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法莲华经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妙法莲华经》(梵文सद्धर्मपुण्डरीकसूत्र Sad-dharma Puṇḍárīka Sūtra),简称《法华经》,法华三部经之一,其馀两部经为《无量义经》与《观普贤菩萨行法经》。梵文 Sad-dharma,中文意为“妙法”。Puṇḍárīka 意译为“白莲花”,以莲花(莲华)出淤泥而不染,比喻佛法的洁白、清净。Sūtra 意为“经”,故此经之全名为《妙法莲华经》。[1]

《妙法莲华经》说一乘圆教,表清净了义,究竟圆满,微妙无上。全文共二十八品,前十四品说一乘之因,后十四品说一乘之果。《法华经》是佛陀释迦牟尼晚年所说的教法,佛陀弘法《法华经》和《涅槃经》共八年,属于开权显实圆融教法,大小无异,显示人人皆可成佛之一乘了义。在天台宗五时教判中,属于法华、涅槃之最后一时。

版本[编辑]

维基文库标志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法华经》成立年代约公元前后,最晚不迟于公元200年,因为龙树菩萨(公元150年-250年)的著作《中论》、《大智度论》已引用本经文义。另外《大泥洹经》、《大般涅槃经》、《优婆塞戒经》、《大乘本生心地观经》等诸经皆列举本经经名,并援引经中文义。[2]

梵文本[编辑]

已发现有分布在克什米尔尼泊尔和中国新疆、西藏等地的梵文写本40余种。这些写本大致可分为尼泊尔体系、克什米尔体系(基尔基特)和新疆体系。尼泊尔体系所属的写本大致为11世纪以后的作品。在基尔基特地区发现的克什米尔体系本,多数属于断片,从字体上看,一般是5~6世纪的作品,比较古老。在新疆喀什等几个地区发现的大多数也是残片,内容与尼泊尔系的抄本比较接近,从字体上看,大致是7~8世纪的作品。

汉传版本[编辑]

明代妙法莲华经刻本,藏于镇江博物馆。

汉译版本共有四种,但现存只有三种:包括西晋竺法护所译的十卷的《正法华经》,姚秦鸠摩罗什所译的七卷《妙法莲华经》,隋阇那崛达摩笈多所译的七卷《添品妙法莲华经》。

其中以鸠摩罗什译本最为通行,七卷二十八品,六万九千馀字,收录于《大正藏》第9册,经号262。只有鸠摩罗什译本包涵了《提婆达多品》,《添品妙法莲华经》将《提婆达多品》并入《见宝塔品》。梵文本没有这一品。《正法华经》缺《观世音菩萨普门品》的偈颂部分。其原因是《正法华经》是竺法护从梵文本译出,而《妙法莲华经》由鸠摩罗什龟兹文译出。[3]

藏文本[编辑]

藏译本为日帝觉和智军所译,题名《正法白莲华大乘经》,1924年河口慧海对照梵本日译出版,名《藏梵传译法华经》。

中国民族图书馆馆藏梵文《妙法莲华经》贝叶写本,成书于公元1082年(宋朝元丰五年),为尼泊尔那瓦尔廓特·塔库里王朝的最后一个国王商羯罗提婆时期。这是一部距今几近千年的相当古老的写本,全经共有137页,274面,每片贝叶约长54厘米,宽5厘米,每片大小相差无几,全经内容完整。

日本版本[编辑]

圣德太子于552年将佛教引入日本,其所著之三经义疏, 即包含法华经(其馀2部为胜鬘经维摩经), 并自行造了“一大乘”之思想。

北魏时期, 新疆和田出土梵文妙法莲华经

法华宗旨[编辑]

大乘佛教兴起的时代,有了以“声闻”、“缘觉”为二乘或小乘,以“菩萨”为大乘的说法。《法华经》就是在这种背景下结集的代表作品,提出了“开权显实”、“会三归一”的思想,融会三乘为一乘(佛乘)。以“声闻”、“缘觉”二乘为方便(权)说,“二乘”终究要以成佛为最终目标(如法华七喻“化城喻”所说),开启了“回小向大”的门径,这是一种崭新的学说思想,也是本经的主旨所在,在佛教思想史上占有至关重要的地位。

科判[编辑]

二十八品之中,智者大师将序品至安乐行品为止的前十四品称为“迹门”,从地涌出品至普贤菩萨劝发品为止的后十四品称为“本门”。

各品大意[编辑]

  • 第一序品:是本经的总序,佛说无量义经后,入无量义处三昧,天上降下种种妙华,佛的眉间白毫放大光明。弥勒菩萨因疑发问,文殊师利菩萨作答:过去诸佛宣说《法华经》前,皆现此瑞。暗示佛说此经之殊胜处有别于他经,唤起大众的注意。
  • 第二方便品:此品与寿量品,是《法华经》的两大中心,为本经正宗分。佛由三昧起,称叹诸佛智慧甚深无量,难解难入,佛说诸佛究竟了知诸法实相——“十如是”。为令声闻、缘觉二乘人断苦缚,得涅槃,佛以方便力,曾分说三乘之教,今日所说才是佛的真实教法。五千增上慢者退席,佛乃宣示唯一大事因缘,所谓开、示、悟、入佛之知见;一切众生皆当作佛,实无三乘。
  • 第三譬喻品:自此品至* 第九“授学无学人记品”为止的七品,是将方便品内容进一步以譬喻及因缘加以说明。本品说明舍利弗最先领解佛意,故被授记为华光如来。佛将三界譬喻为火宅,将三乘喻为“羊、鹿、牛三车”,将一佛乘喻为“大白牛车”,以有名的“火宅喻”和“三车一车”之喻,显示“于一佛乘,分别说三”及“唯有一乘法,无二亦无三”的深义。
  • 第四信解品:须菩提迦旃延大迦叶目犍连,于上品领解佛意。佛更说“长者穷子”喻,佛喻为大慈悲的长者,三乘譬喻为穷子,导出“于一乘道,随宜说三”的结论。
  • 第五药草喻品:佛应四人之请,更以“三草二木”将人天二乘譬喻为大、中、小药草,将上根、下根菩萨喻为大树和小树,将佛的平等智慧譬喻为一味之雨。三千大千世界的大小长短诸种草木,悉受一味之雨而润泽成长,如同佛以一相一味之法,平等利益一切众生。
  • 第六授记品:授大迦叶等四人将来成佛之记。
  • 第七化城喻品:先说大通智胜佛时十六王子听讲《法华经》而转为菩萨沙弥,后乃成佛。次说“化城喻”,三乘之果不外是化城,目的是为入佛智慧、最终成佛。
  • 第八五百弟子授记品:富楼那为上首,五百弟子皆得受记。次说“系珠喻”,五百弟子虽都怀有佛种,但未开悟,由烦恼覆藏,如衣里藏有宝珠,但因不知,故处于穷困之境。
  • 第九授学无学人记品:阿难罗睺罗为上首。
  • 第十法师品:佛在世或灭度后,凡随喜听闻《法华经》者均授予成佛的记别。又举出修行、受持、读诵、解说、书写本经的“五种法施”和供养本经的“十种”功德。说谤法者之罪,并说凿井喻。
  • 第十一见宝塔品:多宝佛塔从地涌出,证明释尊所说真实不虚。释迦如来以神力,三变净土,分身诸佛咸集,开多宝佛塔。多宝如来,分半座与释尊同座。
  • 第十二提婆达多品:说如来往昔求法,师事阿私仙得闻妙法。又授提婆达多成佛记。文殊入龙宫说《法华经》,八岁龙女闻经即身成佛,证明《法华经》功德广大。
  • 第十三劝持品:药王、大乐说和两万菩萨,各各发愿弘扬《法华经》。被授记的五百阿罗汉及学无学八千人,以及八十万亿那由他无数菩萨,皆誓愿弘此经典。
  • 第十四安乐行品:文殊请问末世持经方法,佛告以身、口、意、誓愿四安乐行,并以转轮圣王髻中明珠罕见授人来譬喻佛不轻易讲说经中最尊最胜的《法华经》。
  • 第十五从地涌出品:六万恒沙菩萨及其眷属从地涌出,大众疑惑,不知此等恒河沙数菩萨为谁之弟子?从何处而来?此为佛开显“久远实成”佛果的序曲。
  • 第十六如来寿量品:释尊说明“我实成佛以来,无量无边百千万亿那由他劫”,而其中间乃至今生,皆是方便示现。又说“佛寿长远”、“佛身常住”。以良医之譬喻说明为救众生而示现方便。佛实际上是“常在灵鹫山”、“常住说此法”,为使众生不起懈怠之念,故示现灭度。此品旨在说明佛陀“寿命之无量”、“教化之无量”、“慈悲之无量”及“救济之无量”。
  • 第十七分别功德品:说明与会者闻法获益之多,和五品弟子功德。
  • 第十八随喜功德品:是继上品所说者,说明听闻、讲述此经的广大功德。
  • 第十九法师功德品:明五种法师的功德,得六根清净神通力。
  • 第二十常不轻菩萨品:说明常不轻菩萨,以随喜行,得清净六根,说《法华经》,以此显示赞叹本经功德。
  • 第二十一如来神力品:佛出广长舌相,放毛孔光。以此神力,为嘱付灭后传此经,捷要地说此经功德。此经所在之处就是道场,诸佛在此处成道、转法轮,并在此处涅槃。
  • 第二十二嘱累品:此品为对诸菩萨“总付嘱”,三摸众菩萨顶而嘱付之。
  • 第二十三药王菩萨本事品:自此品开始到第二十八劝发品,详说佛灭后弘此经的必要及弘经的功德。本品举出药王菩萨过去为一切众生喜见菩萨,烧臂供养,以报答听日月净明德佛讲《法华经》之恩。
  • 第二十四妙音菩萨品:叙述变现34身,说《法华经》的妙音菩萨,从东方净光庄严国来到灵鹫山,礼拜释尊及多宝佛塔,以显宣说《法华经》的重要意义。
  • 第二十五观世音菩萨普门品:无尽意菩萨请问观世音菩萨的神通因缘,佛为说14种无畏,32种应化身等种种功德。
  • 第二十六陀罗尼品:菩萨及天神等,各各说咒护持受持《法华经》者。
  • 第二十七妙庄严王本事品:述说药王、药上二菩萨的往昔事迹,他们为净藏、净眼二王子时,劝父母归依其师云雷音王佛,使他们听讲《法华经》的大善因缘,以显示遇佛、听《法华经》之难得。
  • 第二十八普贤菩萨劝发品:佛为普贤说佛灭度后得《法华经》的四个方法。普贤发愿护持受《法华经》者。

《法华经》为弘扬佛陀的真实精神,采用了偈颂譬喻法华七喻)等,赞叹永恒的佛陀(久远实成之佛),说释迦牟尼佛成佛以来,寿命无限,现各种化身,以种种方便说微妙法。由于行文流畅,词藻优美,在佛教思想史、文学史上,具有不朽的价值,是自古以来流布最广的经典[来源请求]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新译妙法莲华经. 张松辉注译. 三民书局. 2000. ISBN 978-957-14-3112-3. 
  2. ^ Paul Williams. Mahāyāna Buddhism: The Doctrinal Foundations. Routledge. 1989年: 142. ISBN 978-0-415-02536-2. 
  3. ^ 《添品妙法莲华经》序言:昔炖煌沙门竺法护。于晋武之世。译正法华。后秦姚兴。更请罗什。译妙法莲华。考验二译。定非一本。护似多罗之叶。什似龟兹之文。余捡经藏。备见二本。多罗则与正法符会。龟兹则共妙法允同。

来源[编辑]

  • Cole, Alan (2005). Text as Father: Paternal Seductions in Early Mahayana Buddhist Literatur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Chapters 2 and 3 of this work present a close reading of the first four chapters of the Lotus Sūtra.
  • Pye, Michael (1978). Skilful Means - A concept in Mahayana Buddhism. London, UK: Gerald Duckworth & Co. Ltd. ISBN 978-0-7156-1266-8. 2nd edition: Routledge 2003.
  • Shinjo Suguro (1998): Introduction to the Lotus Sutra, Jain Publishing Company. ISBN 978-0-87573-078-3
  • Tanabe, George J.; Tanabe, Willa Jane (ed.) (1989). The Lotus Sutra in Japanese Culture. University of Hawaii Press, Honolulu. ISBN 978-0-8248-1198-3. [II, 15]
  • Tola, Fernando, Dragonetti, Carmen (2009). Buddhist positiveness: studies on the Lotus Sūtra, Delhi: Motilal Banarsidass Publ., 978-81-208-3406-4.
  • Yuyama, Akira (1970). A Bibliography of the Sanskrit-Texts of the Sadharmapuṇḍarīkasūtra. Faculty of Asian Studies in Association With 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 Canberra, Australia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