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平古堡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熱蘭遮城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台灣城殘蹟(安平古堡殘蹟)
原熱蘭遮城舊址
臺南市安平區安平古堡與臺灣城殘蹟.jpg
台灣城殘蹟
位置 中華民國臺南市安平區國勝路82號
坐标23°00′04″N 120°09′38″E / 23.001108°N 120.160536°E / 23.001108; 120.160536坐标23°00′04″N 120°09′38″E / 23.001108°N 120.160536°E / 23.001108; 120.160536
建成时间荷屬東印度1623年、1624年至1634年
类型登錄等級:國定古蹟
登錄類別:城郭
參觀費用門票︰全票50元,半票25元
臺南市民憑身分證0元
詳細登錄資料
開放8:30 至 17:30
熱蘭遮城城垣暨城內建築遺構
原熱蘭遮城舊址
位置 中華民國臺南市安平區
建成时间荷屬東印度 1623年、1624年至1634年
类型登錄等級:國定古蹟
登錄類別:城郭
詳細登錄資料
台灣語言寫法及拼音
漢字熱蘭遮城
注音ㄖㄜˋㄌㄢˊㄓㄜㄔㄥˊ
台羅Jia̍t-lân-jia-siânn
荷蘭語Zeelandia
日語假名ゼーランディアじょう

安平古堡,原稱熱蘭遮城(以台語譯荷蘭文:荷蘭語Fort Zeelandia臺灣話Jia̍t-lân-jia-siânn)、奧蘭治城(荷蘭語:Fort Oranje)、王城臺灣話Ông-siânn[1][2]安平城臺灣城,是一座位於臺灣臺南市安平區的一個城郭遺址。於1623年10月由荷蘭東印度公司建立,1624年3月拆毀,8月重建,是臺灣最早的要塞建築。自建城以來,曾是荷蘭人統治臺灣的中樞,也是鄭氏王朝統治者的住處。

目前安平古堡共有兩處遺跡被指定爲中華民國內政部所頒訂的兩個國定古蹟:公告於1983年12月28日的「台灣城殘蹟(安平古堡殘蹟)」及公告於2004年10月7日的「熱蘭遮城城垣暨城內建築遺構」,兩處遺跡實際上源自同一座建築,被視為台灣現存最古老的建築之一。全園區由臺南市政府文化局古蹟營運科負責營運,設有安平古堡史蹟紀念館及熱蘭遮城博物館,以及1975年由日治時期瞭望塔修建而成的瞭望臺[3]

此外,該城郭遺址於黃昏時與落日互相煇映之景「安平夕照」。在1953年曾獲臺灣省政府選為臺灣八景之一。[4]

沿革[编辑]

荷蘭東印度公司(VOC)艦隊。
荷蘭國家檔案館收藏,1635年約翰‧ 芬伯翁英语Johannes Vingboons繪製的熱蘭遮城簡圖。

十六世紀時,荷蘭為反抗西班牙帝國伊比利聯盟)統治下重斂苛稅與宗教迫害而進行八十年戰爭,新成立的聯合省共和國不僅已是歐洲商貿高度發達的地區,其造船技術和造船業亦十分蓬勃[5]:94-951593年初次派遣艦隊尋找通往亞洲的航路。鑒於商船造價高昂、成本昂貴,且航行風險高,最終荷蘭國家議會遂決意聯合各家公司船隊,在1602年3月20日正式成立「荷蘭東印度公司荷蘭語Vereenigde Oostindische Compagnie,VOC)」。[5][6]與西班牙、葡萄牙間在本土的交戰,延伸到海外的掠奪爭戰。16世紀時,葡萄牙已控制了澳門、西班牙控制了馬尼拉、稍後又控制了台灣北部的雞籠。17世紀初,荷蘭在爪哇萬丹建立據點後,亦急於在遠東尋找據點與明國及日本貿易。兩次進攻葡萄牙控制的澳門失利後,東印度艦隊指揮官韋麻郎聽從漳州海澄商人李錦與潘秀的建議,於1604年8月7日占領澎湖群島,然仍無法達成與明國開展貿易的目標,只能退出澎湖。1609年公司於日本平戶設立商館,1619年擊敗英國而在巴達維亞荷兰语Batavia (Nederlands-Indië)設立總督府,隨後與英國合作對抗西班牙、葡萄牙。1622年發現西班牙有佔領台灣的意圖,決定先發制人,派遣長官雷爾生出擊澳門失敗,改為前往澎湖,以取得打擊西班牙馬尼拉貿易航線的有利位置,於1622年7月二占澎湖,開始築建澎湖堡壘,擇址風櫃尾蛇頭山

1622年7月底,雷爾生聘請澎湖漁夫指路,親自前往台灣於各海岸尋找測量適宜的口岸,在大員海灣、打狗等地探查,然評議會決議選擇在澎湖興建堡壘。1623年3月27日特派商務官與2艘船艦前往大員視察商業實況,駐紮該地。雷爾生決定在其海灣入口南側無人沙洲上興建城砦,10月25日派遣利邦上尉(Élie Ripon)率領16名士兵及34名班達奴工前往台灣,27日在大員停泊,興建簡易城砦,與目加溜灣社族人首次接觸,贈與族人禮物,族人帶領荷蘭人進入森林並協助收集竹子做為建材,而麻豆社族人每天都前來質問其採竹的用途,當數周後得知為了興建房子後,麻豆族人不滿為何沒有收到和目加溜灣社一樣的禮物,聚集三、四百名武裝戰士攻擊荷蘭人。1624年1月,目加溜灣與麻豆社聯軍,在夜間火攻襲擊公司新建的第一代城砦。到了3月,澎湖堡壘遭到明軍圍攻,澎湖只餘3艘船210名船員、城上守軍125名,公司高層鑑於無力同時兼顧澎湖與大員兩地,於是下令拆毀大員城砦,將台灣的2艘船艦、124名兵力調返澎湖。[7]:41-47[8]:11-12[9]

1624年初,明國出動萬名大軍拒絕公司停留澎湖,在與明朝軍隊激戰了八個月以後,由公司指派的馬丁努斯·宋克博士,搭乘熱蘭遮號於8月1日抵達澎湖,接替雷爾生。明朝政府俞咨皋提出「荷蘭必須離開澎湖、當局同意荷蘭在大員和明朝政府交易」之條件與公司達成停戰協議。8月18日,公司召開內部評議會,同意撤離澎湖。8月22日,公司和俞咨皋簽署協議,承諾於20日內退到大員(台灣本島)。8月24日,公司再度召開內部討論,商議是否拆除澎湖風櫃尾城,研議後定案拆除,並於8月26日動工拆城,8月30日宋克先行前往大員。

9月16日,利邦等率眾扛著荷蘭國旗,在明軍士兵的注視下走出拆毀的風櫃尾城,搭上快艇「波墨仁號(荷蘭語Pormoren)」,全數離開澎湖,航向大員與先前已抵達大員的長官會合,轉移至臺灣島,中國則不干涉荷蘭對臺灣的佔領。在此之前,即將成為首任台灣長官的宋克[10]的帶領下,搭乘熱蘭遮號於8月底抵達不受明朝政府管轄的福爾摩沙大員(今臺南市安平區),在3月拆毀的城砦原址開始興建堡壘,即後來的熱蘭遮城,設立貿易據點,建立臺灣史上第一個近代早期(英語:early modern)式的統治政權(但並非第一個政權,因為在今日臺中市及其附近,當時已有臺灣原住民所建立的大肚王國斯卡羅酋邦,為一部落聯盟式的政權)。明帝國對於公司佔領臺灣並無異議,因為臺灣並非其領土。[11][12]

根據中央研究院院士杜正勝曹永和的研究:「臺灣不只明朝不管,甚至也不屬任何國家管轄,所以走私船早在當時就在基隆、安平與淡水會合明朝、日本與西班牙、葡萄牙與荷蘭的商船。...根據荷蘭史料,當時東印度公司指揮官萊爾森於1622年到福州談判,明朝官員為了勸誘他們撤出澎湖,建議他們到澎湖以東,一座不屬於明朝的島嶼,也就是臺灣,間接同意明朝船隻到大員(今安平)與之通商。...當時明朝官員向萊爾森說:『你不知道大員怎麼去,我們派船帶你去』。這段史料,顯見明朝福建官員知道臺灣,卻不把臺灣當作屬地。而同樣年代,明代的史料記載的是,官員軟硬兼施,並請海商李旦居中協調,宋克才在1624年拆除澎湖城堡的建材,搭乘熱蘭遮城號商船,來到大員上岸,宋克也成為荷蘭建立臺灣政權的首任長官,他也在大員上鯤鯓建立熱蘭遮城。」[13]

荷蘭統治時期[编辑]

1624年8月底,宋克初抵大員,由於首要任務是加強防禦,在大員海灣入口處南側的沙岸上、原來1624年3月拆毀的砦城舊城址建造臨時堡壘,再使用風櫃尾城拆除下來的材料在季風直接吹襲的東北角建造更行補強,命名為「奧蘭治城」(荷蘭語:Fort Oranje,為紀念領導與西班牙獨立戰爭奧蘭治親王)。1626年9月29日,阿姆斯特丹總公司十七人董事會下令改名為「熱蘭遮城」(荷蘭語:Fort Zeelandia,以荷蘭澤蘭省,或譯熱蘭省為名),1627年6月27日巴達維亞總督府轉發通知給大員當局,在公告市民周知改名時應依荷蘭習俗鳴砲並贈帽給市民。至1633年始完成首期上層主堡工程,於1634年竣工[14]。下層主堡和外堡則於1637-1639年間竣工,當時,這座城堡是荷蘭人統治臺灣全島和對外貿易的總樞紐。由於地處大海,因此當在發生圍困時,東印度公司能夠從從巴達維亞城荷兰语Batavia (Nederlands-Indië)獲得補給和增援。

1626年,日本人濱田彌兵衛帶領朱印船船隻到臺灣生絲,並向東印度公司借用戎克船泉州運回貨物遭拒,濱田彌兵衛相當不滿,又知悉新港社原住民不堪荷蘭的虐待,在1627年帶領該社16名原住民向長崎代官末次平藏控訴荷蘭人壓迫,準備鼓勵江戶幕府採取反荷作為。1628年春天,濱田彌兵衛率船來臺,同行者共470名,其中包含先前16名臺灣原住民荷蘭臺灣長官彼得·奴易茲(Pieter Nuyts),將武器火藥全數扣留,並軟禁濱田及禁錮十六名原住民。濱田闖入彼得·奴易茲住處,綁架彼得·奴易茲及其兒子,並以彼得·奴易茲之子為人質返回日本,並封閉荷蘭在平戶的商館。巴達維亞荷兰语Batavia (Nederlands-Indië)方面感到事態嚴重,在1629年將彼得·奴易茲撤職,且宣判兩年有期徒刑。1632年,荷蘭將他引渡至日本監禁,荷蘭人在日本的貿易才獲得恢復。

1639年,為了加強城堡的安全性,東印度公司在熱蘭遮城旁的制高點湯匙山建造了烏特勒支堡碉堡(Fort Utrecht)[15]。並在1653年於赤崁行省興建歐式城塞普羅民遮城(Provintia,意謂省城)。

自1650年前後,隨著中國情勢動盪,荷蘭東印度公司開始擔憂鄭成功來襲。

鄭氏時期[编辑]

1675年出版的揆一《被遺誤的台灣: 荷鄭台江決戰始末記》書中插圖,描繪台江內海海戰。

1661年3月底到1662年2月初,延平王鄭成功親率由泉漳兩府鄉親官兵組成的25,000大軍自同安縣金門航渡台灣海峽,由鹿耳門水道進入臺江內海發動攻臺之役,並在數個月拿下普羅民遮城、進軍大員市街,從鯤身半島、海面以及北線尾三方逼進攻熱蘭遮城。

1662年1月25日,鄭方從北、東、南三面砲轟烏特勒支碉堡和熱蘭遮城,同時派出16艘戰船來到熱蘭遮城附近的碼頭,以掩護攻城部隊順勢奪取烏特勒支碉堡。此役徹底瓦解了荷軍士氣,1月27日,大員評議會決議放棄一切抵抗,要求和談。雙方便開始協商和談內容。鄭成功表示在9個月的圍城期間已耗費巨額花費,要求荷方交出熱蘭遮城,裡面所有的財物作為賠款。最終於2月1日,雙方代表到大員街依照習俗,舉行誓約、簽字、蓋章等程序,完成《鄭荷之戰荷蘭降書》的締約。

最終在2月9日,2000名荷蘭人登上8艘荷蘭船艦,揆一在海灘上將熱蘭遮城的鎖匙交給鄭氏官員,鄭成功也進入熱蘭遮城接收堡壘以及裡面的財產,正式將荷蘭人逐出臺灣,建立了臺灣歷史上第一個漢人政權[16]這場戰爭結束了荷蘭東印度公司在台灣的經營,開啟了明鄭政權對大員的統治,離開的荷蘭人則在歷經1個多月抵達巴達維亞城。

鄭氏因為懷念閩南第二故鄉泉州晋江縣的「安平」,同時也將該城改為「安平鎮城」,做為延平王府邸使用。鄭氏王朝三代統治者均駐居此城,故又叫「王城」、「延平王城」,而安平六角頭中的「王城西社」也因而得名。傳說鄭成功將熱蘭遮城的北門封閉,在南側城牆上開闢南門,以春秋鄭國有䦖𨳺之門的典故,命名為䦖𨳺門[17]

清代時期[编辑]

1683年(康熙二十二年)當清軍入臺後,臺灣的政治重心移至府城內,使得安平鎮城的重要性日減,而牆垣也多傾圮失修,安平城逐漸荒廢。

1718年(康熙五十七年),鳳山縣知縣李丕煜在城內修建台灣水師協衙門,前為門,中為堂,後為署,旁列小屋數間,並設軍裝局,貯存火藥軍裝,未使用的部分則成為堆置雜物的處所,官民為修建房舍也常破壞城牆,掘取磚塊[18][19][20]。城北面臨海一帶,短牆坍塌,潮水齧城基,1733年(雍正十一年),協鎮陳倫炯砌之[17]

1748年(乾隆十三年),協鎮沈廷耀於外城南門內建造兩間塘房,撥兵防守[17]。1749年(乾隆十四年),城西北海岸沖崩計一百八丈,邑監生方策捐銀三百兩築沙堤,協鎮沈廷耀成之[17]。1868年,清英爆發樟腦戰爭又稱樟腦糾紛事件,英國軍艦來犯,船砲命中城內軍火庫引發爆炸,城牆隨之而毀,之後遂成廢墟。1874年,欽差大臣沈葆楨來臺處理「牡丹社事件」與日本人進行交涉,並將安平城外城的牆磚運至「二鯤鯓」建立「億載金城」。

1871年約翰·湯姆生拍攝熱蘭遮城影像,記錄到北門上刻「T'CASTEEL ZEELANDIA GEBOUWD. ANNO 1634」(熱蘭遮城,建於1634年)[19]

日治時期[编辑]

日治時期,1897年,日本人將內城的斷垣殘壁剷平,以紅磚圍繞成階梯平台,在平台上建造日式房舍作為安平海關長官宿舍[21]。1908年,原設於安平埠頭的安平燈塔改設於平台上[21]

1930年10月26日,因應紀念興建普羅民遮城興建300年,臺灣總督府舉行「臺灣文化三百年紀念會」活動,將熱蘭遮城平台周圍官舍民房全部拆除,並將海關宿舍改建為西式洋房以作為展覽及招待來賓的場所,並立「贈從五位濱田彌兵衛武勇之趾」石碑,後因軍事海防需要又增建瞭望塔建築[21]。1935年11月26日,臺灣總督府依照〈史蹟名勝天然紀念物保存法〉,將熱蘭遮城址(ゼーランデヤ城址)指定為國家級史蹟[22][17],日本學者村上直次郎和日籍建築師栗山俊一在此時期也曾進行對於原熱蘭遮城遺跡及相關史料之相關研究。[23]


戰後至今[编辑]

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國民政府將該城改名為「安平古堡」,並在1975至1977年由臺南市政府推動「臺南市名勝古蹟整修三年計畫」進行整體環境整修計畫。1983年12月28日,中華民國內政部公告第一批15座一級古蹟名單,台灣城殘蹟名列其中。1997年5月,《文化資產保存法》修法後,不再區分為一至三級古蹟,而採用國定、直轄市定、縣市定三級。台灣城殘蹟改為國定古蹟

自1993年及2003、2006年起,臺南市政府曾委託建築師、教授等學術及考古團隊進行對於熱蘭遮城遺跡群的調查。2001年9月,臺南市政府推動「安平港國家歷史風景區」計畫,以非破壞性的透地雷達探測,獲知多處內城牆基遺址,並自2003、2006年起委託建築師、教授等學術及考古團隊進行對於熱蘭遮城遺跡群的調查。2004年,臺南市政府將外城遺蹟以「熱蘭遮城城垣暨城內建築遺構」之名列為「市定古蹟」。

近年,臺南市政府以「台南400年-文化資產場域再現計畫」向文化部文化資產局申請再造歷史現場專案計畫[24],其中「熱蘭遮城與大員市鎮考古發掘調查研究計畫」則透過史料、套圖測繪安平鎮區域,並在實行後陸續在安平區石門國小、劍獅埕及安平古堡園區周邊發掘出熱蘭遮城西牆遺跡以及城外水道遺跡。[25][26][27]

歷史圖像[编辑]

形制[编辑]

1714年由法國耶穌會傳教士馮秉正英语Joseph-Anne-Marie_de_Moyriac_de_Mailla康熙帝委託之命所測繪〈熱蘭遮城平面圖〉[29],原收錄於1720年刊行之《耶穌會士書簡集》。
國立成功大學建築學系所重建約1640年代熱蘭遮城建築模型。

熱蘭遮城的結構占地2.5公頃,其建築群包括「內城」和「外城」系統。其佈局則發展自16世紀末的舊荷蘭防禦系統荷兰语Oud-Nederlands vestingstelsel結構配置,內城為方形三層建築。最底層作為儲存彈藥、糧食等物資使用。第二層則為一堵城牆環繞周圍,每一面城牆中央設有一個半圓形突出的半月堡以加強城堡的防禦。三樓之上則是東印度公司在臺的行政中心,旗下設施則包括辦公室、駐軍營房和教堂等,內城外圍設有城牆,四個角各有一個突出棱堡,四個棱堡各命名為菲力辛根棱堡(Vlissingen,東北角)、安納麥頓棱堡(Amsterdam,西北角)、密特棱堡(Middelburch,西南角)及甘博菲爾棱堡(Camperveer,東南角),個別配置三門大砲,另外在密特棱堡處設置一個觀測所。[30]

此外內城兩角之中間有北、東、西三門,提供人員進出城堡使用。[31] 外城則為長方形碉堡,與內城西北處相連,外城設有有兩個棱堡及一個半月堡,其西北角棱堡名為荷蘭地亞棱堡(Hollandia)、西南角稱為黑德爾蘭棱堡(Gelderland),並裝備數門大砲。外堡內設有提供人員居住的住宅、醫院和房屋等;廣場則作為交易場所使用。1661年,為強化堡壘東側之防禦,又在東北角興建一座小棱堡。

長官公署[编辑]

荷蘭長官公署位於內城,依照荷蘭第四任臺灣長官漢斯·普特曼斯所留下的書信[32],該建築約在1635-1936年之間興建,其建築設計者普特曼斯的岳父暨軍事設計師大衛·德·索勒姆(David de Solemne)。

長官公署主體為地下一層、地上二層的建築,入口上方掛有荷蘭東印度公司徽章,地下室作為內貯存窖內是貯存貨物的空間,一層作為當時臺灣長官、高級職員與其家屬會客、辦公、住宿空間,二樓則作為儲藏布料與其他貴重貨物的倉庫。其屋頂結構最初因應考慮城堡的射擊視野而設計成平面狀,後更改成斜屋頂狀,並設有四門大砲作為防禦使用。該建築物也設有能夠連結內外城的室內通道。[33][34]

構築工法[编辑]

熱蘭遮城的建材結構是荷蘭東印度公司所鋪設,從爪哇巴達維亞進口的紅磚原牆,該結構是以糯米糖漿、砂、蚵殼灰等材料製成的三合土混合砌磚而成。也就是一般所稱的糯米牆。其荷蘭磚英语Dutch_brick在製作時則經過十天在中燒製,其質地堅實緻密,呈現鮮豔的紅色,其構築上即十分堅固,同時因先民曾稱荷蘭人為「紅毛人」,因該磚而又稱為「紅毛土」,該技法同樣也引用在普羅民遮城的建造中。

在砌磚上,熱蘭遮城使用荷蘭式砌磚工法,是為了避免磚砌體兩層出現通縫的砌法之一,主以一層順砌、一層低砌,相鄰處的紅磚則以交錯、以隔層相對應砌成。

此外,因應臺江內海地域因素,荷蘭人在興建城堡時使用名為「壁鎖英语Drywall_anchor」(臺灣民間俗稱:鐵鉸刀、鐵剪刀)的金屬構件,安置在山牆上,該構建能夠將外牆壁體及屋內木梁達到緊密的結合,以防止結構傾斜坍塌,確保建築體的穩固性。[35]

現存設施[编辑]

現今的安平古堡主體,是由熱蘭遮城主體殘蹟[36]、史蹟紀念館(原安平稅關官舍)、瞭望臺、安平稅務司公館及其他歷史遺跡所構成。

1979年7月,台南市獅子會曾因紀念鄭成功開台之功績,於南側城壁殘蹟附近闢建「安平古壁史蹟公園(現稱安平古堡史蹟公園)」,該園區設有鄭成功開拓史、古代中國神話浮雕。此公園由蘇南成支持,楊英風規劃園區設計,臺灣臺南市文獻委員會創會委員黃典權撰記公園述史,吳照明隸筆書丹,以及姊妹會日本尼崎東暨鹿兒島薩摩獅子會贊助。[37]

熱蘭遮城主體殘蹟[编辑]

目前熱蘭遮城大部分城牆皆已拆除,所保存的遺構群則包括:外城南側城壁殘蹟、內城北側半圓形稜堡殘蹟、外城北段城壁殘蹟、外城西南稜堡壁(黑德爾蘭堡遺跡)與極少附屬遺構。 外城南側城壁殘蹟位於安平古堡園區內部,是目前熱蘭遮城保存最為完好的遺構,該城牆總長約65.8公尺,目前遺跡上仍保存三處「壁鎖」結構,以及鄭成功在占領臺灣後於南牆新造的「䦖門」。[38]內城北側則保存一處半圓形稜堡殘蹟,該殘跡保留被稱為「古井」的圓型建築結構,近年經學者研究後則被推測可能為內外城之間的通道。[39]

外城北段城壁殘蹟位於安北路153巷25號民宅,約高2公尺,長38.7公尺,該城牆原面臨大員港道,主要作為控制貿易船隻進出路線使用。該城壁保存了西北城門,最初是作為當時人貨通行要道使用,現已經被水泥封閉。[40]西南稜堡壁(黑德爾蘭堡遺跡)則位於安平西㡣殿後方,約高5.4公尺,長15.15公尺側立面結構。

2003年至2005年間,臺南市政府進行「第一級古蹟台灣城殘蹟(原熱蘭遮城)城址初步研究計畫」時於安平古堡園區進行七個深坑挖掘,並其中發現大量的考古遺跡,包括位於內城西北角的第二號深坑(磚牆堆疊結構、日治時期排水溝遺跡),外城南牆處的第三號深坑(城牆地下基礎結構、擴座基腳結構)及內城西北角的第五號深坑(L行鈍角磚牆結構),並挖掘到十七世紀時期荷蘭、中國、日本、東南亞地區及歐洲地區陶瓷等古物。[41]

2021年,在臺南市文化資產管理處考古中心的挖掘下,首度發現熱蘭遮城外城的西城壁遺構及排水系統。[42]此外因民間整地因素,疑似外城東北角稜堡的殘跡也同被發現。[43]

古井[编辑]

荷蘭人曾在熱蘭遮城內開鑿數口水井以作為人員軍需的水源。根據文獻記載,熱蘭遮城曾設有北井、南井與西井,其北側也有兩口已填平或加鐵片覆蓋的水井。目前僅有西井保留,該井目前位於熱蘭遮城博物館入口右側,其井底因泥土填塞而乾涸。[44]

史蹟紀念館[编辑]

目前立於古堡殘跡平臺上的洋樓建築,是由1930年為舉行「臺灣文化三百年紀念會」所興建的史蹟紀念館,該建築物原址為1896年建造的原安平稅關官舍[45],後在1929年在總督府技師栗山俊一建議下,將官舍改建成以俱樂部形式的休憩所設施,作為陳列安平史料文物及展覽場所接待外賓之用

戰後初期,史蹟紀念館曾作為安平區長宿舍使用,[46]1975年,史蹟紀念館在經重新整修後闢為展示空間,分別介紹安平地區臺灣荷蘭統治時期至今歷史和風貌。內容則安平廟宇古蹟分布圖、荷人的對外貿易、鄭氏史蹟、鄭荷條約、沈葆楨在臺事略等圖文資料;同時還展有熱蘭遮城、德記洋行東興洋行海山館單伸手民宅等的模型。目前史蹟紀念館則作為展覽廳及販賣部對外開放參觀,另外館舍對面則在二戰後塑立鄭成功雕像一座。

史蹟紀念館旁設有一個以紅磚數階構成的瞭望臺,該瞭望台旁空間曾在1908年4月1日設立煉瓦石造構成的安平燈塔,在二戰後因海岸線變遷原因,該燈塔功能漸失,後於1960年停止運轉,直到1965年才將燈塔遷移至安平觀夕平台旁鐵塔使用。[47]

此外,殘跡平臺過去設有木構造瞭望塔,可見臺灣海峽及出海口鹽水溪,後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興建磚造瞭望塔,直到1975至1977年間,臺南市政府推動「臺南市名勝古蹟整修三年計畫」將磚造瞭望塔上加上紅色尖型屋頂,並將牆面漆成白色後,即今日所見樣貌,目前也作為遊客遙望安平周圍景觀的設施開放參觀。[3]

古物[编辑]

贈從五位濱田彌兵衛武勇之趾石碑[编辑]

日治時期設立的「贈從五位濱田彌兵衛武勇之趾」紀念石碑。
現今的「安平古堡」石碑。

臺灣日治時期末期,因應為紀念1628年所發生荷蘭東印度公司日本貿易衝突的濱田彌兵衛事件的事蹟,日人於1941年3月23日於臺南海關宿舍前設立一石碑「贈從五位濱田彌兵衛武勇之趾」。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1946年6月9日,時任安平區副區長林勇接到市政府要撤除碑文內容的指示,因此該石碑原題字因而遭到撤去[48],改以第二任臺南市市長卓高煊所題款之「安平古堡」四字保留至今。

軍裝局石碑[编辑]

軍裝局石碑

清領時期原協署設於熱蘭遮城的軍裝局,曾作為護衛臺灣府安平海口作為儲備軍火、兵器使用的場所,後在1868年10月由英軍燒毀,1873年,水師協鎮楊鐸南在整建軍裝局時立一軍裝局碑,上鐫「臺協水師三營軍裝局,協鎮楊鐸南立」。[49]

後在1930年,因應日人舉辦「臺灣文化三百年紀念會」活動,該石碑被移至史蹟紀念館旁展示至今。

此外,安平古堡園區尚保存數尊清領時期所使用大砲古物,包括一尊一千五百觔前膛鑄鐵砲,其中大砲上刻「嘉慶十九年仲冬奉敕鑄造臺灣水師協標右营大砲一位重一千五百觔」的字樣,[50]此外另有兩尊五百觔前膛鑄鐵砲、[51]兩尊前膛鑄鐵砲[52]及一尊英製短砲[53]均是在1930年「臺灣文化三百年紀念會」活動期間移至園區展示,其中大砲上刻「嘉慶十九年仲冬奉敕鑄造臺灣水師協標右营大砲一位重一千五百觔」的字樣。

熱蘭遮城博物館[编辑]

安平稅務司公館

安平古堡園區入口正前方有設有一安平稅務司公館,該建築物建於1882年,為外人在臺南所建的三座洋公館之一[54]

1897年之後,該建物改為「稅關俱樂部」使用,後在1930年因應「臺灣文化三百年紀念會」活動,期間該建築作為史料展覽會場,收集臺灣史料展示而開放遊客參觀,並在1932年該建築設置「臺灣史料館[55],當1935年日本政府慶祝「始政四十周年記念臺灣博覽會」,臺南州配合成立「臺南歷史館」共計三處會場,第一會場於臺南州商品陳列館(今臺南高分院址),第二會場於臺灣史料館,第三會場於今大南門址。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該建築則改為安平區公所,後改為臺南市立永漢民藝館,陳列作家邱永漢搜藏之臺灣民藝品。隨著2003年推動「安平港國家歷史風景區」計畫時,該館舍決定遷移與熱蘭遮城無關的民藝展品,並修復間本身以「熱蘭遮城博物館」之名於2009年5月開幕,館內共分四大主題區域以展示安平變遷、熱蘭遮城的歷史、相關古物等常設展覽。

交通運輸[编辑]

編號 路線 營運單位 備註
2 崑山科大-安平白鷺灣社區 府城客運
  • 部分班次繞駛復華里。
  • 部分班次延駛至三鯤鯓。
  • 平日部分班次延駛至四草
19 安平原住民文化會館-大灣高中
77-1 安平漁人碼頭-安平漁人碼頭
  • 安平環線假日公車。
  • 經安平古堡、安平樹屋。
99 臺南轉運站七股鹽山
  • 例假日行駛。
99區間車 臺南轉運站-觀夕平台
  • 例假日行駛。

参见[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引用[编辑]

  1. ^ 台語文/中文辭典 Taiwanese - Chinese Dictionary. [2016-02-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5-16). 
  2. ^ 《臺灣通史》,卷16,城池志:「永曆十五年,延平郡王克台灣,就荷蘭城以居,改建內府,台人謂之王城。」
  3. ^ 3.0 3.1 安平古堡-臺南市政府文化局古蹟營運科. 安平古堡-臺南市政府文化局古蹟營運科. 安平古堡-臺南市政府文化局古蹟營運科. 2017-11-01 [2021-07-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7-11). 
  4. ^ 《重修臺灣省通志》,卷二土地志勝蹟篇,第9頁
  5. ^ 5.0 5.1 湯, 錦台. 《大航海時代的台灣》. "Taiwan in the age of exploration" (台北市: 如果). 2011. ISBN 9789866702792 (中文(臺灣)). 
  6. ^ 瞿, 海良; 洪, 麗雯; 戴, 振豐; 李, 君琳. 《圖解台灣文化【更新版】》. 台北市: 易博士. 2019. ISBN 9789864800810 (中文(臺灣)). 
  7. ^ Chiu, H.H. The colonial 'civilizing process' in Dutch Formosa 1624-1662 (博士论文). 指導教授 Prof. dr. J.L. Blussé van Oud-Alblas; 共同指導 Prof. dr. Tung Yuan-chao. 荷蘭萊頓大學 (Universiteit Leiden, the Netherlands). 2010-05-10 (英语). 
  8. ^ Cheng, Wei-chung. Emergence of Deerskin Exports from Taiwan under VOC (1624-1642) (PDF). 台灣史研究 (中央研究院台灣史研究所). 2017-09, 24 (3): 1–48 (英语). 
  9. ^ Gerrit van der Wees. Book review: A Swiss soldier on Dutch Formosa: Elie Ripon kept a diary of his adventures in the East, including China, the Dutch East Indes and Taiwan. Taipei Times. 2018-10-04 (英语). 
  10. ^ 王, 興安. 〈荷蘭東印度聯合公司〉. 臺灣大百科全書. 2009-09-24 (中文(臺灣)). 
  11. ^ 荷蘭東印度公司的建立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歷史文化學習網
  12. ^ 李筱峰, 台灣自古不屬中國/教科書看不到的歷史《系列四》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自由時報,2009-12-29
  13. ^ 福爾摩沙特展專輯 明朝中國 帶荷蘭人登陸台灣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中時電子報, 20030113
  14. ^ 中華民國文化部. 《台灣城懷古續集》〈熱蘭遮城建置年代與名稱演變考〉-文化部國家文化記憶庫. memory.culture.tw. [2022-09-14] (中文(臺灣)). 
  15. ^ 臺南市文化資產管理處. 臺南市文化資產管理處-30-永恆的歸宿-從烏特勒支堡到安平公墓. 臺南市文化資產管理處. 2021-07-17 [2021-07-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8-19). 
  16. ^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斯土斯民-臺灣的故事:鄭成功與荷蘭人的締和條約. 斯土斯民展品列表 - 斯土斯民-臺灣的故事.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2020-07-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24). 
  17. ^ 17.0 17.1 17.2 17.3 17.4 史蹟調査報告. 第2輯 - 国立国会図書館デジタルコレクション. dl.ndl.go.jp. [2020-06-15] (日语). 
  18. ^ 魯鼎梅; 王必昌; 林起述; 謝家樹; 陳輝; 方達聖; 盧九圍; 郭朝宗; 蔡春開; 金鳴鳳; 龔帝臣; 方達義. 重修臺灣縣志. 1751. 
  19. ^ 19.0 19.1 村上直次郎. 由石萬壽翻译. ゼーランヂヤ築城史話 [熱蘭遮城築城始末]. 臺灣文獻 (國史館台灣文獻館). 1975-09, 26 (3) [國家圖書館·台灣記憶·日文原載《台灣文化史說》 33-92頁 初版1930-10-26; 合本改版1935-10-10] [2021-07-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8-19). 
  20. ^ 軍裝局門額. 臺灣記憶. 國家圖書館. [2021-07-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8-19). 
  21. ^ 21.0 21.1 21.2 劉品亨. 從文化景觀探討安平的地方性 (PDF).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 2005 [2021-07-06].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1-07-09). 
  22. ^ 吳永華. 《台灣歷史紀念物--日治時期台灣史蹟名勝與天然紀念物的故事》. 臺中市: 晨星出版社. 2000-05-30. ISBN 957-583-860-2. 
  23. ^ 安平城址と赤嵌樓に就て. catalog.digitalarchives.tw. [2022-09-18]. 
  24. ^ 聯合新聞網. 發掘台南400年起源 熱蘭遮城考古計畫再邁進. 聯合新聞網. 20211011T112059Z [2022-09-18] (zh-Hant-TW). 
  25. ^ 自由時報電子報. 研究熱蘭遮城身世之謎 台南考古發掘計畫獲補助 - 生活. 自由時報電子報. 2021-10-11 [2022-09-14] (zh-Hant-TW). 
  26. ^ 成大考古所-熱蘭遮城-研究發展處-成功大學. 成功大學UR大學部研究. ur.ncku.edu.tw. [2022-09-14] (中文(臺灣)). 
  27. ^ https://www.facebook.com/ETtoday. 府城掘地三尺有古蹟 成大「熱蘭遮城400年」計畫重現精彩歷史與價值 | ETtoday生活新聞 | ETtoday新聞雲. www.ettoday.net. [2022-09-14] (中文(繁體)). 
  28. ^ 28.0 28.1 28.2 黃, 恩宇. 17世紀台灣熱蘭遮市鎮之研究-城市空間、城堡建築、街屋建築、公共建築與設施. 科技部補助專題研究計畫報告. 2021-01-26 [2021-07-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7-09). 
  29. ^ 中華民國文化部. 馮秉正〈熱蘭遮城平面圖〉-文化部國家文化記憶庫. memory.culture.tw. [2022-09-18] (中文(臺灣)). 
  30. ^ 自由時報電子報. 17世紀熱蘭遮城堡壘與市鎮樣貌 成大師生耗費5年展成果 - 生活. 自由時報電子報. 2021-12-07 [2022-09-18] (zh-Hant-TW). 
  31. ^ 【民報】【專文】重建熱蘭遮城--打造台灣歷史文化首都. www.peoplemedia.tw. 2015-03-02 [2022-09-14] (中文(臺灣)). 
  32. ^ 江樹生. 《荷蘭聯合東印度公司臺灣長官致巴達維亞總督書信集》. 國史館臺灣文獻館: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2010. 
  33. ^ 斯土斯民-臺灣的故事(臺史博線上博物館). 荷蘭臺灣長官公署. the.nmth.gov.tw. [2022-09-18] (中文(臺灣)). 
  34. ^ 江樹生. 《帝國相接之界:西班牙時期臺灣相關文獻及圖像論文集》〈VOC在臺灣的長官公署〉.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南天書局. 2006. 
  35. ^ 從城牆釘子到鐵剪刀 壁鎖標記台灣400年滄海桑田 | 文化 | 中央社 CNA. www.cna.com.tw. [2022-09-18] (zh-Hant-TW). 
  36. ^ 中時新聞網. 熱蘭遮城考古發掘 首見排水系統出土 - 生活. 中時新聞網. [2022-09-14] (zh-Hant-TW). 
  37. ^ 中華民國文化部. 台南安平古堡史蹟公園-文化部國家文化記憶庫. memory.culture.tw. [2022-09-18] (中文(臺灣)). 
  38. ^ 中華民國文化部. 《台灣城懷古續集》〈䦖𨳺門考〉-文化部國家文化記憶庫. memory.culture.tw. [2022-09-18] (中文(臺灣)). 
  39. ^ 好房網News. 熱蘭遮城「古井」恐非井 真相一一挖出. 好房網News. 2020-05-18 [2022-09-18] (zh-Hant-TW). 
  40. ^ 人間福報. 年熱蘭遮城外牆重現370 | 藝文萬花筒. 人間福報. [2022-09-18] (zh-Hant-TW). 
  41. ^ 謝明良. 〈熱蘭遮城遺址出土的十七世紀歐洲、日本和東南亞陶瓷〉. 台北市: 國立臺灣大學藝術史研究所. 
  42. ^ 聯合新聞網. 熱蘭遮城 挖出西牆、排水系統. 聯合新聞網. 20211012T025012Z [2022-09-18] (zh-Hant-TW). 
  43. ^ 聯合報. 台灣第一城/王城計畫消失…熱蘭遮城埋藏民宅下 學者嘆考古零零落落 | 聯合報. 聯合報數位版. [2022-09-18] (zh-Hant-TW). 
  44. ^ 臺南研究資料庫|臺灣城西井. 臺南研究資料庫. [2022-09-18] (中文(繁體)). 
  45. ^ 中華民國文化部. 臺灣安平稅關官舍與燈臺-文化部國家文化記憶庫. memory.culture.tw. [2022-09-18] (中文(臺灣)). 
  46. ^ 中華民國文化部. 林錫田談林勇於二二八事件發生期間在安平古堡的見聞-文化部國家文化記憶庫. memory.culture.tw. [2022-09-18] (中文(臺灣)). 
  47. ^ 臺南研究資料庫. 臺南研究資料庫. [2022-09-18] (中文(繁體)). 
  48. ^ 中華民國文化部. 1946年6月9日林勇接獲撤除「贈從五位濱田彌兵衛武勇之趾」命令-文化部國家文化記憶庫. memory.culture.tw. [2022-09-18] (中文(臺灣)). 
  49. ^ 中華民國文化部. 軍裝局碑拓本-文化部國家文化記憶庫. memory.culture.tw. [2022-09-18] (中文(臺灣)). 
  50. ^ 中華民國文化部. 一千五百觔前膛鑄鐵砲(編號2)-文化部國家文化記憶庫. memory.culture.tw. [2022-09-18] (中文(臺灣)). 
  51. ^ 中華民國文化部. 五百觔前膛鑄鐵砲(編號7)-文化部國家文化記憶庫. memory.culture.tw. [2022-09-18] (中文(臺灣)). 
  52. ^ 中華民國文化部. 前膛鑄鐵砲(編號5)-文化部國家文化記憶庫. memory.culture.tw. [2022-09-18] (中文(臺灣)). 
  53. ^ 中華民國文化部. 英製短砲(Carronade)(編號4)-文化部國家文化記憶庫. memory.culture.tw. [2022-09-18] (中文(臺灣)). 
  54. ^ 陳金順. 安平古堡. 臺灣大百科全書. 文化部. 2009-12-29 [2021-06-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24). 
  55. ^ 財團法人成大研究發展基金會. 《熱蘭遮城博物館(永漢民藝館)調查修復規劃案 建築本體調查與修復計畫 期末報告》. 2005年7月: 8-27. 
  56. ^ 大台南公車 路線查詢. [2018-02-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7-28). 

来源[编辑]

  • Leeti,2000,台南‧安平古堡[online]。高雄縣鳳山市:高雄縣教育網站。6月4日[引用於2004年10月25日]。全球資訊網網址:[1]
  • 楊碧川,1997,台灣歷史詞典。台北:前衛。
  • 遠流博視網,nd, a,安平古堡[online]。台北市:遠流博視網。[引用於2004年10月25日]。全球資訊網網址:[2]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
  • 遠流博視網,nd, b,現在的安平古堡[online]。台北市:遠流博視網。[引用於2004年10月25日]。全球資訊網網址:[3]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
  • 張德水,1992,激動!台灣的歷史:台灣人的自國認識。台北:前衛。
  • 臺灣古蹟全集,民國69年,台北:戶外生活雜誌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