隆恩埔戰役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隆恩埔戰役,為1895年乙未戰爭中發生於今新北市三峽區隆恩埔的一場戰役,日軍近衛師團特務曹長櫻井茂夫率領的水路運送隊共35員遭遇三角湧抗日義勇軍伏擊,幾乎全軍覆沒,僅有4名兵卒倖免脫逃。

背景[编辑]

1895年4月,廷因甲午戰爭戰敗,簽下了馬關條約,將台灣澎湖割讓給日本。為圖自救,台灣官員與士紳推動成立台灣民主國。同年5月29日,日軍近衛師團登陸澳底,爆發乙未戰爭。6月11日,日軍進駐臺北。6月下旬,日軍在推進至桃園新竹的過程中,遭遇以胡嘉猷吳湯興姜紹祖徐驤為首的客籍民勇伏擊,勢力稍挫。

7月10日,近衛師團北白川宮能久親王命令山根信成少將率領一部分臺北地區的部隊於12日出發,從大嵙崁溪兩岸及兵站線,分三路前進,掃蕩潛伏在新竹以東、大嵙崁三角湧一帶的反抗軍。預定三日後在龍潭坡會合,再前進到達新竹支援[1]

過程[编辑]

7月12日,日軍近衛師團步兵第三聯隊第二大隊第六中隊特務曹長櫻井茂夫率領之「水路運送隊」共35名,自台北沿大嵙崁溪水路運送糧食,當夜停泊於三角湧隆恩埔。7月13日清晨五時,船隊解纜往大嵙崁航行,才前進數百公尺,便遭遇遭到蘇力蘇俊林久遠陳小埤等人為首的二百餘名三角湧抗日義勇軍奇襲[2][3]

經數小時的激烈戰鬥後,日軍水路運送隊幾乎全隊覆滅,僅有4名兵卒倖免脫逃。其中3名偒者於當日中午前後投靠沿大嵙崁溪左岸前進,亦遭受另一批抗日軍襲擊的第七中隊;另一人則於第二天早晨抵達海山口[2]

台灣三角湧內藤大佐奮戰之圖(版畫作品)

二戰後,三峽許多老者的說法為:三角湧客家義勇軍接獲抗日義勇軍通知,得知日軍以水運方式運輸後勤彈藥與食物會經過今三峽與鶯歌交接觸的流域時,客家義勇軍結合部分隆恩埔原住民配以長刀、自製竹刀與弓箭在南靖莊埋伏,7月12日清晨4點多,發現日軍水路運送隊40名士兵,客家義勇軍躲在暗處先以弓箭射擊,部分日軍見狀持槍反擊,但天色昏暗無法得知埋伏義勇軍,加上部分日本士兵中箭而紛紛棄船逃離,而逃亡的日本士兵登岸後往一片樹叢(今台北大學校園)移走,將近百餘人的義勇軍紛紛持大刀等武器開始殺紅了眼追擊日本士兵,並在今台北大學校內近身短兵廝殺,日本士兵兵力單薄不敵百餘人義勇軍,一一被亂刀砍死並棄之於此,惟義勇軍商議後將日本士兵埋葬與此,藉以湮滅證物以防日軍報復,然而因為樹叢掩蔽仍有數名日本兵倖免脫逃。事後日軍得知此事才有後來的三角湧大屠殺百姓事件報復[2]

另一個三峽地方曾姓人士的說法為: 三角湧曾厝來台一代祖曾甲農於1776年自福建南安九都隻身來台於鳶山腳臨大嵙崁溪畔拓墾 與妻板橋楊氏共拓河川地十甲(現今恩主公醫院一帶),第二代曾順鎰再拓河川地十甲。1895年傳第四代曾媽得任清朝有司義渡於三峽鶯歌間熟知該水域。是年九份初傳三碗土一碗金,吸引了當年盛夏因乾旱荒蕪田作的曾氏族人到九份尋金。及至九份即知日人來犯而淘金夢碎,曾媽得遂率眾族人回三角湧路過台北府城,時聞大清荷蘭傭兵已攜細軟貴重出城南逃避日本軍,曾媽得領眾族人入府城地下庫房,見滿地庫銀卷紙淹及腳目,另見一軍械庫房內有洋槍彈藥數箱,遂令族人搬出於艋舺乘二艘帆船急速趕回三角湧。 當年五月清廷巡撫唐景嵩以台灣國總統下檄文號召台民凡砍來犯日人首級一顆賞龍銀一兩,以是故曾媽得及族人據故里隆恩埔以洋槍殺日本軍補給船領隊櫻井少佐等二十九名,斬其首列曝於曬穀場上以待大清獎賞,是時唯獨一名日軍逃亡求救而後日軍大舉整編來犯,族人驚慌將頭顱棄埋於現今三鶯交流道北端溪埔並由曾媽得先焚村內引火資材並率族中青壯避難於竹崙紫微山區,留族中老弱持白布條書以 "帝國良民"四字立迎日本軍於村口,旋即日軍馬騎軍首直入村內見無異狀,令兵丁焚一矮牆後即揮軍入三角湧市區報復屠殺焚城,曾姓家族以不分大清大日本帝國之良民得躲過日本軍之屠害。

又,當時民間洋槍於夜間擊發時槍口可見火光,而日本軍已持用改良無火光之步槍及野炮,台民終即潰不成軍,全台短期被日本軍征服。

另記,隆恩埔之名,得於清乾隆三十五年清廷開放來台拓墾之三角湧與鶯歌南靖庄之間之浮露地,清廷以免收租納糧以鼓勵拓荒, 人民因之感恩乾隆皇帝之故,以隆恩埔名之以誌不忘。

影響與評價[编辑]

乙未戰爭中,「隆恩埔戰役」是日軍入主台北城後單次犧牲最慘重的戰役。而同日稍後發生,且延續數日的「分水崙戰役」則規模更大,戰鬥更為慘烈。此兩役可謂讓日本人知道台灣人民抗日決心的決定性戰役[3]

參考資料[编辑]

  1. ^ 許佩賢譯,《攻台戰紀》,遠流出版,1995年,第165頁
  2. ^ 2.0 2.1 2.2 許佩賢譯,《攻台戰紀》,遠流出版,1995年,第166-167頁
  3. ^ 3.0 3.1 劉文章、陳釗浩,《三峽抗日血淚史》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09-09-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