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立監察警方處理投訴委員會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獨立監察警方處理投訴委員會
Independent Police Complaints Council
成立 1986年
代表人物 主席梁定邦[1]、秘書長俞官興
總部 香港島灣仔港灣道26號華潤大廈10樓1006至1010室
网站 獨立監察警方處理投訴委員會
獨立監察警方處理投訴委員會辦事處所在建築物──華潤大廈

獨立監察警方處理投訴委員會(簡稱監警會英语:Independent Police Complaints Council,縮寫:IPCC)是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委任的法定機構,職責是監察和覆檢香港警務處投訴及內部調查科所調查的個案,前稱投訴警方獨立監察委員會

歷史[编辑]

監警會前身為行政立法兩局非官守議員組成的警方投訴事宜常務小組。於1986年,當時的總督把常務小組改組為一個非法定但獨立的投訴警方事宜監察委員會,在1994年12月改稱為投訴警方獨立監察委員會(簡稱警監會)。 1996年7月向當時的立法局提交條例草案,草案全體委員會通過了多項當局無法接受的修正,當時的保安司於1997年6月撤回該條例草案。

2007年7月,再次向立法會提交條例草案,把原有的警監會轉為法定機構。經過9個月的審議,於2008年7月通過《獨立監察警方處理投訴委員會條例》,於2009年6月1日起生效,原有的警監會亦於同日轉為法定機構,並改稱為獨立監察警方處理投訴委員會。

於2010年,獨立監察警方處理投訴委員會主席翟紹唐表示大部份投訴涉及疏忽職守等輕微指控,部份投訴人更是惡人先告狀,濫用機制。於2010年4月,獨立監察警方處理投訴委員會和警隊成立警隊預防投訴警察委員會,研究優化制度,以防止市民濫用投訴機制。[2][3]

架構[编辑]

獨立監察警方處理投訴委員會屬法定機構,主要由公眾人士組織,其行政工作交由獨立監察警方處理投訴委員會秘書處處理,秘書處屬於公務員體系,以協助獨立監察警方處理投訴委員會的日常運作。

職權範圍[编辑]

職能[编辑]

根據《獨立監察警方處理投訴委員會條例》[4],獨立監察警方處理投訴委員會共有4大職能,包括:

  • 監察警方處理市民投訴的方法,並於適當時加以覆檢
  • 經常覆檢導致市民投訴警務人員的各類行為的統計數字;覆檢警方的工作程序,找出引起投訴或可能引起投訴的不當之處
  • 適當時,向香港警務處,或在有需要時向行政長官提出建議[5]

權力[编辑]

獨立監察警方處理投訴委員會於2009/10年度的工作報告。

條例賦予獨立監察警方處理投訴委員會的權力

  1. 要求警方提供與須匯報投訴有關的資料或材料,以及澄清事實、差異或裁斷
  2. 要求警方調查或重新調查須匯報投訴
  3. 為考慮警方就須匯報投訴作出的調查報告而進行會見
  4. 要求警方就對警隊成員已採取或會採取而與須匯報投訴有關的行動提供解釋
  5. 要求警方向獨立監察警方處理投訴委員會呈交報告,匯報就獨立監察警方處理投訴委員會作出的建議而已採取或會採取的任何行動
  6. 要求警方凡就關乎處理或調查須匯報投訴方面而建議的新訓令或新手冊,或對有關訓令或手冊作出重大修訂,徵詢獨立監察警方處理投訴委員會的意見
  7. 獨立監察警方處理投訴委員會成員和觀察員在任何時間且未經預約的情況下,出席警方就某須匯報投訴進行的會面,或觀察警方就某須匯報投訴的調查而進行的證據收集[6]

歷任主席[编辑]

歷任副主席[编辑]

年度 委員
2009(6月1日開始)/2010 #李國麟、*林大輝、*石禮謙
2011/2012 #林大輝、#李國麟、#石禮謙
2013/2014 #林大輝、#石禮謙、*陳健波
2015/2016 #陳健波、*張華峰、*謝偉銓
2017/2018[7] #陳健波、#張華峰、#@謝偉銓

#再度委任 *新委任 @首名非在任立法會議員的副主席

成員名單[编辑]

主席
副主席
委員

統計[编辑]

於2010年至2011年度,獨立監察警方處理投訴委員會處理了7,952宗指控[8],經過全面調查的指控有2,440宗,證明屬實的指控有335宗,比率為3%[9][10];證明並無過錯的指控有636宗;屬虛假不確的指控有179宗[11]

於2011年至2012年度,獨立監察警方處理投訴委員會處理了6,239宗指控,證明屬實的指控有166宗,比率為2.6%。

爭議[编辑]

早年,投訴警察課缺乏非警務人員的參與,惹來市民批評「自己人查自己人」,1994年投訴警方獨立監察委員會報告曾建議投訴警察課應該加入非警務人員參與調查一些嚴重的投訴,並同時建議委派非專業人士監察調查的過程[12]。1994年度委員會收到約4,100宗對警員的投訴,主要為警員態度欠佳、使用粗言穢語等,當中約65%投訴最終撤回[12]

於2013年卸任的委員林正傑指出,不少涉及交通事故的投訴人並無理據,純粹為向涉事的人員發泄不滿。他憶述一個比較誇張的例子,是一名司機於駕車途中覺得被途人睥睨,遂向於駐守於附近警崗的人員投訴,惟人員當時未有聆聽清楚,該司機就投訴該名人員無禮貌及疏忽職守,後來更一口氣投訴了整支隊伍,涉及7名人員。對於此項投訴,投訴及內部調查科傳召了7名被投訴的人員,屬於觀察員身份的林正傑則觀察記錄口供的情況,旁聽了5小時,整份檔案達逾百頁,最終證明指控並不成立。他表示「有時係好瑣碎,又好情緒化。我有時都覺前線警員好慘,經常被謾罵。」[13]

市民滿意度[编辑]

港大民意研究計劃受監警會委托進行的年度意見調查,2016年平均56.1分、2017年60.5分。儘管45%受訪者表示對監警會有信心,但也有26%人欠缺信心,認為監警會委員屬委任及處理個案時,可能會偏袒警方,予人「自己人查自己人」的觀感[14]

相關條目[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