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一阿含經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增一阿含经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Pipal.jpg
初期佛教
佛學概論英语Outline of Buddhism DharmaWheelGIF.gif 佛教主题

增一阿含經》亦寫作《增壹阿含經》(舊稱Ekottara Āgama,公元 2000年後,歐美學者的擬音已經改作:Ekottarika Āgama),為初期佛教的基本經典「四阿含」之一,相當於巴利五尼柯耶增支部(Aṅguttara-Nikāya)。《薩婆多毘尼毘婆沙·總序》稱「為諸天、世人隨時說法,集為增一,是勸化人所習」。

概述[编辑]

「增一」或「增支」是指編集時,經文法數漸次增加,將從「一」、「二」(如止、觀;名、色)、「三」(如三種受:苦受、樂受、不苦不樂受;三界:欲界、色界、無色界)至「十」(或十一)佛法名目相關的經文各自編於一「集」,再依數目次序排列各「集」[1]。《長阿含經》中的眾集經十上經等以及《本事經》、《如是語》同樣用「增一」法編排。

漢譯《增一阿含經》計有52品472經[1],由曇摩難提憑記憶背誦而出,竺佛念傳譯。後來,該譯本又為僧伽提婆略加改訂[2]。現存《增一阿含經》在經文與攝頌(嗢拕南,uddāna)兩方面都有遺漏佚失的現象,另外對照法數和現存的攝頌,部份經文的次第顯有錯亂,次序無法對應上[3]

與巴利「增支部(Aṅguttara-Nikāya)不同,漢譯《增一阿含經》有相當份量的經文使用大乘詞彙或顯露大乘傾向[4]。此一現象究竟出自默誦者還是翻譯者,甚至是翻譯完成初期的編輯者的影響,有待進一步研究。

漢譯《增一阿含經》(T125)翻譯於公元 384 年,是現存漢譯四阿含經(T1, T26, T99)當中年代最早的翻譯本。另有一本釋《增一阿含經》義的經疏,名《分別功德論》,從初〈序品〉至第四〈弟子品〉過半。

傳譯[编辑]

在苻秦建元二十年(384年),由法師曇摩難提默誦,竺佛念傳譯,曇嵩(或記為慧嵩)筆受,傳出41卷本(一說33卷)《增壹阿含經》,這是增壹阿含的首次漢譯[5]。古代經錄或稱「東晉隆安二年(398年)瞿曇僧伽提婆重譯」[6],宇井伯壽、平川彰、印順等人都不贊成此說,認為瞿曇僧伽提婆至多只對初譯本做出改訂[7]

現存的《增一阿含經》為五十一卷52品,但從歷代經錄所見,卷數差異多達十一種不同記載,計有24卷、32卷、33卷、34卷、40卷、41卷、42卷、46卷、50卷、51 卷、60卷,顯得相當紛亂。例如唐朝玄逸編纂的《大唐開元釋教廣品歷章》卷18:「增壹阿含經五十一卷(或五十卷、或四十二卷、或六十卷、或三十三卷)」[8]

依據佛教學者的研究,梁朝寶唱《經律異相》引用的《增一阿含經》經文和現存版本不同,這表示可能曾經有異於現存版本的《增壹阿含經》同時流傳過[9][10][11]。也有意見認為《經律異相》所引用的《增一阿含經》經文可能是出自曇摩難提所出的41卷本,現存的51卷本是竺佛念從41卷本再加以增補而來[12]

由於經中有“六度”、“三乘”等詞句,承認菩薩大乘,近乎大眾部的主張,一般認為漢譯《增壹阿含經》是大眾部的傳本[2][13]。也有意見認為《增一阿含經》歸屬法藏部,「因為它很符合法藏部的理論特點」[14][15]平川彰比對《增一阿含經》與《摩訶僧祗律》,因其中有許多不合之處,認為不是仍屬部派佛教的大眾部所傳持,而是大乘教內傳持的經典,以所屬部派看待為不明,比較妥當[16]印順認為《增一阿含經》可能是大眾部末派的誦本[17]

內容[编辑]

《增壹阿含》的主要特點是法數。「增壹」是「增上一個(數目)」之意,將佛陀聖教按「法數」逐次增一,一直到第十一法(說一切有部為增至十法),以便記憶傳佈。四阿含中,《薩婆多毘尼毘婆沙·總序》以增壹阿含是佛陀對「諸天、世人應機說法」,為「勸化人所習」[18]。 經中編入了眾多的譬喻,例如如來苦行成佛,降魔,度五比丘,化三迦葉舍利弗目犍連的入滅等等。

漢譯本《增壹阿含經》中,蘊有菩薩道以及他方佛土思想,並提倡對於佛經的書寫、供養[19],以及佛像的造作[20],具有諸多大乘風格之特色。在漢譯本特有的《序品》中列出四阿含順序為增一、中、長、雜,以本經增壹為首。[21]

〈等見品〉第三○○經:「諸佛世尊皆出人間,非由天而得也。」,此為人間佛教教理之依據來源[19]

組織[编辑]

按照晉朝道安〈增一阿含經序〉記載,曇摩難提所譯《增一阿含經》上部為26卷無忘錄偈,下部為15卷失其錄偈,總計41卷[22],「合上下部,四百七十二經」[23]

現存漢譯《增一阿含經》則有五十一卷,52品472經。從第1經到第446經,大多是從一法、二法、三法增至十一法,原則上呈現出「增一」的形式。但在第447經-472經不屬於十一法,而較無規律[12]。增一阿含經文次第有些地方有錯亂,未按照法數和攝頌編排。另外,依《撰集三藏及雜藏傳》「十一處經,名放牛兒,慈經斷後,增一經終」等語,位於增壹阿含49品10經的〈慈經〉本該當是增壹阿含十一法的最後一經[24]

僧肇長阿含經序〉稱「增一阿含四分八誦」,今本僅在「放牛品第四十九」題有第四分別誦,無法確定今本是否有同樣的結構[25]

經卷目次[编辑]

《增一阿含》品名 《佛光藏》經次編號 《大正藏》卷次 《廣品歷章》卷次
1 序品 1 1
2 十念品 1-10 1 1
3 廣演品 11-20 2 2
4 弟子品 21-30 3 3
5 比丘尼品 31-35 3 3
6 清信士品 36-39 3 3
7 清信女品 40-42 3 3
8 阿須倫品 43-52 3 3
9 一子品 53-62 4 4
10 護心品 63-72 4 4
11 不逮品,(不還品【宋】【元】【明】)。 73-82 5 5 ,不還品
12壹入道品 83-92 5 5 ,一入道品
13 利養品 93-99 6 6
14 五戒品 100-109 7 7
15 有無品 110-119 7 7
16 火滅品 120-129 7 7
17 安般品 130 7 7
131-140 8 8
18 慚愧品 141-150 9 9
19 勸請品 151-161 10 10
20 善知識品 162-174 11 11
21 三寶品 175-184 12 12
22 三供養品 185-194 12 12
23 地主品 195-204 13 13
24 高幢品 205-209 14 14
209 15 15
210-214 16 16
25 四諦品 215-224 17 17
26 四意斷品 225-233 18 18
233-234 19
27 等趣四諦品 235-244 19 19
28 聲聞品 245-251 20 20
29 苦樂品 252-261 21 21
30 須陀品 262-264 22 22
31 增上品 265-275 23 23
32 善聚品 276-287 24 24
33 五王品 288-297 25 25
34 等見品 298-307 26 26
35 邪聚品 308-317 27 27
36 聽法品 318-322 28 28
37 六重品 323-327 29 29
328-332 30 30
38 力品 333-338 31 31
339-344 32 32
39 等法品 345-354 33 33
40 七日品 355-361 34 34
362-364 35 35
41 莫畏品 365-369 35 35
42 八難品 370-372 36 36
372-379 37 37
43 馬血天子問八政品 380-384 38 38,馬血天子品
384-389 39 39
44 九眾生居品 390-400 40 40
45 馬王品 401-407 41 41
46 結禁品 408-417 42 42
47 善惡品 418-427 43 43
48 十不善品 428-430 44 44
431-433 45 45
49 放牛品,附記「第四分別誦」 434-439 46 46,附記「第四分別誦」
439-443 47 47
50 禮三寶品 444-453 48 48
51 非常品 454-463 49 49
52 大愛道般涅槃品 464-466 50 50
467-472 51 51

其他傳承[编辑]

漢譯《增壹阿含經》一般認為是帶有大乘思想的大眾部或不明部派誦本。分別說部赤銅鍱部中的對應誦本則名為《增支部》。漢譯 《增壹阿含經》中,僅有一三五經與《增支部》對應,不足三分之一。其餘勘同巴利文《長部》的約二經,同於《中部》的約三十三經,同於《相應部》的約四十六經[26]

藏文大藏經》無完整譯出的整部《增壹阿含經》,只存留單經[1]

新疆地區有發現了一些梵文殘葉,有相當於漢譯之增一阿含經善聚品第五經[1]。另外,大英圖書館藏品(British Library Collection)中有與《增壹阿含經》或《增支部》相對應的犍陀羅語殘片,可能屬於法藏部傳本[27]

注釋[编辑]

  1. ^ 1.0 1.1 1.2 1.3 佛光大辭典. 增壹阿含經. 
  2. ^ 2.0 2.1 任杰. 增─阿含經. 中國大百科全書. 
  3. ^ 蘇錦坤. 《增壹阿含經》攝頌初探 (PDF). 福嚴佛學研究. 2010. 
  4. ^ 例如「彌勒稱善快哉說,發趣大乘意甚廣」,「如是增壹阿含法,三乘教化無差別」,「若有書寫經卷者,繒綵華蓋持供養」。
  5. ^ 《出三藏記集》:「增一阿鋡經三十三卷(秦建元二十年夏出。二十一年春訖定三十三卷或分為二十四分)、中阿鋡經五十九卷(周建元二十年出)。右二部,凡九十二卷。晉孝武時,兜佉勒國沙門曇摩難提,以符堅時入長安。難提口誦胡本,竺佛念譯出。……至建元二十年,政復請曇摩難提出僧一阿含及中阿含,於長安城內集義學沙門請念為譯。……以秦建元二十年來詣長安,外國鄉人咸皆善之。武威太守趙文業,求令出焉。佛念譯傳,曇嵩筆受,歲在甲申夏出(增一阿含),至來年春乃訖,為四十一卷。分為上下部,上部二十六卷,全無遺忘。下部十五卷,失其錄偈也。」 《古今譯經圖紀》:「沙門曇摩難提……以建元二十年歲次戊子,堅遣道安集義學僧,請難提譯中阿含經(五十九卷)、增壹阿含經(五十一卷)……總五部合一百一十四卷。沙門竺佛念度語,慧嵩筆受。」
  6. ^ 水野弘元《增一阿含經解說》:現存增一阿含經並非曇摩難提所譯,而係經僧伽提婆改譯者。然則,僧伽提婆於何時何地改譯呢?大周刊定錄作「隆安元年(三九一)廬山譯」(大正五五‧四二二a)、開元錄亦載「隆安元年正月出,與難提本小異」(大正五五‧五○五a)。常盤大定在譯經總錄(八二八-八三一頁)中,認為係在僧伽提婆未至廬山之前,與法和在洛陽時共同改譯的。
  7. ^ 印順《原始佛教聖典之集成》:「曇摩難提原譯本,僧伽提婆改正本,可能曾同時流行,但只是初譯本與重治本,而決沒有異部別本的差別。如現經僧伽提婆改正本,共四七二經;而道安序所說,曇摩難提譯本,也是『四百七十二經』。道安說『下部十五卷失其錄偈』,今本的『錄偈』,也是參差不全的。所以即使有兩本流行,也只是『小異』而已。梁代所集的《經律異相》,引有《增壹阿含經》一五則,但不足以證明曇摩難提本,更難以證明為說一切有部本。」
  8. ^ 京兆 華嚴寺 沙門 釋玄逸 篹.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金藏 (A) » 第 98 冊 » No.1276 » 第 18 卷 大唐開元釋教廣品歷章卷第十八 (CBETA, A098, no. 1276, p. 367, b9-10). 
  9. ^ 蘇錦坤,(2010),〈《增壹阿含經》攝頌初探〉,《福嚴佛學研究》5期,59-114頁,新竹市,台灣。蘇錦坤. 〈《增壹阿含經》攝頌初探〉. 
  10. ^ 水野弘元,(1969),〈增一阿含經解題〉,《國譯一切經》,卷 4。(本文已經被翻譯為中文〈增一阿含經解說〉,收在《佛光大藏經》《阿含藏》之《附錄(下)》,761-785頁,台北市,台灣)
  11. ^ 水野弘元《增一阿含經解說》:須注意的是大周錄的記事。在說明僧伽提婆譯增一阿含經之下,大周錄舉梁寶唱錄言:「前多說四諦、十二因緣、五陰、六入、十八界、出蘇陀耶沙彌論議得戒事;後出世界成敗,又出成道度人,又作三道寶階,又出波斯匿王十夢,又出高廣大床是金、銀、象牙等作之,又明七佛得道制戒。」若此一記載值得相信的話,則在梁代寶唱經錄中即已明揭有僧伽提婆譯之增一阿含經。然而其後之出三藏記集、法經錄、仁壽錄等頗為信實之諸經錄,則絲毫未曾提起,誠屬不可思議之事。 若將上述寶唱錄所載之文與現存本增一阿含經比對而觀,則可發現四諦、五陰大致位於前半,十二因緣與六入,則多居後半。又在現存增一阿含經中未曾見有十八界之說,至於蘇陀耶沙彌之事則見於卷二二須陀品,惟蘇陀耶一名則作須陀。故知十八界說與蘇陀耶沙彌不見於現存增一阿含經中。其次,關於世界成敗、三道寶階、波斯匿王十夢部分,可於後半見之;但成道度人則不見於後半,而見於前半。又高廣大床是金、銀、象牙等作之句,在現存增一阿含經中亦無此文,惟唐道世之法苑珠林:「又阿含經云,高廣大床者,陛下足長尺六非高,闊四尺非廣,長八尺非大,越此量者,方名高廣大床。復有八種床。初四約物弁體,貴人不合坐,下四約人弁大,縱含地鋪人,擬於尊人亦不合坐。一金床、二銀床、三牙床、四角床、五佛床、六辟支佛床、七羅漢床、八師僧床。」 此係引自阿含經之文,但現存所有阿含經中,均不見此段文句。若是寶唱錄所載增一阿含之高廣大床一段,為法苑珠林所引用者,則可視為此句或許存於今已失佚之增一阿含中。上述所引寶唱錄之記載中,有很多不見於今之增一阿含經者,有的則位置不合,此使人認為寶唱錄所介紹之增一阿含經並非現存者,而可能是失佚之增一阿含經。
  12. ^ 12.0 12.1 林家安. 現行漢譯 《 增一阿含經 》 譯者考 (PDF). 全國佛學論文聯合發表會論文集. 2007. 
  13. ^ 赤沼智善《佛教經典史論》:「增一阿含在大乘教興起之後有所增飾,此為明白之事。而就其大乘化及教義之特色來看,乃屬於大眾部所傳。」
  14. ^ 恆強. 原始佛教之中道. 
  15. ^ 根據《增一阿含經》提到過比丘有二百五十戒與四分律相符,和主張“阿羅漢果不退轉
  16. ^ 平川彰《律藏之研究》:「其實從內容的檢討上來看,很難認為增一阿含屬於大眾部。和確定為大眾部所傳的摩訶僧祇比較之下,有種種相異之處。相對於僧祇律宣說九分教,增一阿含則列出十二部經。此外相對於僧祇律以長、中、雜、增一、雜藏的順序,列出阿含,增一阿含的列出四阿含的順序為增一、中、長、雜阿含。第三,相對於僧祇律說明雜藏的內容為,「雜藏者,所謂辟支佛、阿羅漢自說本行因緣,如是等比偈頌,是名雜藏。」,增一阿含則記載為,「方等大乘義玄邃,及諸契經為雜藏」,兩者的雜藏內容不一致。進而,分別功德論為增一阿含的註釋書,但是其中提及「外國師」,介紹「薩婆多家」之說,並認為兩百五十戒與五百形是「俗戒」,且斷為「聲聞家之戒」。即使是大眾部,因為是聲聞乘,所以大眾部有這樣的表現並不令人訝異。而且在分別功德論中敘述,「眾僧」之中有羅漢僧、緣覺僧、大乘僧。這一點也無法被大眾部的比丘說接受。因為增一阿含及分別功德論中有許多大乘表現,不難將此認為是一大乘教徒所傳持的經典,而要認為是部派佛教內部的大眾部所傳持的,就有困難了。不過根本沒有任何正面的根據,認為增一阿含是大眾部所傳,所以我認為,將增一阿含的所屬部派看待為不明,比較妥當。」
  17. ^ 印順《原始佛教聖典之集成》:「 大眾部末派的誦本,前有「序品」。『分別功德論』卷一說:「薩婆多家無序」。『增支部』也沒有序,可見上座部Sthavira系的誦本,是沒有序的;這是有序與沒有序的差別。『增壹阿含經』「序品第一」,先明結集,次明傳授。在結集中,立四藏。說到菩薩的「六度」,「甚深論空理」;「方等大乘義玄邃,及諸契經為雜藏」。在四阿含中,以「增壹阿含」為最上,以為「如是增壹阿含法,三乘教化無差別」。這是明確的容忍大乘,但大乘還沒有獨立而自成一藏。又說:「若有書寫經卷者,繒綵華蓋持供養」,這已到了書寫漸盛的時代。供養經卷,與『大般若經』相同。在書寫與大乘漸盛的時代,流行於北方的大眾部的學派,成立「序品」,約為西元前後。『增支部』與『增壹阿含經』,都是一法,二法,到十一法。化地部Mahīśāsaka的《五分律》,法藏部Dharmaguptaka的《四分律》,也是這樣。說一切有部的誦本,雖沒有傳來,但知道以十法為止,沒有十一法。」
  18. ^ 薩婆多毘尼毘婆沙·總序》:「為諸天世人隨時說法,集為增一,是勸化人所習。為利根眾生說諸深義,名中阿含,是學問者所習。說種種隨禪法,是雜阿含,是坐禪人所習。破諸外道,是長阿含。」
    《撰集三藏及雜藏傳》:「猶如畫師,分部色像,是一增一,種種撰合,如藥無限,隨病和合,名某藥丸,故名增一……。如一種泥,成數種器,是一增一,種種義合,從此當知,種種義說,此經盡出,當持增一。」
    印順《原始佛教聖典之集成》:「大體說來,這一分類,是有實際意義的。在說一切有部中,「增壹阿含」是(持經)「譬喻師」,「中阿含」是「阿毘達磨者」,「雜阿含」是「禪師」所特重,近於事實。說一切有部論義特色,多半依(說一切有部的)「中阿含」而成立;「中阿含」重於分別法義,所以說是「學問者所習」。從『瑜伽師地論』,以「雜阿含」為佛法本源來說,「雜阿含」是「坐禪人所習」,也非常適合。……以四悉檀與覺音的四論相對比,就可以明白過來。「吉祥悅意」,是「長阿含」,「世界悉檀」。如『闍尼沙經』、『大典尊經』、『大會經』、『帝釋所問經』、『阿吒囊胝經』等,是通俗的適應天神信仰(印度教)的佛法。思想上,「長含」破斥了外道,而在民眾信仰上融攝他。諸天大集,降伏惡魔;特別是『阿吒囊胝經』的「護經」,有「守護」的德用。「破斥猶豫」,是「中阿含」,「對治悉檀」。「中阿含」的分別抉擇以斷疑情,淨除「二十一種結」等,正是對治的意義。「顯揚真義」,是「雜阿含」,「第一義悉檀」。『增壹阿含』的「滿足希求」,是「各各為人悉檀」。適應不同的根性,使人生善得福,這是一般教化,滿足一般的希求。龍樹的四悉檀,與覺音四論的宗趣,完全相合,這一定有古老的傳承為依據的。徹底的說起來,佛法的宗旨,佛法化世的方法,都不外乎這四種。每一阿含,都可以有此四宗;但就每一部的特色來分別,那就可說「長阿含」是「世界悉檀」,「增一阿含」是「為人悉檀」;「中阿含」是「對治悉檀」;「雜阿含」是「第一義悉檀」了。」
  19. ^ 19.0 19.1 釋星雲. 經典之部 ■阿含經. 
  20. ^ 林許文二; 陳師蘭. 尋找聖者的容顏. 香光莊嚴. 2002, 96. 
  21. ^ 《增一阿含經·序品》:契經今當分四段。次名增一二名中。三名曰長多瓔珞。雜經在後為四分。
  22. ^ 晉 沙門 釋道安 撰.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大正藏 (T) » 第 2 冊 » No.0125 » 第 1 卷 增壹阿含經序 (CBETA, T02, no. 125, p. 549, a10-17). 
  23. ^ 東晉 罽賓 三藏 瞿曇僧伽提婆 譯.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大正藏 (T) » 第 2 冊 » No.0125 » 第 1 卷 增壹阿含經卷第一 序品第一 (CBETA, T02, no. 125, p. 549, a26). 
  24. ^ 印順《原始佛教聖典之集成》:「卷四六──五一,共六卷,四品,三九經,論次第是末後的「十一法」。然除「放牛品」的一‧二‧三‧四‧六‧七‧一〇──七經,「禮三寶品」的一‧二‧三──三經外,其餘的二九經,都與「十一法」不合……『撰集三藏及雜藏傳』說:「十一處經,名放牛兒,慈經斷後,增一經終」。在『增壹阿含經』中,這是「放牛品」:放牛十一法為初,慈心十一福為後(「放牛品」的五‧八‧九經,不是十一數。如與「禮三寶品」的一‧二‧三經相合,恰好是十經),這也許是漢譯『增壹阿含經』本十一法的原形了。」
  25. ^ 《增壹阿含經》卷46〈放牛品 49〉:「放牛品第四十九,第四分別誦」(CBETA, T02, no. 125, p. 794, a6)。東晉 罽賓三藏 瞿曇僧伽提婆.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大正藏 (T) » 第 2 冊 » No.0125 » 第 46 卷 增壹阿含經卷第四十六. 
    《大唐開元釋教廣品歷章》卷18:「增壹阿含經放牛品第四十九,第四分別誦」(CBETA, A098, no. 1276, p. 389, b10)京兆 華嚴寺 沙門 釋玄逸 篹.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金藏 (A) » 第 98 冊 » No.1276 » 第 18 卷 大唐開元釋教廣品歷章卷第十八. 
    這兩則記載並未提到其他幾誦的名目。
    《長阿含經》卷1:「《增一阿含》四分八誦」(CBETA, T01, no. 1, p. 1, a11-12)長安 釋僧肇 述.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大正藏 (T) » 第 1 冊 » No.0001 » 第 1 卷 長阿含經序. 
    《出三藏記集》卷9:「增一阿含四分八誦」(CBETA, T55, no. 2145, p. 63, b26)釋僧祐 撰.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大正藏 (T) » 第 55 冊 » No.2145 » 第 9 卷 出三藏記集序卷第九. 
  26. ^ 田光烈. 增壹阿含經解題. 
  27. ^ 薩爾吉. 馬克 艾倫:三篇犍陀羅本的增一阿含型經:英國圖書館所藏佉盧文殘片12和14. [2018-05-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5-14).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