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路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仲由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仲由
Dokusho no tsuki.jpg
子路负米读书,选自月冈芳年《月百姿》。
子路,或稱季路
时代 春秋
国家 鲁国
逝世地点 卫国

仲由(前542年-前480年),字子路,或稱季路鲁国卞人,是孔子的著名弟子,孔門十哲之一,少孔子九歲,也是弟子中侍奉孔子最久者。[1]亦為《二十四孝》中為親負米的主角。

生平[编辑]

子路見孔子,子曰:「汝何好?」對曰:「好長劍。」孔子曰:「吾非此之問也,徒謂以子之所能,而加之以學問,豈可及乎?」子路曰:「學豈益哉也?」孔子曰:「夫人君而無諫臣則失正,士而無教友則失聽。御狂馬者不釋策,操弓不反檠,木受繩則直,人受諫則聖,受學重問,孰不順哉?毀仁惡仕,必近於刑,君子不可不學。」子路曰:「南山有竹,不柔自直,斬而用之,達於犀革,以此言之,何學之有?」孔子曰:「栝而羽之,鏃而礪之,其入之不亦深乎?」子路再拜曰:「敬而受教。」

前498年随孔子周游列国。後任衞國蒲邑(今长垣县)之宰,也是當地大夫孔悝的家臣。

子路受牛[编辑]

魯國之法,魯人為人臣妾於諸侯、有能贖之者,取其金於府。子貢贖魯人於諸侯,來而讓不取其金。孔子曰:「賜失之矣。自今以往,魯人不贖人矣。取其金則無損於行,不取其金則不復贖人矣。」子路拯溺者,其人拜之以牛,子路受之。孔子曰:「魯人必拯溺者矣。」孔子見之以細,觀化遠也。

子貢花自己的錢救人後不領獎勵,反而讓別人不願意救人;子路救人後卻領取獎勵,反而讓別人願意救人。孔子成功預言這兩個行為的影響,其道理是如果將道德的標準提高到只有少數人能遵守,則反而是懲罰想要符合道德的人,讓人不想遵守道德,若立下行善會獲得獎勵的慣例,則會有很多人行善。

君子死冠不免[编辑]

公元前480年,衛出公之父蒯聵,脅迫孔悝把自己迎回衛國當國君,是為衛後莊公。子路為了救孔悝而與蒯聵的家臣石乞、盂黶戰鬥,在戰鬥中被敵方用戈將繫『冠』的帶子割斷了,子路因此停止戰鬥,彎下身,撿起冠來,繫上帶子,結果因此被趁虛打敗並殺害,年六十三,死後受醢刑(即剁成肉醬)。[2]孔子聞其死,極為傷心,從此不吃肉醬。

唐玄宗尊之为“卫侯”,宋真宗加封为“河内公”,宋度宗又尊为“卫公”。明嘉靖九年改称“先贤仲子”。

評價[编辑]

子路性格直爽、勇敢、信守承诺、忠于职守,孔子曾說:「理想無法實現了,我準備乘筏漂到海上。會跟我走的,衹有子路吧?」同時也表示:「子路比我勇敢,但缺乏才能」。《論語》中提到他是孔子門下四類才能之士(德行、政事、言語、文學)中傑出的“政事”人才。但也因為盡忠而身殉。子路在戰鬥中不忘記繫好帽帶,也因此而死。後代文人,多不因此視子路迂腐,而是惋惜他在危難中並未顧及自身的安全而喪命。

论语》记载孔子曾預言,子路個性過於剛強,恐怕難以善終[3]

但子路死後,孔子還是非常傷心[4] ,有覆醢之舉,即吃飯時見肉醬蓋上而不忍食用。

参見[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1. ^ 木村英一:「孔子亡命時謂『從我者其由也與』,僅望子路隨從而已,其信賴之深可知。不久孔子實際亡命往衛時,子路必跟隨可知,且孔子必宿子路姻親之家,從此以後十四年週遊天下,子路始終追隨孔子服侍左右。又孔子天下遊歷完畢歸魯,晚年授徒,至子路仕衛殉職止,常在孔子傍未曾離開。」見木村英一著,黃錦鋐譯:〈子路事蹟考〉,余崇生等編:《日本漢學論文集(一)》(台北:文史哲出版社,1985年),頁28。
  2. ^ 衛康叔世家》載:太子聞之,懼,下石乞、盂黶敵子路,以戈擊之,割纓。子路曰:『君子死,冠不免。』結纓而死。孔子聞衛亂,曰:『嗟乎!柴也其來乎?由也其死矣。』
  3. ^ 《论语·先进》:“闵子侍侧,唁唁如也。子路,行行如也。冉有子贡,侃侃如也。子曰:‘若由也,不得其死然。’”(意为“闵子在旁侍奉时,和颜悦色的样子;子路侍奉时,好强的样子;冉有、子贡侍奉时,温和快乐的样子。孔子说:『像子路这样,恐怕不得好死。』”)
  4. ^ 公羊传》:“子路死,子曰:‘噫,天咒予。’”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