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征服俄罗斯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蒙古征服俄罗斯蒙古帝国西征时期征服俄罗斯诸公国的战争。摧毁了梁赞科洛姆纳莫斯科弗拉基米尔基辅等无数城市。


征服战争[编辑]

成吉思汗时期[编辑]

1220年征服花剌子模后。1220年铁木真派遣手下两员大将哲別速不台统帅25000人的蒙古军从撒马尔罕州出发,继续向西进军,攻占了诸如:克里米亚苏达克城、奥可斯、木鹿、苏萨、纳西切万、比特利斯、阿尔吉斯、蔑剌合、迪亚巴克尔、埃尔比勒地区、刚加、尼西比斯地区、阿尼、卡尔斯城、锡瓦斯、额尔哲鲁木城、埃尔津詹、托卡特、开塞利城、起剌特、阿米德、保加尔人的卡马突厥国、蔑怯思城赞瞻、剌夷〔今德黑兰之南)、蔑剌合、图斯、可疾云、西模娘〔今伊朗德黑兰省塞姆南)、沙马哈、屠杀,投降归顺的除外,和进攻当时高加索的亚美尼亚王国、格鲁吉亚王国、阿塞拜疆王国、罗姆苏丹国(1221—1222年)、之后哲别和速不台统帅的25000人的蒙军折转北向逾越太和岭(今天叫做高加索山)的打耳班关隘,进攻当时的钦察人和保加尔人的卡马突厥国、并在迦勒斯河战役打败基辅大公统帅的军队,之后继续向西进攻,沿着今乌克兰(当时这里还不完全属于基辅罗斯的疆土)一路杀掠到克里米亚半岛,之后在此杀掠之后继续向西折转进军到今乌克兰西部的德涅斯特河,但是由于无法渡河,于是折转东返,东北向进军围攻基辅罗斯的政治中心基辅,但未能攻陷,之后继续东北向进军,并相继渡过德涅斯特河和顿河,于1223年9月征伐当时的伏尔加河中上游河谷的伏尔加保加利亚王国,在此杀掠之后,相继渡过伏尔加河和乌拉尔河,于后于1223年向东返与当时于1222年从印度河河谷率领蒙古军主力撤军北返,并北向经过当时的旁遮普、阿拉霍西亚、德兰吉亚那、逾越兴都库什山脉、巴克特里亚之后渡过阿姆河并且穿越锡尔河和阿姆河之间的中亚河中地区(马尔基安娜、索格狄亚那)于来到锡尔河河谷,于1223年在此汇合,并再次召开了一次觐见大典,当时有很多西方国家都派遣使者来于蒙古帝国交好,包括神圣罗马帝国的罗马教皇的使者,之后于1224年的夏天来到额敏河和裕勒都斯河河谷,1225年的夏天回到蒙古帝国本土斡难河河源一带和哈拉和林一带(参见蒙古征服花剌子模)。

窝阔台时期[编辑]

成吉思汗死后其子窝阔台继任蒙古大汗。1236年蒙古大军开始进攻钦察和基辅罗斯;灭保加尔人的卡马突厥国并摧毁其都城;攻占:蔑怯思城、里亚赞、科罗姆纳、莫斯科(1238年2月)、苏兹达尔、弗拉基米尔城、雅罗斯拉夫城、特维尔城、切尔尼戈夫、乞瓦基辅(1240年12月6日)、加利奇国、赫梅尔尼克、桑多梅日城、克拉科夫城、摩拉维亚、奥拉迪亚、琼纳德、佩斯城、斯普利特、科托尔等二十几个城市。

战争结局[编辑]

1240年12月6日成吉思汗的孙子拔都攻占基辅。1242年拔都在萨莱(今伏尔加河下游阿斯特拉罕附近)定都,正式建立金帐汗国。拔都的弟弟昔班(朮赤的第五个儿子)西征立了大功,拔都分给了他一片领地,昔班便在乌拉尔山以东的鄂毕河与额尔齐斯河之间,建立了他自己的营帐;版图最远至哈萨克的阿克托贝,称蓝帐汗国。拔都的兄长鄂尔达让位给拔都,所以拔都将东方锡尔河一带分给哥哥,鄂尔达一系建立了白帐汗国。别儿迪别死后,金帐汗绝后,汗位由大臣马麦控制,脫脫迷失后,汗位基本上由白帐汗出任。

蒙古族历史
蒙古族历史
匈奴
鲜卑
柔然
突厥
回紇
契丹
蒙古帝国
元朝
四大汗国
- 窩闊台汗國
- 察合台汗國
- 欽察汗國
- 伊兒汗國
帖木兒帝國
莫卧儿帝國
克里米亞汗國
西伯利亚汗国
瓦剌
準噶爾
清朝清代蒙古
中華民國蒙古地方
蒙古国外蒙古
中华人民共和国內蒙古
布里亞特蒙古人
卡爾梅克蒙古人
哈扎拉蒙古人
爱马克蒙古人
年表
· ·

在俄罗斯的行政[编辑]

对俄罗斯的行政,有两个目的,征兵与征税。手段因地不同。有些地方,由蒙古人直接管理,大部分容许自治。自治的地方大公在可汗的钦差大臣宣布下即位。他们的权力受辖于蒙古人。在地方行政上,以十户为基本行政单位,每人数单位要提供该单位人数的兵力和税款,十户供出十人,如此类推,每地数字不同。十户是最基本的行政单位。西俄地区的第一次人口普查在1345年。东俄地区有两次人口普查;一次在1258-1259年;一次在1274-1275年。1275年后,再无普查。普查结果:东俄有27个万户,西俄有16个万户,全俄即43万户。在1275年人口有850万。不包括在万的,大约一千万。每万,蒙古人派官员行政,不受大公指挥,只向可汗负责。这些千与万的军官,兼任行政长官,并有一位同级的征税员。日后再以达鲁花赤为新的职称,担任全区的负责人。达鲁花赤分为三个级数:万、城、村。每一个行政单位,皆有达鲁花赤,有少量军队接受直接指挥,维持秩序。

在蒙古人直辖区,十人置一十夫长,百人置一百夫长。第一次在俄罗斯征兵是男子人数的十分之一,以后是二十分之一。司法上,有最高法庭与地区法庭,大公也会在此受审。设达鲁花赤和哈的(伊斯兰教法官),有法官八人,按案件性质决定。在征税上,在别儿哥时代,最初使用伊斯兰商人与犹太人及亚美尼亚人包税,第一位包税长是一位改宗伊斯兰教的俄罗斯人,名称叫伊佐希马。后来改为使用八思哈,再后来由一位弗拉基米尔大公征税。税收分农村和城市两种,有实物税和货币税,可汗有权征收临时税。税率是十分之一。有三种税吏:书记、农村征税员、城市征税员,也是八思哈。不同的是罗斯公国,税收大相迳庭,弗拉基米尔每年交85000卢布,莫斯科只有4000。 金帐汗国幅员辽阔,社会发展水平不一。乌尔根奇、萨莱、别儿哥萨莱、阿速、喀法、速答黑是贸易中心。经济上有牧民和城市居民,农人。南俄和北高加索大草原是土库曼人、康里人、钦察人、蒙古人放牧的地方;伏尔加河和卡马河地区与梁赞州,是生产粮食的地区。

汗国的兵员多为突厥人。在宗教上,信仰自由,忙哥帖木儿时代,东正教受到优待;忙哥帖木儿发了一道诏书,它和属民一律免税,豁免他们的户口普查,诽谤正教的人一律处死。教会成为一特权团体。他们的工作是为俄罗斯人提供精神生活与道德上的指教;这时代也是东正教最独立的时期。到月即别汗时期,侮辱东正教信仰与破坏教会财物的人要处死,帖木儿·忽格鲁特诏书也言明,不得干预教会运作。蒙古统治的第一个世纪,教会繁荣,对精神生活上的活动有甚大帮助。另一方面,东正教有自己的法庭,宗教案件只能由教会法庭审判,不在汗庭审判。

另一方面,金帐汗国与元帝国也有不少的交往。在1330年代,有三万俄罗斯人在元帝国境内服役,以前也有阿兰人与钦察人军团,证明两者交往密切。除此以外的对外关系,主要是与埃及马木留克王朝交往。

对俄罗斯司法上,所有公国的大公都在可汗的权威下。大公若反抗,可汗会立刻处置。教会已立法保护。蒙古人不干涉俄罗斯贵族与平民之间的诉讼,大公可保留司法权。如俄罗斯人与蒙古人争执,由蒙古达鲁花赤处置。受到蒙古人统治的影响,俄罗斯后来保留了死刑与体罚。 金帐汗国对俄罗斯的政策是不让任何一个公国太强大,但如果没大问题,一般会照章做事,发给敕令。在乌兹别克汗时代后,全俄罗斯弗拉基米尔大公由莫斯科大公世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