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蘭托戰役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塔蘭托戰役
第二次世界大戰地中海戰役的一部分
Tarantoharb1921.jpg
1930年代的塔蘭托海軍基地
日期: 1940年11月12日
地点: 義大利塔蘭托
結果: 英國決定性勝利
參戰方
Naval Ensign of the United Kingdom.svg 英國皇家海軍 Kingdom of Italy 義大利皇家海軍
指揮官和领导者
Naval Ensign of the United Kingdom.svg 拉姆利·利斯特 Kingdom of Italy 伊尼戈·康皮翁尼
兵力
21架魚雷轟炸機
1艘航空母艦
2艘重巡洋艦
2艘輕巡洋艦
5艘驅逐艦
6艘戰列艦
9艘重巡洋艦
7艘輕巡洋艦
13艘驅逐艦
伤亡与损失
2架戰機被擊落
2人陣亡
2人被俘
59人陣亡
600人受傷
1艘戰列艦被擊沉
2艘戰列艦被擊傷
1艘輕巡洋艦被擊傷


塔蘭托戰役發生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的1940年11月11日晚上至11月12日,英國皇家海軍進行了在歷史上首次航空母艦艦載機對海軍艦隻的進攻,從地中海上的航空母艦派出少量飛機攻擊在塔蘭托港內的義大利艦隊,其預示大艦巨炮主義的終結及海軍航空力量之興起。

源由[编辑]

第一次世界大戰前,義大利皇家海軍第1中隊就以塔蘭托為基地,當時,英國皇家海軍的發展計劃以計算義大利海軍艦隊為基礎,不斷重覆的演習是為了減輕一個於地中海貌似可信之潛在敵人的威脅,計劃攻佔塔蘭托計劃早在1935年義大利入侵阿比西尼亞時就已經制定[1]

1940年義大利非洲北部利比亞一帶的軍事行動需要由義大利本土進行補給,而英國在北非的軍事行動,特別是在埃及則面對更大的補給問題,從直布羅陀起航的船隻在地中海航行時需要護航,這使義大利艦隊站於較大優勢及可以切斷英軍的補給線。

皇家海軍在數次行動戰役中取得勝利,令地中海的力量平衡出現了變化,根據存在艦隊理論,義大利人將艦隊停泊在港口;在塔蘭托的艦隊實力最為強大:6艘戰列艦(其中5艘充滿戰鬥力)、7艘重巡洋艦、2艘輕巡洋艦及8艘驅逐艦,對英國構成很大威脅。

英國人探討進攻的可能性,在很久之前制訂了代號審判行動的計劃,突然進攻塔蘭托,為達成此目的,他們派出了最新的光輝號航空母艦加入擁有舊式的鷹號航空母艦安德魯·布朗·康寧漢海軍上將的艦隊,他們原訂於1940年10月21日實施行動(特拉法加海戰紀念日),但因兩艘航空母艦均告受傷而被迫推遲及鷹號上的艦載機要轉移至光輝號,由光輝號單獨進攻,進攻部隊包括光輝號、2艘重巡洋艦、2艘輕巡洋艦及4艘驅逐艦,參加攻擊的艦載機來自第813、815、819及824艦載機中隊,在光輝號上還有第806中隊進行空中掩護。

馬爾他島上起飛的「A-22馬里蘭式轟炸機」進行了數次偵察行動及確定了義大利艦隊的位置,但為了確保情報無誤,英國海軍在11月11日晚上派出一架肖特·桑德蘭式水上飛機進行最後偵察,當時進攻部隊正在港外170公里之海上,希臘海岸的凱法利尼亞島附近,水上飛機被義大利艦隊發現,但由於沒有雷達因而只能等待。

戰況[编辑]

英國軍機的進攻方向

第一波的12架劍魚式魚雷轟炸機在晚上9時前從光輝號起飛,一小時後第二波的9架飛機起飛,第一波包括水平轟炸機及魚雷轟炸機在晚上10時58分到達港口及分成兩組,一組攻擊在外港的軍艦及另一組較少飛機的攻擊內港,第二波在一小時後從城市西北部發起進攻,在進攻中義大利戰列艦維托里奥·維内托號被3枚魚雷擊中,而另外兩艘戰列艦迪·加富爾伯爵號卡約·杜伊利奧號各被一枚魚雷擊中,一艘巡洋艦在內港被炸彈擊傷,第一波中的其中兩架飛機施放照明彈以便在黑暗中照燿目標。

英軍有兩架戰機被擊落,兩名飛行員被俘,另外兩人失蹤。[2]

總結[编辑]

義大利艦隊損失慘重,第二天義大利海軍將沒有受傷的艦隻撤往北部的港口,維托里奧·維內托號戰艦需要維修四個月,而卡約·杜伊利奧號則要維修6個月,但加富爾伯爵號要求大規模打撈及其維修直至1943年9月義大利退出戰爭時仍然未完成,義大利艦隊在一個晚上損失了接近一半戰鬥力,存在艦隊的理論因此沒落,而皇家海軍則控制了地中海戰區的主動權。

義大利雖然損失慘重,但義大利海軍仍然有足夠力量發起塔里戈護航戰役(1940年11月27日);而英國卻要在數月後,在馬塔潘角海戰中,才徹底地打敗義大利艦隊(1941年3月)。

幾乎所有現代海軍的空中攻擊專家,在這戰役以前均認為魚雷攻擊要求有足夠深水度,最少有30 米(100 呎),而塔蘭托只有12 米(40 呎)水深,但是皇家海軍使用了改良了的磁性魚雷及從超低空投擲解決了困難。

日本參謀人員在籌劃1941年偷襲珍珠港的行動中也廣泛地參考了在塔蘭托的攻擊。[3][4]

參考资料[编辑]

  1. ^ Stephen, Martin; Grove, Eric (Ed). Sea Battles in Close-up: World War 2. Shepperton, Surrey: Ian Allan. 1988: 34–38. ISBN 0711015961. 
  2. ^ "SWORDFISH TRIBUTE SERIES". Royal Navy Historic Flight Supporters' Group, Leeds Branch. 
  3. ^ "The Dorn report did not state with certainty that Kimmel and Short knew about Taranto. There is, however, no doubt that they did know, as did the Japanese. Lt. Cdr. Takeshi Naito, the assistance naval attaché to Berlin, flew to Taranto to investigate the attack first hand, and Naito subsequently had a lenghty conversation with Cdr. Mitsuo Fuchida about his observations. Fichida led the Japanese attack on 7 December 1941." Kimmel, Short, and Pearl Harbor: The Final Report Revealed. By Frederic L. Borch, Daniel Martinez Contributor Donald M. Goldstein Published by Naval Institute Press, 2005, pp. 53-54. ISBN 1591140900
  4. ^ "A torpedo bomber needed a long, level flight, and when released, its conventional torpedo would plunge nearly a hundred feet deep before swerving upward to strike a hull. Pearl Harbor deep averages 42 feet. But the Japanese borrowed an idea from the British carrier-based torpedo raid on the Italian naval base of Taranto. They fashioned auxiliary wooden tail fins to keep the torpedoes horizontal, so they would dive to only 35 feet, and they added a break-away "nosecone" of soft wood to cushion the impact with the surface of the water." Hellions of the Deep: The Development of American Torpedoes in World War II. By Robert Gannon Published by Penn State Press, 1996, page 49. ISBN 027101508X

延伸阅读[编辑]

  • Thomas P Lowry & John W.G. Wellham. (1995). The Attack on Taranto: blueprint for Pearl Harbor. Stackpole Books. ISBN 0-8117-1726-7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