螃蟹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短尾类
化石時期: 侏羅紀–現代
Liocarcinus marmoreus
Liocarcinus marmoreus
科學分類
界: 動物界 Animalia
門: 節肢動物門 Arthropoda
亞門: 甲殼亞門 Crustacea
綱: 軟甲綱 Malacostraca
目: 十足目 Decapoda
亞目: 腹胚亞目 Pleocyemata
下目: 短尾下目 Brachyura
Linnaeus, 1758

螃蟹,學術上稱短尾下目学名Brachyura),是十足目中的一个类,由于节肢动物门中的分类还有争议,因此有时它也被看做一个亚目。短尾类的动物在汉语中一般通俗地被称为螃蟹。这个类中的大多数动物生活在海中,但也有不少生活在淡水中或陆地上。短尾类的下腹实际上是很短的尾甲变形而成的,在长尾类动物(如)中这个尾甲直接连在它们的尾部背部,在短尾类中则在腹部胸甲的下面。这是这个类的名称的来源。它们的第一对足变成了一对往往很大的钳(有的种类的钳不对称),它们的眼睛位于一对杆上。它们可以很快地向侧面运动。

螃蟹是雜食性動物,主要靠吃海藻為生,但有時也會吃微生物、蟲類等等,視乎種類而定。

分類[编辑]

分類的轉變[编辑]

過往螃蟹主要分成六個派。這六個派有兩種分法:

  1. 其一為:
    1. 原始短尾群(Archaeobrachyura,又譯古短尾派
    2. 方頭群(Brachyrhyncha)
    3. 黃道蟹群(Cancridea)
    4. 綿蟹群(Dromiacea)
    5. 尖口群(Oxystomata)
    6. 尖頭群(Oxyrhyncha)
  2. 其二為[1]
    1. 短額派(Brachyrhyncha)
    2. 黃道蟹派(Cancridae)
    3. 綿蟹派(Dromiacea)
    4. 裸甲派(Gymnopleura)
    5. 尖口派(Oxystomata)
    6. 尖額派(Oxyrhyncha)

儘管譯名可能略有不同,但分類則大同小異。

不過到了1990年代,由於遺傳工程學的長足發展,生物學家透過比較不同蟹種之間在精子線粒體等細胞層面的分別時,按其異同,把短尾下目的種屬重新分類。不過由於這分類與過往的分類差別太大,亦有機構不再為各種蟹種詳細分類,而一律以來分門別類[2]

下段表列為現時普遍接受之分類。

現時的分類[编辑]

食材[编辑]

香港的

自古以來蟹即是美食,东汉郑玄注《周礼·天官·庖人》:“荐羞之物谓四时所膳食,若荆州之鱼,青州之蟹胥。”吕忱《字林》曰:“胥,蟹酱也。”东汉郭宪撰的《汉武洞冥记》卷三有:“善苑国尝贡一蟹,长九尺,有百足四螯,因名百足蟹。煮其壳胜于黄胶,亦谓之螯胶,胜凤喙之胶也。”《太平御览》引《岭南异物志》云:“尝有行海得州渚,林木甚茂,乃维舟登崖,系于水旁,半炊而林没于水,其缆忽断,乃得去,详视之,大蟹也。”

隋煬帝以蟹為食品第一。《清异录》记载:“炀帝幸江都,吴中贡糟蟹、糖蟹。每进御,则上旋洁拭壳面,以金镂龙凤花云贴其上。”宋元时期流行吃“洗手蟹”,係以橙皮花椒等调料腌渍而成。钱昆喜吃螃蟹,曰:“但得有蟹,无通判处,足慰素愿也。”。朱彝尊《食宪鸿秘》记载“蟹丸”食譜。刘若愚《明宫史》记载宫廷内的螃蟹宴说:“凡宫眷内臣吃蟹,活洗净,用蒲包蒸熟,五六成群,攒坐共食,嬉嬉笑笑。自揭脐盖,细细用指甲挑剔,蘸醋蒜以佐酒。或剔胸骨,八路完整如蝴蝶式者,以示巧焉。”李渔嗜食螃蟹,人稱“蟹仙”,曾言:“凡食蟹者,只合全其故体蒸而食之……入于口中实属鲜嫩细腻”“蟹之鲜而肥,甘而腻,白似玉而黄似金,已造色香味三者之极致,更无一物可以上之……独于蟹螯一物,心能嗜之,口能甘之,无论终身一日皆不能忘之。”[3]袁枚的《隨園食單》記載“蟹宜獨食,不宜搭配他物。最好以淡鹽湯煮熟,自剝自食為妙。蒸者味雖全,而失之太淡。”乾嘉年间顾录的《清嘉录》介绍了苏州螃蟹,有太湖的湖蟹,吴江汾湖紫须蟹,常熟金爪蟹[4]

在晚清,苏州人制作专门用以吃蟹的工具“蟹八件”[5]梁实秋《雅舍談吃·蟹》里说小时候曾在北平前门外正阳楼吃蟹,“食客每人一份小木槌、小木垫、黄杨木制、旋床子定制的,小巧合用,敲敲打打。”部份廚師用水產品電擊機電死蟹減少其痛苦。

螃蟹富含蛋白質,有高膽固醇、高嘌呤痛风患者食用時應自我節制,患有感冒肝炎心血管疾病的人不宜食蟹。中国有中秋前后食用河蟹的传统,由于传统上中医认为蟹性寒,故常用薑茸紫蘇等配置食蟹使用的调料。

中國文化[编辑]

  • 抱朴子》稱蟹為“无肠公子”[6]
  • 世說新語·任誕篇》載畢卓:“一手持蟹螯,一手持酒杯,拍浮酒池中,便足了一生!”
  • 蘇軾蝤蛑自稱“吳中饞太守”,蘇軾有詩:“堪笑吳中饞太守,一詩換得兩尖團。”“不到廬山辜負目,不食螃蟹辜負腹”。
  • 唐彦谦《蟹》诗:“无肠公子固称美,弗使当道禁横行。”
  • 陸龜蒙有《蟹誌》,楊萬里有《糟蟹賦》,高似孫有《松江蟹捨賦》,李祁有《訊蟹說》,鄭明選有《蟹賦》,尤侗有《蟹賦》,豐子愷有《憶兒時,中秋喫蟹》。
  • 紅樓夢》第三十八回,寫薛宝钗吟詠一首螃蟹詩:“桂霭桐阴坐举觞,长安涎口盼重阳。眼前道路无经纬,皮里春秋空黑黄。酒未涤腥还用菊,性防积冷定须姜。于今落釜成何益?月浦空余禾黍香。”。
  • 鲁迅说:“第一次吃螃蟹的人是很可佩服的,不是勇士谁敢去吃它呢?”[7]

照片[编辑]

參考[编辑]

  1. ^ 農委會漁業署出版品:漁業推廣第154期(88.07):郵票中的海洋生物(p.53-56):甲殼動物(十一):短尾類(蟹類)(一)
  2. ^ 台灣蟹類總名錄
  3. ^ 李渔:《闲情偶记》
  4. ^ 顾录:《清嘉录》卷十《炸蟹》
  5. ^ 《考吃·食蟹》载:“吃蟹开始讲究,是在明代,明代有能工巧匠发明了一套小巧玲珑的食蟹工具,初创时共有锤、镦、钳、匙、叉、铲、刮、针八件,故称蟹八件。”
  6. ^ 葛洪《抱朴子·登涉》:“称无肠公子者,蟹也。”
  7. ^ 鲁迅:〈今春的兩種感想〉

參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