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俄罗斯联邦共产党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俄羅斯聯邦共產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俄羅斯聯邦共產黨
Коммунистическая Партия Российской Федерации
主席 根纳季·久加诺夫
第一副主席 伊万·梅尔尼科夫英语Ivan Melnikov (politician)
成立 1993年2月14日
前身 俄羅斯蘇維埃聯邦社會主義共和國共產黨
总部 莫斯科
党报真理报
青年组织 俄罗斯联邦列宁主义青年共产主义联盟
党员
(2015年)
161569
意识形态 共产主义[1]
马克思列宁主义[2]
左翼民族主义
政治立场 左翼[1]
国际组织 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
国际共产主义研讨会(历史上)
欧亚组织 共产党联盟-苏联共产党
口号 “俄罗斯!劳动!民主!社会主义!”
党歌国际歌
官方色彩 红色
联邦委员会
2 / 170 (1%)
国家杜马
42 / 450 (9%)
州长
2 / 85 (2%)
地区议会
335 / 3,994 (8%)
党旗
KPRF Flag.svg
官方网站
kprf.ru
俄羅斯政治
政党 · 选举

俄罗斯联邦共产党(俄語:Коммунистическая партия Российской Федерации俄語發音:[kəmʊnʲɪsʲtʲit͡ɕɪskəjə partʲɪjə rɐsʲˈijskəj fʲɪdʲɪrˈat͡sᵻɪ]),简称俄共КПРФ),是俄罗斯的一个共产主义政党。该党一般被认为是苏联共产党的主要政治遗产继承者。目前,该党是俄羅斯最大的在野黨,并在奥廖尔州伊尔库茨克州哈卡斯共和国和俄罗斯第三大城市新西伯利亚执政。

歷史[编辑]

1993年2月14日,“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共产党第二次非常代表大會”召开,宣布重建俄罗斯的共产党组织,定名为俄罗斯联邦共产党。[3]

俄羅斯聯邦共產黨由久加諾夫所領導,他在1993年俄罗斯宪政危机後和前蘇聯的政治家一起重建了該黨,久加諾夫請出亞歷山大·尼古拉耶維奇·雅科夫列夫,前蘇共中央委員會的「教父」,隨著1991年蘇聯解體他追隨俄羅斯的全國愛國運動[4][5]並且成為俄羅斯救國陣線的主席[6],早些年和他合作的人有泛歐亞主義的學者亚历山大·杜琴,他負責早期該黨刊物出版的相關業務。

1996年8月7日,俄羅斯聯邦共產黨發起成立“俄罗斯人民爱国联盟”,由30多個左翼組織組成,如謝爾蓋·巴布林的俄羅斯全民聯盟。久加諾夫依舊擔任該联盟的主席。正值俄羅斯總統大選,當時俄羅斯聯邦共產黨支持傑出的知識分子——亞歷山大·依諾耶夫,他在前蘇聯時代是個異議份子,在蘇聯改革開放的時候被蘇聯共產黨所接納,其他俄羅斯聯邦共產黨支持的代表有物理學者利諾斯·阿爾費羅夫,他曾在2000年獲得諾貝爾獎。這次選舉共產黨候選人久加諾夫雖然未能勝出,但成功令葉利欽未能在第一輪投票勝出,葉利欽僅在第二輪投票勉強勝出。2000年普京接掌政權後,共產黨在杜馬的影響有所變化。

久加諾夫把2003年的國家杜馬選舉稱為令人作嘔的奇觀,並且指責克林姆林宮是在建立波特金黨(波特金是文學作品所虛構的山莊,專門剽竊旅者的財富的強盜集團),竊取他人大選成果。

俄羅斯聯邦共產黨也有一些相當受歡迎的政治人物,他們是緊接在久加諾夫之後的第二號人物,並得到強而有力的支持,2001年的席謝列茲尼奧夫、2003年的謝爾蓋·高葉夫以及2004年的根納季·賽密根,以上都是以前著名的異議人士,而久加諾夫仍被喻為愛國主義者[7],甚至比馬列主義者過之而不及[8]

而有少數的候選人被批評是在選百萬富翁,例如謝爾蓋是著名企業TEKHOS的所有人,但是名列於俄羅斯聯邦共產黨明顯和傳統的馬列主義的主張有背道而馳的矛盾。

2004年7月從共產黨分裂出來的派系選出弗拉基米爾·吉洪諾夫做為該黨領袖,這個分出來的派系是從前的全俄羅斯共產黨未來,然而弗拉基米爾·吉洪諾夫分離的舉動並非十分成功,多數人仍然不想和久加諾夫分邊站。

俄羅斯聯邦共產黨被謝爾蓋·巴布林的俄羅斯人民同盟所認同,並在2011年的大選獲得不少議席。[9]

俄羅斯聯邦註冊署聲明有164,546個合格選民為共產黨籍的公職人員。[10]

反對普京政权[编辑]

俄罗斯国内各左翼政党与共产主义运动的支持者,如俄羅斯联邦共產黨和比俄共更加亲近斯大林主义苏联共产党俄罗斯共产主义工人党全联盟共产党布尔什维克,基本上都反感与厌恶普京政權,称普京是“叶利钦的亲西方、卖国和对本民族进行种族灭绝政策的延续者”[11]

2009年12月,俄羅斯聯邦共產黨主席久加諾夫在评价普京执政10年的功过时说:“从重大的经济及国家政策的角度讲,与上一个十年相比,现行(普京的)执政团队并没有巩固国家,反而是进一步搞坏了国家,进一步削弱了国家。普京政权仅是前政权(叶利钦政权)的变种而已,其威望在许多方面只是靠空洞的言辞说教来维持的,其所作所为实际上进一步加深了上世纪90年代所建立的犯罪性的资本主义制度的危机;挽救国家的唯一出路是采纳俄共的社会经济改革纲领,在俄罗斯重新恢复社会主义原则。”[12]

意識形態[编辑]

該黨官方的意識形態有共產主義、馬列主義以及愛國主義,該黨自有在俄羅斯政壇中獨特的地位,而他們和前蘇聯共產黨最大的不同在於,他們標榜愛國主義與民族主義並且把它們納入馬列主義的意識形態之中[13],另外不同於前蘇聯共產黨的一點是,他們不像該黨在1956年後開始反对個人崇拜,他們把史達林解讀為反修正主義[14],在2010年史達林冥誕的場合,久加諾夫在給總統梅德韦杰夫的公開信中表示俄羅斯社會向新史達林主義邁進[15]

俄罗斯政治学者克涅夫·克涅夫说:“俄共形式上仍然叫共产党,党的领袖还是久加诺夫。但其实俄共内部早已发生了根本改变,俄共内部已经没有多少共产主义了。共产主义对俄共来说仅是一块儿招牌和外壳。从俄共的纲领,竞选技术等方面看,俄共同欧洲左派政党已经没有多少区别。今天的俄共同15年前的俄共相比,已经是两个不同的政党。”

俄罗斯共产党在下议院国家杜马的党团总参事马格梅特说,俄共尊重私有产权,主张宗教信仰和新闻媒体自由。如果俄共执政,俄共将容许政治反对派活动,俄共认为政治竞争必不可少。马格梅特说:“时代在变,今天已不同过去,现在完全是另一个时代,这就要求俄共也必须调整和改变。”

選舉[编辑]

國家杜馬在俄羅斯新憲法剛通過成立時,人民也還未從前蘇聯極權的陰影走出來,當時的全國得票率不過12.4%,在1995年成長到22%成為俄羅斯的最大政黨,在1999年增加為24%,在2003年損失半數的票源剩下13%的支持率,2007年支持率下降至11.57%,但是支持的人數仍是增加到八百萬人,還是仍夠掌握在議會中部分的席次,到2011年支持率上升到19.16%較上屆選舉提高許多。俄罗斯联邦共產黨仍然是俄羅斯政壇中的第二大黨,以及最主要的在野黨。

在蘇聯瓦解後的每次總統大選,共產黨始終都只能保持第二高票,1996年得到32%的支持率,略遜於時任總統葉爾欽的35%,2000年久加諾夫代表共產黨競選降到29%的支持度,然而其對手普京卻贏得53%的得票率,在2004年的總統大選尋求連任的普京得到71%的高支持度,反觀代表共產黨競選的尼古拉·卡洛提夫(Nikolay Kharitonov,俄羅斯農業黨的領袖),只得到了14%的支持度,他的預期遠超過結果但是凸顯共產黨仍有基本盤的支持民眾,2008年俄羅斯聯邦共產黨的總書記久加諾夫再度出馬競選總統,但只得到17.8%(13,243,550票)的支持度,總體而言共產黨所贏的區域都在较小的村鎮,難以和掌握大都市票源的梅德维杰夫相抗,在選舉結束後久加諾夫聲明他的支持度無法被突現是受到諸多的侵犯,否則他應該拿到至少30%,除此之外他也表示他將向法院提出訴訟,數週後俄羅斯中央選舉委員會回應俄羅斯聯邦共產黨的抱怨,表示這次的選舉一切公允且正當[16],不會改變人民選舉出來的結果。

2005年2月俄羅斯聯邦共產黨設法擊敗執政黨統一俄羅斯,在地區的選舉得到27%的支持率。在12月4日的莫斯科杜馬共產黨一共贏得16.75%的支持率,並且取得四席的席次,也是該黨首次在莫斯科取得最好的成果,在同樣公開的選舉由於俄羅斯祖國黨的缺席,反而使共產黨得到勝利。

2007年3月11日取得了14個地區和地方議會的勝利,俄羅斯聯邦共產黨也逐漸增加在邊界上的勝選[17],這些的勝利使得俄羅斯聯邦共產黨成為最具影響力的在野黨。3月21日俄共在伏爾加格勒市長選舉勝出,高賓尼柯夫以32.47%勝選,他也是俄羅斯最年輕的市長,然而在他勝選後卻倒戈投向執政的“統一俄羅斯”黨,共產黨則指責他利用共產黨當作勝選的工具。

2011年4月7日俄共的伊利亞波塔波夫贏得馬約拉爾鎮的選舉,也是首次以相當高的得票率贏過執政統一俄羅斯黨。

2014年4月7日俄共的洛科季以4%差距險勝,贏得俄羅斯第三大城新西伯利亞市長選舉。

2014年9月14日俄共贏得奧廖爾州州長選舉。

2015年,俄共候选人谢尔盖·列夫琴科赢得伊尔库茨克州州长选举,成为该州州长。

選民結構[编辑]

俄羅斯聯邦共產黨自有其強而有力在大型都市和主要工業城市以及科學中心的選民支持(在俄文被稱做naukograd),還有在莫斯科周圍的市鎮。[18]

例如一些民調顯示在2007年俄羅斯國會大選取得勝利,而其中一個民調報告是莫斯科國立大學所製作的。[19]

从年龄分布看,俄共党员中30岁以下的年轻人占10.79%,30—40岁为10.97%,40—50岁为15.48%,50—60岁为24.74%,60岁以上为38.02%。某种程度上俄共是“弱势群体党”,更是老年人的政党。[20]

批評[编辑]

依據戈巴契夫基金會的分析顯示,該黨是功能強大的過頭以至於又盲又聾,「怎麼讓他知道新的資訊」[21],馬克思主義學者鮑里斯·格高思金寫到:「只會號召本身的共產主義運動,久加諾夫在他的政黨裡是首要人物,在這個孤單的組織中他是最偉大的,然而這些點點滴滴使得其他共產黨組織必須脫離政治生活,最大的問題是讓這些組織離心離德而整個左翼力量勢衰,這也就是為甚麼俄羅斯聯邦共產黨是官方所扶植的唯一反對黨。」[22]前蘇聯領袖勃列日涅夫的孫子安德烈·勃列日涅夫也描述俄羅斯聯邦共產黨是久加諾夫和俄羅斯東正教和解的產物[23]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Bozóki, A & Ishiyama, J (2002) The Communist Successor Parties of Central and Eastern Europe, p241
  2. ^ Wolfram Nordsieck. Parties and Elections in Europe. Parties-and-elections.eu. [2018-06-14]. 
  3. ^ American University (Washington, D.C.), and Moskovskiĭ gosudarstvennyĭ universitet im. M.V. Lomonosova. Demokratizatsiya: The Journal of Post-Soviet Democratization, Volume 4. Washington, D.C.: Quality Press of the Southern Tier Inc, 1996. p. 174
  4. ^ Who Are You, Comrade Zyuganov?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09-12-23.
  5. ^ The Communist Party in Post-Soviet Russia, by ''Luke March''. Books.google.ru. [2011-02-19]. 
  6. ^ Russian politics and society - Google Books. Books.google.com. [2011-02-19]. 
  7. ^ Ethnic Nationalism in the Russian Federation by Anatoly M. Khazanov; Daedalus, Vol. 126, 1997
  8. ^ Andrey Shabaev. Российская многопартийность. Глава 5. Partinform.ru. [2011-02-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8-24). 
  9. ^ Andrey Shabaev. Партинформ. Материал последнего номера. Partinform.ru. [2011-02-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3-09). 
  10. ^ Federal Registration Service of the Russian Federation
  11. ^ tianan1987. 没有苏联的二十年. V.youku.com. 2012-01-01 [2018-06-14]. 
  12. ^ 久加诺夫:欺骗的十年——普京执政10年总结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4-02-21.
  13. ^ NUPI — Centre for Russian Studies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07-09-30.
  14. ^ Thousands pay respects to Stalin. BBC News. 2003-03-06 [2008-06-06]. 
  15. ^ Communists lay carnations for Stalin. AFP. 2010-12-22 [2010-12-21]. 
  16. ^ 存档副本. [2011-10-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3-22). 
  17. ^ Официальный сайт КПРФ. Cprf.ru. [2011-02-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03-23). 
  18. ^ Оренбургский Областной Комитет КПРФ. [2009-02-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8-28) (俄语). 
  19. ^ Агентство Политических Новостей. [2007-12-14] (俄语). 
  20. ^ 2013年03月08日09:41 来源:国际先驱导报. 俄共党代会直击:代表步履蹒跚多已是耄耋之年. News.sohu.com. [2018-06-14]. 
  21. ^ Russian fascism By Stephen Shenfield. p. 51
  22. ^ RUSSIA: Is there life for KPRF after Yeltsin? 17 January 2001 BY BORIS KAGARLITSKY. Greenleft.org.au. 2001-01-17 [2011-02-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年6月29日). 
  23. ^ THE SATURDAY PROFILE; A Different Kind of Brezhnev in the Making. The New York Times. 2002-08-10 [2010-03-28]. 

外部連結[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