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台罪己詔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輪台罪己诏》是前89年(征和四年)汉武帝所下達的诏书,公開向臣民反省过错,使到西汉的统治方针发生了急劇转变,重新回到了与民休息及重视发展经济的轨道,从而可以延续数十年国祚,避免了像秦朝般迅速败亡的结局。[1]

《輪台罪己诏》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份内容丰富及保存完整的罪己诏,此后每当朝廷出现危机、遭受天灾及政权处于安危时,帝王多有发布罪己诏。

背景[编辑]

汉武帝

汉武帝刘彻是西汉第七位皇帝,雄才大略,建樹廣闊;惟到晚年,性格大變,迷信多疑。先建明堂,後垒高坛,树“太一”尊神,舉辦顶礼膜拜,并且靡费巨资,多次封禅出游,命令大批人民入海求助蓬莱真神。为了通神求仙,誤信方士,將宫廷被服都改變怪模怪样,命人製造30丈高的仙人銅像,以搜集甘露和玉屑饮之,以为可以长生不老。并且任用侫臣江充,最终酿成巫蛊之祸,逼死太子刘据卫皇后,受诛连者数万人,導致政治混乱。

经济上,由于汉武帝连年对外用兵和肆意挥霍,国库空虚。汉武帝以桑弘羊执掌全国财政,将实行垄断专卖,并且出卖爵位,允许以钱赎罪,使到吏治腐败。广大贫苦农民不堪官府和豪强的双重压榨,于汉武帝统治的中后期接连爆发起义,并且愈演愈烈。

军事上,前90年,在贰师将军李广利受命出兵五原(今内蒙古自治区五原县)讨伐匈奴的前夕,丞相刘屈牦与李广利合谋立昌邑王刘髆为太子。后刘屈牦被腰斩,李广利妻被下狱。此时李广利正在乘胜追击,听到消息恐遭祸,欲再击匈奴取得胜利,以期汉武帝饶其不死。但是兵败,李广利只得投降匈奴。

以上种种打击使汉武帝心灰意冷,对自己过去的所作所为颇有悔意。前89年,桑弘羊等人上书汉武帝,建议在轮台(今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轮台县)戍兵以备匈奴,汉武帝驳回桑等人的建议,下诏反思自己,又称“当今务在禁苛暴,止擅赋,力本农。修马政复令以补缺,毋乏武备而已”,史称“轮台罪己诏”。[1][2]

内容[编辑]

维基文库标志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前有司奏,欲益民赋三十助边用,是重困老弱孤独也。而今又请遣卒田轮台。轮台西于车师千余里,前开陵侯车师时,危须尉犁楼兰六国子弟在京师者皆先归,发畜食迎汉军,又自发兵,凡数万人,王各自将,共围车师,降其王。诸国兵便罢,力不能复至道上食汉军。汉军破城,食至多,然士自载不足以竟师,强者尽食畜产,羸者道死数千人。朕发酒泉驴、橐驼负食,出玉门迎军。吏卒起张掖,不甚远,然尚厮留其众。

曩者,朕之不明,以军候弘上书言“匈奴缚马前后足,置城下,驰言‘秦人,我匄若马’”,又汉使者久留不还,故兴遣贰师将军,欲以为使者威重也。古者卿大夫与谋,参以蓍龟,不吉不行。乃者以缚马书遍视丞相御史二千石、诸大夫文学者,乃至属国都尉成忠赵破奴等,皆以“虏自缚其马,不祥甚哉!”或以为“欲以见强,夫不足者视人有余。”

》之卦得《大过》,爻在九五,匈奴困败。公军方士、太史治星望气,及太卜龟蓍,皆以为吉,匈奴必破,时不可再得也。又曰:“北伐行将,于鬴山必克。”卦诸将,贰师最吉。故朕亲发贰师下鬴山,诏之必毋深入。今计谋卦兆皆反缪。重合侯得虏候者,言:“闻汉军当来,匈奴使巫埋羊牛所出诸道及水上以诅军。单于遗天子马裘,常使巫祝之。缚马者,诅军事也。”又卜“汉军一将不吉”。匈奴常言:“汉极大,然不能饥渴,失一狼,走千羊。”

乃者贰师败,军士死略离散,悲痛常在朕心。今请远田轮台,欲起亭隧,是扰劳天下,非所以优民也。今朕不忍闻。大鸿胪等又议,欲募囚徒送匈奴使者,明封侯之赏以报忿,五伯所弗能为也。且匈奴得汉降者,常提掖搜索,问以所闻。今边塞未正,阑出不禁,障候长吏使卒猎兽,以皮肉为利,卒苦而烽火乏,失亦上集不得,后降者来,若捕生口虏,乃知之。当今务,在禁苛暴,止擅赋,力本农,修马复令,以补缺,毋乏武备而已。郡国二千石各上进畜马方略补边状,与计对。[3]

(征和四年)三月,上耕于钜定。还,幸泰山修封。庚寅,祀于明堂。癸巳,禅石闾,见群臣,上乃言曰:“朕即位以来,所为狂悖,使天下愁苦,不可追悔。自今事有伤害百姓,糜费天下者,悉罢之”。

田千秋曰:“方士言神仙者甚众,而无显功,臣请皆罢斥遣之!”上曰:“大鸿胪言是也。”于是悉罢诸方士候神人者。是后上每对群臣自叹:“向时愚惑,为方士所欺。天下岂有仙人,尽妖妄耳!节食服药,差可少病而已”。[4]
  • 罪己詔翻譯成現在的文字就是:

前些時候,有關部門奏請要增加賦稅,每個百姓再多繳三十錢,用來增加邊防費用。 這樣做明顯加重老弱孤獨者的負擔。 如今又有人奏請派兵到輪台去屯田墾荒。 輪台在車師以西一千餘里,上次開陵侯攻打車師時,危須、尉犁、樓蘭在京師的六國子弟兵都先後西去參加征戰,運送糧草接應漢軍,國王自己發兵數萬人,統馭將帥攻破車師城,迫使車師王歸降,取得了勝利。 雖然城裡糧食很多,可是兵士無法帶足糧食班師回朝,體魄強健的盡食所蓄,體弱多病的在路上死了幾千人。 朕派酒泉的驢隊、駱駝隊出玉門關護送軍糧迎接軍隊,可是班師的兵士返回張掖不多遠,還是有很多人沒有回來。

朕曾經一時糊塗,聽信了一個名叫弘的軍侯的上書:“匈奴人捆住馬的四蹄,扔到城下,說要送馬給我漢朝。” 匈奴長期扣留漢朝使者不讓回朝,所以才派貳師將軍李廣利興兵征討,維護漢使的威嚴。 古時候,卿大夫提出的倡議,都要先求神問卜,得不到吉兆是不能施行的。 因此,貳師將軍這次出征前,朕曾普遍地徵詢朝廷諸位大臣,以及地方郡國都尉成忠、趙破奴等長官的意見,大家認為“匈奴人捆縛自己的戰馬,是他們最大的不祥之兆”,有的認為“匈奴人是在向漢朝顯示強大,故意向人顯示自己力量有餘而已”。

求神問卜的方士和星象家們也都認為貳師將軍出征“吉兆明顯,匈奴必敗,機不可失”,還說:“派貳師將軍帶兵北伐,到鬴山就能打勝仗”。 卦辭顯示派貳師將軍前去作戰最合適,所以朕才派遣李廣利率兵出征,並告誡他慎入匈奴腹地。 可誰曾想到,那些求神問卜得到的卦辭全都與事實相反。 後來被漢軍抓到的匈奴俘虜說: “匈奴人聽說漢軍要來,就派巫師埋掉羊牛行走的通道,填掉水井,詛咒漢軍。單于送給漢朝天子良馬裘衣時,便讓巫師祝愿匈奴好運。匈奴人捆縛戰馬,是為了詛咒漢軍。還曾卜到“漢軍有一位將領命運不利”。匈奴人又說:“漢朝雖然強大,但漢人忍耐不了沙漠裡的飢渴。 匈奴放出一隻狼,漢軍就要損失一千隻羊”。

等到李廣利兵敗,將士們或戰死,或被俘,或四散逃亡,這一切都使朕悲痛難忘。 如今桑弘羊等人奏請派軍隊遠赴輪台屯田墾荒,修築堡壘哨所,這是勞民傷財,不是憂患天下百姓的好建議,朕不能採納。 大鴻臚建議招募囚犯以封侯作為獎賞,借護送匈奴使者回國的機會,刺殺匈奴單于,發洩我們的怨憤,這種事情連春秋五霸也不會這樣做的,況且匈奴對投降他們的漢人要搜查全身,詳細盤問被俘漢人所知道的情況。 當今邊塞防務還沒有走上正軌,宮門都可以隨便出入,邊疆障候官員派兵士狩獵獲皮肉之利,兵士勞苦而烽火鬆弛,那些活著跑回來的俘虜,知道這種情況。

當今最重要的任務,是嚴禁各級官吏對百姓苛刻暴虐,廢止擅自增加賦稅的法令,鼓勵百姓致力於農業生產,恢復為國家養馬者免其徭役賦稅的法令,用來補充戰馬損失的缺額,不使國家軍備削弱而已。 各郡、國二千石官員都要製定本地繁育馬匹和補充邊境物資的計劃,在年終呈送全年公務報告時報送朝廷。

(徵和四年)三月,朕到鉅定縣親自耕田。 回京途中巡遊泰山,擴建祭天神壇。 庚寅(二十六日),在明堂舉行祭祀儀式。 癸巳(二十九日),在石閭山祭祀地神,並接見群臣,朕說道:“朕自即位以來,幹了很多狂妄悖謬之事,使天下人愁苦,朕後悔莫及。從今以後,凡是傷害百姓、浪費天下財力的事情,一律廢止!”

田千秋說:“很多方士都在談論神仙之事,卻都沒有什麼明顯的功效,我請求皇上將他們一律罷斥遣散。”朕認為“大鴻臚說得對。”於是將等候神仙降臨的方士們全部遣散。 此後,朕每每對群臣自嘆:“朕往日愚惑,受了方士的欺騙。天下怎會有神仙,全是胡說八道!節制飲食,服用藥物,最多是可以少生些病而已” 。 [5]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汉武帝与轮台罪己诏》 王也扬 炎黄春秋杂志2005年第4期
  2. ^ 史记卷十二·孝武本纪第十二》
  3. ^ 汉书·西域传第六十六下》
  4. ^ 资治通鉴·卷二十二·汉世宗孝武皇帝下之下》
  5. ^ https://hk.answers.yahoo.com/question/index?qid=20140206000016KK00524《輪台罪己詔 》白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