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蘭在臺灣之平定行動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荷蘭在臺灣之平定行動
日期 1635年–36年
地点 臺灣西南部
23°11′N 120°14′E / 23.18°N 120.23°E / 23.18; 120.23
结果 荷蘭勝利,加強荷蘭的地區控制權
参战方
Flag of the Dutch East India Company.svg 荷兰东印度公司 麻豆社目加溜灣蕭壠社塔加拉揚社大武壠社等社原住民
指挥官和领导者
漢斯·普特曼斯 未知
兵力
500名荷蘭士兵 未知
伤亡与损失
正確數目未知,傷亡輕微 約30人死亡
麻豆社及塔加拉揚社的屋舍全燬
荷蘭在臺灣之平定行動在臺灣的位置
荷蘭在臺灣之平定行動
平動行動的重要目標——麻豆社(今臺南麻豆區)的所在位置

荷蘭在臺灣之平定行動是1635年至1636年間,荷蘭殖民當局為了平定臺灣島(舊稱福爾摩沙)西南部的西拉雅族原住民部落的反抗行動,而在荷治臺灣所進行一系列的軍事暨外交行動。在此之前,荷蘭自1625年佔領臺灣以來已有十一年的時間,但其在臺灣的實質統治範圍只有在大員一鯤鯓(今臺南安平區)所築的熱蘭遮城,以及與荷蘭結盟的新港社(今臺南新市區)。

與新港社同在臺江內海周圍平原地區的麻豆社(今臺南麻豆區)是當時當地最強大的西拉雅部落。因為不滿臺灣長官的統治,麻豆社在1629年麻豆溪事件中擊殺63名荷蘭士兵,大大打擊了荷蘭當局的威望[1]。然而,當時大員當局的士兵還不到400人,無法戰勝麻豆,加上受到濱田彌兵衛事件波及,對外貿易受挫,讓巴達維亞當局不願增援,荷蘭當局只得和麻豆社暫時休兵[2]

直到1635年9月,荷蘭當局獲得巴達維亞當局同意增援,遂於11月23日發動軍事行動展開報復,在臺灣長官漢斯·普特曼斯的命令下,殺死麻豆社原住民26名,並燒毀所有住家,謂稱麻豆社之役。這場戰役迫使麻豆社投降後並簽訂《麻豆協約》,確立了荷蘭人為領主、原住民為封臣的封建關係。翌年,荷蘭當局再於聖誕節之役中擊敗塔加拉揚社(Taccariang,約在今高雄大岡山地區北側)。這兩場戰役被視為是荷蘭人奠定南臺灣統治權的關鍵。荷軍乘著戰勝的餘威,最後陸續臣服了蕭壠社、大目降(今臺南新化區)、目加溜灣(今臺南善化區)、哆囉嘓社(今臺南東山區)和小琉球等社。1636年2月,28名原住民代表在熱蘭遮城投降,也代表著荷蘭人的平定行動告一段落。

荷蘭在臺灣之平定行動為荷蘭在南臺灣的殖民統治奠定了基石。荷蘭擴展了統治的疆土,也因此得到更多鹿皮等鹿製品資源,以及大片肥沃的墾殖地,進而招募漢人作為開墾的勞力。由原住民部落組成的聯合村荷兰语Verenigde Dorpen)也為荷蘭重要武力來源,參與了多次重要戰役,包括1636年在小琉球的拉美島事件,1642年的聖薩爾瓦多城之戰,及1652年的郭懷一事件等戰役。

背景[编辑]

荷蘭東印度公司荷兰语Vereenigde Oostindische Compagnie, VOC)在1624年來到福爾摩沙南部,在大員建築熱蘭遮城作為統治據點,向周圍的原住民部落試探結盟的可能性。荷蘭經營這個殖民據點的最初目的,僅單純是作為他們在亞洲貿易的轉口港。但後來為了安全考慮[3],再加上當局所需的補給品大多遠從巴達維亞以海運方式送達,成本高昂、供給時間不定[4],荷蘭殖民當局開始思考擴大統治腹地,尋求與鄰近村莊合作的可能。荷蘭人於是與新港社(Sinkan,今臺南新市區)結盟。新港社是臺江內海周圍西拉雅族四大社之中最弱小的部落,經常會被最強大的麻豆社攻擊。透過結盟,新港社供給荷蘭人柴火、鹿肉和魚等物資[5],換取荷蘭人的庇護與武力支援對抗麻豆社;然而這樣的結盟,也為荷蘭人招致其他部落的敵意。1625年,荷蘭人以十五疋棉花布(cangans)向新港社(赤崁社)取得一塊土地,建築了普羅民遮城(今赤崁樓[6][7]

熱蘭遮城鄰近的部落

最初,新港社以外的主要部落——麻豆社(Mattau,今臺南麻豆區)、蕭壠社(Soulang,今臺南佳里區)、目加溜灣社(Bakloan,今臺南善化區)也宣稱和荷蘭人和平共處[8]。但1625年至1629年間一連串的事件,削弱了部落與荷蘭合作的信念。1625年荷蘭人出兵攻打魍港(Wancan,今嘉義縣布袋鎮好美里一帶)的中國海盜,反遭海盜擊退[9]。麻豆社見狀,便進犯、騷擾新港社。荷蘭人後再出兵魍港,終於擊潰海盜,重建了名譽[10]。然而新港人一再受到麻豆人騷擾,眼見荷蘭人無力保護自己,便打算與日本人結盟[11]

荷蘭治世[编辑]

荷蘭當局與原住民村社代表召開地方會議:長官與議員坐在上方有士兵護衛的亭子內,而原住民代表在長桌前的席位並排就坐。

麻豆社被荷蘭人以武力征服後,許多原住民部落也相繼臣服於荷蘭。例如放索社(Pangsoia,今林邊鄉)便遠自100公里外的南方前來,與荷蘭東印度公司結盟[12][13]。荷蘭當局於1636年2月22日舉行了第一次的「地方會議」(荷兰语landdag,意為「盛大的會議」),共有28名來自南臺灣與中臺灣的原住民部落代表與會[14]。會議上荷蘭首長授予原住民代表緞袍與籐杖,象徵他們的地位與權威[15]


引用文獻[编辑]

  1. ^ 歐陽泰 2007,頁140
  2. ^ 歐陽泰 2007,頁113-115、頁135
  3. ^ Shepherd (1993), p. 49.
  4. ^ van Veen (2003), p. 143.
  5. ^ van Veen (2003), p. 142.
  6. ^ Shepherd (1993), p. 37.
  7. ^ 呂建德. 尋找失落的新港社. 國立臺南生活美學館. [2018-06-13]. 
  8. ^ "Around Tayouan lie various villages. The inhabitants of these come daily to our fort, each trying to be the first to gain our friendship." 引用自Andrade (2005),§1
  9. ^ Andrade (2005),§4.
  10. ^ Andrade (2005),§5.
  11. ^ 歐陽泰 2007,頁138-139
  12. ^ Andrade (2005),§30.
  13. ^ Chiu (2008), pp. xviii–xix.
  14. ^ Andrade (2005),§31.
  15. ^ 台南市政府 1999,第二冊 1641-1643年,「《巴達維亞城日誌》1641-1642,頁55-63,長官P. Traudenius於1641年11月6日在大員寫給總督A. van Diemen的書信」。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 《熱蘭遮城日誌》/II-A/1641-04-19~1643-02-25/補充資料. 臺灣日記知識庫. [2018-06-13]. 地方會議於1641年4月11日在赤崁舉行了。(……)為要堅定友誼,贈送每一個酋長一件黑色的緞袍和一根日本的籐杖。 

參考文獻[编辑]

(中文)

  • 歐陽泰(Tonio Andrade). 福爾摩沙如何變成臺灣府. 鄭維中譯. 台北: 遠流. 2007. ISBN 9573259400. 
  • 台南市政府. 熱蘭遮城日誌. 台南: 台南市政府文化局. 1999. ISBN 9789570252231. 

(英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