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子 (詩人)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海子
出生 查海生
(1964-03-26)1964年3月26日
 中國安徽懷寧
逝世 1989年3月26日(1989-03-26)(25歲)
 中國河北秦皇島市山海關(近龍家營站
職業 詩人
國籍  中國
創作時期 1982年—1989年

海子(1964年3月24日-1989年3月26日[a]),原名查海生中國當代詩人

簡歷[編輯]

海子出生於安徽省懷寧縣的高河鎮查灣村。在農村度過了少年時代。1979年以15歲之齡進入北京大學法律[1],1983年畢業後任教於中國政法大學。在極其樸素的生活中堅持寫詩,只有部分得以發表。海子最好的作品,大多是在死後才發表的。

海子在生命中的最後幾年醉心於西藏文化氣功。1989年3月26日在河北省山海關臥軌自殺。年僅25歲。隨身攜帶了四本書:《聖經》、亨利·戴維·梭羅的《瓦爾登湖》、海涯達爾的《孤筏重洋》和《康拉德小說選》。

詩歌[編輯]

風吹 · 海子
茫茫水面上天鵝村莊神奇的門窗合上

1982年開始寫,曾獲北京大學第一屆藝術節五四文學大獎特別獎、第三屆十月文學獎榮譽獎。海子的成名作是1984年創作的《亞洲銅》和《阿爾的太陽》,第一次使用「海子」作為筆名。海子在創作初期受朦朧詩江河,特別是楊煉的影響,形成了詩歌創作的方向之一「史詩」的創作。這些長詩創作,雖然評論界對其有不同的看法,但無論其宏深的文化背景、宏大的藝術結構,還是其鮮活的奇崛的語言,都顯示了海子的詩歌天才,對於這些巨構的解讀,將使海子傑出的現代浪漫主義詩人形象日益突顯出來。但受到讀者普遍歡迎的是海子的抒情短詩。海子一生大概創作短詩200餘首,這些抒情短詩涉及的範圍極為廣泛,最為觸目驚心的是海子對生命存在的那種錐心泣血的體驗和對太陽、河流、草原、大地、歷史這些本原意象的痴迷。在海子的詩里,有對珍貴的人間生活的眷戀,有對「幽深而神秘」的存在的沉思,有對愛情來臨的幸福禮讚,也有對失去愛情時的痛苦憑弔。從1993年起,北大每年舉行詩歌節,以紀念海子[2]。2013年北大「未名詩歌節」不再舉辦[3]。他常被引用的一句詩歌是「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開」。該詩《面朝大海,春暖花開》是被人們傳誦得最多的詩篇,同時也是被人們誤讀得最多的一首詩[4]。該詩曾被中國大陸人教版高中語文課本收錄[5]。現代詩之外,海子寫於1987年的《漢俳》9首,不受行數字數等形式上的限制,是早期自由句的代表作者之一,如第7首《風吹》:「茫茫水面上天鵝村莊神奇的門窗合上」。

主要詩歌著作[編輯]

詩集:
  • 《小站》(海子自印)、《河流》
  • 《麥地之瓮》(與西川合印)
  • 《海子詩全集》(西川編輯,2009年出版)
長詩:
  • 《傳說》
  • 《河流》
  • 《太陽·大扎撒》(《大扎撒》是海子一部未完成的長詩,西川編的《海子詩全集》中將其收錄為《太陽七部書》之一。)
詩劇
  • 《太陽·斷頭篇》
  • 《太陽·土地篇》
  • 《太陽·弒》
  • 《太陽·詩劇》
  • 《太陽·彌撒亞》
  • 《但是水、水》(《但是水、水》是一部三幕詩劇,但西川編的《海子詩全集》沒有將其收錄為《太陽七部書》之一。)
小說及神秘故事
  • 《太陽·你是父親的好女兒》(《太陽·你是父親的好女兒》是海子的一部中篇小說。海子原計劃寫三部曲,但只完成這一部。)
  • 《神秘故事六篇》(包括龜王、木船、初戀、公雞、誕生、南方)

自殺[編輯]

1989年3月26日在河北省山海關臥軌自殺。年僅25歲。

根據海子在自殺前一天和前兩天所留的五封遺書,海子將自己的自殺歸罪於中央政法管理幹部學院的常遠和身在武漢的孫舸,認為他們應該為自己的自殺負責,海子自殺的直接原因和練氣功和精神分裂症有關。

其隨身攜帶有四本書:《聖經》、亨利·戴維·梭羅的《瓦爾登湖》、海涯達爾的《孤筏重洋》和《康拉德小說選》。[6]

遺書[編輯]

今晚,我十分清醒地意識到:是常遠和孫舸這兩個道教巫徒使我耳朵里充滿了幻聽,大部分聲音都是他倆的聲音。他們大概在上個星期4那天就使我突然昏迷,弄開我的心眼,我的所謂 「心眼通」和「天耳通」就是他們造成的。還是有關朋友告訴我,我也是這樣感到的。他們 想使我精神分裂,或自殺。今天晚上,他們對我幻聽的折磨達到頂點。我的任何突然死亡或 精神分裂或自殺,都是他們一手造成的。一定要追究這兩個人的刑事責任。 海子 89.3.24

另外,我還提請人們注意,今天晚上他們對我的幻聽折磨表明,他們對我的言語威脅表明,和我有關的其他人員的精神分裂或任何死亡都肯定與他們有關。我的幻聽到心聲中大部分陰暗內容都是他們灌輸的。現在我的神智十分清醒。  89.3.24夜5點

爸爸、媽媽、弟弟: 如若我精神分裂,或自殺,或突然死亡,一定要找中央政法管理幹部學院常遠報仇,但首先必須學好氣功。  海子89.3.25

一禾兄:※ 我是被害而死。兇手是邪惡奸險的道教敗類常遠。他把我逼到了精神邊緣的邊緣。我只有一死。詩稿在昌平的一木箱子中,如可能請幫助整理一些。《十月》2期的稿費可還一平兄,欠他的錢永遠不能還清了。遺憾。海子89.3.25 ※駱一禾:詩人,《十月》雜誌編輯。


校領導:從上個星期4以來,我的所有行為都是因暴徒常遠殘暴地揭開我的心眼或耳神通引起的。然後,他和孫舸又對我進行了一個多星期的聽幻覺折磨,直到現在仍然愈演愈烈地進行,直到他們的預期目的,就是造成我的精神分裂、突然死亡或自殺。這一切後果,都必須由常遠或孫舸負責。常遠:中央政法管理幹部學院;孫舸:現在武漢。其他有關人員的一切精神傷害或死亡都必須也由常遠和孫舸負責。                 海子89.3.25

常遠的書面材料

下文是發現查海生失蹤後,有關部門向常遠調查時,常遠所寫的書面材料。

關於查海生(海子)──致有關部門

我與查海生一直是關係比較要好的朋友。他是一個心地很好、無拘無束、對許多事情都滿不在乎、充滿浪漫氣息的人,也表現出一些思想單純、思考問題過於簡單的傾向。這是他所留給我的總的印象。  

海子住在西環里時,因為我們屬同一單元,他在3樓,我在6樓,加之都較早地參與研究法治系統工程,以及對宗教(他非常崇拜西藏文化)和氣功的興趣,所以有許多共同語言。我們經常互相借書,一起看電影、吃飯、談天說地。  

自從他搬到昌平中國政法大學新校以後,我們彼此見面的機會少了許多。除了有一次他請我幫他到我院計算機房打印幾首他的詩作,及在中國政法大學新校「蘭屋」喝過幾次飲料外(我們共同的好朋友孫理波都在場),我與他的交流形式幾乎都是在馬路上偶然碰面聊聊。 這次大家告訴我海子出了事情、失了蹤,並留下奇怪的「遺書」,說我用特異功能給他造成各種幻覺來暗害他。我聽了之後,感到非常震驚和不可思議。  

最不可思議之處在於:幾年來,我在與海子的整個交往過程中,從未鬧過任何彆扭,沒吵過一次嘴,關係一直很好(這一點,中國政法大學的孫理波、姚新華、胡希平等以及中央政法管理幹部學院的韓榮貴等都可以證明;他們也是海子的好友)。而他,卻突然間視友為敵了!真令人無法相信!  

我最後一次碰到海子,大約是今年開學後不久。他神采飛揚地說,他又去了一次西藏,「偷」回來了一尊練功用的佛像,還有其它一些「好東西」,並在西藏的山上修煉了密宗靜坐,把錢花了個淨光,現在「窮極了」,臨時到商店買個東西都沒錢(我記不得是要買什麼了)。我當時還「贊助」給了他5元或10元。

再往前的會面,可能就是今年放寒假前的一天,我在家屬區食堂附近碰到他。當時我騎車子還帶了他一段。他又與我說起密宗和氣功來。我建議他發揮「內行」的想象力,寫一部關於關於氣功的科幻電影劇本。他說自己寫不了。

我盼望有關方面務必努力儘快找到海子。只要找到他,就能夠把這件事情徹底澄清;否則,這將給我徒添數不清的麻煩。  

以前,在從事有關工作期間,我曾遇到與出在海子身上的這件怪事類似的2件事:  

一是貴州的一位科研人員一直在說他受到台灣特務用特異功能武器的攻擊,給他造成種種幻覺,還對他發出指令,令他無法忍受和生存。此案的材料,幾年前曾轉到我手裡,我整理後交給了國家××部×局主管特異功能事務的×××局長或×××處長了。   二是北京的中國佛教協會圖書館的呂鐵鋼先生(精通藏語,翻譯出版了大量藏傳佛教密宗經典),他一直說自己在練西藏密宗氣功時有「魔」在折磨他,使他無法活下去,讓我為他「驅魔」。此事中央政法管理幹部學院的羅振洲老師(他是西藏佛教密宗「噶舉派」即「白教」貢噶活佛體系的正宗傳人之一)和邰雁虹老師(羅振洲夫人)知道。  

在此,順便提及以上二事,供有關部門參考。

            中央政法管理幹部學院                 常遠             1989年3月26日晚

紀念[編輯]

  • 2008年,海子故居被當地政府列為縣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7]
  • 2009年,安徽省安慶市懷寧縣政府組織的一系列紀念活動,包括瞻仰海子故居,憑弔海子墓,召開「中國·海子詩歌研討會」。[8] [9]
  • 2009年,3月26日,北京大學第十屆未名詩歌節開幕式暨海子逝世20周年紀念活動在北大百年講堂舉行。[10][11]

相關評論[編輯]

  • 有人說[誰?],海子是農業文明的殉葬者。但是,大部分熟讀海子詩歌的人認為海子是在生命歷程探索中,為了自己產生的一種信仰而自殺。[12]
    • 人們在大多數情況下認為,對於詩人海子的死有必要達成一定意義上的公論。但是客觀的講,海子在自身心靈與詩歌的演變中並不能夠占據完全的主導性,在此或可以引入心理環境(威廉·葉芝《幻象》)來說明:人具有命運之軀。也就是說海子的死或無任何我們所猜想中的情況所決定,而是一個詩人在自身極致複雜的精神狀況下的一個具有傾向性的選擇。[原創研究?]
  • 詩人西川認為,「詩人海子的死將成為我們這個時代的神話之一。」「海子,必將在其詩歌中獲得永生。」[13]
  • 王文武認為,海子作為中國的最後一個田園詩人,海子對中國詩歌乃至文學的貢獻,在於能夠「我手寫我心」,而不是譁眾取寵的噱頭。[14]
  • 朱大可:「海子的死」意味着海子從詩歌藝術向行動藝術的急速飛躍。經過精心的天才策劃,他在自殺中完成了其最純粹的生命言說和最後的偉大詩篇,或者說,完成了他的死亡歌謠和死亡絕唱。」[6][null]
  • 姜冰:思想的力量往往是在思想者本人遠去很長一段時間後,才會被這個反應遲鈍的世界所感知。抑鬱而亡的孔子是這樣,受難命終的耶穌也是這樣。可詩人海子在臥軌自殺後的短短几年內,就已經給予了世人心底最猛烈的撞擊。他詩歌中沁人心脾的原始氣息,像是閃着煜煜金光的束束麥芒,每一次閱讀都會刺痛我們乾涸已久的瞳孔。
  • 嚴傑夫(書評人):要麼向現實妥協,而成為精神死去的普通人,要麼永遠不低頭,仍成為肉體死去但精神不死的一柱光芒。
  • 嚴彬拉夫(鳳凰網讀書頻道主編):因為海子,我認為自己並沒有死掉的資格,我還沒有像他那樣,寫出很牛的詩來,穿上昨天的舊衣服,橫心朝向火車。

相關書籍[編輯]

備註[編輯]

  1. ^ 出生日期一說1964年3月26日。

參考文獻[編輯]

外部連結[編輯]

維基文庫標誌
維基文庫中相關的原始文獻:

參見[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