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李敖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李敖

2005年李敖在北京法源寺
敖之
出生 1935年4月25日1935-04-25(80歲)
 滿洲國滨江省哈尔滨
現居地 台北市
職業 作家、政治評論家
國籍  中華民國
民族 汉族
公民權  中華民國
教育程度 學士
母校 國立臺湾大学
創作時期 1963年至今
體裁 小说诗歌小品文时评
主題 思想文化历史时事
代表作 北京法源寺
配偶 胡茵梦(1980年)
王志慧(1992年-)
子女 李文李戡李谌
親屬 父親李鼎彝
受影響於 胡適 嚴僑 蕭孟能
施影响于 王裕民 吳子尤

李敖(1935年4月25日),敖之,作家、政治評論家。畢業於國立臺灣大學歷史學系。1960年代在《文星》雜誌上力主西化,為胡適辯護,掀起中西文化論戰。1970年代曾因抨擊蔣中正成為政治犯。1980年代,除研究、寫作、教學外,積極從事公開演講。

生平[编辑]

1935年,刚刚出生不久的李敖。

早年[编辑]

1935年4月,李敖出生于黑龙江哈尔滨,父亲李鼎彝、母亲张桂贞,李敖在八个兄弟姊妹中排行第五。因其父就读北京大学时拿的是吉林省的公费,当时便改籍贯为吉林扶余县,后来全家的籍贯便被官方统一改为吉林扶余,李敖则自认为其祖先可能是中國云南苗族[1]。1949年李敖随父母从上海迁至台湾,在台中落脚后,进入省立台中第一中学二年级就读。曾與恩師(地下共产党员)严侨密謀叛逃,高三时他的老师严侨(福州市市长严琥之子,作家华严的兄长,2005年由中国共产党追认「烈士」)被捕,李敖則因年紀尚輕,加上其師長各方奔走,而得到赦免。李敖因师生之谊对师母和三个小孩多有关照,并休学在家自修,1954年以同等学力资格,考取台湾大学(台大)法律专修科(台大法律系司法组前身),因兴趣不合,主动退学,重考进入台大历史系,1959年毕业。

1939年,李敖全家福。

文星杂志[编辑]

1957年原中央通讯社社长萧同兹之子萧孟能创办自由主义月刊《文星》。胡适去世时,《文星》杂志纪念胡适的专号卖了三版,从那时起,《文星》就成为台湾最重要的文化刊物之一;1961年26岁的李敖以中華民國国军預官退伍,萧大胆启用,委以重任。當年蕭孟能、朱婉堅、李敖三人可稱為文星鐵三角。当时,李敖的文章发挥了很大的作用,他强调反封建和西化,其《老年人和棒子》、《传统下的独白》等,颇有影响,开始闻名于台湾,在学生圈造成很大的震撼,也对时人的思想形成冲击。李敖自1961年《给谈中西文化的人看看病》一文始,与立法委员胡秋原所创办的《中华杂志》、文化大学教授史紫忱发行的《阳明》,及导演邹郎所发行的《文化旗》等杂志等长期笔战,以一个初出茅庐的青年的形象偕同《联合报》、中央研究院学者及台大哲学系多名学者媒体人力抗多位学者,从此成为文化界的知名人物;1963年,李敖接掌《文星》总编辑一职。1965年《文星》杂志及李敖卷入卖国控诉事件(涉及美国哈佛大学教授费正清的亲共阴谋),国民党中央评议委员萧同兹自请《文星书店》停业,债权人盈门,萧孟能不得不逃往岛外暂避,行前他将超过2,000万元(新台币,以當時價值而言可以買下半條街)的家产托付最受信任的李敖代为保管。(即蕭與李之間的「君子協定」)国立台湾大学哲学系教授殷海光被迫离职、中央研究院王世杰院长为此屡提辞呈、中研院近代史研究所所长郭廷以赴美不归,及《联合报》之备受抨击。因控诉牵涉美国哈佛大学费正清教授、太平洋学会福特基金会(以费正清为核心的福特基金会后卷入零八宪章事件,遭中国大陆部分人士指控与共济会阴谋有关),中美关系因此波澜甚多,惟李敖全身而退。

早年李敖是一个旧文化批评者,少谈当代政治、经济与社会议题;他对中国旧文化的批判,基本上是站在现代化、西化的角度,当然这个现代化里面有不少自由主义成份;故他在《文星》上的影响,主要限于文化领域。后来在《李敖千秋评论》中才出现较多的政治批评。

1941年,小学时期的李敖。

牢狱之灾[编辑]

第一次入獄

当时蒋介石通过中国国民党威权统治,李敖反对其独裁,触犯当道。1966年,李敖发表《历史与人象》《教育与脸谱》《上下古今谈》《乌鸦又叫了》《孙悟空和我》等书,为当权者所查禁,并未因此坐牢,但把他1953年与(地下共产党员)严侨老师合谋偷渡大陆一事翻出来,并于1967年4月8日以「妨碍公务」提起公诉。后被法庭判刑1年,但由他的大学恩师多方奔走,得到缓刑没能入监执行。白色恐怖期間,李敖為護人權協助彭明敏逃亡,避免其受迫害,1970年彭外逃后遭谢聪敏魏廷朝供出,另外,李敖拿到台灣受迫害被關的政治犯名單(內有共產黨、台獨人士等等),並要把這份名單送到聯合國人權組織去告發,李敖把名單轉給國際特赦組織馬汀;但在日本卻被台獨人士拿走,並且不得李敖本人同意,即刊登在其台獨刊物上,以致李敖亦被牽連,遭致判刑處置。1971年?月19日,李敖被以中华民国刑法第一百条之「内乱罪」判处十年徒刑、褫夺公权6年;法庭一审判决后,李敖没有提出上诉;后逢蒋中正总统逝世大赦,改为八年六个月。1976年11月19日,41岁的李敖被释放。实际被监禁日期,總計五年零八个月。[2]

第二次入獄(1981年8月—1982年2月)

記錄為普通刑事案件,即「蕭孟能誣告李敖」案。按李敖說法,指實質上是第二次政治犯入獄,國民黨政府利用「蕭孟能誣告李敖」案,對李敖進行再次“封殺鬥臭”。這件案子,根本原因在蕭孟能拋棄了四十年同甘共苦的髮妻朱婉堅,李敖仗義執言,因而觸怒了蕭孟能和他姘婦王劍芬。李敖自述“我是與他們夫婦一起在《文星》共事多年的見證人,我親眼看到朱婉堅如何既婉且堅的幫蕭孟能賺了這些財產,如今這樣子被掃地出門,我不能沉默,我要打抱不平。為了這一打抱不平,我付出了昂貴的代價。蕭孟能居然受姘婦挑唆,翻臉無情無義,利用我幫他料理水晶大廈一件事做切入點,誣告我侵占。”一開始,台北地方法院陳聯歡法官判李敖無罪;但到了台灣高等法院後,林晃、黃劍青、顧錦才三法官卻希旨承風、玩法弄權,判李敖坐牢半年。[來源請求]

李敖自述:「判決內容之蹊蹺已到了離奇程度。

一、三法官竟不承認親筆字據。

二、三法官竟不承認科學鑑定。

三、三法官竟竄改筆錄。

四、三法官竟代栽證據。

五、三法官竟捏造配偶。

六、三法官竟歪曲情理。

七、三法官竟對銀行作業茫然無知。」

李敖出獄後,鍥而不捨,追究出蕭孟能。那時政治因素已結案,法官們乃得以依法判決,而誣告李敖的蕭孟能因失掉政治靠山,前後兩次入獄,蕭孟能被李敖告到被通緝,且其家產亦全數落入李敖之手,最後逃亡海外,死於外地。蕭孟能筆錄中最後自白「自承懷疑之錯誤,並向老友李敖表示道歉」(然其自白之簽名真實與否並無具體事證可證明)。由於蕭孟能無法證明其超過兩千萬元之家產是託付於李敖管理並清償債務使用而非贈與李敖並供其花用,加之李敖不承認與蕭孟能之間的「君子協定」(僅口頭協議,非具正式法律效力之協定),侵佔案最終證明了是蕭孟能誣告李敖。也由於蕭孟能未能於勝訴時對李敖提出附帶之民事賠償,自此,蕭孟能市值超過兩千萬之家產如數歸於李敖所有。

1980年代,李敖已然成为台湾知名的党外政论家,不但与党外人士合作,以批评时政的杂志文章活跃于文界,试图挑战国民政府当时的言论限制政策,还把党外杂志汇集成的文章出版一系列书籍,批评国民党政权,或讲述历史[3]。不过因触犯当时《出版法》等法令,因此通常为禁书。这一段时间长达十年,李敖称为“笔伐”时期,主要作品是《李敖千秋评论丛书》、《万岁评论丛书》。

1947年,李敖全家福。

對中国共產黨的看法[编辑]

神州文化之旅中直言:我支持中國共產黨。於其主持之節目中亦直言中國人並不適合民主

在北大、清華及復旦大學的演講中指出共產黨真正使中國富國強兵。支持中國共產黨以“外科手術”的方式停止西藏神權統治」的做法,以及在西藏鋪設鐵路,加強西藏與中央聯繫的措施。在其著作《李敖大全集》中收錄有批評西藏「神權統治」的文章。

李敖在2011年4月初在廣州暨南大學演講時說:「中共政治局的9名領導人是『捧著睪丸過河』搞改革這是很危險的,太窩囊了!」 「他們人穿一樣的西裝、打一樣的領帶、做一樣的很笨的手勢。」還說「中共搞人民日報,央視這種節目誰要看!他們自己也不會看,丟給我們看!」「中共這樣搞太窩囊了!」「我在台灣被查禁了96種,國民黨垮了後就不查禁,換共產黨開始查禁了。」李敖还曾经在《毛泽东“霸王硬上弓”》中对发行红宝书作过讽刺。

對六四屠殺的看法[编辑]

於其主持的節目《李敖有話說》以及在北京大學的演講中坦言六四事件是不幸的事件,但同時指出,類似共產黨清場的作法,歷史上在多個國家也曾多次出現,指出很多法制國家皆“不允許人民在中央廣場盤踞不去”,“任何政府在這個時候都是王八蛋”,特別舉出三○年代美國在華盛頓廣場鎮壓越戰老兵以及七○年代美國軍隊進入肯特州立大學殺害反越戰等的大學生的例子,但絕口不提此些事件死傷人數皆遠遠不及六四事件之規模,或事件在美國亦受到普遍性的譴責、批評,美國政府因此公開道歉,並賠償死傷者家屬等的後續處理問題。

雖然李敖認為六四事件是合理性的鎮壓(或稱屠殺)。 但李敖反對中國官方對外所說六四事件中沒有軍人死亡的說法,反對中共在互聯網上對“六四”關鍵詞進行“消音”(網絡封鎖),卻允許“六四”字眼在《鄧小平文選》中出現兩次的做法。立場、立論皆相當矛盾。

中華民國滅亡論[编辑]

李敖曾多次公開表示中華民國已經滅亡,并曾以蒋介石“中华民国亡了”的言论以印证其观点[4]。但不提蔣介石,於台灣重建中華民國以復國之後述。

各方评价[编辑]

李敖目前担任台湾香港的一系列电视政论节目的嘉宾、主评,对其观点和评论,各方反应不一。在其主持之節目中有關六四事件及袒護共產黨之言行招致不少批評。甚至有網友以「政治小丑」來責難其賣弄立場、隨時倒戈的態度,甚至指稱李敖這種反反覆覆的立場宛若是「現世代的郭沫若」。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也曾以(共產黨底下的)「統戰玩具」形容過李敖。

蕭孟能曾給於李評曰四字:「有才無德」。[5]

曾被李敖稱為「台灣第二號人物」的南方朔(李則自稱台灣第一號人物),曾表示李敖是個麻煩的人物。雖早年曾與李交好,但後來隨之對李認知越深,之後便不太願意與之來往,但李早期亦算對之略有恩惠,故也不多作評論。只淡淡的點出李敖自認的自由主義是可以隨立場而改變的、用做政治利益交換用途的深切疑慮。對其好記恨,多所計較之個性亦略有微詞。

李敖常以「大師」自居,然而著名相聲舞台劇演員李立群公開表示只有「神經病」才會自稱「大師」。(以莫須有之虛名求世,乃缺乏自信所為)

但與藝人徐熙娣(小S)鬧訴訟官司時,她評李敖「大失所望」;名主持人蔡康永則表示,希望李敖能交到一個真心的朋友

宋少卿馮翊綱創辦之相聲瓦舍表演劇《東廠僅一位》段子〈阿里山論劍〉中出現的虛構角色「紅衣鐵嘴-李告」,就被認為是揶揄李敖其熱興訴訟、好為事端之人格特質的幽默調侃。

李敖在外表现出狂傲不羁,有私下与他接触的人却说他異常「谦和有礼」。李敖曾经表示自己包揽“五百年来白话文前三名”。部分人士把他与鲁迅相提并论,他却以为:“鲁迅写《中国小说史略》不错,不过他情绪太多,把情绪语言抽走以后就没料了,你看我的文章,我也骂人,但把情绪语言抽掉后下面是资料”,亦表示过只佩服自己(「要找我佩服的人,我就照镜子。」)。然而在2006年其主持之節目中,李則公開表示「我佩服賓拉登」(尤其佩服賓拉登那種不在乎個人可享受之榮華富貴,以及在完全不對稱戰力下採用各種策略「也包含俗稱恐怖主義」的手段堅持對抗美國帝國主義到底的情操)。2000年2月李敖自稱其作品《北京法源寺》獲提名诺贝尔文学奖,李敖自解说:提名很容易,任一所大学的文学院教授推荐,就能提名。然而最終並未獲得任何投票者親睞。

喜爱调侃和幽默也是李敖文风的重要特色,如曾引用英国首相迪斯雷利(Benjamin Disraeli, 1st Earl of Beaconsfield)讲的一句话「世界上有三种谎话:谎话、可恶的谎话、统计学」,以讽刺统计学;但是也有人怀疑李敖对统计学的真正认知程度。臺灣文人杨照说:“李敖的英文程度不差,然而他显然殊少受到西方现代文学影响。他对现代哲学、现代文学,惯常抱持一份不信任的态度,他知道‘艾略特(T.S. Eliot)已咬定小说到了福楼拜(Flaubert)和詹姆士(Henry James)之后已无可为’,不过他对福楼拜和詹姆士之后的现代小说到底长什么样子、玩什么花样,显然不甚了了。”(《李敖与文学》)

胡适曾說李敖「简直比我胡适之还了解胡适之」(为了李敖发表在《自由中国》的《从读〈胡适文存〉说起》)。但另一方面胡適也认为李敖層次不夠,胡適認為李不但不了解科學還喜欢「借题发挥」根本無需多加談論他。胡適也藉機告誡他人,「借題發揮」是做文章時最忌諱的事。(为了李敖的《播种者胡适》,见《胡适之先生晚年谈话录》。

吳祥輝在《李敖死了》一書中說,李敖對蕭孟能實施長達多年的瘋狂報復,除了在文章中一再醜化攻擊外,李敖還以自己及其弟(李放)、密友等人的名義,控告蕭孟能民刑案件高達35件之多,使蕭三天兩頭就要找律師跑法院,蕭還兩次因李敖的控告而入獄。

胡茵夢談前夫李敖時給予獨到的評價:李敖欠缺自我洞察力。在其《死亡與童女之舞——胡茵夢自傳》對自己眼中的李敖作了精神病理分析: 一、自囚、封閉。二、不敢親密,對妻子亦不例外。三、潔癖、苛求、神經過敏。四、寒冷恐懼。總是戴一頂皮帽,說是怕有人暗算他。五、綠帽恐懼。六、歇斯底裏。

胡茵夢也於自傳《死亡與童女之舞》中提及李敖與蕭孟能之官司,胡茵夢認為李敖“他的心目中只有錢,他可以為了錢用任何不法手段去賺錢”。比如說他可以在樓上架個高倍望遠鏡,看見對面的施工單位偷工減料。他懂些工程嘛!然後就威脅對方送他一套房子,否則就檢舉揭發人家。對自己的恩人他都可以敲詐勒索,別人栽培他,對他非常好,又信任他把公司的賬目給他看,結果他發現了紕漏就威脅人家要給他一百萬,否則就檢舉揭發人家偷稅漏稅。別人不理他他就威脅要漲價了,要兩百萬。這是他的一種謀生方式。

據胡茵夢自述,原本在胡眼中李是個如翁山蘇姬式,謙卑從容的優雅人物「哪個女孩不愛這種英雄」 。然而實際與李相處之後,發現李是個私慾控制慾極度強烈之人,待人謙和而多禮也不過是一種引君入甕的表象,且情緒處理能力拙劣。(低EQ)因此造成了胡對李破滅性的印象。(由崇拜轉為輕蔑)甚至懷疑李因幼小時有心理的陰影,因無法壓抑這種極端且幼稚忌妒而產生了強烈甚至變態失控報復心理。加之李對他人的強烈不信任感,以致直言,有些反對獨裁主義者,其實內心就如他們所反對的獨裁者相似。這種人反對獨裁不是出於對正義責任感,只是因為獨裁礙到了自己,抑或是為了掩飾自己內心強烈的不安全感。假使是不可能,但真有那麼一天,這種人當了權,他們也會變得如他們所反對的獨裁者一樣。以此反省自己的天真並非所有人都如翁山蘇姬,自此結束了與李3個月又22天婚姻關係。

對此,李敖則表示,胡茵夢已被「妖僧」林雲蠱惑,並且遭國民黨收買,加入了國民黨的「鬥臭李敖大隊」。並要求法官考量胡的知識,請求法官給予胡酌情輕判。未果其後也常於文章中以「漂亮又邪惡的女人」為標題加以還擊胡茵夢。

逸聞[编辑]

李敖於2013年4月1日爆出烏龍死訊,然後其後證實該日死去的是陳文茜的養的一條狗。

常隨身隨身攜帶小刀、電擊棒。[6]。與其前妻胡茵夢對其之感受相似符合。(自閉、自囚、缺乏安全感、神經過敏、歇斯底里)。

曾公開爆料中國國民黨籍立法院長王金平私下的兩百萬現金贈與,並得意的大肆宣揚。

曾於接受媒體採訪時稱自己喜歡日本的A片,自己亦為A片的重度收藏者。

經常穿著紅夾克,亦不時有親共之言論,但發現自己是在熱臉貼共產黨冷屁股之後,便較少穿著紅夾克。

曾以諸葛亮(天下奇才、有鬼神之謀)加曹操(狡滑、而雄才大略)來評價自己,但此評價被部分文學家以其更似禰衡(狂妄自大、且沽名釣譽)、馬謖(言過其實、只可清談妄語)、楊儀(性情狷挾、且心胸狹隘)、許靖(尚無節操、而虛名浮世)等人,反以嘲弄。

與藝人小S鬧官司時,以上其主持之節目《康熙來了》五次為交換撤銷告訴之條件,並宣稱要幫《康熙來了》衝收視率。然而因收視率並沒有提升,結果未完成承諾。(僅完成兩次。)

對共產黨、馬克思主義亦有所批評,但止於要求其改善至開明專制,而非要求其下台,實行直接民主之程度。而其極度的反美思想仇日情結甚至贊同賓拉登以恐怖主義為手段抗美,與認同共產黨作為的憤青、民族主義者落做一丘之貉。

政治参与[编辑]

1955年,20岁的李敖。

参选总统及台北市长[编辑]

两岸问题上,李敖支持统一,认为两岸统一最符合台湾的根本利益。2000年中华民国总统选举期间,李敖以新黨参选人的身分表明赞同邓小平所提出的「一国两制」,同时强调,邓小平的一国两制是二十年前提出的「未来式陈述」,而二十年后他所谈的一国两制已不太算「未来式」了。

2006年,李敖以参选台北市长的方式宣扬其政治理念,但仅获7795票。

立法委员[编辑]

2004年,李敖采用「不插旗、不拜票、不发传单、不做广告、沒有竞选总部」的“四不一沒有”方式,在没有政党奥援下,凭其高知名度当选台北市南区立法委员;任内問政常有脫序演出。

李敖反对民进党主政时期行政院提出的价值6108亿新台币对美军购案,在国民党反对态度因美方压力而软化时,与亲民党合作推迟了军购案的进程。2005年3月17日,李敖在程序委员会质询国防部长李杰时,拿出狗鍊,直指台湾作为美国的看门狗却要自费购买武器,并亮出小刀建议李杰割掉卵葩算了。

2006年10月24日,李敖为了抗议朝野各政党议程,以个人防身的实际行动来阻挡当日程序进行。他先指出中国国民党主席马英九内定要让军购案过关,再戴上防毒面罩,表示不畏后果要求立法院程序委员会本次会议中止,希望在场委员离席;并出示个人防身电击棒、防狼喷雾罐,对空喷射催泪瓦斯,中断议事约二十分钟。[7]11月10日,为了抗议军购案通过,李敖在总质询中,秀出了自己年轻时的裸照。如此當眾溜鳥的脫序演出,被視為其無法再當選立法委員或其他民意代表之主因,也成為其被稱為政治小丑的來由之一。[8][9]

离开政坛[编辑]

2007年9月20日,李敖表示将投入2008年中华民国立法委员选举及组织政党。他将户籍台北市大安区迁至文山区,准备参与文山区的立法委员选举,而同区的候选人包括中国国民党提名的赖士葆。9月30日,李敖以宣布成立政党「中国智慧党」的方式,提出十点政治理念。但两个月后,却发行新书《李敖议坛哀思录》,告别政坛专职写作。

再選立法委員[编辑]

李敖於2011年8月10日宣布,將代表親民黨在台北市第8選區(文山區)競選2012年中華民國立法委員選舉,與中國國民黨現任立法委員賴士葆對壘,並聲稱特別選擇馬英九的故居,要衝著馬英九來揭發其為貪污份子的真相,並希望藉由參選,使特定媒體無法再封鎖其言論。然而最終以9,436得票數(得票率5.08%)慘敗給賴士葆的117,892得票數(得票率63.43%)

演说及电视节目[编辑]

李敖自1980年代开始嘗試其演说生涯,但直至蔣經國逝世前兩年,李登輝接任中華民國總統期間,開始改革過往中國國民黨封閉保守之劣習,解除黨禁、報禁、戒嚴令,才真正展开其公众演说生涯。随着1990年代台湾电视媒体产业开展,李敖开始与电视台合作,受邀制作个人演说节目。

2004年至2006年,李敖与凤凰卫视合作的节目《李敖有话说》面向香港中国大陆,并促成他于2005年访问中国大陆。2005年9月19日,李敖展开「神州文化之旅」,行程包括香港北京上海。过程中,分别于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复旦大学进行了演讲,他自认为演讲的目的是在于向大陆人民“播撒自由主义的种子”;复旦大学教授姜义华认为,李敖是自由主义的实践者。虽然此行程受到了香港与台湾媒体普遍的重视并以“李敖炫风”为头版,但在大陆并没有得到官方媒体的直播和详细报导,其演讲稿及演讲视频乃通过互联网上的非官方渠道传播。但因其反美立場鮮明,其宣稱之自由主義亦與普世價值之「自由」相去甚遠,故李在神州文化之旅中的言行受到中国大陆自由派刘晓波余杰朱学勤的强烈批评。

2009年3月郭冠英(時任行政院新聞局派駐多倫多台北經濟文化代表處新聞組長)被發現以筆名「范蘭欽」、「郭才子」發表多篇文章,內容包含許多被視為認同錯亂、或對許多台灣人非常不友善的言論。郭冠英事於發後說詞反覆,在社會輿論及政府的壓力之下,才被迫自白。而李敖在接受訪談時認為郭冠英如此的行為,其實是在堅持言論自由、維護國家形象

2010年,在《杨澜访谈录》中,李敖在谈及韩寒时评价赛车运动:“赛车是1911年美国开始推动的,当时是测验美国汽车工业的成绩——当时就说车只能跑到120,现在可以跑到170甚至更多——当时为了测验这个才举办了赛车活动。所以说这就是美帝的玩意儿,还不严重,用赛车来纪念他们为国捐躯的这些军人,他们为什么为国捐躯?——杀印第安人,杀西班牙人,杀菲律宾人,甚至杀中国人、日本人。所以你做这种活动的时候,赛车活动的时候,如果我们如果追溯这个历史背景,就是美帝的玩意嘛。”

其他活动[编辑]

捐款[编辑]

国民党威权统治时期,李敖常不定时捐款給「党外」杂志。

年輕窮困時候,一頓頓餓飯幫助老師(殷老師);富有時候,一把把鈔票支援難友(黨外);坐牢時候,一篇篇文章搶救奇冤異慘的死魂靈(自稱)。

1994年,由于东吴大学法律系学生黄宏成的促成,李敖至东吴大学历史系任教,并与当时的东吴大学校长章孝慈结为好友。后章孝慈卧病在床,李敖拍卖生平珍藏字画所得新台币七百余万,由黄宏成与张美珍一同送往东吴大学,由教授王伟勇代收,作为章孝慈医疗费用。

李敖为救助台湾慰安妇,拍卖自己收藏(包含胡適所贈與侵占自蕭孟能家產)的字画古董,总共捐出一百万美金,约合三千三百多万新台币。李敖还曾捐新台币一百万元给立法委员高金素梅,帮助她去联合国抗议日本不承认二战战争暴行的行为。

2005年访问北京大学时,李敖捐出人民币35万元,希望于北大校园内塑立胡适铜像;李敖表示,当年他穷,胡适借一千元新台币给他,现在他捐35万人民币给北大,也算是还了一千五百倍给胡适。不过北京大学至今仍未准许实现此事。

於同樣政治立場親共的郭冠英因職務任內曠職、瀆職而遭免職後,曾贈予1000美金給予郭冠英。

诉讼[编辑]

  • 1981年6月李敖因与萧孟能的财务纠纷,被台湾高等法院判决为“李敖连续意图为自己不法之所有而侵占自己持有他人之物,处有期徒刑陆月”。李敖怀疑此事背后有国民党政府的政治干预,他花了八年的时间自力进行司法救济,终获中华民国最高法院撤销原判。(李雖耗費近八年半的時間,但也因此「一戰致富」)[10]
  • 1988年1月23日,李敖以「遗嘱上的见证人签名是到灵堂才签的」為由,向台北市地检处以伪造文书罪名告发李登辉俞国华倪文亚林洋港孔德成黄尊秋等人伪造蒋经国的遗嘱。同年3月,台北地检处侦查终结,认为没有犯罪的刑责,予以结案。
  • 1990年代以後,李敖经常涉及譭謗、公然污辱等民事官司,这类事情因其名气常引起媒体关注。

新浪奖项與名譽教授[编辑]

2011年,年度新浪微博最具影响力文化人物奖。[11]

中國海南師範大學、廈門大學、暨南大學頒授名譽教授給他。

参考文献[编辑]

  1. ^ 《李敖回忆录》
  2. ^ 李敖在“我写北京法源寺”中说: “自一九七一年起,我被国民党政府关过两次,第一次實足关了五年八个月;第二次實足关了六个月,總計关足了六年零两个月,再加上被「在家软禁」十四个月,一共是七年零四个月。”
  3. ^ 《李敖来台四十周年纪念演讲会》,1989年4月14日,施性忠主持,整理为《四十年目睹怪现状》出版。
  4. ^ 凤凰卫视. 李敖有话说第一集. 56网. [2014-06-18]. 
  5. ^ 李敖回忆录. 
  6. ^ 新聞挖挖哇:李敖來了(2/7) 20100928. 
  7. ^ 苹果日报:狂喷瓦斯「李敖疯了」
  8. ^ 相关文章:李敖又出招! 秀年轻露鸟照 苏揆、官员傻眼
  9. ^ 相关文章:院会纪录,《立法院公报》,第95卷48期
  10. ^ 李敖在控告许倬云的《李敖:刑事告诉状》中提到:

    当年萧孟能诬告李敖,国民党「刘少康办公室」逮到机会陷害李敖,乃由王升上将挂帅,影响司法,说李敖侵占了萧孟能,再加上国民党媒体「中央日报」、「联合报」、「中国时报」等群相配合,致使李敖含冤莫白。但经李敖花了八年进行平反,在王升上将等黑手消歇后,终得最高法院以六件判决书(七十二年度台上字第二四○○号。七十二年度台抗字第二四七号。七十三年度台上字第四五○二号。七十三年度台上字第四六四七号。七十一年度台上字第二二二五号。七十三年度台上字第四五一一号),推翻所有陷害李敖的判决。另一方面,萧孟能且以诬告罪入狱。一九八七年一月十四日,在高等法院法庭上,萧孟能当庭同意愿以「自承怀疑之错误,并向老友李敖表示道歉」等文字登报,不期书记官完成这段话的笔录后,有讼棍律师节外生枝,廖茂荣庭长当庭怒斥萧孟能和他律师,萧孟能终于以诬告入狱。虽然萧孟能以入狱收场,但笔录中白纸黑字的「自承怀疑之错误,并向老友李敖表示道歉」十七个字,却令人刻骨铭心。

  11. ^ 李敖获得微博最具影响力文化人物荣誉. 新浪网. [2012-01-04]. 

引用错误:在<references>中以“multiple1”名字定义的<ref>标签没有在先前的文字中使用。

引用错误:在<references>中以“duck”名字定义的<ref>标签没有在先前的文字中使用。

外部链接[编辑]