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巴黎協議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巴黎協議
根據巴黎協議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
{{{image_alt}}}
  締約國
  簽署國
草案日 2015年11月30日-12月12日
簽署日 2016年4月22日
地點  美國紐約
蓋章日 2015年12月12日
生效日 2016年11月4日[1]
條件 Ratification/Accession by 55 UNFCCC Parties,且其溫室氣體排放量合計不少於全球總量的55%
簽署者 195[2]
締約國 144[2][3]
保存於 聯合國秘書長
語言 法文俄文西班牙文
收錄於維基文庫的條約原文:
巴黎協議

巴黎協議(法語:Accord de Paris英語:Paris Agreement)是由聯合國195個成員國(包括觀察員巴勒斯坦國聖座)於2015年12月12日在2015年聯合國氣候峰會中通過的氣候協議;取代京都議定書,冀望能共同遏阻全球暖化趨勢。[4]協議第二條指將通過以下內容「加強《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5]

  1. 把全球平均氣溫升幅控制在工業革命前水平以上低於2℃之內,並努力將氣溫升幅限制在工業化前水平以上1.5℃之內,同時認識到這將大大減少氣候變遷的風險和影響。
  2. 提高適應氣候變化不利影響的能力並以不威脅糧食生產的方式增強氣候抗禦力和溫室氣體低排放發展。
  3. 使資金流動符合溫室氣體低排放和氣候適應型發展的路徑。

巴黎協定確定了明確目標,並針對可再生能源進行投資,同時將世界多數開發中的國家和地區納入,但這項協定對他們並無設定強制約束力,依照目前的框架下由各國自主推動,對於不遵守的情況只能透過每5年檢視減排成績,透過再談判的方式施壓,是否能夠達到目標充滿未知數[6]

2017年6月1日,美國總統唐納·川普宣布美國將會退出巴黎協議,不過最快需要三年的時間才能退出,辦理退出手續也需要花費一年時間。美國政府宣布退出巴黎協議,受到國際社會廣泛批評;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則強調中國政府會堅定履行協議的相關承諾,致力保護氣候。[7]

簡介[編輯]

美國簽署時的畫面
美國總統川普宣布退出的演講

2016年4月22日世界地球日,171國在聯合國總部簽署巴黎氣候協議,創下單日最多國家簽署協議的紀錄。[8]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張高麗作為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特使出席簽署儀式,並代表中國簽署《巴黎協議》。

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正式發表講話前,邀請一位來自坦尚尼亞的青年代表發言。這一程序的改變體現了氣候變化對人類未來將產生深遠影響的意義,並強調年輕一代在未來所肩負的責任。

2016年9月3日,中國領導人習近平美國總統巴拉克·歐巴馬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浙江杭州共同出席氣候變化《巴黎協議》批准文書交存儀式,北京時間下午5時30分許,習近平和歐巴馬先後向潘基文交存中國和美國氣候變化《巴黎協議》批准文書。[3]2017年6月1日,美國總統川普正式宣布美國退出《巴黎協定》。

《巴黎協議》共29條,當中包括目標、減緩、適應、損失損害、資金、技術、能力建設、透明度、全球盤點等內容。

從環境保護與治理上來看,《巴黎協議》的最大貢獻在於明確了全球共同追求的「硬指標」。協定指出,各方將加強對氣候變化威脅的全球應對,把全球平均氣溫較工業化前水平升高控制在2攝氏度之內,並為把升溫控制在1.5攝氏度之內努力。只有全球儘快實現溫室氣體排放達到峰值,本世紀下半葉實現溫室氣體淨零排放,才能降低氣候變化給地球帶來的生態風險以及給人類帶來的生存危機。

從人類發展的角度看,《巴黎協議》將世界所有國家都納入了呵護地球生態確保人類發展的命運共同體當中。協定涉及的各項內容擯棄了「零和博弈」的狹隘思維,體現出與會各方多一點共享、多一點擔當,實現互惠共贏的強烈願望。《巴黎協議》在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下,在《京都議定書》、「峇里島路線圖」等一系列成果基礎上,按照共同但有區別的責任原則、公平原則和各自能力原則,進一步加強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的全面、有效和持續實施。

從經濟視角審視,《巴黎協議》同樣具有實際意義:首先,推動各方以「自主貢獻」的方式參與全球應對氣候變化行動,積極向綠色可持續的增長方式轉型,避免過去幾十年嚴重依賴石化產品的增長模式繼續對自然生態系統構成威脅;其次,促進已開發國家繼續帶頭減排並加強對開發中國家提供財力支持,在技術周期的不同階段強化技術發展和技術轉讓的合作行為,幫助後者減緩和適應氣候變化;再次,通過市場和非市場雙重手段,進行國際間合作,通過適宜的減緩、順應、融資、技術轉讓和能力建設等方式,推動所有締約方共同履行減排貢獻。此外,根據《巴黎協議》的內在邏輯,在資本市場上,全球投資偏好未來將進一步向綠色能源、低碳經濟、環境治理等領域傾斜。[9]

文內注釋[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