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核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肺結核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結核(Tuberculosis)
分類系統及外部資源

光學顯微鏡下的結核性肉芽腫組織
ICD-10 A15.A19.
ICD-9 010018
OMIM 607948
DiseasesDB 8515
MedlinePlus 000077 000624
eMedicine med/2324 emerg/618 radio/411
MeSH D014376

結核英文Tuberculosis,簡稱TB)是常見並可致命的一種傳染病,由分枝桿菌(主要是結核分枝桿菌Mycobacterium tuberculosis),又稱「結核桿菌」(tubercle bacillus)導致。結核通常感染並破壞(稱「肺結核」,又稱「肺痨」或稱作「咯血病」)以及淋巴系統(稱「結核性淋巴病變」,又稱「淋巴結核」),但其它器官如中樞神經系統循環系統泌尿系統骨骼關節、甚至皮膚亦可受感染(如感染腦部可引致「結核性腦膜炎」)。其他的分枝桿菌,如牛分枝桿菌Mycobacterium bovis)、非洲分枝桿菌Mycobacterium africanum)、卡氏分枝桿菌Mycobacterium canetti)、田鼠分枝桿菌Mycobacterium microti)亦可引起結核,但通常不感染健康成人。

流行病學[编辑]

全球現有6億人,感染有結核桿菌。大多數的受感染者沒有病症,稱為潛伏結核感染(latent TB infection),但其中約5-10%的潛伏感染者會發展至活動性結核;若無適當治療,一個活動病例平均每年可使10~15人新受感染,病例本人的死亡率則超過50%。若潛伏感染者同時罹患免疫抑制,如愛滋病,每年就有10%的病發機率。2005年全球有880萬新發結核病例,160萬結核死亡病例。大多數結核病例在發展中國家,其中非洲的人均發病率最高,在28%;但半數以上的病例在6個亞洲國家:印度中國印度尼西亞孟加拉巴基斯坦菲律賓(以上依照總病例數排序;若依人均發病率排序,則為菲律賓、印度尼西亞、孟加拉、巴基斯坦、印度、中國)。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及某些已發展國家,患結核病的人數有上升趨勢,因為不少人的免疫系統因抑制免疫力藥物、物質濫用或愛滋病而受損。

愛滋病的蔓延及忽視結核病控制工作令結核病再次成為一種主要的傳染病。此外,多抗藥性結核及廣泛抗藥性結核正在蔓延。[1]世界衛生組織在1993年宣佈結核病是一件全球健康緊急事件,而「終止結核夥伴」(Stop TB Partnership)提出「全球結核病防治計劃」,其中一個目標是在2015年前把結核病死亡人數及流行程度減至1990年水平的一半。[2]

徵狀[编辑]

大約75%的活性結核病個案是肺結核。肺結核患者的病徵可分為全身性症狀、呼吸道症狀以及胸部X光的異常。全身性症狀如消瘦、厭食、疲乏、微熱以及夜間盜汗(即不是因為體溫高而出汗)。呼吸道症狀最常見的是咳嗽(持續超過三星期)、吐痰咳血、胸痛。

傳播[编辑]

肺結核的傳染經由細小的飛沫,當病人講話、咳嗽、唱歌或大笑時產生飛沫,這些飛沫落在塵埃中,乾燥後飛揚在空中,傳染給親近的人。肺結核不會經由無生命的東西傳染,必須要直接或間接吸入飛沫才會得病。

診斷[编辑]

診斷的方法可以依據臨床表現與X光,也可以參考結核菌素試驗、組織病理切片、耐酸性染色、結核菌培養、MTB PCR。

治療[编辑]

治疗原则可以被概括为早期治疗,适量、联合、足疗程的规律用药及分段治疗,治療上通常只要口服抗結核藥物,但療程需時至少六個月,有時長達一年,使用的藥物與療程長短需要依照抗藥性與病人對藥物的反應與副作用來調整。

在中国大陆地区,常用疗法如下:

  1. 标准疗法为每日服用INH+RFP或EMB,疗程9~12个月;
  2. 两阶段疗法,头3~4个月联合应用3~4种杀菌药物,称为强化治疗阶段,后12~18个月联用两种抗结核药物;
  3. 短程疗法:例如DOTS。

常用的抗結核藥物 異煙肼(isoniazid, INH)、利福平(rifampicin, RIF)、吡嗪酰胺(pyrazinamide, PZA)、乙胺丁醇(EMB, ethambutol)等。潛伏的結核病通常使用單一藥物,而活性的結核病最適宜同時服用數種藥物,減少病菌產生抗藥性的風險。[3]治好潛伏的結核病是為了防止將來演變為活性結核病。美國疾病控制与預防中心(CDC)不建議醫療人員使用利福平加上吡嗪酰胺去醫治潛伏的結核病,不過這兩種藥物仍可同時用于治療活性結核病。[4]

短程直接監督治療法[编辑]

由於治療結核病所需時間長,約需時六個月,許多病人常常無法按醫囑確實服用藥物,造成近年來抗藥性結核菌株增加。因此1997年世界衛生組織提出「短程直接監督治療法」(directly-observed treatment, short-course, DOTS),或直接音譯為「都治計畫」(港譯:「全監督治療」),口號為「送藥到手、服藥到口、吞了再走」。由地方衛生機關指派觀察員送抗結核藥物給病患,使其務必能按時服用,根除結核病。

耐药变种[编辑]

由于病人漏服治疗药物,或在治疗周期完成前终止治疗而产生的结核病耐药变种对治疗药物有不同程度的抗药性。对利福平(rifampicin)和异烟肼(isoniazid)等一线药物具抗药性的结核称作“多药抗药性结核”(MDR-TB)。多药抗药性结核中,对全部喹诺酮(quinolone)类药物以及至少对二线治疗结核药物中卡那霉素(kanamycin)、卷曲霉素(capreomycin)和阿米卡霉素(amikacin)之一具有抗药性的结核病称为广泛耐药结核(XDR-TB)。

耐药结核具有死亡率高(MDR-TB死亡率与肺癌类似,XDR-TB更高出很多),传染性低的特点,通常只由普通结核病人治疗不当产生,只有在低免疫人群(如HIV普遍感染)中会出现人与人直接传播。

2012年1月,繼伊朗後,在印度也發現12例完全抗藥性肺結核病例,當中有10例發生於孟買[5]

歷史[编辑]

結核病是古老的疾病,至少可溯至新石器時代,在世界各地的歷史上都不乏有死於肺結核的名人,比如发明听诊器的法國醫師雷奈克、演出電影亂世佳人》的英國演員費雯麗、日本作家石川啄木以及台灣早期小說家鍾理和等。歷代名醫對結核病都有深刻的認識。明代的李梃医学入门》指出肺痨六大主症为:“潮、汗、咳嗽,或见血,或遗精”。清朝人李用粹证治汇补》对结核病的描述:“痨瘵外候,睡中盗汗,午后发热,烦躁咳嗽,倦怠无力,饮食少进,痰涎带血,咯唾吐衄,肌肉消瘦”。1882年,德國醫師柯霍Robert Koch)首次發現結核菌。1921年,愛伯特·卡脈特英语Albert Calmette介嵐英语Camille Guérin發明了卡介苗(BCG),用來預防肺結核,但其成效在近三十年來倍受質疑[6]。1944年鏈黴素(Streptomycin)發明[7],是為第一個有效的抗結核藥物。雖然新的抗結核藥物陸續被發展出來,然而結核病仍然是棘手的公共衛生問題。

社會和文化[编辑]

世界衛生組織比爾與美琳達·蓋茨基金會及美國政府在中低所得的國家進行一項計劃,用補貼的方式協助進行一項全新的速效诊断测试[8][9][10]。可以將成本由美金16.86元降至美金9.98元。此測試還可以確認結核病對利福平是否有抗藥性,若有,就有可能是多藥抗藥性結核,而且對於也有受愛滋病毒傳染的人也可以正確的檢測[8][11]。不過在2011年時,有許多研究資源不足的國家仍只能用顯微鏡檢測痰液的方式來檢測[12]

在2010年時印度的結核病患者最多,原因可能包括私人及公立醫療院所中疾病控管能力不的不足[13]。像修订后的国家结核病控制计划英语Revised National Tuberculosis Control Program(RNTCP)等計劃,有助於減少病人在進入醫療院所後得到結核的程度及比例[14][15]

参考文献[编辑]

  1. ^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CDC). Emergence of Mycobacterium tuberculosis with Extensive Resistance to Second-Line Drugs — Worldwide, 2000—2004. MMWR Weekly, March 24, 2006 / 55(11);301-305.
  2. ^ Stop TB Partnership. Stop TB Partnership - About the Stop TB Partnership. 6-12-2006讀取。
  3. ^ O'Brien RJ. "Drug-resistant tuberculosis: etiology, management and prevention." Semin Respir Infect. 1994 Jun;9(2):104-12. PMID 7973169
  4. ^ Update: Adverse Event Data and Revised American Thoracic Society/CDC Recommendations Against the Use of Rifampin and Pyrazinamide for Treatment of Latent Tuberculosis Infection---United States, 2003 MMWR Weekly August 8, 2003 52(31);735-739
  5. ^ 印發現完全抗藥性肺結核. 中央社即時新聞. 2012-01-08 [2012-01-08] (中文(繁體)‎). 
  6. ^ 李永勝、戴維豐. 白色瘟疫 棘手的全球公衛議題. 大紀元 香港 (大紀元). 2012-02-28 [2014-02-22]. 
  7. ^ 范姜宇龍. 結核話說從頭. 台灣感染管制學會. [2014-02-22] (中文). 
  8. ^ 8.0 8.1 Public-Private Partnership Announces Immediate 40 Percent Cost Reduction for Rapid TB Test (pdf).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Aug 6, 2012. 
  9. ^ Lawn, SD; Nicol, MP. Xpert® MTB/RIF assay: development, evaluation and implementation of a new rapid molecular diagnostic for tuberculosis and rifampicin resistance. Future microbiology. September 2011, 6 (9): 1067–82. doi:10.2217/fmb.11.84. PMC 3252681. PMID 21958145. 
  10. ^ WHO says Cepheid rapid test will transform TB care. Reuters. 8 December 2010. 
  11. ^ STOPTB. The Stop TB Partnership, which operates through a secretariat hosted by 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HO) in Geneva, Switzerland. (pdf). April 5, 2013. 
  12. ^ Lienhardt, C; Espinal, M, Pai, M, Maher, D, Raviglione, MC. What research is needed to stop TB? Introducing the TB Research Movement. PLoS medicine. November 2011, 8 (11): e1001135. doi:10.1371/journal.pmed.1001135. PMC 3226454. PMID 22140369. 
  13. ^ Mishra, G. Tuberculosis Prescription Practices In Private And Public Sector In India. NJIRM. 2013, 4 (2): 71–78. 
  14. ^ Anurag Bhargava, Lancelot Pinto, Madhukar Pai. Mismanagement of tuberculosis in India: Causes, consequences, and the way forward. Hypothesis. 2011, 9 (1): e7. 
  15. ^ Amdekar, Y. Changes in the management of tuberculosis. Indian journal of pediatrics. July 2009, 76 (7): 739–42. doi:10.1007/s12098-009-0164-4. PMID 19693453.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