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中华人民共和国同各国外交关系
  中华人民共和国
  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的国家
  没有建交的国家
  争议地区
National Emblem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svg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与政治
系列条目

外交政策整体方针[编辑]

中华人民共和国由成立至今并未经历政党轮替,其社会意识形态(指导思想)也一直呈现一元及权威的形态,可以说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外交具有一定的连续性。中华人民共和国官方宣称外交以建立一个强大与统一的中国为目标,并应在世界上有广泛影响力。在学校教育与媒体宣传中常称本国外交的基本政策为反对霸权主义强权政治扩张主义

1992年以来,随着苏联解体,冷战的结束,美、苏两极对抗的情形不再。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综合国力的明显提升,和世界多极化的发展趋势,中国外交方针也顺应潮流转变为继承《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不扛旗、不打头、不结盟”,另提出“全世界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不干涉别国内政”、“和平崛起”、“和谐世界”等方针。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允許與其有外交關係的國家與中華民國台灣)、西藏流亡政府東突組織建立任何關係,視之為干涉內政。

中国在当前国际环境中的行为是为其认为的国家利益所驱动,而非西方国家之于人权、价值觀。有人指出正是由于中国的国家利益高于一切,中国的外交政策十分灵活、有弹性,并防止中国介入一些意识形态的冲突之中,并且能形成连贯性,政府换届不会使外交政策有大的改变。反对者认为,国家利益高于一切的出发点使得中国外交常常扮演非正义的角色,如利比亚内战中,中国政府不但不谴责前政府军的暴行且站在卡扎菲政权的一边,直到战争将近结束才承认反对派为合法政权,与国际社会早已承认反对派为合法政府的行动并不同步,但2014年後中東形勢遽變,許多之前西方介入發生變革的國家再次陷入動亂之中,諸多之前被西方認定正義的勢力也採取武力鎮壓或政變等手段,誰正義誰不正義已經成為尷尬的模糊化界線。許多學者例如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李绍先便認為這反而才是中國前瞻性外交智慧的體現,也就是尊重視世界各地民情、歷史、價值觀的巨大差異性和多元性,不以極度簡單化善惡二分法去評斷別國的文化和事件,避免了許多自身涉入其中的尷尬和仇恨化發展。[1]

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政策的制订[编辑]

与大多数国家一样,中华人民共和国正式的外交政策是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执行的。但是中国外交政策的最高决策机构是中共中央外事工作领导小组

与其他国家不同的是,中国外交政策的制订是由一些获政府赞助与监督,但在政府体制之外共产党的智库专家们来执行的。例如在中美关系中,外交政策的交流一般在研究机构之间进行。由于讨论是非官方的,他们比正式的政府官员之间的讨论更自由、更少限制。不被人民與法律限制。此外中国的战略思考,以及其有关外交的理论与西方国家也是有很大不同。

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史[编辑]

1949年以前的历史,参看中国外交史

抗美援朝宣传海报
中蘇珍寶島戰爭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以后,中共政府不承认一切外国与中华民国政府和清政府签订的条约,另外建立与外国的外交关系,中华人民共和国出版的教科书称之为"另起炉灶"。但因某些原因英国租借的新界葡萄牙租的澳门要到80年代才决定回归时间表,并于90年代末顺利地和平回归中国。也有观点认为,收回所有美英租界且废除条约的法律依据是1943年中华民国国民政府同美英等国政府签署的《中美新约》和《中英新约》,而收回苏占旅顺军港则在1954年。[2]

1950年代,周恩来率领的总理级外交使团参加日内瓦会议万隆会议,树立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的清新形象。后来提出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和“三个世界”概念更是让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策略广为各国所熟识和接受,并成为国际共识。

从建国之初,中华人民共和国就一直努力使国际社会承认其是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领土范围涵盖中国大陆香港澳门,其中台湾則從未實際管治。在1970年代之前,在台北中華民国政府一直被国际社会以及联合国广泛认可为代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1971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通过聯合國大會2758號決議取代蔣中正代表成为联合国中中国的代表后,北京当局在国际上的地位变得越来越重要,大多数国家中断了与台北的外交关系,转而与北京政府建立联系。日本与中国在1972年建立外交关系,美国也与中国在1979年建立外交关系,另外通过台灣關係法,希望能维持台海现状。目前全球有173个国家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而承认中华民国的還有22个(参见台湾问题)。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与中华民国政府都以建交国不得承认对方政府为建交的前提条件。但是近年来台湾为拓展自己在国际上的生存空间,已经不再以此为主要的建交条件了,不过一个国家在与中华民国建交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一般都会与其断绝正式的外交关系。

在建国之初,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的外交政策是保持与苏联以及其他社会主义阵营国家的团结,毛泽东提出“另起炉灶”,“一面倒”倾向苏联,并同时从苏联获得了大量资金、工程项目以及科技人员,第一个五年计划提前超额完成任务。1950年,北京政府出于本土安全考虑等原因派出了中国人民志愿军朝鲜,支援北朝鲜进行朝鲜战争。朝鲜战争之后,中国试图通过与巴基斯坦第三世界国家建立友好关系来淡化自己与苏联过度亲密的关系,这也造成中国与之后的东南亚與拉丁美洲国家新政权之间的关系紧张。斯大林去世后,上台的苏共领导人赫鲁晓夫全面否定斯大林,中苏关系开始转变。1958年,苏联提出与中国海军组成联合舰队,中方认为此举将侵犯中国主权,中苏关系从此开始恶化。1960年代,北京开始与苏联在共产主义世界中产生较大分歧。1962年在中印边境战争当中,苏联选择支持印度。1968年苏联入侵捷克斯洛伐克以及1969年中苏边界冲突后,中苏两国彻底翻脸。中国越来越注重自己的战略地位,还大力支援东南亚拉丁美洲等地的共产党或共产党政权,如柬埔寨的红色高棉。

1978年末,中国也开始关注越南试图扩张其在东南亚的影响力。对于有苏联支持的越南入侵柬埔寨及越境袭击中国,中国在1979年2到3月发动了对越南“自卫反击战”。之后中苏又在苏联入侵阿富汗问题上发生冲突。中苏之间关系有着三个障碍:越南对柬埔寨的侵略、苏联对阿富汗的侵略以及苏联军队在中苏边境地区的驻兵。

在与苏联交恶后,中国开始与美国等西方国家交往,1972年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中美之间的关系逐步正常化。1980年代,中国与西方国家的关系更加紧密,中国希望通过与西方国家的这种关系来帮助自己的经济建设,同时遏制苏联的扩张主义。此时苏联已经被中国视为是当时首要威胁。

毛泽东和尼克松在1972年2月21日歷史性会面

中国始终表态反对“霸权主义”,早期针对的主要是美国苏联以及苏联的卫星国,如越南和古巴,但是同时中国也注重自己的外交政策是独立于美国与苏联之间。邓小平曾多次提出“中、美、苏大三角”的关系。在与西方改善关系的同时,中国继续推动第三世界国家中的不结盟运动苏联解体后,中国外交转向低调务实,一直奉行邓小平提出的“韬光养晦”政策。在国际事务中“不当头”,外交事务以经济合作为先。2008年,世界爆发金融海啸,美国作为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单极领导世界的情况越来越难以维持,而中国在拯救世界经济危机当中则扮演着不可缺少的重要角色,中国外交长期奉行的“韬光养晦”政策也开始逐渐向积极参与国际事务以及发挥重要作用的方向改变。

1989年发生的天安门事件令中国的外交陷入困境,很多国家都减少了与中国的外交接触。之后中国继续努力改善与其他国家的关系,到1990年代初,中国与绝大多数国家之间的关系已经恢复正常。1991年末苏联解体后,中国也与原苏联加盟国之间建立了外交关系。

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的國家:1949/1950s(深紅), 1960s(紅), 1970s(橘), 1980s(米色)and 1990s/2000s(黃)。國家未建交以及中华民国(台灣)均用灰色表示。

当前的外交政策[编辑]

21世紀進入第二個十年後中国领导人频频出访,中国也开始在联合国以及其他多边组织发挥更大更积极的作用。中国也力图减缓亚洲区域内的紧张,其为朝鲜半岛的稳定作出贡献,也加强了与东盟国家之间的关系,积极参加博鳌亚洲论坛等活动。

中国与俄罗斯之间的关系也获得改善。普京总统与江泽民主席在2001年7月所签订的友好合作条约在很大程度上是对美国在亚洲地区势力的制衡。早在2001年6月中国的倡导下,中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又成立了上海合作组织。上海合作组织主要的意图就是阻止美国在中亚地区势力的扩张。

中国与多个国家有领土以及领海争端,包括了与越南北部湾的争端,与多个国家在南海的领海与领土争端,以及多片土地与印度以及日本有领土争端。北京当局已经解决了多个领土争端议题,其中包括1997年11月与俄罗斯签订的领土争端一揽子解决方案,于2004年10月14日签订《中俄国界东段的补充协定》,据官方说法,该协议彻底解决了中俄4300公里边界问题。在2000年与越南签订的解决部分领土争端的条约。但是对于南中国海部分岛屿的国际争端依然有待解决。

1990年代末与21世纪初,中国的外交政策主轴似乎是加强与俄罗斯以及欧洲的外交关系,以制约美国在全球的影响力。但是在911事件伊拉克战争后中国的外交政策似乎有所改变。虽然美国对阿富汗以及伊拉克的攻击可能造成美国势力在全球范围内的继续增长以及对中国进行更紧密的包围,但是随着美国的外交重心移到中东,美国希望借助中国维持东亚地区的稳定。中国在朝鲜问题上做出巨大的外交努力,2003年中国也继续加强与东盟之间的政治、经济合作,后又敦促苏丹政府接受联合国维和部队进驻解决达尔富尔问题并取得成效。

2008年世界爆发金融海啸,美国小布什总统的单边主义路线以失败告终,继任总统欧巴马开始更加注意与世界其他各国合作领导世界,美国单极领导世界的情况越来越难以维持,而中国凭借其改革开放以后所获得的丰硕经济成果,在拯救世界经济危机当中则扮演着不可缺少的重要角色,在国际经济秩序中,有中国参与的G20逐步代替没有发展中国家参与G8的角色,另外还有很多人提出G2(中国与美国)领导世界的概念,但同時美國和西方對其為戒慎的態度,在合作聯合軍演和高層互訪同時也推出重返亞太政策防堵中方的軍事層面,成為摩擦主因之一,日本安倍政府上台後也對中採取敵視態度,中國也採取加倍敵視還擊使中日關係降至冰點。與此同時韓國朴槿惠政府卻對中國有好感並達成與習近平的層峰領導人互訪,中韓關係發展熱絡。[3]

現階段中国外交长期奉行的“韬光养晦”政策也开始逐渐向积极参与国际事务以及发挥重要作用的方向改变。RCEP亞信峰會上合組織新開發銀行等組織中國都具有实际主導力,潛在的世界性影響力已經不容忽視,而且不論主動或被動,中國经济由于其庞大的规模,全球性经济政策已经不能缺少中国的参与和配合。


2009年上海合作組織會議在俄羅斯葉卡捷琳堡的各國領導人
中美建交

中華人民共和國与其他国家的外交关系[编辑]

中華人民共和國按照外交关系亲疏,从1996年开始将与建交国家的关系分类,按等级由低至高依次为:单纯建交、睦邻友好、伙伴、传统友好合作以及血盟5种关系。[4]

其中伙伴关系被分为:合作伙伴、建设性合作伙伴、全面合作伙伴、战略伙伴、战略合作伙伴、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战略”意为共同讨论世界经济问题并在军事、战略方面合作以及国际舞台上展开合作。“战略协作”指除战略合作的内容外,双方还将在军事、战略的技术方面协作互助。“全面战略伙伴”:在战略的各个方面展开合作。

“合作”主要指经济某些方面的合作;“全面合作”指经济各个领域的全面合作;

“伙伴关系”是指互不对立,并遵守“求同存异”原则,不攻击某个特定的第三国。与中国建有伙伴关系的国家或组织,通常属于中国的邻国或者在国际有一定影响力。

“建设性”或“创造性”伙伴关系意为:双方本为敌对阵营,但希望通过合作与沟通建设真正的伙伴关系。

虽然外交关系的等级可以作为中国与其他国家外交关系亲疏的一个标准,但它也并不能准确地显示两个国家的真实关系。

2011年G20集團法國戛纳峰會
馬提尼克島上懸掛五星旗的新中國百貨中心
中国国际航空中法建交50周年涂装的波音777-300ER

与中華人民共和國有传统友好合作关系的国家[编辑]

缅甸老挝柬埔寨朝鲜巴基斯坦

与中華人民共和國有“伙伴关系”的国家[编辑]

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俄罗斯

全天候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巴基斯坦

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越南巴基斯坦法国巴西

全面战略伙伴关系英国[5]意大利西班牙丹麦馬來西亞非盟葡萄牙南非白俄罗斯印度尼西亚[6]阿根廷[7]委内瑞拉[8]澳大利亚[9]新西兰[10]

全方位战略伙伴关系德国[11]

战略合作伙伴关系韩国埃及印度土耳其斯里兰卡[12]

战略伙伴关系波兰哈萨克斯坦东盟墨西哥欧盟尼日利亚加拿大

全面合作伙伴关系克罗地亚孟加拉国秘鲁智利罗马尼亚荷兰[13]

象牙海岸中國非洲醫療站

可信赖的合作伙伴关系埃塞俄比亚

合作伙伴关系乌兹别克斯坦匈牙利波兰

伙伴关系阿尔巴尼亚蒙古国

与中華人民共和國有睦邻友好关系的国家[编辑]

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文莱

与中華人民共和國有合作关系的国家[编辑]

与中華人民共和國有其他的外交关系的国家[编辑]

  • 建设性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美国
  • 战略互惠关系:日本

主要的领土争端[编辑]

  • 台海两岸的政府(北京、台北)都宣称对对岸地区以及部分为附近国家控制的地区行使全部主权。
  • 印度的边界争端(参见阿克赛钦藏南/阿鲁纳恰尔邦);。
  • 南沙群岛主权争议:中国国民政府时期划定九段线国界并未引起争议,但20世纪60年代后,马来西亚文莱菲律宾越南以及印尼都宣称对南沙群岛部分或全部区域享有主权并实际控制部分岛屿及海域。
  • 中国与越南有北部湾的领海争端;1999年12月,中国与越南签署边界条约,把北部湾(越南称东京湾)一分为二,但是这样一来中国许多渔民的传统捕鱼区被劃到越南境内,造成一些边界纠纷。
  • 西沙群岛为中国实际控制和管辖,但越南宣称对其享有主权。
  • 中沙群岛黄岩岛为中国实际控制和管辖,但菲律宾宣称对其享有主权。
  • 宣称对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享有主权,台湾也宣称对上述岛屿拥有主权。

参考文献[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