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世之學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經世之學,指中國儒學中講求治國利民之道的學問,興起於明末清初和晚清。

內容[编辑]

經世之學即治國之道,治民之術,廣義而言,一切以治國治民、經世致用為宗旨的學問,都是經世之學[1]。具體來說,包括政務、財政、教育、科舉、禮制、刑法、工程、屯田、水利、鹽政、軍事、天文、地理、農田等實務,既講求施政功效,又謹守儒家以民為本、為民立政的信念[2]

經世之學也著重史學,提出「史學經世」之說,要把歷史經驗用於現實[3]。另一方面,經世之學反對理學家的虛談,反對空談心性,也反對瑣碎無用的考據[4]

發展[编辑]

明末清初[编辑]

從16世紀開始,士人廣泛以「經世」一詞指治國之術。[5]馮應京的《皇明經世實用編》28卷開創先河,收錄大批案例、檔案、政論。當時地方志也收集檔案、文章以助治民。明末東林黨開闢經世的風氣,議論時政,批評官員,自此經世思想傳遍士林。陳仁錫受東林改革精神影響,編訂《八編經世類纂》225卷及《皇明世法錄》92卷,反映當時政治弊病。[6]1638年,陳子龍也編成《皇明經世文編》504卷,搜羅明代大臣奏疏3000多篇,反映有明一朝的治亂事跡與制度演變,補救弊病。[7]

明末清初時,經世成為士大夫的共識,顧炎武李顒黃宗羲王夫之等大儒都注重經世致用。李顒編《時務急策》一書,列舉自南宋以來的經世著作,包括屯田、水利、鹽政、武備等多種實務。而顧炎武撰有《日知錄》、《天下郡國利病書》、《肇域志》等經世著作。黃宗羲則寫成《明夷待訪錄》評論政治制度。[8]清代初年的顏李學派更強調實用,特別著重「禮、樂、兵、農」四大項目。[9]

清代中期[编辑]

清代中期,考據學興起,經世之學一度旁落。但考據學中諸大儒仍不忘經世致用的理想,戴震錢大昕都強調儒學可以經世。而汪中研究禮經,也希望可以有益於日用民生。此時經世之學可說深藏在儒學的底層。[10]

晚清[编辑]

19世紀前期,社會政治危機日益嚴重,儒家憂患意識加深,經世之學重新興起,並擴大為救國救時的學問。[11]乾、嘉時期的士大夫熱衷刊印詩集,道光時官員則大多出版時政著作。[12]自1825年,魏源賀長齡編《皇朝經世文編》,成為晚清經世之學的劃時代文獻。[13]全書分為學術、「治體」(朝廷)和清朝六部事務三大部份。[14]咸豐年間,張鵬飛刊行《皇朝經世文補編》,補充魏源原書。其後饒玉成(1882)、葛士濬(1888)及盛康(1892)都分別編有《皇朝經世文續編》,三書皆120卷,沿用魏源之書的體制。葛士濬一書在六部事務後特加「洋務」20卷,[15]經世之學超出傳統限制,擴展到西學。孫中山早期的政治思想,也受當時經世之學影響。[16]

甲午戰爭後,更多經世著作問世,如陳忠倚(1898)《皇朝經世文三編》、邵之棠(1901)《皇朝經世文統編》、何良棟(1902)《皇朝經世文四編》、求是齋(1902)《皇朝經世文三編》及麥仲華(1902)《皇朝經世文三編》。[17]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劉廣京:〈《皇朝經世文編》關於經世之學的理論〉,頁141、162。
  2. ^ 劉廣京:〈《皇朝經世文編》關於經世之學的理論〉,頁164。
  3. ^ 余英時:「經世致用」條,頁425。
  4. ^ 余英時:「經世致用」條,頁424、劉廣京:〈《皇朝經世文編》關於經世之學的理論〉,頁141。
  5. ^ 余英時:「經世致用」條,頁420。
  6. ^ Dennerline:《嘉定忠臣》,頁151。
  7. ^ Dennerline:《嘉定忠臣》,頁154-155、余英時:「經世致用」條,頁422。
  8. ^ 余英時:「經世致用」條,頁422-424。
  9. ^ 余英時:「經世致用」條,頁427。
  10. ^ 余英時:「經世致用」條,頁429-430。
  11. ^ 劉廣京:〈《皇朝經世文編》關於經世之學的理論〉,頁167。
  12. ^ 林滿紅:《銀綫》,頁12。
  13. ^ 余英時:「經世致用」條,頁431。
  14. ^ 劉廣京:〈《皇朝經世文編》關於經世之學的理論〉,頁78。
  15. ^ 劉廣京:〈《皇朝經世文編》關於經世之學的理論〉,頁78-79。
  16. ^ 余英時:〈孫逸仙的學說與中國傳統文化〉,頁251-252。
  17. ^ 劉廣京:〈《皇朝經世文編》關於經世之學的理論〉,頁79。

来源[编辑]

  • 余英時:《中國思想傳統的現代詮釋》(台北:聯經出版事業公司,1987),〈清代學術思想史重要觀念通釋〉,「經世致用」條,頁418-431。
  • 余英時 著,程嫩生 等 譯:《人文與理性的中國》(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7),〈孫逸仙的學說與中國傳統文化〉,頁241-265。
  • 劉廣京:《經世思想與新興企業》(台北:聯經出版事業公司,1990),〈《皇朝經世文編》關於經世之學的理論〉,頁77-167。
  • Jerry Dennerline(鄧爾麟)著,宋華麗 譯:《嘉定忠臣——十七世紀中國士大夫之統治與社會變遷》(北京:中國編譯出版社,2012)。
  • 林滿紅 著,詹慶華 等 譯:《銀綫:19世紀的世界與中國》(南京:江蘇人民出版社,2011)。

延伸閱讀[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