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思覺失調症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已重新導向自 精神分裂)
前往: 導覽搜尋
Confusion grey.svg
提示:本條目的主題不是人格分裂
思覺失調症
Schizophrenia
Cloth embroidered by a schizophrenia sufferer.jpg
一名被診斷為思覺失調症的患者繡的衣服
分類和外部資源
讀音 英語發音:/ˌskɪtsɵˈfrɛniə/ or 英語發音:/ˌskɪtsɵˈfrniə/
疾病分類英語Specialty_(medicine) 精神病學
ICD-10 F20
ICD-9-CM 295
OMIM 181500
DiseasesDB 11890
MedlinePlus 000928
eMedicine med/2072 emerg/520

思覺失調症英語:Schizophrenia[1])是精神疾病的一種,不同於人格分裂。它以往的名稱為:精神+分裂+症。它是直譯英文名稱Schizo+phren+ia而來。常見病徵包括妄想幻覺、胡言亂語、整體上混亂或僵直行為、負性症狀。成人發病後,人際、職業、自我照顧功能顯著低於未發病前;兒童及青少年發作後,無法達到預期的人際、學業或職業功能。台灣在100年度的盛行率為0.4%(113,183人),發生率男女皆為1%。全世界終生盛行率約為1%。個案常於青少年顯現初期病徵。思覺失調症的診斷方式為依據DSM-5的診斷準則。[來源請求]

研究認為,遺傳[2]、幼年環境、神經科學心理與社會歷程是導致思覺失調症的重要因素;某些消遣或處方藥物使用也會引起或加重症狀。現今精神病學研究主要致力於神經科學所扮演的角色,但迄今未找出合理的生理病因。

症狀[編輯]

主要包含正性/陽性症狀(positive symptoms)、負性/陰性症狀(negative symptoms)、解構症狀(disorganized symptoms)、動作症狀(abnormal psychomotor behavior)。

正性症狀[編輯]

特徵為過度(excesses)和扭曲(distortions),主要表現為幻覺(Hallucination)和妄想(Delusions)。

妄想[編輯]

個案所抱持的信念與現實狀況完全不符。即使與事實相違背卻對自己所抱持的信念堅信不移。而導致個案對於其人際、工作等重要功能造成困擾。 根據跨國研究,診斷為思覺失調症之個案約有65% (Sartorius, Shapiro, & Jablonsky, 1974)。 妄想有不同形式,包括,誇大妄想(grandiose delusions)、愛戀妄想(Erotomania)、忌妒妄想(delusional jealousy)、被害妄想(Persecutory delusions)、身體妄想(Somatic delusion)、關係妄想(reference delusion)、思考插入(thought insertion)、思考廣播(thought broadcasting)等。

幻覺[編輯]

在沒有外在刺激的情況下而產生的感覺。聽幻覺較視幻覺常見,因就感覺通道,聽覺經驗較視覺經驗易重現。對於時間較長、聲音較大、發生頻率高和第三人稱的幻覺較令個案感到不快。若相信幻覺來自認識的人,對幻覺的感覺會比較正向(Copolov, Mackinnon, & Trauer, 2004)。

  • 幻聽:在沒有真正外界聲音的刺激下,而聽到的來自外界的聲音。這些聲音可以是說話聲、音樂聲等,也可以是一些討論的聲音,最普遍的是言語的幻聽。個案可以清楚講話的人/人們及聲音的所在位置。內容多針對個案的斥責、嘲笑、評論等,使個案感到憤怒。個案可能服從這些幻聽聲音的命令,並導致危險的發生,一般經由藥物的治療,幻聽可以獲得改善。74%的思覺失調症個案有聽幻覺(Sartorius et al., 1974)。例如:內/外在幻聽。
  • 幻視:在沒有真正視覺刺激的情況下,個案便可看到一些本不存在的影像,且深信不疑。
  • 幻觸:在沒有真正觸覺刺激的情況下,患者感到被觸摸的感覺。可以感覺是來自人的觸摸,也可以感覺到是來自動物的觸摸等。例如:患者初期認為被螞蟻咬。
  • 幻嗅:在沒有刺激嗅覺神經下能聞到一些難聞的、令人不愉快的氣味。
  • 幻味:品嘗到食物內有某種異常的特殊刺激性味道,因而拒食。

以上列舉的一些症狀可以稱為正性症狀,部分思覺失調症患者還可以出現情感倒錯、意向倒錯、意志力減退等負性症狀

思覺失調症的主要症狀[編輯]

思維的障礙[編輯]

思覺失調症的思維障礙大概分為以下幾種,思維速度障礙、思維形式障礙、思維控制障礙、思維內容障礙等。

  • 思維速度障礙:如思維過程的速度加快或緩慢。
  • 思維形式障礙:聯想障礙,如聯想的結構缺乏目的性,思維鬆弛,天馬行空,思考的過程不符合邏輯等。
  • 思維控制障礙:妄想所致,患者感到自己的思維不屬於自己,感覺自己的思維在受外力所控制而不受自己的意志所控制。例如:患者憂鬱表態
  • 思維內容障礙:妄想。
  • 自知力障礙:根據臨床經驗,除早期思覺失調外,大部分患者沒有自知力,即不知道自己患病。但同時也有罕見的患者一直保持有完整的自知力,由於人數太少,沒有相關研究可以證實。

歷史[編輯]

古埃及Ebers的文獻中可能提到過思覺失調症。中國思覺失調症屬於中醫癲證或狂證的範疇,相傳為戰國秦越名醫扁鵲所著,成書則在東漢以前。亦為中醫理論開山始祖《難經》二十難,以「重陽者狂,重陰者癲」,真正歸納並闡解了癲狂的病理病機。古希臘古羅馬的文獻中記載了其它類型的精神疾病,但沒有滿足思覺失調症診斷標準的記錄。中世紀阿拉伯醫學或阿拉伯心理學文獻中記載有類似思覺失調症的一些奇異的信念和行為,Avicenna在他的《醫典》(The Canon of Medicine)中將這種症狀稱作Junun Mufrit(嚴重精神失常),以區別於其它症狀,如狂躁症狂犬病躁狂抑鬱症。15世紀伊斯蘭的通用醫學教科書中也沒有類似思覺失調症的記錄。思覺失調症在當代屬於常見精神疾病之一,那麼它可能是在歷史文獻中和抑鬱症或者狂躁症等相關症狀混淆了。

1809年,英國一家醫院的主任Jone Haslam(1764-1844)在《對瘋狂和抑鬱的觀察》一書中描述了思覺失調症的一些症狀(Haslam,1809/1976,P64-67)。菲利普·皮內爾於1809年發表了醫學和精神醫學領域第一份詳細的思覺失調症個案報告。Bénédict Morel在1853年將思覺失調症命名為démence précoce(早發性痴呆),因為他發現該疾病多發於青少年和年輕人人群中;Arnold Pick於1891年援引了這一概念。Emil Kraepelin於1893年對早發性痴呆和情緒障礙(雙相抑鬱)做了詳細的區分,他認為該病症起因於大腦疾病,屬於癡呆的一種,但是明顯不同於阿爾茨海默氏症,後者主要多發於老年人群。有人反對「早發性痴呆」的說法,因為這種病存在治癒的可能,也有人認為應該把它叫做「青少年型精神錯亂」。

埃米爾·克雷佩林(1859-1926)有兩個重要的成就:第一,他把精神錯亂的許多症狀綜合起來,而這些症狀以前被認為反映的是不同類型的精神障礙:緊張型思覺失調症(catatonia,不動和激動性躁動交替出現)、青春型精分(hebephrenia,愚昧和不成熟的情感)和偏執型精分(paranoid,誇大妄想和被害妄想)。儘管不同患者的臨床表現很不一樣,但他相信,從本質上講,各種精神障礙起病以後,最終都會發展成為「精神脆弱」。第二個成就是,他把早發性痴呆同躁狂-抑鬱障礙(雙相障礙)區別開來。對於有早發性痴呆的人來說,早期起病和預後不良是特點,而躁狂-抑鬱障礙並不一定具備這一些特點。他還提出了早發性痴呆的很多症狀,包括幻覺、妄想、違拗(negativism)和模式化的行為。他認為早發性痴呆是一種伴有妄想、幻覺注意障礙、運動行為異常的綜合徵,此病通常源於青少年期,會導致不可逆的精神損耗。

「Schizophrenia」一詞可以直譯作「分裂的心智」,它的希臘詞根是schizein(撕裂)和phren(心智)。Eugen Bleuler於1908第一次提出了這個概念,用來描述人格、思想、記憶、知覺之間的功能分離。他隨即提出了「4A」症狀診斷標準。對思覺失調症患者而言,情感、知覺和認知(知情意)不是作為一個整合體來進行加工的。情感可能與知覺分離,而知覺可能與現實分離。正如他所說的「人格失去了完整性」人們常常混淆「思覺失調症」和「人格分裂」,這種誤解可能是源自字面上的理解,思覺失調症患者可能存在幻聽幻視,但他們不存在於多個人格之間來回變換的情形。據文獻記載第一個誤用的是一名詩人T. S. Eliot(1933)。

在20世紀上半葉,人們認為思覺失調是一種遺傳疾病,鑒於當時(納粹德國美國斯堪地納維亞地區)的「優生學」運動,很多人就此被強迫做了絕育手術。納粹在T4行動中謀殺了大量的心智不健全和思覺失調症患者。

1971年美英診斷學大會發現美國的思覺失調症患者要比歐洲多很多,可能的原因是美國使用的DSM-II診斷標準比起歐洲的ICD-9更為寬鬆。David Rosenhan(1972)的著名研究《On being sane in insane places》指出美國的思覺失調症診斷標準過於主觀和不可靠。學者和醫生對整個DSM手冊進行了修訂,並於1980年推出了DSM-III。自1970年以來,共提出並審查了超過40條具體的思覺失調症診斷標準。

前蘇聯也曾經將思覺失調症的診斷用作政治用途,著名的精神病學家Andrei Snezhnevsky提出了思覺失調症的一個子類別叫做「緩慢樣漸行性思覺失調症(sluggishly progressing schizophrenia)」,並用它來迅速打擊異己,以莫須有的罪名將其逮捕。這種做法傳到了西方社會,世界精神病學家協會(WPA)在1977的第六屆世界精神病學大會上譴責了這種行為。

病因及相關的研究方向[編輯]

一個PET研究[3]所得數據表明,一次工作記憶中所激活的大腦額葉圖中紅色部份)越少,紋狀體圖中綠色部份)中異常的多巴胺的活性的增長程度越高。該研究認為這與思覺失調症中的神經認知障礙有關。

有很多種理論從分析大腦功能變化和思覺失調症之間關係入手,其中經常被提到的理論之一是多巴胺的分泌失調。

主流的研究顯示生物學上的以及社會文化的影響力都是導致疾病重要因素,目前的研究方向著重在腦神經生理生化學遺傳學因素。有些人宣稱現行診斷標準缺乏客觀性,認為思覺失調症這個狀態是有爭議性的。

雖然Schizophrenia這個名稱字面上有心靈分裂的意思,但是它本身和人格分裂是不同的,也不應該像一些文章、影片或大眾文化一般,把它跟解離性人格疾患混為一談。思覺失調症與好發暴力行為也沒有關連。雖然精神病狀態常使得病患需要精神醫療的協助,思覺失調病患並非一直是處在這種精神病狀態下。

診斷標準[編輯]

  • ICD-10第五章精神和行為障礙診斷標準(國際標準)
  • DSM-5(美國標準)
  • CCMD-3(中國標準)

此外,還有法國、日本的一些地區性標準。其中以前兩種標準影響較大,應用也較廣泛。

思覺失調症亞型[編輯]

DSM-5中已經刪去DSM-IV中提出的所有亞型。[4]

  • 偏執型(Paranoid Type of Schizophrenia):又稱妄想型,存在妄想和幻覺,但是沒有思維障礙、行為紊亂或是情感淡漠。幻覺和妄想經常圍繞同一個主題,例如被害妄想或情色妄想。往往30歲後發病,患病人數最多,超過半數。本型預後較好。(DSM code 295.3/ICD code F20.0)
  • 紊亂型(Disorganized Type of Schizophrenia):在ICD中被稱作青春型,既有思維障礙,意志和行為障礙,也有情感淡漠或情感錯亂(inappropriate affect),比如無故大笑,當聽到親人離世的消息後卻不以為然,部分患者易激惹。認知能力損害較大,嚴重時可出現無法閱讀文章,觀看電影電視的情況。並且認知能力雖然在服藥後會得到改善,但與患病前不可同日而語。認知能力損害是對患者影響最大的症狀。患病年齡低,多在青春期前後發病,比較常見,人數僅次於偏執型。不同於妄想型思覺失調症,紊亂型患者如果出現幻覺以及妄想,這些幻覺與妄想常常不是圍繞同一個主題,而是隨機且不連續的。紊亂型症狀患者一般較早出現症狀,而且多為長期,較難好轉。發病時往往做出令人費解的行為。本型預後較差,僅次於單純型,但如果發現及時能取得較好效果。(DSM code 295.1/ICD code F20.1)
  • 緊張型(Catatonic Type of Schizophrenia):患者幾乎不動或者過於興奮,行動無目的,以及異常的臉部及軀體動作,症狀還包括緊張型木僵或蠟樣屈曲(waxy flexibility),模仿別人說話及動作等。服用抗精神病藥物後能迅速緩解,本型預後最好。(DSM code 295.2/ICD code F20.2)
  • 未分型(Undifferentiated Type of Schizophrenia):存在精神症狀,但是不符合上面幾種分類(DSM code 295.9/ICD code F20.3)
  • 殘餘型(Residual Type of Schizophrenia):曾經至少發作過一次,但不再表現思覺失調症的嚴重症狀。雖然沒有幻覺、妄想等重大症狀,但有時可能會呈現輕微程度的負面思維,自閉,情感淡漠,以及思維異常等症狀(DSM code 295.6/ICD code F20.5)
  • 單純型(Simple Schizophrenia):本型主要特點是懶,陰性症狀隱匿性、漸進性發作,患者早期出現類神經衰弱症狀,隨著病程的推進,出現情感淡漠,意志力障礙等陰性症狀,往往難以被發現。等症狀嚴重影響生活時,往往錯過了最佳治療時期。本型預後最差。(ICD code F20.6)

治療及預後[編輯]

迷信治療一直伴隨著對於精神病的治療,在一些落後地區是人們優先選擇的治療方式。在抗精神病藥物發明以前,人們採用了胰島素昏迷、電休克及腦外科手術等治療手段,其中電休克治療對一些病例仍然是首選的治療方式,但其他兩種治療方式已經很少使用。目前對於一般的思覺失調症患者大多採用抗精神病藥物治療。一般來說,患者的預後都較差,尤其是那些起病較早的、有一定人格缺陷的患者預後更差。

社會和文化[編輯]

被貼有「精神病人」的標籤,不被社會重新接受是思覺失調症患者在康復過程中遇到的最大障礙。他們在普通民眾眼中的形象就是「瘋子」,很多人還無理由的認為他們有暴力傾向,人們不相信這種疾病可以完全康復,認為他們不可能自由控制自己的行為,更不會相信一個正在病程中的人所說的任何話。

2002年,日本精神病學和神經學協會曾試圖將此病改名為「統合失調症」(Tōgō-shitchō-shō,integration disorder),以改變傳統字面上「精神分裂」帶給人們的誤解,並且這個新名稱是符合最新的生物-心理-社會模型的[5]

描寫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約翰·福布斯·納什(John Forbes Nash Jr.)治療思覺失調症的電影以及書籍《美麗心靈》(A Beautiful Mind,另譯成《美麗境界》)在向普通民眾普及思覺失調症知識方面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

2014年5月1日,台灣精神醫學會和中華民國康復之友聯盟宣布將Schizophrenia更名為思覺失調症。同年6月24日,中華民國政府之衛生福利部宣布將「思覺失調症」正式更名為思覺失調症,[6],並發函各地衛生局,要求督導所轄醫療院所於8月21日前完成病歷系統、診斷書病名更新[7]

相關條目[編輯]

參考文獻[編輯]

  1. ^ 您知道嗎?「精神分裂症」已經更名為「思覺失調症」. www.mohw.gov.tw. 2014-06-24. 
  2. ^ 迪克·斯瓦伯荷蘭語Dick Swaab. 我即我腦荷蘭語Wij zijn ons brein:從子宮中孕育,於阿爾茨海默綜合症中消亡. 北京: 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 2011. 王奕瑤、陳琰璟、包愛民譯。對家系和雙胞胎所做的研究表明,思覺失調症的遺傳因素占80%左右。這其中包含了許多不同因素,但是共同之處在於,基因的微小變異參與了大腦的發育,或是參與了大腦中化學信使的產生和破壞。此外,大量不同的非遺傳學因素也會導致母親子宮內胎兒的大腦發育不良。
  3. ^ ;Meyer-Lindenberg A; Miletich RS, Kohn PD, Esposito G, Carson RE, Quarantelli M, Weinberger DR, Berman KF. Reduced prefrontal activity predicts exaggerated striatal dopaminergic function in schizophrenia. Nature Neuroscience. 2002, 5 (3): 267–71. doi:10.1038/nn804. PMID 11865311. 
  4. ^ Highlight of Changes from DSM-IV-TR to DSM-5, PDF, 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
  5. ^ 參見日語維基百科統合失調症條目
  6. ^ 同註1。
  7. ^ 思覺失調更名「思覺失調症」|蘋果日報
  • 張本勝等(譯)(2014)。Abnormal psychology 12E( 原作者:Kring, Davison, Neale, Johnson )。臺北市:雙葉書廊。(原著出版年:2013)
  • Bentall, R.(2003)Madness explained: Psychosis and Human Nature. London: Penguin Books Ltd. ISBN 978-0-7139-9249-6
  • Green, M.F. (2001)Schizophrenia Revealed: From Neurons to Social Interactions. New York: W.W. Norton. ISBN 978-0-393-70334-4
  • Torey, E.F., M.D.(2001)Surviving Schizophrenia: A Manual for Families, Consumers, and Providers(4th Edition). Quill (HarperCollins Publishers) ISBN 978-0-06-095919-7
  • Vonnegut, M. The Eden Express. ISBN 978-0-553-02755-6. A personal account of schizophrenia.
  • Read, J., Mosher, L.R., Bentall, R. (2004) Models of Madness: Psychological, Social and Biological Approaches to Schizophrenia. ISBN 978-1-58391-906-4. A critical approach to biological and genetic theories, and a review of social influences on schizophrenia.
  • Boyle, Mary,(1993年), Schizophrenia: A Scientific Delusion, Routledge, ISBN 978-0-415-09700-0 (Amazon Review).
  • Keen, T. M. (1999) Schizophrenia: orthodoxy and heresies. A review of alternative possibilities. Journal of Psychiatric and Mental Health Nursing, 1999, 6, 415-424. PDF. An article reviewing the dominant (orthodox) and alternative (heretical) theories, hypothesis and beliefs about schizophrenia.
  • Kelly, Evelyn B., 博士(2001年), Coping with Schizophrenia.
  • Szasz, T.(1976)Schizophrenia: The Sacred Symbol of Psychiatry. New York: Basic Books. ISBN 978-0-465-072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