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殤之柱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橙色的國殤之柱
國殤之柱原貌
港大學生會成員在六四前夕洗刷國殤之柱(2020年)

國殤之柱丹麥語Skamstøtten;英語:Pillar of Shame)是紀念對人道肆意凌虐的雕塑,由丹麥雕塑家高志活Jens Galschiøt)製造,共有五座。其中為紀念六四事件而於1997年完成的一座,於1998年12月起被展示於香港大學。国殇之柱上刻有多个身躯扭曲面容痛苦的人像,象征血腥镇压的死伤者,基座正面以红字刻上楷书简化字)“六四屠杀”(六四事件)和草书“老人岂能够杀光年轻人”,背面也有同样的英文语句。它曾在香港各间大学巡回展出,并在八至十周年的六四烛光晚会摆放于维多利亚公园。国殇之柱现矗立在香港大学黄克竞楼平台,背靠香港大学学生会正门。香港的國殤之柱原本是鐵鏽色的,自2008年4月30日起,由支聯會四五行動成員將之漆上橙色,用意回應橙色運動。傳統上,支聯會每年都會派人在六四前夕洗刷國殤之柱。[1]

國殤之柱共有6座,除香港外,另5座分別位於意大利羅馬墨西哥墨西哥城巴西巴西利亞丹麥哥本哈根德國柏林

各地國殤之柱[编辑]

羅馬[编辑]

聯合國糧農組織1996年會議期間雕成,紀念世界資源分布不均導致的死難者。

香港[编辑]

高志活於1996年5月便有意建一座「國殤之柱」紀念中國六四事件,但一直找不到願意安排在香港展出的團體。高志活於個人網誌寫道:「經過多月的嘗試,成功機會都好像不大,我們寄了很多封信出去,但絕少有回音。看來,因為北京的極權打壓,香港人或許很怕與這種具爭議的計劃扯上關係吧」。後來,支聯會願意接手,1997年4月時決定在主權移交前的最後一次六四晚會展出「國殤之柱」。[2]

1997年5月31日下午,「國殤之柱」從丹麥運抵香港。原本負責將雕塑由貨倉運到維多利亞公園豎立的瑞士運輸公司臨時變卦,違反合約,而公司負責人向高志活聲稱不想開罪中國。1997年6月3日,支聯會自行把「國殤之柱」運到維多利亞公園拆箱,並在高志活親自指導下完成組裝,於翌日的「六四事件八周年燭光集會」公開展示,而永久擺設場地仍未有着落。[3]

1997年6月5日凌晨,「國殤之柱」在6月4日晚舉行的「六四事件八周年燭光集會」完結後,由香港大學同學護送運往校園展示,但運送「國殤之柱」的吊臂貨車駛到旭龢道的港大車道出入口時,遭到十多名港大的保安員阻攔及拒絕開閘,校方後來報警,三十多個香港警察到場阻擋貨車進入校園,現場有四百多位市民聲援港大學生,雙方一度發生對峙,貨車的車匙曾經被警員拔走。雙方在校門爭論期間,有校內職員的車輛要求駛離校園,港大保安員需要開閘,學生則在車閘打開後,護送貨車駛進校園內,保安員沒有繼續攔阻,警方則稱香港大學是私人地方,不便介入校方的決定,校方之後亦准許「國殤之柱」移入校園內[4],6月5日凌晨3時左右,載有「國殤之柱」的吊臂貨車和坐在貨車上的十多位香港大學學生一同進入校園內。

「國殤之柱」剛移入港大校園時,只是橫放於黃克競樓平台附近,校方終於允許在黃克競樓平台豎立「國殤之柱」[4]。其後將「國殤之柱」豎立在黃克競樓頂樓平台的香港大學學生會前面[5]。「國殤之柱」其後於1997年9月至1998年4月先後在香港中文大學嶺南大學香港浸會大學香港科技大學香港理工大學香港城市大學進行巡迴展覽,之後於1998年5月再次豎立於維多利亞公園悼念「六四事件九周年燭光集會」。香港大學學生會於1998年9月舉行有2,190名會員參與的投票,以1,629贊成票大比數通過將「國殤之柱」再次豎立於黃克競大樓頂樓平台作永久展示,「國殤之柱」於1998年12月完成組裝後展出。其後亦有在不同年份舉行的「六四事件燭光集會」前被移送到維多利亞公園展出,並在悼念儀式完結後移回香港大學內的永久展示位置[6]。2008年為響應橙色運動,「國殤之柱」被漆上橙色。

香港大學對於豎立「國殤之柱」一直採取配合的態度,如2010年因應黃克競樓平台要建天橋連接到新發展的百周年校園,港大校方便與支聯會及學生會協商,並同意將「國殤之柱」遷移至黃克競樓平台的另一個位置繼續展示。後來發現雕塑出現裂痕,校方便安排使用鋼索加以固定[4]。2013年,「國殤之柱」的製作者高志活親自到香港大學修復塑像[7]

港大要求移除雕塑[编辑]

2021年10月初,屹立於香港大學的「國殤之柱」遭激進建制派組織香港政研會舉報違反《港區國安法》,又稱已收集到逾20,000名市民聯署,要求在目前缺乏港大學生會作為持有人的情況下,移除該塑像。[8]香港大學其後於10月8日接受激進組織香港政研會的指示並透過孖士打律師行支聯會發出律師信,要求支聯會在10月13日的限期前移走「國殤之柱」。支聯會副主席蔡耀昌批評有關安排不合理。[9]創作「國殤之柱」的丹麥雕塑家高志活於10月12日發表聲明表明自己是「國殤之柱」的擁有者[10],他已委託律師去信香港大學,要求就事件召開聆訊,期望港大尊重其擁有權,把「國殤之柱」完整地搬離香港。高志活批評香港大學拆除雕像是褻瀆死者,而只給支聯會6日時間移除「國殤之柱」是「野蠻」的做法,「那是意大利黑手黨大佬在歐洲才會用的手段」,「國殤之柱」若然受到任何毀壞,香港大學需負上責任。[9]高志活又稱如果「國殤之柱」現在遭到摧毀,所有人應前往香港大學盡可能執拾雕塑的碎片,因為這些碎片象徵「帝國滅亡,但藝術永存」。[11]支聯會及其清盤人均表示支聯會已經解散,支聯會不是該塑像的持有人,香港大學應直接與「國殤之柱」的擁有者高志活的代表律師接洽。[11]全國人大常委譚耀宗支持港大校方要求移走「國殤之柱」,認為已放在港大校園太久,亦不應放在該處,早就應該搬走。

10月13日,港大向支聯會及兩名清盤人發信要求移走「國殤之柱」的限期在下午5時屆滿後,「國殤之柱」仍放置在黃克競樓平台,校方安排數名保安員在場,未有採取行動。[12][13]「國殤之柱」的擁有者高志活於10月14日發表聲明指香港大學或代表港大校方的孖士打律師行至今仍未聯絡他或其代表律師,高志活表示尊重校方的權利,惟搬遷「國殤之柱」需時,他理解《港區國安法》實施後香港政治環境的變化令到「國殤之柱」難以留在香港豎立,他已計劃將「國殤之柱」搬到其他國家繼續展示。高志活表示可能因此須要前往香港親自拆解「國殤之柱」及辦理將雕塑搬離香港的事宜,不過以香港近期的政局變化,是否可順利地將「國殤之柱」從香港大學移走都成疑問[14],他也不肯定能否再次入境香港,或入境後能否再離開[7]。高志活同時質疑《港區國安法》是否可規管已存放達24年的藝術品,反問在私人地方掛上有關照片或擺放記載有六四事件的書籍是否亦屬違法。[15]

丹麥外長Jeppe Kofod英语Jeppe Kofod就香港大學要移除「國殤之柱」一事發表聲明,表示以藝術方式表達意見是基本人權,並已就此向中國當局提出意見。[16]10月15日,孖士打律師行發出聲明表示不再代表港大處理「國殤之柱」事宜,超過20個非牟利團體曾呼籲孖士打停止代表港大,美國共和黨國會議員格雷厄姆亦批評律師行有違美國民主價值。[17]

墨西哥「國殤之柱」
巴西「國殤之柱」

墨西哥[编辑]

1999年雕成,紀念和榮耀兩年前在Acteal大屠殺英语Acteal massacre被屠殺的45名原住民。原於墨西哥城展出,後改於Acteal展示。

巴西[编辑]

2000年雕成,紀念於埃爾多拉多卡拉雅斯大屠殺英语Eldorado dos Carajás massacre中因示威而被射殺的無地貧農。原於巴西利亞國會前展出,現於發生大屠殺的城市貝倫豎立。

柏林[编辑]

計劃中,紀念納粹德國統治期間的死難者。原意是在集中營遺址上豎立,但遇上困難,正在尋找其他辦法。

丹麥[编辑]

2020年1月23日中午,以反修例運動為題,造型含該事件抗爭者元素,如頭盔、眼罩、豬嘴的港版國殤之柱在丹麥多個政黨見證下豎立於丹麥國會外,為期三個月。該雕刻由高智活、丹麥政黨Alternativet國際特赦組織共同創作,並獲該國多個政黨支持。高智活稱「唯有我們在西方表達支持,香港人才能捍衛他們的言論自由與和平集會自由」,因而創作該支柱向世界發聲。[18]

圖集[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六四 32 周年】支聯會洗刷國殤之柱 要求港大收回與學生會割席決定 高呼「結束一黨專政」. 立場新聞. 2021-05-02 [2021-05-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25). 
  2. ^ 【國殤之柱.簡史】抗爭下入港大矗立24 年 高志活預想昔日「言論自由試金石」或成碎片. 立場新聞. 2021-10-13 [2021-10-16]. 
  3. ^ 「國殤之柱」抵港六四展出 (PDF). 1997-05-31 [2021-10-16]. 
  4. ^ 4.0 4.1 4.2 97年學生市民護送國殤之柱入港大 當年學生:24年前的擔心今日發生. 眾新聞. 2021-10-16 [2021-10-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0-17). 
  5. ^ 「六四」二十周年 The 20th Anniversary of June Fourth Massacre in China - 國殤之柱. alliance.org.hk. [2013-05-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2-03). 
  6. ^ Wong, Samantha (3 June 1999). "Pillar of Shame still without a home"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7. ^ 7.0 7.1 高志活:一尊雕塑倘危害國安 真係好好好好奇怪!. 眾新聞. 2021-10-06 [2021-10-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0-19). 
  8. ^ 港大國殤之柱遭團體舉報 指涉違國安法散播仇恨. 
  9. ^ 9.0 9.1 港大律師信促支聯會10月13日前移走《國殤之柱》 蔡耀昌批不合理. 明報. 2021-10-08 [2021-10-08]. 
  10. ^ 港大要求支聯會下周三前移走國殤之柱 否則視為放棄 蔡耀昌:不合理. 立場新聞. 2021-10-08 [2021-10-08]. 
  11. ^ 11.0 11.1 限期到柱仍在 支聯:港大與高志活接洽較適合. 明報. 2021-10-14 [2021-10-16]. 
  12. ^ 譚耀宗支持移走國殤之柱 稱放在港大「好妨礙」:這是已過去的事. 立場新聞. 2021-10-11 [2021-10-11]. 
  13. ^ 【特寫】移走「國殤之柱」期限屆滿 市民風暴下到場拍照:多年被燃點的蠟燭,今天突然熄滅. 立場新聞. 2021-10-13 [2021-10-13]. 
  14. ^ 高志活計劃將國殤之柱移離香港. 眾新聞. 2021-10-13 [2021-10-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0-19). 
  15. ^ 高志活:來港拆國殤之柱運歐美是選項. 明報. 2021-10-15 [2021-10-16]. 
  16. ^ 港大要求移走國殤之柱 丹麥外長︰已向北京表關注 以藝術和平表達是基本人權. 立場新聞. 2021-10-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0-16). 
  17. ^ U.S. law firm Mayer Brown to cease work for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in dispute over Tiananmen memorial’s removal. Washington Post. 2021-10-15 [2021-10-16]. 
  18. ^ 港抗爭版「國殤之柱」將矗立丹麥國會外 藝術家﹕西方要支持 港人才能捍衛自由. 立場新聞. 2020-01-19 [2021-10-13].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