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欧盟关系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歐盟對中國武器禁運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中歐關係
雙方在世界的位置

歐盟

中华人民共和国
外交代表機構
歐盟駐華代表團中國駐歐盟使團
外交代表
大使 郁白法语Nicolas Chapuis[1]大使 張明

中华人民共和国欧洲联盟的外交关系(常被簡稱為中欧关系)建立于1975年。

协议[编辑]

中欧关系始于1985年中欧“贸易与合作协议”。从2007年起,双方开始谈判提升关系到新的合作夥伴层面,目前已经有20多个项目的谈话和协定签署,涉及环保、教育等领域。[2]

历史[编辑]

冷战后,发展同欧洲关系不是中国外交的重点。相比之下,中国倾向发展中美关系中日关系和同其他亚洲国家关系。然而由于经济交流增加,并且双方都开始致力于建立多极化世界体系,中欧关系发展迅速。尽管有欧盟对中国武器禁运,欧洲领导人仍积极面对中国。中国经济增长,其中的市场令欧洲的资本家垂涎,而中国企业家也积极开拓欧洲市场。欧盟对中国兴趣巨大,因此1990年代欧洲政府频繁访华。中国欧洲的贸易增长高于中国经济增长速度,从1985年的143億美元增长达1994年的456億美元,翻了两倍。[3]現時,中歐貿易額每天15億美元。[4]然而同期中欧的军事政治合作进展甚微。[原創研究?]

2021年4月21日,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歐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級代表博雷利向歐盟27國的領袖致函,內部報告指出歐盟和中國有根本分歧,包括經濟制度、全球化管理、民主及人權等。報告提到中國政府過去兩年趨向專政,進一步加強控制國內社會以及打壓新疆西藏香港,為中歐關係帶來負面影響。報告亦關注南海和平穩定台灣海峽緊張局勢[5]

2021年5月,彭博新聞社分析,歐盟採取更強硬態度面對北京,與中國關係急轉直下,向美國陣營靠攏。[6]5月4日,歐盟首席貿易代表證實歐盟方面已經暫停認可中歐投資協議的程序。[7]

贸易[编辑]

在德国奥伯豪森境内的中欧班列集装箱货物列车(2016年)

欧盟是中国最大贸易伙伴,中国是欧盟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贸易伙伴[8][9],而在2020年中國首次超越美國成為歐盟最大貿易夥伴[10]。大多數的貿易來自工業及加工貨品。2009及2010年,歐盟出口中國貨品總值增至38%,至於中國出口歐洲增至31%。[8]

贸易方向 商品 (2011)[11] 服务 (2010)[11] FDI (2010)[11]
歐盟→中国 €1362億 €223億 €71億
中国→歐盟 €2921億 €163億 €7億

在中国“一带一路”倡议下,中国與歐洲之間大幅提升了的铁路货运量。据日本时报报道,2014年至2017年,中国和欧洲之间的货运列车数量增长了近12倍,达到3673列,其中三分之二的列车目的地是欧洲。2018年前8个月的货运量已经超过了2017年全年的货运量。有日本企业负责人对记者表示,“一带一路”为日本和韩国的大型航运商提供了第三种选择[12]

2020年12月30日,中欧领导人共同宣布完成中欧投资协定谈判[13]

2021年3月30日,欧盟对从中国进口的铝合金型材征收反倾销税,税率从21.2%到32.1%不等[14]

纺织品冲突[编辑]

1995年乌拉圭回合《纺织品与服装协议》(Agreement on Textiles and Clothing)规定,将于2005年1月1日取消这类配额。欧盟和美国的生产商发出了风暴警告,要提防来自中国的纺织品大潮,欧盟委员会5月27号宣布,要求与中国就T恤和麻纱两类纺织品进口问题在世贸组织框架内进行正式磋商,从而启动了有关的“紧急特保”程序。

根据世贸组织的有关规定,当有世贸成员国提出与中国就某种商品的贸易进行谈判时,双方的谈判期为15天,中国应自愿将两项产品的出口增长控制在7.5%以内,否则欧盟将单方面采取限制行动,星期五是欧盟和中国谈判的最后期限。[來源請求]

武器禁运[编辑]

台风战斗机 面临对中国的出口禁运

中欧关系一个争议的焦点便是欧盟对中国武器禁运。[原創研究?]

由于1989年的六四事件,欧盟作为回应,基于1998年《歐盟國家武器出口行為準則》,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实施武器禁运。但由于具体规定含糊不清等原因,所谓的禁运并不彻底。[15]

但自2000年之后,一方面一些歐盟成員國由于希望从中国争取销售市场而提出解除禁運,支持者包括法國前總統希拉克,他認為禁運未能反映出現時的地緣政治;另一方面,同樣對中國實施武器禁運的美國擔憂,歐盟解除對中國武禁後,會產生技術轉移,使中國人民解放軍的軍力增強。

維吾爾族人權問題[编辑]

2021年3月22日,歐洲聯盟聯合美國英國加拿大宣佈因維吾爾族人權問題對4名中國官員,包括中共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政法委書記朱海侖中共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常委王明山新疆生產建設兵團政委、中國新建集團公司董事長王君正,及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公安廳廳長陳明國與1個實體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公安局實施制裁,而中國政府則對中國作出維吾爾族種族滅絕指控的10名歐洲國家人員,包括歐洲議會對華關係代表團團長包瑞翰歐洲議會議員米高·蓋勒、歐洲議會人權小組副主席拉斐爾·格魯克斯曼伊爾汗·庫楚克米里亞姆·萊克斯曼荷蘭議會議員舍爾德·舍爾德瑪比利時議會議員塞繆爾·科格拉蒂立陶宛議會議員多維爾·薩卡利埃內德國學者鄭國恩瑞典學者葉必揚和4個歐洲實體歐盟理事會政治與安全委員會歐洲議會人權分委會德國墨卡託中國研究中心丹麥民主聯盟基金會實施制裁作為反制[16][17]。由於不滿反制裁,歐洲議會臨時取消了一個有關中歐投資協定的審議會。路透社認為,双方中歐雙方互相施加制裁后協定命運堪憂。[18][19]中国驻欧盟使团团长张明大使表示,“若有人执意要搞对抗,责任所在,不敢有负国民,别无选择,惟有奉陪。”[20]法广称不具名的分析人士認為,“北京罕見地強硬做法,等於是搬石頭砸自己的腳”。[21]

参见[编辑]

参考[编辑]

  1. ^ 驻华大使到任顺序及递交国书日期.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2018-10-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9-14). 
  2. ^ 存档副本. [2010-03-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4-18). 
  3. ^ Sutter, Robert G. (2008) Chinese Foreign Relations Maryland, Rowman & Littlefield Publishers. p.340-342
  4. ^ 李克強:中歐貿易日均15億美元 - 香港文匯報. paper.wenweipo.com. [2014-11-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1-12). 
  5. ^ 美媒:歐盟內部文件指北京轉趨專制 與中國溝通需採取新態度. 蘋果日報 (台灣). 2021-04-26 (中文(台灣)). 
  6. ^ 彭博:歐盟與中國關係急轉直下 向拜登陣營靠攏. 中央社 CNA. 2021-05-04. 
  7. ^ 歐盟:暫停促進認可中歐投資協議工作. 香港01. 2021-05-05. 
  8. ^ 8.0 8.1 China - Trade - European Commission. ec.europa.eu. [2012-04-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3-30). 
  9. ^ EU replaces U.S. as biggest trading partner of China(09/15/06) Archived 2011-08-22 at WebCite china-embassy.org
  10. ^ 超越美国!中国成为欧盟最大贸易伙伴. 
  11. ^ 11.0 11.1 11.2 EU - China statistics (PDF). [2012-04-20].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2-01-11). 
  12. ^ 日媒:日本企业积极搭乘中国“一带一路”快车-中新网. www.chinanews.com. 2018-10-24 [2021-01-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1-21). 
  13. ^ 中欧领导人共同宣布如期完成中欧投资协定谈判. [2020-12-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30). 
  14. ^ 欧盟宣布对从中国进口的铝合金型材征收反倾销税. 
  15. ^ 對中國武器禁運早已名存實亡. 南方快報. [2014年6月16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年10月31日). 
  16. ^ 六四後首次|歐盟制裁4中國官員及一機構 包括前黨委副書記朱海侖 中方即晚反制. 蘋果日報. [2021年3月22日]. 
  17. ^ U.S., allies announce sanctions on China over Uyghur ‘genocide’. POLITICO. [2021年3月22日]. 
  18. ^ Staff, Reuters. 焦点:欧洲议会取消讨论中欧投资协定会议 双方互施制裁后协定命运堪忧. Reuters. 2021-03-24 [2021-03-30] (英语). 
  19. ^ 國際. 新頭殼 Newtalk. 2021-03-25 [2021-03-30]. 
  20. ^ 中方制裁欧方10人4实体,专家:人权议题上,欧盟没资格扮演“仲裁者”角色. world.huanqiu.com. [2021-03-30]. 
  21. ^ 中西對抗下 中歐全面投資協定議會審議臨時取消. 法廣. 2021-03-23 [2021-03-24] (中文(简体)).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