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蒲美蓬·阿杜德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蒲美蓬·阿杜德
ภูมิพลอดุลยเดช
泰國國王
King Bhumibol Adulyadej 2010-9-29.jpg
泰王蒲美蓬·阿杜德陛下(2010年)
泰國國王
統治 1946年6月9日-2016年10月13日(70年126天)
加冕 1950年5月5日
前任 阿南塔瑪希敦
繼任 瑪哈·瓦集拉隆功
總理列表
出生 (1927-12-05)1927年12月5日
 美國麻薩諸塞州劍橋奧本山醫院英語Mount Auburn Hospital
逝世 2016年10月13日(2016-10-13)(88歲)
 泰國曼谷西里拉醫院
安葬
曼谷僧王寺英語Wat Bowonniwet Vihara
曼谷拉蓋博碧寺英語Wat Ratchabophit
(於2017年10月26日火化後分散下葬)
配偶 詩麗吉·吉滴耶功(1950年成婚,2016年夫逝)
子嗣 烏汶叻·樂叻查干公主
瓦集拉隆功
詩琳通公主
朱拉蓬·瓦萊嵐公主
王朝 扎克里王朝
父親 宋卡親王瑪希敦·阿杜德
母親 王母太妃詩納卡琳
宗教信仰 上座部佛教
簽名 蒲美蓬·阿杜德 ภูมิพลอดุลยเดช的簽名

蒲美蓬·阿杜德泰語ภูมิพลอดุลยเดช皇家音譯Phumiphon Adunyadet發音:[pʰuː.mí.pʰon ʔa.dun.ja.dèːt] 聆聽;1927年12月5日-2016年10月13日),亦稱蒲美蓬大帝[1][2][3][4],泰國扎克里王朝第九代國王,亦稱拉瑪九世(Rama IX)。1946年6月9日即位,2016年10月13日駕崩,過世時為世界史上在任時間第二長的國家元首[5],亦為泰國歷史上統治時間最長的國君,總共在位70年126天[6]。其治下共經歷了三十位總理,始於比里·帕儂榮,終於帕拉育·詹歐查[7]

福布斯》雜誌估計2010年蒲美蓬的資產(包括非政府亦非私人機構皇家資產管理局所擁有的資產)約為300億美元。2008年至2013年,蒲美蓬亦列該雜誌「世界最富有皇族」排行榜第一位[8][9][10]。2014年5月,蒲美蓬的總資產估計仍為300億美元[11]。名義上由皇家資產管理局所擁有的資產為「國君」這一法人所有,而非蒲美蓬私人所有[12]

2006年後蒲美蓬健康狀況逐漸惡化,並長期居於詩里拉吉醫院。泰國民眾對蒲美蓬極為敬重[13][14],許多人甚至將之視同神靈[15][16]。再加上蒲美蓬頗有調解政治紛爭的能力,也因此他對於國家大事的權力比起其他君主立憲國家的君王相對要大,其繼承人瑪哈·瓦集拉隆功遠不及其父受歡迎,由此大眾對於王權的聲望及影響力在其過世後的發展前景具普遍擔憂[17][18]

泰國常見的國王蒲美蓬御影

早年生活[編輯]

蒲美蓬(中)與他的母親和兄弟姐妹阿南塔瑪希敦(左)和嘉拉雅尼公主(右)
蒲美蓬,1945年

1927年12月5日,蒲美蓬生於美國麻薩諸塞州劍橋奧本山醫院英語Mount Auburn Hospital[19],為宋卡親王瑪希敦·阿杜德及其庶民妻子珊婉(後為詩納卡琳)幼子。由於其父母需向其叔泰王及扎克里家族之首七世王巴差提朴詢問一正名,美國出生證明僅稱其為「宋卡幼子」(Baby Songkla)。巴差提朴選定「蒲美蓬·阿杜德」為其名,意為「土地之力,無與倫比之力」。瑪希敦是時在哈佛大學公共健康專業就讀,由此蒲美蓬成為唯一一位生於美國的國君[20]。蒲美蓬有一姐姐,名嘉拉雅尼,亦有一兄長,名阿南塔瑪希敦

在阿南塔瑪希敦獲得哈佛學位後,蒲美蓬於1928年來到泰國。1929年9月瑪希敦因腎衰竭而過世,是時蒲美蓬尚未滿二歲[20]。其短暫於曼谷瑪特德學院就學,但1933年其母帶全家遷至瑞士,蒲美蓬則於洛桑瑞士羅曼德寄宿學校繼續學業。1934年蒲美蓬受贈一相機,由此開始其持續一生的攝影生涯[20]。1935年拉瑪七世遜位並無子嗣,蒲美蓬九歲的兄長阿南塔瑪希敦即位,成為拉瑪八世,但此時全家仍舊居於瑞士,泰國國內事宜則由攝政委員會代為處理。1938年一家回到泰國,但僅停留兩月。1942年蒲美蓬對爵士樂產生興趣,並開始學習演奏薩克斯風,這一興趣亦持續其一生[20]。蒲美蓬於洛桑獲得高中文憑(專業為法國文學拉丁語希臘語),並於1945年開始在洛桑大學進修理學。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全家得以返回泰國[19]

即位及婚姻[編輯]

蒲美蓬和詩麗吉王后的結婚照(1950年4月28日)

1946年6月9日,阿南塔瑪希敦因槍傷駕崩,其具體發生原因不明。政府調查最初稱國王死於槍枝意外走火,但隨後一調查委員會稱「幾無可能是意外走火」。最後鑾佩恩汶·頌堪歸罪於三名王宮近侍,將他們因弒君罪而處決。但沒人質疑是蒲美蓬謀殺誤殺兄長[21]

蒲美蓬接替其兄長王位,但在百日追悼期結束前返回瑞士。蒲美蓬雖對科技頗感興趣,最終仍舊轉變專業,就讀法律及政治科學,以為其日後國家元首職責進行準備。其叔猜納親王朗西則成為泰國攝政王,並以蒲美蓬之名於1947年11月促成軍事政變,推翻了鑾探隆·那瓦沙瓦領導的政府[21]。朗西亦簽署了泰國1949年憲法,恢復了國君在1932年暹羅立憲革命中失去的諸多權力[21]

在瑞士就讀期間蒲美蓬頻繁造訪巴黎。在巴黎,蒲美蓬邂逅了泰國駐法大使之女詩麗吉[22]

1948年10月4日,蒲美蓬在駕駛一輛菲亞特500由日內瓦至洛桑途中,在距洛桑10公里處同一輛卡車發生追尾,其背部和面部受傷,後者導致其右眼失明[21][23]。在洛桑住院期間,詩麗吉頻繁造訪,並參見了其母詩納卡琳。詩納卡琳使詩麗吉就近繼續學習,由此能同蒲美蓬進一步締結友誼。蒲美蓬為其找到了洛桑的一家寄宿學校。1949年7月19日二人在洛桑悄然訂婚,並於1950年4月28日(蒲美蓬加冕一周前)正式成婚。

蒲美蓬與詩麗吉共育有子女四人:

蒲美蓬·阿杜德加冕典禮(1950年於曼谷大皇宮

1950年5月5日,蒲美蓬於曼谷大皇宮正式加冕為泰國國王,宣誓其將「為泰國人民的利益及幸福進行正義的統治」[24]

在泰國政治中的地位[編輯]

1957年的軍事政變以不敬重罪之名推翻了不受歡迎的鑾佩恩汶·頌堪元帥政府[21][25][26],並開始了國君及軍隊間全新及持久的關係[27]。雖然2005年蒲美蓬在其演說中鼓勵民眾對其進行批評[28],不敬罪仍未經由泰國國會廢除。

鑾佩恩汶·頌堪時期[編輯]

蒲美蓬國王在位的早期正值鑾佩恩汶·頌堪的獨裁時期,蒲美蓬國王僅是國家象徵而沒有實權。

在1957年8月,在進行了6個月的議會選舉後,頌堪主持佛曆2500年的慶典,沙立·他那叻元帥指責當時執政的元帥頌堪對國王不敬[21][25]。同年9月16日,頌堪向蒲美蓬國王尋求支持[29]。蒲美蓬國王勸其下野以避免政變,頌堪沒有接受蒲美蓬國王的建議。當晚,沙立·他那叻元帥接管政權,兩小時後蒲美蓬國王向全國宣布戒嚴令,同時任命沙立元帥為軍方最高長官[30]。當時的任命令是這樣表述的[31]

當前國家形勢表明政府總理鑾佩恩汶·頌堪元帥的執政得不到信任,政府也無法確保國家的穩定。將由沙立·他那叻元帥接管政府。我因此任命沙立·他那叻元帥為軍方最高長官。全體人民務必保持冷靜並從今以後按照沙立·他那叻元帥頒布的政策法令執行。——佛曆2500年(公元1957年)9月16日

沙立·他那叻時期[編輯]

在沙立獨裁時期,恢復君主制。蒲美蓬國王參加各種公共慶典,巡視各省府並主持了很多發展項目。朱拉隆功國王時期開始禁止在國王接見時匍匐的禮儀,此禮儀在沙立時期,在特定場合恢復,同時恢復的還有Thammayut Nikaya法令。國王也首次在君主專制政權覆滅後通過湄南河的皇家御船隊伍為寺廟供養袈裟[32][33]

其他扎克里王朝時期廢止的儀式,例如御耕儀式(泰語พิธีพืชมงคล),也都得以恢復[34]。在1963年12月8日,沙立去世時,全國進行了空前的二十一天的國喪。在他的遺體上方使用了御用五疊御頂。長期從事皇室顧問Phraya Srivisarn Vacha後來記錄沒有哪位總理像沙立這樣與皇室有著緊密的關係[35]

當代的學者對蒲美蓬國王和沙立的關係的看法各不相同,《從不微笑的國王》(The King Never Smiles)的作者保羅·韓德利(Paul Handley)認為沙立實際上是蒲美蓬國王的工具,而政治觀察家Thak Chaloemtiarana認為沙立在利用蒲美蓬國王建立自己的公信力[36][37]

他儂·吉滴卡宗時期[編輯]

他儂·吉滴卡宗元帥在沙立去世的次日拜相,成為總理,他在前十年繼承了沙立的多數政策。

在1970年代,蒲美蓬國王是童軍和紅牛預備役組織的關鍵人物。在1973年10月,在大規模抗議和眾多主張民主的示威人士死亡之後,蒲美蓬國王向抗議者打開了Chitralada宮殿的大門並接見了學生領袖。蒲美蓬國王隨後任命了法政大學校長訕耶·探瑪塞為新總理,取代了他儂元帥。他儂後來移居美國和新加坡。

之後是民選的政府執政,但是1976年他儂回國並且在巴翁僧皇寺(Bowonniwet Vihara )剃髮出家,遁入空門。又引發了新的衝突。抗議者反對獨裁者的行動升級,特別是當兩家報紙(一家英文一家泰文)曝光醫學照片表明法政大學的學生絞死了一個和瓦集拉隆功王子雕像很像的人時,抗議到達了頂峰。由於公眾相信並且親政府的媒體宣傳發生了對王室大不敬的事件,忠於國王的軍隊和預備役部隊包圍了大學,並在1976年10月6日導致了流血衝突。官方的死亡數字是46人,但實際的數字可能上百。

炳·廷素拉暖時期[編輯]

1980年3月12日,炳·廷素拉暖接任總理一職,直至1988年4月28日去職,由察柴·春哈旺接替。其後,廷素拉暖加入泰國樞密院,由於對泰王忠心耿耿,得到泰王的絕對信賴,他仍然能在泰國政界和軍方保持強大影響力。

1992年危機[編輯]

發生於1992年的黑色五月事件,是蒲美蓬影響泰國政局及社會的經典事件,在此一事件中,蒲美蓬起了關鍵作用,使得泰國從軍人主政過渡到民主政府。

1991年的泰國軍事政變察柴·春哈旺內閣垮台,有軍方背景的蘇欽達成為總理,人民不滿,埋下了隔年黑色五月事件。1992年5月17日至5月20日,泰國人民上街遊行示威,抗議軍方統治,其後示威升級,蘇欽達命令軍方武力鎮壓導致大批學生死亡。情況變得越來越緊張,因為暴力和騷亂蔓延到其他地區。[38]當軍方再次打算武力鎮壓時,國家面臨內戰的危機,蒲美蓬介入。他召見蘇欽達、退役少將查龍和請願學生領袖入宮,在電視前警告雙方保持克制。在危機下,查龍和蘇欽達在電視前一起向蒲美蓬下跪,不久後,蘇欽達便自動下台,避免另一次危機。[39]事後,很多學者認為,這一事件是導致泰國軍方淡出泰國政治舞台之始。

2006年政變[編輯]

泰國出版業大亨林明達在2005年12月9日,公開指控時任泰國總理塔克辛·欽那瓦貪污,指塔克辛為了收取35億泰銖的回扣,迫使軍方購買不合泰國國情的舊式俄羅斯戰機。塔克辛則反駁這指控只是為了2006年大選。

2006年1月,泰國爆發大規模示威,要求塔克辛下台。塔克辛宣布解散下議院,提前舉行大選。同年4月2日,塔克辛與其泰愛泰黨取得61%的票數,成功連任,第三度當選,但是泰國首都曼谷及南部人民,大部分響應反對派的呼籲,投下棄權票或廢票,使棄權票佔大多數(38%)。2006年4月4日,塔克辛與蒲美蓬國王見面後,接受蒲美蓬的建議,宣布辭去總理一職,擔任看守總理,直至新總理選出為止。

2006年9月19日,兵變發生,14輛坦克駛入曼谷抵達泰國政府大樓,由大約50名士兵進駐。隨即,泰國陸軍司令宋帝宣布解除塔克辛職務。而正在紐約參加聯合國大會的塔克辛,亦於當日晚表示願意辭職。同年9月20日,泰國軍方發言人宣布會舉行選舉,但未有提出確切選舉日期。晚上,泰國的電視台指蒲美蓬已委任宋帝接管政權,軍政府將維持兩週,後將政權移交臨時政府,修改憲法,於2007年10月舉行大選。

2008年危機[編輯]

2007年12月23日,以沙馬為首的塔克辛陣營,在泰國國會大選中大勝。2008年1月28日,沙馬獲選為泰國總理。反塔克辛陣營指責沙馬和其政府內閣是塔克辛的「代理人」,並試圖以修改憲法,協助塔克辛脫罪。

早在2008年5月,反對派(經常著黃上衣,俗稱黃衫軍)已經開始一直上街示威,反對總理沙馬執政;及至同年8月26日爆發反政府大型示威,當日下午示威者更潛進總理府外,還佔領總理府。沙馬隨即下令幾天內清場,但示威人士仍不願離去。反對派在8月29日率先在南部發難,封鎖了布吉、合艾(Hat Yai)、甲米(Krabi)三個機場的公路;8月30日晚,2千名示威人士攻擊曼谷的警察總部,警方要發射催淚彈鎮壓。沙馬於9月2日宣布曼谷進入緊急狀態,授權陸軍司令制止是次集會;9月4日發表全國電台演說,揚言不會下台。

到9月9日,沙馬被舉報曾任民營電視台受薪烹飪節目主持人,法庭判決沙馬違憲,即時解除相職。塔克辛陣營其後推舉塔克辛妹夫宋才接任。但在同年12月2日,泰國法院裁定宋才和屬塔克辛陣營的人民力量黨,在選舉中舞弊,並需要解散,宋才5年內都不可參政。總理一職則由反對黨的艾比希·威差奇瓦出任。蒲美蓬在此次事件中保持緘默,但外國評論則質疑其在事件中的角色。

2013年反政府示威[編輯]

2013年11月,反對黨支持者聚集至泰國首都曼谷針對總理及執政黨為泰黨進行抗議活動。28日,泰國國會下議院否決了反對黨提出的針對總理盈拉及內政部長乍魯蓬的不信任案。[40]

因應局勢不穩,盈拉於12月9日早上宣布解散國會,並提前大選[41],選舉並於2014年2月2日舉行[42]。同年3月,泰國憲法法院認為此次選舉因「違反憲法」而「無效」,下次選舉將於7月20日舉行。

2014年軍事政變[編輯]

2014年5月7日,泰國憲法法院八名法官「指控盈拉濫權」,盈拉被迫下台,結束二年九個月的總理生涯。

2014年5月20日,帕拉育率領皇家陸軍宣布泰國全境戒嚴,並邀請政治危機中的各方進行會談。兩天後多方會談破裂,帕拉育隨即宣布發動軍事政變,推翻尼瓦塔隆·汶頌派訕看守政府,宣布全國維持和平秩序委員會接管國家權力,自任委員會主席[43],成立軍政府。

2014年年5月23日,一度傳出盈拉被捕的消息,後證實是被政變的軍方禁錮[44]

2014年7月22日軍政府宣布執行臨時憲法英語2014 interim constitution of Thailand[45],8月25日,帕拉育獲泰國國王蒲美蓬·阿杜德授命為第29任泰國總理,是首位發動政變後獲委任為正式總理的皇家陸軍總司令[46][47]

任內總理列表[編輯]

  1. 比里·帕儂榮(1946)
  2. 鑾探隆·那瓦沙瓦海軍少將(1946-1947)
  3. 寬·阿派旺少校(1947-1948)第3任
  4. 鑾佩恩汶·頌堪元帥(1948-1957)第2任
  5. 乃朴·沙拉信(1957)
  6. 他儂·吉滴卡宗元帥(1958)第1任
  7. 沙立·他那叻元帥(1959-1963)
  8. 他儂·吉滴卡宗元帥(1963-1973)第2任
  9. 訕耶·探瑪塞(1973-1975)
  10. 西尼·巴莫(1975)第2任
  11. 克里巴莫(1975-1976)
  12. 西尼·巴莫(1976)第3任
  13. 譚寧·蓋威遷(1976-1977)
  14. 克利安薩·差瑪南上將(1977-1980)
  15. 炳·廷素拉暖上將(1980-1988)
  16. 察柴·春哈旺上將(1988-1991)
  17. 順通·空頌蓬上將(泰國國家維持和平委員會主席;1991.2.23-1991.3.7)
  18. 阿南·班雅拉春(1991-1992)第1任
  19. 蘇欽達上將(1992)
  20. 阿南·班雅拉春(1992)第2任
  21. 乃川(1992-1995)第1任
  22. 班漢·西巴阿差(1995-1996)
  23. 昭華利·永猜裕上將(1996-1997)
  24. 乃川(1997-2001)第2任
  25. 塔克辛·欽那瓦(2001-2006)
  26. 宋帝·汶雅叻格林(泰國國家管理改革委員會主席;2006.9.19-2006.10.1)
  27. 素拉育·朱拉暖(2006-2008)
  28. 沙馬·順達衛(2008)
  29. 宋才·旺沙瓦(2008)
  30. 差瓦拉·參威拉恭(陳景鎮,代理;2008.12.2-12.17)
  31. 艾比希·威差奇瓦(2008.12.17-2011.7)
  32. 盈拉·欽那瓦 (2011.08.05-2014.05.07)
  33. 尼瓦塔隆·汶頌派訕(代理,2014.05.07-05.22)
  34. 帕拉育·詹歐查上將(2014.05.22-2016.10.13)

駕崩[編輯]

降半旗的泰國國防部(2016年10月28日)

泰國當地時間2016年10月13日15時52分,蒲美蓬國王駕崩。次日,其遺體由車隊載往曼谷大皇宮以受浴禮[48]及供民眾悼念,截至2017年4月10日[49],已有約600萬民眾到場致意[49]。2017年10月25日[50],泰國政府為蒲美蓬舉行一連5日王室葬禮,25日先舉行法會[49],遺體在26日火化(當日列為泰國公眾假期)[50],餘下三日收集骨灰[49],再舉行法會及安靈供奉[49]。29日,蒲美蓬的骨灰由拉瑪十世國王和詩琳通公主等王室成員率領衛隊護送到曼谷僧王寺拉蓋博碧寺供奉,也正式結束了為期一年的國喪。

權力[編輯]

蒲美蓬會見美國總統巴拉克·歐巴馬(2012年11月18日)

君主立憲國家的君王大多沒有實權,但蒲美蓬國王卻保留了很多權力,在政治上的影響力也不小,一方面是因為他的很多舉措廣受好評,另一方面在於他的權力(儘管已在泰國憲法中明確闡明)實際上常常自相矛盾。這一點在任命Jaruvan Maintaka總檢察長引發爭論時表現得特別明顯。Jaruvan Maintaka在得到泰國檢查委員會任命後與總理發生了衝突。憲法法庭在2004年指出Jaruvan Maintaka的任命在流程上不符合憲法。但是Jaruvan Maintaka拒絕在沒有收到蒲美蓬國王的明確命令前辭職。當參議院會議同意替換Jaruvan Maintaka後,蒲美蓬國王作了一次罕見的舉措,否決了更換[51]。參議院拒絕通過投票否決國王的決定[52]。最後在2006年2月,檢查委員會在收到了由國王首席秘書簽署、關於蒲美蓬國王支持任命的備忘錄後恢復了Jaruvan Maintaka的職務。

參議員Kaewsan Atibhodi,前憲法起草委員會成員,指出根據1997年憲法第七條規定,

Kaewsan認為這段闡述賦予蒲美蓬國王對參議院任命Wisut Montriwat而取代Jaruvan Maintaka時可以執行否決權:『只要國王認為發生的事情不利於人民而且不公正的時候,國王擁有否決權』。

蒲美蓬國王很少行使否決權。在1976年,當議會投票以149比19通過擴大民主選舉到區一級時,蒲美蓬國王拒絕簽署法令。國會也沒有投票再推翻國王的否決。在1954年,蒲美蓬國王在最後同意簽字前兩次否決了國會通過的土地改革法案。該法案限制個人擁有土地的最大面積為50萊(20英畝),而當時皇家資產管理局是泰國最大的土地所有者。該法案在Sarit將軍政變推翻民選政府後廢止。

泰國彭世洛路上的蒲美蓬國王紀念畫像

蒲美蓬國王的廣受愛戴在2003年發生在柬埔寨金邊騷亂中得到體現,當時成百上千的泰國抗議者因為駐柬埔寨泰國大使館英語List of diplomatic missions of Thailand遭焚燒而聚集在曼谷的柬埔寨駐泰國大使館外抗議。當警察總長Sant Sarutanonda告知抗議者,他接到蒲美蓬國王秘書Arsa Sarasin轉達蒲美蓬國王號召大家冷靜的時候,局面恢復平靜,抗議人群也散去。

蒲美蓬國王擁有憲法賦予的特赦權力。特赦通常是有條件的,包括年齡和服役時間。

個人生活[編輯]

蒲美蓬愛好攝影,經常攜帶相機。圖為1946年的蒲美蓬(左)手持相機與哥哥阿南塔瑪希敦(右)。

蒲美蓬為畫家、音樂家、攝影師、作家及翻譯家。其所作《摩訶旃納卡泰語พระมหาชนก》基於佛教傳統文集《本生》;《東殿英故事》則為其愛犬東殿英英語Thong Daeng的傳記[53]

音樂[編輯]

蒲美蓬在爵士薩克斯管演奏及譜曲方面頗有造詣,能奏迪克西蘭和紐奧良爵士樂,並亦擅長單簧管、小號、吉他和鋼琴[54],曾同典藏廳爵士樂團、班尼·古德曼、斯坦·格茨、萊昂內爾·漢普頓和本尼·卡特共同演奏[54][55]。蒲美蓬一生共譜曲48首,主要為爵士樂,但亦包括進行曲、華爾茲及泰國愛國歌曲。其最受歡迎作品包括《燭光布魯斯》、《日落之愛》和《落雨》,均於1946年創作[54]。其音樂影響包括路易斯·阿姆斯壯、西德尼·白塞、本尼·卡特和約翰尼·霍奇斯[54]

蒲美蓬在瑞士求學時開始進行私人音樂學習。其兄阿南塔·瑪希敦國王購買一支薩克斯管,並將其贈予蒲美蓬[55]。日後阿南塔曾同其共同演奏單簧管[55]。1950年蒲美蓬回國,並組建了一支爵士樂隊,在王宮內建立電台並進行演奏[55]。樂隊規模逐漸擴大,並在每周五晚進行現場演奏,不時演奏來電建議的曲目[55]。蒲美蓬及其樂隊亦於泰國大學校園內進行演奏。並為朱拉隆功大學、法政大學和農業大學作校歌[55]。1956年蒲美蓬與班尼·古德曼在安巴拉王座廳共同演奏,此後於1960年在古德曼於紐約的家中進行了演奏[54]。萊斯·布朗、克勞·柏林和典藏廳爵士樂團演奏了一些蒲美蓬所作的曲目,這些曲目在泰國仍時常可聞[54]

在其晚年蒲美蓬仍與其樂隊進行表演,但大眾鮮有聽聞[55]

航海[編輯]

蒲美蓬在航海及航船設計方面亦頗有造詣[56]。1967年第四屆東南亞半島運動會帆船賽事中,他同烏汶叻公主並列首位,獲得金牌[57]。考慮到蒲美蓬在深度知覺方面的天生缺陷,這一成就更顯突出。1966年4月19日,蒲美蓬乘其自行設計建造的小艇橫渡泰國灣(自華欣至梭挑邑),行程60海里(110公里),用時17小時[58][21]

蒲美蓬之父為前海軍工程師,蒲美蓬本人亦繼承傳統,愛好設計和建造船艇,並設計了多種級別的小型帆船[59]

業餘無線電[編輯]

蒲美蓬為一業餘無線電愛好者,其呼號為「HS 1 A」。他還是泰國皇家業餘無線電學會的資助人[60]

專利[編輯]

蒲美蓬是唯一一位擁有專利的泰國君主[61][62]。1993年其設計的廢水曝氣器獲得專利,而在1955年之後其設計的多項人工降雨技術亦獲得專利[63][64][65]

財富[編輯]

泰銖貶值前(約1997年至1998年)泰國王室及皇家資產管理局的估計總資產額在100億美元至200億美元之間[66]。2008年8月,《福布斯》出版其2008年《世界最富有皇族》排行榜,蒲美蓬位列第一,資產估計近350億美元[67]。數日後,泰國外交部發表聲明,稱《福布斯》混淆了皇家資產管理局及蒲美蓬私人資產,由此數目有誤[68]。2009年的《福布斯》榜單參照了泰國政府的意見,但仍舊將皇家資產管理局資產包括在內,理由是該局仍承擔管理國君財產及投資的責任,不當除外[8]。2009年估計總資產額由於地產和股票萎縮,為近300億美元;2014年4月《商業觀察》亦稱總資產為近300億美元,並也將皇家資產管理局資產包括在內[8][11]

蒲美蓬及王室的財富和資產由王室內庫管理。皇家資產管理局負責對國君作為法人擁有的資產進行管理,由法律訂立,但不受泰國政府干預,直接對國王負責[69]。皇家資產管理局擁有諸多特權。泰國財政部長為該局董事長,但最終決策均由蒲美蓬本人做出。蒲美蓬亦為唯一能夠閱讀皇家資產管理局年報者[70]

君主通過皇家資產管理局擁有諸多企業產權及大量土地,包括曼谷中心3,320畝土地以及農村13,200畝土地[11][71]。皇家資產管理局擁有32%的皇象水泥股份(價值126億美元)、23%泰國商業銀行(泰國最大銀行)股份,以及克里斯汀尼和尼爾森、迪威思保險和臣那越集團的股份[11]

皇家資產管理局亦將近36,000處地產出租予第三方使用,包括曼谷四季酒店、桑倫夜市、沙炎模範商業中心中央世界商業中心所在地塊。2007年皇家資產管理局試圖推動計劃,將曼谷市中心頗具歷史的拉差當能大街轉變為「亞洲香榭麗舍」購物街,並向其長久居民和店家發放了驅逐聲明,引發震驚[70]。君主由皇家資產管理局所獲得的收益(2004年至少達500億泰銖)無需課稅[70][72]

蒲美蓬為世界最大加工鑽石五十周年紀念鑽石的所有者,其價值2014年4月估計在400萬美元至1200萬美元之間[11]

批評[編輯]

蒲美蓬本人雖然廣受愛戴[26],但一部分原因乃其名望受到泰國刑法第112條——《冒犯君主法》(Lèse-majesté law,又稱《褻瀆王室法》或「不敬罪」,俗稱「112條款」)的保護,如對王室及相關一切[73]做出批評或惡意談論者將會因以下條文獲罪:「任何詆譭、侮辱或威脅國王、王后、王位繼承人或攝政王的人,將被處以三至十五年徒刑作為懲罰。」,對象不限本國與外國人並包含一切媒體[74]。1976年法政大學大屠殺後,在保王派及反共總理譚寧·蓋威遷專制政權之下,不敬法得到了增強。對於泰國王室成員、王室工程項目、王室機構、扎克里王朝及先前泰國國王的批評亦被禁止。

在其2005年生日演說中,蒲美蓬表示個人歡迎批評:「其實我亦當受到批評。我不害怕因為我做錯了什麼而受到批評,因為在批評後我就知道我錯了。如果你說國王不能被批評,國王即不是常人……說國王不會犯錯即是輕視國王,不把國王當人看待。國王是會犯錯的[28]。」一系列對國王的批評言論由此產生,而不敬法的被控人數也急劇上升,相關案例由2005年前的年均五至六件上升至2010年的478件[75]

王位繼承[編輯]

蒲美蓬的王徽及王旗。

根據《1924年王位繼承法》,蒲美蓬的獨子瓦集拉隆功王子於1972年12月28日獲得「暹羅王儲」頭銜,並成為王位法定繼承人[76]

1977年12月5日,詩琳通公主獲得「暹羅至高公主」頭銜[77]

雖然泰國憲法日後修正,允許泰國樞密院將公主指定為王位繼承人,這一狀況只有在無王位法定繼承人條件下才能發生。這一修正案在1997年的「人民憲法」第23章中得到了保留,由此技術上使詩琳通公主可成為第二順位繼承人,但瓦集拉隆功王子的首位地位不受影響。

近年泰國憲法修訂使在位國王對於《王位繼承法》的修訂具專有權力。前選舉委員會成員阿雅稱這意味著國王可根據個人意願指定其子或任何女兒為王位繼承人[78]

2016年11月29日,蒲美蓬的獨子瓦集拉隆功王儲接受國會邀請,承繼泰國王位為拉瑪十世,同年12月1日正式即位。

參考文獻[編輯]

  1. ^ Stengs, Irene. Worshipping the Great Moderniser: King Chulalongkorn, Patron Saint of the Thai Middle Class. NUS Press. 2009-01-01. ISBN 9789971694296 (英語). 
  2. ^ Grossman, Nicholas. Chronicle of Thailand: Headline News Since 1946. Editions Didier Millet. 2009-01-01. ISBN 9789814217125 (英語). 
  3. ^ Fry, Gerald W.; Nieminen, Gayla S.; Smith, Harold E. Historical Dictionary of Thailand. Scarecrow Press. 2013-08-08. ISBN 9780810875258 (英語). 
  4. ^ International, Rotary. The Rotarian. Rotary International. 2016-10-13 (英語). 
  5. ^ Reuters. Thailand’s King Bhumibol Adulyadej, world's longest-reigning monarch, dies. 2016-10-13 [2016-10-14] –通過The Hindu. 
  6. ^ A Royal Occasion speeches. Journal. Worldhop. 1996 [2006-07-0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6-05-12). 
  7. ^ Redmond, Brien. Thailand’s King Bhumibol Dies, Triggering Anguish and Fears of Unrest. thedailybeast.com. 2016-10-13 [2016-10-14]. 
  8. ^ 8.0 8.1 8.2 Serafin, Tatiana. The World's Richest Royals. Forbes. 2010-07-07 [2015-10-17]. 
  9. ^ The World's Richest Royals. Forbes. 2011-04-29 [2014-01-26]. 
  10. ^ Joshua Kurlantzick. Forbes Looks into the King of Thailand's Wealth.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 2012-01-24 [2014-01-2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02-03). 
  11. ^ 11.0 11.1 11.2 11.3 11.4 Kohler, Chris. The business of royalty: The five richest monarchs in the world. Business Spectator. Business Spectator Pty Ltd. 2014-04-24 [2014-05-06]. 
  12. ^ Simon Mortland. In Thailand, A Rare Peek at His Majesty's Balance Sheet. Forbes. 2012-01-20 [2014-01-26]. 
  13. ^ BBC NEWS - Asia-Pacific - Why Thailand's king is so revered. bbc.co.uk. [2016-10-14]. 
  14. ^ CNN, Jethro Mullen. Thailand's King Bhumibol leaves hospital for seaside. cnn.com. [2016-10-14]. 
  15. ^ Thai king Bhumibol Adulyadej dies after 70-year reign. 
  16. ^ Thailand's King Bhumibol, world's longest reigning monarch, dies at 88. 
  17. ^ Matt Schiavenza. Thailand's Royal Conundrum. The Atlantic. 2015-05-31 [2016-03-29]. 
  18. ^ Twilight of the King. The Economist. 2016-07-23 [2016-08-29]. 
  19. ^ 19.0 19.1 Biography of His Majesty King Bhumibol Adulyadej. The Golden Jubilee Network. Kanchanapisek Network. [2015-10-17]. 
  20. ^ 20.0 20.1 20.2 20.3 Grossman, Nicholas; Faulder, Dominic. King Bhumibol Adulyadej – A Life's Work. Editions Didier Millet. 2012. ISBN 9814260568. 
  21. ^ 21.0 21.1 21.2 21.3 21.4 21.5 21.6 Handley, Paul M. The King Never Smiles. Yale University Press. 2006. ISBN 0-300-10682-3. 
  22. ^ Bhirom Bhakdi, Soravij. Queens of the Chakri Dynasty. [2006-08-0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6-07-14). 
  23. ^ The Making of a Monarch. Bangkok Post. 2005-12-05 [2006-07-1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6-07-15). 
  24. ^ Royal Power Controversy. 2Bangkok.com. [2007-01-04]. 
  25. ^ 25.0 25.1 Thak Chaloemtiarana. Thailand: The Politics of Despotic Paternalism. Social Science Association of Thailand. 1979: 98. 
  26. ^ 26.0 26.1 Head, Jonathan. Why Thailand's king is so revered. BBC News. 2007-12-05 [2015-10-17]. 
  27. ^ Rattanasengchanh, Phimmasone M. (2012). Thailand's Second Triumvirate: Sarit Thanarat and the military, King Bhumibol Adulyadej and the monarchy and the United States. 1957–1963 (Masters). University of Washington.
  28. ^ 28.0 28.1 Royal Birthday Address: 'King Can Do Wrong'. National Media. 2005-12-05 [2007-09-2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7-09-30). 
  29. ^ Suwannathat-Pian, Kobkua. Thailand's Durable Premier.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5: 30. ISBN 967-65-3053-0. 
  30. ^ The Proclamation Imposing Martial Law throughout the Kingdom. The Government Gazette of Thailand. 1957-09-16, 74 (76). 
  31. ^ The Proclamation Appointing the Military Defender (PDF). The Government Gazette of Thailand. 1957-09-16, 74 (76). 
  32. ^ Evans, Dr. Grant; citing Christine Gray. The Politics of Ritual and Remembrance: Laos since 1975. Laosnet.org. 1998 [2006-07-05]. 
  33. ^ Evans, Dr. Grant. The Politics of Ritual and Remembrance: Laos since 1975. University of Hawaii Press. 1998: 89–113. ISBN 0-8248-2054-1. 
  34. ^ Klinkajorn, Karin. Creativity and Settings of Monuments and Sites in Thailand: Conflicts and Resolution (PDF). International Council on Monuments and Sites. [2006-07-05]. (原始內容存檔 (PDF)於2006-07-23). 
  35. ^ Thongthong Chandrangsu, A Constitutional Legal Aspect of the King's Prerogatives (M.A. thesis) Chulalongkorn University, 1986, page 160
  36. ^ ใจ อึ๊งภากรณ์, บทความ รศ.ใจ อึ๊งภากรณ์ วิจารณ์ : The King Never Smiles 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 14 ธันวาคม 2549
  37. ^ ทักษ์ เฉลิมเตียรณ, การเมืองระบบพ่อขุนอุปถัมภ์แบบเผด็จการ, สำนักพิมพ์มหาวิทยาลัยธรรมศาสตร์ 2525
  38. ^ Development Without Harmony. Southeast Asian Ministers of Education Organization. 2000 [2007-09-26]. 
  39. ^ BIOGRAPHY of Chamlong Srimuang. The 1992 Ramon Magsaysay Award for Government Service. Ramon Magsaysay Award Foundation. 2000 [2007-09-26]. 
  40. ^ 不信任案投票 盈拉暫過關
  41. ^ 盈拉宣布解散國會下議院 稱將儘快重新舉行選舉
  42. ^ 盈拉解散國會 明年2月大選
  43. ^ 'ประยุทธ์-เหล่าทัพ'แถลง'ควบคุมอำนาจรัฐ'. Komchadluek. 2014-05-22 [2014-05-2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05-22) (泰語). 
  44. ^ 英拉被泰國軍方逮捕. 光明網. [2014-05-2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05-23). 
  45. ^ Military dominates new Thailand legislature. BBC News. 2014-08-01 [2014-08-0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08-02). 
  46. ^ Prayut elected as 29th PM. The Nation. 2014-08-21 [2014-08-2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08-23). 
  47. ^ Thailand's Junta Chief Chosen as Prime Minister. Voice of America. 2014-08-21 [2014-09-23]. 
  48. ^ 『Anchœ̄n phrabǭrommasop phrabātsomdet phračhāoyūhūa nai phrabǭrommakōt khlư̄an khabūan siphā nālikā อัญเชิญพระบรมศพพระบาทสมเด็จพระเจ้าอยู่หัวในพระบรมโกศ เคลื่อนขบวน 15.00 น. [Late king's body to be moved in procession at 15:00 hrs]. Thai Rath. Bangkok: Wacharaphon. 2016-10-14 [2016-10-14]. 
  49. ^ 49.0 49.1 49.2 49.3 49.4 前泰王普密蓬十月下旬舉行火葬儀式. 無綫新聞. 2017-04-25. (繁體中文)
  50. ^ 50.0 50.1 泰政府稱普密蓬遺體10月26日火化 儀式一共5日. 香港電台. 2017-04-25. (繁體中文)
  51. ^ 'My govt serves His Majesty'. The Nation. 2005-09-09 [2006-08-14]. 
  52. ^ Senate steers clear of motion on Jaruvan. The Nation. 2005-10-11 [2006-08-1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6-08-28). 
  53. ^ HM King Bhumibol Adulyadej of Thailand. The Story of Tongdaeng. Amarin, Bangkok. 2004. ISBN 974-272-917-4
  54. ^ 54.0 54.1 54.2 54.3 54.4 54.5 Tang, Alisa. Thailand's monarch is ruler, jazz musician. Washington Post. Associated Press. 2006-06-13 [2014-05-27]. 
  55. ^ 55.0 55.1 55.2 55.3 55.4 55.5 55.6 The Jazzy King. Bangkok Post. 2006-01-10 [2014-05-27]. 
  56. ^ The Heart for Art. Bangkok Post. 2006-02-06 [2006-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6-10-26). 
  57. ^ Cummins, Peter. His Majesty King Bhumibol Adulyadej The Great: Monarch of Peace and Unity. Chiang Mai Mail. December 2004 [2006-07-20]. 
  58. ^ http://www.navy.mi.th/royal/king/king002/
  59. ^ H.M. King Bhumibol Adulyadej.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Kingdom of Thailand. [2008-03-0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01-15). 
  60. ^ Official web site of the Radio Amateur Society of Thailand under the Royal Patronage of His Majesty the King. 
  61. ^ Long Live The King!. Bangkokker. 2006-06-09 [2006-08-17]. 
  62. ^ H.M. Biography. Assumption University. 2006-06-09 [2006-08-1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6-07-15). 
  63. ^ Thai king's patent to make rain. BBC News. 2003-03-27 [2006-08-1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6-06-26). 
  64. ^ Weather Modification by Royal Rainmaking Technology. 60th Celebrations. 2006-06-17 [2006-08-1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6-10-19). 
  65. ^ Thai King gets rainmaking patent. 60th Celebrations. 2006-06-09 [2006-08-1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6-06-30). 
  66. ^ Horn, Robert. The Banker Who Saved A King. Time Asia. 1999-12-06 [2006-07-05]. 
  67. ^ Horn, Robert. Forbes The world's richest royals. Forbes. 2008-08-20 [2008-08-21]. 
  68. ^ Forbes Says Bhumipol Richest Person in World. ASTV. 2008-08-23 [2015-10-17] (泰語). 
  69. ^ Pendelton, Devon; Serafin, Tatiana. The World's Richest Royals. Forbes. 2007-08-30 [2008-03-0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8-03-03). 
  70. ^ 70.0 70.1 70.2 Thailand's Royal Wealth: How Thailand's Royals Manage to Own All the Good Stuff. Asia Sentinel. 2007-03-01 [2007-09-2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7-09-27). 
  71. ^ King Bhumibol as world's wealthiest royal: Forbes. Manager Online (New York). AFP. 2008-08-22 [2016-10-13]. 
  72. ^ Royal Assets Structuring Act of 1936. Section 8. The Crown Property Bureau. 2007 [2007-09-2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7-08-09) (泰語).  (พระราชบัญญัติ จัดระเบียบทรัพย์สิน ฝ่ายพระมหากษัตริย์)
  73. ^ FT, 國際縱橫:諷刺泰王愛犬判監15年, 2015-12-19
  74. ^ Champion, Paul. Professor in lese majeste row. Reuters. 2007-09-25 [2007-09-2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7-10-13). 
  75. ^ FT, High time to concede the Thai king can do wrong, 2011-07-20
  76. ^ The Royal Gazette, 1972-12-28
  77. ^ Biography of Her Royal Highness Princess Maha Chakri Sirindhorn. The Golden Jubilee Network. 2004 [2006-07-0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6-07-02). 
  78. ^ Aryan, Gothan. Thai Monarchy (PDF). 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Democracy and Electoral Assistance. 2004-09-16 [2006-07-05]. (原始內容 (PDF)存檔於2006-06-23).  presented in Kathmandu, Nepal

外部連結[編輯]

蒲美蓬·阿杜德
扎克里王朝
出生於:1927年12月5日逝世於:2016年10月13日
統治者頭銜
前任:
阿南塔瑪希敦
泰國國王
1946年–2016年
繼任:
瓦集拉隆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