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廣普通話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已重新導向自 推廣普通話)
跳到: 導覽搜尋
上海老城一幼兒園(寺旁)牆上的標語:「大家請說普通話,語言文字規範化」。

推廣普通話,簡稱為推普,指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中國大陸,為了便於統一不同地區之間的溝通交流,而所採取的一系列促進普通話社會應用推廣的措施與行為等,[1]在中共建制下擁有其憲法所列明的法律地位。[2]其本意是為了預備完全廢除漢字,推行拼音文字漢語拼音),實現「文字改革」。[3][4]目前,由國家語言文字工作委員會負責主導普通話推廣工作。[5]。現時,中國大陸的廣播電視媒體一般只可以使用普通話作為播報語言(廣東省廣播電視媒體使用粵語較多),大型的公眾活動中也多只能使用普通話。根據官方調查,中國大陸目前約有半數的民眾能用普通話交流,其中城鎮居民比例為66%,但同時仍有接近一半中國人不會說普通話。[6][7]同時當局推普的目標、限度及方式等都一直受到不少批評,在南方省份尤其如是。

中學校園中張貼的類似推廣普通話的標籤

歷史[編輯]

1911年辛亥革命之後,中國開始系統化地推廣國語。1913年,中國讀音統一會制定了「國音」系統,它的特點是「京音為主,兼顧南北」,具有入聲,史稱「老國音」。當時對國語標準音存在爭論。一派支持國音,即主張「以京音為主,兼顧南北」,另一派支持京音,即主張「純以北京話為標準」。1920年,南京高師英文科主任張士一發表《國語統一問題》,主張以北京音為國音標準,這個主張得到認可。1923年,國語統一籌備會決定成立「國音字典增修委員會」,並確定採用北京語音作為標準,稱為「新國音」。1932年5月,中華民國教育部正式發佈以新國音為準《國音常用字彙》,並指出「所謂以現代的確北平音標準音者,系指『現代的北平音系』而言,「並非必字字尊其土音」。這標誌着現代漢語標準語第一個系統——國語系統的正式形成。[8]

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後,國語被改名「普通話」,取其普遍共通之意。1955年,全國文字改革會議在北京舉行,確立了推廣以北京語音為標準音的普通話。[9]1956年2月6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發佈《關於推廣普通話的指示》,該文件明確對普通話做了規定,即「以北京語音為標準音,以北方話為基礎方言,以典範的現代白話文著作為語法規範」。1994年,推出普通話水平測試。2000年10月31日,中國全國人大通過《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法》。[9]

相關法律規定[編輯]

中國政府以其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基礎,以及《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法》等作為具體的法律來主導推行推廣普通話運動[10]。其中《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十九條列明:「國家推廣全國通用的普通話。」

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法》與普通話相關的條文如下:

  • 第二條:「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是普通話和規範漢字。」第三條列明:「國家推廣普通話,推行規範漢字。」
  • 第四條:「公民有學習和使用國家通用語言文字的權利。國家為公民學習和使用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提供條件。地方各級人民政府及其有關部門應當採取措施,推廣普通話和推行規範漢字。」
  • 第十條:「學校及其他教育機構以普通話和規範漢字為基本的教育教學用語用字。」
  • 第十二條:「廣播電台、電視台以普通話為基本的播音用語。」
  • 第十三條:「提倡公共服務行業以普通話為服務用語。」
  • 第十九條:「凡以普通話作為工作語言的崗位,其工作人員應當具備說普通話的能力。以普通話作為工作語言的播音員、節目主持人和影視話劇演員、教師、國家機關工作人員的普通話水平,應當分別達到國家規定的等級標準;對尚未達到國家規定的普通話等級標準的,分別情況進行培訓。」
  • 第二十條: 「對外漢語教學應當教授普通話和規範漢字。」

官方觀點[編輯]

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官方觀點,其認為推廣普通話促進了經濟、教育、文化的發展,促進了社會的進步,取得了巨大成就。中國將實現「普通話在全國範圍內初步普及」。[11]

推廣措施[編輯]

普通話水平測試[編輯]

為了與推廣普通話相適應,政府推出了普通話水平測試[12]普通話水平測試由國家普通話水平測試委員會領導,由各省市相關單位實施。普通話水平劃分為三級六等,即一甲、一乙、二甲、二乙、三甲、三乙,其中一甲為最高等級。通過測試,應試者可以獲得對應的普通話水平證書。[13]截至2009年,中國大陸已有逾3000萬人次參加此項考試。[14]

中國政府規定,公務員應使用普通話,[15][16]一般要求達到普通話三級甲等水平。[17]

對於教師崗位,一般需要達到普通話二級乙等水平(語文教師須達到二級甲等水平)。[18]

對於商業、郵政、通信等服務性行業,對於普通話的使用也有相關的法規。[19]

媒體推廣[編輯]

廣電總局在2000年到2014年多次發出專項通告,整治地方廣電媒體使用方言,比如禁止譯製片使用方言,壓縮和減少地方方言節目。除廣東、上海等少數地方外,全國絕大部分省市方言媒體都非常少,並且播出時段,範圍都受限制。例如,上海的上海話節目僅限於少數廣播電視節目,理由是「普通話水準下降,方言土語泛濫」。[20][21] [22]

在廣東省珠三角地區,1980年代因考慮到鄰近港澳,要與香港電視節目競爭,加強「政治宣傳」,當局才特別批准南方衛視廣東電視珠江頻道及珠三角地區的廣州電視台佛山電視台等本地頻道使用粵語廣州話[23][24],而並不是出於對本土文化、語言、生活習慣等範疇保育與傳承的考慮。

學校推廣[編輯]

比如部分地方和城市,如果有學生在校園內使用方言,會被扣「操行分」,影響班級評比。[25]

推普活動[編輯]

經國務院批准,每年9月份第三周為全國推廣普通話宣傳周[26]。此外,各地不定期的舉行各類普通話比賽。[27][28]

制定宣傳口號[編輯]

中國各地的推普口號層出不窮,更不時向民眾徵集推普口號。這些口號往往帶有鄙視方言使用者的色彩,並將普通話與愛國主義強行掛鉤。[29]

  • 「講普通話,寫規範字」在中小學校內,此標語視為教學目標,也是公共汽車的士內經常出現的滾動字幕,作為市民的行為守則。
  • 「講普通話,做文明人」
  • 「講普通話從娃娃抓起」「校園內請講普通話」
  • 「說好普通話,迎四方賓客」
  • 「普通話是我們的校園語言」
  • 「不講方言,不講髒話,做個合格小公民。」
  • 「我是中國娃,愛說普通話」
  • 「愛國旗,唱國歌,說普通話」
  • 「普通話與素質同在,與形象同伴,與文明同行」

地方政府措施[編輯]

廣西[編輯]

廣西自古就是多語言多方言的地區,從廣東傳來的[來源請求]粵語曾影響甚大。後來,廣西自治區政府致力使用行政手段在東南部多個城市實行「推普」政策,在1996年率先把南寧市梧州市公共汽車的南寧白話(粵語的分支)報站取消,南寧電視台、電台等媒體全部禁止粵語,使民眾在媒體廣播方面也沒有了可以借鑒的語言環境。[30]南寧當局也在學校和工作單位內宣傳說方言「粗鄙」,使用普通話「文明」。在2001年取消南寧市和2002年取消北海市(市區)的廣東電視台珠江頻道(珠江台)。2010年底,廣西電台經濟廣播已播出18年粵語白話節目被完全取消。2012年10月,珠江台在梧州市被廣電總局禁播。同年12月28日起,廣西部分地區有線電視中的廣東南方電視台衛星頻道(TVS-2)亦突然停播。現在在廣西東南部粵語區,粵語已經被邊緣化,省府南寧的粵語已經成為瀕危語言,取而代之的是帶有粵語、壯話混雜口音的「南寧普通話」。而南寧最本土的方言—平話在普通話和粵語的雙重打壓下,更加被邊緣化。

廣東[編輯]

廣州一間中學大門口上的宣傳標語「講普通話,寫規範字」。

廣東省在2011年底發佈《廣東省國家通用語言文字規定》,對教育、政府公共服務、公共地方標識、電視廣播的語言、中文字及拼音譯名的使用等提出諸多限制,例如禁止學校教授「方言」。

廣州[編輯]

石室聖心大教堂使用多年的英文名稱「Sacred Heart Cathedral」被當局改成其認可的以普通話發音的漢語拼音拼寫標準「Shi Shi」。[31]

廣州市在1980年代開始,逐漸禁止學校教師使用廣州話進行母語教學,改為所有科目必須統一普通話,學校亦不另外設置單獨的粵語課程。此舉導致年輕一輩不會說,不願說或者說不准粵語的人數大增。在香港,政府認為母語教學指的是使用粵語教學。但在廣州,教育局局長屈哨兵認為所有市民的母語都是普通話,由父母教會的語言屬於「母方言」(中國語文無此詞彙),家長應對小朋友做好「語言規劃」,教他們學好母語(普通話)和「母方言」(粵語)。由於當局認為所有人的母語均不是粵語,所以所有學校也就不會開設任何粵語課程。[32]

交通工具方面,廣州地鐵曾多次以各種理由減少粵語報站的時長,甚至在某路線的車廂廣播中完全取消。直至今日,其在車廂內的粵語報站仍然非常短,與普通話的廣播時長不對等,另外即使使用粵語廣播,其用語也存在大量的直譯問題,如「尾班車」變成「末班車」等;廣珠城際鐵路在2011年4月開通後不久即取消了粵語廣播,直到2012年12月31日開通珠海站後才恢復。

英文用語方面,中共在建政後即取消當時已使用百年的粵式拼音郵政拼音,全部改為國語郵政拼音。直至發明漢語拼音後,再強勢推廣,令有相當一部分的廣州人,因已不識粵語拼音,認為粵語拼音由香港發明,故稱其為「香港拼音」。也不知道原來培正以前叫「Pui Ching」而非「Peizheng」,沙面叫「Shameen」而非「Shamian」。一些通用拼法,如「Canton」,同樣被統統取消。到了近代,連珠江六榕寺石室也禁止使用英文標註,必須使用漢語拼音。

佛山[編輯]

2014年7月,廣東《南方都市報》報道,佛山在召開「迎接廣東省二類城市語言文字工作評估」動員會中,推出相關「規範語言文字使用」方案,其中規定普通話要成為黨政機關主要工作、會議用語,如有機關不要求公務員說普通話將被扣分;能貫徹開會和公務活動用普通話交流,可獲加分。另外,除地方曲藝及廣電部門特批的地方電台、電視台80%以上節目需用普通話,新聞一旦出現方言主持或採訪,就要扣分。方案還要求幼稚園、小學的校園語言,在教學、其他活動和交流中都要用普通話,否則將扣分。此舉一出,引髮網民的反對及對扼殺本土文化、打壓粵語生存空間的擔憂。廣州名嘴陳揚在微博上對此事評論道:「普語與各地方語種應同體共存共榮而不是非此即彼你死我活。和有口,諧有言。」[33]而報道該消息的《南方都市報》其後已刪除相關報道。[34]

珠海[編輯]

珠海市在2000年代也取消了珠海電視台的粵語新聞。[35]2011年甚至把公共汽車的粵語也取消,直到民眾通過各種方式投訴才在2012年8月恢復。[36]

杭州[編輯]

目前,杭州話在浙江省杭州市也不容樂觀,自從推廣普通話的政策影響下,導致出現小孩子不會講杭州話的現象。後來在最近3年,杭州的一些小學也開展了杭州話興趣課[37][38]。該學校之舉引起了大範圍的討論,該學校開展此課程的原因是考慮有三點:一是會說杭州話的孩子不多;二是文化融合中,對地方文化,方言作為一種非物質遺產,應該得到保護;三是我們能做的,就是在興趣課里將它加以提倡。其中杭州話教授滕軍霞還想,課堂完全可以不拘於形式,比如開進社區里,請老杭州來互動,必定能增強教授效果。

推廣普通話先進城市[編輯]

普通話評比[39]

推普與保護方言的關係[編輯]

對於推廣普通話與保護方言二者之間存在爭論,許多人擔心推普會導致方言缺失。[40]有人認為,保護方言屬地方保護主義,不利於推普[41]。但也有人認為,保護方言與推廣普通話相輔相成,並不矛盾。[41]可是在城市地區普通話交流能力已不成問題的當下,竟然還在學校里執行強制推普,不免讓人覺得有人要在暗地裡消滅各地方言。

評價[編輯]

正面評價[編輯]

  1. 大力推廣、積極普及全國通用的普通話,有利於克服語言隔閡,促進社會交往,對社會主義經濟、政治、文化建設具有重要意義。
  2. 隨着改革開放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發展,社會對普通話的客觀需求日益迫切,推廣普及普通話,營造良好的語言環境,有利於促進人員交流、商品流通和建立統一的市場。
  3. 中國是一個多民族、多方言的國家,推廣普及普通話有利於增進各民族各地區之間的交流,維護國家統一,增強中華民族凝聚力。
  4. 語言文字是文化的重要載體。語言文字能力是文化素質的基本因素,推廣普及普通話是大陸各級各類學校素質教育的重要內容。
  5. 信息技術水平是衡量國家科技水平的標誌之一。語言是最主要的信息載體,語言文字規範化是提高中文信息處理水平的先決條件。推廣普及普通話和推行《漢語拼音方案》有利於推動中文信息處理的發展和應用。[42][43]

負面評價[編輯]

在中國大陸,普通話被當局立法取得標準漢語的法定地位。由國家機器保障其推廣使用,具有天然強勢。而中國現存的自然語言又十分豐富,部分語言又處在發展活躍期。推廣普通話與現存自然語言之間不可避免的出現了衝突。雖然《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在確立普通話地位的同時亦列明保護少數民族語言文字,[44]但是並無明確保障其他漢語地方語言權利,使得矛盾集中體現在推廣普通話與漢語方言保護方面。而方言的湮滅不利於文化多樣性的保護,[45]國家機器變得掌控了推廣普通話的權力,卻不容納保障方言權利的義務,導致家庭和社會被迫擔起保護方言的責任。雖然中國大陸官方表面上無意「消滅方言」、「打壓方言」,但是由於普通話的強勢推廣,尤其是在校園裡排除方言,使方言發展環境不斷壓縮。這實際上引起了地方民眾極大不滿。
在推廣普通話的強勢影響下,部分地區出現孩童不會講方言的狀況。[46]甚至出現了以推廣普通話為借口限制其他語言的極端行為[47]。並在地方主義較強勢的地區造成了一定的地域隔閡,出現普通話使用者與方言使用者相互歧視、貶低的情況。在地方文化突出的這些地區,民眾不得不認為許多推普的行為,尤其是在幼兒園、學校里排除方言之類,是歧視地方文化、滅絕地方文化的做法,因而發起保護本地語言文化的活動以反對苛政。
另普通話也被中共拿來做為提倡愛國主義的工具之一而飽受爭議。[48] 聯合國《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27條表明語言上的「少數人」同樣享有「使用自己的語言的權利」,但是截止2013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尚未批准該公約。[49][50]

其他華語地區的普通話普及情況[編輯]

  • 中華民國政府過去在臺灣強推,甚或用激烈政策(如《廣電法》22 條限制電台使用地方語言比例)推行國語,並使之成為台灣人的生活語言。台灣的國語運動已使絕大部分台灣人掌握國語(有估計約 90%),如台灣不少大都市的車站,國語的使用程度超過40%[51]。台灣雖然已經廢除國語運動、改行推廣母語,但是國語取代母語的趨勢仍然無法停止;許多年輕人的母語變成國語,[51]尤其以客家原住民外省族群的年輕世代中更加明顯,而原本臺灣人主流方言台語亦面臨大量年輕人不通曉、或長期被非台語族群污名化,而瀕危。現代臺灣社會大量缺乏台語客語原住民語的使用環境,大多數人以國語、外語為第一、二的溝通語言,加上政府語言政策顢頇、主流社會仍受國語、國語文用字習慣影響,而使傳統母語、俗語文加速式微。有鑑臺灣人母語能力一代一代地變差,近十多年來,本土社團不斷推行,許多台灣母語也有相關的考試、認證和政策。然而,仍有學者預估,連台灣最強勢的本土語言台語,也恐於21世紀消失[52]
  • 香港大部分學校的中文科用粵語教學,另設普通話語言科(普通話科)讓學生學習,其他科目則大多使用粵語或英語教學。香港語文教育及研究常務委員會於2007年通過撥款2億港元,在香港中小學推行「用普通話教中文試驗計劃」,預計有160間學校參與。[53]語常會主席田北辰稱如果學校有足夠的師資和專家支援等條件,使用普通話教中文有助改善學生的寫作能力,[53]但有人質疑「普教中」的教學成效,[54]有小學校長認為普教中「不是用最熟悉的母語去學,事倍功半」,「是為了經濟利益與政治因素,卻可能不利於學生的全人發展」。[55]
    • 本地香港人一般不會在日常生活中使用普通話溝通(通常只會在跟大陸人和台灣人打交道的時候才會用到普通話),許多大陸新移民亦轉用粵語交流。香港一般中文文件通常以語體文撰寫,能以普通話和粵語唸讀;但香港民間也有使用僅能以粵語表達的粵語字,形成了一種獨有的香港本土文化
    • 香港音樂中,不少流行樂曲有普通話、粵語兩種版本。
    • 香港的電視節目中,雖然有許多廣東話發音的節目,但電視字幕仍以語體文中文顯示。
  • 澳門澳葡時期,官方語言雖為葡語,但葡語在澳門民間並不廣泛,且葡語在世界上流通程度不如英語,故澳門民間仍以粵語為主要語言。1999年澳門回歸後,中國政府才開始在澳門推廣普通話。但澳門方面也跟同樣以粵語為主要語言的香港一樣,粵語字仍在澳門坊間經常使用。但澳門人的普通話水平普遍比香港人高。
  • 新加坡也積極推廣華語,不過主要對象是華人,新加坡英語的影響力沒有動搖。講華語運動推行了30年後,雖然用方言(新加坡最主要的華語方言是福建話潮州話)的人數大減,可是當中很多人卻是改為使用英語。[56](因為新加坡方言眾多,除了華語外,還有馬來語泰米爾語等,新加坡當局為了統一方言而推廣英語。)
  • 今天,馬來西亞華人的主要語言基本上還是華語,然而,家庭與社會的結構變遷、國家語言政策,甚至是語言之間的競爭,都讓溝通語言的選擇出現不小的變化。

相似的運動[編輯]

隨着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影響力擴大,世界各國(尤其歐美)的中華文化的愛好者越來越多,眾多外國人紛紛學習中文和漢語普通話,並到中國留學、旅行、生活。

在國外,也出現過類似的現象,但是總體對少數民族語言和本土方言保護良好,往往這些語言成為該地的官方語言的一種。除了一些人數非常少、經濟較落後的地區的語言無法維持外,基本保存良好。

但是也有一些國家和地區對待少數民族語言和本土方言比較粗魯,後來當人們有了意識後,才開始去保護。

  • 法國在歷史上曾經打壓的普羅旺斯語。目前花大量財力物力保護。
  • 西班牙曾經對加泰羅尼亞語也有打壓。目前已經廢除加泰羅尼亞語的歧視政策,加泰羅尼亞語目前恢復良好。
  • 日本政府對愛奴人琉球人採取強制的同化政策,甚至一度禁止使用琉球語。琉球語(沖繩語)現已面臨瀕危處境。[57]愛奴語的情勢也不容樂觀。
  • 十八世紀時,由於英國激烈於基礎教育打壓愛爾蘭殖民地的愛爾蘭語,加上愛爾蘭大飢荒的影響,使得許多愛爾蘭人改用英語。雖然愛爾蘭獨立後在學校進行愛爾蘭語教育,但成效不彰。2006年,愛爾蘭語區的人口,僅佔愛爾蘭人口的2.1%。

相關條目[編輯]

參考資料[編輯]

  1. ^ 國務院關於推廣普通話的指示
  2. ^ 《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十九條:「……國家推廣全國通用的普通話。」
  3. ^ 「推廣普通話的目的……同時也是為實現漢字的根本改革——走世界文字共同的拼音方向準備條件。」曹夫昂,文字改革工作問答。上海:上海教育工作社,1980年5月,第33頁。
  4. ^ 「偉大領袖毛主席在一九五一年指示我們:『文字必須改革,要走世界文字共同的拼音方向。』毛主席又指出,漢字的拼音化需要做許多準備工作,在實現拼音化以前,必須簡化漢字,以利目前的應用。一九五八年,毛主席還指示我們:『一切幹部要學普通話。』毛主席的這些指示,是我國文字改革的指導方針。」摘自署名文華的文章〈文字必須改革〉,刊於《人民日報》1973年7月6日第三版。
  5. ^ 職責、歷史沿革 委領導
  6. ^ 教育部:近半數中國人不會說普通話.解放日報.2005年5月10日
  7. ^ 超過半數中國人能用普通話與人交談
  8. ^ 三大語文運動與現代漢語規範化
  9. ^ 9.0 9.1 我的年度記憶:1955 大家學說普通話
  10. ^ 王培英.論憲法關於「國家推廣全國通用的普通話」的規定.北京市政法管理幹部學院學報(2001年 第03期)
  11. ^ 紀念漢字簡化方案決議和推廣普通話指示發佈50年
  12. ^ 韓其洲:國家普通話水平測試回顧與展望
  13. ^ 普通話水平測試實施辦法(試行)
  14. ^ 15年全國逾3000萬人次參加國家普通話水平測試
  15. ^ 北京市2010年內實現9成公務員普通話達標
  16. ^ 陝西商洛要求50歲以下公務員講普通話
  17. ^ 公務員普通話要三甲以上
  18. ^ 普通話水平測試報名
  19. ^ 山東:教師和公共服務行業人員須參加普通話等級測試
  20. ^ 「電視限制方言」掀觀點交鋒.新國學網.2006年4月18日
  21. ^ 上海部分場合限制方言使用 不增設方言新聞節目.新華網.2006年02月23日
  22. ^ 「電視限制方言」掀觀點交鋒.新國學網.2006年4月18日
  23. ^ 廣州電視台或改用普通話廣播惹爭議. 香港電台. 2010-07-07 [2012-04-25]. 
  24. ^ 廣州電視台可能被迫轉用普通話廣播惹爭議. RFI. 2010-07-07 [2013-01-29]. 
  25. ^ 「推土式」推普
  26. ^ 瀋陽開展第六屆推廣普通話宣傳周活動.星辰在線.2003年12月25日
  27. ^ 普通話大賽25日26日舉行
  28. ^ 省級機關舉行普通話大賽
  29. ^ 推普口號
  30. ^ 推普的「南寧現象」. 羊城晚報. 2010-07-13 [2011-07-25]. 
  31. ^ 石室景點譯「SHI SHI」網友齊聲說「不妥」. 羊城晚報. 2010-10-27 [2013-03-07]. 
  32. ^ 母語規劃. 新聞日日睇新浪微博官方帳號. 2012-1-10 [2013-03-11]. 
  33. ^ 廣州陳揚的新浪微博
  34. ^ 南方都市報,電子版
  35. ^ 恢復粵語新聞兼顧「兩頭」. 中廣網. 2009-02-24 [2013-03-11]. 
  36. ^ 珠海公交今起恢復粵語報站. 珠海特區報. 2012-08-01 [2013-03-11]. 
  37. ^ 省府路小學:「杭州話」社團9月13日開班 浙江在線
  38. ^ 杭州一所小學開出了杭州話興趣課 杭州網
  39. ^ 推廣普通話先進社區
  40. ^ 「推普」不該導致方言缺失,人民網
  41. ^ 41.0 41.1 保護方言是否影響「推普」?,揚州網
  42. ^ 第八屆全國推廣普通話宣傳周知識講座
  43. ^ 關於印發首屆全國推廣普通話宣傳周宣傳提綱、宣傳口號的通知
  44. ^ 《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四條「……各民族都有使用和發展自己的語言文字的自由,都有保持或者改革自己的風俗習慣的自由。」
  45. ^ 中國青年報:限用方言是對文化多樣性的漠視
  46. ^ 上海囡不會上海話 學說竟要靠書籍
  47. ^ 武漢公司禁講方言引爭議 講一句武漢話罰十元
  48. ^ 為什麼說推廣普通話也是進行愛國主義教育?. 
  49. ^ 中國人權告急 國際社會「不寒而慄」
  50. ^ 中國逾百學者促人大批准權利公約
  51. ^ 51.0 51.1 洪惟仁, 台灣的語言政策何去何從, 淡江大學. 2002 [20140202] (論文發表於各國語言政策學術研討會――多元文化與族群平等)
  52.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hlYJSCOOiM 台語漸式微 學者:21世紀恐消失, FTVNEWS 民視新聞
  53. ^ 53.0 53.1 《4年用2億 試普通話教中文》,香港《文匯報》,2007年10月31日。
  54. ^ 鄧城鋒。《關於「普教中」討論的反思》,《基礎教育學報》,第17卷第2期,2008年。
  55. ^ 《「大勢所趨」下的紛紜意見》,載於www.hkptu.org.hk。
  56. ^ 《新加坡華語之路30年》,新華網,2009年4月10日。
  57. ^ 鄧佑玲.語言瀕危的原因及其復興運動的方向——以琉球語為例.《中央民族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06年第33卷第4期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