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中俄关系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俄羅斯-中國關係
Russia和China在世界的位置

俄羅斯

中国
外交代表机构
俄羅斯聯邦駐華大使館俄语Посольство России в Китае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俄罗斯大使馆
外交代表
大使 杰尼索夫·安德烈·伊万诺维奇 大使 李輝

中俄关系,是指歷史上的中國俄羅斯、以至現在中華人民共和國俄罗斯联邦之間的雙邊關係。

中俄兩国之間的交往始於唐朝,在元朝也有交流;17世纪時,俄軍入侵中國,与清軍拔剑弩张,兩國其後订立条约,划定边界,兩國此后时有往来,並保持密切的雙邊关系。1910年代,中俄兩國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兩國原來的君主統治(大清帝國俄羅斯帝國)分別被推翻,共和政體(中華民國蘇聯)成立。中華民國和蘇聯互相向對方示好,又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站在同一戰線;同時,蘇聯鼎力支持中國的共產主義運動。

其後,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民國政府退到台灣;蘇聯率先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又處處援助中國,派出的駐華大使羅申受到元首級接待。可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與蘇聯後來出現分歧,更爆發軍事衝突;蘇聯撤銷一切對華援助,中華人民共和國也把蘇聯視為敵人,交惡40多年。中蘇關係在蘇聯將要解體時有所改善;時至今天,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俄羅斯聯邦有著友好且緊密的關係,兩國在經貿、文化、軍事等方面俱有合作。

蘇聯成立前[编辑]

軍政關係[编辑]

唐代至明朝[编辑]

貝加爾湖曾是唐朝的領土,圖為貝加爾湖東南部的風景。

中國和俄羅斯在唐代已有接觸;當時,俄羅斯境內的貝加爾湖及其附近的一大片土地均是唐朝的領土[1]:121。8世紀時,活跃於當今俄羅斯聯邦圖瓦共和國蒙古国维吾尔族協助唐室平定安史之亂小寧國公主因此下嫁族人的国王英武可汗;根據俄罗斯學者的推断,英武可汗為小寧國公主興建了一座城堡,城堡位於捷列霍尔湖俄语Тере-Холь中央,外觀與唐代宫殿相似[2]

南宋末年,蒙古帝国揮兵直搗俄罗斯,軍隊沿着伏爾加河北上,征服了俄羅斯全境[3]:349,並在伏爾加河下游建立欽察汗國,統治俄羅斯逾200年[4]:16;一些俄裔士兵随蒙古大军抵達元朝大都,他們部分人参加了蒙古攻打金國和南宋的战争[5]:16

庫頁島(當時被稱為「苦兀」)和俄屬遠東的部分地區是明朝版圖的一部分[1]:169

清朝[编辑]

本屬於清朝的尼布楚在17世紀被撥進俄國版圖,至今仍是俄羅斯領土。
俄軍是八國聯軍的一員,圖為八國聯軍中的俄羅斯士兵。

17世紀時,俄羅斯人來到黑龍江地區,在本屬於清朝尼布楚雅克薩修築城塞;清朝與俄國因此干戈相向,兩國最終在1689年達成《尼布楚條約》,尼布楚被撥進俄國版圖,並認可邊境貿易[6]:214–215

第二次鸦片战争時,俄國迫使清政府與之签订不平等条约瑷珲条约》,把約60万平方公里的中国领土撥归俄羅斯版圖,又規定一片乌苏里江以东的中国领土由中俄兩國共同管理;不少中国人民對此深感憤怒,並在1900年中旬对沙俄还击,成功收复被佔的瑷珲[7]

18世紀初,俄國派遣萨瓦·弗拉季斯拉维奇·卢古辛斯基俄语Рагузинский-Владиславич, Савва Лукич來華,商議簽訂通商條約一事;清朝沒有地圖供參考,俄國則暗中製圖,更改中俄兩國早前在《尼布楚條約》中確定的邊界[8]。清廷沒有察覺到這點,便和俄羅斯簽下《恰克圖條約[8]

19世紀末,俄國干涉清朝和日本關於遼東半島的糾紛,並強行租借大連旅順[9]:25甲午戰爭後,滿洲里奉天府等城市落入俄國的勢力範圍[6]:243。1860年,俄國與清政府簽下《中俄北京條約》,把海參崴在內的一大片中國割讓給俄國;時至今天,海參崴是俄屬遠東第一大的港口城市[10]

1890年,義和團在中國冒起,團員破壞基礎建設、又佔據多個城市,其後更包圍公使館街,引起俄國在內的八國聯軍侵華[6]:246。俄國以平定義和團為由出兵中國,攻佔吉林及奉天等地,中國東北大部份土地也落入了俄國勢力範圍;懼怕俄國勢力的英國在1902年與日本結盟,以防止俄軍再下一城[6]:246。戰火平息後,清廷向多國支付合共為45,666萬兩的賠償金;俄羅斯取得約13,243萬兩(佔總金額的29%),是獲得最多賠款的國家[6]:247

尼古拉二世在位時的俄國推行了多項帶有帝國主義色彩的對外政策;當時的俄羅斯為了稱霸太平洋而侵略满洲地区,因此爆發日俄戰爭,於是改為侵略蒙古地區,又推動蒙古獨立為國[9]:25。1912年,蒙古與俄羅斯簽署協定,打算讓外蒙古成為俄國的保護國;後來,中華民國與俄羅斯簽下《中俄蒙協約》,可保留對外蒙古的宗主權,但已損失不少利益[9]:25

整理元素週期表的俄國學者德米特里·門捷列夫曾在1900年代建議俄羅斯與中國締結緊密的聯盟,又表示中國會成為如同俄國的泱泱大國;他認為中俄結盟可避免黃禍,並確保世界太平[11]

經貿關係[编辑]

中藥「大黃」在俄羅斯一度非常暢銷,圖為波葉大黃

中俄兩國在明代已有大规模的貿易往來[12]。清朝初年,俄国主要希望透過與華貿易來獲取商业利润,清廷與俄国贸易則是為了處理兩國之間的政治糾紛;1861年以前,清廷負責管理中俄雙邊貿易事務的部門為理藩院[13]。清朝時,俄罗斯是山西一帶商人的主要对外贸易伙伴[14]

中國與俄羅斯的經貿關係在兩國簽訂《尼布楚条约》後正式展開;《尼布楚条约》被稱為中俄貿易的起始性条约,容許两国持护照的人民越界贸易[12]。兩國其後簽訂《恰克图条约》、《瑷珲条约》、《北京条约》及《天津条约》等協约,進一步規範中俄貿易的地点、性質,以及有關的稅務政策英语Tax policy[12]。中藥大黃在俄羅斯一度非常暢銷,利润也頗為可观:大黃的进口价約為12卢布,轉運到圣彼得堡後,價錢隨即上升至110卢布[15]。由於大黃主要在恰克图進口,恰克图的貿易曾因大黃而繁荣起來[15]

文化關係[编辑]

俄罗斯东正教會在18世纪開始派遣使团來華,該使团在1727年达成明确条文,開始長驻北京,使团其後获得康熙帝赏赐俸祿、封授官銜;根據學者陳復光的著作《有清一代之中俄关系》,來自俄羅斯的傳教士比其他派駐北京的教士更能獲得清政府优待[16]。赴華傳道的俄羅斯教士团在中俄兩國之間的文化交流扮演重要角色;當時,遣使來華是俄國培養漢學家的方式[17]:1–2。一些教士在中國學會了漢語滿語蒙古語以至藏語,回國後在俄羅斯教授這些語言;他們又翻譯不少中國典籍,促進了中華文化在俄羅斯的傳播[17]:2

18世纪初的清朝渴求通曉俄語的人才,而當時的俄國也希望培養能操漢語滿語的國民[17]:31。於是,俄國在清廷同意下派遣留學生來華;他們跟隨傳教士到北京,是近代歐洲第一批官學生[17]:31。清廷十分重視他們,為他們安排教師和飲食[17]:31

18世纪後期,俄國出現了一股中華文化熱潮,中國文化盛行於莫斯科聖彼得堡喀山等城市,其後更蔓延至西伯利亞和俄屬遠東;當時,王公貴族的宮殿、府第收藏了不少中國工藝品和文物(如古錢英语Ancient Chinese coinage扇子剪紙等),也有很多中式家具和佈置,有些皇宮的大門前更有石獅子[17]:41

19世纪時,尼古拉二世向中國求書,又特別索要佛經丹珠爾》,道光帝便把約800冊藏於雍和宮的佛教經典送給俄國;為了答謝清帝贈送典籍,俄羅斯政府精挑細選了700本具學術意義的俄國圖書,回贈予中國[17]:35–36。清政府贈予俄國的典籍只有宗教經典,俄國回贈中國的圖書卻涵蓋了357個領域,如科技、外交、軍政、數學、文學等,大多是由學術權威所撰;但是,這些書的語言都是甚少中國人明白的俄語,清政府又不知道這些書的價值,因此有人主張把書送還,朝廷最終決定封存這些圖書,但不怎麼重視它們[17]:36–38。後來,有學者建議把書譯為漢語,並出版這些書籍,惟未能成事[17]:38

蘇聯時期[编辑]

軍政關係[编辑]

國民黨在1920年代決定「聯俄容共」,圖為第三國際駐中國代表鮑羅廷與蔣介石的合照。

十月革命後,俄羅斯帝國覆亡,奉行社會主義蘇聯成立,日本和部分歐洲國家隨即展開干涉;為了抗衡這些國家,蘇聯方面宣佈無條件放棄在中國的特權,又取消兩國間的秘密協議[6]:210列寧也曾經表示要廢除全部中俄兩國的不平等條約[18]:662。因此,不少中國人對蘇聯產生好感[6]:210

1920年代,中國共產黨中國國民黨在蘇聯和第三國際的推動下聯手合作,是為第一次國共合作;國民黨又決定「聯俄容共」,採用蘇聯共產黨民主集中制,接受共產黨員加入國民黨。蘇聯同意援助中國統一和獨立,第三國際則派遣軍事顧問英语Military advisor來華[6]:210。其間,蔣介石到蘇聯進行考察,回國後隨即致函辛亥革命元勳廖仲愷;他在信中表示,蘇聯圖謀令共產黨成為正統的中國政府,又有意吞併一些少數民族在中國的聚居地,批評蘇聯是改名易姓的帝國,反對中華民國與蘇聯合作[19]:136

1925年,中華民國的締造者孫中山簽署《致蘇聯遺書》;他在遺書中稱蘇聯為「自由的共和國大聯合之首領」、「不朽的列寧遺與被壓迫民族的世界之真遺產」,又希望中國與蘇聯會在往後的日子裡通力合作,並「以兄弟之誼祝你們平安」[17]:64–65

(1925年至1937年?)

1937年,七七事變爆發,日軍此後大舉侵略,形勢千鈞一髮;此時,蘇聯與中國簽下互不侵犯條約,運送物資來華,又派遣飛行員和軍事顧問南下,援助中國抵抗日軍[20]。1939年,蘇聯將領朱可夫諾門罕戰役中率兵擊敗關東軍,殲滅了逾13000名日本兵,擊落約200架日本軍用飛機[21]:125–126

經貿關係[编辑]

文化關係[编辑]

莫斯科中山大學是一所專門為中國勞動者而設的學府,圖為該校的一群學生。

瞿秋白是十月革命後首個到蘇聯採訪的知識份子;他在當地創作了大量的散文時事通訊英语Newsletter,參觀托爾斯泰故居,又開始研習馬克思列寧主義和俄國文化,撰寫相關的書籍[17]:45, 57。瞿秋白在俄羅斯生活了2年;回國後,他專心鑽研和推廣俄國文化[17]:59–60

孫中山病逝後,蘇聯當局決定在莫斯科開辦一所專門為中國勞動者而設的學府(即後來的莫斯科中山大學),又向國民黨招募學生;雖然統計數據顯示中山大學的學生多為國民黨人,但當時的「聯俄容共」政策允許共產黨員加入國民黨,因此有學者估計身為共產黨員或共青團員的學生實際上佔了近68%[22]:243–245

蘇聯解體後[编辑]

政治關係[编辑]

經貿關係[编辑]

軍事關係[编辑]

文化關係[编辑]

参考資料[编辑]

  1. ^ 1.0 1.1 陸運高. 中國歷史版圖紀年新編. 中華書局. 2013. ISBN 9789888263189. 
  2. ^ 俄罗斯古城堡遗址疑似唐朝公主夏宫. 北京日报. 2008-01-06 [2015-03-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1-09). 
  3. ^ 圖說中國通史. 人類智庫. 2013. 
  4. ^ 許湘濤. 俄羅斯及其周邊情勢之研究. 秀威出版. 2008. ISBN 9789866732577. 
  5. ^ 中国近代史. 中国人民大学书报资料社. 1999. 
  6. ^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宮崎正勝; 葉婉奇 (譯). 圖解東亞史. 易博士文化出版. 2004. ISBN 9867881400. 
  7. ^ 1858年5月28日 《瑷珲条约》签订. 人民网. [2015-03-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5-28). 
  8. ^ 8.0 8.1 楊爾瑛. 恰克圖條約//中華百科全書 1983年典藏版.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3-22). 
  9. ^ 9.0 9.1 9.2 婁壯行. 俄國史. 岳麓書社. ISBN 9787807617495. 
  10. ^ 沈平. 世界看中國:海參崴對中俄關係的意義. BBC中文網. [2015-03-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10-21). 
  11. ^ 邢莉. 不可不知的俄罗斯史. 華中科技大學出版社. 2012. ISBN 9787560977515. 
  12. ^ 12.0 12.1 12.2 张杰. 17~19世纪清朝与沙俄商贸关系探究. 俄罗斯中亚东欧研究. 2010, (6). 
  13. ^ 叶柏川. 17—18 世纪清朝理藩院对中俄贸易的监督与管理 (1). 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 2012 [2015-03-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3-27). 
  14. ^ 明清晋商对外贸易地理方向选择原因分析. 山西高等学校社会科学学报. 2008, (1). 
  15. ^ 15.0 15.1 雪珥. 沙俄大黄转卖利润逾十倍 大黄成中国制裁武器. 南方网. [2015-03-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3-31). 
  16. ^ 俄罗斯东正教驻北京使团的由来. 人文丛刊 (学苑出版社). 
  17. ^ 17.00 17.01 17.02 17.03 17.04 17.05 17.06 17.07 17.08 17.09 17.10 17.11 黃定天. 中俄文化關係史稿(17世紀-1937年). 長春出版社. ISBN 9787544515313. 
  18. ^ 張曙光; 周建明. 中美解凍與臺灣問題--尼克松外交文獻選編. 中文大學出版社. ISBN 9789629962463. 
  19. ^ 康正果. 百年中國的譜系敘述. 聯經出版事業公司. 2011. ISBN 9789570838169. 
  20. ^ 王真. 解放軍教授:蘇聯援華抗日的動因與效果. 北京日報. [2015-03-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3-31). 
  21. ^ 陳敬堂. 寫給香港人的中國現代史. 中華書局. 2014. ISBN 9888290827. 
  22. ^ 余敏玲. 國際主義在莫斯科中山大學,1925-1930. 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集刊 (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 1996 [2015-03-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3-31).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