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加爾文主義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加尔文主义
Calvin.png
约翰·加尔文
 主题

加爾文主義法语荷兰语Calvinisme英语:Calvinism)是16世纪法國宗教改革家神學家約翰·加爾文畢生的許多主張和实践及其教派其他人的主张和实践的統稱,在不同的討論中有不同的意義。

在現代的神學論述習慣中,加爾文主義常指「救贖預定論」跟「救恩獨作說」。加爾文支持馬丁·路德的“因信称义”学說,主張人類不能透過正義的行為獲得救贖,恢復逐漸被天主教会所遺棄的奥古斯丁主义神恩独作」论,反對逐漸成為天主教神學主流的「神人合作」论,因為加爾文認為教義應當回歸聖經,因此加尔文主义者之神学传统常被稱为“归正神学”或“改革宗神学”(Reformed Theology[1]

由加尔文等人发展而来的主要基督教宗派歸正宗长老宗公理宗等。

歸正宗信義宗都承認人因信仰基督而蒙恩稱義,歸正宗的主要特點是選舉“長老”監督教務,由牧師和不受神職的長老集體管理教會,認為任何人都不得享有無限權力,並且認為教會人士可以參加政治活動,使世俗更加接近上帝的旨意。所以在加尔文派掌權的國家或地区,經濟民主制度和公眾教育受到重视[2]

加爾文主義的內容[编辑]

以所謂的加爾文主義五要點作為加爾文主義的內容歸納,是非常不準確的說法。加爾文的思想精華,以其巨著基督教要義為代表。這是一本經典的神學著作,內容觸及所有基督教信仰最核心的教義,並且處處引用聖經。

加尔文主义五要点[编辑]

所謂的加爾文主義五要點,嚴格來說,應該稱為「加爾文主義救贖論五要點」,或稱為加爾文主義對亞米念主義五要點之回應。加爾文和加爾文主義者未曾主動歸納出這五要點的教義,乃是在一次重要的國際教會會議中,因應亞米念主義者提出的五個關於救贖論的論點,加爾文主義者根據聖經一一加以駁斥,而後在該次會議寫成多特信經。後世的加爾文主義者為了便捷記憶、了解多特信經對亞米念主義者的回應,遂發展出加爾文主義五要點及TULIP的背誦口訣。

  • 全然地败坏Total depravity)或完全无能力(Total inability),人类由于亚当的堕落而无法以自己的能力作任何灵性上的善事。
  • 无条件的拣选Unconditional selection)上帝对于罪人拣选是无条件的,祂的拣选并非因为人在伦理道德上的优点,也非他预见了人将发生的信心。
  • 限定的代贖Limited atonement)基督釘十字架只是為那些預先蒙選之人,不是為世上所有的人。
  • 不可抗拒的恩典Irresistible grace)人類不可能拒絕上帝的救恩,上帝拯救人的恩典不可能因为人的原因而被阻挠,无法被人拒绝。
  • 圣徒恆忍蒙保守Perseverence of the saints)已得到的救恩不會再次喪失掉,上帝必能保守並引導聖徒在信仰的路上得勝。

這五点教義的英文首字字母恰好能拼成Tulip,即“鬱金香”之義。[3]

其它的加爾文主義內容[编辑]

  • 由長老治理教會,長老由教徒直選,牧師由長老聘任。加爾文建立的教會因此也被叫做「長老宗」、「長老會」或「長老教會」。
  • 反對天主教的聖餐「質變說」,也反對路德的「同質說」,主張信徒透過信心可以領受到屬靈卻不可見的實體聖餐。
  • 國家從屬於教會,為教會差遣。

相关宗派[编辑]


唐崇荣引发的教义争论[编辑]

ALERT: Please delete this section. I can provide references to prove that the contents below are completely wrong.

ALERT: Please provide proofs to support your statement and stop blackmailing and personal attack. :)


唐崇荣牧师继承的是源自于约翰加尔文改革宗神学,然而,为了扩大改革宗神学在中国基督教界的影响力,唐崇荣牧师多次在公开的讲道或著作中,对地方召会的神学展开攻击,批判倪柝声李常受为异端,造成双方的冲突,并波及整个华人基督教。唐崇荣批判地方召会:1)教导三元论诺斯底主义异端,2)教导基督有被造的人性亚流异端,以及3)教导神化deification, theosis)为新世纪运动。以下为唐崇荣牧师与正统基督教教义的比较:


基督是否有被造的人性 三元论 神化(deification, theosis)
伊格那丟
游丝丁
踏天
爱任纽
特土良
亚历山大的革利免
希波律陀
亚他那修
希拉里
大巴西流
尼撒的贵格利
拿先斯的贵格利
安波罗修
耶柔米
奥古斯丁
区利罗
马克西姆
大马色的约翰
阿奎那
马丁路德
约翰加尔文
约翰欧文
地方召会
唐崇荣 X 認為此說為「亞流主義異端」 X 認為此說為「諾斯底主義異端」 X 認為此說是「新世紀運動」邪說


以下唐崇荣和正统改革宗关于“基督论”的教导:


唐崇荣:


  • 《基督论》第二章-基督论:“所以在渐进启示里,箴言第八章所提到的智慧,就是“三位一体”中间的第二位 -- 耶稣基督。虽然里面有两次用到“造”这个字,好像可以勉强解释为“耶稣基督是被造的”;但是从全本圣经的统一性来说,这是不能成立的。”[4]
  • 希伯来《歸正查經講座》第一二一講:“耶穌是次等神,耶穌是被造的神,這個是亞流派這樣寫,這個是「撒伯流主義」這樣信,這個又是那個李常受這樣信,耶和華見證人這樣信。所以歷史上一共有這四類,第一、就是柏拉圖。第二、就是諾斯底。第三、就是亞流派。第四、就是近代的李常受,還有耶和華見證人,相信耶穌是被造的次等神。這些人的信仰大有問題!”[5]
  • 《约翰福音解经 2》:“基督是创造者创造万有的媒介,所以你说上帝造万有么?是的。你说基督造万有么?是的。。。。所以耶和华见证人,他们相信的耶稣是受造者。1969年聚会所在香港也犯了同样的毛病。倪柝声的时代,从来没有人提到耶稣受造,到1969年,李常受说耶稣是受造的。李常受在这一件事情上,与当时的斯多亚派,与20世纪的耶和华见证人同样是异端。因为他说耶稣是受造的。如果耶稣是受造的,耶稣就不是上帝。但是他们说耶稣是上帝,是什么上帝?是次等上帝,是第二等的上帝。是被造的小上帝,不是全能的上帝。是有大能,但不是全能的上帝。所以因为他是受造者。”[6]
  • 《基督论》讲座问题解答:“大有问题!耶稣是[创造者]。如果祂的身体是[被造的],那么祂整个身体是自己造的,祂进去祂自己造的里面;那祂到底有分于受造的部份,或是受造的部分有分于祂呢?你把它颠倒过来了!是[道成肉身],不是道进到被造肉身之中,是[道成肉身];换句话说,道经过一个过程以后,就在肉身中间显现。圣经从来没有提到,耶稣有受造的一部分,这个是亚流的异端、是诺斯底主义的异端、是李常受的异端来毒害教会。耶稣基督里面没有受造的一部分,祂是创造者,祂是配受敬拜和永恒歌颂的。罗马书九章5节:〔列祖就是他们的祖宗,按肉体说,基督也是从他们出来的;祂是在万有之上,永远可称颂的上帝。阿门。〕祂是永远被歌颂、领受敬拜的创造者,祂不是受造的。至于启示录三章14节所提到的:[你要写信给老底嘉教会的使者,说:那个阿门的,为诚信真实见证的,在上帝创造万物之上为元首的说。]那一位在创造界中为元首的,有的人用希腊文把它翻译为[在创造中间最先的],或"The first created one",或"The first born of the creatures"。我们应当怎样翻译才合乎全本圣经的思想呢?在被造中间成为阿拉法的、最原先的、做领导的、做领袖的、首先的那一位,祂是阿拉法、俄梅戛。所以耶稣基督不是受造的,在基督的位格里面,没有受造的成分;连祂的人性、肉身中间,还是神自已以祂无穷的大能在肉身的范围中间向人显现,祂才是我们的救主。”[7]


正统改革宗:


  • 约翰加尔文,《关于基督的神性( SERMONS ON THE DEITY OF CHRIST)》:"Next he adds, “This Word was in the beginning with God.” He had not said these two words together. He had said, “This Word was in the beginning” and “He was with God.” Now he joins the two together. That is why we must so contemplate Jesus Christ that we do not estimate that He is not true God and of the same essence with the Father. He has, to be sure, been created with respect to His human nature, but we must go further to know Him as our eternal God, Who is in such a manner our God that He is the wisdom of His Father which has been with God from all time. That, then, is the summary of it. Now when we remember this exposition (as it is simply expressed) it will suffice to instruct us for our salvation. Surely it is all we need to know about it./他(约翰)接下来加上,“这道太初与神同在。”他并没有同时论及那两个字。他说的是‘太初有道’,和‘道与神同在。’如今他讲将两句话联在一起。那就是为什么我们必须凝视耶稣基督,好叫我们不会不把祂当作真神,越不会不把祂当作不与父同质。从祂的人性而言,他当然是被造的,然而我们要进一步认识祂乃是我们永远的神,祂是如此作为我们的神,好叫祂是与神永远同在之父的智慧。那,就是这句话的总结。如今,当我们纪念这样的表述时(就是它直白的表述),它就足以引导我们的救赎。当然,它也就是我们所需要知道的。"[8]
  • 约翰欧文,《圣灵论》:“因此,在马利亚胎中的基督人性,乃是圣灵的工作。圣灵以祂的大能从马利亚的身体中创造了基督的肉身。从这伟大的真理中我们必须认清几点:主耶稣基督不是圣灵的儿子。基督的人性与圣灵的关系乃是被造者与创造者的关系。基督被称为上帝的儿子乃只是对圣父而言,因为只有基督才是天父永恒中独生的儿子。基督为圣子的身份,是指着祂的神性而言

,而不是祂的人性。不过,上帝的儿子穿上了人性。祂整个位格是上帝的儿子,是真神也是真人。圣灵创造基督人性的工作与圣子穿上人性,将其人性与神性联合的工作,是有所不同的。圣子没有创造祂自己的人性,祂只把人性与神性结合起来。所以只有圣子道成肉身,圣灵并没有道成肉身。”[9]

  • 1994年改革宗-东正教 《基督论联合宣言(AGREED STATEMENT ON CHRISTOLOGY)》:“Being the Head of all creation by whom all things were formed the Son who was by nature eternally of the same uncreated nature with the Father and the Spirit, received to Himself the created human nature and became fully human in body and soul so that through it he might unite himself with the entire creation./作为万有借祂而有,万有的头,子的本质永远与父与圣灵那非受造的本性一样,当祂接受一个被造的人性而在身体和灵魂里成为完全的人,祂就能将祂自己与整个被造联合为一。”[10]
  • 中国神学研究院前院长余达心,《聆听上帝爱的言说》:“圣子是爱的行动的执行者,也是将上的的生命及其一切丰富化成色彩缤纷的世界的‘造化者’,祂将一切本来属于上帝的生命引导出来,让它化成受造之物。因此圣子恒常扮演着中介的角色。从受造之物的角度的来看,祂是与我们直接相关的。塔正是‘以马内利’,就是‘上帝与我们同在’的表达。离开了祂,我们便离开了我们的存在的基础。”
  • 加拿大改革宗牧师何文琪,《基督的位格——神人二性》:“耶稣基督不单是创造的主,祂也是被造之物。耶稣基督所取的身体并不是神的本体,因为神是个灵,先存的神子是没有身体的。一切有形的物体都是被造的,这不但包括天地万物,也包括在马槽出生的婴孩。虽然这婴孩的出生是个神迹,但婴孩本身却是血肉所组成,血肉之身会在时空下成长衰败,这与我们被造的人没有任何分别。耶稣基督既然与我们一样,祂就成为被造的一分子。世上所有被造之物不能在耶稣基督创造以外存在,这当然包括祂在地上的身体。基督在地上的身躯是被造的,是创造万物的主所创造的,而创造万物的主就是这位先存的基督。虽然历史的耶稣是永存的基督所造的,但这血肉之身的耶稣并不是永存基督以外的一个独立个体,被造的耶稣与永存的基督都是同一个实体,同一个位格。这位耶稣基督身上,我们看见被造之物与创造之主的联合,一个位格拥有两个相异的本性。”[11]

但是美国的改革宗已经注意到唐崇荣牧师错误基督论对于整个中国教会已经改革宗未来在中国发展的影响。Bruce Baugus撰写了《中国改革宗教会中的基督论混乱现象(Christological Confusion & China's Reforming Churches)》[12]全面剖析了唐崇荣的基督论,并阐述了正统的改革宗基督论的内涵为:基督的人性如同我们的人性一样,是被造与有限的。唐崇荣牧师引发的教义争论对于改革宗本身,地方召会,以及其他华人教会的影响将会持续发酵,并有待观察。


以下唐崇荣和正统改革宗关于“救赎论”的教导:


唐崇荣:


  • 《圣灵·祷告·复兴》:"李常受的思想严格说是新世纪运动的一部分,因为他说:“有一天人的灵和神的灵要合为一个灵”, 就像“人人有佛性,都将要成佛”的说法。人没有办法成为神!他的观念绝对是错的……"[13]
  • 《唐牧师归正查经讲座-希伯来书》 二十九讲:"李常受有一个最可怕的异端,就是「以后我们变成与神同等,与神合而为一,所以我们就变成神了」,所以叫作「神人」,而那个时候,我们就变成和神结合在一起……"[14]
  • 《唐牧师归正查经讲座-希伯来书》 三十讲:“「基督道成肉身,是神变成人就是要人变成上帝」,这句话是很危险的,因为这个就没有本质的差异,以致于把「人」、「神」混在一起 。我们只能说,「基督道成肉身是神成为人,要使人回到神那里去,使人象神,使人可以亲近神。」不能说我们人变成神。「人成为神」,全本圣经没有这样的事情。在永恒中间祂还是神 ,我们还是人。我们灵性最高最高的时候,我们还是人。如果三位一体不是永恒的,那么以后我们都变成神的时候,神就变成了万万万万位一体了,对不对呢?因为我们也变成神了嘛!但是如果我也变成一位神,你也变成一位神,那我们万万万万位,神如果还一体的话,以后「万位一体」,不是「三位一体」。所以「三位一体」的神才是永恒的神……”[15]


正统改革宗:


  • 奥古斯丁 《三位一体论》 13.28:“因为祂是照着奴仆的形象被钉在十字架生,但是“荣耀的主”被钉在十字架上。因为那“取”了的动作,使神成为人,并使人成为神。”[16]
  • 奥古斯丁 SERM. 81.6:“The grace of God came to you and ‘gave you the power to become the sons of God’ (John 1:12). Hear the voice of my Father saying, ‘I have said, you are gods and all of you children of the Most High’ (Ps. 82:6). Since then they are men, and the sons of men, if they are not the children of the Most High,, they are lairs, for, ‘all men are lairs’ (Ps. 116:11). If they are the sons of God, if they have been redeemed by the Saviour’s grace, if purchased with the precious blood, if born again of water and of the Spirit, if predestinated to be the inheritance of heave, then indeed they are children of God. And so thereby are gods. What then would a lie have to do with you? Fro Adam was a mere man; Christ, man and God; God, the Creator of all creation. Adam a mere man, the man Christ, the mediator with God, the only Son of the Father, the God-man. You, O man, are far from God, and God is far above man; between them the God man placed himself. Acknowleddge Christ and by him as man ascend up to God.、神的恩典临及你们,赐于你们‘成为神儿众子(复数,sons)的能力’(约翰1:12)。请听我父的声音,‘我曾说:你们是神,都是至高者的儿子。(诗篇82:6)’因着他们是人,是人的儿子(复数,sons),如果他们还不是至高者的儿子,他们就是撒谎的(诗篇116:11)。如果他们是神儿众子(复数,sons),如果他们是救主的恩典赎回来的,如果他们是由宝血买回来的,如果他们是从水和灵重生的,如果他们是预定要承受天(国)的,那么他们就是神的儿女。就是神(复数,gods)。那些谎言跟你们又有何干呢?亚当只是一个人;基督,是人又神;神,万物的创造者。你,哦人,是远离神的,神也是远离人;而神人(指基督)把他自己放在他们之间。你要承认基督,借着他,人被升高到神那里去。”[17]
  • 约翰加尔文2PET1:4注释:“让我们这么说,福音的总结就是,至终将我们模成神的形像,或者我们能够说,神化我们。(that the end of the gospel is, to render us eventuallyconformable to God, and, if we may so speak, to deify us.)”[18]
  • 改革宗-东正教对话《基督论联合宣言(AGREED STATEMENT ON CHRISTOLOGY)》:"4. In the language of the Fathers and the Councils of the early church, Jesus Christ as the incarnate Son of God unites human and divine natures in his own single person (hypostasis). The properties of each nature belong to the whole person in whom both natures are united without being confused or separated. So Jesus Christ acts both as divine and as human, exercising both kinds of properties as appropriate in communion with each other. In this sense there is a "communication of attributes" within the hypostatic union as the divine nature acts through the human and the human under the guidance of the divine. Strictly speaking, however, it is to the person of Jesus Christ as the incarnate Word that the properties of both natures are correctly ascribed. The distinct properties of the one nature are not transferred to the other nature: the divine nature does not acquire human characteristics nor the human nature divine attributes. What can be said is that through the perichoresis or interpenetration of the two natures in the unity of Christ's person the human nature is restored, sustained and glorified as the new and perfect humanity of the last Adam, recapitulating the history of the first Adam. In the Orthodox tradition this is called theosis (commonly rendered as "deification'), but this does not imply that Christ's humanity ceases to be creaturely or becomes divine in essence. Reformed theology shares this understanding but avoids the language of theosis. It treats the theme more in terms of the sanctification of human nature in Christ. In both traditions this renewal of our common humanity in the person of the incarnate Word is affirmed and venerated as the decisive saving action of divine grace and the pledge of the renewal and restoration of all who are united to Christ as members of the Body of which he is the Head./在教父和属地教会的大会的语言中,耶稣基督乃是神的儿子道成肉身,将人性和神学在祂自己的位格(hypostasis)中联合为一。各性质的属性属于那个将两性联合为一的完整位格,两性并不会被混乱或被分割。好叫耶稣基督同时作为神和人行动生活,同时施行两性的属性使其互相交流。在这个意义上,在位格的联合中有“属性交流”,就是神性借由人性行动,人性在神性的引导之下(行动)。严格的说,两性的属性当被正确的归于那个道成肉身之耶稣基督的位格。一性质的独有属性不会被传给另一个性质:神性不会获得人性的特征,人性也不会获得神性的特征。我们所能说的,就是借由在基督位格合一中两性的相互渗透(perichoresis),人性得以被恢复,托住并被荣化,就如同末后亚当的那个崭新和完美的人性一样,并总结了第一个亚当的历史。在东正传统头中,这被称作神化(theosis),然而这不代表基督的人性不再是被造之物,或在素质上成为神性。改革宗也分享了这个理解,但是避免了神化(theosis)的语言。它更常义基督中人性的圣化(sanctification)处理这个题目。两个传统都肯定我们共有的人性在道成肉身的道之位格中得以更新,并将其视为神恩典决定性的救赎行动,它保证了所有与基督联合,并成为祂作为头之身体的众肢体之信徒的更新和恢复。"[19]


由上面的资料可以得知,唐崇荣的基督论和救赎论都已经背离了正统改革宗神学的范畴!


李常受是假先知,亂告人。一個人只有一個位格,否則就是精神分裂。一般人只有一個位格,就是全然敗壞。耶穌也只有一個位格,就是完全聖潔。耶穌的完全人性是完全神性的一個子集。《====此为唐崇荣的粉丝所注。除了证明唐崇荣对于地方召会的抹黑攻击外,从神学的角度而言,【耶穌的完全人性是完全神性的一個子集】这句话本身就是异端的教义。若基督的人性是其神性的一个“子集”,那么就代表基督的人性与基督的神性具有同样的性质——同质,也就是‘非受造’。然而,从古至今,所有的基督教正统基督论都不会在基督论中将其‘非受造的’神性与‘被造的’人性在本体上间建立任何的从属关系。并且,神论中有一个‘simplicilty(纯一)’的观念——神性是独一,并纯洁无杂质的,不可能包含任何非神性的东西。因此,【耶穌的完全人性是完全神性的一個子集】唯一可能成立的可能性,就是基督的人性完全丧失其属性而变成神性,这正是“欧迪奇主义”的观点。即便加尔文,也得承认:“从祂的人性而言,他当然是被造的,然而我们要进一步认识祂乃是我们永远的神,祂是如此作为我们的神,好叫祂是与神永远同在之父的智慧。”因此,此君的表态除了证明自己是异端外,更证明了唐崇荣的异端本质!或许这位仁兄当仔细阅读:


《协和信条》

肯定的方面

神的教会论基督位格的纯正教理。

我们为求对这争辩更适当地加以说明,并按照我们的基督教信仰加以决定起见,如今清楚地宣认我们的虔诚信仰, 教理,和信条如下:

一,基督里的神性和人性在一个位格里,完全合一,结果不是有两个基督,——一个是上帝之子,另一个是人之 子,——而是一个神子人子(路1:35;罗9:5)。

二,我们相信,教训人,并宣认:神性和人性并非混合为一质,也非一性变为另一性,而是每一性保留固有属性, 而不能变为另一性的属性。

三,神性的属性乃是:全能,永恒,无限,并因其本性和本质,无所不在,无所不知等等。这些属性既不是,也 永不成为人性的属性。

四,人性的属性乃是:受造有躯体,有血肉,有限量,有苦和死,能升降,能移动,受饥渴,历寒暑等等。这些 属性既不是,也永不成为神性的属性。

参考文献[编辑]

  1. ^ 综述什么是归正神学?
  2. ^ What is Reformed?,引用:Reformed believers have invested a lot of their energy and resources in Christian education (Christian day schools, colleges, and seminaries)。
  3. ^ 關於加爾文主義五要點的詳細解釋在伯特納所著《基督教預定論》一書第十章至第十四章:第十章:全然無能為力第十一章:無條件的揀選第十二章:限定的代贖第十三章:不可抗拒的恩典第十四章:聖徒恆忍蒙保守
  4. ^ 《基督论》第二章-基督论综述什么是归正神学?
  5. ^ 希伯来《歸正查經講座》第一二一講[1]
  6. ^ 《约翰福音解经 2》[2]
  7. ^ 《基督论》讲座问题解答[3]
  8. ^ 约翰加尔文,《关于基督的神性( SERMONS ON THE DEITY OF CHRIST)》[4]
  9. ^ [圣灵论 约翰·欧文,改革宗出版社》,香港:浸信会出版社,2012.08初版,第29-30页。]
  10. ^ 1994年改革宗-东正教 《基督论联合宣言(AGREED STATEMENT ON CHRISTOLOGY)[5]
  11. ^ [h文祺:《基督的位格,神人二性》,香港:浸信会出版社,2012.08初版,第29-30页。]
  12. ^ 《中国改革宗教会中的基督论混乱现象(Christological Confusion & China's Reforming Churches)》[6]
  13. ^ [唐崇荣,圣灵·祷告·复兴。]
  14. ^ 《唐牧师归正查经讲座-希伯来书》 二十九讲[7]
  15. ^ 《唐牧师归正查经讲座-希伯来书》 三十讲[8]
  16. ^ 奥古斯丁 《三位一体论》 13.2,宗教文化出版社,56页
  17. ^ Serm. 81.6, Pg 38.503, NPNF, Augustine of Hippo – 奥古斯丁
  18. ^ '约翰加尔文2PET1:4注释[9]
  19. ^ 改革宗-东正教对话《基督论联合宣言(AGREED STATEMENT ON CHRISTOLOGY)》[10]

外部連結[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