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俄关系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俄羅斯-中國關係
Russia和China在世界的位置

俄羅斯

中国

中俄关系,乃中國(从清朝中华民国再至中華人民共和國)與俄国(从沙俄蘇聯再至俄罗斯联邦)的国家關係。当中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初期与苏联的关系最为密切。

简介[编辑]

俄国原是欧洲国家,与中国并不接壤。俄国自中国清代以来,通过战争、条约、诡计占领了中国的许多领土,是占领中国领土最多的国家。[來源請求]被俄国占领的中国领土包括(自东向西):库页岛乌苏里江以东土地、黑龙江北至外兴安岭土地、贝加尔湖以东土地、唐努乌梁海等。

俄國侵略中國領土面積統計:新疆西部及外東北共約150餘萬平方公里,唐努烏梁海約17萬平方公里,外蒙古156萬多平方公里,合計約330萬平方公里。

兩國比較[编辑]

中国 中華人民共和國 俄羅斯 俄羅斯聯邦
領土 9,640,827平方公里 17,075,400平方公里
人口數 1,385,751,000 141,327,297
人口密度列表 每平方公里140人 每平方公里8.3人
首都 北京 莫斯科
最大城市 上海(23,019,148) 莫斯科(14,837,510)
政府 人民共和國 聯邦 總統制 共和國
官方語言 漢語 俄羅斯語
GDP(國際匯率) $6.988万亿 $1.894万亿
GDP(購買力平價) $11.316万亿 $2.376万亿
人均GDP(國際匯率) $5,184 $13,542
人均GDP(購買力平價) $8,394 $16,840
人類發展指數 0.699 0.719
外匯儲備 3.305万亿美圆 0.513万亿美圆
軍費支出 $1430亿美元 $719亿美元

清朝与俄罗斯帝国的关系[编辑]

1653年,俄罗斯沙皇阿列克谢一世派遣使节,要求顺治皇帝向其称臣;而顺治要求俄国沙皇前来北京朝贡。1714年俄国东正教北京传道团开始常驻北京,除传道外,兼顾外交。1861年,俄国在北京正式设立公使馆。1887年,清政府在圣彼得堡设立正式驻俄公使馆。

《尼布楚条约》[编辑]

1652年(清顺治九年),俄国人东入黑龙江,“驻防宁古塔(今黑龙江省海林市)章京海色率所部击之,战于乌扎拉村”。这是中俄之间第一场战斗。1657年,沙俄派正规军在尼布楚河石勒喀河合流处建立了雅克萨城与尼布楚城。之后中俄之间发生多次外交和军事上的冲突。1685年,清康熙帝在平定“三藩之乱”后,派将军彭春5月22日从瑷珲起兵五千人,5月25日攻入雅克萨。之后清军撤军而俄军卷土重来。1686年清军再攻雅克萨并围城。1689年9月7日《尼布楚条约》正式签字。

中俄两国在雅克萨地区发生军事冲突后于1689年8月27日,俄罗斯全权代表陆军大将费耀多罗和清王朝全权代表领侍卫内大臣索额图、国舅佟国纲尼布楚(现俄罗斯涅尔琴斯克)签定的边界条约。根据此条约,俄国失去了鄂霍次克海,但与大淸帝国建立了贸易关系。此条约以外兴安岭额尔古纳河为界划分俄国和中国,但没有确定兴安岭乌第河之间地区的归属。

北京俄罗斯馆的建立[编辑]

《布连斯奇条约》[编辑]

《中俄伊犁塔尔巴哈台通商章程》[编辑]

1847年7月,沙皇政府授权第12界东正教北京传道团修士大司祭佟正笏(波里卡尔普)正式要求清政府允许俄商到新疆塔尔巴哈台(今塔城)、伊犁和喀什噶尔(今喀什)“三处通商”。清政府以俄方所请“与向例不符”,加以拒绝。1850年1月,沙俄复命护送第13届传道团来华的科瓦列夫斯基少校在北京重提旧议。同年5月,清政府照会俄方,请于明春派员赴伊犁妥议通商章程。1851年(咸丰元年)7月,俄国全权代表科瓦列夫斯基与中国新任伊犁將軍奕山、参赞大臣布彥泰在伊犁开议。俄方要求按照《恰克图贸易旧章》议定具体办法。奕山一味妥协退让,除喀什通商一事未允外,“接受了俄方的所有提议”。8月6日,双方在《伊犁塔尔巴哈台通商章程》上签字。

《璦琿條約》、《天津条约》、《北京条约》、《中俄勘分西北界约记》[编辑]

1866年的俄罗斯:深绿为帝国领土,淡绿为势力范围

1856年,趁英法聯軍進攻廣州之机,俄國派普提雅廷為公使,與清政府談判邊界問題。1858年5月,俄國西伯利亞總督穆拉維約夫乘英法聯軍攻陷大沽口,在黑龙江爱辉城以武力強迫清廷黑龍江將軍奕山簽訂了中俄《璦琿條約》。根據這個條約,中國割讓黑龍江以北、外興安嶺以南的60多萬平方公里的土地予俄國,並把烏蘇里江以東約40萬平方公里的中國領土劃作中俄共管。另一方面,俄國伺機介入調停,並先於英法美三國與清政府簽訂了《中俄天津條約》(中文本原存於中華民國外交部,現寄存於臺北外雙溪國立故宮博物院恆溫恆濕的庫房保存)。

1860年11月,中英、中法《北京條約》簽訂後,英法聯軍開始撤離北京。俄國駐中國公使伊格那季耶夫以「調停有功」為由,提出了新的領土要求。14日,清政府與俄國簽訂了《北京條約》(中文本原存於中華民國外交部,現寄存於臺北外雙溪國立故宮博物院恆溫恆濕的庫房保存)。,將烏蘇里江以東40萬平方公里的土地劃歸俄國,增開喀什噶爾為商埠,並在喀什噶爾庫倫設領事館。同時,俄國還將由其提出的中俄西部邊界走向強加給中國。1864年,俄國強迫清政府訂立《勘分西北界約記》,割佔巴爾喀什湖以東以南44萬平方公里土地。

《里瓦几亚条约》和《中俄伊犁条约》[编辑]

《中俄密约》[编辑]

《旅大租地条约》[编辑]

中华民国与蘇聯的关系[编辑]

北京宛平城抗战纪念馆中的中苏国旗

辛亥革命推翻滿清政府後,中國陷入軍閥混戰局面。當時為國際承認的北洋政府總統袁世凱與俄國簽訂《中俄聲明》。自此,俄人勢力開始入侵外蒙孫中山領導的國民政府為成功北伐,1923年與蘇聯建立良好關係簽訂孫越宣言,確立聯俄容共政策但確定共產主義並不適合中國。蘇聯亦派人員協助國民政府組織北伐軍。1927年,蔣介石於上海清黨國民黨與共產黨關係亦告破裂。蘇聯特使及一切人員亦被驅逐。

外蒙古独立[编辑]

外蒙古原来是中国领土,1911年在俄国策划下外蒙古宣布独立为蒙古人民共和国。苏联成立之后,继续支持外蒙古独立,并与日本订立秘密协议,日本承认外蒙古独立,苏联亦承认满洲独立。1946年1月,中華民國政府正式承认外蒙古独立。1950年又因苏联违约,於聯合國提出控蘇案,以25票同意,24票棄權,9票反對,2國未出席,通過提案並且不承認外蒙古獨立。中华人民共和国于1949年10月16日宣布与外蒙古建立大使级的外交关系。1961年在中華民國棄權下联合国接纳外蒙古为成员国。

《中俄解决悬案大纲》[编辑]

1917年3月15日,俄国爆发“二月革命”,沙皇尼古拉二世被迫退位。30日中华民国驻俄全权公使刘镜人约见俄国临时政府外交部副部长,宣布承认该政府。1917年11月7日,俄国爆发10月革命。1918年8月22日中国作为协约国成员发表《海参崴宣言》,拒绝承认苏维埃俄国,随后出兵西伯利亚,不久又撤出。1922年8月,苏维埃俄国派越飞为驻华全权代表,与北京政府外交总长顾维钧谈判,想先达成建交目的。顾维钧仍要求苏俄先从外蒙撤退红军,谈判未果。然后越致函正在洛阳的军事实力最强的吴佩孚将军,希望建立合作关系,被吴佩孚拒绝,然后又赴上海,与孙中山会面。于1923年1月达成“孙文越飞联合宣言”(简称“孙越宣言”)。

1924年5月31日,曹锟北京政府外交总长顾维钧不辱使命,与苏俄政府代表加拉罕在北京签立《中俄解决悬案大纲协定》。按照协定,苏俄将归还被沙俄侵占、分裂的354.8万平方公里,并从外蒙撤离军队。中苏正式建交。

1926年,中苏双方举行会谈,商议重新划界,谈判无果而终。

《奉俄协定》[编辑]

1924年9月20日,苏联为落实《中俄解决悬案大纲协定》和《中俄暂行管理中东铁路协定》关于中东铁路问题,与奉天张作霖地方政府签订的协议。北京中央政府照会俄国代表加拉罕,不承认《奉俄协定》。但是最终在1925年3月18日表示承认。

1929年至1932年中苏断交[编辑]

1927年12月14日,国民党南京国民政府因广州事变发布对苏联断绝邦交令。此时尚为正统的北京政府还存在,该断交令无效。1929年7月17日,因中东铁路事件,苏联政府宣布与南京国民政府绝交,撤回苏联驻中国使馆及侨务代表。 1932年12月12日,中苏恢复外交关系。

《新苏租借条约》[编辑]

1940年11月新疆军阀盛世才与苏联秘密《新苏租借条约》

《苏日中立条约》[编辑]

1941年4月苏联与日本签订《苏日中立条约》。苏联承认满洲国,日本承认蒙古人民共和国

《中蘇友好同盟條約》[编辑]

中华人民共和国与苏联的关系[编辑]

《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编辑]

1950年苏联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签署了《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而废除了《中苏友好同盟条约》。

对华经济援助[编辑]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後最重要的外交活动就是毛泽东周恩来前往莫斯科进行两个月访问。主要目的是签订新的中苏同盟条约,並争取苏联经济援助,雙方同意废除1945年的中苏条约,重新签订新的中苏条约。中苏同盟后强化中华人民共和国在经济上对苏联的依赖,中苏条约谈判使斯大林毛泽东都心存芥蒂,如果不是4个月后朝鲜战争的爆发中国在苏联最需要援手时出兵朝鲜,苏联履行各项经济协定程度、中苏经济关系发展难以预料。

朝鲜战争期间,苏方向中国提供了军事援助,包括一千架米格15型飞机以及对东北和中国运输系统的军事工业援助,由苏方援助中国的现代化和机械化武装部队,一直在朝鲜停留到停战之后,中国生产出模仿和复制的苏式重型大炮坦克,在苏联许可下开始自行生产米格飞机,同时中国海军配备了由苏联提供后由中国仿制的潜艇

苏联对中国的援助主要集中在建国初期,1949年苏联以设备、机器和各种材料的商品形式向中国提供3亿美元贷款,利息1%,为期5年。苏联的3亿美元贷款按1950年汇率折算人民币约合9亿元,在三年恢复时期中央政府总投资62.99亿元中,所占比例高达14.3%。另外,苏联政府帮助援建恢复经济急需的煤炭、电力、钢铁、有色金属、化工、机械和军工部门的50个重点项目。在执行过程中,因情况变化,撤消了1个项目,合并了2个项目,实际建设项目为47个。涵盖了以下行业:一、能源工业,二、原材料工业,三、民用机械加工,四、国防军工,五、造纸工业,按国家统计局1953年3月11日的统计报告,3年累计实际进口46974万卢布,完成合同68.7%。

1953年3月斯大林去世,9月赫鲁晓夫担任苏共中央第一书记,急需得到中国共产党的支持。据俄罗斯解密的档案记载,1954年9月赫鲁晓夫首次来华前主持召开苏共中央主席团会议,决定对华大幅增加援助作为礼物。果然,在这次来华参加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5周年庆典期间,赫鲁晓夫改变了斯大林过去的大国沙文主义做法,废除了中苏关系中一些不平等约定,议定从旅顺撤军和交还基地,在谈及撤军时毛曾说“我认为苏联军队此时撤出旅顺和大连是不合适的”,但因赫态度坚决而作罢[1]。对于提供常规武器,苏联也改变了斯大林时期主要提供已淘汰的旧品的做法,改为提供现役新装备样品和生产技术。

在中国第一第二个五年计划时期,苏联援华的重点是称为“156项”的基础工业设施建设。这些项目的机器设备,主要是以货物贸易而不是以贷款交付的,而提供技术是免费的。1952年中国制定“一五”计划时,斯大林同意帮助建设141项重点工程,1954年赫鲁晓夫又追加15项并提升质量,成为奠定中国工业化基础的著名的“156项”。后来落实的工程共150项,其中44项是军工企业,包括陆海空三军各种主战装备的制造厂。赫鲁晓夫时代对中国提供的最重要的援助,是帮助建造核弹、导弹生产企业和相应技术。

据前些年已经解密的俄罗斯档案记载,赫鲁晓夫不顾军方坚决反对,决定向中国提供原子弹生产技术,帮助建立核工厂。从1957年末起,苏联开始履行协议,对华提供了P-2导弹作为中国导弹事业的起步的最早样品。翌年,苏联又向中国提供了所需核工业设备,并派出近千名专家,建成了湖南江西铀矿包头核燃料棒工厂及酒泉研制基地、新疆的核实验场,中国正式进入了核工业建设和研制核武器的新阶段。

1953-1957年,中国实施了第一个五年计划。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奠定工业化初步基础的重要时期。在遭受全球大多数资本主义国家封锁、禁运的环境下,中国通过等价交换的外贸方式,接受了苏联和东欧国家的资金、技术和设备援助。建设了以“156项”为核心的近千个工业项目,使中国以能源、机械、原材料为主要内容的重工业在现代化道路上迈进了一大步。以“156项”为核心、以900余个大中型项目(限额以上项目)为重点的工业建设,使中国建立独立自主的工业体系雏形。从1950年第一个项目开始建设,到1969年“156项”实际实施的150项全部建成,历时19年。其中建设的高潮在第一个五年计划期间。至1957年底,“156项工程”中有一半以上的项目已按期全部建成或部分建成投产,在社会建设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1958年夏天,中苏之间因“长波电台”和“联合(潜艇)舰队”事件发生争执,翌年6月赫鲁晓夫通知中国“暂缓两年”向中国提供原子弹样品和制造技术。1960年7月,苏联又撤回在中国核工业和军工部门的专家,不再履行这一领域的协定,不过此前苏联的技术援助还是大大加快了中国“两弹”事业的进程。在不到10年时间内,中国以几十亿元人民币费用就建立起配套的国防工业基础,在世界近现代历史上创造了成本最低和规模速度空前的纪录。

关系破裂[编辑]

1960年代中苏关系急剧恶化,援助也大大减少直至终止。1962年,中国与印度发生军事冲突,苏联一方支持印度。1969年,中苏在边境爆发大规模军事冲突,其中包括珍宝岛事件,两国一度处于核大战边缘。

关系正常化[编辑]

1985年,戈尔巴乔夫上台之后,开始实行较为缓和的外交政策,得到中国方面的积极回应。1989年5月,戈尔巴乔夫访华,双方关系恢复。

中华人民共和国与俄罗斯联邦的关系[编辑]

此外, 中俄保证互不首先使用核武器。中俄亦通过通过双倍外交和上海合作组织等多变组织有紧密的军事,安全,反恐合作。 并且,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每年举行多国联合军事演习。

参考文献[编辑]

  1. ^ 《党史纵览》2011年7期

参见[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