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內容

伯夷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伯夷
商清聖像(取自清乾隆年間《歷代名臣像解》)
本名姓:子
氏:墨胎
逝世河南省洛陽首陽山
墓地多處:
國籍孤竹國
活躍時期商末周初
知名於孤竹國亞微嫡長子
父母父:亞微

伯夷(?—?),姓,墨胎[1],名商紂王末期孤竹國第八任君主亞微的長子,弟仲馮叔齊

叔齊是孤竹國君主亞微內定的繼承人,但由於有悖於傳統長子繼承的宗法倫理,叔齊不忍心與長兄爭奪君位,伯夷也不願違背父意。後伯夷和叔齊雙雙出走,離開了孤竹國,禪讓仲馮

伯夷、叔齊聽說西伯姬昌善待賢達老者,遂前去投靠。[2]姬昌死後,其子姬發(周武王)出兵討伐紂王,伯夷和叔齊不滿武王身為藩國卻攻擊君主,加上自己世為商臣,叩馬力諫。武王不聽,左右衛兵欲動武,被姜子牙阻止,說「此義士也」,命士兵把二人拉至旁處。不久武王克殷。兩人憤愾,決定不食周粟,以表明對周武王的不滿,最終隱居在原殷商荒蕪之地首陽山[3]樹皮蕨菜為食,並有《採薇歌》曰:「登彼西山兮,採其薇矣。以暴易暴兮,不知其非矣。神農﹑虞﹑夏忽焉沒兮,我安適歸矣?於嗟徂兮,命之衰矣!」最終餓死。[4]

伯夷和叔齊由於不食周粟的高風亮節,後被認為是懷念故國的典範,也變成了後來改朝換代後忠於前朝的遺老遺少的代名詞。《史記》七十列傳中以《伯夷列傳》為首篇,錢鍾書在《管錐編》說:「此篇記夷齊行事甚少,感慨議論居其大半,反議論之賓,為傳記之主。馬遷牢騷孤憤,如喉鯁之快於一吐,有欲罷不能者。」

孤竹國在商朝滅亡後又存在了數百年。直到周朝春秋時代齊桓公稱霸時,討伐山戎途中,順道將孤竹國消滅。

而二人後除了國君仲馮外,再也沒有王系見於史籍。都穆《遊名山記》卷一《首陽山》記伯夷、叔齊隱居處有古柏二,「二根相距數尺,而幹上交若兄弟之相倚者」。

注釋[編輯]

  1. ^ 《正義》引《括地誌》:「孤竹故城在平州盧龍縣南十二里,殷時諸侯孤竹國也,姓墨胎氏。」《姓考》:「孤竹君之後墨台氏,改為墨氏。」
  2. ^ 《孟子》曰: 「伯夷辟紂,居北海之濱,聞文王作興,曰: 『盍歸乎來!吾聞西伯善養老者。』太公辟紂,居東海之濱,聞文王作興,曰: 『盍歸乎來!吾聞西伯善養老者。』」《史記·伯夷列傳》記載:「伯夷、叔齊,孤竹君之二子也。父欲立叔齊,及父卒,叔齊讓伯夷。伯夷目父命也。遂逃去。叔寶亦不肯立而逃之。 國人立基中子。於是伯夷、叔齊聞西伯昌善養老,蓋往歸焉。」
  3. ^ 伯夷、叔齊隱居首陽山的具體位置,歷代有多種不同說法。許慎《說文》以為在「遼西」。馬融則以為「在河東蒲阪華山之北,河曲之中」,即今山西省永濟縣西。班昭注《通幽賦》以為「在隴西首陽」,即今甘肅省臨洮南。戴延之《西征記》認為: 「洛陽東北首陽山有夷齊祠。」祝穆《方輿勝覽》認為:「在隴西,今隴西首陽山麓之左有二賢冢,冢旁有廟。」明楊恩《首陽山辨》指出:「隴西首陽山其名最古。自孔子稱伯夷、叔齊餓於首陽之下,其名雖與五嶽爭高。」
  4. ^ 伯夷、叔齊餓死的說法始見於《莊子·雜篇·盜跖第二十九》:「伯夷、叔齊辭孤竹之君,而餓死於首陽之山,骨肉不葬。」,在《史記》裡說得更具體,《伯夷列傳》:「武王已平殷亂,天下宗周,而伯夷、叔齊恥之,義不食周粟,隱於首陽山,採薇而食之……遂餓死於首陽山。」 又蜀漢譙周《古史考》:「伯夷、叔齊者,殷之末世,孤竹君之二子也。隱於首陽山,採薇而食之。野有婦人謂之曰:『子義不食周粟,此亦周之草木也。』於是餓死。」;但《論語·季氏》是說:「齊景公有馬千駟,死之日,民無德而稱焉。伯夷、叔齊餓於首陽之下,民到於今稱之。」並沒有說是餓死。《呂氏春秋·誠廉》中也說「二人北行,至首陽之下而餓焉」,皆未提及餓死。

參見[編輯]

延伸閱讀[編輯]

[在維基數據]

維基文庫中的相關文本:史記/卷061》,出自司馬遷史記

參考書目[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