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桂太郎-塔夫脱密约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桂太郎-塔夫脱協定日文: 桂・タフト協定英文Taft–Katsura Agreement)实质上是在1905年7月29日美国战争部长威廉·霍华德·塔夫脱日本首相桂太郎的会面期间做出的备忘录。该备忘录被发现于1924年。事实上,它不是成文条约,甚至连協定都算不上。仅仅是一纸关于日美关系的备忘录。

一些韩国历史学家假定:在这次会面中,美国确认了日本韩国势力范围。作为交换,日本确认了美国在菲律宾的势力范围。然而,美国历史学家检测官方档案的记录时却没有发现这样的甚至是类似的条约。两个人仅仅是讨论了当前的形势但没有决定任何外交方针或签署任何条约。他们仅仅是重申了他们政府的公开外交政策,如此而已。就事实而言,塔夫脱十分谨慎的宣称这仅仅是他的私人意见。何况他并非美国政府的官方代表(塔夫脱只是战争部长,不是国务卿)。[1]

细节[编辑]

桂太郎-塔夫脱备忘录(为人所知的名字是桂太郎-塔夫脱協定)包含了会议记录,记录了一次在日本首相桂太郎和美国战争部长塔夫脱之间漫长的私密会面。这次会面举行于东京,1905年的7月27日。而这份备忘录注明的时间是1905年7月29日。

在这次会面中讨论了三个要点:

  • 第一点 是桂太郎对东亚和平的见解,这一见解可以依据他所确定的日本外交方针,和对于日美英三国关系的当时状况来了解。
  • 第二点与菲律宾有关。在这一点上,塔夫脱察觉到日本十分乐意看到菲律宾为像美国这样一个强大而又友好的国家所控制。桂太郎宣称日本绝不打算以任何方式入侵菲律宾。
  • 最后一点讨论了朝鲜问题。桂太郎注意到殖民朝鲜对日本至关重要。这一点从韩国是刚刚结束的日俄战争的起因这一点上便可得到证实。桂太郎表示这场战争必然导致朝鲜问题的彻底解决。他进一步地表示,如果朝鲜被日本所放弃,朝鲜将与其他势力缔结协议,而这将会重新产生原来的问题。因此,日本必须采取行动以阻止朝鲜再一次产生将日本卷入另一场国际战争中的状况。

在这一点上,塔夫脱肯定日本对朝鲜摄政统治的确立将有助于东亚的稳定。他同时谈到他相信西奥多·罗斯福总统也将同意他在这方面的观点。

塔夫脱、罗斯福和桂太郎事后都以书面形式表示他们没有达成任何形式的协议。

韩国方面的反应[编辑]

韩国历史学家(例如《韩国史新论》的作者李基白)相信桂太郎-塔夫脱協定违反了在1882年5月22日于韩国仁川签署的"美朝友好与通商条约"。李氏朝鲜政府本以为这一纸条约能够起到共同防御条约的作用,然而美国政府可不这么认为。就像后来在朴茨茅斯和约上正式表述的那样,这个協定在私底下使日本在韩利益得到了承认。该協定是日本对韩殖民统治的必然结果。即便是桂太郎塔夫脱協定已成为历史模糊的脚注的今日,该協定仍然被一些韩国左翼活动家在媒体上作为美国在保卫韩国安全方面是怎样地不可信任的例子提起。[2]

参考文献[编辑]

  1. ^ See Raymond A. Esthus, "The Taft-Katsura Agreement - Reality or Myth?" Journal of Modern History 1959 31(1): 46-51 in JSTOR; and Jongsuk Chay, "The Taft-Katsura Memorandum Reconsidered," Pacific Historical Review, Vol. 37, No. 3 (Aug., 1968), pp. 321-326 in JSTOR
  2. ^ Yun Ho-u 윤호우, "'Katcheura-Taepeuteu Miryak'eun hyeonjae jinhaenghyeong" '가쯔라-태프트 밀약'은 현재진행형 (Katsura-Taft Agreement Is Present Progressive), Gyeonghyang dat keom 경향닷컴 (Kyunghyang.com), 韩国,2005年9月6日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