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天安门 (纪录片)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天安門
The Gate of Heavenly Peace
The Gate of Heavenly Peace screenshot.jpg
影片《天安門》片頭截圖
基本资料
导演韩倞
高富贵[*]
编剧白杰明
約翰·克勞利[*]
主演戴晴
配乐Mark Pevsner
剪辑David Carnochan
制片商长弓电影公司(Long Bow Group)
片长186分鐘
语言英語普通話
上映及发行
上映日期(美国)1995年10月
发行商香港 映象无画(创造社)
美國 Center for Asian American Media
澳大利亚 Ronin Films

天安门》(英語:The Gate of Heavenly Peace),美國制作的訪問纪录片,透過訪問及回顧,描述关于1989年發生在天安門等地的整個八九學運。該片曾於香港一間戲院上映了幾個月。該電影是由美国纪录片制作人卡玛及其丈夫高富贵(英語:Richard Gordon)担任导演及制片,David Carnochan担任副导演及剪辑工作。该片是美国公共电视台(PBS)的Frontline系列历史纪录片的一集,但同时也作为单独的纪录片上映、发行和参展。该片于1995年10月在美国首映。本片由美國國家人文科學基金、福特基金會、洛克菲勒基金會及美國公共廣播局資助拍攝。

影片主要观点[编辑]

按照该纪录片的说法,影片“通过采访当年经历过这场运动的学生工人知识分子、和政府官员,再现了这五十天内发生的争端、愤怒、无畏、亢奋、荒诞、以及种种悲剧,并对运动中人们所习惯的思维观念和话语体系提出了批评和质疑”。

影片内容在探讨运动发生的原因,和部分运动领袖在抗议运动进行中的不适当行为。尤其是影片针对另外一位运动指挥柴玲,在她逃亡过程中对外界关于6月4日清晨在天安门广场发生的“坦克把学生碾成肉饼”、广场死亡人数达200至4000多的描述,绝食运动发起人之一的台湾歌星侯德建强调,他“6点半还在广场上,一点也没有看见”,他接着表示这些描述是“以谎言打击敌人”。其他包括刘晓波韩东方吴国光梁晓燕等人都在反思当时社会和自己的行为。

不过,影片还是纪录了部分发生在天安门周围,以及北京其他街区的解放军开枪及人民伤亡的情况,其中包括后来发起“天安门母亲”活动的丁子霖描述她儿子蒋捷连参加抗议活动被打死的经过。影片还纪录了大连居民肖斌因为接受美国广播公司(ABC)记者采访说政府有拿“坦克压学生”而被判刑10年。影片最后以画外音的方式,指出邓小平“面对改革带来的危机,他拿起来旧式武器”,他“想在历史上留下知民爱民的名声”“但是六四屠杀成为他无法抹去的一笔”。

本片关于六四当天天安门广场上并没有发生如部分运动领袖所说的上千学生被坦克碾毙的观点,之后在美国公共电视台的纪录片《Tankman》中也有映证[1]。《Tankman》的觀點是“天安门广场上面并没有发生屠杀,屠杀是发生在其他地方”。[2]

訪問人物[编辑]

本片中,众多参与了当年运动的人物接受了采访,例如学生领袖王丹吾尔开希封从德項小吉,天安门四君子刘晓波侯德健,高校老师梁曉燕,知识界代表戴晴戈扬,参与运动的工人赵洪亮、吕京花韩东方,前政府官员吳國光,天安门母亲丁子霖等人。

遗憾的是,当年的天安门广场总指挥柴玲拒绝了采访。但是,影片引用了多段当年柴玲的录像。

争议[编辑]

柴玲[编辑]

卡玛与她的《天安门》,和柴玲之间有很大争执。这主要来自影片对于柴玲的描述。柴玲在片中被描述成反面人物,王丹说柴玲靠眼泪博取支持,侯德健指柴玲用谎言打击敌人。影片也剪接了柴玲对美国记者金培力部分极具争议的的录音片段,包括柴玲說“作为我个人,我愿意求生下去”、“不会有任何结果”、“期待的就是流血”等语句。另外,《天安门》也记录了柴玲所说(后来被认为不实)的广场死伤情况。

《天安门》没有直接采访柴玲;卡玛后来称,她当时坚持采访柴玲,卻被柴玲拒绝。她认为柴玲出尔反尔。1996年《波士顿环球报》的报道称,《天安门》的宣传破坏了柴玲的生活,柴玲称自己收到了恐吓信;卡玛对此感到“大惑不解”,认为柴玲演戏。[3]

对于卡玛的纪录片《天安门》,2009年,王丹封从德严家祺鄭義盛雪等人签署《致〈天安门〉制片人的公开信》。王丹、封从德等人认为,《天安门》有选择地引用句语和遗漏史实,让观众得出对柴玲的印象;他們指责《天安门》,称“期待流血”、“我愿意求生”等言论争议都为断章取义。[4]有评论认为《天安门》通过大量剪切和对比,对柴玲的形象刻意塑造引导,原先王丹承受主要攻击,《天安门》广泛传播之后则被柴玲顶替。[5]王丹也写了一封《为柴玲辩护——致港大学生的信》声援柴玲。[6]而后,天安门网站上卡玛发表公开信坦言,无法因为一位历史人物(指柴玲)的不完美,而认为对人民开枪的政府是合理的。

2007年,担任Jenzabar公司总裁的柴玲以损害名誉和商标侵权为由,起诉《天安门》纪录片制片人卡玛[7]。卡玛的长弓公司发起呼吁,希望社会能对事件给予关注,并要求维护自身权利、捍卫言论自由。[8]

参考文献[编辑]

  1. ^ The Tank Man _ FRONTLINE. 公共广播电视公司. [2021-08-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10). 
  2. ^ Malcolm Moore. Wikileaks: no bloodshed inside Tiananmen Square, cables claim. 每日电讯报. 2011-06-04 [2021-01-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4-06) (英语). 
  3. ^ 莫茫. 卡瑪:为什么《天安门》没有采访到柴玲?. www.duping.net. 2009-06-05 [2021-08-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03). 
  4. ^ The Gate of Heavenly Peace. www.tsquare.tv. [2020-11-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26). 
  5. ^ 慢牛. 《天安門》影片評述︰卡瑪對柴玲的形象塑造,反思學生領袖. 右派網. 2009-06-14 [2020-11-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03). 
  6. ^ 王丹:为柴玲辩护——致港大学生的信. 明報. 2009-04-24 [2021-08-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6-11). 
  7. ^ 亚微. 六四领袖柴玲起诉纪录片天安门. 美国之音 (华盛顿). 2009-05-16 [2021-08-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6-21). 
  8. ^ 长弓纪录片制作组 呼吁书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天安门》纪录片网站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