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會戰勝歸來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民主會戰勝歸來》是香港一首社運歌曲,誕生於2012年,由VIIV樂隊(六四樂隊)的Anthony Kwong作曲,林律希(Barry)編曲、作詞,VIIV樂隊演唱。[1][2]

歌詞大意為泛民主派於過去消極地面對統治者,在民主運動的領導者司徒華2011年逝世後,泛民主派更需要讓新世代承接民主運動。[3]

作者[编辑]

《民主會戰勝歸來》填詞人是林律希(Barry),2019年6月逝世,終年37歲。[4]

時事評論員劉銳紹表示林律希寫過很多勵志歌曲,但一生與病魔搏鬥,本身患有妥瑞症,患者會明顯不自主的抽動,林律希後來更患上其他疾病,離世前一直需服用大量藥物。劉銳紹形容林律希是「天賦音樂奇才」,因香港的教育過於壓制學生,中三去了澳洲,之後在墨爾本大學攻讀音樂,學成返港後在商場表演、為他人作曲卻得不到酬勞,但他為了音樂理想,仍然努力靠其他方法謀生,包括做粥麵店待應、做電器推銷員,在這樣的困境下繼續作曲、填詞、自彈自唱,創作了《民主會戰勝歸來》的歌詞,並曾創作歌曲《落霞之歌》(又名《天生一對》),獻給劉曉波劉霞夫婦。[5][6]

創作及流行[编辑]

《民主會戰勝歸來》作曲人Anthony坦言,他在2006至2007年寫下這首歌曲,完成了70%,2010年澳洲讀完書返回香港後,才完成其餘30%。2010年聖誕,Anthony從錄音中拿出來,交了給林律希(Barry)填詞,「民主會戰勝歸來」這一句歌詞,倒是Anthony創作的,曲帶顧家輝作品風格,有電視武俠劇主題曲韻味。[4]樂隊成員Kennief說:「他們完成這歌,拿出來說要編歌。我心中的感覺是『想點呀?(想怎樣呀?)』,武俠劇呀?!但聽了一陣,又覺得可塑性頗高,之後就開始排了。」

這首歌在2011年除夕初次演唱,2012年「六四晚會23周年」中正式公開演唱,隨後,其YouTube點擊率直線上升,2013年收錄在支聯會的《民主會戰勝歸來——籌建永久「六四紀念館」民運歌曲專輯》。[1]

影響及改編[编辑]

這首歌在2012年「反國教運動」及「六四晚會23周年」中多次唱響。2014年在「香港學界大罷課」以及「佔領中環」、「雨傘運動」中繼續傳唱。[7]

當中兩句歌詞「民主會戰勝歸來,後有巨浪承接這變改」成為學生政治運動團體「學民思潮」的格言,並繪製在其標誌下方。

2013年互聯網上出現歌曲改編而成的《城邦會戰勝歸來》,與《民主會戰勝歸來》的中國視角不同,《城邦》探討香港本土自治問題,表面上歌頌本土派, 實則暗諷香港自治運動的發起人陳雲。可是《城邦》推出後卻被陳雲贊同,而且經過不同網民修訂歌詞及重新錄製後,成為香港本土派及香港自治運動的代表歌曲之一。《城邦》更標誌近年香港本土意識興起之現象,香港立法會議員區諾軒更因曾唱此曲,被王國興指支持香港獨立而入稟法院要求取消其議員資格。填詞人「城邦天使」身份一直成謎,但有說就是區諾軒[8]

歌詞[编辑]

白頭浪,默含淚光衝往世外。
黑眼睛,觀看歷史哀怨跌宕。
紅日降,正義藏在星宿背後。
誰在笑,長夜伴著罪惡放蕩。

萬劫不改的眼光,拿著帶鮮血罪狀,用最浩瀚的筆告狀。
哪怕像螳螂横著臂,對坦克猶如煉鋼,為國家,我捨身去擋。

天有光,夕陽在催促要靠岸。
風有聲,傾聽默想怎去破浪。
明或暗,信念如舊清澈恬靜。
寒或暖,赤了丹心流過血汗。

萬勸不改的國邦,拿著鐵腕與慾望,磨了最惡的刀對望。
你已在悠悠長夜裏,習慣欺壓如暴漢,忘掉地獄的火,有多燙。

*民主會戰勝歸來,民主會戰勝歸來,白髮斑斑情意深似海。
若化石仍殘存著愛,一刻霸佔的青苔,鋪天蓋,蓋不住世代。
民主會戰勝歸來,民主會戰勝歸來,後有巨浪承接這變改。
若世上仍流傳著愛,即使軟禁斗室內,我自由,與天地同在。

萬劫不改的眼光,拿著帶鮮血罪狀,用最浩瀚的筆告狀。
我插下和平旗幟,我指尖成為號角,浪與花,護擁於四方。

Repeat * **
我自由,與生命 同在。

歌詞大意[编辑]

「萬劫不改的眼光,拿著帶鮮血罪狀。用最浩瀚的筆告狀,哪怕像螳螂橫著臂,對坦克猶如煉鋼。為國家,我捨身去擋。天有光,タ陽在催促要靠岸。風有聲,傾聽默想怎去破浪。明或暗,信念如舊清激恬靜。寒或暖,赤了丹心流過血汗。」

香港的泛民主派,一向都站在大中華的立場,去控訴六四事件。事實上,在2012年選舉之前,泛民主派還是有取得大部份票數的優勢,可是即便得到了優勢,他們做到的也只有保持原狀,對民主化難有任何推進,年復一年的繼續重覆控訴六四事件。司徒華的死,其實是催促泛民主派必須向前走下一步,而不是滿足於現狀進退不前。

「萬勸不改的國邦,拿著鐵腕與慾望。磨了最惡的刀對望,你已在悠悠長夜裏,習慣宰殺如暴漢。忘掉地獄的火,有多燙。」

可是現實的泛民主派,面對已經磨刀霍霍要進迫的統治者,回應也只是年復一年辦六四晚會,甚至已經是習慣了這樣的處境,而大陸的同情者也對事情慢慢習慣麻木,甚至是變得安逸,認為事情會一直這樣下去,不會變,他們會一直紀念下去,而忘掉了事情可以急劇惡化。這種消極和被動,正是泛民主派衰弱的原因。而事實上,去到2012年,在議會的大敗(即使票數還是過半卻失去大部份議席),以及新的特首開始壓迫,這都兌現了這歌曲的預示。

「民主會戰勝歸來,民主會戰勝時來,白髮斑斑情意深似海,若化石仍殘存着愛,一刻佔的青苔,鋪天蓋,蓋不住世代。民主會戰勝歸來,民主會戰勝歸來, 後有巨浪承接這變改。著世上仍流傳著愛,即使軟禁斗室内,我自由,與天地同在。」

這裡的意思是所以,泛民主派要怎樣從困境中走出來?其實困境的源頭在於,泛民主派新陳代謝慢而且青黃不接,沒有新血,走向者化,變得停滯,失去了前進的動力。 化石和青苔都是隱喻,這首曲其實就是說,老一輩應該明白要放手,讓自己成為支援者,讓新世代購承這個任務與精神,主導未來,オ可以逆轉形勢,力挽狂瀾。


網友Alex Kwan<ref>

參考資料[编辑]

  1. ^ 1.0 1.1 麥馬高, VIIV樂隊:他們的天與地, 香港獨立媒體, 2013-2-16 [2019-07-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19) 
  2. ^ YouTube上的六四樂隊專訪:民主會戰勝歸來 2013年2月1日
  3. ^ 藏在《民主會戰勝歸來》歌詞裡的涵意. udn專欄 鳴人堂. 2015-07-13 [2015-07-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7-24). 
  4. ^ 4.0 4.1 謝夢遙, 林律希生前自述:《民主會戰勝歸來》、六四樂隊及病魔, 端傳媒, 2019-07-31 [2019-09-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8-01) 
  5. ^ 劉銳紹, 民主會等你回來!, am730, 2019-7-19 
  6. ^ YouTube上的落霞之歌
  7. ^ 撐雨傘製標語!全球聲援「佔中」:民主會戰勝歸來, ETtoday新聞雲, 2014-9-30 [2014-11-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1-29) 
  8. ^ 城邦會戰勝歸來. [2014-11-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7-11).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