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印度關係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中国-印度關係
雙方在世界的位置

印度

中华人民共和国
外交代表機構
印度駐華大使館中國駐印度大使館
外交代表
大使 唐勇胜
Vikram Misri[1]
大使 孙卫东

中國-印度关系(英語:China-India relations印地語भारत-चीन सम्बन्ध),是指中國印度之間的雙邊關係。中国与印度都是文明古国,自古以來,儘管隔著高山,由於中印地理上的親近,兩大文明之間互有來往已有數千年之久。唐代的玄奘义净都曾在比哈尔邦那烂陀寺学习,印度高僧达摩曾到中国传教并创立禅宗。中国抗战期间,英属印度给予中华民国很多支持[2]。1950年4月1日,印度共和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是第一个同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的非社会主义国家。[3]

中印两国都是发展中国家,人口數位列世界前二,建交七十年来,两国关系的发展伴随着冲突合作,主要受三大因素不断干扰,即历史情结、地缘竞夺及大国博弈[4]。由于中印两国有着近2000公里的漫长边界和总面积超过12万平方公里领土纠纷,1962年爆发了边境战争,两国关系严重倒退;接着就是中、苏对抗和印、苏结盟,两国关系持续冷淡。直到1976年,两国恢复互派大使。2003年6月,瓦杰帕伊总理对中国进行正式访问,双方签署《中印关系原则和全面合作宣言》,确认发展长期建设性合作伙伴关系。

目前,中国是印度第一大贸易伙伴,而印度是中国在南亚地区的最大贸易伙伴。1993年起,两国签署多个协定以维护地区和平,但仍不时爆发对峙、冲突。

歷史[编辑]

1949年前[编辑]

郑和安置在卡利卡特的石碑(现代复制)

中华文明印度河流域文明都是世界文明摇篮,中印两国人民之间的交往有几千年历史。孔雀帝国首相,曾在塔克西拉大学担任过教授的考底利耶在他的作品《政事论》即用“cina”词头将中国丝绸称为“cinamsuka”(“cina”丝绸服装)和“cinapatta”(“cina”丝束)。在《史记》中,张骞司马迁使用了“身毒”来称呼印度河流域地区(在现在巴基斯坦信德省)。这一词应是来源于梵文中的“Sindhu”。当云南在1世纪劃入汉朝版圖时,中国政府报告在那里存在一个“身毒”社区。[5]

在公元一世纪佛教开始从印度向中国传输后,许多印度的学者和僧人都前往中国。401年,西域高僧鸠摩罗什到达中国,并将梵文佛经《修多罗》译成中文;少林寺的创始人佛陀跋陀罗(约464-495年)和5世纪南印度高僧菩提达摩成为禅宗的创办人少林寺第一位禅师。同时许多中国学者和僧侣也前往印度,如中国東晉高僧法显于402年,访问印度并居住10年,之后他将许多梵文佛经译成了中文,其《佛国记》成为中印友好交往史上一部极具历史价值著作。

在公元7世纪,唐朝获得了中国的丝绸之路和中亚的大部分控制权。王玄策作为一个外交代表团的代表被派遣到了印度北部,卷入了戒日王(590-647)死亡后的内战之中。在使团的30名成员被篡位者杀害后,王玄策逃跑,并在盟国尼泊尔吐蕃的部队陪同下返回。在他的军队帮助下,王玄策包围并占领了首都,而他的副手蒋师仁抓住了篡位者并把他作为囚犯押送回唐朝(599-649)首都长安。在8世纪,由印度天文学家和数学家阿耶波多(476-550)所编撰的天文正弦表,在唐朝被翻译进公元718年编辑的天文学数学书籍《开元占经》。[6]《开元占经》由瞿昙悉达,一个祖上居于印度,在长安出生的天文学家和占星家编撰。他还因为将九曜概念翻译入中国历法而闻名。玄奘(602-664)和义净(635-713)。他们都曾在比哈尔邦那烂陀寺学习。7世纪玄奘戒日王时期访问印度,在他的作品《大唐西域记》中记录了他前往印度的旅程,这后来启发了明朝小说家吴承恩创作了他的代表作,被誉为中国四大名著之一的《西游记

郑和下西洋期间,访问了许多印度王国和港口。在18至19世纪,印度旁遮普地区锡克教邦联开始向它邻近的土地扩张,它在1834年使拉达克成为了查谟邦的附属国。在1841年,锡克教徒入侵西藏,并占领了部分西藏西部地区。西藏军队在1841年12月击败了锡克教徒的部队,并迫使它们从西藏撤出军队而进入拉达克围困列城,在那里西藏军队转而被锡克军所打败。此时,双方都不希望将冲突延续,因为锡克教徒卷入了之后引发了第一次英国锡克战争的和英国的冲突,而中国则正在和英属东印度公司进行鸦片战争。西藏人和锡克教徒在1842年9月签署了条约,规定在对方国家的边界不得有越轨或干扰的行为。[7]

中国抗日战争时期,印度给予中华民国很多支持,1938年印度国会派遣医疗队支援中国“抗战”,其中的队员柯棣华大夫病逝于中国;“抗战”时期战略物资运输线——滇缅公路日军切断以后,随后开辟的“驼峰航线”其始发地就在印度的阿萨姆邦。1942年,蒋介石访问印度,並拜訪了日後成為印度國父的甘地[8]。同年,中国远征军缅甸对日作战中战事失利,孙立人部退入印度成为中国驻印军,在重新组装、训练后成为经由缅甸反攻回国的前锋部队[9]

1949年后[编辑]

印度和中国的官员在重新开放的乃堆拉山口
2014年9月18日,中國外長王毅與印度外長蘇什瑪·斯瓦拉杰在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印度總理納倫德拉·莫迪的共同見證下簽署諒解備忘錄,中方開放一條新的進入西藏自治區印度教朝聖之路。印度教徒經典朝聖路線「冈仁波齐峰-玛旁雍錯朝聖之路」以往只能經里普列克山口,2015年起開放乃堆拉山口[10][11]

1947年印度独立,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1950年4月1日印度同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同为泛社会主义阵营及新近建政的亚洲大国,中国和印度经历了一段蜜月期,印度总理尼赫鲁推广了泰戈尔提出的“中印是亲兄弟”口号(“Hindi-Chini bhai-bhai”)。1954年两国总理实现互访,共同倡导了和平共处五项原则[12]

1959年的拉萨事件后,中国中央政府实现了对西藏的直接且有效的管辖,达赖喇嘛流亡到了印度,中印之间的矛盾加剧,具体最剧烈的体现在了喜马拉雅山脉东段中印边界的纠纷,在1962年酿成边境战争。战争之后,中印外交关系发生较大转变,在冷战期间,印度一直坚定地站在苏联阵营,与中苏分裂之后的中国对立,而中国则与其宿敌巴基斯坦关系密切,并在冷战后期与美国合作站在苏联及其盟友的对立面。虽然冷战结束之后两国关系回复友好,印度军方内部仍将中国视作最大假想敌。直到1988年底,拉·甘地访华才打破两国关系坚冰。此后,在两国领导人的大力推进下,中印关系迈上了长达三十年的持续正常化、持续深度化的轨道。2003年6月印度总理瓦杰帕伊访华后,中国正式承认印度对锡金的主权,同时两国开始着手解决边界争端。2005年1月二国举行首次战略对话温家宝总理访印并签署《中印联合声明》,宣布建立面向和平与繁荣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达成了《解决中印边界问题政治指导原则的协定》。

2016年7月印度试图加入核供應國集團的努力遇中国阻挠,双方关系开始新一轮冰冻期,7月23日印度方面宣布停止续签新华社三名驻印度记者的签证,要求其限期离境。2017年夏,长达72天的洞朗对峙事件又将中印关系的发展进程打乱。此后,虽有两国高层不断努力纠偏定向,但双边关系波折不断,高频震荡。在新旧结构性矛盾的不断干扰下,中印关系迈入了长波动期。[13]

2020年4月1日是中国同印度建交70周年纪念日。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印度总统拉姆·纳特·科温德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互致贺电[14]

邊界問題[编辑]

中国与印度边界地图。

边界问题是中印关系中的敏感议题。中印边界总长近2000公里,有总面积超过12万平方公里区域存在领土纠纷,涉及西段、中段和东段三个部分[15]。中印边界锡金段为已定边境,但附近的中不边界存在争议,因不丹的外交和国防被印度控制,中不邊界爭議也受印度关注。中印原则上都同意和平解决争议[16]

合作平台[编辑]

2009年金砖四國領導人在叶卡捷琳堡出席第一次峰會,由左至右分別為巴西總統盧拉·達·席爾瓦、俄羅斯總統德米特里·梅德韋傑夫、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印度總理納倫德拉·莫迪

中印在联合国世界贸易组织金砖国家二十国集团上海合作组织和中俄印[21]等机制中保持沟通与协调,在气候变化、能源和粮食安全、国际金融机构改革和全球治理等领域携手合作,维护中印两国和发展中国家的共同利益。

金砖国家[编辑]

2001年,美国高盛公司首次提出BRICs概念,用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四国英文名称首字母组成缩写词。2006年,金砖国家外长举行首次会晤,开启金砖国家合作序幕。金砖国家领导人迄今共进行了11次会晤和9次非正式会晤。作为金砖国家中经济体量最大的两个国家,中印的务实合作能够为“金砖”第二个十年奠定下坚实的发展基础。[22]

上海合作组织[编辑]

2005年,印度成为上海合作组织观察员国(observer states)。2017年6月9日印度、巴基斯坦一同加入上合组织。组织的宗旨是加强各成员国之间的相互信任与睦邻友好,宣称以“上海精神”解决各成员国间的边境问题。因冷戰時期中國與巴基斯坦是抗衡蘇聯與印度勢力,現今兩國對巴基斯坦關係也有歧異。印度认为中国和巴基斯坦建立的全天候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专门针对印度[23]。加入上合组织后,印度与中国和巴基斯坦两个存在结构性矛盾的周边邻国可以通过元首峰会、外长会议、总理会议、部长级会议以及各专业职能领域的定期会晤等机制进行对话交流。中印双方可以在该框架下加强双边或多边沟通合作,亦能增进双方互信,从而有利于双边关系的和谐发展和地区的稳定。[24]

中俄印三边合作[编辑]

2002年,中俄印启动三方外长对话。2007年,中俄印三边外长对话升格为年度正式会晤机制。已截至2019年2月中国、俄罗斯、印度三国外长已举行十六次会晤[25]。中俄印三边合作启动以来发展整体顺利,已经构建起以三边领导人峰会为引领,以外长会晤为主要平台,以商业、文化等领域对话为辅助的重要三边合作机制。成为三国加强战略沟通,在重大问题上协调立场,寻求共识与合作的重要平台。整体看来,俄罗斯作为三边合作的倡议者,始终对该机制热情投入;中国出于密切中俄战略协作、联合俄印捍卫新兴经济体利益等因素考虑也积极参与其中;印度则在参与三边合作的同时另有打算,在一定程度上成为中俄印三边合作的制约,并对该机制未来发展前景产生重要影响。[26]

经济贸易[编辑]

2020年4月2日,重庆市政府向印度、巴基斯坦、越南、亚美尼亚、厄瓜多尔、哥伦比亚捐赠一批医疗防疫物资

印中贸易自2000年以后才获得较快增长。双边贸易额从1991年仅有的2.65亿美元,上升至2001年的35.96亿美元。2005年4月,温家宝总理访问印度期间,二国签署《全面经贸合作五年规划》,制定双边贸易额到2008年达到200亿美元或更高的目标,到2006年双边贸易达到248.6亿美元,提前实现预期目标,印度成为中国第15大贸易伙伴(按照经济体排序),中国对印度出口145.8亿美元,主要出口机电产品化工产品、纺织品塑料橡胶陶瓷玻璃制品等;自印度进口102.8亿美元,主要进口铁矿砂铬矿石宝石贵金属植物油纺织品等。2004是中印双边贸易额首次突破100亿美元。2008年贸易额超过了370亿美元,在2012年达到700亿美元。2019年,中印贸易额已增长到近1000亿美元。中国是印度第一大贸易伙伴,而印度是中国在南亚地区的最大贸易伙伴[27]

由于各种因素的限制,双方投资规模较小,仅限于部分领域,截至2006年底,印在华投资256个项目实际投资1.72亿美元,中国对印投资(非金融类)仅为1700万美元[28]。但随着中印贸易合作的不断深入,中国对印度投资在剧烈波动中呈大幅上升趋势,年均增速超过125%[29]。截至2019年12月,约1000家中国企业在印度累计投资80亿美元。中国投资拉动了印度手机、白色家电、基础设施建设、汽车等行业发展,给印度创造大量就业岗位。印度企业也积极拓展中国市场,对华累计投资近10亿美元。[30]

中印两国关于财金、经贸议题建立了对话机制:

  • 中印财金对话机制:2005年4月温家宝总理访印期间,两国签署《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印度共和国政府关于启动中印财金对话机制的谅解备忘录》。旨在通过沟通和对话,推动双方在财政、金融部门的相互理解及实质性合作。对话每12-18个月举行一次,在两国轮流举行。原则上,对话级别定为副部级或双方共同认可的任何其他级别[31]
  • 中印战略经济对话:2010年12月,中印两国总理同意建立中印战略经济对话机制。对话的宗旨是加强宏观经济政策协调,促进交流互动,共同应对经济发展中出现的问题和挑战,加强经济合作[32]。迄今六次对话分别于2011年、2012年、2014年、2016年、2018年和2019年在北京和新德里轮流举行[33]

文化交流[编辑]

2011年是 “中印交流年”。2015年,印度在华举办印度旅游年。2016年,中国在印度举办中国旅游年。2017年,两国双向旅游交往规模102万人次,其中印度公民来华81.9万人次,同比增长2.5%,中国公民赴印20万人次。[12]

截至2020年4月,中印已建立了14 对友好省城[34],例如:北京-德里成都-班加罗尔昆明-加尔各答广东省-古吉拉特邦上海-孟买广州-艾哈迈达巴德四川省-卡纳塔克邦重庆市-金奈市青岛市-海德拉巴市敦煌市-奥朗加巴德市济南市-那格浦尔市等。

科技合作[编辑]

  • 中印科技国际创新园位于山东省临沂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引进印度、乌克兰、俄罗斯、捷克等国家的高层次人才,开展云计算、大数据、软件技术、智能机器人、传感器等领域的专业研究。[35]
  • 中印软件产业园位于临沂经济技术开发区,由山东临沂市拓普网络股份有限公司与印度SRM集团合作投资5.6亿元兴建,已被科技部认定为中国首家中印软件产业“国家国际创新园”。截至目前,该园区引进中外高端软件研发企业40家,国际合作主要机构7家,不但吸引了60位印度专家常驻,而且还引来了俄罗斯、捷克、乌克兰、新西兰等一批国际专家。[36]

领导人互访[编辑]

1954年10月,尼赫鲁在北京与毛泽东会面。

1954年10月19日,印度总理尼赫鲁正式访华。这是第一位非社会主义国家的政府首脑访问新中国[37]。同年6月28日,周恩来总理访问印度,发表《中印两国总理联合声明》,确认五项原则作为国际关系的指导原则[38]。1957年9月,印度副总统拉达克里希南访华[39]

1988年12月印总理拉·甘地访问中国,之后高层互访开始渐渐增加。1991年国务院总理李鹏访印。1992年总统文卡塔拉曼访华。1993年全国政协主席李瑞环访印。1993年总理拉奥访华。1994年副总理兼外长钱其琛访印。1994年副总统纳拉亚南访华。1995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乔石访印。1996年国家主席江泽民访印。2000年印度总统纳拉亚南访华。2001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李鹏访印。2002年中国总理朱镕基回访印度。2003年6月印度总理瓦杰帕伊访华。2005年4月,中国总理温家宝访问班加罗尔。2006年11月,胡锦涛主席对印度进行国事访问。2008年1月,印度总理曼莫汉·辛格访问中国,会见胡锦涛主席和温家宝总理。2010年是中国印度建交60周年。5月,印度总统帕蒂尔来华进行国事访问。12月,温家宝总理访印,两国签署《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印度共和国联合公报》。

2012年是“中印友好合作年”。印外长克里希纳2月来华出席印驻华使馆新馆启用仪式,6月代表印度来华出席上海合作组织峰会。杨洁篪外长3月对印进行访问。2013年,李克强总理对印度进行正式访问,双方发表《联合声明》。10月,印总理辛格来华进行正式访问。2014年是“中印友好交流年”。6月,外交部长王毅作为习近平主席特使访印,印副总统安萨里访华并出席和平共处五项原则60周年纪念活动。9月,习近平主席对印度进行国事访问,双方发表《关于构建更加紧密的发展伙伴关系的联合声明》。2015年5月,印度总理莫迪正式访华。6月,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张德江访问印度。2016年5月,印度总统慕克吉访华。9月,印度总理莫迪来华出席二十国集团杭州峰会。10月,习近平主席赴印度出席金砖国家领导人第八次会晤。2019年10月,习近平主席同印度总理莫迪在印度金奈举行第二次非正式会晤。[12]

参见[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驻华大使到任顺序及递交国书日期.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2018-09-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9-14). 
  2. ^ 孟庆龙. 中印关系百年:历史与国际关系的交汇. 武汉大学中国边界与海洋研究院. 2018-05-21 [2020-06-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9). 
  3. ^ 李广民. 中国与印度的关系. 世界经济与政治和当代中国外交. 2001-04. ISBN 9787506809009. 
  4. ^ 胡仕胜. 中印关系三大干扰性因素及化解之道. 中国社会科学网.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 2020-04-10 [2020-06-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7). 
  5. ^ 谭樗嗯(1998年)。为印度,中国中印视角了解.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6. ^ 李约瑟,第3卷,第109
  7. ^ 由阿尔弗雷德P ·鲁宾,国际法和比较法的中印边界争端,季刊,卷。9,第1期。(一月,1960),页96-125。
  8. ^ 陈梦 (编). 蔣中正曾以"元首身份"访印度 与甘地谈6小时. 文化中国-中国网. 2012-10-17 [2013-12-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2-27) (中文(简体)‎). 
  9. ^ 驻加尔各答总领事马占武祭拜抗日远征军烈士公墓.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2018-01-12 [2020-06-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9). 
  10. ^ China poised to open a new route to Kailash-Mansarovar yatr. IndiaWrites.org. 2014-09-04 [2020-08-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28). 
  11. ^ Kailash Mansarovar Yatra through both Nathu La, Lipulekh Pass routes opened after Sino-Indian understanding. The Economic Times, India. 2018-02-22 [2020-08-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28). 
  12. ^ 12.0 12.1 12.2 中国同印度的关系.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印度共和国大使馆. 2019-12-19 [2020-06-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8). 
  13. ^ 张红. “龙象共舞”迈开新步伐. 人民日报海外版. 2019-10-15 [2020-06-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9). 
  14. ^ 习近平同印度总统科温德就中印建交70周年互致贺电 李克强同印度总理莫迪互致贺电-. 新华网. [2021-02-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06). 
  15. ^ Jeff M. Smith. The China-India Border Brawl.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2009-06-24 [2017-07-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7-10). 
  16. ^ 只要双方有诚意,没有解不开的"结".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国际在线. 2005-04-13 [2017-07-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7-30). 
  17. ^ 人民日报点名印度:界线即是底线. 新浪军事. 2017-07-07 [2017-07-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7-10). 
  18. ^ 王晶晶. 【中印對峙】45年來首次致命衝突 印媒:印方軍人因中方擲石而死. 香港01. 2020-06-16 [2020-06-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6) (中文(香港)‎). 
  19. ^ 边界冲突:中印互指对方背信 “印军20士兵丧生”. BBC News 中文. 2020-06-16 [2020-06-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6) (中文(简体)‎). 
  20. ^ 孫素青. 【中印對峙】印度軍方指20名印軍士兵喪生 兩國呼籲透過對話磋商. 香港01. 2020-06-17 [2020-06-16] (中文(香港)‎). 
  21. ^ 中俄印三邊會談 強調維護和平穩定促繁榮. 大公網. 2017年12月12日 [2018年6月16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年6月16日). 
  22. ^ 金砖国家合作机制框架下的中印关系. 人民画报社. 2017-08-07 [2020-06-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1). 
  23. ^ 邱昌情. 印度加入上海合作组织的进程、动力及影响. 南亚东南亚研究. 2019, (03) [2020-06-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9). 
  24. ^ 赵旭; 胡晓明. 专访:健康稳定的中印关系对上合组织发展具有重要的积极影响——访中国驻印度大使罗照辉. 新华网. 新华社. 2018-06-06 [2020-06-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8). 
  25. ^ 中俄印外长第十六次会晤联合公报:欢迎朝美对话协商. 新京报. 2019-02-27 [2020-06-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11). 
  26. ^ 印太战略背景下印度参与中俄印三边合作的动因与局限 (PDF). 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 2019, (2) [2020-06-17].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06-19). 
  27. ^ 胡晓明; 赵旭. 中印加强合作实现共赢发展——访中国驻印度大使孙卫东. 新华社. [2020-06-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11). 
  28. ^ 年终专稿:中国印度经贸关系取得新进展.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 2007-01-26 [2020-06-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11). 
  29. ^ 张敏. 中印双边投资表现活跃. 上海市电子商务促进中心. 国际商报. 2019-05-15 [2020-06-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11). 
  30. ^ 胡晓明. 中国使馆就印度调整投资政策发表声明 希望印方改变歧视性做法. 新华社. 2020-04-21 [2020-06-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11). 
  31. ^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印度共和国政府关于启动中印财金对话机制的谅解备忘录.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 [2020-06-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9). 
  32. ^ 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印度共和国联合公报发布. 新华网. 2010-12-17 [2020-06-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9). 
  33. ^ 赵旭. 第六次中印战略经济对话在印度新德里举行. 新华社. 2019-09-10 [2020-06-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9). 
  34. ^ 蓝建学. 建交70周年:中印关系站在新的历史节点上.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 2020-04-13 [2020-06-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11). 
  35. ^ 中印科技国际创新园外国专家的幸福生活.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印度共和国大使馆. 2017-06-07 [2020-06-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9). 
  36. ^ 临沂中印软件园晋升国家级.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印度共和国大使馆. 2017-06-07 [2020-06-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8). 
  37. ^ 外交史上的今天10月19日.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2020-06-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9). 
  38. ^ 李斯. 中印两国确定和平共处五项原则. 历史上的今天. 2012-07-10 [2020-06-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24). 
  39. ^ 印度副总统萨瓦帕利-拉达克里希南应邀访华. 人 民 网. 2010-03-31 [2020-06-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8). 
  40. ^ 王春永. 溫家寶總理經典引句解說. 中華書局(香港)出版有限公司. 2012-07: 328. ISBN 9888181033. 

外部链接[编辑]

使領館网站[编辑]

其他網站[编辑]

资讯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