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0年代末中国通货膨胀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1980年代末中国通货膨胀是指中华人民共和国发生的1986年至1988年通货膨胀周期。[1]

背景[编辑]

从1984年第四季度起,中华人民共和国经济发展速度过快,信贷发放过猛。中央曾试图以行政手段控制信贷发放,但未能奏效。1985年,时任国务院总理赵紫阳提出了“软着陆”,即不是通过一年,而是通过数年,缓解经济过热,不再像1981年一样通过大砍基建项目从而在短时间内紧急调整经济。经过1986年、1987年两年,经济环境从紧张逐步放松,经济既获得降温,又没有出现衰退。1987年,国民生产总值增长10%以上,国民收入增长10%以上,工业总产值增长17%以上,农业增长近6%,商品零售价格指数上涨7.3%。[2]

当时中华人民共和国正在进行经济体制改革,从原来的计划经济体制向一定程度的市场经济体制过渡。商品价格实行价格双轨制,即一部分商品价格由国家计划控制,另一部分商品价格由市场决定。由国家控制商品价格带来的问题是一方面国家需要投入大量财政资金用于城市农副产品等的价格补贴,另一方面工资过低,购买力不强,而企业生产又没有积极性,无法按照市场规律进行改革从而获得竞争力。这导致国家、企业和人民三方面都不满意。同时,一部分人利用价格双轨制进行投机,以各种手段通过低价囤积国家计划控制内的产品,再以高价在市场出售,牟取暴利,既影响国家控制价格,又造成市场不稳定,价格波动。[3]

1988年市场上物价不断上涨,而价格扭曲问题并没有根本缓解,官倒等现象引起人民不满。中共中央高层遂于1988年5月提出进行价格闯关,准备以物价上涨一定水平为代价,有计划地全面调整价格,改变价格严重扭曲的现状。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刚刚通过价格改革方案,具体实施方案尚未制订,改革出台时间尚未确定之时,国内新闻媒体便开始大张旗鼓地宣传。一时间,社会普遍流行“物价涨一半,工资翻一番”的传言,人们对通货膨胀的预期迅速增长,而政府又没有承诺保值储蓄。在这种情况下,1988年夏季,各地银行发生了挤兑风潮,各类商品遭到抢购。一些商店和企业趁机涨价,而银行储蓄比预计减少了400亿元人民币,银行不得不通过大量印制人民币来纾缓困境。[2]由此,已经存在的通货膨胀进一步严重。

过程[编辑]

1988年初,CPI增长达到拐点。在1986年至1988年的通货膨胀周期中,月度CPI自1987年1月超过5%,至1989年2月达到最高值28.4%,前后共26个月。1988年1月CPI同比增长9.4%,是此轮通货膨胀周期的拐点。[4]

挤兑和抢购风潮[编辑]

价格改革准备实施的消息在社会上传开后,城市和农村普遍出现了挤兑和抢购风潮。

银行的各类储户蜂拥挤兑,银行纷纷告急。在湖北某县,银行因无钱给储户,银行柜台被储户掀翻。[1]

各大中城市均发生了严重抢购。时值盛夏,杭州市市民抢购毛衣毛裤;气候温和的昆明市,人们抢购通常滞销的电风扇广州市有位女市民抢购了10箱洗衣粉;南京市有位市民抢购了500盒火柴武汉市有位市民抢购了200公斤食盐。在疯狂的抢购风潮中,商品价格不断攀升。时任国家物价局局长的成致平说,“1斤装茅台酒从每瓶20块蹿到300多块,汾酒从8块涨至40块,古井贡酒从12块涨至70块,中华烟从每包1.8元涨至十来元。”中国价格协会会长王永治说,“人们都疯了,见东西就买,不管需要不需要,也不在意质量好坏,冰箱有冷气就要,电视机出图像就抱。”[1]

农村也发生的争相收购农副产品的风潮。四川省合川县铜梁县潼南县武胜县等地,一些单位和个人竞相抬价抢购蚕茧,使国营收购站不得不提高收购价格。合川县太和区蚕茧收购价达到了每公斤12.8元,比四川省规定的最高收购限价高了将近一倍。1988年6月8日,部分国营收购站因资金匮乏,不得不暂停收购蚕茧[1]

结束[编辑]

遵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的决定,中国人民银行确定从1988年9月10日开始,对城乡居民个人3年以上定期储蓄存款实行保值贴补。[5]保值储蓄的实施,有效地缓解了因通货膨胀预期增长带来的通货膨胀。

1988年9月,中央决定实行治理整顿治理整顿实施后,国家经济局面发生了新的变化。国务院采用行政手段控制价格和基本建设,并取消了一些已经实施的放开搞活企业的改革措施,收回了中央下放到地方和企业的一些权力。最终,通货膨胀受到遏制,但是也随之出现了“经济滑坡、市场疲软、生产停滞”的局面。[3][1][6]

影响[编辑]

此轮通货膨胀中,高企的物价激起了民众的普遍不满,而“官倒”横行更让民众愤恨。此后,1989年六四事件中的主要口号就包括反“官倒”和反腐败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价格闯关, 中国共产党历史网,2011年09月28日
  2. ^ 2.0 2.1 赵紫阳,经济过热、软着陆和治理整顿,载 改革历程,香港:新世纪出版社,2009年
  3. ^ 3.0 3.1 赵紫阳,闯物价改革关,载 改革历程,香港:新世纪出版社,2009年
  4. ^ 金三林,溫和通脹:上限在哪裡?,人民网,2004年08月18日
  5. ^ 关于开办人民币长期保值储蓄存款有关问题的通知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3-10-29.,中国人民银行,银传[1988]35号。
  6. ^ 第一波“价格闯关”搁浅:经济增长减速 经济改革停滞. 和讯网. 2008年8月20日 (中文(简体)‎).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