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西域记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大唐西域记》书影

大唐西域记》,简称《西域记》,为唐代著名高僧玄奘口述,门人辩机执笔编集而成。《大唐西域记》共十二卷,成书于贞观二十年(646年),为玄奘游历印度西域旅途17年间之游历见闻录,其中包括了新疆南印度一百四十多个国家的风土人情,提供大量印度史料,在四库全书之中为史部地理外纪类。

内容[编辑]

《大唐西域记》共十二卷,并非以玄奘旅行的路线,而是按地区排列,记录新疆至印度沿途所见国家的地理交通、气候、物产、政治宗教信仰、语言文字、教育、刑法、礼仪、赋税、人文风俗描述下来[1],其中也穿插听到传闻而没有亲自到过的国家,用“行”和“至”两字区分。此书由玄奘口述,由弟子辩机执笔,于贞观二十年(646年)七月完成。据专家王世平表示,“玄奘用脚步量出的里程,竟准确到一里不差,使斯坦因感佩到五体投地的地步”。[2]

全书讲述了所亲自经过的110个国家,听到传闻的28个国家,以及附带提及的12个国家。

意义[编辑]

《大唐西域记》是记载中国佛教史的重要文献。书内记录了当时新疆与印度各地的佛教流派,亦记录印度其他宗教分布,如耆那教印度教等,有助于研究中世纪印度宗教的流布。除记录宗教外,他还记录当地语言,分析各地语言的异同,有助解读十九世纪末在新疆发现的各种语言文书。1834年德国学者朱利斯·克拉普罗特出版《玄奘在中亚与印度的旅行》一书,是迄今所见最早介绍玄奘的著作之一。1857年法国学者儒莲将《大唐西域记》译成法文,开创西方学者研究玄奘之先河。中国长期以来,很少有人进行系统的整理研究,一直到文化大革命结束后,才有大量的研究。1983年季羡林等人集体合作了《大唐西域记校注》。

《大唐西域记》对研究印度历史相当重要,因为印度民族虽然创造重要的古代文化,但不注重记录历史,印度历史学家阿里教授英语M. Athar Ali说:“如果没有法显、玄奘和马欢的著作,重建印度历史是完全不可能的。”[3]印度国徽狮头柱和国旗上的法轮图案,都是来源于鹿野苑(sarnath)的考古发掘,而鹿野苑、那烂陀寺菩提伽耶阿育王大塔、桑奇大塔印度著名佛教遗址的发掘,都是英国考古学家亚历山大·卡宁厄姆自19世纪始依照玄奘的描述找到的。玄奘在书中曾描述了巴米扬大佛(在2001年被阿富汗塔利班政府所毁)。唯一统一古代印度的阿育王事迹亦多源自于玄奘的记载。

版本[编辑]

原文(+注解)[编辑]

  • 高宗二十三年起重刻(1236)新丽藏本,有敬播序
  • 日本京都帝国大学重印新丽藏本,有考异

古译本[编辑]

今译本[编辑]

汉译本[编辑]

英译本[编辑]

法译本[编辑]

日译本[编辑]

  • 《大唐西域记》 玄奘著,水谷真成译 1971 平凡社(收入《中国古典文学大系》丛书)

俄译本[编辑]

  • 1862年俄国学者Klass0sky根据M·斯坦拉·儒莲法译本又转译成俄文本。

参考文献[编辑]

  1. ^ 晁公武《读书志》称,“玄奘至天竺求佛书,因记其所历诸国,凡风俗之宜,衣服之制,幅员之广隘,物产之丰啬,悉举其梗概。”
  2. ^ 王世平《大唐西域记价值的再认识》
  3. ^ 季羡林《大唐西域记校注》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