲又將通過任意提高利息來中止這種繁榮。這個系統是私有的,它運作的全部目的就是利用別人的金錢來獲得最大可能的利潤。他們事先知道什麼時候製造恐慌來創造對他們最有利的情況。他們同樣知道什麼時候停止恐慌。當他們控制了金融的時候,通貨膨脹和通貨緊縮對他們的目的同樣有效率[7]。」
  • 眾議員路易·麥克法登英語Louis Thomas McFadden:「美聯儲是世界上最為腐敗的機構之一。所有能聽見我講話(國會演講)的人, 沒有一個人不知道我們的國家實際上是被國際銀行家統治著。 有些人以為美聯儲銀行是美國政府的機構。它們(美聯儲銀行)不是政府機構。 它們是私有的信貸壟斷者,美聯儲為了它們自己和外國騙子的利益盤剝著美國人民[8]。」(1932年6月10日,美國國會記錄12595-12603)
  • 眾議員賴特·派特曼英語Wright Patman:「在今天的美國,我們實際上有兩個政府。我們有合乎憲法組成的政府,我們還有一個聯邦準備理事會,它是獨立、不受控制和不配合協調的政府,操縱憲法以保留給它私有的貨幣權力。這個私人寡頭政府創造我們的資金,規定流通金額,調整我們的貸款利率,這代表什麼?代表它可以控制我們的政府、經濟和福利水準。美聯儲應該被廢除,將職能交還給財政部,將貨幣發行權交還給美國政府,這樣才能阻止美國政策無止境的從私人銀行和外國借款,我們和我們的子孫們不必償還破產的國債,我們的美元也不會一直膨脹下去[9]。」
  • 眾議員榮·保羅:「許多年來,我的立場都不變,聯邦儲備系統是一個危險的組織,因為它製造經濟泡沫。世上從未有過一個像美聯儲那樣強大的中央銀行,如果沒有它,我們這個國家的日子會好過的多。不論是從倫理上的、經濟上的、以及憲法上的角度來看,我都認為美聯儲沒有存在的權力,而且它對我們極度危險。今天,儘管我的立場是廢除聯邦儲備系統,但我並不贊成在一兩天內就關閉美聯儲。不過,我確實相信,如果我們繼續這樣揮霍下去、繼續舉債、繼續膨脹我們的通貨、繼續對貨幣進行監管,那這個貨幣體系會拖垮這個政府和其他許多事物。事情會變得更糟糕,直到這個體系整個崩潰。今天,美聯儲任意的在印鈔票,在犯下詐騙和製造假幣的罪行。如果一個私人組織這樣做,他們會因犯下詐騙罪而被送進監獄[10]。」
  • 1991-1992年度美國聯邦預算案,第七章,第10頁:「聯邦儲備系統不是政府的一部分[11]。」

歷任美聯儲主席列表[編輯]

列表中不同的背景顏色表示了各個主席所屬的不同政黨。

任數 姓名 肖像 就任日期 離任日期 政黨 宗教 先前職位
1 Charles S. Hamlin Charles Hamlin-headshot.jpg 1914年8月10日 1916年8月19日
2 William P. G. Harding William P.G. Harding-headshot.jpg 1916年8月10日 1922年8月9日
3 Daniel R. Crissinger Daniel R. Crissinger cropped.jpg 1923年5月1日 1927年9月15日 民主黨
4 Roy A. Young 1927年9月4日 1930年8月31日
5 尤金·I·邁耶 EugeneMeyer.jpg 1930年9月16日 1933年5月10日 美國金融家
6 尤金·R·布萊克 1933年5月9日 1934年8月15日 美國某銀行家、商人
7 馬里納·斯托達德·埃克爾斯 1934年11月15日 1948年2月3日 摩門 美國某銀行家、商人
8 Thomas B. McCabe 1948年4月15日 1951年3月31日
9 William McChesney Martin 1951年4月2日 1970年2月1日 民主黨 Head of Export-Import Bank of the United States
10 Arthur F. Burns 1970年2月1日 1978年3月8日 美國經濟研究所局長
11 G. William Miller 1978年8月8日 1979年8月6日 民主黨
12 保羅·沃爾克 Paulvolcker.jpg 1979年8月7日 1987年8月10日 民主黨 紐約州聯邦準備銀行總裁(1975–1979)
13 亞倫·格林斯潘 Alan Greenspan color photo portrait.jpg 1987年8月11日 2006年1月31日 無黨籍 美國猶太人 美國鋁業公司董事會成員(1980年代中)
14 本·伯南克 Ben Bernanke official portrait.jpg 2006年2月1日 2014年2月3日 無黨籍 美國猶太人 美國總統經濟顧問委員會主席(2005年-2006年)
15 珍納特·耶倫 Janet yellen.jpg 2014年2月3日 現任 民主黨 美國猶太人 美國聯邦儲備管理委員會副主席

參考文獻[編輯]

  1. ^ 1.0 1.1 The Federal Reserve Bank Discount Window & Payment System Risk Website.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07-05). 
  2. ^ 美Frederic S.Mishkin著,錢煒青高峰譯,貨幣金融學版8,北京,清華大學出版社,2009,頁279,ISBN 978-7-302-20915-7,簡中
  3. ^ 美Frederic S.Mishkin著,錢煒青高峰譯,貨幣金融學版8,北京,清華大學出版社,2009,頁280,ISBN 978-7-302-20915-7,簡中
  4. ^ 美Frederic S.Mishkin著,錢煒青高峰譯,貨幣金融學版8,北京,清華大學出版社,2009,頁282,ISBN 978-7-302-20915-7,簡中
  5. ^ Wilcock, David. The Synchronicity Key:the hidden intelligence guiding the universe and you. 橡實文化. 2014-05-29: 第65頁. ISBN 978-9866362880 (英語). 
  6. ^ C. Martins R. Utopia or Death. LuLu. 2012-01-02: 第51–52頁. ISBN 978-1105122637 (英語). 
  7. ^ Chris Diamond. Money Masters. Digital Publishing Group. 2015-03-26: 第18頁. ISBN 978-1310833052 (英語). 
  8. ^ Ken Bowers. Hiding In Plain Sight. Bonneville Books. 2001-12-01: 第35頁. ISBN 978-1555174989 (英語). 
  9. ^ Divine39 Allah. The Culture Is I-God I & II. LuLu. 2010-08-07: 第190頁. ISBN 978-0557596850 (英語). 
  10. ^ Audit the Federal Reserve. Ron Paul .com. [2017-04-14] (英語). 
  11. ^ Dr B. Smart Money: What Is It. . . . Where To Find It. . . . And How To Make Money With It. iUniverse. 2012-12-05: 第33頁. ISBN 978-1475911503 (英語). 

外部連結[編輯]

歷史
其他

參見[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