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社会主义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Confusion grey.svg
提示:本条目的主题不是共产主义

科学社会主义英语:Scientific socialism)是马克思主义的三个组成部分之一,是马克思批判地继承了乌托邦社会主义中的合理因素而发展的理论。之所以是“科学”,是因为找到实现社会主义的阶级力量——无产阶级和为此进行奋斗的阶级组织方式——共产党,使社会主义从“空想”转变为“科学”。

科学社会主义,之所以被命名为科学,一方面是为了与空想社会主义区别,更重要的是为了表明社会主义学说不是固定不变的,是可以研究、可以修改的。恩格斯在《〈德国农民战争〉序言》中说道:“社会主义自从成为科学以来,就要求人们把它当作科学看待。”。

主张[编辑]

科学社会主义认为,社会演变成私有制的阶段社会,并不是人类犯错而背离本性(空想社会主义),而是社会生产力发展到一定程度的结果。科学社会主义的理想中,马克思主义者认为资本主义制度在社会发展的历史上起了进步的作用。社会主义革命能够成功和发生,也是因为资本主义社会为革命提供了必要的物质。 马克思和恩格斯认为,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不单有对立关系,还有继承关系。在继承关系中,无产阶级要把资本主义社会所创造的全部生产力继承下来,如果不继承这种社会化大生产,就不能消灭私有制。

马克思·恩格斯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认为:“历史不外是各个世代的依次交替,每一代都利用以前各代遗留下来的材料、资金和生产力;由于这个缘故,每一代方面在完全改变了的条件下继续从事先辈的活动,另一方面又通过完全改变了的活动来改变旧的条件。”

批判[编辑]

卡尔·波普尔在他的《开放社会及其敌人》一书中,以“可否证性”作为科学与非科学的划分准则,根本上取消了马克思主义的“科学”地位,批判马克思主义只是一套意识形态,理论上既不能成立,经验事实上亦遭否证,是一种“历史定论主义”。从社会科学的观点看,根本没有马克思所谓“历史的铁律”可言,其预言缺乏意义。波普尔指出:“马克思教条中的预言成分,支配了马克思主义者的心灵。预言将其他一切弃而不顾,放弃了冷静、批评的判断力量,从而摧毁了我们可能运用理性以改变世界的信念。马克思教义如今所余留的,不过是黑格尔式的神谕哲学,而这种哲学在马克思主义的装饰之下,却成为阻碍我们为走向开放社会而奋斗的威胁。”[1]

参见[编辑]

参考书目[编辑]

  • 胡绳. 马克思主义与改革开放─胡绳的十篇论文. 三联书店(香港)有限公司. ISBN 962-04-1400-4 (中文). 
  • 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 人民出版社. 1995年6月. ISBN 7-01-001866-9 (中文(中国大陆)‎). 
    • ^ 陈晓林:《学术巨人与理性困境——韦伯、巴柏、哈伯玛斯》(台北:时报文化出版公司,1987),页169-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