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大遊行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香港七一遊行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七一遊行標誌

七一大遊行香港人主權移交以來最為持續的大型活動之一。一般認為,七一大遊行源於2003年,然則,自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後,香港民間人權陣線等社會運動組織已發起有關活動。

2003年,由於香港政府被指施政惡劣:時任財政司長梁錦松「偷步買車」,時任保安局長葉劉淑儀推行《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時任衞福局長楊永強在「沙士」事件中的失政,激起民怨,七一大遊行由是應運而生。50多萬香港人,在這一年7月1日回歸慶典中上街,但仍在運動中保持了秩序、非暴力的作風。當年的七一大遊行是香港繼1989年5月28日150萬人參加全球華人大遊行1989年5月21日100萬人遊行後最大型一次遊行活動(参見六四事件)。最終,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被擱置,而七一大遊行亦成為了香港人的精神象徵,每年舉行。

1997年至2002年[编辑]

自1997年至2002年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簡稱支聯會)都會於7月1日舉行遊行,由銅鑼灣維多利亞公園(簡稱維園)遊行到中環中區政府合署

1997年7月1日下午,支聯會以「愛國愛港民主大遊行」的名義冒雨遊行,聲稱要建設民主中國。遊行開始時有800多個市民參加,但隊伍去到灣仔時就則增加至2,300人,警方估計人數有4,000人(支聯會估計有3,000人),多於支聯會預先通知的2,000人,便口頭警告支聯會。支聯會成員張文光表示,警方以前從來未有警告支聯會,希望只是巧合事件,而警方就表示期望主辦團體可以更準確估計遊行人數。遊行隊伍最後抵達政府總部門外,由司徒華代表遞交意見書給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代表之後和平散去。

2003年[编辑]

2003年7月1日蘋果日報的頭版

2003年7月1日的「七一遊行」,是八九民運以來最浩瀚澎湃的遊行示威,受到國際輿論重視,由於香港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的立法程序,加上SARS事件導致香港社會不景氣,引起大量香港市民的不滿。遊行主題為「反對廿三,還政於民」,大會呼籲市民穿黑色衣服參與遊行,以表達對政府的不滿。雖然當日香港天氣炎熱,但有大量人士參與遊行。主辦團體民間人權陣線(簡稱民陣)估計遊行人數超過50萬,而警方則公佈當日截至下午六時,由起點到終點之間共有35萬人。司徒華在回憶錄中提到,他收到消息,警方內部獲悉的遊行人數為67萬5千人。遊行所引發的七一效應,使政府停止對廿三條立法程序,並使親建制派在同年的香港區議會選舉大敗。

路透社汤森路透集團成員)、美聯社法新社美國有線新聞網英國廣播公司以及德新社等西方通訊社,圖文並茂報道香港的大遊行。美聯社形容,示威人士是「憤怒和憂慮的香港人」;路透社稱:「示威者來自社會各階層,包括商人、退休人士,也有年輕夫婦推嬰兒車,與著名的民主派人士一起遊行。」。[1]

2004年[编辑]

遊行人士站滿多條行車線
有遊行人士中途稍事休息

2004年,當天是有紀錄以來最高溫的七月一日,幾十萬市民會師銅鑼灣維園,參加 7.1大遊行,爭取2007年普選特首、2008年立法會全面直選。人群早在下午二時半已擠滿維園六個足球場,主題為「爭取07、08普選」,大會呼籲市民穿白色衣服參與遊行,以表達對普選的期望。另一方面,有親政府團體呼籲市民穿紅色衣服,參加另外一個要求民主的靜坐集會,大遊行於晚上八時在平靜中完結,行政長官董建華於九時半後發表講話,重複會根據人大釋法的決定,循序漸進推動民主,最後董建華分別以中、英文朗讀聲明一次之後,卻以「時間太晚」為由拒絕回答在場中外記者的提問。[2],雖然當日香港天氣炎熱,但2004年的“七一”遊行人數依然高企,主辦單位指人數估計有高達53萬,較2003年的50萬人還要多,警方指只有20萬人,可是這數字引起了爭議,因為多個統計都是不足20萬,香港大學統計及精算學系高級講師葉兆輝指出,遊行人數最多有19萬2千人。[3]其後甚至有資料顯示,民陣的計算中犯上了小學生常犯的「植樹問題」,即把兩輪多一點的遊行人數,錯計成三輪;亦即單靠這算術錯誤,就使報稱的遊行人數增大了十多萬。[4]

2005年[编辑]

市民冒雨參加遊行
少數族群亦會參加七一,表達不同訴求
不少家長會攜同子女遊行

2005年7月1日,儘管經濟已經復甦,董建華已經下台,仍然有萬人參加七一遊行,主題為「反對官商勾結,爭取全面普選」,大會再次呼籲市民穿白色衣服參與遊行,以表達對普選的期望。此外,民陣公投小組計劃於2005年七一遊行時在維園進行「七一模擬公投」,公投議題是「〇七、〇八年普選行政長官及立法會」。

但與往年不同的是,這次遊行有不少爭取其它訴求為主的人士加入,如爭取原工資水平的海外家庭傭工、反對香港大學醫學院冠上贊助10億港元的富商李嘉誠之姓名的教學人員和校友、爭取平等權益的同性戀者、爭取居港權人士以及一些法輪功的修練者等。而這一次遊行之前發生了一些插曲,團體明光社高調反對在同性戀者團體帶領隊伍下一同遊行,引起了社會不少議論。

根據香港警方在維園出發點的統計數字,約有11,000名市民參與遊行,而民陣起初表示有45,000人參加,及後修正遊行人數為21,000人。然而,有遊行人士懷疑警方把人數大減,比起當天上午的慶祝回歸巡遊還要少(警方估計有2萬多人參與)。[5]

2006年[编辑]

陳方安生參加遊行的相片
2006年遊行情況(攝於長江集團中心外之天橋)

這年的七一以「平等公義新香港,民主普選創希望」為主題。舉行前,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發言支持香港實行普選,表示會參加遊行,並呼籲市民上街表達訴求。陳太此舉一度引來外間揣測她為參選下一屆特首鋪路,當時陳太對此的回應不置可否,及後至同年九月陳太正式宣布無意參選特首。

一如往年,當日上午有慶祝香港回歸大巡遊,下午則有民陣發起的遊行。民陣的遊行在下午三時出發,路線和以往一樣,由維園至中區政府合署。主辦單位估計有58,000人參加了這次的遊行,比上年的多近1倍。遊行大約在七時和平結束。

2007年[编辑]

在香港七一遊行正式舉行以前,一首改編自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十周年紀念主題曲《始終有你》的惡搞曲《福佳》第二版《煲呔搵工靠你》的開頭及結尾亦寫上「回歸十周年,七一維園見」,呼喚市民參加七一大遊行。

這年的七一以「爭取普選,改善民生」為主題。遊行前20日左右,正式向香港警方申請,而警方表示希望遊行於傍晚6時前完成遊行,理由是晚上在維多利亞港發放煙花匯演,並擔憂民陣讓長者及傷殘人士排在隊伍前列會拖慢人流速度。但此舉引起泛民主派的不滿,指出警方擔憂行進緩慢但只開放一條行車線並不合理[6],而且認為警方歧視傷殘人士[7],遂提出司法覆核[8]6月26日,公眾集會及遊行上訴委員會裁定,遊行需於4小時內結束,要提早至2時半開始,6時半要結束[9]。此外,警方亦需開放3條行車線予遊行人士使用。民陣對此表示滿意[10]

主辦單位民陣估計是次遊行有68,000人參與,而警方估計在2時30分至4時30分期間從維園出發的遊行人數約有2萬人[11][12]。,香港大學則估計是日參加七一遊行人數約有29,000人至35,000人。

天主教香港教區陳日君樞機首次參加遊行,而陳方安生也有參加是次遊行。 會場中有示威者為陳方安生特製橫額,稱她「忽然民主」,不過陳方安生回應「問心無愧」。[13]

2008年[编辑]

遊行當日是香港回歸11周年,民陣連續第六年發起七一遊行,這年遊行主題是:「同一夢想,同一人權;還政於民,改善民生。」民陣表示有4.7萬人參加遊行,警方表示,在遊行最高峰期,有15,500人參與;去年兩者的人數分別是6.8萬和2萬人,兩者均低於去年[14]前港區人大代表李鵬飛首次參加七一游行。[15]

2009年[编辑]

這年多個團體進行慶祝或抗議遊行。

民間人權陣線[编辑]

其中以民間人權陣線的遊行規模最大,大會估計有7.6萬人參加,但警方表示在維園出發時約有2.6萬人。由於當時市區氣溫高達33度,有不少網民表示為免身體不適而在中途插入或中途離開。

民陣發起的七一大遊行,主題是「施政失誤、貧富懸殊、還政於民、改善民生」,隊伍於下午3時半在維園出發,目的地是中區政府合署,龍尾遲至近五時才出發,晚上近8時抵達政府總部。其後,包括立法會議員梁國雄在內約一百名自發人士,在中區政府合署繼續集會,故遊行在7月2日凌晨一時仍未結束。警方在現場增加警察力量,使到位於政府總部的警察機動部隊人員逾百名,比集會人士多[16]。警方其後在半夜02:00清場,把示威人士勸諭離開或抬走。

其他[编辑]

同日亦有其他團體分別表達不同訴求,如雷曼苦主大聯盟、捍衛人格尊嚴協會、反泛民大聯盟等,但規模比民陣小得多。

2010年[编辑]

香港回歸13周年,本年度亦有多個團體或組織在當日進行慶祝或抗議遊行。

民陣發起的遊行於下午3時半在維園出發,今年主題是「七一向前走,香港前途在我手」,目的地是中區政府合署,晚上近八時抵達。同日遊行中亦有其他團體分別表達不同訴求,包括民間爭取最低工資聯盟。民陣責備香港政府今年遊行申請限制比往年多。今年以「七一向前走,香港前途在我手」為遊行主題。遊行過後,召集人李偉儀直言政改在七一前表決對遊行人數有影響,有52,000人參加[17]

2012政改方案在2010年6月中通過,多個泛民組織主要口號強調廢除功能組別。今年七一遊行最特別的地方是民主黨因政改方案的立場與泛民主派不同,突然由反對轉為支持香港政府,被逼「行尾」,減少與示威者發生衝突,在遊行期間,不斷被反對政改的示威人士辱罵和滋擾,當中包括社民連黨員。身兼支聯會主席的民主黨元老司徒華更被投擲陰司紙。今年的七一籌款數字亦由去年的30萬元暴跌至今年的45,000元,劇減了85%。遠遜於反對政改、各籌得逾20萬元的公民黨及社民連。[18]

梁國雄在街上演說時被人潑水,潑水後反指潑水者為黑社會人士。[18]參加過五區公投新界東侯選人周澄,因曾在夜總會任三個月暑期工陪酒而成為新聞採訪焦點,遊行當天為地區組織派發傳單。[19]七一遊行結束後,傍晚遊行隊伍抵達中區政府合署,部分示威者佔領中區政府合署,警方延至7月2日凌晨一時採取清場行動,強行抬走二百多名拒絕離開政府總部的示威者。陳巧文和男友人爬上大樹與警對峙六小時,在清晨六時由消防員架起救生氣墊及出動升降台將兩人帶回地面。[20]

香港各界慶典委員會舉辦「慶回歸大巡遊」,被質疑是為了抗衡民間人權陣線的七一遊行,鄭耀棠說不是要抗衡。[21]

2011年[编辑]

有示威人士把「煲呔下台」的字樣投射於香港滙豐總行大廈外牆上

香港主權移交達入第14年,口號為「還我2012雙普選,打倒地產霸權曾蔭權下台」。七年以來第一次以曾蔭權下台為口號,另外亦有大量市民要求唐英年為施政失誤下台,曾俊華財政預算案政治干預下台,林瑞麟立法會遞補機制爭議下台。主辦單位民間人權陣線本年度之召集人為新民主同盟輪任召集人范國威

遊行前警方在不反對通知書上的限制,包括[22]

  • 民陣須確保遊行人士到達中區政府合署特定範圍後隨即解散
  • 民陣須確保參與者未獲發許可證情況下不得擅自作任何籌款,賣旗等活動,否則可能被控
  • 任何人無合法權限或解釋在公眾或道路上奏玩樂器即屬犯罪
  • 須確保遊行隊伍以正常速度前進,遊行過程中要避免任何令遊行隊伍速度減慢的行動,如籌款、販賣及簽名活動
  • 須確保所有遊行參者在行政署長批准時間內解散,不會組織或鼓勵任何參加者繼續以集體方式前往其他目的地舉行公眾活動

藝術公民發言人鄧小樺指,不少藝術界和年輕人有市民形容警方禁止奏樂是向市民宣戰。[23]民陣提出上訴,公眾集會及遊行上訴委員會裁定,民陣只須協助警方而不是確保遊行人士離開,遊行人士也可以使用樂器,所以警方要修改「不反對通知書」內的字眼。[24]

遊行的前一天,6月30日早上9時,解放軍駐港部隊舉行了陸海空三軍聯合反恐演習。港島、九龍和新界的士兵全副武裝上街參與演習,甚至還有裝甲車出現在旺角鬧市[25]法國國際廣播電台形容這樣的場面恰似六四事件[26]。主持七一遊行的民陣發言人李卓人認為,解放軍在七一前演練並非巧合,是有意透過演練威嚇參與遊行的市民。[27]

獅子山學會發言人王弼指據警方口頭覆述,民陣反對獅子山學會在七一遊行期間於遊行路線上的中環長江中心外舉行「慶祝自由萬歲」集會。獅子山學會批評民陣扼殺他們的言論及集會自由。[28]

民陣表示有21萬8千人參與遊行,警方則表示從下午五點半最後一批遊行人士從維園出發時有5萬1千人。兩方統計數字均反映今次遊行是行政長官曾蔭權任內最多人參與的一次。到了晚上,人民力量和社民連各自調動一個的力量, 合共約過千人, 在中環灣仔兵分幾路,分別留守中區政府合署、禮賓府干諾道中[29]過往16年監察香港示威的香港人權監察總幹事羅沃啟在現場監察示威情況,今年七一第一次被警方阻止,甚至一度遭警方拘捕,他擔心政府打壓新聞自由和資訊流通,害怕遭揭發用陰招打壓示威者。他批評警方拘捕觀察員,是「第三世界落後地區」極權國家的做法,「稍有文明也不會這樣做」。[30][31]

民陣公布今年的七一遊行有21萬8千人參加,警方和學者卻推算只有8萬,有人因此質疑民陣提供虛假數字。民陣解釋他們以最原始的方法,逐人「點算」,學者則是「推算」,所以毋須修改數字。多位泛民議員及學者同意民陣的說法,認為「爭拗數字無意義」,職工盟李卓人指出,學者的估算數字不一定正確。[32]

根據香港《蘋果日報》調查,激發最多人遊行的原因是立法會遞補機制爭議[33]由於政府在遊行後仍然未肯撤回立法會遞補立法,有議員號召市民7月13日包圍立法會。由於一些建制派議員面對遊行人士的民意,不肯表態支持政府,使政府通過立法的「鐵票」不穩,7月4日政府宣布押後7月13日的二讀,用兩個月時間諮詢民意。[34]

2011年遊行議題:

2012年[编辑]

香港主權移交達入第15年,遊行主題為「踢走黨官商勾結,捍衛自由爭民主」,寓意梁振英為首的黨官商利益集團,只會繼續拖延民主進程和維持特權利益輸送。因梁振英被指強權統治,有人呼籲香港市民更應提高警覺,繼續以行動捍衛自由,爭取民主普選。


民陣公布遊行人數有40萬人參加,是自2003年50萬人、2004年53萬人、2013年43萬人上街後,遊行人數第四高的一年。警方則表示遊行最高峰時有6.3萬人,而學者推算遊行人數介乎9.8至11.2萬人之間。和往年一樣主辦單位民陣公布的的遊行人數與警方及學者所公布的人數差距頗大。

主辦單位指出今年大量市民上街遊行主要因為內地民運人士李旺陽離奇死亡事件,中聯辦被指介入香港事務,以及特首梁振英的僭建問題等因素致令大量市民上街遊行。

多名雷曼苦主亦參加遊行,批評立法會就雷曼事件發表的調查報告沒有全面解決有關問題。[35]

2012年遊行議題:

2013年[编辑]

七一大遊行主辦11次以來首次在狂風暴雨下進行,主辦機構在遊行前幾日表示若香港天文台發出八號烈風或暴風信號,便會將遊行改期,7月1日遊行當日下午1時15分至翌晨,天文台最高發出三號強風信號,因此遊行如期進行,惟在下午2時半遊行開始時即遇上滂沱大雨,由於遊行市民一早已打開雨傘,秩序尚算良好,不過在遊行隊伍旁負責維持秩序的警員則非常狼狽,全身濕透,惟仍保持一貫紀律與專業性,沒有移動身體及離開崗位半步。

香港主權移交達入第16年,亦是2003年50萬人七一大遊行十周年,遊行主題為「人民自主,立即普選,佔領中環,蓄勢待發」。

2013年其他遊行議題:

  • 水貨客問題
  • 香港廉潔社會的形象受損
  • 警察被指選擇性檢控
  • 強烈要求發放免費電視台牌照,反對電視霸權,一台獨大
  • 香港記者北京採訪遇襲事件
  • 抗議警察濫權
  • 香港電台編輯自主受干預事件
  • 國民教育事件,繼續抗衡洗腦教育
  • 恢復集體談判權,保障基層勞工權益
  • 領匯霸權,趕絕小商戶
  • 奶粉荒事件,捍衛香港嬰兒飲奶權
  • 反對政府施政先評估內地感受
  • 復建居屋,增建公屋
  • 六四事件
  • 《公司條例》限制查冊
  • 地產霸權
  • 財政預算案花近5億,資助20名學生出外留學
  • 雙非問題,教育資源被搶奪
  • 中共打壓維權人士及異見人士

歷年遊行人數[编辑]

年份 主辦單位提出之主題 遊行人數 備註
主辦單位公佈 港大民意研究網站估算 警方估算
1997 結束一黨專政 3,000[36] 4,000 警方估計人數多於主辦單位公佈人數
1998 平反六四、釋放民運人士 40[36]
1999 反對人大就居港權釋法 500[36]
2000 董建華下台、爭取民主改革 3,700[36]
2001 支持普選、欽點無恥 700[36]
2002 打倒金權政治,堅決捍衞生活尊嚴 350[36]
2003 反對23,還政於民 >500,000[36] 429,000至502,000人[37] 350,000[38] 該年起改由民間人權陣線主辦。主題包括反對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和要求董建華下台等。七一遊行成為大規模反政府遊行由是年始。

警方數字為截至晚上6時半的數字,但遊行接近晚上10時才結束。 司徒華回憶錄《大江東去》指出香港政府用直昇機點算遊行人數為675,000人。 遊行人數最高報導為130萬人。

2004 爭取07、08雙普選 530,000[36] 180,000至207,000人[37] 200,000[38] 民陣提供的數字犯了「植樹問題」算術錯誤,事實上約40萬[39]
2005 爭取全面普選、反對官商勾結 21,000[36] 20,000至24,000人[37] 11,000[38] 民陣原先公布人數為45,000人,但後來大幅下調至21,000人,隨即惹來遊行者狂烈不滿,批評民陣低估人數,有人更要脅民陣換搞手,否則不會再參加7.1遊行。[40]
2006 平等公義新香港、民主普選創希望 58,000[36] 33,000至39,000人[37] 28,000[38]
2007 爭取普選、改善民生 68,000[36] 30,000至34,000人[37] 20,000[38]
2008 同一夢想、同一人權、還政於民、改善民生 47,000[38] 16,000至19,000人[37] 15,500[38]
2009 施政失誤,貧富懸殊,還政於民,改善民生[41] 76,000[42] 32,000至37,000人[37] 26,000[42]
2010 七一向前走,香港前途在我手 52,000[43] 22,000至26,000人[37] 20,000[43]
2011 還我2012雙普選,打倒地產霸權及曾蔭權下台 218,000[44][45] 59,000至67,000人[37] 54,000[45] 民陣原先公布為150,000人,一小時後修正為218,000人。警方所提供71遊行人數只限維園出發人士。[45]
2012 踢走黨官商勾結,捍衛自由爭民主,大話精狼振英下台 >400,000[46] 98,000至112,000人[47][48] 63,000[46] 港大教授葉兆輝連同學生估算有8.2萬人遊行,其中有3萬多人在中途加入。警方指維園出發時有5.5萬人,最高峰時有6.3萬人。[46]
2013 人民自主,立即普選,佔領中環,蓄勢待發 430,000[49] 88,000至98,000人 [37] 66,000[49] 港大民研計劃在灣仔軒尼詩道與軍器廠街交界的行人天橋點算,不包括在該點之前離隊或之後插隊的人為66,927人。港大教授葉兆輝的七一遊行統計小組估算有約10.3萬人遊行。警方表示有33,500人由維園出發,最高峰時有6.6萬人。[49]

人數爭議[编辑]

2012年[编辑]

香港警務處公佈了兩組數字,分別是有5.5萬人從維園起步和最高峰時期遊行者有6.3萬人。香港大學民意研究在軒尼詩道軍器廠街交界的天橋點算人數,約6.8萬人經過了該處。根據2011年的數字,遊行人士中有65.6%經過該處,故此推算2012年的總遊行人士在乎於9.8萬至11.2萬人之間。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教授葉兆輝團隊則在靠近起點的銅鑼灣以及靠近終點的金鐘分別派遣人員進行統計,點算出約5萬人經過了銅鑼灣、約6.9萬人經過了金鐘,同時又派遣人員到金鐘訪問約1,000名遊行人士,發現當中46%名受訪者沒有經過銅鑼灣,即是於中途加入遊行隊伍,故此以此推算整體遊行人數約8.2萬人。

2003年擔任民主人權陣線召集人的蔡耀昌表示,2012年的七一遊行人數遠多於2011年(大會稱有21.8萬),但是與2003年仍然有所差距。他稱2003年遊行人士逼滿整座維多利亞公園,包括球場和草地,並且在晚上7時許龍尾才離開公園,2012年則只是逼滿了球場,龍尾近6時就離開了公園[50]

2012年七一遊行後,有網民自行製作圖表,列出由2004年至2012年的各方估算遊行人數,藉此發現主辦單位民主人權陣線的估算數字對比學者的估算數字的差距,從2005年的1.5倍升至2012年的4.5倍,質疑民主人權陣線估算的誇大成份愈來愈高。民主人權陣線七一遊行總負責人麥德正稱,在金鐘灣仔銅鑼灣有工作人員一邊遊行一邊統計人數,工作人員以遊行人士所覆蓋的路面的密度來推算總遊行人數,同時亦都會將周邊的行人計算入內。此種做法將所有在行人路上、馬路上、在中途插隊、在中途離隊的人數都計算在內,經常將非遊行人士計算入內。而且工作人員邊遊行邊統計,亦可能令到統計流於主觀。麥德正承認民主人權陣線是以最寬鬆的尺度作為統計,方法未夠科學化,數字也只屬於估算[51]

基於主辦單位表示遊行人數為40萬人,警務處表示為63,000人,參與人數多寡再度成為爭議。警務處副處長(行動)洪克偉表示,警務處統計遊行人數目標純粹為疏導人群,因此着眼於最高峰期的遊行人數,避免有過多人聚集在終點處,堵塞後方而至的人,令到遊行隊伍不能夠順暢地到達目的地。多年來,他為了是否錯數人數問題,一直嘗試以不同的方法來計算。他透露於同年6月,公眾就李旺陽事件中聯辦請願,主辦單位表示當日有25,000人參與,警務處表示最高峰期為5,400人。洪克偉表示,由於兩者所得出的人數相距甚遠,於翌日,他使用香港報章從高處攝影中聯辦門前的示威群眾的照片,安排人員計算照片中的人群數目,以數人頭方法逐個點算,發現照片只有逾2,000人。如此類推,倘若根據主辦單位公布的人數,其餘的逾20,000人人龍理應排隊至中環,惟事實並非如此。對於流動人群,警察則會安排數組人員,在制高點計算經過人頭,每數分鐘換人一次,將所得出的人流通過人數為準,以計算遊行參與人數[52]

参见[编辑]

參考[编辑]

  1. ^ 港人遊行 舉世矚目蘋果日報 2003年07月02日
  2. ^ 中國人的驕傲 香港53萬人上街蘋果日報 2004年07月02日
  3. ^ 【今年七一遊行相關新聞】 葉兆輝:電腦分析 19.2萬人遊行. 2005-06-28. 
  4. ^ 遊行集會人數不應各說各話. 
  5. ^ 香港換了特首民間各表訴求  2.1萬人遊行蘋果日報 2005年07月02日
  6. ^ 7.1遊行警提多項無理要求 建議非長者帶隊 輪椅不可逾10部蘋果日報,2007年6月18日
  7. ^ 7.1前 民陣成員遭竊聽 孔令瑜指03年來最嚴重 擬周六遊行抗議,蘋果日報,2007年6月21日
  8. ^ 不滿7.1遊行限制 泛民擬申司法覆核 《明報》2007年06月21日 星期四 05:05AM
  9. ^ 民陣七一遊行被裁定可於四小時內完結香港電台,2007年6月26日
  10. ^ 民陣滿意七一遊行上訴結果,香港電台,2007年6月26日
  11. ^ 參與七一遊行人士陸續離開政府總部,香港電台,2007年7月1日
  12. ^ 警方:七一遊行有兩萬人參加, 商業電台,2007年7月1日
  13. ^ 笑容回應「忽然民主」之說﹕「我問心無愧!」 《明報》2007年07月02日 星期一 05:05AM
  14. ^ 七一遊行結束人數減少《明報》2008年07月01日 星期二 08:45PM
  15. ^ 李鵬飛為一塊紙皮行出第一步 明報 2008年07月02日
  16. ^ 商業一台 1:30新聞簡報
  17. ^ 明報2010年7月2日新聞via新浪香港
  18. ^ 18.0 18.1 星島日報2010年7月1日新聞via新浪香港
  19. ^ 明報2010年7月2日新聞via新浪香港
  20. ^ 成報2010年7月2日新聞
  21. ^ 星島日報2010年6月28日新聞via新浪香港
  22. ^ 禁玩樂器 不准籌款 遊行完即解散 警陰招打壓 7.1
  23. ^ 「拿樂器又不是拿武器」
  24. ^ 警﹕七一遊行可奏樂器
  25. ^ http://news.sina.com.tw/article/20110702/4523369.html
  26. ^ 駐港部隊高調演練裝甲車開上彌敦道疑似六四重演,法國國際廣播電台,2011年7月1日
  27. ^ http://chinese.chosun.com/site/data/html_dir/2011/07/02/20110702000003.html
  28. ^ 反加煙稅遊行上訴失敗. 《蘋果日報》. 2011 [2011-7-1] (中文(繁體)‎). 
  29. ^ 網上調卒 千人霸中環要道,新浪網香港,2011年7月2日
  30. ^ 拘人權監察員似極權國家,太陽報
  31. ^ 人權組織羅沃啟監察清場遭阻撓 16年來首次 斥執法似「第三世界」,明報,2011年7月3日
  32. ^ (星島日報報道7月4日)
  33. ^ 《蘋果》民調 曾班子早要下台謝罪,蘋果日報,2011年07月02日
  34. ^ 阻止「玩嘢補選」合理 遞補安排必須真諮詢,新浪網香港,2011年7月5日
  35. ^ 市民訴求 百花齊放,東方日報,2012年07月02日
  36. ^ 36.00 36.01 36.02 36.03 36.04 36.05 36.06 36.07 36.08 36.09 36.10 《蘋果日報》; 民間人權陣線. 歷年 7.1遊行人數. 《蘋果日報》. 2007-07-02 [2009-07-01] (中文(香港)‎). 
  37. ^ 37.0 37.1 37.2 37.3 37.4 37.5 37.6 37.7 37.8 37.9 鍾庭耀研究隊伍. 七一遊行人數點算計劃. 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 2010-07-01 [2010-07-02] (中文(香港)‎). 
  38. ^ 38.0 38.1 38.2 38.3 38.4 38.5 38.6 酷熱冷七一7萬人上街百人暈倒. 都市日報. 2009-07-02: (01) [2009-07-02] (中文(香港)‎). 
  39. ^ 遊行集會人數不應各說各話. 
  40. ^ [1]
  41. ^ 七一遊行更改出發時間. 民間人權陣線. 2009-06-19 [2009-07-01] (中文(香港)‎). 
  42. ^ 42.0 42.1 民陣:76,000人參加遊行. 明報. 2009-07-01 [2009-07-01] (中文(香港)‎). 
  43. ^ 43.0 43.1 星島日報2010年7月2日新聞
  44. ^ 大會估計逾15萬人遊行
  45. ^ 45.0 45.1 45.2 民陣:近22萬人參加遊行
  46. ^ 46.0 46.1 46.2 民陣:40萬人參與遊行
  47. ^ 港大學者估算八萬多人遊行
  48. ^ 港大民研公佈七一遊行人數點算結果 2012年7月1日
  49. ^ 49.0 49.1 49.2 民陣:43萬人七一遊行
  50. ^ 港大民研﹕介乎9.8萬至11.2萬 《明報》 2012年7月2日
  51. ^ 遊行人數吹噓害港 科學統計理性求真 《經濟日報》 2012年7月6日
  52. ^ 示威人數屢爭拗 警方計法科學化 《星島日報》 2012年11月12日

對外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