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澎湖大空襲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澎湖大空襲
太平洋戰爭的一部分
日期1944年10月12日-1945年8月14日
地点
结果 澎湖受到大量破壞
参战方
 美國  大日本帝國
指挥官与领导者
美國 喬治·肯尼英语George Kenney
美國 馬克·米契爾
大日本帝国 片原常次郎
大日本帝国 相馬信四郎
兵力
不詳 不詳
伤亡与损失
不詳 不詳

澎湖大空襲是指自1944年10月至1945年8月間(太平洋戰爭期間),盟軍戰機對隸屬日本澎湖群島發動的一系列空襲行動[1][2],其中以1945年3月14日和4月4日兩次空襲馬公街(平民區,媽宮三甲),受損最為慘烈。[3][4][5][6]

時代背景[编辑]

明治34年(1901年),日本當局鑒於澎湖島位於台灣海峽的戰略地位,7月2日日本政府公告澎湖為「要塞地」,該年日本海軍在澎湖設立「要港部」,陸軍亦在此成立「澎湖要塞司令部」。[7]:128

昭和12年(1937年)7月7日,盧溝橋事變爆發,中國日本展開第二次中日戰爭[8],8月15日全台灣進入戰時體制。昭和14年(1939年)6月,日軍以澎湖為作戰前進基地,從廣東汕頭進攻中國本土。[7]:128

昭和18年(1943年)起,太平洋戰爭戰況日益嚴峻,日本當局鑒於澎湖地瘠人多,戰時海上運糧不易,易有糧荒之虞,澎湖廳方廳長大田政作等開始勸導澎湖島居民往台灣本島疏散,並特派連絡專員駐紮臺南州布袋高雄州兩處。[9]:78

早時,日本為建設海軍要港司令部,選址於馬公市測天島(小案山),不惜強制將測天島居民遷移到他處。1901年馬公要港部正式成立,設址於測天島海軍基地。大正8年(1929年),日本再次徵收對岸大案山一帶的土地,用於建造燃料槽。昭和16年(1941年)馬公要港部升格為馬公警備府、1943年警備府指揮中樞遷往高雄左營,原處降編為「馬公方面特別根據地隊」,簡稱「馬特根」,其基地腹地除包括無線電站、港口倉庫與油槽等附屬支援設施,也成為盟軍戰機進攻澎湖的主要戰略目標。[3]

昭和20年(1945年)3月14日馬公大空襲之後,澎湖各處機關均實施分散,除少數公務員(如廳長大田政作顏其碩鄭大洽)留守馬公之外,馬公街住民多往郊區避難,當時馬公街處處廢墟、罕有人煙,直到二戰結束後才逐漸恢復原貌。[9]:78

空襲列表[编辑]

昭和19年(1944年)10月12日,台灣沖航空戰爆發,而航空戰在12至14日期間,美國海軍第38特遣艦隊派出各種艦載機轟炸台灣本島、澎湖各地,澎湖境內第一次空襲便在此一背景下發生,而在早在首次空襲前四日的10月8日,馬公街為防範的空襲,已提前做出疏散部分學童及日人眷屬的準備。[10]

昭和19年(1944年)10月12日空襲澎湖的任務,是由美國海軍第38.3特遣支隊(Task Force 38.3)的列星頓號航空母艦 (CV-16)、艾賽克斯號航艦(USS Essex CV-9)上的戰機所負責,參與戰鬥的機型包括:F6F地獄貓式戰鬥機(Hellcat)、SB2C地獄俯衝者二式轟炸機(Helldiver)、TBM復仇者式魚雷轟炸機(Avenger),從清晨到黃昏分別以機槍、無導引火箭、炸彈、空投魚雷等武器對澎湖測天島海軍基地、猪母水飛行場(位於今馬公市五德里和山水里[11])及周邊設施等,發起總共四波的攻勢。[10]

昭和20年(1945年)1月初,美軍為了發動仁牙音灣登陸作戰第38特遣艦隊再度空襲台澎各地。同年1月中旬起,空襲台灣的主力由美國陸軍航空軍第5航空隊接手,並配合美國海軍陸基巡邏機執行的武裝偵巡任務,在台灣、澎湖各地進行轟炸,直到8月初才由美國陸軍航空軍第13航空隊輪替。[1][3]

昭和19至20年間(1944年-1945年),澎湖廳軍民合計人口約7.9萬,因澎湖當地建有測天島海軍基地、豬母水飛行場等軍事要地,遂成為盟軍轟炸對象。其中第5航空隊在戰爭最後期約200餘日內,拋擲在澎湖群島上的炸彈總計達1127噸。[5]

澎湖空襲列表[7][9]
年度 日期 警報時間 空襲機型 空襲地點 受損紀錄 備註
昭和19年

(1944年)

10月12日 03:34 - 17:55 TBMSB2CF6F 馬公要港部
(馬特根[a]
  • 港內船艦
  • 海軍基地、軍用船
顏其碩《陋巷雜草》紀錄:[9]:79
  • 馬公死者17名、重傷2名、輕傷15名
    馬公住宅全毀23戶、半毀20戶、重大損毀21戶、中小損毀36戶
  • 嵵裡與望安庄水垵死者1名、重傷6名、輕傷2名
    住家全燒1戶、半燒3戶、部分燒毀2戶
10月13日 05:55 - 17:55 B-24 馬公街馬公港港埠處
10月14日 B-24[12] 馬公要港部
昭和20年

(1945年)

1月3日 F6F戰鬥機等 馬公要港部
  • 兩名居民因被炸彈碎片波及而受傷
敵方軍機被日軍擊墜一架、擊破三架
1月4日 約9點 美軍艦攻機
  • 四名漁船員被射傷
1月15日 10:10 - 11:50 F6F戰鬥機等 馬公(投彈與掃射)
  • 家屋全毀3戶、半毀3戶、中損4戶、小損2戶
2月18日 約11點 白沙庄吉貝嶼
  • 澎湖郵局的「有明丸」被擊沉,乘客死亡數人
罹難者包括日後的台灣省議員林聯登的養舅林水金。[b]
3月2日 湖西庄良文港
(今龍門村)
  • 日本御用船被炸沉
3月11日 下午 馬公前寮鄉
3月13日 下午 馬公要港部
  • 汽油庫火災
3月14日[3][4] 11:07 - 16:30 B-24、P-38 馬公要港部
馬公街
  • 美軍投彈200噸,佔全澎湖空襲砲彈份量17.7%[5]
  • 日軍戰死42人、輕重傷120人、17棟建築全毀、40棟建築半毀[5]
  • 美機約於12:30 遠離,但16:30才解除警報
  • 案山-凸角-虎尾的電話線損壞,自來水、電燈系統亦受到損壞
  • 馬公街幾成廢墟,東半部損毀嚴重:
    原松島公園(今馬公市民權路與民福路中間)
    公共防空壕被砲彈直接命中,估計有50人當場死亡[4]
  • 馬公街屋舍全毀260、半毀250、損壞360
4月3日 約5點
4月4日[5][6] 14:25後 B-25J 馬公街
  • 此次空襲以採戰機低空掃射為主
  • 日軍擊墜敵機一架
  • 馬公港第三棧橋因貨輪遭擊而起大火
15點左右 B-25J 望安庄東吉嶼
  • 特設防備衛所(海軍偵潛所用)[6]
4月8日 雙頭掛鄉(興仁)
鎖管港鄉(鎖港)
烏崁鄉
豬母水機場(五德、山水)
  • 略有死傷
4月16日 一夜響起六次空襲警報
4月28日 馬公菜園鄉
6月10日 下午 馬公嵵裡鄉
  • 略有死傷
6月13日 正午 馬公街
  • 馬公高等女學校校舍
  • 富貴亭(馬公北町)
  • 孤拔墓
6月15日 上午 湖西庄西溪、港底
  • 人畜略有死傷
6月23日 約11點 西嶼庄小池角下寮
  • 死者七人
  • 傷者數十名
  • 屋舍毀損無數
清代澎湖廳西嶼澳聚落分布圖:小池角.jpg(小池角下寮)
7月5日 夜間 西嶼庄東鼻頭 被投擲燒夷彈
7月9日 夜間 馬公街
  • 澎湖廳舍附近
被投擲燒夷彈
7月11日 上午 澎湖近海
  • 漁船被機槍掃射
澎湖-高雄交通船「江差丸」在高雄港被擊沉,
澎湖、高雄間的交通運輸自此中斷[7]:128
8月7日 西嶼庄外垵
  • 漁船被機槍掃射,造成一死三傷
澎湖最後一次空襲

澎湖空襲史料訛誤現象[编辑]

根據廖英雁佐以第一手美軍史料考證,澎湖大空襲由於牽涉軍史背景,不少資料皆有所訛誤,舉凡如顏其碩《陋巷雜草》(1969年)、蔡平立《馬公市志》(1984年)、許雪姬《澎湖縣志.卷十五.大事記》(1991年)和澎湖縣文化局主編的《歲月印記.澎湖空襲憶往》(2009年)和《2010 澎湖縣文化資產手冊》(2010年),學者杜正宇、謝濟全的〈盟軍記載的二戰臺灣飛行場〉(2012年)皆無法倖免,上述書中所記述的若干機型、空襲日期和作戰方式,甚至近代學者進行的相關的口述歷史訪談,真正對照起美國軍方的第一手史料,皆出現明顯的考證失據狀況。[10][12]

訛誤列表[10][12]
參與澎湖空襲的機型
未參與澎湖空襲的機型 「グラマン戦闘機」常見於台灣總督府紀錄,泛指Grumman公司生產的F6F地獄貓式戰鬥機。
後代的官方史料編纂者不慎誤將「グラマン戦闘機」和P-51野馬式戰鬥機連結在一起,
意外形塑了「P51格拉曼戰鬥機」這一架不存在的戰鬥機型。

3月14日空襲經歷[编辑]

根據廖英雁2015年間,曾訪談經歷空襲生還者的紀錄:[4]

一名洪姓村民昭和四年(1929年)出生於西嶼鄉,1945年3月14日空襲那日他16歲,當時在馬公街的南日本造船所當雜役,記憶中那日天氣十分晴朗,空襲警報響起正逢中午,南日本造船所工人們必須放下工作,進行疏散,當時他和一名年紀相仿的黃姓少年拿著鐵製便當盒行動,打算去松島公園的公共防空壕躲避空襲,但因去的時間太晚,防空壕擠滿了人,只好另覓他處避難。洪姓村民當即表示因為東側的防空壕入口進不去,提議要往西側碰碰運氣,當時天空已有美國的軍機在盤旋,爆炸聲不絕於耳,而那名黃姓少年反而坐了下來,打開便當盒,對洪姓村民說:「欲死也著愛做飽鬼。汝先走,我等咧就來!」

洪姓村民猶豫片刻,仍舊和黃姓少年告別,隻身往防空壕西邊入口跑去,但當他快抵達西邊入口時,身後不但響起巨大的爆炸,還颳起一陣強大的風將他整個人吹走,原本手捧著的便當盒也不知所終,他不知道過了多久才回神,防空壕東側入口已經被炸得只剩下一個焦黑的大洞,馬公街許多房屋損毀,眼前的景色一片怵目驚心,而那名黃姓少年自然是沒有生還的可能。市區一片混亂,四處都是不絕於耳的哭號聲,民眾你推我擠,日本警察努力吹著哨子維持秩序。當時洪姓村民渾身是傷,六神無主,因為大多數人都要往鄉下疏散,只好隨著人群走出馬公街,傍晚時不巧在郊野迷路,幸好被一間草寮的主人收留,隔日從清晨走到下午,終於抵達白沙島的通樑,千辛萬苦才僱到船返回西嶼的家。

空襲生活[编辑]

澎湖西嶼鄉小池角人士顏其碩(1900年-1977年),在空襲期間時任澎湖廳技手、留守馬公街,可謂親身經歷空襲歲月。[13]民國58年(1969年),顏其碩在七十歲之齡自費出版《陋巷雜草》,書中記述不少關於昭和20年(1945年)澎湖空襲的生活回憶和文獻,列述如下[9]

  • 2月19日,是日大雨,軍用船運來大量糙米、食糖和各種生活必需品,於是全澎湖所有男性不得不冒險來港口取貨,鄉間多由牛車運載,一路搬載至深夜。
  • 3月5日,澎湖島內各處國民學校及高等女學校之低年級生,即日起一律停課。
  • 3月14日,馬公街居民在澎湖廳的安排下,往鄉間各處疏散。
  • 4月23日,本島籍的公務職員支給八成加俸。
  • 5月31日,盟軍飛機來澎湖,沒有發動軍事行動,僅空撒宣傳單。
  • 8月15日,日本昭和天皇發表〈終戰詔書〉,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14],各處空襲軍事行動也隨之停止。[7]:128
  • 8月26日,從馬公街疏散各處的居民陸續返家,開始重建家園。[7]:128

衍生作品[编辑]

  • 素有「澎湖鴻儒」之稱的吳爾聰(1872年-1956年),在空襲之時躲避於文澳澎湖孔廟附近的防空壕,劫後餘生行經殘破的東甲北極殿[c],忍不住熱淚盈眶,乃作詩以示悲痛: [15]

相關條目[编辑]

注釋[编辑]

  1. ^ 即「馬公方面特別根據地隊」,又稱「測天島海軍基地」,位於今馬公市案山里。
  2. ^ 林水金是林聯登外祖父母林月、林洪惜收養來的契子,母親林綉美的乾弟;林聯登父親姓陳,但自幼從母姓,故與(養)舅舅林水金同姓。
  3. ^ 東甲北極殿在空襲過後,一躍變成戰後馬公香火最鼎盛的廟宇,當時甚至流傳「馬公街轟炸之際,乃是因「上帝公」顯靈,吸引砲彈轟炸「東甲宮」,才沒有波及到更多民宅和百姓性命遭殃」的說法。

參考資料[编辑]

  1. ^ 1.0 1.1 甘, 記豪. 《米機襲來:二戰台灣空襲寫真集》. 台北市: 前衛. 2015. ISBN 9789578017740 (中文(台灣)). 
  2. ^ 張, 維斌. 《空襲福爾摩沙:二戰盟軍飛機攻擊台灣紀實》. 台北市: 前衛. 2015. ISBN 9789578017573 (中文(台灣)). 
  3. ^ 3.0 3.1 3.2 3.3 廖, 英雁. 〈二戰「澎湖大空襲」紀實(上):轟炸2小時、投彈200噸的地獄〉. 鳴人堂. 2020-03-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16) (中文(台灣)). 
  4. ^ 4.0 4.1 4.2 4.3 廖, 英雁. 〈二戰「澎湖大空襲」紀實(下):人們是忘記了,還是從未理明白?〉. 鳴人堂. 2020-03-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16) (中文(台灣)). 
  5. ^ 5.0 5.1 5.2 5.3 5.4 廖, 英雁. 〈二戰下的「4月4日」(上):美B-25超低空突襲,澎湖馬公陷火海〉. 鳴人堂. 2020-04-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16) (中文(台灣)). 
  6. ^ 6.0 6.1 6.2 廖, 英雁. 〈二戰下的「4月4日」(下):空襲澎湖馬公,75年來的各種迷思〉. 鳴人堂. 2020-04-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16) (中文(台灣)). 
  7. ^ 7.0 7.1 7.2 7.3 7.4 7.5 陳, 英俊; 高, 啟進; 林, 文鎮; 郭, 金龍. 《2010 澎湖縣文化資產手冊》. 澎湖縣: 澎湖縣文化局. 2010. ISBN 9789860262797 (中文(台灣)). 
  8. ^ 史丹佛大學胡佛研究院「重探抗戰史」(Revisiting the 2nd Sino-Japanese War)跨國研究團隊. 〈偶然爆發的盧溝橋事變,為何會演變成中日全面大戰?〉,《重探抗戰史(一):從抗日大戰略的形成到武漢會戰(1931-1938)》. 台北市: 聯經. 2015. ISBN 9789570845839 (中文(台灣)). 
  9. ^ 9.0 9.1 9.2 9.3 9.4 顏, 其碩. 《陋巷雜草》. 澎湖縣: 顏其碩. 1969 (中文(台灣)). 
  10. ^ 10.0 10.1 10.2 10.3 廖, 英雁. 〈那些年,學者專家也突棰:二戰美軍空襲澎湖史的八個烏龍(上)〉. 鳴人堂. 2020-07-02 [2020-10-05] (中文(台灣)). 
  11. ^ 吳, 令丞. 〈澎湖飛行場〉. Penghu.Info|澎湖知識服務平台 (中文(台灣)). 
  12. ^ 12.0 12.1 12.2 廖, 英雁. 〈那些年,學者專家也突棰:二戰美軍空襲澎湖史的八個烏龍(下)〉. 鳴人堂. 2020-07-02 [2020-10-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16) (中文(台灣)). 
  13. ^ 許, 雪姬. 〈顏其碩〉. Penghu.Info|澎湖知識服務平台. 2005 (中文(台灣)). 
  14. ^ Bix, Herbert P. 《昭和天皇:裕仁與近代日本的形成》 "Hirohito and the Making of Modern Japan". 林添貴(翻譯). 新北市: 遠足文化. 2017: 551–568 [2000]. ISBN 9789869392167 (中文(台灣)). 
  15. ^ 高, 啟進. 《西瀛人物志》. 澎湖縣: 澎湖縣立文化中心. 1999. ISBN 9570242264 (中文(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