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溫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蔡溫
琉球第二尚氏王朝大臣
蔡溫
法司
國家  琉球國
姓名 蔡溫
文若
魯齊
童名 真蒲戶
出生 (1682-10-25)1682年10月25日
康熙廿一年九月廿五
 琉球國久米村
逝世 1762年1月23日(1762-01-23)(79歲)
乾隆廿六年十二月廿九
 琉球國
墓葬 平良墓
祠廟 世持神社
圖治要傳
簑翁片言
家內物語
獨物語
自敘傳

蔡溫琉球語蔡溫蔡温サイウン Sai Un ?;1682年10月25日-1762年1月23日),是琉球國第二尚氏王朝時期著名的政治家和儒者和名具志頭親方文若琉球語具志頭 親方 文若グシチャン ウェーカタ ブンジャク Gusichan Ueekata Bunjaku),童名真蒲戶魯齊。蔡溫於1728年至1752年曾出任琉球的三司官,在職期間,曾對琉球的山川進行疏導,並制定了保護山林的一系列政策,以及鼓勵發展農業手工業的方針,使琉球王府的財政收入大為提高。他還制定了《位階定》,對琉球的政治制度和位階制度進行改革。他被沖繩學學者伊波普猷列為琉球五偉人之一,至今仍受琉球人尊崇。

早年生涯[编辑]

蔡溫於康熙二十一年九月二十五日出生在久米村的蔡氏家裡。根據《蔡氏家譜》記載,蔡溫一族的元祖名叫蔡崇(字升亭),福建泉州府南安縣人,是宋朝鼎甲端明殿大學士蔡襄的後代。明朝初年,蔡崇奉命遷居琉球,成為閩人三十六姓中蔡姓的始祖。

蔡溫是蔡崇的十一世孫。蔡溫的父親蔡鐸(志多伯親方天將),任協理府總理司紫金大夫,加授法司品銜。蔡溫的母親則是蔡鐸的正室葉氏真吳瑞。蔡鐸的側室真多滿先生下長子蔡淵,後來正室真吳瑞生下了次子蔡溫。因蔡溫是正室所生,蔡鐸欲立之為嗣。然而,由於蔡溫生母真吳瑞的再三要求下,蔡鐸最終立蔡淵為嗣子。蔡淵被視為嫡長子,蔡溫則被視為嫡次子[1]

蔡溫自幼即具有聰明的天賦。12歲就成為了若秀才[2]15歲時成為秀才[2]蔡溫在《自敍傳》裡稱,小時候的他很懶惰,不好讀書。這可能是由於父母之間對於立嗣子問題有分歧的緣故,導致了年幼時的蔡溫具有叛逆傾向。[3]到了17歲時,蔡溫突然覺醒過來,奮發讀書。通過他不懈的努力和自身的天賦,19歲憑藉自己的才能出任了王府的通事(翻譯官)。約在20歲出頭時即精通四書,21歲時成為訓詁師(也就是漢文教師)。25歲時,因對儒學的理解十分透徹,成為專門講解儒學內容和理性的講解師

前往福州赴任和拜師學習[编辑]

康熙四十七年(1708年)2月7日,蔡溫奉三司官毛起龍(識名親方盛命)之命,以存留通事(現地翻譯官)的身份,隨耳目官向英(福地親雲上朝貴)、正議大夫毛文哲(許田親雲上),前往福州任職,同時肩負有學習地理的命令。同年11月3日從那霸出發,11月17日到達福州,居住於柔遠驛中。[1]蔡溫在福州先後共計三年,期間,他學習了中國的文化經世治民的思想,以及山川治理之法。蔡溫在福州便訪名師,求學地理。幸遇長樂劉日霽,蔡溫「從他精學地理,悉受其秘書及大羅經一面。」[1]他也在錦雞山(今福州市金雞山)的淩雲寺拜師學習,偶然遇上了一位書院的「湖廣隱者」,對他說,剛才讀的書都是些沒有用的東西,強調只有重視實學的知識才是有用的知識。隱者的話使蔡溫覺悟過來,並對後世他的政策產生很大的影響。蔡溫遂拜隱者為師,學習陽明學朱子學勤政愛民等思想。[4][5]

歸國和出任國師[编辑]

康熙四十九年(1710年)1月20日,蔡溫自福州出發,於同月29日歸國。歸國後蔡溫前往北山地區進行視察。6月21日陞為都通事。次年3月1日陞為長史(管理與中國的文書往來,次於久米村總役),11月27日因病離職。[1]康熙50年(1711年)4月,30歲的蔡溫擔任了世子師職兼務近習役,成為了王世子尚敬的教師。次年尚益王逝世,尚敬即位,蔡溫被授予了「國師」一職,琉球的國師一職自蔡溫始。國師任內,蔡溫根據先前聖賢的實學真秘,編纂了《要務匯編》,以後歷代琉球國王皆以此書作為修德的指導書。[6]康熙五十四年(1715年)授勝連間切神谷地頭職,稱神谷親雲上;同年,因久米村距離首里城較遠,不便於公務的緣故,蔡溫一家奉命移居首里的赤平村[1]

解決冊封貿易的衝突[编辑]

康熙五十五年(1716年),蔡溫被選為請封使團的副使,升任申口座一職,轉授末吉地頭,稱末吉親雲上。[1][2]同年11月25日,蔡溫隨正使夏執中(兼城親方賢年)從那霸出發,在福州滯留六個月後前往北京,同年由福州歸國。歸國後仍任國師一職。康熙58年(1719年)陞紫金大夫,稱末吉親方。[2]同年6月,清朝冊封使海寶徐葆光船隊到達琉球那霸港。這時,琉球人與清朝的冊封船隊發生了衝突,史稱「評價事件」。

在清朝初年,清朝政府施行海禁,對對外貿易進行嚴格管制。由於當時海禁嚴厲,在1683年汪輯冊封尚貞王時,大量外國商船湧入那霸港,爭購華商的貨物,冊封使團所攜帶的貨物被搶購一空。鑑於這次大獲利潤的經驗,在冊封尚敬王的時候,海寶、徐葆光船隊攜帶了大量貨物。單單員役就有600餘人,貨物價值達3000銀,為歷屆冊封船隊之最。然而當時正值清朝大開海禁之際,那霸港竟無外國商船到來。

隨冊封使團到達的從者不甘心大賠本,要求琉球王府購買這些商品。然而當時琉球財政十分窘迫(不過五萬兩),無法購買如此多的商品。這引起了從者的不滿,500多名從者發動暴動,搶奪琉球百姓的財物。

琉球王府對此事相當重視,命蔡溫同三司官翁自道(伊舍堂親方盛富)就此事同冊封使團交涉。蔡溫向冊封使團說明了王府財政窘迫一事,召開物價評定會議商討價格,並收集國中有價值的物品賣給使團隨行商人,騷動終被成功平息。翌年2月16日,冊封使團離開那霸。蔡溫這次處理事情的能力受到了冊封副使徐葆光的讚賞,也受到了琉球王府的肯定。6月13日,蔡溫成為了三司官座敷(有資格參選三司官的人),[2]時年39歲。[7][1]

蔡溫執政時期[编辑]

政治改革[编辑]

1722年(清康熙六十一年、日本享保7年),日本江戶幕府在全國範圍內對諸大名進行檢地,史稱享保檢地。這次檢地導致了薩摩藩對琉球支配體制的強化,引起了琉球國內的極大不安。為了安撫民心,蔡溫於雍正4年(1728年)秋安排尚敬王率領305名士族巡視北山。這是在琉球歷史上國王第一次巡視國境,增加了民眾對王府的擁護。[8][9]

在雍正六年(1728年)的三司官選舉之中,47歲的蔡溫取代馬獻圖(名護親方良意),成為琉球王府的三司官。這是繼鄭迵之後琉球第二位出生在久米村(華裔)的三司官。

1732年,蔡溫在程順則所制定的《中山王府官制》的基礎上制定了《位階定》,對琉球位階的昇進進行了詳細的規定。蔡溫將王族(包括國王王子按司)之下、平民之上的士族分為九品官和十八個位階,即所謂的「九品十八階」。這項制度一直延續到琉球滅亡為止。[10]

宗教改革[编辑]

在對待琉球神道的問題上,蔡溫與向象賢相同,認為巫術惡俗已經深深影響了琉球人,且耗費巨大,主張對國內盛行的巫術進行禁止。於是在雍正6年(1728年),尚敬王下令禁止巫術。此法令下達之後,琉球的世俗日漸歸於正道。[11]

文教改革[编辑]

雍正十年(1732年)11月18日,蔡溫頒佈了民眾言行的指導書《御教條》。這本書參照了和文學者伊世寄(豐川親方正英)的讀書筆記,涉及了民眾所需要遵守的家庭倫理、社會道德、君臣關係、地主農民間的關係,以及孝道婦道幼教、婆媳相處、敬老心得、勤儉、生命觀、金錢價值觀、破除迷信、國法、育民等。此後,《御教條》一書作為琉球的教科書,一直沿用到1879年為止。[12]

然而,蔡溫所頒佈的《御教條》遭到了一些人的反對。1733年,對蔡溫改革政策不滿的和文學者平敷屋朝敏(彌霸親雲上朝文(向文德)長子[13])、王府高官友寄親雲上安乘(毛氏美里家七世,時任三司官毛秉仁(嵩原親方安滿)的弟弟[14])等人,向薩摩駐琉球在番奉行橫目川西平左衛門的宅中投書批判這一政策。由於當時薩摩藩與琉球王府關係較為友善,這些書信最後輾轉落入尚敬王的手中。蔡溫得知後,上奏尚敬王,以謀反罪,將首謀者平敷屋朝敏、友寄安乘於安謝港磔死,同黨十五人全部斬首,史稱「平敷屋友寄事件」。[15][16]通過此次事件,蔡溫徹底剷除了親日派的反對勢力,為後來的改革鋪平了道路。

治理山川[编辑]

琉球北山地區的羽地大川因其曲直與水性相逆,每當大雨滂沱之時,往往會發生逆流的現象,多次決堤並毀壞當地的農田。雍正13年(1735年)7月,羽地大川再次決堤,毀壞農田無數。蔡溫奉命前往羽地間切治理該川。他「朝出夕歸,依法決川,兼修農田,百姓大安」。[1]當地百姓感激不已,建立《改決羽地川碑》以紀念他的事蹟。[17]

琉球原本山林茂密。在向象賢執政時期,琉球王府鼓勵人們開發山林、田地,使得琉球經濟得到一定復興。但由於琉球人不知山林、田地的管理方法,對環境資源進行過度開發,導致不少山林植被和田地遭到嚴重的破壞。在尚敬王的時代,北谷讀谷山越來美里具志川五個間切的山林已經完全被破壞;恩納金武名護本部今歸仁五個間切的山林也已被嚴重破壞,幾乎找不到可以砍下來使用的木材。全島的木材,皆出自羽地大宜味久志國頭四個間切,估計數十年後木材也會被砍光。琉球的財政收入多來自對中國朝貢貿易,如果木材缺乏,就無法建造進貢船,那時就要向薩摩藩借用木材,不僅增加了琉球對薩摩藩的依賴性,而且增加了王府的財政赤字。1736年,蔡溫奉命率官僚對琉球的山林進行了考察,巡視各個間切,教授百姓治理山林的方法,先後歷時5個月。[18]蔡溫先後制定了《杣山法式》(1737年)、《山奉行所規模帳》(1737年)和《杣山法式仕次》(1747年)等法律,指導百姓如何治理山林,成為對山林管理的職行標準和處罰條例。條例對種植植被進行了獎勵,對各家建造船隻和砍柴為的行為進行限制,並嚴格禁止國內建造大型的船隻丸木舟[12]此後,蔡溫與其他兩位法司又先後批准發佈了《樹木播植方法》(1747年)、《就杣山總計條條》(1748年)、《山奉行所規模帳仕次》(1751年)、《山奉行所公事帳》(1751年)四部管理山林的辦法。這七部法律,再加上尚泰王時代的《御指圖控》(1869年),被沖繩學學者統稱為《林政八書》。[19][20]

1750年,琉球王府的大臣們曾一度提出遷都名護、並在名護灣羽地內海之間開鑿運河的提議。但蔡溫考察了當地風水,認為不適宜建設都城,力排眾議否決了這個提議。蔡溫在名護間切豎立「三府龍脈碑」,告誡後人不要遷都名護、不要在名護開鑿運河,否則會破壞風水。[21]

對農業、商業的管理[编辑]

當時琉球社會尊敬士族,輕視農民和商人。商稅達到4或5貫,這被商人認為太過於苛刻,因此琉球商業蕭條。蔡溫執政後,鼓勵農民和下級士族從事家庭手工業,並對他們施行了免稅的政策。為了籌集資金,蔡溫從中國引進了標會制度,這成為了窮困的手工業者唯一的融資管道。蔡溫政策促進了琉球漆器、雕刻和陶器的銷售和發展,使琉球的商業逐漸興盛了起來。[12][22]其最顯著的變化就是,琉球赴華的進貢船不必因為船隻過於破舊而請求中國皇帝賞賜新船。[5]

琉球常鬧飢荒,早期只有國王和貴族才能吃,平民以鳳尾蕉(蘇鐵)果實為食。1605年,琉球自福建引進番薯後,亦以番薯為主食。當時琉球的、豆腐由王府專門製造,禁止百姓私造,因此琉球的米、麥、大豆產量都非常低。蔡溫執政後,廢除了王府專制的制度,允許百姓進行製造。農產品的產量大為增多,王府財政也日漸轉好。[23]

琉球雖有均分田地的法令,但立法未正導致地界經常變動,土地兼併嚴重。為縮小貧富差距,蔡溫建議尚敬王對琉球全國的耕地進行測量。因此在乾隆二年(1737年),尚敬王命令蔡溫教正其法,同時命令三司官向汝輯(識名親方朝榮)對全國土地進行長達14年的測量,劃定地界,使琉球田產面積大為提高。這就是琉球歷史上的「乾隆檢地」,亦稱「元文檢地」。[24][25][26]

外交政策[编辑]

由於琉球遠於清朝而近於日本薩摩藩,且又處於薩摩藩的附庸國狀態之下,蔡溫認為琉球迎合清朝是十分困難的,而迎合薩摩藩是十分必要的。在蔡溫當政時期,琉球竭力保持同薩摩藩的親睦關係。[12]然而,在另一方面,蔡溫對親日派的政策卻是十分強硬的。例如在1734年,蔡溫就借平敷屋友寄事件對朝廷中的親日派進行了徹底的肅清。次年,親日派友寄安乘的哥哥毛秉仁也被免除三司官的職務,由向汝輯代之。

辭職以後[编辑]

蔡溫墓(攝於1933年)

1752年,尚敬王逝世。蔡溫提出要退出政壇。由於蔡溫的改革使琉球得到復興,使薩摩藩從中亦得到不少利益,因此薩摩藩試圖挽留蔡溫。但最終蔡溫於同年9月29日辭去了三司官的職務,由向傑(東風平親方朝衛)代之。10月2日,蔡溫獲得了紫地五色花織冠的地位,這是在士族中的最高榮譽。

乾隆二十一年(1756年)6月,冊封使全魁周煌的船隊來到琉球時,蔡溫再次負責了冊封貿易物價評議的事物。次年,冊封船隊歸國之後,蔡溫於2月21日正式退隱。1759年,蔡溫將自己一生的經歷,寫成《自敍傳》一篇。1761年,中國琴師徐傅舟來到琉球,訪問了蔡溫的府第,與蔡溫撫琴相彈,蔡溫遂寫下了《琴論》一篇。[27]不久以後的乾隆26年(1762年)12月29日,蔡溫因病逝世,享年80歲。琉球國王尚穆聽說蔡溫逝世的消息後十分悲痛,與太王太妃、王太妃、王妃等人親臨其宅弔唁。賞賜大量銀兩、祭品等,葬於平良墓[1]

蔡溫的其他貢獻[编辑]

蔡溫不僅對琉球政治改革作出貢獻,也對琉球科技發展作出了貢獻。原先琉球的漏刻誤差嚴重。乾隆四年(1739年)12月7日,蔡溫奉命測量日影,改正漏刻。次年春分的時候,蔡溫率領相關官吏在西原間切幸地村帽子峰測量日影,改定漏刻。乾隆6年10月7日,蔡溫等人改定結束,將漏刻儀器搬至首里城的漏刻門。這對琉球曆法是一次非常重要的貢獻。[1][28]

蔡溫也對琉球歷史書籍的編纂作出了傑出貢獻。1724年,蔡溫奉命對蔡鐸本《中山世譜》進行加筆和修正,編成蔡溫本《中山世譜》。《中山世譜》是琉球國王的家譜,也是琉球歷史重要史料之一。蔡溫還於1745年出任琉球史書《球陽》的總編。

蔡溫的著作[编辑]

蔡溫精于漢文與和文(日本語),一生著作頗豐,除參與《中山世譜》和《球陽》的編纂外,他還寫有大量的漢文與和文的著作,部分著作被其後裔收錄到《蔡氏家譜》之中。不幸的是,許多著作在1945年沖繩島戰役中毀於戰火。

婚姻與家庭[编辑]

蔡溫一生共結婚3次,第一次的妻子是蔡壽(渡久地親雲上政包)之女思戶金;休妻之後,又娶相氏上運天筑登之親雲上英章之女真如姑樽。後來真如姑樽病逝,又娶向嗣孝(前川親方朝年)之女眞松金為繼室。蔡溫的子女皆是與眞松金所生的。[1]

  • 姐:
    • 思津奴(嫁都通事梁津(仲地親雲上得濟))
    • 松嘉寧(十歲逝世)
    • 真慕達路(同父異母姐,庶母真多滿所生)
  • 兄:蔡淵(同父異母兄,庶母真多滿所生)
  • 妻室:
    • 蔡氏思戶金(被出後改嫁阮璋
    • 相氏真如姑樽(早逝無子)
    • 向氏眞松金(生一子一女)

後世的評價和尊崇[编辑]

蔡溫的頌德碑,在今沖繩縣那霸市至聖廟
  • 向廷翼(喜舍場朝賢)在《東汀隨筆》中寫道:「前輩宿孺,名彰後世,為人傳誦不置者,惟唐榮程公、蔡公二人而已。二人各有所長,程公以德性,蔡公以才略。」[30]
  • 因蔡溫對琉球的政治改革使琉球得到發展,同時為史書編纂事業做出了許多貢獻,蔡溫同麻平衡(儀間親方真常)、向象賢(羽地按司朝秀)、程順則(名護親方寵文)、向有恆(宜灣親方朝保),被沖繩學之父伊波普猷列為琉球五偉人之一。[12]
  • 因蔡溫廢除了琉球王府製造酒類和米麥的禁令,使琉球農業得到發展,被琉球人視為產業的恩人,與野國總管麻平衡一同被祭祀於那霸世持神社[31]在那霸至聖廟裡也有蔡溫功績的顯彰碑。
  • 美國歷史學家柯喬治評價蔡溫:「蔡溫主政期間,一大半與德川吉宗同時。而德川吉宗時代,又為德川幕府最富庶之時代。若說蔡溫之成就,對吉宗的精神與實驗都頗有影響,似亦不為太過。」[32]

相關條目[编辑]

註腳[编辑]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蔡氏家譜·十一世溫
  2. ^ 2.0 2.1 2.2 2.3 2.4 這些都是當時琉球的位階名稱,參見琉球位階
  3. ^ 蔡温・伝記と思想》 pp.18-33
  4. ^ 《康熙時期的中琉關係》,第三章第四節,252頁。
  5. ^ 5.0 5.1 蔡温・伝記と思想》 pp.93-97
  6. ^ 《康熙時期的中琉關係》,第三章第四節,258-259頁。
  7. ^ 《康熙時期的中琉關係》,第三章第四節,255-256頁。
  8. ^ 《中山世譜·卷九·尚敬王》:「〔雍正〕四年丙午十月十三日,為巡行山北,觀風撫民事。率領國相、王子、按司、法司、紫巾官等,撰日發駕,巡行有法。由是王駕所過,處民不勞一力,財不費一毛。百姓欣欣然,僉曰:“披雲霧見青天。”(十一月初三日歸都)」
  9. ^ 《球陽》280-281頁:「〔雍正四年〕冬十月間,王視農暇,親率國相、王子、按司、法司、紫巾官等巡行山北,觀風整俗,賑助撫綏。而撰日發駕,巡行有法。由是王駕所過,處民不勞一力,財不費一毛。百姓欣欣然,撥雲見青天。至十一月歸京。」
  10. ^ 參見琉球位階
  11. ^ 《中山世譜·卷九·尚敬王》:「本年〔雍正六年〕,禁絕巫覡,以滅邪術。先是,本國流俗,崇信巫覡之術,悉受妖邪之惑。俗習既深,財費尤甚。由是,王諭國相、法司,禁絕巫術,而世俗歸於正道。」
  12. ^ 12.0 12.1 12.2 12.3 12.4 沖縄史の五人
  13. ^ 琉球新報 平敷屋朝敏
  14. ^ 毛姓家譜支流
  15. ^ 琉球新報 平敷屋友寄事件
  16. ^ 平敷屋朝敏の生涯
  17. ^ 《康熙時期的中琉關係》,第三章第四節,256頁。
  18. ^ 《中山世譜·卷九·尚敬王》:「本年〔乾隆元年〕冬,王命法司蔡溫前至北山,始教山林之法。原是,本國無能知山林之法者。而棚原山林已絕;北谷、讀谷山、越來、美里、具志川五縣,山林殆絕;恩納、金武、名護、本部、今歸仁五縣,山林漸衰,美材將絕。唯羽地、大宜味、久志、國頭四縣稍有美材耳。再歷數十年,則一國應用之材,必有缺乏焉。蔡法司奉命,即率官僚,巡見各縣山林,指教其法。而後國人始知有山林之法焉。」
  19. ^ 橋本与良,《日本史大事典 6》,「林政八書」條。平凡社,1994年。 ISBN 978-4-582-13106-2
  20. ^ 上原兼善 ,《日本歷史大事典 3》「林政八書」條。小学館,2001年。 ISBN 978-4-095-23003-0
  21. ^ 名護碑文記編集委員会編《名護碑文記 增補版》 pp.40-46。名護市教育委員会,2001年。
  22. ^ 《康熙時期的中琉關係》,第三章第四節,256頁。
  23. ^ 《康熙時期的中琉關係》,第三章第四節,256頁。
  24. ^ 《中山世譜·卷九·尚敬王》:「〔乾隆〕二年丁巳夏,王命法司向汝楫巡視國中,改正田地。先是,本國雖有均分田地之法,立法未正,經界變易。法司蔡溫奉旨,始教其正法。向法司奉命,即率官僚往諸郡邑,改正經界,均分田畝。已定山林原野,而民產制法大定焉。」
  25. ^ 《康熙時期的中琉關係》,第三章第四節,257-258頁。
  26. ^ 蔡温と乾隆(元文)検地(1)(2)
  27. ^ 《康熙時期的中琉關係》,第三章第四節,253頁。
  28. ^ 《中山世譜·卷九·尚敬王》:「本年〔乾隆六年〕冬,王命法司蔡溫恭測日影,改正漏刻。原是本國雖有漏刻之設,刻分差錯,殆非正法焉。蔡法司奉命,即率官僚,往至幸地邑帽子峰,(在西原郡)製造器物,測量日影;參考節候,改正刻分。即而搬在漏刻門樓永行其法矣。」
  29. ^ 29.0 29.1 《康熙時期的中琉關係》,第三章第四節,253-254頁。
  30. ^ 楊仲揆《琉球古今談》,臺灣商務印書館1990年出版,第100頁。
  31. ^ 世持神社
  32. ^ 柯喬治著,《沖繩:一個島國的人民及歷史》(Okinawa, the History of an Island People),第三部分

參考資料[编辑]


琉球五偉人

麻平衡 | 程順則 | 向象賢 | 蔡溫 | 向有恆

蔡溫(具志頭文若)
前任:
馬獻圖
(名護良意)
琉球國酉日番法司
1728年—1752年
繼任:
向傑
(東風平朝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