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徒行传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ApostleFedorZubov.jpg
该条目的基督教术语主要使用了新教常见翻译,如需查询天主教的对应用词,请参阅天主教与新教术语对照列表

使徒行传》(希伯来语מעשי השליחים希腊语Πράξεις των Αποστόλων拉丁语ACTUS APOSTOLORUM天主教汉译书名为宗徒大事錄)是介绍耶稣基督复活、向门徒显现、升天後,他的使徒们(亦作「宗徒」)传道、殉教的事迹,其中包括保罗的门徒路加写的关于保罗的事迹。是新约圣经的《第五卷書》。又被通稱為《聖靈行傳》。

作者和地位[编辑]

這本書开头显示是寫給提阿非羅的。既然他被稱為“大人”,他可能擔任某個官職,或者這僅是個尊稱而已。[1]這本書的記載準確地叙述基督徒會衆建立和擴展的經過。它首先記載耶穌復活後向門徒顯現,接着叙述由公元33年到大約61年間的重大事件,前後約28年。

很多圣经学者同意,《路加福音》的執筆者就是使徒行傳的執筆者。兩本書同是寫給提阿非羅的。藉着在使徒行傳的起頭複述福音書末了所載的事件,路加將兩份記載連接起來,就像來自同一位執筆者一般。

關於路加的生平,人们所知甚少。路加本人並非使徒,但卻與使徒有密切交往。(路1:1-4)使徒保羅曾三次指名提及路加。[2]有若干年的時間,路加經常與保羅作伴,後者將他稱為“親愛的醫生”。書中先後交替地採用“他們”和“我們”這兩個代名詞; 這表明在保羅的第二次海外傳道旅行中,路加跟保羅一起在特羅亞,其後他可能留在腓立比,直至保羅在數年後回來為止,然後他陪保羅一起到羅馬受審。[3]

写作时间[编辑]

路加大約在公元61年寫成使徒行傳,當時很可能接近他與使徒保羅在羅馬逗留了差不多兩年時間的末了。既然使徒行傳的記載含有在該年發生的事,它自不可能在較早的時候完成;記載並沒有透露保羅上訴凱撒的結果,由此表明它在那一年已經寫成了。

肯定和地位[编辑]

從最早的時期開始,聖經學者已將使徒行傳視為聖經的正典。書中的部分內容可在若干現存希臘文聖經最古的紙莎草紙抄本中找到,特别值得注意的是成於第三或第四世紀的密歇根抄本第1571號(P38)和第三世紀的切斯特·貝蒂抄本第1號(P45)。兩份抄本都顯示使徒行傳與其他受上帝感示的聖典一起流傳,因此這本書在早期已屬於聖經的正典。 在使徒行傳裏, 路加的記載異常準確, 就像我們在福音書裏所見到的情形一般。拉姆齊(William M. Ramsay)爵士把使徒行傳的執筆者置於“第一流歷史家”之列。 他解釋這話的意思説: “偉大歷史家的首要特質就是真實。他的話必須可靠。”[4]

寫作背景[编辑]

本書所記載的事情,如猶太人對教會的迫害,耶路撒冷饑荒,羅馬政府對教會的寬容等,主要在60年代之前發生,於本書結尾時保羅仍能自由地傳揚福音 (見28章:31節);此外,全書未提到60年代中葉尼祿皇帝逼迫基督徒與保羅殉道的事,也没有提及70年耶路撒冷被毁一事。根據以上跡象,有些學者認為本書寫於60至64年之間。另一方面,本書之有上述現象,也可能是因為作者原本打算寫續集,或别有原因,所以本書的寫作日期不能絕對確定。

本書接續路加福音的記載,叙述耶穌復活升天後福音工作的進展。此外,本書可能起的擾亂和是非,絕不是因為信徒行為不檢,而是因猶太人和外邦人反對基督教所致(參16:19起;17:5-9;19:23-41等);而且在有關騷擾中,於羅馬官員的公正處理下,使徒獲得保護,冤情得雪 (參18:12-17等)。另一方面 ,路加指出拜偶像的「愚昧」,表明「唯有福音能使人認識真神」 (參14:15-18,17:22-31)。

路加的记载[编辑]

路加在使徒行传中除了记述保罗的传道工作,也描述見證工作的擴展,首先在猶太人當中,其後伸展到萬國萬族的人。起頭12章的記載大部分與彼得的活動有關,餘下的16章則叙述保羅的活動。路加曾與保羅有親密的交往, 在多次旅程上與保羅結伴同行。

此外, 路加錄下了彼得司提反哥尼流帖土羅、 保羅和其他人所作的談話, 他們説話的風格和結構各有不同。甚至保羅的演講也隨着聽衆不同而變換風格,以期適合當時的需要。這表明路加只是將他本人所聽見或其他目擊證人告訴他的話忠實地記錄下來。

主題特色[编辑]

本書一開始便提到耶穌應許聖靈的降臨,跟着叙述聖靈如何降臨在信主的猶太人和外邦人身上,並帶領使徒把福音從耶路撒冷傳到各地去。全書強調聖靈的工作,因此有人稱之為“聖靈行傳”。本書的特色如下:

  1. 記載各地教會早期成立的經過,提供有關新約書信寫作背景的參考资料。
  2. 指出在聖靈的帶領下,基督教雖然遭遇重重因難,仍得以傳揚開來。
  3. 記載初期教會靈性、道德、生活的情况,以及使徒宣教的内容和基本教義。
  4. 詳細叙述彼得和保羅的佈道工作。
  5. 詳實準確。路加的寫作具有報導準確的特色, 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英國駐地中海的海軍中校史密斯(Edwin Smith)在1947年3月的《舵》雜誌裏寫道: “在駕駛方面,古代的船隻跟現代的不同;現代的船隻是靠安裝在船尾的方向舵去操縱的,古代的船隻則用船尾兩邊的兩支巨槳去控制方向。故此,路加以衆數描述這些划槳。[5]……我們曾經查考過有關此船航行的每一句話,由它離開佳澳的日子開始,直到在馬耳他擱淺為止, 外在的獨立證據以最精確和最令人滿意的方式證實了路加的記載; 我們亦發覺他談及船停留在海上的日子正好與所行路程一致; 最後, 他對到過的地方所作的描述也跟這些地方的實際情形一樣。 這一切不但證明了,路加曾實際到過這些地方, 並且顯示他的觀察和描述都極其可靠和信實。[6]

主題[编辑]

復活的基督在升天裡,憑著那靈,藉著門徒,為著產生眾教會-神的國-的繁殖。

本書大纲[编辑]

Wikisource-logo.svg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一:耶路撒冷教會的誕生[编辑]

  1. 耶穌復活及升天 (一章:1-11節)
  2. 門徒聚會選出接替猶大的人 (一章:12-26節)
  3. 五旬節聖靈的降臨及教會的建立 (二章:1-47節)
  4. 彼得約翰神蹟,受逼迫及教會的生活 (三章:1節-五章:11節)

二:耶路撒冷教會受逼迫,福音傳至撒馬利亞等地[编辑]

  1. 猶太公會 (סנהדרין)逼迫使徒 (五章:12-42節)
  2. 教會生活的問題,司提反殉道 (六章:1節-七章:60節)
  3. 信徒遭遇逼迫,四散傳揚福音 (八章:1-40節)
  4. 掃羅歸主與蒙召 (九章:1-31節)
  5. 彼得周遊傳道,教導信徒 (9章:32節-11章:18節)
  6. 建立第一間外邦人教會 (11章:19節-12章:25節)

三:福音從安提阿起繼續傳播至遠方[编辑]

  1. 保羅第一次旅行佈道程 (13章:1節-15章:35節)
  2. 保羅第二次旅行佈道程 (15章:36節-18章:22節)
  3. 保羅第三次旅行佈道程 (18章:23節-21章:16節)
  4. 保羅在耶路撒冷被捕 (21章:17節-23章:35節)
  5. 保羅在凱撒利亞受審 (24章:1節-26章:32節)
  6. 保羅從凱撒利亞被押往羅馬 (27章:1節-28章:31節)

内容摘要[编辑]

使徒行传按照时间顺序记述了早期基督徒组织的发展和变化,有一部分篇幅记录了使徒保罗的传道经历。下面的内容摘要按照时间和章节顺序简要说明其内容。

33年五旬節前[编辑]

(覆盖经文1:1-26)。在路加的第二份記錄的起頭,復活了的耶穌告訴門徒他們會受聖靈的浸禮。他們會得着能力,為耶穌作見證“直到地極”。耶穌上升在他們眼中消失時,有兩個身穿白衣的人對他們説:“這離開你們被接升天的耶穌,你們見他怎樣往天上去,他還要怎樣來。”[7]

五旬節[编辑]

(覆盖经文2:1-42)。本书记载,所有門徒都聚集在耶路撒冷。忽然,有一陣彷彿大風的響聲充滿整座房子。恍如火焰的舌頭落在一切在場的人身上。他們就都被聖靈充滿,開始説起不同的語言來,談論“上帝的大作為”。(2:11)旁觀者都大感困惑。於是彼得站起來説話,解釋聖靈被傾澆下來乃是應驗了先知約珥的預言(2:28-32)。他也解釋耶穌基督現已復活,並已升到上帝右邊,“把[他們]所看見所聽見的,澆灌下來”。 聽衆都覺得扎心,當時大約有3000人歸信這道而受浸。——2:33。

見證工作不斷擴展[编辑]

(覆盖经文2:43-5:42)。书中记载归信的人數目天天增加。彼得和約翰在耶路撒冷聖殿外遇到一個生來殘廢、從未走過路的瘸子,彼得對他説: “我奉拿撒勒人耶穌基督的名,叫你起來行走!” 那人便立時“走着、 跳着,讚美上帝”。接着彼得籲請衆人從速悔改歸正,“這樣, 那安舒的日子就必從主面前來到。” 彼得和約翰向人傳講耶穌的復活, 宗教領袖們對此大感不悦,就捉拿他們, 不過信徒的數目卻增加到5000人左右。[8]

第二天, 彼得和約翰被帶到猶太長官面前受審。彼得直言不諱地指出惟獨通過耶穌基督,人才可以得救。犹太長官下令要他們停止傳道,但二人回答説: “聽從你們, 不聽從上帝, 這在上帝面前合理不合理,你們自己酌量吧!我們所看見所聽見的, 不能不説。”[9]之後他們獲釋,所有門徒都繼續放膽傳講上帝的話語。由於環境所需,他們把物資集合起來公用,按着需要分給各人。可是, 有一個名叫亞拿尼亞的男子和妻子撒非喇將産業變賣了,私自留下一部分款項,但卻假裝已把全數捐出。彼得揭發他們之後,他們便立時倒斃,因為他們妄圖欺哄上帝和聖靈。

後來, 憤怒的宗教領袖再次將使徒投入獄中,但這次耶和華的天使卻把他們釋放出來。第二天,他們再被帶到公會面前,被控‘把他們的道理傳遍了耶路撒冷’。他們回答説: “服從上帝過於服從人,是應當的。” 雖然受到鞭打和恐嚇, 他們卻不為所動, 繼續“天天在殿裏並在各人的家中, 不斷的施教, 傳講耶穌是基督”。[10]

司提反以身殉道[编辑]

(覆盖经文6:1-7:60)。 司提反是受聖靈任命負責分配膳食的七個人之一。 除此之外, 他也以有力的方式為真理作見證。他十分熱心, 以致反對者把他帶到公會面前,控告他犯了褻瀆的罪。司提反為自己辯護。 他首先追述耶和華怎樣對以色列人表現長久的忍耐。接着,他指出:‘你們這硬着頸項的人,常時抗拒聖靈!你們受了天使所傳的律法,竟不遵守。’(7:51-53)衆人無法再忍受, 於是衝上前去,將他推到城外, 用石頭打死他。掃羅(即后来的保罗)在旁觀看,表示贊同。

逼迫爆發及掃羅歸信[编辑]

(覆盖经文8:1-9:30)。從此,耶路撒冷的基督徒大受逼迫,除了使徒以外,各人都分散各地。腓利逃往撒馬利亞,當地有很多人接受上帝的話語。彼得和約翰從耶路撒冷奉差到那裏,使當地的信徒也可藉着‘使徒按手’而獲得聖靈。(8:18)其後,天使指引腓利向南走,往耶路撒冷下迦薩的路去,他在那裏見到埃塞俄比亚宮廷的一位宦官坐在馬車上誦讀以賽亞書。腓利不但指導他明白其中預言的含意,也給他施了浸。

與此同時, 掃羅“仍然向主的門徒口吐威嚇兇殺的話”。 他起程前往大馬士革,要捉拿“信奉這道”的人。 突然,天上發出强光,四面照着他;他仆倒在地,眼睛頓時瞎了。天上有聲音對他説: “我就是你所逼迫的耶穌。” 三日之後,一個名叫亞拿尼亞的門徒在大馬士革向他傳道。掃羅得以復明,隨即受了浸,並受聖靈所充滿。自此之後,他成為一個熱心、能幹的传福音者。[11]這項令人驚訝的轉變使這位逼迫者變成受逼迫的對象。為了保全性命,掃羅不得不首先逃離大馬士革,後來更逃離耶路撒冷。

福音傳到未受割禮的外邦人[编辑]

(覆盖经文9:31-12:25)。之后一段时期基督徒會衆“都得平安,被建立;凡事敬畏主,蒙圣灵的安慰,人数就增多了。”。(9:31)在約帕,彼得使深受敬愛的多加復活過來。後來,他從該地奉召前往凱撒利亞, 那裏一位名叫哥尼流的意大利军官正在等候他。彼得抵達之後向哥尼流和後者的家人傳道,他們都相信了,接着上帝把聖靈傾澆在他們身上。彼得看出“上帝是不偏待人[的]。 原來,各國中那敬畏主、行義的人都為主所悦納。” 於是他給他們施浸,這些人遂成為第一批未受過割禮的外邦歸信者。後來彼得回到耶路撒冷,將這項新發展向其他人讲明白,衆人就都歸榮耀給上帝。[12]

福音繼續迅速傳播開去之際,巴拿巴和掃羅在安提阿教導了許多人。“在安提阿,門徒首次由於天意被稱為基督徒。”[13]迫害再次爆發。希律·阿基帕一世將約翰的兄弟雅各殺了, 又將彼得關进监狱,可是天使卻再次把彼得從監獄救出來。這使希律大受打擊!由於他沒有把榮耀歸給上帝,他被蟲咬身亡。在另一方面, “上帝的道日見興旺, 越發廣傳。”

保羅與巴拿巴展開第一次海外傳道旅行[编辑]

(覆盖经文13:1-14:28)。 在聖靈的差遣下,巴拿巴和“掃羅,也就是保羅,” 由安提阿發。(13:9)在塞浦路斯有很多人歸信, 包括方伯士求·保羅在內。 在小亞細亞各地, 他們周遊探訪了六個或更多的城市,他們的遭遇在每個地方都一樣:人們明顯地分為兩個陣營,有些人欣然接受, 另一些人則頑梗不化,煽動群衆用石頭襲擊他们。保羅和巴拿巴在新近成立的會衆中任命長老,然後二人返回叙利亞的安提阿去。

平息割禮的爭論[编辑]

(覆盖经文15:1-35)。 大量非猶太人的歸信引起了他們應否受割禮的問題。保羅和巴拿巴將爭論交給耶路撒冷的使徒和長老們處理。門徒雅各主持討論,並以正式的書函將會議一致的決定通知各地的基督徒:“聖靈和我們定意不將别的重擔放在你們身上,惟有幾件事是不可少的,就是禁戒祭偶像的物和血,並勒死的牲畜和姦淫。”(15:28,29)這封富於鼓勵的信使安提阿的弟兄大感欣慰。

傳道工作的擴展與保羅的第二次旅行[编辑]

(覆盖经文15:36-18:22)。 “過了些日子,” 巴拿巴和馬可乘船前往塞浦路斯, 保羅和西拉則往叙利亞和小亞細亞去。(15:36) 提摩太在路司得遇見保羅,便跟他一起往愛琴海岸的特羅亞去。保羅看見異象,目睹有一個人懇求他説: “請你過到馬其頓來幫助我們。”(16:9) 路加與保羅會合,他們一起乘船來到馬其頓的首府腓立比。保羅和西拉在那裏被人投入獄中。 結果,獄卒歸信而受了浸。他們獲釋之後前往帖撒羅尼迦去。當地的猶太人滿心嫉妒,挑唆民衆抵擋他們。於是当地基督徒乘夜把保羅和西拉送往庇哩亞去。那裏的猶太人頭腦開明,“熱切接受主的道,天天考查聖經,” 為要證實所獲知的。由於會衆成立不久,保羅便將西拉和提摩太留在庇哩亞,像先前把路加留在腓立比一樣,自己則繼續向南行,到雅典去。

在這個布滿偶像的城市裏,高傲的伊壁鳩魯派和斯多亞派哲學家嗤笑保羅“拾人牙慧”,是個“宣揚外地鬼神的人”。他們將保羅帶到亞略·巴古(戰神山)去。保羅發表了一個精彩有力的演説,勸人要尋求真實的上帝,就是“天地的主”。他指出上帝應許藉着他使之復活的大能者施行公義的審判。保羅提及復活一事使聽衆的意見發生分歧,但有些人卻成為信徒。[14]

跟着在哥林多,保羅與亞居拉和百基拉同住,一起從事製帳棚的工作。保羅遭受反對,被迫遷出犹太會堂,於是改在會堂隔鄰提多·猶士都的家裏舉行聚會。管會堂的基利司布亦成為信徒。 保羅在哥林多逗留了18個月之後,就與亞居拉和百基拉一起往以弗所去。但他把他們留在那裏,自己則前往叙利亞的安提阿去, 就此結束了他的第二次海外傳道旅行。

保羅在第三次傳道旅行中再次探訪各群會衆[编辑]

(覆盖经文18:23-21:26)。 有一個名叫亞波羅的猶太人由埃及亞歷山大來到以弗所, 在會堂裏放膽傳講耶穌。亞居拉和百基拉看出有必要更正他的教訓。在此之後,亞波羅便往哥林多去。當時保羅正在作第三次傳道旅行,過了相當時間之後來到以弗所。他獲悉當地信徒所受的乃是約翰的浸禮,便向他們解釋耶穌的浸禮。接着,他為12個人施浸,並按手在他們頭上,他們便接獲聖靈。

保羅逗留在以弗所的三年期間,“主的道大有能力的興旺起來,而且得勝。” 許多人不再崇拜該城的守護女神亞底米。(19:20) 製造銀龕的工匠眼見可能生意盡失,不禁怒氣填胸,於是在城中引發一場暴動。經過數小時的安撫,民衆才肯散去。之後不久,保羅離開該城前往馬其頓和希臘,並在沿途探訪各地的信徒。

保羅在希臘逗留了三個月,然後取道馬其頓回去,路加在該地與他會合。他們過到特羅亞,保羅在那裏談話直到深夜。一個少年睡着了,由三樓的窗台墮下,扶起他來時已經死了,但保羅隨即使他復活過來。次日,保羅和同伴起程向耶路撒冷進發,途中在米利都稍停與以弗所的長老會晤。他告訴長老們不久他們便不得再見他的面了。 既然,“聖靈立[他們]作全群的監督”,他們多麽急需負起領導和牧養上帝羊群的責任!他追述他以往在他們當中時所立的榜樣,且勸戒他們要保持警醒,盡心竭力獻出自己為弟兄服務。雖然保羅曾受到警告不要上耶路撒冷去,他卻不願回頭。他的同伴們只好説:“願主的旨意成就。”(21:14)到了耶路撒冷,保羅向雅各和衆長老述説上帝怎樣祝福他在列國中所從事的服事職務,他們聽見都大為喜樂。

保羅被捕和受審[编辑]

(覆盖经文21:27-26:32)。保羅在耶路撒冷的聖殿出現時受到敵意的接待。來自亞細亞的猶太人挑唆全城的人起來反對保羅。幸好羅馬兵士及時將他搶救出來。

究竟甚麽促成了這場骚乱,保羅是甚麽人以及他犯了甚麽罪,羅馬的軍隊司令對此大惑不解,希望獲知真相。由於保羅是個羅馬公民,他得以免受鞭打。後來,他被帶到猶太公會面前,在場的有法利賽人撒都該人。有見及此,保羅遂提出復活的問題,使他們互相對立。爭論變得愈來愈激烈,以至羅馬兵士不得不把保羅從公會搶救出來,否則他便會被撕碎了。到了晚上,司令把保羅在重兵護送之下暗暗押送到凱撒利亞的腓力斯總督那裏去。

保羅既被控以叛亂的罪名,遂在腓力斯面前有力地為自己申辯。可是腓力斯蓄意拖延,希望保羅為求獲釋而向他行賄。兩年之後,波求·非斯都接替腓力斯作總督,他下令將案件重審。控方再次提出嚴重的指控,保羅亦再次宣告自己的無辜。可是,為了討好猶太人,非斯都建議在耶路撒冷舉行進一步的審訊。因此保羅宣告説: “我要上告於凱撒。”(25:11)又過了些日子,最後希律王──亞基帕二世來訪非斯都,於是保羅再次被帶到庭上。保羅的自白如此有力和令人信服,亞基帕不禁對他説: “你這樣勸我,幾乎叫我作基督徒了!”[15] 同樣,亞基帕也看出保羅其實是無辜的;保羅若非已上訴於凱撒,就可以獲釋了。

保羅前往羅馬[编辑]

(覆盖经文27:1-28:31)。保羅和别的囚犯一起被解上船,開始前往羅馬的行程。在逆風之下,船駛得很慢。他們在每拉港換了船。來到克里特的佳澳,保羅建議在那裏過冬,可是大多數人都主張繼續上路。他們一駛出大海,颶風便將船攫住,迫使船隨着風向飄流。過了兩星期,船終於在馬耳他的岸邊撞上淺灘毁壞了。結果正如保羅先前所説,船上276人全部生還!馬耳他的居民非常友善。在過冬的期間,保羅憑着上帝聖靈的大能醫好了許多人。

次年春天,保羅抵達羅馬,那裏的弟兄出來,在路上迎接他。保羅見了他們,“就感謝上帝,放心壯膽”。雖然保羅仍是囚犯,他卻獲准住在自己所租的房子裏,有士兵看守。在這本書的末了,路加描述保羅對一切來見他的人都仁慈接待,並“放膽傳講上帝國的道,將主耶穌基督的事教導人,並沒有人禁止”。[16]

基督新教觀點[编辑]

使徒行传是希腊语圣经中记述历史比较翔实的一部分,也是在主后基督教发展的简略历史。从中不但可以让人看到公元一世纪的基督徒怎样组织,怎样解决问题,怎样处理多民族问题,而且可以看到使徒时代他们对基督教发展做出的重大贡献。

希伯来圣经的真确性[编辑]

使徒行傳與福音書的記載一同證實了《希伯來聖經》的真確性,表明這些經典是上帝所感示的。在五旬節之前不久,彼得指出“聖靈藉着大衛的口預言……猶大的事”都應驗了。[17]五旬節,彼得向驚訝的群衆指出,他們其實正目擊預言的應驗:“這正是先知約珥所説的。”[18]

  • 為了説服聖殿外的另一群民衆,彼得再次引證希伯來文聖經。他首先引用摩西的話,然後説:“從撒母耳以來的衆先知,凡説預言的,也都説到這些日子。”後來在猶太公會面前,彼得引述詩篇118篇22节,表明基督是他們所摒棄的石頭,但卻成了“房角的頭塊石頭”。[19]
  • 腓利衣索匹亞的太監解釋以賽亞書53章7,8节的預言已怎樣獲得應驗。受到啟迪之後,太監謙卑地請求受浸。[20]
  • 類似地,彼得向哥尼流談及耶穌時作證説:“衆先知也為他作見證。”(10:43)
  • 討論割禮問題時,雅各引證聖經去支持所作的決定,説:“衆先知的話也與這意思相合,正如經上所寫的。”(15:15-18)
  • 使徒保羅也依仗同一的權威。[21]既然衆門徒和聽道的人都敏於接納希伯來文聖經是上帝的話語,由此可見师徒们都认为這些經文是上帝所感示和認可的。

早期基督教会的形成[编辑]

使徒行傳最有益的地方在於報導基督徒會衆的成立,以及它怎樣在聖靈的力量推動之下不斷擴展。在這項記載裏,自始至終均見到上帝大大祝福傳道工作的擴展,也見到早期基督徒的勇氣和喜樂,以及他們在面對逼迫時不屈不撓的精神。他們甘願為人服務,例如保羅就是個最好的榜樣:他敏於響應往海外服務的呼召,毅然前往馬其頓。[22]今日的基督徒會衆应当並無二致,同心協力地在聖靈的指引下傳講“上帝的大作為”。[23]

基督徒的职责[编辑]

使徒行傳表明基督徒應該怎樣執行傳講上帝王國的工作。保羅本人便是個典範,他説:“凡對你們有益的事,我從沒有退縮不將其中一件告訴你們,也從未停止過公開和逐户地教導你們。”然後他接着説:“[我]作了徹底的見證。”在整本書裏,“徹底的見證”這句話引起了我們的注意,特别在書中的最後幾段更為突出。儘管身繫囹圄,保羅仍然鞠躬盡瘁致力於傳道和教人的工作,以下的話足以證明這點:“他從早到晚向他們講解,為上帝的王國作徹底的見證,引用摩西律法和衆預言者論及耶穌的話力勸他們。”願我們都在與王國有關的活動上專心致志![24]

监督的责任[编辑]

保羅對以弗所的監督們所作的演講對今日的監督也含有很多切合實際的勸告。既然監督是聖靈所任命的,他們就當“為自己謹慎,也為全群謹慎”,仁愛地牧養羊群,保護他們免受兇暴的豺狼所吞噬。這項責任至為重要,也絶不容易!監督必須保持警醒,以上帝恩典的話語强化自己。當他們努力扶助軟弱的人之際,他們“當記念主耶穌的話,説:‘施比受更為有福。’”[25]

圣经原则[编辑]

保羅的其他演講也同樣清楚有力地闡明聖經的原則。例如,他在亞略·巴古向斯多亞派伊壁鳩魯派的智士們所作的演説提出了堪作典範的論據。他首先引述壇上所刻的‘給未識之神’等字樣,並以此作為理由,向人解釋獨一的真神乃是天地的主,他從一本造出萬族的人,而且“其實離我們各人不遠”。接着他引用他們詩人的話,“我們也是他所生的,”藉此表明相信人從沒有氣息的金、銀、木、石等偶像而來是多麽荒誕可笑。這樣,保羅遂以機巧的方式確立了永活上帝的至高統治權。他惟獨在結論中才引入復活的問題,但甚至在此他也沒有提及基督的名字。他清楚闡明獨一的真神的至高統治權,結果使有些人成為信徒。[26]

研读整本圣经[编辑]

使徒行傳一書鼓勵人不斷勤懇地研讀‘整本聖經’。保羅首次在庇哩亞傳道時,當地的猶太人“熱切接受主的道,天天考查聖經,要知道所聽的是否與聖經相符”,他們因此被譽為“開明”的人。[27]藉着這樣的研讀,人得以對上帝的原則獲致清晰的了解。這些原則之一載於使徒行傳15:29;由耶路撒冷的使徒和長老們所構成的治理機構在此作出聲明,表示屬靈的以色列無須受割禮,但卻必須禁戒偶像崇拜、血和姦淫。

早期的門徒認真研讀上帝所感示的聖經,按照需要隨時加以引用和應用。他們受到確切的知識和上帝的靈所强化,雖受猛烈逼迫亦不為所動。彼得和約翰為所有忠信的基督徒立下榜樣,他們勇敢地告訴反對他們的統治者説:“聽從你們,不聽從上帝,這在上帝面前合理不合理,你們自己酌量吧!我們所看見所聽見的,不能不説。”猶太公會曾“明令”他們不可再奉耶穌的名教訓人;當他們再次被帶到公會面前時,他們卻毫不含糊地説:“服從上帝過於服從人,是應當的。”這項勇敢無畏的聲明不僅對掌權者作了一個有力的見證,並且促使著名的律法師迦瑪列挺身發表人所熟知的聲明以維護崇拜自由,結果使徒亦因此獲得釋放。[28]

上帝的旨意体现其中[编辑]

耶和華對他的王國所定的旨意穿插在整本聖經裏,在使徒行傳一書中特别明顯。這本書一開頭就描述耶穌在升天之前的40天期間向人“講説上帝國的事”。在回答門徒有關王國復興的詢問時,耶穌向他們指出他們必須為他作見證,直到地極。[29]從耶路撒冷開始,門徒放膽傳講上帝的王國。逼迫使司提反被人用石頭打死,許多門徒亦被迫分散到新的地區去。[30]記載透露腓利在撒馬利亞宣講耶稣基督救恩的福音,成效十分卓著。保羅和他的同伴則在亞細亞、哥林多以弗所和羅馬傳揚耶稣基督。所有這些早期基督徒均立下了極佳的榜樣,自始至終全心信賴耶和華和他那予人力量的聖靈。[31]既看見他們那種百折不回的熱心和勇氣,並且留意到主怎樣大大祝福他們的努力。

注释与参考文献[编辑]

  1. ^ 参看路加福音1章3节,该处也有同样的称呼
  2. ^ 参看歌罗西书4章10,14节; 提摩太后书4章11节; 腓利门书24节
  3. ^ 参看使徒行传徒16章8,10节;17章1;20章4-6节;28章16节的记载。
  4. ^ 《周遊列國的聖保羅》(英文), 1895年, 第4頁。
  5. ^ 這段記載可見使徒行傳27:40
  6. ^ 引自1947年7月22日的《儆醒!》(英文), 第22-3頁; 也可參看1971年4月8日的《儆醒!》(英文), 第27-8頁。
  7. ^ 参看使徒行传1章8,11的记载。
  8. ^ 参看使徒行传的记载:3:6,8,19。
  9. ^ 引文来自使徒行传4:19,20
  10. ^ 参看使徒行传的记载5章28,29,42,
  11. ^ 参看使徒行传第9章1,2,5的记载
  12. ^ 歌泥流是首先得到圣灵然后再由彼得施浸的,此部分记载可参看使徒行传10:34,35。
  13. ^ 参看《使徒行传第11章第26节
  14. ^ 参看使徒行传的记载第17章:18,24, 《新譯》。
  15. ^ 参看使徒行传26:28,《和合本》夾注
  16. ^ 参看使徒行传28章15,31的记载。
  17. ^ 参看使徒行传第1章:16,20节,《圣经新譯本》;詩篇69篇25节;109篇:8节
  18. ^ 参看使徒行传第2章:16-21;约珥书2章28-32节;也可將使徒行傳2章25-28,34,35與詩篇16篇8-11节和110篇1节作一比較。
  19. ^ 参看使徒行传第3章:22-24节;4章11节
  20. ^ 参看使徒行传第8章28-35节
  21. ^ 参看使徒行传第26章22节;28章23,25-27节
  22. ^ 参看使徒行传第4章13、31节;第15章3节;第5章28、29节;第8章4节;第13章2-4节;第16章9、10节的记载。
  23. ^ 参看使徒行传第2章11,17,45节;第4章34、35节;第11章27-30节;第12章25节的记载。
  24. ^ 参看使徒行传第20章20,21;第28章23节;第2章40节;第5章42节;第26章22节的记载。
  25. ^ 参看使徒行传20:17-35。
  26. ^ 参看《使徒行传第17章第22-34节
  27. ^ 参看使徒行传17:11,《圣经新譯本》
  28. ^ 参看使徒行传4章19、20节;5章28、29、34、35、38、39节。
  29. ^ 参看使徒行传1章3、6、8节
  30. ^ 参看使徒行传第7章59,60节
  31. ^ 参看使徒行传第8章5,12节;14章5-7、21、22节;18章1、4节;19章1、8节;20章25节;28章30、31节

外部链接[编辑]

阅读圣经[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