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論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鄧小平在北京景山公園(1963年5月)。他於1960年代初提出了現代版的「貓論」。

貓論,或作黑貓白貓論白貓黑貓論,源自於中國共產黨領導人鄧小平的著名談話,其說法是「不管黑貓白貓,能捉到老鼠就是好貓[1][2]。 這句話的意思是:無論計劃經濟還是市場經濟,都只是一種資源配置手段,與政治制度無關;資本主義可以有計劃,社會主義也可以有市場[3][4]。鄧小平提出了「三個有利於」的判斷標準[4][5][6]。現代版的「貓論」最早由鄧小平於1960年代初公開提出,在改革開放期間獲得矚目,鄧小平九二南巡後廣為流傳[1][2]

歷史沿革[編輯]

用法來源[編輯]

據目前所知,「貓論」最早見於清代蒲松齡所著《聊齋志異》,其卷四《秀才驅怪》文末寫道:「異史氏曰:『黃狸黑狸,得鼠者雄』。此非空言也。」[7]

現代版本[編輯]

從左至右:王稼祥毛澤東鄧小平(1959年)。

1958年,中國大陸興起的「大躍進」和「人民公社化運動」,給國民經濟造成了巨大的損失,三年困難時期的大饑荒造成1500萬至5500萬人非正常死亡[8][9][10]。1961年初,中共八屆九中全會提出了「八字方針」,即「調整、鞏固、充實、提高」[11]。1962年初,七千人大會召開,中國國家主席劉少奇將大饑荒成因歸結為「三分天災,七分人禍」,中共中央主席毛澤東作了自我批評[12][13]

在此背景下,劉少奇、鄧子恢等人提出「三自一包」,縮小國有資產投資、開放自由市場,此後鄧小平進一步提出了「貓論」[2][14][15]。這些理論實際上就是說,允許通過一切形式發展經濟,解放生產力,而不僅僅局限於它的形式。1962年7月2日(一說6月15日[16]),鄧小平對三自一包的「包產到戶」表示支持,並引用四川(一說安徽[16])諺語「不管黃貓黑貓,捉到老鼠就是好貓」,「貓論」出台[2]。在7月7日發表的《怎樣恢復農業生產》一文中,鄧小平在就如何評價包產到戶時進一步說道[2][17][18]

在後來的流傳中,「黃貓」被說成了「白貓」[2]

但在當時,這些與毛澤東階級鬥爭為綱是相悖的;1962年8、9月,在北戴河中央工作會議以及八屆十中全會上,與會人士多著重於如何提高糧食生產等問題,而毛澤東則集中講了階級鬥爭形勢問題,號召階級鬥爭要「年年講,月月講,日日講」,同時批評了鄧子恢等人的「包產到戶」是在搞資本主義[19][20][21][22]

文化大革命[編輯]

1976年,文革末期發起的「批鄧、反擊右傾翻案風

文化大革命中,貓論成了鄧小平的把柄,是四人幫造反派控訴鄧小平的「十大罪狀」之一[23]四人幫之一的江青等認為,貓論意味著「不管社會主義還是資本主義,只要能發展生產力就是好主義」,就是「唯生產力論」、是資產階級意識形態[1][2][17]

1976年第4期《紅旗》雜誌刊載了一篇署名為靳志柏的題為《不容抹殺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的區別——駁「白貓黑貓」論》的文章,聲稱:「如果照黨內那個不肯改悔的走資派所主張的那樣辦,讓資本主義的『白貓黑貓』一齊出籠,按單幹,搞投機倒把,搞自由經營,那麼,社會主義集體經濟就會被瓦解,社會主義事業就會被斷送,無產階級專政的國家就會變成資產階級專政的國家。」[24]

改革開放[編輯]

撥亂反正改革開放啟動後,尤其在鄧小平九二南巡後,貓論也逐漸變得婦孺皆知[2][25]。隨著鄧小平理論指導思想地位的確立,在中國共產黨的理論中,貓論被認為具有「解放思想、實事求是」、「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和「三個有利於」標準等精神內涵[4][5][6][26]

紀念[編輯]

雲南省玉溪市一棟建築把石獅子改為黑貓白貓

江西省南昌市八一大橋南側橋頭堡有「白貓黑貓」雕塑,以紀念鄧小平「不管白貓黑貓抓到老鼠就是好貓」的改革開放思想[27]

參見[編輯]

參考文獻[編輯]

  1. ^ 1.0 1.1 1.2 邓小平白猫黑猫论成为改革开放思想理论标志. 鳳凰網. 《信息時報》. 2008-12-1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1-06) (中文). 
  2. ^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邓小平同志“黑猫白猫论”背后的故事. 人民網. 《老年生活報》.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4-10) (中文). 
  3. ^ 邓小平:社会主义为什么不可以搞市场经济,这个不能说是资本主义. 人民網. 《廣安日報》. 2020-01-1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2-04-21) (中文). 
  4. ^ 4.0 4.1 4.2 柯華慶. 论邓小平的实效主义改革哲学. 愛思想. 2013-10-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2-04-21) (中文). 
  5. ^ 5.0 5.1 “三个有利于”与社会主义本质的内在联系. 藏刊網. 2022-04-1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2-04-21) (中文). 
  6. ^ 6.0 6.1 重在实践——学习《邓小平文选》之感悟. 人民網. 《廣安日報》、《中國紀檢監察報》. 2018-08-0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09-17) (中文). 
  7. ^ 邓小平爱读《聊斋志异》 "猫论"源于蒲松龄点评. 鳳凰網. 中國新聞網. 2009-07-1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1-06) (中文). 
  8. ^ 楊繼繩. 中国为何无法直面大饥荒?. 《紐約時報》. 2012-11-2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0-22) (中文). 
  9. ^ 儲百亮. 大跃进究竟饿死多少人?. 《紐約時報》. 2013-10-1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0-22) (中文). 
  10. ^ Meng, Xin; Qian, Nancy; Yared, Pierre. The Institutional Causes of China's Great Famine, 1959–1961. The Review of Economic Studies. 2015-10, 82 (4): 1568–1611. ISSN 0034-6527. JSTOR 43869477. SSRN 1671744可免費查閱. doi:10.1093/restud/rdv016 (英語). 
  11. ^ 1961年中共八届九中全会举行. 人民網.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04-06) (中文). 
  12. ^ 孫中華. 刘少奇“三分天灾,七分人祸”提法的由来 (2). 人民網. 《黨史博採》.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6-22) (中文). 
  13. ^ 毛泽东七千人大会上自我批评 参会者当场落泪. 鳳凰網. 2012-01-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2-03-10) (中文). 
  14. ^ 潘淑淳. 三自一包. 檔案天地. 2010, (11): 14–20. ISSN 1006-2459. CNKI DATD201011007需註冊.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6-30). 
  15. ^ 許人俊. 邓子恢和六十年代的包产到户试验. 《炎黃春秋》. ISSN 1003-1170. CNKI YHCQ201102018需註冊.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6-28) (中文). 
  16. ^ 16.0 16.1 1962年6月15日 “好猫论”出台. 人民網.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7-11). 
  17. ^ 17.0 17.1 邓小平白猫黑猫论开启30年飞速发展. 新浪. 中國經濟網. 2008-12-1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08-10) (中文). 
  18. ^ 張世飛. 七千人大会. 中國共產黨歷史網. 2011-09-2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07-11) (中文). 
  19. ^ 毛澤東. 在八届十中全会上的讲话. 馬克思主義文庫.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07-17) (中文). 
  20. ^ 1962年北戴河会议阶级斗争升温 走上文革之路. 中華網. 人民網. 2014-09-2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7-03) (中文). 
  21. ^ 1962年毛泽东坚持三面红旗 斥刘少奇:你急什么. 搜狐. 光明網. 2014-01-1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7-03) (中文). 
  22. ^ 呂連仁. 毛泽东与刘少奇政见分歧的由来. 山東大學政黨研究所. 2011-01-0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6-29). 
  23. ^ 邓小平:我是刘少奇之后“第二号”. 鳳凰網. 《文匯讀書周報》. 2007-03-1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2-04-17) (中文). 
  24. ^ 《红旗》一九七六年. MARXIST PHILOSOPHY. 1967年 [2019-11-0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0-02) (中文). 
  25. ^ 不管黑猫白猫,捉到老鼠就是好猫. 《新京報》. 新華網. 2008-10-1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2-08-24) (中文). 
  26. ^ 蘇北. 邓小平在险难时刻. 新浪. 《南方日報》. 2004-09-0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2-04-21) (中文). 
  27. ^ 八一桥上的两只猫,到底是谁的主意?. 《江南都市報》. 澎湃新聞. 2019-07-0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2-04-21) (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