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綱五常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三綱指三種儒家認定的人道關係的原則:孝、忠、貞。

五常指五種儒家認定的人倫關係的原則:

三綱與五常之間是不可分離的。 三綱五常綱常)是中國儒家倫理文化中的架構。源起於先王之學,經思孟五行闡發,歷漢朝,盛於三代。

韓非子·忠孝》首次提出,「臣事君,子事父,妻事夫,三者順,天下治;三者逆,天下亂。」三綱、五常來源於西漢董仲舒的《春秋繁露》一書,相關思想基礎上溯至孔子[來源請求]何晏在《論語·為政》:「因於禮,所損益可知也」中集解:「馬融曰:『所因,謂三綱五常也。」這種名教(名份與教化)觀念是儒家政治思想的重要組成,即通過上定名份來教化天下,以維護社會的倫理綱常、政治制度。

三綱之觀念亦存於法家,《韓非子》中講:「臣事君,子事父,妻事夫。」

漢武帝董仲舒關係出發,根據「卑」思想,明辨了三綱五常,稱「惟天子受命於天,天下受命於天子」,又循「陰陽五行說」,確立了「綱常」理論,曰:「天數右陽而不右陰」又說:「君臣父子夫婦之義皆取諸陰陽之道,君為陽,臣為陰;父為陽,子為陰;夫為陽,婦為陰。」後漢章帝召開白虎觀會議,定「三綱」之說。《白虎通義·三綱六紀》稱「三綱者何﹖……君為臣綱﹑夫為妻綱﹑父為子綱。」

隋代王通宋代朱熹均聯用過三綱五常。朱熹提出「存天理,滅人慾」,「人慾」即指一切違背三綱五常的動機與行為。朱熹認為:「宇宙之間一理而已。天得之而為天,地得之而為地,而凡生於天地之間者,又各得之以為性;其張之為三綱,其紀之為五常,蓋皆此理之流行,無所適而不在。若其消息盈虛,循環不已,則自未始有物之前,以至人消物盡之後,終則復始,始復有終,又未嘗有頃刻之或停也。」[1]三綱五常本指天理人事的應對進退,後為專制主義巧取為封建「道統」,甚至在不明事理的鄉愿下導致「禮教殺人」,此原非聖賢的本願。

《大學》的三綱八目[編輯]

三綱:明德,親民,止於至善。

八目:格物、致知、誠意、正心、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

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 知止而後有定;定而後能靜;靜而後能安;安而後能慮;慮而後能得。物有本末,事有終始。知所先後,則近道矣。 古之欲明明德於天下者,先治其國;欲治其國者,先齊其家;欲齊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誠其意;欲誠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 物格而後知至;知至而後意誠;意誠而後心正;心正而後身 修;身修而後家齊;家齊而後國治;國治而後天下平。自天子以至於庶人,壹是皆以修身為本。其本亂而未治者 否矣。其所厚者薄,而其所薄者厚,未之有也

五倫[編輯]

五倫是中國傳統儒家理論原則之一。「」是指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是指該遵守的原則。所謂五倫即是:「父子有親,夫婦有別,君臣有義,長幼有序,朋友有信。」[2]這五個關係,重要程度依次遞減,不同的典籍裡,所記載的順序並不相同。[3]

影響[編輯]

三綱五常既有儒家的觀念,也有法家觀念。東漢馬融將「三綱」同「五常」相提並論,合稱為「三綱五常」,造成了人們對孔孟之道的誤解。孔子從沒要求「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4],孔子有言:「君使臣以,臣事君以[5],「士有爭友,則身不離於令名;父有爭子,則身不陷於不義。故當不義,則子不可以不爭於父,臣不可以不爭於君。故當不義,則爭之,從父之令,又焉得為孝乎?」[6]孟子則更進一步闡述:「君之視臣如手足,則臣視君如腹心;君之視臣如犬馬,則臣視君如國人;君之視臣如土芥,則臣視君如寇讎。」[7]

注釋[編輯]

  1. ^ 朱文公文集》卷十七,《讀大紀
  2. ^ http://new.jingzong.org/Category_206/Index.aspx 《淨土大經解演義》
  3. ^ 五倫#記載五倫的典籍
  4. ^ 「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是習語,今日很難找到典自何處。但有不少類似的名言,如:
    • 魏禧說:「父母欲以非禮殺子,子不當怨。蓋我本無身,因父母而後有;殺之不過與未生一樣。
    • 西遊記》中,豬悟能就對唐僧說過,「師父,你是怎的起哩?專把別人棺材抬在自家家裡哭!不要煩惱!常言道:『君教臣死,臣不死不忠;父教子亡,子不亡不孝。』」
    • 明朝小說家許仲琳在《封神演義》第二十二回「西伯侯文王吐子」寫道:文王聽而不悅曰:「孤以二卿為忠義之士,西土賴之以安,今日出不忠之言,是先自處於不赦之地,而尚敢言報怨滅讎之語!天子乃萬國之元首,縱君有過,臣且不敢言,尚敢正君之過。縱父有失,子亦不敢語,況敢正父之失。所以『君叫臣死,不敢不死;父叫子亡,不敢不亡。』為人臣子,先以忠孝為首,而敢以直忤君父哉。昌因直諫於君,君故囚昌於羑里,雖有七載之困苦,是吾愆尤,怎敢怨君,歸善於己。古語有云;『君子見難而不避,惟天命是從。』今昌感皇上之恩,爵賜文王,榮歸西土,孤正當早晚祈祝當今,但願八方寧息兵燹,萬民安阜樂業,方是為人臣之道。從今二卿切不可逆理悖倫,遺譏萬世,豈仁人君子之所言也!」
  5. ^ 論語·八佾》
  6. ^ 孝經·諫諍》
  7. ^ 孟子·離婁下》第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