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氣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桑德羅·波提切利畫的《Fortitude》,解作「勇氣」。

勇气 (也被称为勇敢或英勇)是(主体的)选择和意志去直面苦恼痛苦危险不确定性威胁,在这些复杂情况和危险之下,主体依然可以意识到内在的力量, 保持自信, 泰然处之。 生理上的勇气(physical courage)是指勇敢的面对生理上的痛苦,艰辛,死亡或死亡的威胁。 道德上的勇气(moral courage)是指在面对耻辱诋毁妨碍,大众的反对或者个人失败时能够正当行事的能力。 古典美德中的坚韧,也有时被翻译成“勇气”,但主要包含的方面是坚忍耐心[1] 在西方传统中,关于勇气的著名思想来自哲学家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阿奎那克尔凯郭尔 ;在东方传统中,道德经提出了一些勇气的思想。 近现代,心理学学科也对勇气进行了研究。

宗教、哲學[编辑]

古希臘[编辑]

早期的希腊哲学家柏拉图(公元前428 - 348年) 为未来哲学家如何看待勇气奠定了基础。 柏拉图在早期著作拉克斯对话录(又名论勇敢)中展示了一个关于勇气的讨论,但这个讨论对勇气是什么还没有得出令人满意的结论。[2] 书中,苏格拉底等三位领导人在辩论里提到了很多关于勇气的定义。 “......一个愿意留在自己的岗位上,对抗敌人而不逃跑的人......” “......灵魂的一种忍耐力......” 虽然在拉克斯展示的这场讨论中,许多勇气的定义都被提出,但都被驳斥,讨论在哲学的不确定中结束。拉克斯是柏拉图的早期作品,这可能是他没有得出明确结论的一个原因。 在这个早期的作品中,柏拉图仍然在发展自己的思想,并显示出受到他老师苏格拉底的影响。 在他后来的著作理想国(共和国)中,柏拉图更具体论诉了什么是他认为的勇气。公民勇气被形容为一种坚持:“坚持一种信念关于什么东西和什么样的事情应被敬畏, 这种信念是法律反复灌输和教育的”。 勇气是坚持的理念在拉克斯中也有表达。 柏拉图进一步解释说,这种坚持能够忍耐一切的情绪,无论是痛苦快乐恐惧

希臘哲學家亞里士多德在其著作《尼各馬可倫理學》裡把「勇氣」視為德行作多方面討論,指出過少勇氣是怯懦;過多勇氣是魯莽[3]

东方传统[编辑]

儒家: 中國思想家老子在其著作《道德經》裡提出「故能勇」(勇氣源於慈),如果只有勇氣而沒有慈會很危險。[4]孔子認為勇氣是君子的特質之一,並稱呼不恐懼的人為「勇者」;「勇」也是三達德(智仁勇)之一。[5]並認為人若知道自身的恥辱則是勇敢的表現。[6]

印度教: 勇气(shauriya)和耐心(dhairya)是印度教的十个特征(lakshana)的前两位。 其他的有宽恕(kshama),宽容(dama),诚实(asthaya),身体上的克制( indriya nigraha),清洁(shouchya),知觉(dhi),知识(vidhya),真实性( satya )和控制愤怒(akrodh)。

伊斯兰教: 伊斯兰信仰也把勇气和自我控制作为直面恶魔的一个关键因素; 许多人相信这一点。因为先知(通过平静和耐心)对那些蔑视他们信仰的人表现勇气。

古罗马[编辑]

在罗马帝国 ,勇气是普世美德以及男子汉气概的一部分。[7] 罗马哲学家和政治家西塞罗 (公元前106-43年)列出基本(枢机)美德为: 美德可以被定义为一种与理性和自然秩序和谐相处的思想习惯( animi )。 它有四个部分:智慧( prudentiam ),正义,勇气,节制。 (引用) ( De Inventione ,II,LIII)[8]

中世纪哲学[编辑]

阿维罗斯和托马斯·阿奎那倡导的中世纪美德伦理至今对罗马天主教仍然重要,这美德伦理中的勇气被称为“坚韧”。[9][10]

根据托马斯·阿奎那 : [11]

在基本(枢机)美德中,慎思明辨为先,正义第二,坚韧第三,节制第四,其次是其他美德。

他对这个分级的部分辩护是:

没有正义的坚韧是不公正的一种起因; 因为一个人越强壮,他就越能压迫弱者。

关于坚韧的本源性和特殊性,阿奎那说:

“坚韧”这个词可以有两种方式。 首先,简单地表示精神上的一定坚定性,从这个意义上讲,它是一种本源的美德,或者说是各种美德的条件。因为哲学家声明 ( Ethic ii ),行使每一种美德都需要坚定不移。 其次,坚韧可以表示不畏危难。 这种坚定性是在面临严重危险时,承受那些最难坚定承受的东西。 因此,塔利(Rhet.ii)说,“坚韧是从容面对危险和辛劳“。 在这个意义上,坚韧被认为是一种特殊的美德,因为它有一个特殊的对象(危险和辛劳)。

阿奎那认为坚韧或勇气,主要是关于忍耐而不是开始解决危险: [12]

哲学家认为[13],“坚韧更关注减轻恐惧,而不是调节胆量”。因为危险,恐惧和胆量相互作用,危险的天性就是通过考验胆量来增加恐惧。现在,开始解决危险属于调节胆量,而忍耐伴随着对恐惧的压制。因此,坚韧的主要行为就是忍耐,就是在危险之中坚持不动摇,而不是开始解决危险。 相比之下,通过解决危险来源来避免恐惧,和在危险及恐惧之中坚持不动摇, 后者更难,也更需要坚韧。

基督教[编辑]

天主教圣公会中 ,勇气也是圣灵七大恩赐之一 。 对于托马斯·阿奎那来说 ,坚韧是消除任何阻碍意志遵循理智的障碍的美德 。[14] 托马斯·阿奎那认为,“勇气”是一种美德,它与基督教美德在圣经神学中一样 ,只能以基督徒美德的存在为证:信仰,希望和怜悯。 为了理解基督教的真正的勇气,需要有人展现信仰,希望和怜悯的美德 。 [15] 不像亚里士多德 ,阿奎那的勇气是关于耐力,而不是勇敢的战斗。 [16]

圣奥古斯丁认为勇气是自然美德而不是基督徒的美德。

近代或19世纪前[编辑]

托马斯·霍布斯(Thomas Hobbes)在其作品“人与公民”中将美德分类为道德美德和个人的美德。 霍布斯将道德美德概括为公民的美德,这种美德毫无例外的对整个社会都有益。[17] 这些道德美德包括正义(比如不违法)和慈善。 而勇气,明辨慎思和节制都被列为个人的美德。[18] 霍布斯指出,这些个人美德纯粹是关于私人的善,而不是公共的善(正义和慈善)。 霍布斯把勇气和明辨慎思描述为一种精神力量,而不是善行。 这些个人美德总是为了个人的利益而行事,而对社会的积极和/或消极影响只是一种副产品。 这是从“利维坦”提出的观点出发的,即个人的自然状态是“孤独的,贫穷的,不愉快的,野蛮的和短暂的”。 根据霍布斯的观点,勇气是一种个人美德以确保更好的生存机会。而文明化的人为了避免个人的自然状态(在不同程度上)展示了道德美德即形成了霍布斯的社会契约。[19] 霍布斯也用坚韧的观念作为美德的观念,坚韧即是“胆大,敢于”的,也是在危险面前坚定不移的。[20] 这是对“人与公民”中早些时候提到的勇气概念的深入阐述。 也与霍布斯的早期观点相呼应,即自我保护是行为的最基本方面。

大卫·休谟在其作品“人性论”中将美德分为两类,即人为美德和自然美德。 休谟在“人性论”中指出,勇气是一种自然的美德。 休谟在“骄傲与谦卑,其目的与成因 ”一节中明确表示,勇气是骄傲的一个原因:“思维的每一个有价值的品质,无论是在想象力,判断力,记忆还是性情方面;比如说机智,判断力强,爱学习,有勇气,正义,表里如一,这些都是可以引起骄傲的原因,谦卑的对立面“。休谟也把勇气和喜乐联系在一起,对灵魂产生积极的影响:“...因为灵魂在高兴和勇气的情况下以某种方式寻求对偶,并欣然将自己投入到任何思想或行动的场景中,在那里,它的勇气会遇到事件从而被滋养和被使用 “。[21] 和勇气的滋养和使用一道,在这篇论文中休谟也写到,勇气捍卫人类:“我们很容易从他人的慷慨中获得利益,但总是有危险在他人的贪婪受到损失:勇气捍卫我们,而懦弱让我们暴露给每一次攻击“。[22] 休谟在“人性论”的“其他德性与恶习”一节中写道,过度的勇气对英雄的性格有哪些作用:“根据我们可能观察到的,过度的勇气和宽宏大量,特别是当它出现在倒运的情况,很大程度上,构成了英雄的流芳百世的品格,同时也会使他的事情毁于一旦,导致他陷入本不会遭遇的危险和困难之中 “。[23] 对休谟所提供的勇气的其他理解,可以参考休谟在“道德原则研究”中关于道德,理性,情感和美德的观点。

现代或19世纪后[编辑]

索伦·奥贝·克尔凯郭尔(Søren Kierkegaard)把勇气与恐惧和焦虑(angst)对立,而保罗·约拿·田立克(Paul Tillich)称那些人类所从事以证明人生具有价值的尝试为“存在的勇气”:举凡一切的道德观念、禁欲主义、犬儒主义、自然法权....这些都是人类面对虚无人生处境时所选择的回应态度,这些内省的态度证明了人类具有某种高于动物性的特殊品格,这种品格被田力克称为“存在的勇气”。

JRR Tolkien在其1936年的讲座“贝奥伍尔夫(Beowulf):怪物们和批评家们 ”中确定了一种“ 北方 ”的“勇气理论“ - 英勇的或“ 善良的异教徒 ”坚持去做正确的事情,即使在无法保证奖励和救赎的情况下去面对一定的失败:

北方神话的力量就是直面这个问题,把怪物放在舞台中心,给怪物胜利而不是荣誉,英雄们找到的解决办法是有力的,但也是可怕的,他们只依靠赤裸裸的意志和勇气。“作为一个绝对坚定不移的指导性理论”, 它是如此强大,尽管古老的南方神话已经永久地消失在文学装饰品中,北方神话依然拥有自身的力量可以不断的在精神上复活,无论是现代还是古代。 即便对于无神论的维京人而言 ,没有神,尚武的英雄主义就是自己的归宿。[24]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良性的异教英雄主义或勇气是“相信自己的力量”,正如雅各·格里姆在他的条顿神话中所观察到的:

那些对野蛮信仰完全反感和怀疑的人,只依靠自己的力量和美德。 因此,在Sôlarlioð17中,我们读到了Vêbogi和Râdey“ ikautrûðu ”,“他们只相信自己”。[25]

欧内斯特·海明威 ( Ernest Hemingway )将勇气定义为“压力下的恩典”。[26]

温斯顿·丘吉尔 ( Winston Churchill)表示:“勇气是人类首要的品质,因为是它保证了所有其他的品质。”

据玛雅·安吉洛说 :“勇气是最重要的美德,因为没有勇气就不能坚持不懈地实践其他的美德,你可以飘忽不定的实践任何美德,但没有勇气你无法坚持不懈。

在“善恶的彼岸”中 , 尼采描述了主人-奴隶道德 ,一个高尚的人把自己看作是“价值的决定者”。 一个不需要批准,只需要通过评判的人。 后来在同一篇文章中,他列举了“勇气,洞察力,同情和慎孤”为四大美德,并继续强调勇气的重要性:“我们人生的伟大时刻们,就是获得勇气来为我们的恶劣品质重新施洗,使之成为我们最好的品质。”[27]

心理学[编辑]

根据瑞士心理学家安德烈亚斯·迪克的说法,勇气包括以下几个部分:[28]

1. 冒着危险或被反感或牺牲安全或方便,可能导致死亡,身体伤害,社会谴责或情绪上的剥夺;

2. 在某个特定的时刻,有智慧和明辨慎思判断对错;

3. 有希望和信心得到一个快乐的,有意义的结果;

4. 意志自由;

5. 动机基于爱。

基本的勇气形式可以区分为:

• 身体上的勇气,其危险包括对生命和肢体的可能的伤害;

• 道德或社会的勇气,其危险是可能的社会排斥;

• 心理或存在的勇气,其危险在于可能造成人格的不稳定。

比较[编辑]

行动的勇气和拒绝行动的勇气[编辑]

勇气是一种气慨,使一个人能够在其认为正确,必要事情上直面阻碍和危险。其行动可以体现在两个相反的方向:决心做或者拒绝某事。勇气要求有力量的决断,在经过慎重考虑后,决心做或者拒绝一些不愉快或危险的事情。在决定积极行动的情况下,勇气是为了正义的实施,为了对危险情况的掌控或为了实现价值而克服阻碍和危险。在决定拒绝行动的情况下,勇气是为了拒绝/抵抗一些行为,比如不正义(偷窃),毫无价值(破坏性的勇气测试)或不利于健康(同辈压力下吸烟或使用毒品)等。这两个勇气的表现都是同一等级。都与自身的不利和必要的牺牲相联系。都需要价值的知晓意识,独立的思考,有力量的性格和魄力。[29]

名言[编辑]

参见[编辑]

注釋[编辑]

  1. ^ Rickaby, John (1909). "Fortitude". The Catholic Encyclopedia. 6. New York: Robert Appleton Company.
  2. ^ Walton, Douglas N. (1986). Courage: A Philosophical Investigation. Los Angeles: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ISBN 0-520-05443-1.
  3. ^ Aristotle, Nichomachean Ethics, 1103b15-20, 1104a15-25, 1104b1-10, 1107a30-1107b5, 1108b15-35, 1109a5-15, 1115a5-1117b25, 1129b20-5, 1137a20-5, 1144b5-10, 1167a20, 1177a30-b1, 1178a10-5, 1178a30-5, 1178b10-5, in Aristotle, Nichomachean Ethics: Translation, Introduction , and Commentary, Broadie, Sarah, & Rowe, C.,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2.
  4. ^ 《道德經》第17章:「慈故能勇,儉故能廣,不敢為天下先故能成。今舍慈且勇,舍儉且廣,舍後且先,死矣。」
  5. ^ 論語·憲問》:子曰:「君子道者三,我無能焉:仁者不憂,知者不惑,勇者不懼。」子貢曰:「夫子自道也!」
  6. ^ 中庸》:子曰:「好學近乎知,力行近乎仁,知恥近乎勇。知斯三者,則知所以修身;知所以修身,則知所以治人;知所以治人,則知所以治天下國家矣。」
  7. ^ McDonnell, Myles (2006). Roman Manliness: "Virtus" and the Roman Republic.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ISBN 0-5218-2788-4. page 31
  8. ^ McDonnell, Myles (2006). Roman Manliness: "Virtus" and the Roman Republic.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ISBN 0-5218-2788-4. page 129
  9. ^ Walton, Douglas N. (1986). Courage: A Philosophical Investigation. Los Angeles: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ISBN 0-520-05443-1.page 62-63
  10. ^ "Summa Theologica". Christian Classics Ethereal Library.
  11. ^ "Summa Theologica: Fortitude (Secunda Secundae Partis, Q. 123)". New Advent.
  12. ^ "Summa Theologica". Christian Classics Ethereal Library.
  13. ^ Ethic. iii, 9
  14. ^ Walton, Douglas N. (1986). Courage: A Philosophical Investigation. Los Angeles: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ISBN 0-520-05443-1.page 62-63
  15. ^ Miller, William Ian (2000). The Mystery of Courage. Cambridge, Massachusetts: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ISBN 0-674-00826-X. p 204
  16. ^ Miller, William Ian (2000). The Mystery of Courage. Cambridge, Massachusetts: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ISBN 0-674-00826-X.pp21-22
  17. ^ Hobbes, Thomas (1972). Bernard Gert, ed. Man and Citizen (De Homine and De Cive). Indianapolis: Hackett Publishing Company. ISBN 0-8446-4756-X. pp17-18
  18. ^ Hobbes, Thomas (1972). Bernard Gert, ed. Man and Citizen (De Homine and De Cive). Indianapolis: Hackett Publishing Company. ISBN 0-8446-4756-X. pp68-70
  19. ^ Hobbes, Thomas (1972). Bernard Gert, ed. Man and Citizen (De Homine and De Cive). Indianapolis: Hackett Publishing Company. ISBN 0-8446-4756-X. pp290
  20. ^ Hobbes, Thomas (1972). Bernard Gert, ed. Man and Citizen (De Homine and De Cive). Indianapolis: Hackett Publishing Company. ISBN 0-8446-4756-X. pp150-152
  21. ^ Hume, David (1751). An Enquiry Concerning The Principles Of Morals. Lanham: Start Publishing LLC. pp666
  22. ^ Hume, David (1751). An Enquiry Concerning The Principles Of Morals. Lanham: Start Publishing LLC. pp459
  23. ^ Hume, David (1751). An Enquiry Concerning The Principles Of Morals. Lanham: Start Publishing LLC. pp900
  24. ^ Tolkien, JRR. "Beowulf: The Monsters and the Critics". The Tolkien Estate. p. 25. Archived from the original on 2007-10-15. Retrieved 2008-04-25.
  25. ^ Grimm, Jacob (1835). Deutsche Mythologie (Teutonic Mythology) (in German) (1 ed.). Dieterich: Göttingen.
  26. ^ Carter, Richard (1999). "Celebrating Ernest Hemingway's Century". neh.gov. National Endowment for the Humanities. Retrieved 2009-06-19.
  27. ^ Nietzsche, Friedrich Wilhelm (1989). Beyond Good and Evil: Prelude to a Philosophy of the Future. New York: Vintage. ISBN 0-521-77078-5.
  28. ^ Andreas Dick: Mut – Über sich hinauswachsen. Hans Huber Verlag, Bern 2010, ISBN 978-3-456-84835-8.
  29. ^ Siegbert A. Warwitz: Vom Sinn des Wagens. Warum Menschen sich gefährlichen Herausforderungen stellen. In: DAV (Hrsg.): Berg 2006. München-Innsbruck-Bozen 2005, S. 96–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