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道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日語寫法
日語原文 神道、惟神の道(随神の道)
假名 しんとう、かんながらのみち
平文式羅馬字 Shintō, Kannagara no michi
嚴島神社著名的「海上鳥居」

神道日本的原生傳統宗教,為日本民族民族宗教英語Ethnic religion,奠基於日本自古以來的民間信仰自然崇拜,屬於泛靈多神信仰。其特色是將世間萬物中令人敬畏及崇拜的均視為,從山、海之類的自然界物體或現象祖靈傳統神話中的神祇與英雄、乃至各種幽靈等皆是,數量之多可以「八十萬神」[註 1]或「八百萬神」[註 2]來形容。與其他民間信仰相似,神道沒有統一的信仰組織,旗下分為數個流派。

歷史[編輯]

神道起初沒有正式的名稱。一直到公元5世紀至8世紀,漢傳佛教朝鮮半島百濟傳入日本,漸漸被日本人接受,在《日本書紀》〈用明天皇紀〉中的「天皇信佛法,尊神道」句中,首次出現「神道」這個稱呼。

漢字傳入日本後,「神」字被用來表示日語中的「かみ」(kami)。當時的日本人稱已逝的人之亡靈為「かみ」,亦將認為值得敬拜的山神樹木狐狸等動植物的靈魂稱為「かみ」。「かみ」還包括一些令人駭聞的凶神惡煞。其後,人物神的歷任天皇、幕府將軍、功臣、武士等也漸漸被作為膜拜對象,形成較為完整的體系。

佛教初傳入日本時,神道信徒甚為反對。蘇我氏支持佛教。物部氏中臣氏擁護神道,反對佛教。佛教僧侶具有中國先進的知識,天皇因此支持佛教,一時神道失勢。然至8世紀末,佛教僧兵的權力亢進,天皇欲制衡佛教的勢力,因而神道再度得勢,兩種宗教逐漸互相混合(即神佛習合)。至明治時期,百姓等信仰兩宗教。於是佛教寺院和神道的神社,兩者渾然。例外的是伊勢神宮,供奉天皇的祖先,屬於古神社。

14世紀北畠親房著《神皇正統記》,上起於神代,終興國初。《神皇正統記》中的天皇世系經德川光圀大日本史》採納成為官方史家定說。[1]

德川家康的儒臣林羅山提出神道即之道,皇祖皇宗的正道與儒教的精神同一。

德川義直繼承了林羅山的神道觀,著有《神祇寶典》,排斥佛菩薩本地垂跡說;主張神道即王道,即堯舜之道,即儒道、聖賢之道,即「《易》云:聖人神道設教,而天下服矣。」[2]德川義直認為日本為神靈棲舍之所,故稱為神國,其寶稱神器,守神器之人稱神皇,其兵稱神兵。神意人心本是一理,劍璽鏡即勇信智,璽鏡為文,劍為武。若林強斎繼承了山崎闇斎垂加神道,著《神道大意》強調儒教即神道。

當時盛行的還有朱子學派儒者山崎暗齋的創立垂加神道陽明學派儒者中江藤樹提出神明即良知的本體;其門人熊澤藩山以此為旨著《神道大義》,主張神道與儒教一致,「以神明之本體為良如」,神道以正直為體,知仁勇為三德,三種神器分別象徵了知、仁、勇。荻生徂徠的門人太宰春台在《辨道書》中指出,神道即《周易》觀卦《彖》傳中的「觀天之神道,而四時不忒。聖人以神道設教,而天下服矣。」出口延佳受林羅山的影響,收集戰國時代以來散逸燒亡的神宮舊記和神書,導入理氣學,創設的伊勢神道則以《周易》易理為神道,強調神道即天下萬民的道。出口延佳撰有《中臣祓瑞穗抄》、《神代卷講述抄》、《太神宮神道或問》。

江戶時代末期,國粹的神道理論家宣稱,兩者不能相混。本居宣長反對把儒家和神道混同,由此產生了復古神道。荷田春滿及其門人賀茂真淵通過對《萬葉集》、《古事記》的古語、國學的研究創設復古神道,把《古事記》奉為第一神典,主張以孝道為先,孝父母、敬神和忠於天皇。復古神道主張古道即神道,萬國都承蒙天照大神的御德;日本是天照大神降生之國,其子孫天皇萬世一系,繼承三種神器,居於萬國之上。平田篤胤是復古神道的集大成者。平田篤胤早年在朱子學者中山青莪門下學習漢學,批判太宰春台《辨道書》,著有《古道大意》,提出日本人都是神的後裔。他以中國自古革命不斷、亂臣賊子眾多為根據,論證日本輸入儒道以來也戰亂不斷。他在《赤縣太古傳》、《三五本紀考》中提出,中國才是日本神祇渡海所經營的,三皇五帝是從日本渡海去的神;他著《俗神道大意》排斥其他神道派別為俗神道。

明治元年正月,明治天皇下詔宣布太政復古。明治元年十月十七日,明治天皇親祭冰川神社並下詔宣布祭政一致:

詔崇神社重祭祀皇國之大典政教基本。然中世以降,政道漸率,祀典不舉,遂馴致綱紀不振。朕慨之方今更始只秋,新置東京親臨視政,將先興祀典張綱紀,以復祭政一致之道也。

明治二年12月,宮內建成新神殿,供奉八神、天神地祇和歷代皇靈。1870年1月3日,在新神殿中舉行天皇親祭,並發布《鎮祭詔》:

朕恭惟大祖創業,崇敬神明,愛撫蒼生,祭政一致,所由來遠矣。朕以寡弱夙承聖緒,日夜怵慯懼天職之或虧,乃祗鎭祭天神地祇八神曁列皇神靈於神祇官,以申孝敬庶幾,使億兆有所矜式。

明治3年1月3日(1870年2月3日),明治天皇作大教宣布詔書:

朕恭惟天神天祖,立極垂統;列皇相承,継之述之。祭政一致,億兆同心。治教明於上,風俗美於下。而中世以降,時有汚隆,道有顕晦,治教之不洽也久矣。今也,天運循環,百度維新,宜明治教,以宣揚惟神大道也。因新命宣教使,以布教天下。汝群臣衆庶,其體斯旨。

隨後神道成為國家的宗教,興起「廢佛毀釋運動」,以致許多佛寺遭毀。雖然明治憲法承認宗教信仰自由,但崇拜神道成為日本國民的義務,成為統治國民的手段。此一近似於國教的神道信仰體系被稱為「國家神道」。明治維新執行王政復古、祭政一致,再次確立王朝時代以來的神社制度,展開神祇官復興運動。明治五年三月創立教部省,確立政教合一,在國家層面設大教院,主祭天之御中主神高皇產靈神神皇產靈神和天照大神。在地方上設立中教院、小教院。明治三十一年十一月創設全國神職會。國家神道的制度直到二戰後,才在盟軍占領當局要求政教分離的指導下被廢除。

根據日本文化廳在2016年的統計,神道在日本國內約有8千9百萬信徒,佔日本居住人口(含外籍居留人口)比例達47.4%[3],但此數據沒有考慮到日本的神佛習合現象(類似華人的三教合一)。實際上真正虔誠的神道信徒數量並不多,日本五大報之一的《日本經濟新聞》則指出很多日本人不過是進去寺廟裡面求神許願罷了,並不是真正擁有宗教信仰[4]

祭儀[編輯]

日本神道祭祀包括了天神、地祇、人鬼的祭祀典禮。[5]祭祀分大祀、中祀、小祀。[6]大祀包括大嘗祭。中祀包括新嘗祭、神嘗祭、相嘗祭、神衣祭、祈年祭。小祀包括鎮花祭、鎮火祭、鎮魂祭、三枝祭、道享祭、風神祭、祈雨止雨祭、月次祭、星祭、招魂祭、荒神祭、地鎮祭。《古事記》中除了至尊神天照大神以外,神道教的神按職別包括六個輔佐神、五部上祖神、三十二神、五行神、風神、雷神、山神、草神、海神、河神、二十一祓神、六福神、道祖神、和歌神、八大武神、軍神、酒造祖神、醫術祖神、神樂祖神、服部祖神等等。

月份 神道祭祀
一月 四方拜、元始祭
二月 皇霊殿祈年祭、春日祭、新年祭、御田植祭
三月 春季皇霊殿並神殿祭(三月春分日)、春日祭(三月十三日)
四月 神武天皇御例祭、賀茂祭、神衣祭
五月 端午祭(五月五日)、賀茂祭(五月十五日)
六月 神今食大祓、神宮月次祭幣帛発遣(六月四日)
七月 乞巧奠
八月
九月 伊勢例幣、重陽宴、秋季皇霊殿並神殿祭(九月秋分)
十月 神嘗祭(十月十七日)
十一月 新嘗祭(十一月廿三日)、相嘗祭、鎮魂祭(十一月廿二日)、靖國神社例祭(五月六日、十一月六日)
十二月 大祓(十二月卅一日)、除夜祭(十二月卅一日)、追儺、後桃園院天皇御例祭(十二月六日)

神宮裡的神官稱為祭主、大宮司。神社的首領稱為神主,其下有禰宜(覡)、祝、巫(神子)等等。神樂舞女稱為巫女。明治二十七年頒布《神官神職服制》敕令,此後修正3次,分為正裝、禮裝、常裝。正服黑羅冠、略服烏帽子(有位立烏帽子、無位折烏帽子)。正服衣冠,四位以上縫腋位袍黑唐草紋、五位赤唐草紋、六位以下綠無紋、無位黃平絹無紋。禮裝齋服服制與位袍同,用白絹。中單短帷子,有位者為紅綾,無位者紅絹。下著指貫,三位以上紫底藤丸紋,四位五位紫平絹,六位以下淺黃平絹。此外有衣冠代用布衣,即無襴狩衣。常裝包括狩衣和淨衣。中祭、小祭的祭服為常服,即狩衣。別官以下僕從服白張。供品稱為神饌,包括飯、餅、白米、黑米、野鳥、水鳥、海魚、川魚、海菜、野菜、果實、鹽、酒。

神前結婚式[編輯]

神前結婚式可追溯到伊勢禮法。1878年,深受水嶋流禮法家影響的伊勢神宮的神宮教院頒布神道綱領《五儀略式》,包括誕生之式、創業之式、婚姻之式、奏功之式、葬祭之式五種。不久《類聚婚禮式》一書出版。明治三十三年,以大正天皇結婚為契機,出現了明治式神前結婚法。1899年,華族女學校校長細川潤次郎男爵擬定了《新撰婚禮式》,提倡推廣神前結婚式。翌年禮法講習會在日比谷大神宮(東京大神宮)為當時身為皇太子的大正天皇的結婚式舉行演習。此後大正神前結婚法集其大成。目前神前結婚式有三種:自家神前結婚式、氏神神前結婚式、宗教神道教會結婚式。結婚祭儀分為幾個步驟。社司為新人開啟神社大門,新人獻上神饌,社司吟誦祝詞,新人交換誓詞並獻上玉串再敬拜。擺上神酒、一獻、二獻、三獻。媒人、男方親族及女方親族入座,與新人敬酒並問候。結婚式舉行完後,緊接著舉行「披露宴」。結婚式只有新郎新娘、媒人夫婦、雙方父母、近親參加。「披露宴」意即「公布於眾」,所以參加的人可以很多,如雙方工作單位的同事、遠親、同學、朋友均可參加。

皇祖天照大神[編輯]

天照大神天皇一系的祖宗神,天皇所郊祀的皇大神[7],即日神,為治天的君王)。

天照大神賜給其子孫三神器,即八咫鏡草薙劍八阪瓊曲玉,作為統治的憑證神璽,保佑子孫永遠統治日本[8][9]

垂仁天皇下詔祭祀天照大神,以兵器祭神祇。[10]

分類[編輯]

神道依信仰形態可分成:神社神道,教派神道和民俗神道,教派神道分有13個教派,每派有自己的創始人;民俗神道無嚴密組織,是農民自己祭祀農事和路神。明治維新後,政府扶持神社神道,宣布政教合一,將神社神道定為國教,即國家神道,由政府出資資助。古來神道的祭祀神職人員、神主(神道的祭司)以及下級神職人員一般都是世襲。明治政府不採傳統的制度,廢止世襲職。設置內務省中一部局來管轄全國神社,而神職皆成內務省的職員。又將古社中多數小者,由政府統籌到大社中。1945年日本於第二次世界大戰投降後,在盟軍要求下,日本政府宣布政教分離,裕仁天皇發布詔書,宣布自己是人不是神,廢除國家神道,政府不得資助神社,但神社神道已經成為日本神道信仰的主流。

神道諸派[編輯]

文化[編輯]

日本人一般在出生30至100天內,都會被父母帶領參拜神社,在3、5、7歲的11月15日所謂七五三節要參拜神社,升學、結婚要到神社祈求神佑。但平時求籤,祈求交通安全等到佛寺,葬禮也要佛教和尚主持。每個神社門前有一個叫做「鳥居」的日本牌坊,正殿門楣上掛一鈴鐺,懸一粗繩,參拜者先要拉動粗繩,再大聲鼓掌以驚動神靈(日本稱為御魂),然後雙手合一默默祈禱。一般不用下跪,但進入殿內須脫鞋。因日本大學升學競爭相當激烈,每年高考時,都有大批學生到神社祈禱。

神社[編輯]

神社不設立靈牌(較重要的神社有一青銅鏡)。有一些具有重要任務的神社稱為神宮。比較重要的神道神社有:

神社
天照大神 伊勢神宮
天皇宗廟 石清水八幡宮香椎宮氣比神宮鶴岡八幡宮宇佐神宮宇治上神社赤間神宮近江神宮白峯神宮橿原神宮筥崎宮宮崎神宮宇佐神宮水無瀨神宮吉野神宮平安神宮明治神宮
名神 古事記 出雲大社熱田神宮伏見稻荷大社熊野本宮大社春日大社石上神宮龍田大社廣瀨大社八坂神社鹿島神宮多賀大社日前宮丹生都比賣神社伊弉諾神宮鹿兒島神宮南宮大社多度大社
山神 大神神社松尾大社日吉大社大山祇神社三嶋大社鳥海山大物忌神社日枝神社富士山本宮淺間大社
水神 嚴島神社丹生川上神社貴船神社
賀茂氏宗廟 賀茂神社
橘氏宗廟 梅宮大社
德川氏宗廟 日光東照宮上野東照宮久能山東照宮
人神 太宰府天滿宮北野天滿宮上杉神社豐國神社照國神社建勳神社湊川神社四條畷神社鎌倉宮晴明神社中正神社
國社 靖國神社大國魂神社北海道神宮

腳註[編輯]

註釋[編輯]

  1. ^ 日本書紀》中的稱呼。
  2. ^ 古事記》中的稱呼。

出典[編輯]

  1. ^ 大日本史 卷之七十四
  2. ^ 德川義直,《神祇寶典序》
  3. ^ 《宗教年鑑》 平成28年版 - 文化廳,第35頁
  4. ^ 中國和日本患上近親相憎病 日經中文網 2012.11.26
  5. ^ 延喜式 卷第九 神祇九 神名帳上. miko.org. [2016-12-23]. 
  6. ^ 大日本史 卷之一百五十一 列傳第七十八「夫夫衰弊之漸,其來有由。一者,廟社不祀也。祈年祭、月次、神今食、神嘗祭、新嘗會,朝之重事也。其祀僅存,其禮漸薄。凡神今食,天皇幸中和院。神嘗祭,幸大極殿。威儀棣棣,自感神心。昔告朔餼羊,仲尼愛禮,以小喻大,何失恆規。宜每事遵式,舉而行之。諸國所在大小神社,破壞不修,頗倒無基。國宰不踐祭祀之場,社司不為修治之營,況非家譜之輩,知廟社之務,誰能竭謹慎之誠,而致齊肅之禮乎。」
  7. ^ 日本書紀 卷第三 神武紀「天照大神訓於天皇曰:「朕今遣頭八咫烏,宜以為鄉導者.」果有頭八咫烏,自空翔降.天皇曰:「此烏之來,自適祥夢.大哉,赫矣!我皇祖天照大神,欲以助成基業乎!」」「四年春二月,壬戌朔甲申,詔曰:「我皇祖之靈也,自天降鑑,光助朕躬.今,諸虜已平,海內無事.可以郊祀天神,用申大孝者也!」」
  8. ^ 古語拾遺「於時,天祖天照大神、高皇產靈尊,乃相語曰:「夫,葦原瑞穗國者,吾子孫可王之地.皇孫就而治焉.寶祚之隆,當與天壤無窮矣.」即以八咫鏡及草薙劍二種神寶,授賜皇孫,永為天璽.矛、玉自從.即,敕曰:「吾兒視此寶鏡,當猶視吾.可與同床共殿,以為齋鏡.仍,以天兒屋命、太玉命、天鈿女命,使配侍焉.」」
  9. ^ 日本書紀 卷第二 神代[永久失效連結]「故天照大神乃賜天津彥彥火瓊瓊杵尊,八阪瓊曲玉及八咫鏡、草薙劍,三種寶物.又以中臣上祖-天兒屋命、忌部上祖-太玉命、猿女上祖-天鈿女命、鏡作上祖-石凝姥命、玉作上祖-玉屋命,凡五部神使配侍焉.因敕皇孫曰:「葦原千五百秋之瑞穗國,是吾子孫可王之地也,宜爾王孫就而治焉!行矣,寶祚之隆,當與天壤無窮者矣!」」
  10. ^ 日本書紀 卷第六 垂仁紀「時天照大神誨倭姬命曰:「是神風伊勢國則常世之浪歸國也.傍國可憐國也,欲居是國.」故隨大神教,其祠立於伊勢國,因興齋宮於五十鈴川上.是謂-磯宮.」「大水口宿禰而誨之曰:「太初之時,期曰:『天照大神悉治天原;皇御孫尊專治葦原中國之八十魂神;我親治大地官者.』言已訖矣.然先皇御間城天皇雖祭祀神祇,微細未探其源根,以粗留於枝葉,故其天皇短命也.是以今汝御孫尊悔先皇之不及而慎祭,則汝尊壽命延長,復天下太平矣!」」

參考文獻[編輯]

引用[編輯]

來源[編輯]

書籍
  • 呂玉新:《古代東亞政治環境中天皇與日本國的產生》

外部連結[編輯]

參見[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