粵語流行音樂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粵語流行曲英語Cantopop),指在香港使用粵語演唱的流行曲,由於在香港,粵語很多時被稱為廣東話,故又叫廣東歌[1]。一般所指是現代的「粵語流行音樂」,香港自1970年代起,由蓮花樂隊主音歌手許冠傑所帶動的一股潮流,其後蓬勃發展的粵語流行歌曲;這一定義亦正符合了大部分70年以後出生的香港人對「粵語流行歌曲」的認知範圍。一如其他流行音樂,粵語流行曲是一種商品;一種反映某段時期社會面貌和價值觀的商品。

粵語流行曲的起源[編輯]

一般說法粵語流行曲源於1950年代初期,但確切的源頭仍然莫衷一是,有著不同的說法。惟初期的粵語流行曲脫胎自粵曲中的小曲,乃不爭的事實。小曲是傳統粵劇的過場譜子[2],除原有的廣東譜子外,大量套用易於上口及流行的國語時代曲歐西流行曲以至外省民歌,填上粵語曲詞,以粵曲的唱腔及配樂出現。

1950年代[編輯]

1950年代前的香港社會結構大致可分三為階層:上層是英國殖民政府高官、外資商行高層與一小撮華人商辦與富商;中產階層只佔少數;下層是傭工、文員、和佔大多數的勞動人口。各階層的交往與流動不多,涇渭分明,絕少互相溝通[3]。但1949年大量移民湧入香港,香港人口激增到250萬人,是戰前的四倍多。新移民之中,除了少數的資本商家和專業人士外,絕大部份都是操粵語廣東農村居民,在1950年初期,真正流行的音樂是粵曲

從粵劇滋生出純演唱的粵曲歌壇,將全齣粵劇化整為零,在民間流傳,一般歌壇附設在茶樓之內,供人品茶聽曲,消費尚算普及,平民可以負擔,在五十年代初期,十分興旺[4]

1960年代[編輯]

及至1960年代時,也是香港粵語電影流行的年代,不少香港電影更賣埠東南亞等地而大受歡迎,譚炳文鄧寄塵鄭君綿等當時的電影演員均曾推出唱片。當時粵語流行音樂只是粵語電影的附屬品,未能獨當一面成為藝人發展的事業。而且一般香港粵語片中粵劇風格的唱腔亦不易受年輕人的喜歡,被認為是陳舊和市井的,好像「廟街王子」-尹光就是其中的代表。當時的大部份年輕人還是依舊偏好於英文歌曲和國語歌曲。 1960年代後期,來自的馬來西亞鄭錦昌新加坡麗莎打開香港市場,當時的鄭錦昌有「粵曲王子」之稱、而麗莎被稱為「粵曲王后」 [5]。他們的經典名曲包括《新禪院鐘聲》、《唐山大兄》、《相思淚》等,可是仍未令粵語流行音樂走出低下階層音樂的形象。其他當時的主要電影演員如陳寶珠胡楓呂奇蕭芳芳等也有不少歌曲作品,主要是電影插曲。

早期香港的娛樂場所如酒廊、夜總會被英文歌曲及國語歌曲所主導,當時本地著名歌手較為現時香港人所熟悉的包括祖·尊尼亞(Joe Junior)與黎愛蓮(Irene Ryder)和泰迪羅賓(Teddy Robin)等。英文歌曲主要流行的原因是演唱這類高級娛樂場所以上流社會的洋人為主,只有少數華人較有社會地位和經濟能力來負擔這類高級消費。

粵語流行曲的發展期[編輯]

1970年代[編輯]

承先啟後-粵語流行曲分水嶺[編輯]

1974年,仙杜拉(Sindokla)被邀請主唱《啼笑姻緣》,而事前她是一位從未演唱過粵語歌曲的英文歌手。此曲由顧嘉煇作曲和葉紹德填詞作為一首電視劇主題曲,在優美的旋律配合文雅的歌詞加上電視劇做成的流行風潮,一度成為當時的熾熱音樂。

港產電視劇在1970年代開始的流行,為粵語流行曲注入強大動力。電視劇的主題曲不少都能成為流行一時的經典。當中以無線電視音樂總監顧嘉煇的作曲最為人所熟悉。很多在1970年代末至1980年代由顧嘉煇作曲、黃霑填詞的電視劇主題曲,至今仍被奉為粵語流行曲的經典作品。

1974年,許冠傑主唱的《鐵塔凌雲》更是近代粵語流行曲先例。 1970年代初香港無線電視節目雙星報喜》好評如潮,主持節目的許冠文許冠傑兩兄弟因而名利雙收(其兄弟許冠英後來也有涉足娛樂圈,人稱許氏三兄弟),許冠文在做節目前到世界各地旅遊因而作了一首英文詩,回港後許冠傑覺得很有意思所以改為《鐵塔凌雲》的中文歌詞並主唱,在新一輯的「雙星報喜」內發表(當時歌名為《就此模樣》),結果反應空前理想而大受歡迎,帶動了香港當代粵語流行曲的發展。

在許冠傑的《鐵塔凌雲》得到好評之後,其他歌手紛紛改變唱國語歌及外語歌的路線,改唱廣東歌。其中最有名的有溫拿樂隊徐小鳳羅文甄妮關正傑葉麗儀林子祥葉振棠陳潔靈 等。隨著社會的氣氛逐漸改變,人們開始不再認為唱英文歌和國語歌才是高格調的表現。

這時期,斯里蘭卡籍廣告人Hans Ebert美國流行音樂權威雜誌《告示版》(Billboard)上出現「Cantopop」這個英文專用名稱稱呼粵語流行曲[3],也大力介紹他認為是粵語流行曲的鼻祖——許冠傑[6]

作詞風格上的改變[編輯]

早期的粵語時代曲,有兩極化的填詞現象:一部份像粵曲一樣,用較嚴謹的書面語甚至文言文寫作歌詞。這一類比較文雅的歌曲至今仍為人熟悉的,有《天涯孤客》、《啼笑姻緣》與《一水隔天涯》等等(部分此類的歌曲的作詞風格,也深受日本演歌的影響);另一類就是人們所說的「鬼馬歌」,以香港地道的廣州話口語填詞,歌唱的內容就像一般對話一樣。因為它的內容每每幽默灰諧,描寫一般市民大眾的經歷和感受,所以得到草根階層的共鳴,故有這個名稱。例如:《半斤八兩》、《打雀英雄傳》。

「為怕哥你變咗心,情人淚滿襟。愛因早種偏葬恨海裡,離合一切亦有緣份。」-《啼笑姻緣

「六嬸、三太公,大眾開檯喇,面似蓮蓉。又放工,打餐懵,圍埋砌幾圈,論呀論英雄。」-《打雀英雄傳

隨著粵語流行曲逐漸脫離「時代曲」的框架,新一代的填詞人(如黃霑鄭國江盧國沾等等),憑著他們的文學素養,在流行曲的歌詞上,作出史無前例的改革:摒棄傳統的「粵曲風格」,將歌詞寫得更貼近現代人的生活;同時開拓新的題材,撰寫非情歌,將「粵語流行曲」的熱潮推上高峰,並使「流行曲歌詞」升格到藝術層次。例如鄭國江所填寫,改編自日本演歌《北國之春》的《故鄉的雨》,由薰妮在1979年主唱[7],可以見到一點藝術層次。

「母親的笑深深記 望著這信淚兒垂

念到故鄉倆老願似燕子家鄉飛去」-《故鄉的雨

粵語流行曲的黃金期[編輯]

1970年代末至1980年代初,由李泰祥作曲,女作家三毛寫詞,齊豫演唱的《橄欖樹》帶起台灣的「校園民歌」風靡港台兩地,同時帶動香港「城市民歌」的興起,引發了香港電台主辦的「香港城市民歌創作大賽」,產生了《問》(區桂芬葉源春主唱)、《昨夜渡輪上》(李炳文主唱)等的民歌 [8]。而商業電台「六啤半」唱片騎師群所演唱的「城市民歌」系列,亦展現本地創作新力量。「城市民歌」可算為當代粵語流行曲注入了一股清流。

1980年代[編輯]

經典巨星時代[編輯]

1980年代不僅是粵語流行曲百花齊放的日子,亦是香港樂壇的輝煌全盛時期,中國大陸台灣的人縱然不諳粵語,亦會聽粵語流行曲,甚至跟著唱。從1970年代中後期至1980年代初,個人風格強烈且能獨當一面的經典粵語歌手輩出,配合幕後音樂人才湧現,成就了經典巨星的時代。重量級實力歌手,演歌派如關正傑徐小鳳甄妮羅文,唱作型如許冠傑林子祥陳百強,以至中期冒起的超級偶像譚詠麟梅艷芳張國榮,都同時大放異彩;不單成為劃時代的經典,至今仍擁有跨時代的影響力。八十年代的歌手無論在音樂詣藝、現場功力及歌曲多元性各方面均力臻完善,實力超羣,為樂壇後起者樹立了典範。而當時的唱片資素,發行量及銷售量,亦印證了這時期的香港粵語流行樂壇發展成熟,豐富多姿,盛況空前。

從1970年代末到1980年代中期活躍於粵語流行樂壇的實力歌手亦多不勝數,包括早期的鄭少秋汪明荃葉振棠張德蘭葉麗儀李龍基、柳影虹、鐘鎮濤、大AL、薰妮陳潔靈葉德嫻杜麗莎關菊英曾路得雷安娜麥潔文夏韶聲區瑞強彭健新蔡楓華盧冠廷等。

三星鼎立[編輯]

當中,譚詠麟張國榮梅艷芳於1980年代中期開始雄霸樂壇,獲塑造為劃時代超級偶像,不但唱片銷售和演唱會場數屢創高峰,各人的歌藝、形象和台風亦廣獲歌迷瘋迷,歷久不衰。而從1980年代末至1990年代初,葉蒨文陳慧嫻林憶蓮及樂隊Beyond達明一派及組合草蜢等均曾叱吒樂壇,紅極一時。其他同期的流行歌手還有林志美蔣麗萍蔡國權鄺美雲張學友呂方杜德偉劉美君太極樂隊蘇芮王傑等。

廣泛改編日本、韓國和台灣的歌曲[編輯]

從1980年代初期起到今,香港樂壇開始大量輸入日本及韓國改編歌曲,好像譚詠麟及蔡楓華的《忘不了您》、《戀人》(五輪真弓《戀人よ》)、《酒紅色的心》(安全地帶《ワインレッドの心》)、《月蝕》、《愛在深秋》,張國榮的《不羈的風》(大澤譽志辛《La Vie En Rose》)、《Monica》(吉川晃司《モニカ》)及陳百強的《深愛著你》(稲垣潤一《誰がために》)。而梅艷芳的《夕陽之歌》更與陳慧嫻的《千千闕歌》及Blue Jeans的《無聊時候》同時改編自近藤真彥的《夕燒けの歌》。其中張學友翻唱的《太陽星辰》(德永英明《BIRDS》)被喻為影響香港流行樂壇最重要的歌曲之一。於本地原創音樂力量走下坡的同時,不少臺灣原創歌曲亦成為本地改編對象。這不但豐富了本地樂壇,也間接促成了八十年代末至九十年代初一批臺灣唱作音樂人在香港走紅,如童安格巫啟賢王傑周華健等。

1990年代[編輯]

「四大天王」時期[編輯]

1990年代,張學友劉德華黎明郭富城被傳媒封為「四大天王」,「四大天王」支配香港樂壇,並壟斷四大電子傳媒音樂頒獎典禮的獎項。雖然張學友憑著出眾的歌藝而雄霸整個樂壇及使廣東及國語歌衝出國際,並成為了1990年代的樂壇巨星,但樂壇已開始出現吹捧偶像而不重實力的現象(如林憶蓮的《野花》口碑叫好,卻出現「曲高和寡」的現象,專輯不受市場待見),整個粵語歌壇的一線歌手亦被認爲只有張學友一人是以實力爲主發展的歌手。女歌手方面,王菲的不少作品被認為是對多種另類音樂的嘗試,是80年代樂隊熱潮過後在粵語音樂上最具探索性、音樂個性最別樹一格的歌手之一。而以大膽鮮明形象見稱的鄭秀文亦贏得大眾的注意與讚賞,同時亦為1990年代出道女歌手紅館個人演唱會總場次最高的歌手。其他歌手如許志安關淑怡李克勤周慧敏彭羚等,也於同期相繼走紅樂壇。

音樂新嘗試[編輯]

張學友於1996年後開始嘗試一些不同的表演方式,藉以挖掘香港流行音樂的潛力以及幫助其他歌手尋找更多方面的發展機會,他於1996年與香港管弦樂團一連合作四場現場音樂會《愛與交響曲》,將流行音樂與交響樂相結合,當時贏得外界極佳的反響,令香港許多青年一代以最直接的方式接觸到交響樂甚至於古典音樂領域,多位當紅歌手更是主動效仿,推出一系列的流行曲與交響曲合作的演出,均獲得了甚佳的反應。當然,最早期嘗試此舉的是張學友本人的偶像關正傑。他早於1982年與顧家煇指揮的香港管弦樂團在伊利沙伯體育館舉行了一連四場的演唱會,成為一時佳話。

張學友於1997年展開大型音樂劇:《雪狼湖》的製作與表演,當時在香港體育館接連加場,最後連續公演42場,成為當時全城熱議的話題,並將粵語流行音樂與音樂劇的完美的容納在一身,影響覆蓋至大中華區。《雪狼湖》的成功對於流行音樂歌手是一種新的嘗試,該劇的演出在多個國家地區均獲得廣泛的讚譽以及成功,但是因為種種因素,其他歌手並未主動效仿,並未帶來一種潮流。但音樂劇的模式經他探出後,亦成爲了其他粵語流行音樂歌手展開多樣發展的一條「新路」。

廣告歌曲空前盛放[編輯]

「四大天王」亦有大量參與廣告演出,使廣告歌曲非常流行,當中以張學友的電訊盈科光影歲月系列廣告、黎明的和記電訊廣告、劉德華的愛立信廣告及郭富城的百事可樂廣告影響巨大。其他歌手亦爭相仿效。

歌手淡出頒獎禮[編輯]

1999年,黎明和張學友先後宣佈不領取樂壇獎項。 「四大天王」時期之後,吹捧偶像而不重實力的現像在1990年代末期愈來愈明顯,加上唱片公司和電子傳媒只重視市場和包裝而不重視音樂創作,導致音樂界人才青黃不接。而此時較受歡迎的歌手,還有古巨基謝霆鋒陳慧琳陳奕迅梁詠琪楊千嬅等。

在大中華地區掀起粵語流行音樂高峰的唱片《真情流露 》封面

大中華時期[編輯]

1995年以及1996年,張學友取得世界音樂頒獎典禮的亞洲最傑出歌手以及最受歡迎華人歌手大獎,令香港粵語流行音樂揚威國際;而其粵語專輯《情不禁》,《真情流露》亦讓他攀上銷量高峰。其後所發行的數張國語唱片,《吻別》,《祝福》,《真愛新曲+精選》等,更為張學友成功打開中國大陸市場,並紅遍台灣新加坡等國語地區,正式為粵語流行樂揭開大中華流行音樂時代。他在1995年全年時間即舉辦了100場的世界巡迴演唱會,在北美、歐洲和澳洲不僅受到當地華人的歡迎,更直接令許多西方國家的本地傳媒及專業樂評人開始關注亞洲乃至香港的流行音樂。[9][10]

張學友不僅是香港流行音樂的中堅份子,亦是大中華流行音樂的指標性人物;在華語樂壇擁有極高的影響力及地位。

此時,部分非粵語為母語的歌手亦嘗試發行粵語唱片,如台灣伊能靜吳倩蓮張信哲許茹芸蘇慧倫地區的陳潔儀許美靜巫啟賢;來自香港但在台灣主力發展的周華健邰正宵等等。他們為粵語流行音樂添上了更多不同元素,而此風氣一直持續至1999年為止。

粵語流行曲的衰落[編輯]

1996年起,盜版唱片開始充斥市面,網際網路下載歌曲風氣亦在1999年開始盛行。在1998年,全世界爆發亞洲金融風暴,使香港經濟衰退;在2003年,SARS事件發生,北京和香港的疫情最為嚴重,使香港經濟衰退再現衰退。以上種種原因以致香港唱片市道相對八十年代高峰期大幅下瀉,市道疲弱,唱片公司收入大減,一些大型唱片公司受不住沖擊,面臨結業或撤出粵語音樂市場,好像是華星唱片滾石唱片等等。自此以後,香港樂壇逐步衰落。

1990年代尾[編輯]

「K歌」文化[編輯]

唱片公司為打救處於低迷的香港樂壇,與卡拉OK集團合作,推出試唱歌曲,以圖令香港樂迷重新注意本地樂壇。在此之後,樂迷可在卡拉OK盒子裡試唱尚未推出市面的新歌。唱片公司為迎合一般人的口味,要求音樂人在作曲時採用較簡單的音樂和重覆易記的歌詞,被稱為K歌,令樂迷較易掌握歌曲,不過,歌曲的質素因此大幅下降,亦收窄了音樂人的創作空間,導致歌曲開始公式化。公式化的歌曲使樂迷生厭,不願再浪費金錢購買本地唱片,而唱片公司卻又未有迎合這個市場趨勢去提升歌曲質素,結果導致香港樂壇持續低迷。惡性循環下,削弱了粵語流行曲在全球華人社區的影響力。不單無法走出香港市場,甚至連本地市場也失守,大批香港樂迷流向台灣等外地音樂之上。

隨著K歌文化導致香港樂壇持續低迷,粵語流行音樂的影響,就正如黃霑在他的博士論文所言:「粵語流行曲已完全失去從前的優勢,未來或許只能像粵曲一樣,成為古董式的精英文化,在高級文化場所變中國曲藝來演出。」和「聲音會隨時間湮沒,除了存在人們的記憶和幾張塵封的唱片裏,下一代未必再有人惹起共鳴了…主權移交後的香港,縱然偶有獨唱,也只是大中華合唱的單一環節」。

2000年代[編輯]

不少1990年代的香港當紅歌手如張學友王菲劉德華黎明郭富城等等已漸漸淡出歌唱演出,部份轉而發展電影甚或嘗試音樂劇等演出;亦有多位知名歌手及音樂人因各種原因逝世,包括張國榮梅艷芳羅文黃霑等等,對香港粵語流行音樂影響甚大。

部份1970年代、1980年代和1990年代初期的歌手以高姿態復出,如許冠傑徐小鳳甄妮林子祥葉蒨文林憶蓮beyond樂隊、組合草蜢等等,但仍未能幫助打救香港樂壇。

香港電音舞曲時代[編輯]

1999年尾,雷頌德從韓國引入電子舞曲,替陳慧琳黎明創作了多首電音舞曲,取得空前成功,並聯同鄭秀文郭富城掀起電子舞曲風潮,一發不可收拾。四人的電子舞曲風潮均風靡台灣中國大陸東南亞等地,其舞曲國語版本也是四位天王天后之國語經典代表作。可惜地,這種現象只持續到2001年年中。

「四大天王」後的造星運動[編輯]

由於音樂界人才青黃不接,唱片公司陸續出現裁員和結業潮。唱片公司為尋找賺錢途徑而嘗試邀請電影界受歡迎的演員成為歌手,或者物色模特兒成為歌手,令香港樂壇變得只重視市場和形象而不重視歌唱實力,大量只有外表但歌藝低下的新人在樂壇湧現,可是,大部分在這個時期出道的新歌手都沒有什麼影響力,出道不久就很快銷聲匿跡。2006年12月,英皇娛樂與長期壟斷香港樂壇市場的電視台無線電視合作開設一條開宗明義用作「造星」的電視頻道英皇娛樂台,但它們此舉顯然忽視了當前的現實——在香港,因大量上一代的歌手高調復出,以及網路歌曲和非主流音樂因寬頻發達而迅速崛起,加上樂迷對香港歌手的實力要求變得嚴謹,「造星」這種推出樂壇新人的手法經已失效。香港本土流行音樂由於過度注重包裝以及過分削弱音樂實力的整體力量,已被認爲遠遠不如輝煌時期的1980年代和1990年代。

2005至2008年:粵語流行音樂短暫「回潮效應」[編輯]

2005年開始,眾多實力派歌手、創作歌手、風格另類的歌手或組合出道,亦因低靡的市場環境,不少一線歌手在音樂道路上創新求變,增強音樂個性與辨識度,以致香港樂壇出現短暫的「回潮」。「回潮」除了令當時的音樂質量提升了不少外,亦有短暫且限度地提高了市場效益以及部份歌手的推廣程度,如方大同張敬軒王菀之何韻詩鄧紫棋等歌手開始被不少內地及台灣樂迷提及甚至熟知;一些獨立歌手或組合亦在市場上亦越來越受到重視,如At17,林一峰My Little Airport甚至在中港兩地擁有眾多樂迷,更時常到內地演出。「清一色k歌」以及大量倒模式出產偶像歌手的現象明顯弱化了,而相對地創新求變的風氣強了不少,不少歌手或者音樂人在創作歌曲時力求不脫離市場之餘也避免過分地「口水化」。這股風氣亦可能是被邊緣化的香港樂壇未來發展的新路向。

唱作、實力與個性新人並現[編輯]

自2005年前後,香港也陸續出現不少被喻為實力派或是別樹一格的歌手或創作歌手,為樂壇注入一股清新的氣流。他們都被大眾視為香港樂壇的明日之星,如:張敬軒鄧紫棋衛蘭側田王菀之泳兒吳雨霏陳柏宇謝安琪周國賢方皓玟方大同關心妍官恩娜等等,都被眾多樂評人,或樂壇前輩如譚詠麟林憶蓮黃耀明關淑怡等推崇備至。其後,不少在1960年代後期到1970年初期曾在香港風行一時的粵語時代曲歌手亦再次回到香港開演唱會,例如鄭錦昌凌霄麗莎[11]

女子組合慢慢復興,如Twins2RCookiesHotCha。男子組合亦從新冒起,如SolerEO2ShineSun Boy'z。以唱作人身分出道的歌手也不少,他們往往是集作曲、填詞、歌手於一身,如唱作四小強——王菀之張敬軒張繼聰方大同最為突出。

獨立音樂逐漸受到重視[編輯]

而伴隨媒體的推廣,現代網路的訊息流通以及樂迷的口味變化,有部份風格別致而音樂優質的獨立歌手或組合逐漸走進公眾視野而變得知名,其中成績較為突出如at17林一峰My Little Airport等也受到了樂迷及市場的肯定。其實不只是香港,近幾年世界各地(尤其以中國等亞洲過期尤其明顯)獨立音樂也越來越受到重視與推崇,甚至有成為一股潮流的趨勢:大批的獨立音樂人擁有,甚至當中不少通過演出,與大品牌合作以及與主流歌手合作來提高知名度。現在這個高科技時代樂迷接觸音樂絕對可以不需要依附在如電臺電視臺雜誌這類的主流媒體了,他們當中有很多可以通過網路來搜索適合自己口味的音樂,選擇比以往豐富得多。而且大多數獨立音樂人創作音樂時所考慮的市場因素比主流音樂少得多,有的甚至完全不考慮市場而只爲自己的愛好,這對於長期節奏主流K歌而感到厭倦的多數香港樂迷是一個相當新鮮的選擇。這個現象其實也在警醒著主流樂壇:主流音樂一定要有質量甚至是創新求變,再不能流水作業倒模生產,因為在選擇豐富的年代,只要不喜歡,聽眾是可以完全不賣帳而選擇其他音樂。

概念專輯頻繁出現,歌手涉足另類音樂風格[編輯]

同時,歌手涉足另類音樂風格抑或創作完整的概念專輯(甚至是社會民生這類以往甚少出現在香港主流音樂的題材)的現象亦開始頻繁起來,最突出的莫過於05年盧巧音的《天演論》與何韻詩的《梁祝下世傳奇》。一向以獨特風格引人注目的盧巧音除了令她走紅的幾首大熱情歌外,不少歌曲都是以搖滾或另類風格,而在05年推出的《天演論》更被不少樂評人譽為是十年難得一見的概念專輯,不僅音樂風格另類創新,而又概念完整探討生老病死與宗教等深奧主題。而一向也以搖滾形象較為突出的何韻詩在05年推出的《梁祝下世傳奇》不僅首首製作精良,亦是香港極少有的探討敏感的同性戀題材的概念專輯;而何韻詩08年推出的《Ten Days In Madhouse》亦是因以探討社會各個被孤立的邊緣群體而被樂迷稱讚為「最有Heart」的概念專輯。

除此之外,一線歌手的高評價專輯如陳奕迅的《U87》、劉德華的《聲音》、楊千嬅的《電光幻影》、謝安琪的《Bianry》、李克勤的《演奏廳》、古巨基的《Human...我生》等,這些專輯至少是同時兼備以下要求中的三個而贏得關注,口碑甚至是銷量的:

1.風格獨特大膽
2.概念完整內容深刻
3.歌者感情豐富細膩技巧出眾
4.旋律譜曲製作精良

其中古巨基以「人生」概念為主題,細說人生過程及道理引起樂迷極大回響的《Human...我生》、陳奕迅的引起樂迷極大共鳴的《U87》以及楊千嬅極富文學概念的《電光幻影》更是當中的佼佼者,不僅各自獲得了當年四大傳媒聯頒大碟獎,而且至今被仍是被相當多的樂迷倍受推崇的大碟。而王菀之謝安琪何韻詩黃耀明麥浚龍盧巧音等在主流樂壇別墅一格的歌手也被越來越多的聽眾談及,而一些不滿足於只聽K歌情歌的聽眾更樂於選擇這類歌手。這個現象和獨立音樂受到重視的現象有很多相似之處,而原因也和流行音樂千遍一律導致樂迷口味改變、網路發達和媒體推廣有關。

2008年[編輯]

到了2008年,亦因音樂質量相對突出而值得被提及,最為標誌性的是謝安琪的走紅以及樂隊浪潮的回歸。首先在06年先以周國賢放棄歌手身份改以樂隊Zarahn進軍樂壇起,直到08年Mr.RubberBand等走紅為標記,多個樂隊開始走進大眾的視野。08年被不少樂迷認為是樂隊熱潮復甦的一年。樂隊為當時的香港樂壇注入不少新元素。同年新人亦有實力派創作女歌手鄧紫棋、已在幕後創作多年的馮曦妤以及擁有不少前香港經典hip-hop樂隊LMF前團員的新晉hip-hop組合廿四味等等。

女歌手方面,05年出道後一直都以唱草根民生類題材歌曲為主而漸露頭角的謝安琪,08年憑借情懷類題材歌曲《喜帖街》開始正式受大眾歡迎,不少樂迷對其溫暖的聲線,獨特的音樂風格以及多元化的社會民生題材津津樂道,更被稱為新一代「草根天后」。在眾多個性類女歌手如王菲關淑怡盧巧音的暫時淡出以及楊千嬅加入Amusic後,謝安琪王菀之何韻詩被喻為將音樂駕馭與主流與另類之間,成為一線歌手中難能可貴的風格獨特型女歌手。他們出道至今的多張專輯如謝安琪08年的專輯《Bianry》,何韻詩08年的專輯《Ten Days In Madhouse》,和王菀之09年的專輯《On Wings Of Time》等在音樂性與歌曲內涵上都備受推崇,其中更有難得的高評價概念專輯。而天后容祖兒、女歌手薛凱琪亦於08年發行了各自被稱為出道至今音樂性最強口碑最好的專輯---《In Motion》、《Smile》。此外,90年代與王菲同期的的同為著名個性女歌手的關淑怡繼06年推出備受樂迷叫好的復出專輯和演唱會會後,亦在08年再次推出演唱會。

男歌手方面,最受矚目的應屬兩位為當時樂壇增色不少的唱作歌手於台灣被封為「華語四小天王」之一的方大同與從中國內地來港發展的張敬軒,兩位皆是與謝安琪、王菀之同期出道。其中方大同有著深厚的西洋黑人音樂底蘊,雖以唱國語歌為主,但以其極富騷靈風格的特色曲風和標誌性沙啞唱腔而備受歡迎,他亦是近年來為數少之又少的成功進軍台灣樂壇並且獲得優秀成績和收益的歌手,而08年的《橙月》是其出道至今最受大眾歡迎和最暢銷的專輯,除此之外他為其他歌手所創作的歌曲亦有不少迴響,如薛凱琪的專輯《Smile》、鄭秀文的歌曲《Mi》等;本於廣州出道的張敬軒,03年正式進軍香港樂壇,亦稍顯中性的獨特聲線和溫柔的唱腔為人所認識,和在07年憑歌曲《酷愛》獲得至尊歌曲獎後正式步入一線歌手之列,08年亦推出了大受歡迎的專輯和演唱會。天王級的古巨基亦推出了甚少一線歌手嘗試的「發燒」音樂專輯。還有值得一提的是老牌另類歌手黃耀明,以及早幾年就拋棄偶像派歌手之路而去追求另類個性音樂的麥浚龍,他們各自於08年亦再次推出了倍受樂評人推薦的另類專輯,雖然另類但仍佔有各自的市場。

2010年代[編輯]

音樂作品新嘗試[編輯]

邁進2010年,多位歌手推出以新主題及新曲風的唱片,對於粵語流行音樂市場是一種新的突破和嘗試。其中,樂壇天后鄭秀文復出後的首張專輯大碟大膽地打破以往的情歌以及電子舞曲路線,改以流行福音歌曲作為主題,為香港樂壇史上少有的並且是最成功和暢銷的福音專輯,成功為福音唱片於香港及亞洲的主流音樂市場開創了先河。同年亦有把福音、爵士、發燒音樂成功揉合的鍾氏兄弟推出了《鐘聲》大碟,成為其中一張銷量最高的唱片,為獨立製作的異數。「歌神」張學友亦推出粵語流行音樂歷史的上第一張爵士樂專輯《Private Corner》,整張專輯的曲風為純粹的爵士樂風格,唱片的音樂風格並不貼近於最近的市場需求,並進行了大膽的反潮流音樂嘗試,多位樂評人認為現今華語樂壇只有到他這種高度和地位,沒有迎合市場的壓力,才會專心製作真正屬於音樂的唱片,打破現行模式下粵語流行音樂的單一性,。古巨基推出了一張以非情歌為主的專輯大碟《時代》,羅列出了十種現今社會現象,道盡香港人心聲,成功獲得樂迷極大的迴響及成為2010年最暢銷唱片之一。唱作歌手王菀之配合其出演的音樂劇《柯迪夫》推出了香港樂壇較為少見的富有音樂劇特色的專輯。張繼聰推出了《5+》與周國賢推出了《This Is Not The End》等專輯以新紀元運動思想為主題,為香港樂壇及香港文化帶來不少衝擊。

進軍台灣樂壇[編輯]

2010年,女歌手何韻詩鄧紫棋謝安琪先後推出國語專輯進軍台灣樂壇,其中鄧紫棋收效可觀,而何韻詩主打文藝路線的專輯《無名。詩》成績則最為突出,成功將台灣變為其音樂事業的第二市場,其後更成為鮮有入圍台灣金曲獎最佳女歌手的香港歌手。其後於2013年,鄧紫棋、從at17單飛發展的盧凱彤及天后林憶蓮同時入圍當年台灣金曲獎最佳女歌手,連同第四度入圍最佳男歌手的方大同,使該屆金曲獎成為史上最多香港歌手入圍的一次。這雖然是香港歌手成功進軍台灣樂壇的象徵,但同時亦說明了愈來愈多本地歌手正放棄逐漸萎縮的粵語市場。

歌唱選秀節目開播[編輯]

在2009年,亞洲電視引入台灣歌唱選秀節目《星光大道》,改編製作成《亞洲星光大道》。無線電視亦跟隨亞洲電視,製作歌唱選秀節目,為《超級巨聲》。節目成功發掘及培訓了一些樂壇新力軍,其中較為出名的為胡鴻鈞羅力威亢帥克許廷鏗林欣彤,某些本已轉型或淡出樂壇的實力派歌手亦因這個節目再次受到關注,如官恩娜羅敏莊劉美君等。

再次陷入低迷[編輯]

踏入2012年,多位千禧年代代表歌手如陳慧琳容祖兒楊千嬅等的樂壇成績已不復舊日及人氣不斷下滑,其他歌手亦沒有較成功及突出的音樂歌曲,後輩歌手又未能夠取得空前成功的樂壇成績,暫時沒有人能成為天后級或天王級歌手,再次造成青黃不接現象,市場亦變得十分平靜及低迷。10年代後,活躍樂壇的新一輩當紅歌手有胡鴻鈞周柏豪許廷鏗鄧紫棋王菀之薛凱琪連詩雅Dear Jane等,但人氣不復舊日,再加上鄧紫棋雖然在內地節目《我是歌手2》以亞軍(歌后)姿態一炮而紅,但已有幾年沒有推出粵語專輯,令前景更不明朗。

版權風波[編輯]

HKRIA版權風波[編輯]

於2009年底開始,香港音像聯盟(HKRIA)就旗下成員唱片公司環球華納SonyEMI的音樂作品版權收費問題,和無線電視(TVB)引發的爭議。2010年12月BMA加入香港音像聯盟而增加為五大唱片公司,因此五大唱片公司旗下歌手無法在TVB演出、露面及接受訪問,在2009及2010年度的十大勁歌金曲頒獎典禮中亦不能獲得任何獎項,而四大唱片歌手則罕見改以亮相亞洲電視有線電視Now等維持電視曝光,為香港電視史上的一大突破。事件持續至2013年3月才解決。而環球唱片旗下歌星,樂壇天王巨星李克勤則成為首位於版稅事件「破冰」後亮相無線電視節目的歌手。本次版權風波是近年加速香港樂壇衰退的導火線之一。

參見[編輯]

參考文獻[編輯]

  • 《早期香港粵語流行曲1950-1974》,黃志華著,三聯書店,2000年,ISBN 962-04-1794-1
  • 《粵語流行曲四十年》,黃志華著,三聯書店,1990年,ISBN 962-04-0876-4

註腳[編輯]

  1. ^ 「廣東歌」是香港作曲家、填詞人的俗稱,使用「廣東話」演唱,而非在廣東省內的廣東流行曲(普通話歌曲),所以常用「粵語歌」來減少歧義
  2. ^ 《香港音樂發展概論》,朱瑞冰著,香港三聯書店,1999年
  3. ^ 3.0 3.1 《粵語流行曲的發展與興衰:香港流行音樂研究(1949 -1997)》 ,黃湛森,港大博士論文,2003年
  4. ^ 《粵曲歌壇話滄桑》,魯金 著,香港三聯書店,1994年,ISBN 962-04-1173-0
  5. ^ 車淑梅主持,(2008年),《舊日的足跡》麗莎訪問,2008-05-18。
  6. ^ 我們都是這樣唱大的:第一集:許冠傑https://www.youtube.com/watch?v=0MN1Se-B7wI
  7. ^ 薰妮. 香港粵語唱片收藏指南. [2008.8.1]. 
  8. ^ 《香港城市組曲、校園民歌回顧》,韋然, 2006年11月5日
  9. ^ Garden of Dreams: Madison Square Garden 125 Years (Hardcover) Stewart, Tabori and Chang; Not Indicated edition (November 1, 2004)
  10. ^ 紐約時報《充滿甜美而柔情的粵語流行音樂之王》 發表於1995年10月10日《紐約時報》撰文:NEIL STRAUSS
  11. ^ 麗莎與鄭錦昌演唱會(加開兩場). 香港政府一站通. [2008-05-18].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