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李光耀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李光耀
GCMG CH
Lee Kuan Yew.jpg
李光耀(2002年)
任期
1959年6月3日-1990年11月26日
君主 伊麗莎白二世
副總理 杜進才(1959-1968)
吳慶瑞(1973-1984)
拉惹勒南(1980-1985)
吳作棟(1985-1990)
王鼎昌(1985-1993)
前任 首任
繼任 吳作棟
任期
1954年11月21日-1990年11月26日
主席 杜進才(1954-1981)
王鼎昌(1981-1993)
前任 首任
繼任 吳作棟
新加坡內閣資政
Minister Mentor
任期
2004年8月12日-2011年5月21日
總理 李顯龍
前任 首任
繼任 廢止
新加坡內閣資政
Senior Minister
任期
1990年11月28日-2004年8月12日
總理 吳作棟
前任 拉惹勒南
繼任 吳作棟
個人資料
出生 1923年9月16日(1923-09-16)
Flag of the British Straits Settlements (1874-1925).svg 英屬海峽殖民地新加坡
逝世 2015年3月23日(91歲)
 新加坡新加坡中央醫院英語Singapore General Hospital
籍貫 廣東省大埔縣(李光耀自稱)[1]
國籍  新加坡
政黨 PAP logo variation.png人民行動黨
配偶 柯玉芝(1920年-2010年)
子女 李顯龍
李瑋玲
李顯揚
母校 萊佛士書院
劍橋大學菲茨威廉學院
倫敦大學倫敦政治經濟學院
信仰 不可知論[2]
獲獎 JPN Kyokujitsu-sho 1Class BAR.svg(1967年)

李光耀GCMGCH英語Lee Kuan Yew,出生姓名「Harry Lee Kuan Yew」,1923年9月16日-2015年3月23日)是新加坡華裔政治家,為首任新加坡總理、及首任人民行動黨秘書長,也是新加坡建國之父之一、新加坡李氏家族政治的創始人[3],對新加坡政治有重大影響力。2011年,《商業內幕》網站在其「20世紀最成功的獨裁者」中將李光耀排列為第二位[4][5]

家庭背景[編輯]

李光耀曾祖父李沐文(Lee Bok Boon)於1862年廣東大埔(介於今廣東梅州市福建省永定縣之間山區)移居到海峽殖民地[6],大埔縣為純客家區域,李光耀祖輩均為客家人。

李光耀生於新加坡甘榜爪哇路(Kampong Java Road)92號的一座2層高的別墅內,是父親李進坤(Lee Chin Koon)與母親蔡壬娘(Chua Jim Neo)的長子[7]。而其祖父李雲龍(Lee Hoon Leong)對他施以英語教育的舉措,使得他自幼受到了英國文化強烈影響[8]

李光耀有三弟一妹,其二弟李金耀(英文名:Dennis)與李光耀一樣曾於劍橋大學修讀法律,其後與兄長開設律師行;三弟李天耀(英文名:Freddy)曾經為一間股票證券行主席;四弟李祥耀為一名醫生,曾於劍橋大學修讀醫學。

生平[編輯]

早年[編輯]

李光耀家族的祖墳

1935年,12歲的李光耀考入當地的英校萊佛士書院初中部);1940年,18歲的他考入該校的高中部,但在日軍占領新加坡後中斷學業。1942年開始學習中文和日文,成為首屆官方日語考試畢業生後1943-1945年間於大日本帝國大本營陸軍參謀部報道部工作[9]二戰結束後的1946年,李光耀在家人的協助下湊集學費,遠赴英國留學。在留英初期,李光耀就讀於倫敦經濟學院,並在學習時受到導師拉斯基的社會主義理論影響,逐漸展現反對英國殖民統治傾向,但卻在後期一直以「反共者」著稱。他曾在他的回憶錄中表示,「之所以討厭共產黨人,根源在於他們採用列寧主義的方法,不在於他們的馬克思主義理想。」一年後,李光耀轉到劍橋大學攻讀法律,並於1949年考獲雙重一等榮譽學位,名列榜首畢業,隨後取得律師資格。1950年,他與以前在萊佛士書院的同學柯玉芝結婚。

踏入政壇[編輯]

1950年,還在英國的李光耀加入了一個由旅居當地的東南亞人所組成的、以爭取馬來亞獨立為目標的團體「馬來亞論壇」。同年8月,李光耀回到新加坡,開始從事律師工作。1952年,李光耀因為代表「新加坡罷工的郵差」與政府談判而聲名大噪,在工會中建立了群眾基礎,從而為其將來的從政之路奠定了基石。

1954年10月,李光耀與一些從英國回來的華人、當地受華文教育的左派學生和工會領袖成立人民行動黨,參加次年舉行的首屆選舉。這次選舉中,李光耀本人順利當選立法議會議員,開始與新加坡方面馬來亞共產黨(「馬共」)負責人林清祥等人合作,為新加坡爭取自治地位。

總理生涯[編輯]

1959年6月3日,新加坡自治邦成立,而人民行動黨也在自治邦政府的首次選舉中成為立法議院第一大黨,由李光耀出任自治邦政府總理。此後,李光耀一直希望與馬來亞合併成立「馬來西亞」,從而為新加坡經濟發展提供保障,最後還可以剷除在當地日漸壯大的馬共勢力。

1961年,行動黨內以李光耀為首的「反共分子」與「親共分子」決裂,李光耀逐漸右傾。1963年2月,尚未獨立的新加坡在李光耀帶領下,配合馬來亞、英國殖民政府發起大規模保安行動(即著名的「冷藏行動英語Operation Coldstore」),拘捕及拘留至少133人,包括反對派重量級政客、新聞記者和編輯以及學生,外界普遍認為這次行動是針對共產主義者,打壓反對新加坡和馬來亞合併的聲音。[10] 同年7月,李光耀在倫敦與馬來亞東姑阿都拉曼政府達成協議,新馬正式合併。合併後的馬來西亞聯邦政府與李光耀主導的新加坡自治邦政府採取行動,逮捕了新加坡的多名馬共高層。

新馬合併後,馬來西亞聯邦政府與新加坡自治邦政府在經濟等多項政策上很快就產生嚴重的分歧。1964年,新加坡發生種族騷亂,李光耀政府籍此指責馬來西亞首相東姑阿都拉曼與聯邦政府試圖推行「種族沙文主義」,使馬來人在聯邦內享有特殊的高等待遇,並在幕後煽動在新加坡的馬來人反對新加坡自治邦政府。而聯邦政府高層則對此十分反感,也因隨後雙方多次協商未果,導致新加坡最終在1965年被驅逐出馬來西亞聯邦,並於8月9日被迫宣布獨立。

新加坡獨立後,李光耀積極的推動經濟改革與發展,在位期間推動了開發裕廊工業園區、創立公積金制度、成立貪污調查局,並進行教育改革等多項政策,成功使得新加坡在三十年內發展成為最富裕繁榮的國家之一。新加坡政府以高效率、廉潔著稱,且人民的生活水平提高,但自由備受限制。

卸任總理後[編輯]

李光耀總理夫婦與美國總統隆納·雷根夫婦在白宮北門的合影(1985年10月8日)。

1990年,李光耀辭去總理職務,擔任內閣資政(Senior Minister),維持其在政壇的影響力,被指「垂簾聽政」。[11] 2004年,他改任「Minister Mentor」(中文仍稱內閣資政)。他始終提倡亞洲價值觀,認為亞洲國家不需要完全依照西方的價值觀行事。李光耀因此也一直對西方國家對他專制獨裁的批評不加理會,他認為西方民主不能強加給亞洲人民[12]

2011年5月14日,人民行動黨在大選中,獲得建國以來最低得票率,並首次在阿裕尼集選區敗給反對黨新加坡工人黨 (人民行動黨在獨立後首次在集選區失利)。李光耀與另一位前總理吳作棟發表聯合聲明,宣布不會出任新內閣任何職務。[13]他結束長達二十年的資政,連同總理生涯,正式結束在政府內閣長達52年的生涯,亦代表其長子李顯龍正式接班。

2013年,李光耀出版自傳,表示感到身體一天比一天衰弱,希望早日離開人世。[14]

入院與逝世[編輯]

2015年2月5日,李光耀因重症肺炎被送至新加坡中央醫院英語Singapore General Hospital治療,並啟用呼吸機新加坡總理公署21日發表聲明說,李被入住加護病房進行治療,當時病情處於穩定狀態[15],在3月6日病情仍沒有太大的變化[16]。3月17日,新加坡總理辦公室發表聲明稱,李光耀的病情因感染出現惡化,醫護人員對李光耀使用抗生素,並密切監控其病情[17]

2015年3月23日凌晨3時18分(新加坡標準時間),李光耀因重症肺炎醫治無效逝世,享壽91歲。[18][19]

與臺海兩岸的關係[編輯]

與中國大陸的關係[編輯]

李光耀領導的新加坡政府在1970年代開始與中國大陸交往,雙方都放棄了之前的敵對政策(周恩來曾指責李光耀是「帝國主義的走狗」[20])。1976年5月,李光耀應周恩來逝世前的邀請首次訪華,會晤過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主席毛澤東、國務院總理華國鋒等多位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導人。之後,他多次訪大陸,和鄧小平趙紫陽李先念等中國國家領導人會面。

1990年10月16日,李光耀對中華人民共和國進行了中新建交後的第一次訪問,這也是他對中國的第5次訪問,也是他總理任內最後一次訪華。這次訪問,李光耀與中國國務院總理李鵬進行了會談,還會見了中共中央總書記江澤民和中國國家主席楊尚昆。1992年,在李光耀和訪新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楊尚昆促成下,海峽兩岸曾於1993年在新加坡舉行「汪辜會談」,極具象徵意義。[21]

李光耀對中國領導人鄧小平一直十分尊重,兩人首次見面在1978年,時任國務院副總理鄧小平出訪新加坡,並獲李的高規格接待。兩人確實有許多共同點,例如在經濟上皆力主市場經濟改革開放,皆留學歐洲,皆喜博覽群籍智識豐富,極具理想抱負遠見,施政手法精明務實,政治鬥爭經驗豐富,有戰爭經驗皆遇過生死關頭,自奉甚儉而正直廉潔,兩人都深具領導魅力等,因而李光耀與鄧小平兩人被許多傳媒拿來比較。鄧小平雖然稱讚過新加坡,但對於這樣一個失去民族自尊的人,鄧小平心裡是不欣賞的。[20] 李曾公開為鄧小平主持鎮壓六四學生運動辯護(雖然在六四事件發生後,新加坡也曾向香港居民發出過2,000張移民簽證),並認為「此類舉措與人權問題無關,是為維護國家穩定的必要手段」。

1990年10月3日,新加坡共和國宣布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外交關係,成為同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最晚的亞洲國家之一。此前,李光耀曾多次表示,新加坡將會是東南亞國協中最後一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的會員國。另外,蘇州工業園區也是由李光耀主導建設的。1992年9月,新加坡國務資政李光耀赴江蘇考察,最後選擇在蘇州金雞湖邊的這片農田上啟動了蘇州園區的開發項目。在蘇州工業園區成立15周年的大會上,李光耀表示,自己當初選址蘇州是正確的[22]。同年12月,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楊尚昆訪問新加坡並與國務資政李光耀會談,兩人促成後來兩岸歷史性在新加坡舉行的汪辜會談[23]

據統計,2013年之前《人民日報》曾經12次稱李光耀為「中國人民的老朋友」。但在更早以前,曾經94次稱李光耀為「傀儡」(「帝國主義者的傀儡」、「新加坡李光耀傀儡政權」、「拉赫曼—李光耀傀儡集團」等是最常見的搭配形式),是「老朋友」稱呼的近8倍。[24]

與台灣的關係[編輯]

李光耀與中華民國方面的關係十分密切。1970年代,新加坡和中華民國進行了包括軍事在內的多項合作,李本人也多次訪問臺灣,與時任總統蔣經國私交很好。1988年李登輝上臺後,雙李也交往甚密,1989年3月李登輝就任總統後首次訪問即是新加坡。後來基於對李光耀友誼,李登輝在「辜汪會談」地點讓原本不是第一選擇的新加坡脫穎而出。[25]2000年陳水扁民主進步黨政府上任後,李光耀曾兩度訪問臺北,但與陳水扁關係一般。其他臺灣政治人物方面,包括蘇貞昌謝長廷馬英九等,皆與李光耀有所來往,曾分別進行多次私人訪問。

新加坡國家圖書館轄下的國家檔案館和出版商共同發表華文叢書「新加坡選擇了李光耀」,內容取自國家檔案局日前出版的英文圖書「李光耀言論集」,並翻譯成中文。在「領袖篇東方」中,李光耀評價總統蔣經國「沉默冷靜、想法務實」,他認為蔣經國從不擺出思想家的模樣,但想法務實,社會知識豐富,善於識人,確保留在身邊都是可靠之士,隨時願坦誠提出己見,哪怕是逆耳忠言。蔣經國在開口前,必定經過一番深思熟慮,絕不信口開河。1973年李光耀首次訪台北,帶著女兒李瑋玲,李瑋玲能說流利華語,言談舉止也是個華人,因此讓時任行政院長的蔣經國對李光耀夫婦和李瑋玲有不同的看法,從此確立了新台的獨特關係,此後到1990年,李光耀每年都會訪台1至2次。書中形容蔣經國與李光耀私交甚篤,蔣經國能理解李光耀講的英語,李光耀也能說華語,因此雙方無須通譯,就能建立友好關係。

李光耀來臺出訪溪頭蔣經國見其與鄉民閩南語相談甚歡,感到沮喪。在國民黨會議上,與黨政要員們說:「我們一直想要打進臺灣人的圈子裏邊,臺灣人不習慣、不認同,因為我們不親切。我們就是先天劣勢,連李光耀都能跟臺灣人通話,我們不能。」蔣經國還沮喪的對立法委員康寧祥說:「國外的元首訪問臺灣,竟然可直接與臺灣民眾交談,而我身為臺灣的總統,不會講臺灣話,連李光耀與臺灣民眾說甚麼都聽不懂。」親民黨主席宋楚瑜說,有一年李光耀來訪,與蔣經國到溪頭,當時李光耀可用閩南語跟臺灣民眾直接溝通,讓蔣經國好羨慕,蔣經國自慚自己身為國家領導人,反而聽不懂臺灣民眾說甚麼,於是才開始學閩南語,到蔣後期,雖仍不太會講,但聽都已經聽得懂。[26][27][28]

李光耀觀察在李登輝出任總統的12年內,公開抒發了一直在臺灣潛伏著的分離主義情緒,但他認為李登輝低估了中國大陸領導人和人民實現統一的意願。書中提到,在李光耀看來,李登輝充滿自信、博學,因為臺灣遭受孤立而無法理解世界領袖為何不能像日本一樣同情臺灣處境,李登輝視日本的同情和支持對臺灣至為重要。不過,李光耀摸不透李登輝的立場。儘管如此,許多人喜歡比較李光耀與李登輝。兩人年齡相仿,高大身材臉型體型相仿,都喜運動與博覽群籍,都留學西方具名校高學歷,兩人中國祖籍地緊緊相鄰(雖然隔著省界分屬廣東省大埔縣,福建省永定縣),兩人都是客家血統,都是姓李,而且兩者原鄉祖籍村子地理位置非常接近,連兩人的性格脾氣與智力毅力都相似。但文化背景相差甚大,李光耀受英國文化薰陶深,李登輝受日本文化影響深,兩人思維與決策格局最後也出現差異。

李登輝在《李登輝執政告白實錄》曾提及在1994年時,臺灣曾有構想由兩岸及新加坡合資成立船務公司,專門經營兩岸之間的海線運輸,並希望公司在新加坡註冊,以避免兩岸在主權上爭議。然而在9月李光耀訪問臺灣時,除了表達新加坡想當老闆外,更對李登輝鼓吹民族主義,認為美國人不可靠,臺灣不應該相信美國保護。對此李登輝僅表示臺灣最重要是民主化,前途應由人民決定。雙方呈現分歧,但並未破壞談話氣氛。[29]然而李光耀之後言論開始轉向,將新加坡生意做不成的原因完全怪罪臺灣,並指責李登輝。李登輝對此懷疑李光耀是受到與江澤民會面時受其影響。[30]陳水扁總統上臺後,一位美國共和黨重要人士在李光耀訪問前曾到臺灣私下會見李登輝、陳水扁,即向台灣當局暗示千萬不要找李光耀當調人,該人士更直陳「與其找李光耀,還不如找南韓金大中」,表明美國對李光耀在亞太地區功能的觀點。[31]

榮譽[編輯]

李光耀於2009年11月15日獲得由俄羅斯總統梅德韋傑夫頒發的友誼勳章。

由於李光耀祖輩均為客家人,故其本人亦被視作為客家族裔的傑出代表之一。鑒於其對世界客家事務的影響和貢獻,李光耀被特別聘請為當地最大的客屬團體(組織)新加坡茶陽(大埔)會館永遠榮譽主席一職。

李光耀於1994年獲頒搞笑諾貝爾獎心理學獎,表彰其30年來「對300萬新加坡公民不管何時何地吐痰、嚼口香糖、餵鴿處罰之影響的研究」。

為表揚李光耀促進新加坡西班牙巴塞隆納之間的關係所作出的貢獻,巴塞隆納市市長伯赫於2010年9月3日頒發「巴塞隆納榮譽市民」(Honorary Citizen of Barcelona)殊榮給李光耀。[32]

評價[編輯]

李光耀在新加坡有很高威望,多位國際右翼政治家如柴契爾夫人基辛格讚賞他領導的政府廉明、高效率。但是也有很多西方媒體輿論指責新加坡沒有新聞自由,在政治上也不民主,文化發展亦因政治需要而備受壓抑,反對派長期受打壓及迫害。李光耀掌權以來,引用殖民地時期制定的《內部安全法令英語Internal Security Act (Singapore)》囚禁約2600名異己。前國會議員謝太寶甚至在未經審判的情況下,被新加坡當局監禁與軟禁長達32年(監禁23年,軟禁9年)之久。[33] 2011年,《商業內幕》網站在其「20世紀最成功的獨裁者」中將李光耀排列為第二位,而第一位為伊德里斯一世,第三位是佛朗哥蔣中正名列第四位[4]

正面評價[編輯]

主要作為[編輯]

  1. 統一官方工作通用語言為英語:1960年代,李光耀堅持以英語為政府工作通用語言,教育政策一律用英語教學,使新加坡順利與世界接軌。2013年8月6日,李光耀發表由海峽時報出版社出版的新書《李光耀觀天下》[34]。但李光耀反對把華人的方言(如粵語、閩南語等)列入學校教程,以免因其他語系的新加坡人說不同語言而把社會撕裂。
  2. 引進國際資本與人才:新加坡腹地小、沒資源,必須對外開放、吸引外人投資,讓外資把技術、管理與市場帶進來。新加坡鼓勵移民成為永久居民、甚至成為新加坡公民,以彌補國內資本的多元化、人才的多樣性、與人力之不足。
  3. 推行講華語運動
  4. 綠化政策。
  5. 公共運輸政策。
  6. 反對兩黨政治:李光耀還說,如果新加坡決定發展成為像西方國家如英國與美國的兩黨制政治,新加坡必然「走向平庸」,因為「最優秀的人才不會選擇從政,參選得冒很大風險,競選活動會變得非常不文明、甚至卑鄙惡毒」。
  7. 治安政策:李光耀的自傳認為日本統治時期是新加坡治安最好的時候,而他認為日本人維持治安的方法簡單而有效——「不聽話就打,開始時憲兵部整晚都是打人的聲音,後來慢慢就沒有了;但是,只要你聽話日本人會盡力做好管理者應該做的事情」。新加坡政府的廉潔和高效是被廣泛認可的,同時新加坡也是一個使用嚴刑峻法以及保留肉刑(包括鞭刑)的國家,可能與李光耀日治期間的經歷體會有關。他也是善用各種手段的法家思想主義。
  8. 推崇英式精英主義:根據李光耀的自傳,其祖父十分推崇英國人的精英主義觀念,很小就讓李光耀在英語授課的學校接受英式教育。但李光耀在規劃國內工業發展方式時卻對英式管理文化多有批評,認為英國式的管理人員高高在上不了解實際情況過分依賴直接下屬;而對日本的管理大為欣賞:覺得管理人員應保持適當的謙卑、強調集體的協調和力量、鼓勵工人學習和提升以及對企業提意見;將學習日本作為新加坡的工業化之路。但新加坡社會的方方面面都滲透著精英文化,似乎他的糅合東西方文化的方法適合新加坡的情況。
  9. 從李光耀為新加坡制定的政策上可以看出李光耀是個「務實的精英主義者」。
  10. 教育政策:李光耀與其內閣用二十多年的時間裡將其發展成乾淨、富裕、有活力、教育程度高的國家,可以說是其政策的成功。
  11. 李光耀在其自傳中提到,二戰時新加坡淪陷期間他中止了原來的學業,轉投日語翻譯學校,畢業之後從事一些消息翻譯工作。同時也投入到黑市買賣的活動中,其操作的方法是「趕緊把手上的香蕉票換成物品,以應付不斷飛漲的物價」。在新加坡獨立之初經濟並不出色,而當年英軍的撤離使新加坡損失30%以上的GDP,而傳統優勢的港口、中轉地、貿易中心也有被馬來西亞、印尼取代的危險。李光耀通過引進外資開設工廠、以物易物的交易方式、開拓非洲市場等手段為新加坡的經濟找到了發展的出路;其後又引入金融、石化、電子工業、重工等使新加坡的產業經歷幾次升級一直保持快速發展的勢頭。似乎他小時候表現出來的適應環境的能力對他的執政很有幫助。

柔性打壓[編輯]

李光耀打壓政敵,與其他獨裁者無異。自新加坡獨立後,他就一直維持有效的《內部安全法令英語Internal Security Act (Singapore)》,授予政府在必要時「不經審判」即得以「無限期拘禁」危害國家安全的人士。一些早年曾與李光耀合作,後來對他統治構成威脅的社會主義陣線領導人如林清祥因該法被拘禁多年。被限制人身自由32年的謝太寶則是其中最有名的政治犯。此外,他透過司法手段如控告誹謗罪等,被認為打壓反對的聲音,如鄧亮洪等許多反對派因此被迫退出政壇或移民他國。在新加坡國內,雖然反對派的聲音一直存在,卻始終不能成為抗衡執政人民行動黨的威脅。

舉賢不避親[編輯]

批評者認為,李光耀家族控制了新加坡的政治和經濟。李光耀自己的意見就能影響新加坡的政策,夫婦兩人也是新加坡律師界的翹楚,長子李顯龍是現任總理,次子李顯揚執掌大型企業,兒媳以及親家是大企業家,只有做醫生的女兒李瑋玲不處在掌管政治或經濟命脈的圈子裡。而且李顯龍出任總理有李光耀刻意培養和操作的痕跡(李顯龍、李顯揚和李瑋玲從學業到工作、從政、從商都獲得大量資源支持,提升很快),但無可否認到目前為止李顯龍、李顯揚、李瑋玲在自己的崗位上是稱職的。李光耀在為子女鋪路上所表現出的私心與其自傳中描述的對新加坡公職人員的要求不符,而其自傳中有專門章節提到「將清除不符合道德要求的公職人員出隊伍」。

李光耀的兩個兒子都在政府中擔任重要職務,大兒子李顯龍為現任新加坡總理人民行動黨秘書長(被指為「隔代世襲」),小兒子李顯揚曾任最大國營企業新加坡電信(今淡馬錫控股旗下)的總裁CEO

李顯龍的妻子何晶在2002年出任政府財政部的資金管理公司淡馬錫控股的董事後,著名的財經媒體彭博新聞社發表文章影射該項任命是「為滿足李氏家族利益或某種與嘉惠李氏家族利益有關的腐敗動機」,遭到李光耀的駁斥並於以控告。

2004年,李顯龍接任總理後,英國經濟學人》雜誌再度發表文章指責新加坡政治中存在的裙帶關係,李光耀威脅要訴諸法律,但後來該雜誌刊登了公開的道歉信與賠償。在野的新加坡工人黨指《經濟學人》因在新加坡設有地區總部,因此新加坡的法律對此有司法管轄權,所以才迫使《經濟學人》道歉。

主張「亞洲價值」[編輯]

李光耀主張「亞洲價值」。美國《外交》雜誌1994年3-4月號刊登了李光耀與該刊編輯法里德·扎卡利亞的長篇談話紀錄《文化是決定命運的》,李光耀說:「坦率地說,如果我們不曾以西方的優點作為自己的指導,我們就不可能擺脫落後,我們的經濟和其他各方面迄今會處於落後狀態。但是我們不想要西方的一切。」「人性的某些基本方面是不會改變的。人性中有惡的東西,你必須防止它。西方人相信,只要有一個好的政府制度,一切問題都可以解決;東方人是不相信的。東方人相信,個人離不開家庭,家庭屬於家族,家族又延伸到朋友與社會。政府並不想給一個人以家庭所能給他的東西。在西方,特別是在二次大戰後,政府被認為可以對個人完成過去由家庭完成的義務;這種情況鼓勵了單親家庭的出現,因為政府被認為可以代替父親,這是我這個東亞人所厭惡的。家庭是久經考驗的規範,是建成社會的磚瓦。」;對亞洲價值闡明得最清楚的可能是新加坡提出的五大原則:一、社會、國家比個人更重要;二、國之本在家;三、國家和社會要尊重個人;四、和諧比衝突更能維持社會秩序。五、宗教與宗教之間不僅應和平共處,而且應互補。用新加坡的國父李光耀的最概括的話來說,就是「社會第一,個人第二」(一九九四年九月十六日《今日美國報》)[35]

中華民國總統李登輝曾評價「李光耀的經歷,大家恐怕不清楚,在日本占領新加坡時,他替日本人做事,連俘虜的收容所的差事都做過。他的思想很『妙』,個人成分較強,例如他希望他兒子來接他,我從來都沒有這樣的觀念,我也最討厭這種想法,為什麼自己做總統,兒子就要做總統?這樣不是太好。」[36]在提及李光耀的「亞洲價值」,李登輝表示「亞洲確實有價值,但這個價值應該放在人的上面,其中沒有白人、黃人、黑人的區別,只要是人,都需要自由與民主。中國人受到封建的影響,容易用民族主義、國家主義來push一個觀念,李光耀的亞洲價值多少與此有關。他叫了很多中國人、儒教專家到新加坡製作教科書,在我看那是害死孩子,走出了新加坡,他的亞洲價值被接受的程度不高,在亞洲其他的地區,人民的要求不是這樣的。」[37]李登輝認為「李光耀如果當初是生在臺灣,一定不會這樣。」[38]

國際影響力[編輯]

鄧小平上臺後,李光耀與鄧維持極佳之私人關係,許多建言被鄧慎重深思考慮。李光耀同時與蔣經國也維持極佳之私人關係,是當時調和兩岸關係的最具影響力人物。1990年後,新加坡在東南亞的影響力與日俱增,2000年後更成為全球在東南亞南亞投資的最重要經營據點。李光耀對世局發展之洞察能力,受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極為推崇。

國防建設[編輯]

李光耀在其回憶錄中提及英軍撤走時他的恐懼以及對當時「五國聯防」的不放心;並多次提及馬來西亞的威脅和印尼早期的封鎖。他與內閣成員一起規劃並組建了新加坡的武裝力量,並得到以色列的教官和中華民國的訓練場所的支持來訓練部隊。目前新加坡的武裝部隊擁有F-15SGF-16CDAH-64D阿帕奇CH-47SD直升機可畏級護衛艦潛艇、兩棲登陸艦、豹2A4坦克、重炮等強大海陸空武器和戰略投送載具,隱然已是東南亞一個「袖珍軍事強權」。李光耀認定只有手握「精悍武裝力量」才能給新加坡帶來實質安全保障。

整治南洋大學[編輯]

英國籍香港人、親英派資本主義學者陶傑在東南亞親英派政治人物李光耀逝世後評價說,李光耀早年整治南洋大學,壓制華文。因為李光耀首要防共,視共產思想為癌細胞,而五六十年代,共產癌細胞依附著「華文教育」,馬共組織的華人的文藝活動,甚至華語而滋長,於是李光耀像一個外科醫生,將「華文」的病灶,像切除半個肺葉防治肺癌一樣,將南洋大學這個畸形嬰兒,連同木盆裏的水,一起倒掉。陶傑說他第一次去新加坡,看見新加坡的華人講話竟然不喧嘩,排隊、衛生、有秩序,幾與日本人看齊,對於李先生對中國式髒亂吵的基因改造如此成功,深為佩服。一個政治家,一生若只做成這件事,已經了不起。新加坡國民雖然沒有足夠的自由,但拿著新加坡護照出國,卻享有尊嚴,在李光耀家長治下犧牲一點自由,換來尊嚴,安居樂業,沒有共產黨的亂指揮,不必難民投奔怒海,值不值得?[39]

負面評價[編輯]

打擊政敵[編輯]

內安法令[編輯]

李光耀打擊政敵毫不手軟,對反對黨和異議者也一向出手狠辣。李光耀採取了相當不民主的手段對付政治反對者,包括新加坡建國後早期的共產黨人和後來的政治異議人士。為爭取華人支持,李光耀最初與馬來亞共產黨合作,人民行動黨的創始成員中就有當時的馬共人士,包括深孚眾望的左翼政治活動家林清祥。李光耀也曾擔任左翼工會的法律顧問。但李光耀後來和林清祥等人反目成仇。李光耀利用《內部安全法令英語Internal Security Act (Singapore)》(新加坡的《內部安全法令》授予政府在必要時「不經審判」即得以「無限期拘禁」危害國家安全的人士),採取不經正當程序和公開審判的方式,將數百共產黨人抓捕入拘留營。林清祥被逮捕關押和放逐多年,他領導的社會主義陣線(曾是殖民時代新加坡群眾基礎最廣泛團體之一,被認為是馬共的外圍組織)後來長期處於非法狀態,其他左翼領袖(如謝太寶)甚至有被關押達30年之久的,此外也有大批人被他驅逐到國外,終身不許回新加坡。政界被長期扣留的還有林福壽(醫生)、傅樹楷(醫生,陳嘉庚外孫)、曾福華等人。商界的有陳六使南洋大學主要創辦人)被扣留和被撤消公民權。報人有李星可(指李光耀是個二毛子和數典忘祖的人)。馬來報人有賽·扎哈利沙末依士邁等人。實際上,各界先後被扣留的人士數也數不清。[40][41] 但李光耀卻認為,這些做法是必須的,因為共產黨人組織能力太強且按正常程序審判效率太低。直到1987年,新加坡當局還發動「光譜行動英語Operation Spectrum」,以「反共產主義顛覆」為由,未經審判便逮捕、關押了16名左翼知識分子,而這起名噪一時的「5·21事件」,16名受害人究竟是「共產主義者」,還是普通的自由知識分子,至今也沒定論。[42][43]

袋鼠法庭[編輯]

在後來的政治生涯中,李光耀和新加坡政府不太使用內安法,改為以誹謗起訴政治對手,使其需要賠償金錢,數額一般總是大到對方賠不起的程度,迫使對方宣告破產,從而被剝奪從事政治活動的資格。

1976年,新加坡律師惹耶勒南在競選集會上稱李光耀為李氏家族參與創辦的李及李(Lee&Lee)律師樓謀取特殊利益,及「搞裙帶關係,貪污受賄,不配當總理」,被李光耀起訴並被法庭判罰賠償及支付律師費。

1987年,李光耀令內安局發動「光譜行動英語Operation Spectrum」,在未經審判的情況下,先後拘捕22人,包括天主教的神職人員、商人和海外畢業歸來的學生。他們被指控企圖推翻政府,在新加坡「建立馬克思主義的政權」。被捕人士否認指控,同時投訴被拘留期間遭到虐待和迫供。[10] 時任新加坡律師公會主席的蕭添壽律師,因為是其中一些被捕者的辯護律師,當他去探訪委託人時,也被以內安法一併逮捕。一度對李光耀政策略有薄評的新加坡律師公會,從此徹底對政府俯首貼耳。[44]

1994年10月7日,《國際先驅論壇報》發表新加坡國立大學美籍教師克里斯多福·林格爾(Christopher Lingle)的文章對李光耀進行如下抨擊:「本區域一些容不下異己的政權在壓制歧見方面,展示了相當精巧的手段……其他比較含蓄:依靠唯命是從的法官替他們把反對黨人物整到破產」。李光耀一股腦起訴了該報的主編、出版人和作者,法庭判《國際先驅論壇報》支付損害賠償和訴訟費,而作者林戈爾則在傳票發出後逃離新加坡。

1996年,擬參加1997年新加坡大選的鄧亮洪在競選活動中稱李光耀在購買兩間公寓時涉嫌貪污受賄。李光耀提出告訴,鄧亮洪潛逃出國,沒有出庭答辯,法庭判李光耀勝訴。李光耀對此評論道:「沒有執政黨會扶植反對黨執政,必須在反對黨羽翼未豐的時候剷除掉他們。」[45][46]

在新加坡的法院上,李光耀每告必勝,每勝又必會得判足以讓對方直接破產的巨額罰金,從此不得翻身。以著名的1997年李光耀等訴鄧亮洪損害名譽案為例,可以發現,李光耀和人民行動黨毫無顧忌的動用整個國家機器來打擊反對人士,而新加坡法院完全是他們的附庸,依其意旨行事。被告的反對人士會遭遇到連坐家屬,查抄資產,無法聘請律師,甚至被徹底剝奪辯護權,這些早就應該消失於法制社會的惡劣手段。李光耀們連基本的門面功夫都懶得做,只要達到消滅反對派骨幹,並殺一儆百的效果。[44]

對此外界形容,全球200多個國家,沒有哪個國家的領導人像新加坡這樣,控告媒體和反對派「誹謗」的次數這麼多,而且全部都「勝訴」,並獲得數十萬美元的「賠償」。有西方媒體以「袋鼠法庭」的稱呼貶損之。「袋鼠法庭」在西方法律術語中,指所謂的「徒具形式、不合法律規章及正常規範」的法庭。[47]

要挾選民[編輯]

1991年,新加坡工人黨提名的劉程強贏得後港選區的國會議席,後在1997、2001和2006年三次大選中連任。後港的選民也因此「付出代價」,自1990年代以來,後港地區存在組屋翻新滯後、公共運輸規劃不周等問題,工人黨的支持者們認為,這是新加坡政府有意對後港選民進行「懲罰」。

2011年新加坡大選前,李光耀對阿裕尼集選區的選民講:「如果你們投給反對黨,你們這裡就會變成貧民區。」結果引起該選區選民反感,最終工人黨戰勝人民行動黨,贏得了阿裕尼集選區的國會席位。[48]

西方批評[編輯]

李光耀在新加坡的政治實踐遭到西方自由主義者嚴厲批評,嚴厲型法治也有諸多非議,但他從不在乎這些批評。[49] 1976年,在英國工黨荷蘭工黨的動議下,社會黨國際以李光耀領導的人民行動黨偏離了民主社會主義多黨政治言論自由原則為理由,將人民行動黨開除。[50][51]

鉗制媒體[編輯]

李光耀執政後,尤為強調政府對媒體的監管。在新加坡,新聞媒體只能享有「有節制的權力和有約束的自由」,禁止和嚴懲一切攻擊執政黨以及鼓吹西方民主自由和生活方式的言論報導,禁止不利於國家安全和有可能導致種族和宗教對立的言論報導。[52] 1971年,李光耀在赫爾辛基的國際報業大會上公開宣稱:「一些人天真的以為新聞自由是神聖和絕對的。其實,新聞自由等於報社老闆的自由。他有權聘請新聞從業人員,也有權開除他們。」1988年4月,李光耀在美國報章編輯協會演講時聲稱:「將傳媒視為第四權的理論,並不適合新加坡。我們不能讓本地傳媒扮演像美國傳媒那樣的角色:監察、對抗和質疑當權者」。[45]

李光耀深知控制媒體,封殺一切對其不利的報導,是維持自己和人民行動黨不容挑戰地位的必要條件,在其執政後,便利用一切手段打壓所有媒體,最終組建了壟斷新加坡所有媒體的報業控股集團,從此新加坡就只剩下了對李光耀的歌功頌德之聲。甚至對於外國媒體,李光耀也絕不放過,任何敢於批評他或新加坡體制的外國媒體或個人,如果不公開道歉並賠償大筆罰金,就會被馬上趕出新國,甚至連母公司及其主要股東也會連帶受到牽連。這種強硬的手腕讓包括《紐約時報》、《經濟學人》、《華爾街日報》、《亞洲周刊》、彭博新聞社等諸多頂級國際媒體,也都不得不向他屈服讓步。中國著名的「空派」經濟學家謝國忠,就曾因為一份對新加坡表示不以為然的內部電郵泄漏,便被新加坡施壓趕出了就職的摩根史坦利公司。[44]

《華爾街日報》為此曾發表社論感慨說,「所有在新加坡發行的西方報刊,都受到新加坡政府的各種刁難。新加坡有世界一流的經濟,並想成為該地區的金融中心,還期待成為中國印度兩大國之間的服務之橋,但如此嚴格限制信息的自由流通,不利於實現這樣的目標。」[47]

1997年,鄧亮洪代表新加坡工人黨參加靜山集選區競選。於是人民行動黨利用其掌控的媒體資源對鄧亮洪進行了強有力的打擊。當時新加坡報刊上的標題有:「李光耀資政:採用鄧亮洪做法,我國將成波士尼亞」、「吳總理:鄧亮洪是危險人物,不應讓他進入國會」、「鄧亮洪在玩火」、「多位議員指鄧亮洪言論極端」、「鄧亮洪若當選議員將像(澳大利亞漢森掀起風波」、「吳總理指鄧玩危險遊戲,利用宗教課題鼓動情緒」、「別讓鄧亮洪破壞社會安寧」、「李資政:靜山是關鍵戰役,關係總理與兩位副總理前途」、「吳總理:靜山是總理對鄧之戰」、「吳總理:如果鄧亮洪中選,我在國內外聲譽將受打擊」、「陳慶炎副總理;阻止鄧亮洪進入國會,不是反對華族文化」、「偏激煽情者,應嚴厲對付」、「李資政:靜山區集選區共有25個計票中心。哪個區最支持行動黨,組屋將最優先獲翻新」。[53]

優生政策[編輯]

1980年代初期,李光耀擔心受過高等教育的新加坡女性選擇不婚,乃提出了為人詬病的「優生學」理論,李光耀認為人的聰明才智有80%與遺傳有關,20%同教育和環境有關,文化程度高的婦女生的孩子智商高、素質好,而且家庭教育環境也比較優越,所以孩子的發展前途遠大。相反,文化程度低的婦女生的孩子智商低、素質差,而且也沒有良好的教育環境。於是,他決定給予獎勵鼓勵受過高等教育的女子結婚生子,而教育程度偏低的女性若選擇少生,則可獲得現金「獎勵」,李光耀的這一理論受到了國人尤其是職業婦女的強烈反對,被視為對女性的侮辱。[52] 李光耀堅持認為優秀女性應多生孩子、優秀男性應選擇優秀女性。李光耀曾想將他的這一想法轉變為國策,但新加坡國內一些人指責李光耀是個不折不扣的精英主義者。這項政治宣傳終因國內過大的反對聲音而作罷,李光耀本人卻依然堅持其立場正確,並在其自傳中引用劍橋大學教授的研究為佐證來支持自己的看法。[49]

嚴刑峻法[編輯]

受二戰時駐新加坡日軍的治安政策影響,李光耀推崇嚴刑峻法、重刑重罰的法制理念。對於造成較大危害、判刑又不足以懲戒的罪犯適用鞭刑。新加坡鞭刑承襲於英國殖民統治時期。1966年前,新加坡鞭刑僅限於刑法中造成人民身心重大傷害的罪嫌,包括:重傷害、搶劫、強暴及猥褻等罪,然而,李光耀在1966年公布《破壞法》,以維護市容為目的來重罰處罰塗鴉及破壞公私財產的行為,將鞭刑範圍進一步擴大,作為維持社會治安的工具。這種嚴厲的處罰為世界各國所罕見,也在國際社會引起廣泛關注,1993年的美國少年鞭刑事件曾轟動國際社會一時。[54] 許多國際人權組織強烈批評、反對新加坡的司法鞭刑。國際特赦組織形容新加坡鞭刑「殘忍,不人道,有辱人格」。有些人認為新加坡鞭刑違反了聯合國禁止酷刑公約,但是新加坡不在此公約的簽署國當中。[52]

裙帶政治[編輯]

李光耀的裙帶政治也廣受詬病,與李光耀相關的少數人占有著新加坡的大多數權力,李氏家族對新加坡的影響力非常大。李光耀的子女在新加坡皆身居要職,掌握了本國的政經大權,新加坡可謂是李氏的「家天下」。李光耀兒子李顯龍在2004年8月接替吳作棟就任新加坡總理至今,被外界批為「隔代世襲」。[5] 李顯龍妻子何晶任政府控股的淡馬錫控股執行董事兼總裁,李顯龍的弟弟李顯揚則經營新加坡電信[55][3]

摧毀華文教育[編輯]

1959年,李光耀宣布自己是新加坡華人社會的保護傘、工會的支持者、華文教育的同情人,聯合到了左翼力量,成功上台執政。而在以後的歲月里,正是李光耀徹底打垮了新加坡傳統華人社會,將工會全部變成了自己的傀儡,更摧毀了新加坡的華文教育,把華校生打落到社會邊緣階層。

1965年獨立後,李光耀用「新加坡被幾億敵對的馬來人包圍」恐嚇華裔(但他自己卻引進大量印度及馬來人勞工來降低新加坡華人人口比例),用「人民行動黨之外的反對派都是大漢族主義者」恐嚇馬來裔、印裔,用伊斯蘭教徒恐嚇基督教徒、佛教徒、多神論無神論者,用基督教徒壓制多神論、無神論、伊斯蘭教徒,用英校生取代、領導華校生和持方言者,用持方言者牽制英校生……連始終忠實追隨他,幫助他贏得和鞏固了政權的人民行動黨大批元老,如王永元杜進才王邦文惹耶耶南丹那巴南……也或因為並非出身英校生的小圈子,或是對他不夠俯首貼耳,也先後都被邊緣化,直至強迫退職。[44]

自獨立的那一天起,新加坡當局就不斷試圖拿南洋大學開刀。當華人激烈反彈,政府不得不妥協後,李光耀就在70年代初打出「雙語文化」旗號,在全新加坡強制以英語作為中小學第一教學語言,從而使新加坡華裔的母語能力直線下降。最終讓南洋大學成為無源之水,無本之木,不得不在1980年關閉,被併入用英語教學的新加坡國立大學[56]

在李光耀去世後,馬來亞南洋大學校友會發布文告稱,李光耀政府關閉南洋大學,壓制華文教育仍是不可原諒的,並指新加坡憑著其優良的地理位置,勤勞人民的勞動及工商界的貢獻而取得的成績,將這一切榮耀歸功於李光耀是不恰當的。文告還聲明:「歷史上有如下不可磨滅的記載,首先是無理漠視民族權益而關閉由馬新兩地人民共建的南洋大學,其次是壓制華文教育,導致華文中、小學式微,癱瘓華文教育體系和文化的根基,令一個占有新加坡人口百分之七十五的華裔人群失去母語教育權利。」文告也指,在基本人權方面,李光耀領導的政府以莫須有的罪名,褫奪了南大創辦人陳六使先生的公民權。「因政見不同而囚禁我們的同學謝太寶長達二十餘年;此外,我們的同學因其政策而被令停學、開除、逮捕,驅逐出境多達數百人,是世界高等學府受摧殘之最。」另一方面,文告說,李光耀的語文政策將英文提到最高地位,壓制母語教育,使得新加坡人民的精神文明處於無根狀態,歷史已有證明。[57]

著作[編輯]

世系圖[編輯]

(根據李光耀的回憶整理)

李沐文
1846-?
蕭喚娘
Seow Huan Neo
約1850-?
李雲龍
1871-?
邱念娘
1883-?
李進坤
1903-?
蔡壬娘
1907-?
李光耀
1923-2015
柯玉芝
1921-2010
黃名揚
1951-1982
李顯龍
1952-
何晶
1953-
李瑋玲
1955-
李顯揚
1957-
林芬炎
1957-
李修齊
1980-
李毅鵬
1982-
李鴻毅
1987-
李浩毅
1989-
李懿武
1985-
李桓武
1986-
李韶武
1995-

參見[編輯]

參考文獻[編輯]

引用[編輯]

  1. ^ 新加坡文獻館. 祖籍广东大埔 李光耀终生不回乡祭祖幕后玄机. 天空新聞. 2015-03-23 [2015-03-26] (簡體中文). 
  2. ^ Days of reflection for the man who defined Singapore: A transcript of Minister Mentor Lee Kuan Yew's interview with The New York Times. Today (Singapore). 13 September 2010: (14–17). (原始內容存檔於13 September 2010). 
  3. ^ 3.0 3.1 李光耀和他的家人们:李氏家族掌新加坡政经大权. 觀察者網. 2015-03-23 [2015-03-25] (中文(簡體)). 
  4. ^ 4.0 4.1 Vivian Giang 與 Gus Lubin. The Most Successful Dictators Of The Past Century. Business Insider. 2011-06-21 [2012-09-07]. 
  5. ^ 5.0 5.1 争议李光耀. 騰訊 (簡體中文). 
  6. ^ 李光耀於1998年9月21日在面對《時代雜誌》(亞洲專刊)的訪談內容. Times. 1998-09-21. 
  7. ^ 亦有一說其生於馬六甲萬里望。
  8. ^ RTHK 傑出華人系列——李光耀
  9. ^ Key dates life Singapore『s Lee Kuan Yew
  10. ^ 10.0 10.1 「冷藏行動」嚴打左翼. 文匯報. 2015-03-24 [2015-03-26] (繁體中文). 
  11. ^ 李光耀:富國創奇蹟對華顯遠見. 環球網. 
  12. ^ 李光耀. Democracy, Human Rights and the Realities (《民主、人權與現實》). Create 21 Asahi Forum, 日本東京. 10-11-1992. 
  13. ^ 李光耀與吳作棟不會擔任新內閣任何職務
  14. ^ 李光耀肺炎入ICU 儀器助呼吸. 蘋果日報. 2015年2月22日. (繁體中文)
  15. ^ 李光耀患肺炎入院 情況已經穩定. 新華網. 2015年2月22日 [2015年2月22日]. 
  16. ^ 建國總理李光耀的病情 沒有太大變化. Channel 8. 2015年3月13日 [2015年3月13日]. 
  17. ^ 新加坡總理府:李光耀病情惡化 感染嚴重肺疾. 網易. 2015-03-17 [2015年3月17日]. 
  18. ^ 新加坡總理公署. Passing of Mr Lee Kuan Yew, founding Prime Minister of Singapore. 2015-03-23 [2015-03-23]. 
  19. ^ 李光耀因病逝世享年91歲 曾染嚴重肺疾. 中國新聞網. 2015年3月23日 [2015年3月23日]. 
  20. ^ 20.0 20.1 商丘羊. 李光耀死后李显龙两大问题. 新加坡文獻館. 2015-03-25 [2015-03-26] (簡體中文). 
  21. ^ 李光耀訪台26次 曾促「汪辜會談」. 文匯網. 2015-03-23. 
  22. ^ 李光耀在回憶錄中這樣評價:蘇州工業園區建設,青出於藍. 城市商報(蘇州). 2015-03-18 [2015年3月18日]. 
  23. ^ 李光耀促成兩岸歷史性會談. 環球網. 2015-03-20. 
  24. ^ 李光耀:12次「老朋友」和94次「傀儡」. 中華時報. 2015-03-27. 
  25. ^ 鄒景雯訪問,《李登輝執政告白實錄》,臺北:印刻出版,2001年,357頁。
  26. ^ 康寧祥:李光耀用臺語與民眾交談 曾讓蔣經國沮喪
  27. ^ 李筱峰.《受夠馬英九,回想蔣經國》
  28. ^ 宋楚瑜:李光耀會講台語 讓蔣經國好羨慕
  29. ^ 鄒景雯訪問,《李登輝執政告白實錄》,臺北:印刻出版,2001年,360頁。
  30. ^ 鄒景雯訪問,《李登輝執政告白實錄》,台北:印刻出版,2001年,361頁。
  31. ^ 鄒景雯 訪問. 《李登輝執政告白實錄》. 台北: 印刻出版. 2001年: 362–363頁 (中文(台灣)‎). 
  32. ^ 李資政獲頒「巴塞隆納榮譽市民」殊榮,聯合早報網,2010-09-04
  33. ^ 李光耀功无法抵过. 新加坡文獻館. 2015-03-24 (簡體中文). 
  34. ^ 34.0 34.1 34.2 一代總理李光耀 預言未來二十年,李光耀著
  35. ^ http://www.haixiainfo.com.tw/56-5769.html 亞洲價值與全球價值/李慎之/《海峽評論》56 期/1995年8月號
  36. ^ 李登輝受訪,鄒景雯訪問,《李登輝執政告白實錄》,台北:印刻出版,2001年,363頁。
  37. ^ 李登輝受訪,鄒景雯訪問,《李登輝執政告白實錄》,台北:印刻出版,2001年,364頁。
  38. ^ 李登輝受訪,鄒景雯訪問,《李登輝執政告白實錄》,台北:印刻出版,2001年,355頁。
  39. ^ 20150401-蘋果日報-陶傑:愛恨李光耀 ” (簡體中文). 
  40. ^ 你所不知的新加坡?. 新文網 (簡體中文). 
  41. ^ 曾福华30周年纪念. 新加坡文獻館 (簡體中文). 
  42. ^ 李光耀 「溫和獨裁者」的一生
  43. ^ 蘭台. 权力即吾命:揭秘李光耀反共原因. 鳳凰網. 2015-03-22: (1) [2015-03-25] (中文(簡體)). 
  44. ^ 44.0 44.1 44.2 44.3 新加坡還要當多久「李家坡」
  45. ^ 45.0 45.1 李光耀是專制社會的獨裁者嗎?
  46. ^ 「李光耀式獨裁」對國家發展的啟示
  47. ^ 47.0 47.1 李光耀起诉西方媒体为何屡屡完胜?. 新華網. 2010-04-02 [2015-03-26] (簡體中文). 
  48. ^ 李光耀曾言:如投票给反对党你们这里会变贫民区. 網易. 2015-03-20 [2015-03-26] (簡體中文). 
  49. ^ 49.0 49.1 李光耀的5面人生:大家長、獨裁者、兩面派等
  50. ^ 李光耀:一個現代國家的締造者 自由威權與新加坡轉型
  51. ^ 李光耀 :涉過時代的驚濤駭浪
  52. ^ 52.0 52.1 52.2 李光耀半生執政路上的「黑與白」
  53. ^ 李光耀的政治遺產. 國際商業時報. 
  54. ^ 新加坡「國父」李光耀病逝. 網易. 2015-03-24. 
  55. ^ 李光耀是如何帶領新加坡發家致富的?
  56. ^ 李光耀与中国:华人和非华人的两张面孔. 搜狐網. 2015-03-19 [2015-03-25] (中文(簡體)). 
  57. ^ 南大校友会:压制华教或无根状态 “不原谅李光耀关南大”. 星洲網南洋網. 2015-03-24 [2015-03-26] (簡體中文). 

來源[編輯]

書籍
  • 李光耀. 《李光耀回憶錄——風雨獨立路(1923~1965)》. 北京: 外文出版社. 1998年9月. ISBN 7-119-02255-5. 
  • 李光耀. 《李光耀回憶錄——經濟騰飛路(1965~2000)》. 北京: 外文出版社. 2001年9月. ISBN 7-119-01979-1. 

外部連結[編輯]


新加坡 新加坡政府職務
新頭銜 新加坡共和國總理
1959年-1990年
繼任:
吳作棟
前任:
信那談比·拉惹勒南
新加坡國務資政
1990年-2004年
新頭銜 新加坡內閣資政
2004年-2011年
頭銜廢止
前任:
韓瑞生
新加坡財政部部長
1983年
繼任:
陳慶炎
人民行動黨職務
新政黨 人民行動黨秘書長
1954年-1990年
繼任:
吳作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