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志军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刘志军
任期
2003年3月17日-2011年2月25日
总理 温家宝
前任 傅志寰
继任 盛光祖
个人资料
出生 1953年1月
湖北鄂州
签名 刘志军的签名

刘志军(1953年1月),中国湖北鄂州人,曾任中华人民共和国铁道部党组书记及部长。中共中央党校硕士学历[1],工程师。刘志军出生于农民家庭,于1972年参加工作,先后担任郑州铁路局副局长、广州沈阳铁路局局长、铁道部副部长等职,2003年升任铁道部部长。2011年因涉嫌严重违纪而被免职。

刘志军提出了“铁路跨越式发展”的方针,业界称之为“刘跨越[2]。在任内,刘志军动用多种资源,引进和发展高速铁路技术,开展大规模铁路建设。任内修建了长达1.8万公里的铁路,在建的铁路则高达3万公里。中国成为世界上高速铁路运营里程最长、在建规模最大的国家,刘志军因此被誉为中国高铁之父。但也造成了铁道部的巨额债务,并引发民众对高铁安全的担忧。其功绩不当手段让日本人联想到新干线之父十河信二

2013年7月8日,因受贿、滥用职权,刘志军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并没收全部个人财产[3]

早年经历[编辑]

1953年1月,刘志军出生于湖北省鄂城市牌坊村刘金湾,是家里的长子,上有两个姐姐,下有一弟一妹[4]。因为家里穷,刘志军的父母当年卖了房子才供他读到初中[4]。据刘志军自述,因为祖上有过雇工,家里被划为富农阶级成份不好,当初进入铁路系统很曲折。1972年2月,初中毕业的刘志军赶上铁路招工,机会来临时,体检却查出肺部疑有钙化点。刘志军连夜赶路到县城医院复诊,拿到心肺无异议的确诊结果赶回,只差几分钟就到了截止的时间[5]。19岁的刘志军遂成为武汉铁路分局武昌工务段的一名养路工[4]。因为字写得好,后来当了队里面的文书[6]。随后升任武汉铁路局团委书记、党委副书记,武汉铁路分局团委书记等职[7]

1981年到1984年,刘志军先后在华东交通大学基础课部干部班和西南交通大学运输系运输管理专业学习,补上了学历的不足[4]。又与当时武汉铁路分局局长的侄女黄立平结婚[8]。此后的10年,刘志军搭上了“顺风车”。1984年9月,任郑州铁路局武汉铁路分局江岸车站站长、党委副书记,武汉铁路分局党委常委、政治部副主任、党委书记。1987年4月,任广州铁路局党委常委、政治部副主任。1988年8月任郑州铁路局武汉铁路分局局长、党委副书记。1991年9月,任郑州铁路局副局长、党委常委。

1991年9月,任郑州铁路局副局长、党委常委。在1992年郑州铁路局党委常委差额选举中,刘志军落选。落选原因除刘志军本人性格缺陷外,更大的原因在于离婚事件。刘志军能从一名养路工升到武汉铁路分局的重要领导,与其娶原武汉铁路分局局长侄女黄立平有很大关系。然而在刘志军担任武汉铁路分局党委书记后不久,便与黄离婚。刘志军落选郑州局党委常委后四处活动,最后调到湖北省国防科学技术工业办公室,出任党组书记,短暂离开了铁路系统[9]

这一次调动,使刘志军从副厅级升到了正厅级[6]。1993年4月,刘志军重新回到铁路系统,任沈阳铁路局局长[7]。接下来,他的仕途进入快车道。1994年11月,刘志军进入铁道部,任铁道部党组成员、总调度长。1996年中央党校中青干部培训班结业后,升为铁道部副部长。1997年1月至2000年4月,兼任中国联合通信有限公司副董事长[7]

铁道部长[编辑]

2002年9月,刘志军担任铁道部党组书记[10]。同年11月,在中共十六大上当选为中央委员[11]。2003年3月17日,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决定刘志军为铁道部部长。

铁路跨越式发展方针的提出[编辑]

为尽快缩小在铁路机车车辆装备上的差距,铁道部从国外引进交流大功率电力机车技术。图为HXD1

铁道部是中国最有权力的部委之一,被称为“独立王国”[12]。铁道部有200万名职工,4.3万亿元人民币资产,并拥有自己的公安局检察院法院[12]。然而铁路网整体能力严重不足,主要干线能力十分紧张,甚至处于超饱和状态[13]

刘志军上任后,铁路改革的方向就发生逆转。前任部长傅志寰所推行的“网运分离”改革走到尽头,“跨越式发展”成为刘志军的目标[14]。刘志军撤销了所有铁路客运公司[4];撤销铁路分局,所有铁路局(公司)实行直接管理站(段)的体制[15] 。“主辅分离”成为刘志军在改革上的主导思路。该思路是将与高铁建设直接相关的权力、资产收归铁道部,而与之相关不大者予以剥离[16]

2002年12月,时任铁道部党组书记的刘志军在全国铁路工作会议上提出:“充分利用后发优势,学习借鉴发达国家铁路技术,实现我国铁路的跨越式发展,加快铁路现代化建设。”[17]。刘志军认为,走常规发展之路已经不能解决中国铁路面临的主要矛盾,必须以“跨越式”的快速发展模式、吸收发达国家的经验,较常规发展更适合中国国情[18]

2003年6月,铁道部在北京召开“铁路跨越式发展研讨会”,刘志军在讲话中阐述了“跨越式发展”的内涵:跨越式发展是指在一定历史条件下落后者对先行者走过的某个发展阶段的超常规赶超行为。其内涵,一是指运输能力的快速扩充。集中人力物力财力,加快铁路建设,在较短时间内解决铁路运输能力不适应的问题,早日使铁路运输能力适应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需要。二是指技术装备水平的快速提高。充分利用国际国内先进的技术资源,加快技术创新,在较短时间内,使中国铁路主要技术装备达到或接近发达国家水平[10]

大规模铁路建设[编辑]

规模巨大的新建高铁车站。图为上海虹桥站
刘志军任内,铁路基本建设投资高速增长,达到历史最高峰。

2004年1月,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通过中国首个《中长期铁路网规划》。规划确定,到2020年全国铁路营业里程要达到10万公里,主要繁忙干线实现客货分线, 复线率和电化率均达到50%。同时,提出了“四纵四横”客运专线的宏伟计划,客运专线总长度达到1.2万公里,客车速度目标值达到每小时200公里及以上[19]。实现《中长期铁路网规划》的总投资达到20000亿元人民币[20]

上万亿人民币的投资,使得刘志军的计划成为了自美国州际公路系统以来,世界上投资最高的公共工程项目[21]。为了在2008年之前建成中国第一条高速铁路,刘志军命令铁道部员工夜以继日地工作[21],并提出“要牺牲一代铁路人的利益换来中国铁路的发展”[22]。刘志军对内对外一律强势,对系统内反对意见坚决打击[14]。在其任上,地方铁路局局长纷纷易人;对外则封杀呼吁铁路改革的媒体和专家。作为铁道部长,刘志军亲上火线,安排和指挥项目的分配[14]。刘志军的勃勃雄心为他赢得了“刘跨越”的绰号,甚至有人称其为“刘疯子”[21]

刘志军建立“省部合作”的机制,把原先就对基础设施建设十分热衷的地方政府拉入到铁路建设的狂潮之中[16] 。铁道部与31个省区市签订了加快铁路建设的战略协议,组建合资铁路公司。地方政府不仅承担征地拆迁的主体责任,而且对铁路建设的权益性投资达4000多亿元,改变了铁路建设仅靠中央政府投资的局面[23]。刘志军遗留下来的诸多铁路公司,初具一般商业公司的雏形,且拥有铁路路网和车辆资产。其运营模式则是让途经沿线的铁路局委托经营,这成为实行铁路改革区域分割的良好基础[16]

刘志军任内,铁路建设投资达到历史最高峰。2003年铁路基本建设投资仅有533亿元人民币[24],2010年已达7075亿元人民币[25]。铁路投资超过了军费[26] 。任内共修建了1.8万公里的铁路,建设中的铁路达3万公里。中国铁路运营里程从2002年的7.19万公里增长至2010年的9.1万公里。大规模铁路建设也给铁道部带来了沉重的债务压力,截止2011年上半年,铁道部负债达20907亿元,负债率为58.53%[27]

引进和发展高速铁路技术[编辑]

行驶在京沪高铁上的CRH5动车组

自1990年代开始,中国开始自主研制高速列车,“蓝箭”、“先锋”、“中华之星”、“长白山”等高速列车先后问世。然而国产列车的设计要求低于国外高速铁路标准,整体技术不成熟,距离商业运营还有很大距离。同时,一些核心关键技术和设备可靠性、稳定性不足,列车的工艺水平比较差,关键设备需要进口[28]。种种原因最终使得中国政府决定从国外引进高铁技术,但国外厂商必须向中国转让技术[28]。2004年4月,中国国务院召开会议,专题研究铁路机车车辆装备有关问题,提出了“引进先进技术、联合设计生产、打造中国品牌”的基本原则,确立了引进少量原装、部分国内散件组装和大批量国内生产的项目运作模式[29]

在刘志军主导下,铁道部先后开展了三次动车组招标。铁道部在招标文件中明确规定,国外企业只能作为国内企业合作方,并通过国内企业参与竞争,并转让核心技术、分步实施国产化[29]。2004年6月,铁道部启动了时速200公里动车组招标;2005年10月,“时速300公里动车组”的项目招标启动;2006年11月,中国第一条新建高速铁路京津城际项目招标。铁道部运用了“战略买家”的策略,把国内几十家列车生产企业召集在一起,仅允许南车四方北车长客与国外厂商谈判,其他企业一概不准与外方接触[30]。铁道部以中国铁路独一无二的市场优势作为吸引,迫使川崎重工阿尔斯通庞巴迪西门子等国外厂商降价[30]

通过引进和消化国外技术,中国铁路在较短时间内以较低的成本掌握了高速动车组多项关键技术和配套技术,完成了高铁动车组研制的第一阶段[31]。2007年4月18日,中国铁路进行第六次大提速,在既有线上开行时速200-250公里的动车组列车,中国铁路跨入高速时代[32]。第二阶段,即在掌握时速200—250公里高速列车技术的基础上,自主研制生产了时速350公里高速列车[31]。2008年4月,时速350公里的CRH3型动车组下线。8月1日,中国第一条时速350公里的高速铁路——京津城际铁路开通运营。

而“中华之星”等国产动车组由于不满足招标文件的要求,以及故障等因素,最终彻底出局。此举引起了强烈反弹。在2005年7月间铁道部主持召开的“中华之星”阶段验收总结会上,多方评委迫于刘志军的压力,纷纷认定此车最高只能跑160km/h[33]。“中华之星”的总设计师刘友梅联合原铁道部部长傅志寰在内的52名院士,向国务院呈送了一份《关于报送院士反映“中华之星”高速列车有关情况的签名信》,举报刘志军的行为,最终不了了之[34]

高铁计划的进一步升级[编辑]

2007年,环球金融危机爆发。为了抵制经济衰退,刺激经济,中国政府进一步增加了在铁路上的投资。中国政府出台了“四万亿”经济刺激计划,其中1.5万亿被用于修建铁路、公路、机场等基础设施[35]。2008年10月,《中长期铁路网调整规划》经国务院常务会议批准,正式颁布实施。这是该规划自2004年修订以来的最新调整方案。根据调整规划,2020年全国铁路营业里程规划目标由10万公里调整为12万公里以上,其中高速铁路由1.2万公里调整为1.6万公里[36]。铁路总投资将在3.5万亿元人民币以上,超过1949年以来铁路投资总和。

2008年2月,铁道部和科技部签署了《中国高速列车自主创新联合行动计划》,刘志军和万钢出席仪式[37]。该计划提出中国将研制符合京沪高速铁路运营需求的时速350公里及以上等级的高速列车[31]。包括中科院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在内的近30家国内科研院所与高校、近50家骨干企业组成产学研用自主创新联合体,参与其中[38]。经过两年多的努力,第一种由中国研制的CRH380A型电力动车组于2010年5月在长春下线[39][40]。2010年12月3日在京沪高铁先导段试验时,刘志军亲自试乘,并在驾驶室督阵,要求驾驶员冲到极限速度并长时间保持[6]。最终列车创下486.1公里/小时的世界铁路运营试验最高速度[41]

2010年12月,世界高速铁路大会首次在中国召开。刘志军在大会上称,中国高速铁路的营业里程已经达到7531公里,是全世界高铁运营里程最长、在建规模最大的国家[42]

行事风格[编辑]

外部图片链接
刘志军在京沪高铁试验现场监控列车运行

刘志军被称为“站在火车头上的部长”,每逢关键时候,刘都要登乘机车现场指挥,创造了连续几十个小时检查提速线路的纪录[43]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梦恕称,新线路开通后,刘敢坐到司机的位置上,一出问题他最先倒霉,所以哪个施工单位也不敢乱来[44]

刘志军强硬的行事风格为他招来非议。一位与刘志军相识20多年的老铁路人表示,刘志军是个比较仗义的人,敢于大刀阔斧做事敢于承担责任,“铁路系统臃肿懒散,刘志军如果不够霸气,很多政策就难以推行下去。”但这种做事风格或许是推动铁路进步的必要手段,“他让你什么时候出成果就什么时候出,没有理由的。”[6]

刘志军亦被称为工作狂。刘志军声称,自己从在铁路工作起,就没有在家过一天春节[43]。刘志军上任铁道部长后,北京市复兴路10号的铁道部大楼里有时会出现夜半依然灯火通明的加班场景。刘志军的同事称,刘志军处理问题雷厉风行十分强势。“他有时候半夜翻材料发现问题,就把相关部门负责人叫过去开会,马上研究解决思路,拿出方案,定出时间。”[6]“家就在铁道部附近,每天早上6点多从家里出来,经常工作至深夜。”[45]

批评、下台和审判[编辑]

批评和丑闻[编辑]

刘志军时代的高铁运行速度达350km/h,现已全面降速。

高速铁路的发展,成为刘志军的政绩之一,但铁道部长期处于政企不分、改革滞后的状态,以及数起重大安全事故和腐败大案亦令刘志军备受争议[46]2008年中国雪灾期间,京广铁路南段运输瘫痪,20万人滞留广州火车站;2008年9月,胶济铁路发生列车相撞事故,导致72人死亡,刘志军被记过处分[47]。此外,刘志军与其弟刘志祥的裙带关系备受质疑。刘志祥曾任汉口火车站站长、武汉铁路分局副局长等职,2006年4月因故意伤害罪、贪污罪、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缓,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100万元[48]

为了实现高速铁路网的建设,刘志军在建设工期、建设资金上抓得紧,将货运赚的钱都用来修铁路,导致铁路职工的待遇长期不佳[49]。《经济观察报》称,铁路基层员工的收入与社会平均水平的的差距越来越大,不少基层员工心存抱怨[50]。铁路员工形容自己的工作状态是“白加黑”、“5加2”[45]

2008年至2010年间,刘志军为被提拔为某省委书记,企图让他的某个下属接任他的职务,指使丁书苗行贿500万元,但因丁书苗找错中间人,未获成功[51]。另外,刘志军被指授意丁书苗花4390万“打捞”铁道部落马官员何洪达[52][53]

刘志军大搞封建迷信,笃信风水,在一些工程开工前,会邀请风水先生选定奠基时间,以求吉利[54]。刘志军在会见律师时称:每次开工都会找人按照黄历选一个好日子。他甚至也认为这个事情很奇怪,不信不行,先前没有选日子,开工的时候就会下雨,举行仪式还得临时搭棚子。选了日子的时候,一次都没下过,有时候明明还下着雨,仪式要举行的时候就停了[5]

下台、调查[编辑]

2011年1月,每年一度的春运在拉开帷幕,刘志军却罕见地消失十几天,所有活动改由副部长出席[6]。1月27日,刘志军出现在京沪高铁济南西站工地。此后的半个月时间,这位被人称为“中国高铁之父”的铁道部长一刻不停,长时间、长距离连续乘坐了沪杭高速铁路武广高速铁路长吉城际铁路昌九城际铁路成灌铁路宜万铁路海南东环铁路等等他任上开通或上马的铁路线,行程7000余公里[6]

2011年2月11日晚,刘志军在铁道部大院被带走,事先没有任何预兆[50]。2月12日,中共中央免去刘志军铁道部党组书记职务;中共中央纪委证实刘志军涉嫌严重违纪,正在接受调查[55]。2月25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免去刘志军铁道部部长职务,任命盛光祖为铁道部部长[56]。2012年5月28日,中共中央决定开除刘志军党籍。官方称:刘志军滥用权力帮助北京博宥投资管理集团公司董事长丁书苗获取巨额非法利益,造成国家重大经济损失和恶劣社会影响,并且收受他人巨额贿赂和贵重物品;道德败坏;对铁路系统出现的严重腐败问题负有主要领导责任[57]。2011年7月温州动车事故发生后,事故调查报告认定刘志军“对事故发生负有主要领导责任,鉴于其涉嫌严重经济问题,建议另案一并处理。”[58]

刘志军一直被关押在秦城监狱[59]。在秦城监狱,刘志军可以看电视、报纸,对外界情况有所了解。不过羁押期间不能见家属,对亲人多有挂念。刘志军每次会见都会反复问 “老母亲还在不在人世”[5]

审判[编辑]

2013年4月10日,刘志军受贿、滥用职权一案,由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60]。案件于6月9日开庭审理[61]。检察院指控,被告人刘志军利用职务便利,为邵力平等11人提供帮助,先后非法收受财物共计人民币6460.54万元;应以受贿罪、滥用职权罪追究刘志军的刑事责任[61]。检方亦提出,刘志军主动坦白了司法机关尚未掌握的其受贿的大部分事实[62],滥用职权造成的损失和受贿赃款基本已挽回,可从轻处罚[59]

因刘志军不愿自行委托辩护人,北京市法律援助中心指定钱列阳、娄秋琴律师为其提供辩护[63]钱列阳为刘志军作罪轻辩护[64]。在检方所指控6460.54万当中,两笔共4900万的钱款成为控辩双方存在不同意见的焦点,两笔钱款为刘志军授意丁书苗为其疏通关系解决相关事宜而支出[65]。钱列阳认为,刘志军并未直接将该款收为己有,该行为不应不构成受贿罪。但法院最终认定其为受贿[65]

刘志军对被指控的事实和罪名都没有提出异议[63],并且表示无论结果如何都不会上诉[62]。刘志军因身体原因,全程3个多小时站着受审。庭审最后声泪俱下地说:“我作为一个农民的孩子,本应该为中国铁道、为中国梦做更多的贡献,但是因为放松了自己的学习,放松了思想上的警惕,走到了这条道路。”[66]

2013年7月8日,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刘志军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并没收全部个人财产 [67]。法院经审理查明:

1986年至2011年,刘志军在担任郑州铁路局武汉铁路分局党委书记、分局长、郑州铁路局副局长、沈阳铁路局局长、原铁道部运输总调度长、副部长、部长期间,利用职务便利,为邵力平丁羽心等11人在职务晋升、承揽工程、获取铁路货物运输计划等方面提供帮助,先后非法收受上述人员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6460万余元;刘志军在担任铁道部部长期间,违反规定,徇私舞弊,为丁羽心及其与亲属实际控制的公司获得铁路货物运输计划、获取经营动车组轮对项目公司的股权、运作铁路建设工程项目中标、解决企业经营资金困难提供帮助,使丁羽心及其亲属获得巨额经济利益,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

刘志军是自陈良宇因高层政争而被判刑以来,中华人民共和国被判犯有腐败罪名的最高级别官员[68]。此案与习近平上台后高调的反腐举措相联系[69],被视为对新领导层打击腐败决心的考验[68]。然而在中国,被判死缓的官员通常会减为无期徒刑。有媒体分析,刘志军最早可能服刑27年在87岁时候出狱,若考虑60岁后可获“保外就医”的情况,可能在9年后即保外就医[70]

参考文献[编辑]

  1. ^ Liu Zhijun. Gov.cn: Chinese Government's Official Web Portal. 
  2. ^ 李威. 高铁民航角力京沪线. 南风窗. 2011, (15). 
  3. ^ 杨维汉, 陈菲. 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受贿、滥用职权案一审宣判. 新华网. 2013-07-08. 
  4. ^ 4.0 4.1 4.2 4.3 4.4 黄滢. 刘志军的罪与罚. 环球人物. 2013, (214). 
  5. ^ 5.0 5.1 5.2 申欣旺. 刘志军在秦城监狱托话给女儿:千万不要从政. 中国新闻周刊. [2013-09-27]. 
  6. ^ 6.0 6.1 6.2 6.3 6.4 6.5 6.6 戴小河. 铁道部窝案:多面刘志军. 证券市场周刊. 2013, (17). 
  7. ^ 7.0 7.1 7.2 铁道部部长刘志军简历. 新华网. 2008-02-28. 
  8. ^ 刘志军倒在高铁招标潜规则上. 网易. 2011-03-01 [2013-04-28查阅]. 
  9. ^ 刘志军的发迹及丑闻. 楚天都市网. 
  10. ^ 10.0 10.1 刘志军. 落实“三个代表”要求 抓住新的历史机遇 努力实现中国铁路跨越式发展——刘志军部长在2003年6月28日召开的铁路跨越式发展研讨会上的讲话. 铁道工程企业管理. 2003, (04). 
  11. ^ 中国共产党第十六届中央委员会委员名单.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2002-11-14. 
  12. ^ 12.0 12.1 Didi Kirsten Tatlow. Swift Demise of Last Major Monopoly in China. The New York Times. 2013-03-20. 
  13. ^ 部长访谈全面建设小康社会需要发达完善的铁路网——铁道部部长刘志军谈铁路的跨越式发展. 经济日报. 2003-10-25. 
  14. ^ 14.0 14.1 14.2 刘志军沉浮记:靠妻子起家后离婚,高铁“大跨越”中落马. 2013=04-11. 
  15. ^ “十五”期间铁路运输生产力的布局调整进展顺利. 中国政府门户网站. 2005-02-27. 
  16. ^ 16.0 16.1 16.2 孙春芳. 铁路改革系列观察之二:刘志军的改革遗产. 2012-01-11. 
  17. ^ 石玉国. 百年陇海大提速(铁路大提速系列报道之四). 中原铁道报. 2008-08-19. 
  18. ^ 铁路实施跨越式发展战略 今后五年还将两次大提速. 经济参考报. 2003-09-17. 
  19. ^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交通运输司. 国家《中长期铁路网规划》内容简介. 交通运输系统工程与信息. 2005, 5 (4). 
  20. ^ 实现《中长期铁路网规划》目标将需2万亿元资金. 中新社. 2005-09-21. 
  21. ^ 21.0 21.1 21.2 Osnos, Evan. "Boss Rail: The Disaster That Exposed the Underside of the Boom". The New Yorker. 2012-10-22. 
  22. ^ 刘志军功与过:媒体评其发展高铁功不可没. 华夏时报. 2011-02-19. 
  23. ^ 投融资体制改革步步深入,铁路修建主体进一步多元化. 中国证券报. 2008-08-13: (B05) [2013-07-20]. 
  24. ^ 铁道部统计中心,中华人民共和国铁道部. 2003年铁道统计公报,2004.
  25. ^ 铁道部统计中心,中华人民共和国铁道部. 2010年铁道统计公报,2011.
  26. ^ 李肇星:今年中国国防费预算5321.15亿元 增幅下降. 人民网. 2010-03-04. 
  27. ^ 刘春瑞. 铁道部总负债破两万亿元,上半年盈利近43亿. 新京报. 2011-08-02. 
  28. ^ 28.0 28.1 陈昕晔,王宁. 中国式高铁的诞生与成长. 环球杂志. 2010-03-04 [2013-09-27]. 
  29. ^ 29.0 29.1 重大技术引进必须发挥政府主导作用 ——访中国工程院院士孙永福. 人民日报. 2007-07-31: (14) [2013-07-20]. 
  30. ^ 30.0 30.1 中国动车组技术引进谈判揭秘:首次招标节省90亿. 新京报. 2007-06-04. 
  31. ^ 31.0 31.1 31.2 我国自主创新350公里高铁技术更快捷更安全更舒适. 科技日报. 2011-06-28 [2013-07-20]. 
  32. ^ 铁路18日第六次大提速,中国铁路跨入高速时代. 人民日报. 2007-04-13. 
  33. ^ 吕宗恕,沈念祖,祝杨. 【高铁之乱】中国高铁神话终结?. 南方周末. 2011-07-29 [2013-09-27]. 
  34. ^ "中华之星"缘何成流星:高铁技术关键时刻掉链子. 商务周刊. 2011-03-05. 
  35. ^ 张平详解四万亿投资安排,基础设施建设占重头. 人民网. 2009-03-06. 
  36. ^ 齐中熙. 《中长期铁路网规划(2008年调整)》方案颁布实施. 新华网. 2008-11-27. 
  37. ^ 科技部、铁道部联合签署《中国高速列车自主创新联合行动计划合作协议》. 中华人民共和国科技部. 2008-02-27. 
  38. ^ 万钢部长考察调研京沪高速铁路科技创新工作. 2011-06-10. 中华人民共和国科技部. [2013-07-21]. 
  39. ^ 速度的神话——世界最快列车CRH380A面世前后. 吉林日报. 2010-06-22. 
  40. ^ First Chinese designed HS train breaks cover. International Railway Journal. 2010, (09): 69–70. 
  41. ^ 时速486.1公里!中国再度演绎“高铁奇迹”. 新华网. 2010-12-03. 
  42. ^ 铁道部:中国高速铁路运营和在建规模居世界第一. 新华网. 2010-12-07 [2013-07-21]. 
  43. ^ 43.0 43.1 铁道部刘志军:站在火车头上的部长. 中广网. 2009-09-11. 
  44. ^ 王梦恕:不能因7·23事故否定高铁,高铁没乱花钱. 羊城晚报. 2012-03-07. 
  45. ^ 45.0 45.1 公培佳, 张智. 双面刘志军. 华夏时报. 2013-04-12. 
  46. ^ 王维博. 刘志军仕途曾屡受质疑,被免引发铁路改革热议. 中国新闻周刊. 2011-02-17. 
  47. ^ 安全监管总局:国务院对5起重大安全事故做出处理. 新华社. 2009-05-26. 
  48. ^ 前铁道部长刘志军被革党籍交司法审理. 2012年 5月 29日.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49. ^ 陈伟斌, 杜强. 刘志军作风霸道但推进高铁很厉害. 南方都市报. 2012-03-09. 
  50. ^ 50.0 50.1 刘伟勋, 陈勇 , 温淑萍, 张向东. 刘志军案发震动铁路系统 人人自危官员被约谈. 经济观察报. 2011-02-18. 
  51. ^ 刘志军想当省委书记 丁书苗行贿500万未办成. 搜狐网. 
  52. ^ 刘志军被指授意丁书苗花4390万“捞”落马官员. 凤凰网. 
  53. ^ 刘志军涉嫌玩弄女性 买官捞人. 黑龙江日报. 
  54. ^ 历数迷恋风水的中国贪官. 新华网. [2013年05月17日]. 
  55. ^ 铁道部部长刘志军涉嫌严重违纪,正接受组织调查. 2011-02-12. 新华网. [2013-07-20]. 
  56. ^ 全国人大常委会经表决决定免去刘志军铁道部部长职务. 2011-02-25. 新华网. [2013-07-20]. 
  57. ^ 铁道部原部长、党组书记刘志军严重违纪被开除党籍. 新华网. 2012-05-28. 
  58. ^ 国务院“7·23”甬温线特别重大铁路交通事故调查组. “7·23”甬温线特别重大铁路交通事故调查报告. 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 2011-12-25. 
  59. ^ 59.0 59.1 刘志军受审,承认受贿滥用职权. 新京报. 2013-06-10: (A08). 
  60. ^ 刘志军受贿、滥用职权案提起公诉. 新华网. 2013-04-10 [2013-07-20]. 
  61. ^ 61.0 61.1 刘志军受贿、滥用职权案一审开庭. 2013-06-09. 新华网. [2013-07-20]. 
  62. ^ 62.0 62.1 刘志军案今日宣判,称任何结果都不上诉. 新京报. 2013-07-08. 
  63. ^ 63.0 63.1 刘志军案在京开庭,对指控无异议,辩护律师法院指定. 中国新闻网. 2013-06-09 [2013-07-21]. 
  64. ^ 张玉学, 张媛. 刘志军案周日上午开审,律师将做罪轻辩护. 新京报. 2013-06-07 [2013-07-20]. 
  65. ^ 65.0 65.1 刘志军受贿、滥用职权案一审宣判后审判长答记者问. 新华网. 2013-07-08 [2013-07-20]. 
  66. ^ 刘志军站立出庭痛哭悔罪 应为中国梦做更多贡献. 京华时报. 2013-06-10 [2013-07-20]. 
  67. ^ 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受贿、滥用职权案一审宣判. 新华网. 2013-07-08 [2013-07-20]. 
  68. ^ 68.0 68.1 Hille, Kathrin. China ex-rail chief given suspended death sentence for corruption. The Financial Times. 2013-06-08 [2013-07-20]. 
  69. ^ Kaiman, Jonathan. News World news Xi Jinping Liu Zhijun, China's ex-railway minister, sentenced to death for corruption. The Guardian. 2013-07-08 [2013-07-20]. 
  70. ^ 贪官刘志军,关9年换保外就医. 中央社. 2013-07-10 [2013-07-21].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


中华人民共和国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职务
前任:
傅志寰
中华人民共和国铁道部部长
2003年-2011年
继任:
盛光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